万卷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不负韶华在线阅读 - 1090:财产怎么分才合理(还1)

1090:财产怎么分才合理(还1)

        终于说出来了。

        邹蔚君出了长长一口气。

        一个女人,在婚姻里被背叛被伤害,别人会同情。

        一旦受伤害的女人要求离婚分钱,那些同情者又大多会换一副面孔,劝女人再忍忍。

        再忍忍,再包容点,再贤惠点,男人早晚会浪子回头。

        又不是女人犯了错,只让女人忍耐有啥意思?

        有女人忍无可忍着急离婚的,还会在财产分割上吃亏,情愿损失金钱都要快点离婚。

        其实邹蔚君以前也是这样的想法。

        家庭都没了,还争钱有什么意思?

        幸好邹蔚君及时醒悟了。

        法律都规定了夫妻共同财产至少有她一半,她凭什么不要?

        回了京城,彭太太经常约邹蔚君喝茶,更是明里暗里给邹蔚君洗脑。正因为已经没了爱,女人才该抓紧剩下的钱,有情饮水饱,情都没了还让人喝西北风么?

        邹蔚君可以清高不要钱,作为一个母亲,总得替儿子谢骞考虑嘛。

        虽然谢骞很聪明,靠自己也能奋斗出头,可凭啥呀!

        难道非要把一切让给私生子女,自己再苦哈哈白手起家奋斗,才叫有骨气么?

        彭太太主要目的其实不是劝邹蔚君离婚,而是劝邹蔚君抓住所有机会搞钱。

        不舒服了,吵一架,让谢景湖出出血。

        发现谢景湖联系情妇了,闹一场,让谢景湖再出出血。

        趁机多扒拉点股份到谢骞名下,以后咋样,走一步看一步呗。

        彭太太的话,邹蔚君有些赞同有些不赞同。这些法子可能适合彭太太,却不适合邹蔚君,她们本来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邹蔚君说着自己的离婚要求。

        谢玉平觉得很合理。

        过错方本来就该少分财产,邹蔚君又没要求多分,只是坚持平分。

        问题的关键是,这样的分割方式,老三那畜生会同意吗?

        邹蔚君还要求追回谢景湖赠予情妇和私生子女的财产……这个要求亦很合理,就是实际操作时比较难。

        谢玉平之前让朋友去“锦湖”上班,就为了监管谢景湖不再转移财产给国外的情妇。

        有了防备比较好监管,以前已经转移的,因为年代久远其实是比较难追讨的,毕竟按国外那私生女的年龄计算,谢景湖和情妇旧情复燃都已经有十几年了!

        这十几年里,谢景湖赠予了情妇和私生子女多少财产?

        那些财产,产生了多少增值,真的很难计算。

        短短两三分钟,谢玉平就想了方方面面,一番衡量后,谢玉平才说出自己的建议:

        “蔚君,你是个聪明人,老三偷偷赠予国外那母子三人的部分很难计算。我的建议是过去旧账不要一笔笔清算了,老三可能是给了他们不少,但这些年‘锦湖’不断发展壮大,你们夫妻的共同财产同样在增值,你和他算过去的,他可以隐瞒,你要清算当下的资产他才不好瞒。”

        这话邹蔚君听了还没反应,谢老太太反应很大:

        “不能平分,平分看似公平,实则是蔚君和谢骞吃亏!”

        谢景湖不在外面搞七搞八,整个“锦湖”都会是谢骞继承。

        现在谢景湖有了私生子女,一旦邹蔚君和谢景湖离婚,邹蔚君分到的那一半财产会给谢骞,谢景湖那一半多半就给私生子女了。

        谢老太太当然看重血缘。

        可在血缘之外,还有感情。

        谢景湖的私生子女和谢老太太没有感情,那对兄妹的出生就带着原罪,老太太又不是吃饱了撑得慌,干嘛要替没有感情的私生子女考虑?

        偌大的家产,让谢骞和私生子女平分,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谢景湖创业时,不是情妇陪伴在身边。

        谢景湖事业危机时,不是情妇站出来兜底。

        情妇生的儿女有什么资格来平分家产?

        看老母亲气到发抖,谢玉平赶紧解释:“我也不赞成平分,我劝蔚君不要去清算旧账,让她抓住现有的东西,不是要劝她必须认命吃亏。离婚时以5:5的比例分割财产是蔚君吃亏了,若这个比例变成7:3呢?老三再怎么糊涂,偷偷赠予情妇的财产也不可能超过总资产的20%吧!”

        有10亿能给2亿,那不叫包养情妇,那是给祖宗上供!

        谢玉平提出按7:3的比例分割财产,谢老太太尤嫌分给谢景湖太多,邹蔚君却轻轻摇头:“大哥,我知道您是真心替我们母子打算,5:5分割财产他都未必会同意,7:3就更不可能了。”

        按5:5分,对谢景湖来说已是割肉。

        按7:3分?

        谢景湖不可能同意的。

        男方坚持不离,邹蔚君只有起诉离婚。

        要说以前,邹蔚君其实也不在乎是否起诉,现在见婆婆和大伯子都在替她考虑,邹蔚君又不是铁石心肠,岂能一点都不替谢家考虑?

        离婚官司邹蔚君打得起,闹大了对谢家影响太坏,尤其是对谢玉平不好。

        谢景湖能发家是站在了时代的风口上,华国经济大环境发展好,谢景湖是乘风而起。

        再往前掰扯,那是谢景湖够不要脸,靠娶了邹蔚君得到了岳父邹教授的技术支持。

        这些往事,邹蔚君知道,谢家人亦清楚,可公众不知道啊。

        一旦打官司争产,事情闹大了引来关注,公众难免会质疑谢景湖的财富来源,会揣测谢玉平给谢景湖开了多少后门——

        邹蔚君将自己的顾虑说了,谢玉平在心里直叹气。

        这个弟媳妇总是先替别人考虑,所以才被老三那个畜生欺负。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有时就得自私点才会过得舒坦!

        话是这样说,谢玉平感叹的同时却一点都不意外。

        邹蔚君就是这么一个人呀。

        若邹蔚君是个自私的,哪会教出谢骞那么好的孩子?

        谢骞品行端正,是真正的谢家人。

        邹蔚君不姓谢,却也像是谢家人。

        不像谢家人的只有一个谢景湖!

        “能不打官司当然最好,真要闹上法院,那也没办法。我既然说了按7:3分,不会让你们母子吃亏的,你且忍耐几个月……”

        按7:3分,老三那畜生不愿意?

        那就先把40%的财产抽分出来,落到谢骞名下,剩下的再5:5分呗。

        一次性拿到40%不现实,谢玉平觉得眼下就是很好的机会,可以让谢景湖吐点血。

        当然,这需要邹蔚君的配合!

        谢玉平说着自己的计划,谢老太太不住点头,躲在厨房偷听的小田越听越激动。

        邹蔚君迟疑:“大哥,这能行吗?”

        谢玉平冷笑:“怎么不行,等明天谢骞考完试,我就对老三那畜生发难。”

        毕竟书房里空白的股份转让书又不缺,签个字的事,不麻烦。

        要打心理战谢玉平可太在行了,以前是不愿将这样的手段用在亲弟弟身上,现在亲弟弟要做畜生不做人,谢玉平也没啥好顾虑的。

        谢老太太一锤定音,“就按玉平说的办。”

        ……

        上个月欠了四更我记得,先还一章今天^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