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靖康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险太大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险太大了

        比起勤王的收获,济南府和山东厢军的损失忽略不计。

        有朱琏坐镇山东,招募兵马变得很简单。

        跟山东顺风顺水不一样的是,岳飞,张伯奋,赵不试到了京西两路遇到的阻力极大。

        张叔夜几乎带走了大部分京西南路的厢军。

        也拉光了南道都的钱粮。

        几万大军大半在汴梁城下被金狗围杀。

        听到消息的京西南路百姓一片哀嚎声。

        士气极为萎靡。

        北宋州府执行的是类似双长官制度。

        宗泽人在黄河。

        赵不试,岳飞,    张伯奋等人带兵到了各州府,不管是募兵,还是募粮,也遭遇富裕地主的抵触,都认为京西南路已经为大宋尽忠了,不看好接下来的勤王。

        几个人口舌都费劲了,讲了很多唇亡齿寒的道理,也讲了很多河北百姓在遭遇金兵时候的惨状。

        这些人更不愿意支持勤王了。

        组织义军保卫家乡可以,    去勤王就算了。

        都有些孤掌难鸣的感觉。

        哪怕是没有筹集到足够钱粮,    也没有募集太多的兵员。

        被封赏到京西两路的岳飞,赵不试,张伯奋等人还是在新年的时候。

        约定在洛阳西南方向的宜阳汇合了。

        “赵侍郎,可有汴梁的消息?”

        岳飞差不多比张伯奋玩半个时辰抵达,跟他们三路人马会师。

        赵不试统领京西兵马的探马汇总,岳飞他们在各地忙着征兵,弄钱,都没时间关注这些事。

        第一件事就是问汴梁的消息。

        “金狗如畜生,从来不止何为礼义廉耻,完颜宗望在汴梁城头给关胜,李敬的许诺犹如放屁!”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个,赵不试就是一肚子气。

        金狗对汴梁的官职虽然严格,但是仅限于城门,活不下去的百姓,有偷偷夜晚偷偷从水门或者撬开冻住的排水口离开的。

        很多人都被散落在封丘的宗泽军伺候寻到,并且打探清楚汴梁城里的情况。

        宗泽甚至扣押了很多惨状,    没有往山东方向送。

        勤王军离开以后,    金人继续扣押赵恒,声言金银布帛数一日不齐,便一日不放还皇帝。

        金人亲自负责受刮赵氏皇族,公主,王侯府邸都成了他们蹂躏的场所。

        年满十四岁以上的帝姬,几乎都惨遭金狗将领瓜分,连王府,太上皇妃,女官,也成了金狗赏赐有功将领的物件。

        每日金营之外,都会拉出数十具凌辱过后的女尸,其中还包括太上皇的两个女儿,保福帝姬赵仙郎,仁福帝姬赵香云。

        赵佶实在受不了了,亲自干预廷议,朝廷官员开始加紧搜刮。

        开封府派官吏直接闯入居民家中搜括,横行无忌,    如捕叛逆。

        百姓5家为保,    互相监督,如有隐匿,即可告发。

        就连福田院的贫民、僧道、工伎、倡优等各种人,也在搜刮之列。

        到腊月月底,开封府才搜集到金16万两、银200万两、衣缎100万匹,但距离金人索要的数目还相差甚远。

        宋朝官吏到金营交割金银时,金人傲慢无礼,百般羞辱。

        自勤王军离开汴梁后,汴梁风雪不止,汴京百姓无以为食,将城中树叶、猫犬吃尽后,就割饿殍为食,再加上疫病流行,饿死、病死者不计其数。

        绝非一个惨字可以形容。

        随着金人的不满,汴梁惨剧再度升级。

        改掠他物以抵金银,凡祭天礼器、天子法驾、各种图书典籍、大成乐器以至百戏所用服装道具,均在搜求之列。

        诸科医生、教坊乐工、各种工匠也被劫掠。

        只要稍有姿色,即被开封府捕捉,以供金人玩乐。

        当时吏部尚书王时雍掠夺妇女最卖力,被汴梁百姓称“金人外公”。

        开封府尹徐秉哲也不甘落后,为讨好金人,他将本已蓬头垢面,已显羸病之状的女子涂脂抹粉,乔装打扮,整车整车地送入金营,汴梁城恍若人间地狱,民不聊生。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张伯奋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拳砸向了旁边木柱,鲜血顺着手就往下流淌。

        岳飞望着天,强忍这泪水不要流出来。

        几个被官家在汴京城头叙功的武将,看了汴梁城外传来的消息。

        满脑子都是羞愤。

        提剑就想自杀,连忙被赵不试,岳飞,张伯奋拦阻。

        岳飞激愤的怒吼。

        “总有一日,我要杀上白山黑水,踏破上京,把完颜家强加我宋人的屈辱统统还给他们!”

        岳飞的吼声,让这些武将如梦初醒,纷纷跟着一起吼起来。

        “我宋将跟金国势不两立,有你无我!”

        “完颜家,老子要灭你的满门!”

        “金狗,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粮草不足,没钱封赏,没没有招募到足够的兵员,缺乏军械。

        这一些在赵不试等人的军中已经不是问题了。

        各将领都在扩散着汴梁官家和百姓的惨烈遭遇。

        作为皇室远亲的赵不试愤怒的对将校们发话。

        日后谁要是对金狗说一个和字,就是他一辈子的死敌。

        赵不试一直等着三路将领和士兵把心中的郁闷发泄完毕。

        才把将领们重新召集起来。

        “鹏举,伯奋,李敬大军出发之前,让人从山东给我们带了一封密信,用密语写的,指名让鹏举亲启,我偷偷拆开了看不懂!”

        赵不试拿出密信,有些不好意思。

        岳飞却摆了摆手。

        “三弟怕被金狗或者宋奸叛徒截了信,肯定不是防赵侍郎的!”

        其实李敬给岳飞的密信很简单,也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几个字跳着读,然后七六五四三二一间隔跳回来读。

        密信内容也简单。

        岳飞把文中的字提炼出来,也交给赵不试看。

        李敬怀疑金狗会故布疑阵,大张旗鼓的用假的二帝,诱骗他们上当。

        只提醒岳飞要叮嘱张伯奋和赵不试,自己选择战场,派出兵马不仅要盯着洛阳,郑州的金兵,也要盯着潼关和潼关方向的金军。

        同时提醒他们,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极可能给他们下套,必要时候放金狗打头大部队进入河东两路。

        阻击金狗第二,或者第三批次的押送人员,物资。

        “你们看怎么办吧?”

        赵不试看着几个将领一一传阅李敬的密信译文,开始发问。

        “我不赞成李二郎所言,金狗野蛮,狂妄,说不定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万一第一批就把官家和我父送到太原府,我们岂不是坐失良机?再说,我们没有粮食跟金狗熬。”

        说话的是张伯奋弟弟张仲熊,他们两兄弟都跟随张叔夜苦战勤王。

        大儿子继承了邓州知州。

        张叔夜给二儿子的功劳只是从一营指挥使提拔到了一军统制。

        听闻张仲熊的话,赵不试不感觉意外。

        毕竟他们兄弟的父亲张叔夜也陪在官家身边。

        万一有了闪失,错过救出父亲和官家的良机,他们肯定受不了。

        义愤归义愤,年轻的岳飞还是颇为理智的。

        “带兵打仗不能光靠匹夫之勇,关键在于谋略。智谋,是一场战争胜负的紧要之机。所以,对一个带兵打仗的将领而言,不怕他没有勇力,就怕他没有谋略......”

        “岳将军什么意思?讥讽我兄弟有勇无谋,只有你们三个结义兄弟才有打仗的谋略?”

        本是一团和气的会师,然后约定彼此联络照应。

        赵不试还真是没想到,张叔夜二儿子这么沉不住气!

        岳飞只是表明一个支持李敬说法的态度,他都毫不意外的给岳飞怼了回去。

        “二弟,鹏举和李敬都是出自善意,不要冲动,我们敌人是金狗!”

        张伯奋连忙站起来,先给自己弟弟递上一个让他不要再说的眼神。

        又跟岳飞解释。

        “父亲身陷金营,母亲忧思成疾,弟弟征召新兵和钱粮又遇阻,难免急躁,鹏举不要在意,我替他给你道歉了!”

        “两位张家哥哥,从平定宋江起义开始,你们都是仗打老的将领,三弟跟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不怕金狗,也敢跟金狗以命相博,但是不要低估金狗狡猾,潼关的金狗,你们一定要派人盯紧,我们得到洛阳方向金狗出发的消息,也会立刻派人通知你!”

        岳飞很欣赏张伯奋父子的忠勇,知道张家人父亲陷落汴梁金狗手中,他也很体谅两人的心情。

        不由的多提醒了一句。

        “放心,陕县附近已经有三股土匪领了宗元帅从兵部发出的诏安令书,合计四千多人,我们兄弟现在就带兵赶去,三路袍泽齐心合力,一定把官家和我父亲安全的留在黄河以南!”

        “大宋奸佞太多,有可能我们粗糙的部署已经暴露拦截二帝被掠的意图。西线很凶险,我很怀疑金狗没有把握从河北全部撤离,会全力冲击西线,随时保持联络,如果我察觉金狗西进,会及时跟着南岸的金狗向你靠拢,也会及时通知宗帅带兵西进!”

        尽管自己弟弟有些无礼,张伯奋是察觉岳飞真心没有去计较。

        他选择最西边的防线,不光是勇气所致,也考虑到

        “谢谢鹏举,我张伯奋不怀疑你的忠勇义气,你我好袍泽,战场上背靠背,同生共死,共赴国难!”

        远在上京的完颜吴乞买没有发问为东西两路金军断公道。

        同意了完颜宗翰所请,灭宋成了大金国既定方针。

        所以尽管宋朝君臣对金人如此俯首帖耳,但金人还是决意废黜钦宗。

        靖康二年新年过后,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把宋朝大臣赶到仪式的大殿,正式宣抚,对金称臣的赵桓被废为庶人。

        紧接着,任四壁巡查使的范琼在完颜宗望的指使下。

        带兵把汴梁所有赵氏皇族,赶出居所,赶到金营。

        七日,连同太上皇赵佶也被诱骗出皇宫,一起被金狗赶入金营。

        当金人逼迫徽、钦二帝脱去龙袍时,随行的李若水死死抱着赵桓,不让他脱去帝服,还骂不绝口地斥责金人为狗辈,不知廉耻,没有信誉,猪狗不如。

        金人恼羞成怒,用刀割裂他的咽喉,割断他的舌头,至死方才绝声,可歌可泣!

        目睹这一切的赵桓,紧闭自己的眼睛,他不敢去看忠于自己臣子的惨状。

        这场战争明明已经跟金狗称臣,认输了,为什么金狗还不肯放过他。

        他都悔死了。

        昔日城下的宗泽,李敬都看清楚了金狗的无信和残忍,自己明明已经准奏,为什么扛不住满朝和来自太上的压力,没有坚持玉石俱焚到底。

        如此活着,有什么意义。

        死了怎么面见赵氏列祖列宗。

        他已经听说了。

        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在逼迫张邦昌称帝。

        如果张邦昌不允许,金狗将会屠戮汴京城,鸡犬不留。

        若是宗泽,李敬仍然在汴京附近,这金狗二贼怎么敢啊。

        赵桓眼看着自己父亲颤巍巍的脱下了帝服,又看了一眼倒在一旁李若水的尸身。

        “完颜宗望,有种你杀了朕。要朕自己脱下帝服,百日做梦,朕会在天上看着,看着李敬,种彦鸿,关胜,岳飞,屠尽你们完颜家每一个人,刨了你完颜家的祖坟,把完颜阿骨打的挫骨扬灰!”

        完颜宗望仰天大笑。

        “百日做梦的是你赵桓,宗泽,李敬,关胜依托步卒,吹吹牛,打打偷袭还可以,没有燕云以北的草场,有精锐骑兵敢深入千里吗?我白山黑水森林草原是勇士的牧场,就凭你懦弱的宋人,给你们十个胆也不敢进来,还口称打到上京,简直荒缪!”

        完颜宗望这一笑,整个大营内的金军将领都在狂笑。

        笑的赵佶赵桓万念俱灰。

        已经主动脱下了帝服的赵佶,闭上了眼睛,悔恨的泪水随着脸颊流淌。

        “跟这昏君说这么多干嘛,来人,把赵恒身上的衣服给我扒光!”

        完颜宗翰才难得跟他们胡扯。

        要押送汴梁的劫掠回国,宗泽势必捣乱。

        他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情报,宗泽没有去襄阳府,就在郑州黄河附近。

        收拢了部分土匪,还有折彦质打散的一些溃兵,正等着他们北上。

        “张邦昌,你称不称帝,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称帝就屠了汴梁城!”

        张邦昌抬眼看向赵桓,赵桓把脸扭向李若水的尸体,他盼望着李若水若是泉下有知,借尸还魂,掐死这帮狗日的。

        完颜宗翰看着士兵蜂拥而上,把赵桓衣服扒了。

        哪怕军帐内升起了炉子,也冷得赵恒瑟瑟发抖。

        迫不及待的开口。

        “把赵家爷两拉出去!”

        眼看着赵构走远,几个主和派大臣跪倒在张邦昌面前,让他体恤天下百姓,张邦昌终于点头称帝。

        金人在扶植张邦昌的同时,再次搜刮金银,即使妇女的钗钏之物也在掠取之列。

        开封府担心金银不够,金人无端挑衅,便在汴京城四周设立市场,用粮食兑换金银。

        由于京城久被围困,粮食匮乏,百姓手中的金银也无所用,便纷纷拿出来换米。

        这样,开封府又得金银几万两。

        然而,开封城已被搜刮数次,金银已尽,根本无法凑齐金人索要的数目。

        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只能作罢。

        、

        “沾罕,你说,我们推张邦昌上位,赵构会不会称帝?”

        “他敢,他要敢称帝,老子送他老娘,王妃小妾一起去浣衣局,杀了他几个女儿!”

        完颜宗翰嘴上这么说,心里咯噔一下。

        张邦昌本来称帝就不情不愿。

        金国大军离开汴梁,搞不好他还真可能还位赵家。

        不管是血脉,还是能力,赵构是当仁不让的人选。

        “你的意思,让我去打赵构?顺着东面应天府的方向打?”

        “我让夏金吾跟我北上,把娄室,宗弼,阿里刮所部都留给你!”

        既然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同意了完颜宗翰的灭国之策,完颜宗望骨子里就认为自己应该全力配合。

        忽然想起了缴获。

        “你要带兵打赵构,分给他们这么多女人怎么办?财帛怎么办?’

        “让浣衣局的人带着,一起北上!”

        “风险太大了,万一李敬,宗泽来了,我是保女人,还是保金银?”

        “被抢了也无所谓,正好刺激前方的将士!大不了我们再抢回来,汴梁城经过你去年的洗劫,比起很多弱宋的大城,也多不了几分钱帛。”

        别看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在宋朝朝臣看起来贪婪无比,其实大宋君臣都低估两人。

        两人贪的是大宋的江山。

        至于黄白之物。

        说白了,做给下属看的,多一些缴获,也是为了提振军中士气。

        毕竟北方草原上的兵,就是那那个德行,有了金银和女人,就认为有了全世界。

        “我相信二太子的能力,能从宗泽锲而不舍的追击之中脱身,还派兵来协助西路,相信你有平安带着战利品回金国的能力!”

        从各处传来的消息表明。

        宗泽所部将会沿着黄河一字摆开,由于他们各自要赶回襄阳,山东两路赴职的关系。

        沿河防线必然是就近防御。

        张伯奋,赵不试,岳飞所在西路防线,将会成为返回作战的对手防线薄弱点。

        金军留在潼关,洛阳,郑州西路军的部分调动方式,还是通过完颜宗翰发布的。

        要不他根本调不动在潼关据守的五万兵马和洛阳,郑州留守的兵马。

        不过完颜宗望控制的大宋眼线,居然混入了宗泽收编的两个山寨。

        成了双重的探子。

        这让完颜宗翰对于斡离不率军护送女人,工匠,金银财帛回国放心多了。

        他还下令驻守太原府的数千金军精锐骑兵秘密南下。

        潜伏在泽州附近。

        郑州洛阳的守军也没有闲着,在城内拆除民房,收集铁良,收拢工匠,强迫他们大量制造投石机。

        完颜宗望也秘密找好了赵佶,赵桓的替身。

        完颜宗翰相信自己哪怕亲自回军,打法效果也跟完颜宗望带兵回去区别不大,因为完颜宗翰根本没打算从河北走,粗粗编了几批次的人马,看样子都要是从太原府方向北归。

        “分配给你的女人,财帛也交给我带回去?”

        赵佶女儿8个已经嫁人,还有8个找十四岁以上,除了赵金儿跟着朱琏逃脱,两个被他们玩死了。

        其余13个全部被金狗瓜分。

        只不过有4个需要带回上京给完颜吴乞买等人,所有有资格享受宋朝帝姬的将领只有九个。

        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各分到一个。

        完颜宗翰还帮儿子要了一个。

        “金银给我一部分,犒赏未来战事的有功士卒将领。至于女人,大宋城池里不缺女人,不管是分给阿里刮的,娄室的,宗弼的,设马也的,帝姬也好,皇妃,女官也好,全部交给浣衣局统统带去,没成年的一起带走。如果关胜,李敬,种彦鸿出现在了河东,立刻书信报于我,我带着兵马就去从山东杀回去!”

        完颜宗望也觉得完颜宗翰的方式是对的。

        赵构所在应天府,济州方向,正好可以隐藏兵进山东的企图。

        “哎呀,汴梁还真是好地方,赵佶一个昏君,这么多女儿,一个个如花似玉,我还真舍不得走!”

        “斡离不,弱宋的皇妃,帝姬,女官,官员女眷你都全带走了,睡得完吗?还说什么舍不得如花似玉的美人,你是舍不得弱宋哲锦绣江山?”

        “别坑我,这些女人一部分是将领的,还有很多是要给皇帝和朝臣的,皇帝的女儿跟平常人也没什么不同,就第一次能激发我金国勇士的激情,之后也就那样了!”

        看着完颜宗望立刻划清界限,完颜宗翰哈哈大笑起来。

        “可恨我族人口太少,要是翻一倍的话,也许我们真的可以一口吞下大宋!“

        “所以女人对我们很重要,斡离不回金国以后,可要努力生孩子!”

        听完完颜宗翰的调侃,完颜宗望也跟着哈哈大笑。

        大金国很多人都认为东西两路元帅势如水火。

        可有谁能想到,两人相互欣赏,惺惺相惜,为了金国共同的利益共进退。

        “不跟你说,我三天后跟夏金吾一起带兵回师!“

        “你手上的伤好点没?”

        “开始愈合了,宗泽军的弩箭,真是太歹毒了,他们禁军军械库房里,就找不出这样的箭头,工匠打造起来也很麻烦,偏偏宗泽军中大量使用,真是奇了怪哉。”

        “宋人三司的盐铁的案卷可有制造之法?”

        “没找到,审了铁案七八个官员,都是饭桶。所以我更加觉得奇怪!以往西夏,辽国,都是从汴梁偷的炼铁之术,如今好像磁州的炼铁技术好似高于汴梁大宋朝廷的。”

        “这有什么难的,等你我回师,先找大匠试试制作,如果不能,就那些马匹牛羊贿赂大宋官员,凭我大金国的招牌,拿到技术还不是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