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老祖宗她又凶又甜在线阅读 - 第613章 非黑即白

第613章 非黑即白

        “白白白白白夭——”

        王若芳看见那张熟悉的天使面孔恶魔心肠的白夭时,吓得花容失色,竟然连退几步,一下子撞倒香槟塔。

        香槟塔把她砸成狼狈不堪的落水狗。

        “白夭,你竟然是天鹅城堡的主人……”

        王若芳又恨又震惊地叫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白夭怎么可能这么有钱!

        她就算对赌赢了二十亿,也不可能买下世界第一城堡啊!

        一定是白夭装的!

        王若芳扶着桌子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恨恨地瞪她。

        “匪墨先生,不要相信她,她就是那个可恶的华国玄师!”

        “绝对不能被她的外表迷惑了。”

        柳幸川一脸淡漠,“我并不是匪墨。”

        王若芳大吃一惊,“到底怎么回事?匪墨人呢!”

        白夭微笑道:“你说呢?”

        “我……”

        白零嘲笑王若芳,“你一直想找的人,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你都发现不了,我很怀疑你这女总裁怎么当任到现在的?”

        “白夭是匪墨?!”王若芳满脸震惊,“这怎么可能……”

        “匪墨是全球富豪榜有名的大人物,白夭怎么可能是匪墨!”

        白零笑道:“你把匪墨拆开来读一读呗。”

        “匪墨……匪墨……非黑即白?!”

        王若芳脑袋里轰然一响,好像有什么东西炸了!

        她脸色骤然惨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不偏不倚,正好坐在一堆玻璃渣里。

        “怎么会这样……”

        王若芳满脸心如死灰,发出绝望的嘶吼。

        “匪墨是我的希望,怎么会是你,怎么能是你!”

        “白夭!都怪你!肯定是你在背后操控,想置我于死地是吧,我先杀了你!”

        王若芳恼羞成怒,抓起玻璃块拼命地冲向白夭。

        德古拉,尼古拉小四,白零和木桃桃刚要阻止。

        只见柳幸川慢悠悠一挥手。

        咻地一声!

        一根银针划破空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钉入王若芳的手掌。

        “啊!”她疼得惨叫一声。

        只见那根五六公分长的银针,贯穿了她的手掌。

        手掌瞬间失去气力。

        柳幸川又挥手。

        又是两根银针发出。

        精准无误正中王若芳的膝盖。

        砰地一声。

        王若芳双腿一软,直直地跪了下去。

        宾客们看到角落里发生的一切,全场哗然。

        柳幸川站出来淡声说道:“这个女人在华国恶事做尽,恶有恶报,谁想替她受罪,可以站出来。”

        众人愣是没有一个肯站出来的。

        “既然没有,那就散场。”

        众人灰溜溜地走了。

        开什么玩笑,谁敢和天鹅城堡的主人作对?

        既然是人家私事,他们还是少过问的好,免得知道的越多,凉的越快。

        很快,主厅人都散去了。

        只剩下他们。

        王若芳跪在地上声嘶力竭地怒吼。

        “白夭!我和你的恩怨没有这么大吧,你为什么偏偏要针对我?”

        白夭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从你插手我和傅长霆的恩怨起,你就是局内人了。”

        “你自以为无辜是吧。”

        “王若芳,你一点也不无辜。”

        王若芳以为她是因为傅长霆才迁怒自己的,连忙解释,“我是资助傅长霆,可我压根不知道他和你的恩怨啊!”

        “他爸爸救过我,我只是在回报恩情而已。”

        “我没有想过要和你作对的。”

        白夭嗤笑,“和我签下对赌协议,为了摸黑宠妃,你无所不用其极。”

        “你长星娱乐旗下的八百营销号,在网上泼了我多少脏水,你心知肚明。”

        王若芳被她说得心虚了,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害怕的,哭嚎道。

        “白小姐,我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和你作对了。”

        白夭现在仗着人多势众欺辱她,她暂且忍下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逃出天鹅城堡,她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所以,一时的受辱没什么大不了的。

        强者,就是要能屈能伸。

        白夭一把拽过她凌乱的头发,冷笑道:“你还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王梦梦。”

        王若芳不可置信地看她,“你怎么会——”

        “我见过你的女儿了,她一直在等着你。”

        “她以为她的妈妈会接她回家,可你没有,你抛弃了她。”

        白夭美眸微眯,杀人诛心道:“王若芳,你一定没想到吧,被你抛弃的女儿实际上是你的财星。”

        “如果你没有抛弃她,而是做到了一个母亲该有的责任,你的公司早就水涨船高,财源滚滚了。”

        “是你亲手败尽王氏的气运,怨不得谁哦。”

        王若芳被她说得怔愣住,脑海中闪过女儿可爱的脸来。

        女儿确实是她抛弃的。

        因为这个女儿是她一夜风流意外来的。

        她不想让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儿败坏她的好名声。

        可月份大了,打胎会影响身体,她只能容忍生下来。

        她觉得自己做得够多了,养梦梦养到几岁。

        眼看着孩子一天天大起来,她无奈之下只能把孩子送人。

        可没想到,隔天她就听说女儿跑出来找她出了意外。

        当时得知噩耗,她还松了口气,觉得这个本来就不该出世的孩子终于妨碍不到自己的名声了。

        可白夭居然告诉她,梦梦才是她的财星。

        王若芳如遭雷劈似的愣在那,嘴里呢喃着,“不可能……不是这样的……”

        “你在骗我,白夭你个贱人你在骗我!”

        咻地一声!

        又是一根银针飞来。

        银针穿过王若芳的脸颊,让她瞬间失声。

        众人回头看柳幸川。

        他神色极淡,目光却冷得如冰。

        “一张烂嘴,不如不要。”

        “干得漂亮!”白零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唔唔唔!”

        王若芳拼命老命的想骂人,可她再也骂不出来了。

        柳幸川拿出手机捣鼓了几下,随后递来她的面前。

        “王氏集团在三分钟前已经破产,你名下所有资产将拿去拍卖还债。”

        王若芳目瞪狗呆,拼命挣扎。

        可银针钉着她的双腿,让她爬都爬不起来。

        白夭悠然补刀:“拍卖所得款我一分不要,全部捐出去,就捐给那些受苦的孩子们就好。”

        王若芳愤怒地瞪大眼。

        那是她的钱!她的血汗钱啊!

        白夭怎么敢全都捐出去!

        王若芳气血攻心,噗地一声,吐出一口老血,两眼一翻,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