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开局被魅魔拖入房间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林间的恶魔

第二百零四章 林间的恶魔

        怒吼。

        “凯文!!”

        “挺住!”

        “你不能死!!!”

        愤怒的咆哮在身后响起,而宁封却是充耳不闻。

        低下头,看着仍在冒着鲜血的尸体,宁封不理解地摇摇头。

        “说什么不好,非要说这样的话。”

        非要试图激怒我……

        恭喜你,你成功了。

        但也很遗憾,你要死了。

        【杂种】

        对于混血种来说,    这个称呼代表着什么样的含义,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而除了少数异种族间的真爱,混血种们的诞生大多是来自一些不能言说的黑暗。

        奴隶贸易、胁迫监禁、禁忌实验……

        在那段最黑暗的历史中,奴隶商人一直是非常活跃的存在。

        一些天生有着姣好容貌的人类会被当做奴隶抓起,甚至一些弱小的超凡生物也在他们的狩猎范围。

        而被买走的奴隶,很少会有好的下场。

        或许有人会问,他们这样狩猎信徒的行为没有被神灵制裁?

        这是因为,    奴隶贩子们一般都会和各个神灵的教会在暗地里有着密切地联系。

        神灵间除了神职外最的冲突就是在信徒之上,    作为供奉神灵而存在的教会,    他们最大任务就是增加神灵的信徒。

        不惜一切代价。

        不惜,一切代价!

        除了极少数几个纯粹正义为神职的神灵教会,就连大多数正神教会都不会对奴隶贸易出手制止。

        那是那个时代的阶级构成的一部分,牵一发而动全身。

        也因为,他们也是肮脏奴隶贸易中的一环,而且还是其中的大主顾。

        奴隶商人们负责扮演恶人,将信徒掠夺。

        再有正神教会出面解救,在释放奴隶的同时也借此传播信仰。

        至于这些被迫离开自己家园的可怜人,会遭受怎么样的对待,那就无人在意了。

        混血种的诞生,大多也在那时。

        而且,混有着两种血液的混血种,在两个世界都没有容身之处。

        混血种一般都有着两個种族的外表特征。

        加害者认为他们的存在是侮辱,被害者认为他们是痛苦和耻辱。

        他们大多会遭受来自两个方面的攻击,这也造就了大部分混血种偏向阴暗的性格。

        杂种这个词就是他们最常听见,    也最抗拒的单词。

        而经过了黑暗时代,到了大部分人类的体内都混有一定外族血脉的现在,虽然那种歧视已经几乎不存在,    但不代表这种侮辱就没有攻击性了。

        尤其是对于开发体内超凡生物血脉而觉醒的血脉系觉醒者来说,这个词语听着异常刺耳。

        这代表着他们长辈受到的苦难,蕴含着强烈的侮辱。

        他们很愿意因为因为这种侮辱而和敌人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说白了,会产生混血种这样的悲剧,大多是因为“强者”掌握了超出自己控制的力量而导致的。

        力量,是双刃剑。

        力量在带给人们保护自己外,所带来的另一面——伤害他人。

        当一个人受到欺辱的时候,他们会希望获得保护自己,扭转一切的力量。

        但当他真的拥有了足够守护自己,甚至是远远在那之上的力量的话……

        很不幸。

        他会自然而然地将自己的身份转变。

        被害者大多在最后变成了加害者。

        屠龙者终成恶龙。

        这是人性中的恶,是令人不齿的劣根性。

        能够克制住这欲望,才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强者。

        不然所谓的强者也只不过是空有力量却不知思考,肆意放纵心底欲望的孩童罢了。

        相较于真正的强者,宁封现在的实力还不足反抗,只能算是较大的蚂蚁。

        但他所求的,也不是成为那条恶龙。

        他现在所希望的拥有的,只是足够保护自己不被其他人欺辱的力量。

        山贼凯文触犯了宁封的底线,所以他马上就要死了。

        但其实这只是表面的理由。

        虽然宁封是半魅魔,    但他并不是对于自己混血种的身份不是很有代入感。

        这个种族带给他的,    也更多像是一个获得了一些有意思的特性。

        有利而无害,从来没有受过相应的迫害,只有福利……谈何上头?

        让宁封失态出手的真正的理由,是因为凯文之前的那一句话。

        默默看着还在渐渐抽搐的凯文,宁封在心底轻声发问:

        “你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要提起我的母亲?”

        “你为什么非要……找死?”

        对于母亲的侮辱,才是让宁封无情出手的真正理由。

        亲人已经离宁封而去,他们是他心中无法触碰的弱点和伤口。

        任何恶意触碰这伤口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血的代价。

        背后的剑刃已经逼近,宁封终于开口道:

        “杂种?你真是挑了一个不好的词啊。”

        淡淡地自语着,宁封跟关注着自己的观众们刻意强调着失态自己的“真正理由”。

        虽然不知道能有多少的用处,但他不想自己的弱点被轻易发现。

        嘴角带着残酷的弧度,他轻声说:

        “非要做出这样加速自己死亡的事情。”

        剑尖垂下,在凯文的后脑上比划着,似乎马上就要给他补一刀。

        “住手!!!”

        “你这个狗娘养的!”

        “凯文!”

        感慨着,宁封微微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数位山贼,感慨道:

        “在别人出手的时候,总有人这样嘶吼着,好像这样说了……别人就真的会停手一样。”

        青年微笑感慨着,手中的长剑却没有任何迟疑,直直没入了凯文的脖颈!

        山贼的身体,再也没有抽搐。

        嗤。

        长剑刺穿肉体的声音成为压倒了其他山贼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们的理智中似乎有一根线断掉了。

        怒吼。

        “他杀了凯文!”

        “凯文!!!”

        “你这个狗娘养的!!!”

        “你去死吧!!”

        呼……

        胸中的气息在吐出的瞬间,宁封眼中的残暴一闪而过。

        既然已经决定了他们的下场,那就不用再掩饰了。

        锵锵锵!!!

        转身,后撤,出剑,快如闪电的动作一气呵成。

        冲的最前的三个盗贼原本的愤怒都清醒了一瞬,因为他们非但没有砍到宁封,手中的弯刀在此刻也不见了……

        不!

        是握剑的手已经不见了!

        握剑的右手从手腕的关节处齐齐断下,露出了红白的骨头……

        鲜血,喷涌而出。

        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身体的剧痛已经让他们清醒过来,发出痛苦的哀嚎。

        “啊啊啊!!!”

        “手!”

        “我的手!!!啊啊!”

        嗖!

        但没等他们哀嚎,白光无情闪过,他们的喉咙上出现了极深的伤口!

        咳咳……荷荷荷……

        咚咚咚。

        “安静一下,稍微有些吵了。”

        淡淡地说了一句,宁封直接越过他们三人,向着后面冲来的山贼迎了上去。

        “他们因为太吵了,所以让他们先走一步。”

        “如果你们能安静一些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让你们多活一会儿。”

        长剑染血,但宁封的身上却没有沾染分毫,脸上恢复了和善优雅的笑容。

        “咬紧牙关吧。”

        !!!

        他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神色改变的三个山贼,劝诱般说道:

        “其实刚才那一招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已经很疲惫了,只是一个空壳子了。”

        “来吧,一起冲上来吧。”

        如恶魔蒙着凡人的眼睛带他走到了悬崖边上,却一定要让凡人自己迈出最后一步。

        他低笑着,蛊惑着。

        “伱们有三个人,你们一定能做到的。”

        “你们难道不想为他们报仇吗?”

        明明只有一个人,但在身后尸体的衬托下,眼前披着帽兜的男人却像是恶魔一样。

        在耳边,在心底,轻轻低语:

        上吧!

        杀了我!

        为他们报仇!!!

        气氛变得诡异,他们想要后撤,但却感觉自己的大腿像是灌了铅一样。

        “你们还在等什么?”

        洁白的牙齿在山贼们的眼中像是野兽的利齿,闪烁着残忍的光芒。

        “你们不会还觉得自己能逃得掉吧?”

        咔。

        不知是谁牙齿碰撞的声音成为了信号,几乎被压力压倒的山贼从喉咙中挤出了疯狂的嘶吼。

        “啊啊啊啊!!!”

        山贼们举着剑,再也没有了章法,冲着宁封疯狂挥砍!

        但他们的攻击注定没有取得成果。

        全盛状态下的他们还能给宁封造成一些困扰,但一步步走进宁封陷阱中的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了。

        平平无奇的铁剑在宁封的手中却成了神兵利器一般。

        无可匹敌。

        无法阻挡。

        神出鬼没地挡住对方的一次次攻击,还会在抽离的时候给对方的各处留下一道道伤口。

        残忍而血腥。

        血花在他们的身上飞溅,但山贼却没有发现,依旧慌乱地挥砍着。

        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在恐惧的控制下,他们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处境。

        只是在宁封的带动下,像是提线木偶一样一步步向着死亡坚定迈步。

        “啊啊!”

        不知是谁的哀嚎打破了这一切,让一切回到了现实。

        “不!你是恶魔!”

        “不可能!!!”

        残存的山贼忽然绝望地发现,已经只剩下自己了。

        周围全是同伴的尸体。

        仍然冒着热气,但却毫无生机的尸体。

        他崩溃了。

        手中的弯刀掉落,他再也顾不上其他,狼狈地向后踉跄地跑了起来。

        而宁封也不追,就这样缓步走到弯刀的旁边。

        “我之前说过的吧,那之后可真的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呢。”

        脚尖挑起了地上的弯刀,在它落下的时候抬脚踹在了刀柄,让弯刀如同飞镖一样飞出!

        “你啊,是逃不掉的。”

        弯刀从背后没入最后一个山贼的身体,从胸前透出刀尖。

        咚!

        奔跑的身体重重跌倒在地,连挣扎都没有就失去了气息。

        身体的周围满是尸体,而宁封站立在鲜血之中闭着眼睛畅快地呼吸。

        “呼……哈,轻松了。”

        睁开眼睛,宁封感觉自己之前压抑在心底的压力都释放了不少。

        避开了流淌的鲜血,轻轻从尸骸的包围之中跳了出来,他脚上的鹿皮靴子除了沾染了一点泥土,并没有染上分毫血迹。

        手中的铁剑剑尖垂下却并不触地,几乎被染红的铁剑变得有些顿挫。

        “呃,村子里最好的剑需要保养了啊。”

        即使宁封已经尽量沿着关节切割而避免了磨损,但人类的油脂还是让它的剑刃在无形中变得阻塞,可能会微微打滑。

        目光在周围寻觅,宁封打算从自己的战果上找到一块合适的抹布。

        而这时,突然一声低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我想我们应该联手。”

        作为山贼头目的光头大汉全程目睹了宁封单方面的屠杀,但在最初打算出手时迟疑了一下,最后选择了一直袖手旁观。

        而那群山贼直到死绝,也没有人向他求救。

        在生死存亡之际,那些山贼也好像是忘记了他的存在一般。

        终于舍得开口了?

        宁封偏过头看了眼壮汉,动作也没停,边继续挑选边道:

        “联手?和你?”

        终于从凯文的后背上挑选了一块合适的位置,宁封用剑尖划破,挑起一块破布轻轻擦拭。

        微微开始凝固的血浆被破布擦去,露出了原本的光亮,映出了宁封的眼眸。

        那里面满是愉悦。

        是放肆发泄后,令敌人战栗的畅快杀意。

        低垂眼帘,宁封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被放纵开来的恶念。

        现在还是监控中,可不能失控哦。

        “你在说什么呢?”

        在一旁默默观察了半天,罗德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多异常也是有所察觉,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缓缓开口:

        “你也是参赛者吧,我们之间现在不是冲突的时候,一起合作才是最……”

        锵。

        弹了弹剑刃,敲出清脆的剑鸣,宁封打断了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说这个。”

        摇头笑了笑,宁封终于将长剑擦拭完毕,随手将破布扔到了一个盗贼的脸上盖住。

        看着光头壮汉的参赛者,宁封提着剑,满是歉意地认真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

        “我为什么要和一个对同伴见死不救的垃圾联手?”

        欣赏着脸色渐渐变得更加阴沉的壮汉,宁封内心愉悦,但脸上的表情十分费解。

        就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弄清楚条理的胡言乱语一样,满满的都是困惑。

        “你……”

        在壮汉开口之后,宁封脸上的困惑消失,变成了戏谑的笑意。

        “不懂?那我再说的明白一点……”

        他说:

        “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觉得你有和我联手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