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在线阅读 - 285 一开始

285 一开始

        “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    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    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    那时你在天牢里,    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

        书友们个个都是人才!快来「起%点    读    书」一起讨论吧

        “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    “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哼!”走出谢家不远,道一用鼻子说话,她狠狠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马车上的某人瞧得有些恍惚,这副模样奇迹般的,与谢瑨方才的样子重合了,

        王玄之被人冷了一脸,他先是愣了片刻,旋即明白过来,“你可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道一仔细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直到对方脖颈飞来红云,又移到了耳上,玉颜上,心情才舒畅几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玄之袖子里的手,不自在的动了动,又闭了闭眼,认命的说,“如果我说很早很早,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

        道一笑眯眯的,眉眼都弯了,“怎么会呢,寺卿是个好人,我有什么好气的。”

        王玄之:感觉更不好了,怎么办!

        这番模样定然有鬼,道一又眯了眯眼,“很早是多早,具体到什么时候呢。”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与那谢家大房的主子,生得那般相似,你该不会见我第一眼就知道了?”

        王玄之轻咳了声,“这倒不至于,那时你在天牢里,脸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我哪能瞧得出来你的模样——”

        道一轻抚胸口,好歹有点儿安慰了,她嘴里直念叨,“那还好,也不算太早。”

        “第二日,你洗净了在驿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再加上你在天牢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