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第一章

        1

        边境线,苍莽浩瀚的原始丛林里古木参天,遮天翳日。数不清的藤蔓和树木缠绕交错在一起,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天然大网,地面上大片的苔藓也在温热的环境里疯长,氤氲弥漫。再往里走,林子里就很少再有低矮的灌木丛,到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古树,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枝叶把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一株巨大的香樟树干上,粗壮的奇形怪状的树枝像龙一样在树上盘绕着,一阵风过去,枝叶发出簌簌的响声。

        天际处,一架涂满野战迷彩的直-8b在两架武直-10的护航下高速低空掠过丛林上方,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卷起飓风,丛林上空一片汹涌,隐约有阳光洒在机身上,泛着点点耀眼的白光。机舱里,是一张张年轻傲气的脸——只不过那些脸上涂着黑绿相间的伪装油彩。突击队员们都是全副武装,身着制式特战作战服,戴着80式钢盔,81-1式自动步枪、85式微冲等武器都背在背上,个个眼里都冒着光,目光如炬,精悍干练。他们手里的92式手枪击锤打开又关上,又打开,关上,不停地重复着动作,看起来有些紧张,但也很兴奋。此时,坐在机舱角落的王星随意地靠坐着,作战服的左臂上绣着007的红色编号,自从进入这个小队,他们就用绣在左臂上的编号来称呼彼此。

        角落里,王星戴着眼罩,耳朵里塞着耳机在闭目养神,看起来和小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坐在他旁边的005和008都皮肤黝黑,精神抖擞,两人对视了一眼,008朝王星努努嘴,小声地说:“哎,007这样满不在乎,咱们能活下来吗?”

        “能!”005说得斩钉截铁,“——活在天堂。”

        这时,旁边的王星侧了一下身:“行动代号苍鹰,行动内容营救一名被绑架的vip,目的地1024地区的恐怖分子秘密据点,位于边境内300米,预计还有3分钟到达机降地域。我要带着你们这群笨蛋穿越15公里的山地丛林,然后发起突击——希望你们在林子里不要像熊一样东撞西撞发出声音吧,否则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所有的队员都停下,呆呆地看着他。王星坐起身,摘下眼罩,眼神当中透出一股鸟气:“还需要我说下去吗?”005听得直咂舌:“007,你到底是电脑还是人脑啊?怎么记得那么清楚?飞狼可只说了一次啊?”王星桀骜不驯的脸上满是自信,他指指自己的脑袋:“我能记住,因为我是人脑;你记不住,因为你是——”王星停下来,笑,005纳闷儿地问:“什么?”王星一脸坏笑:“猪脑!”驾驶舱里一阵哄笑。这时,飞行员的声音从驾驶舱传来:“007,1分钟准备!”王星竖起大拇指:“收到!——1分钟准备!”队员们纷纷竖起大拇指,示意明白。三架武装直升机机群加快速度,几乎擦着丛林的树冠呼啸而去。

        2

        丛林深处,一栋白色两层水泥建筑隐藏在茂密的树林里,几名戴着黑色面罩、荷枪实弹的匪徒不停地来回巡视着。在它的不远处立着一座瞭望哨台,一名匪徒正拿着望远镜扫视着周边,见没什么异常才放下望远镜。下面丛林里,队员们据枪待战,以密林做掩体,交替掩护着快速穿越丛林。

        在大门口,两名匪徒分腿站立,手里的ak-47保险已经打开,不停地巡视着四周的动静。在二楼空旷的大厅里,人质被五花大绑地坐在椅子上,头上套着黑色的头套。窗前,一名匪徒在持枪警戒,其余的四人无精打采地靠墙坐着。这时,树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八名队员两三人一组在各自的位置蹲下待命。王星拿着军用望远镜,冷静地观察着白色建筑里的情况,随后,他放下望远镜,拿起95式自动步枪,哗啦一声顶上子弹,打开喉头送话器低声命令:“狙击手——”

        在远处的丛林高处,一个身穿吉利服的狙击手分腿趴在一处伪装得极好的狙击阵地,乌黑的“高精狙”枪口处缠上了伪装草。瞄准镜里,瞭望台上那名匪徒的身影正缓慢移动。狙击手眼抵着瞄准镜,食指缓缓用力,压向扳机,做好射击准备。随后,他稳定好呼吸,对着喉头送话器轻声回应:“007,目标锁定!”

        “干——”王星一声大吼,起身的同时手中的步枪就已经喷出烈焰,快速冲进建筑楼里。就在王星迈出丛林那一刻,狙击手扣动扳机,子弹飞速而出,尖啸的声音划破空气——啪!瞭望台上的匪徒头上冒出一股浓血,应声而倒!同时,一阵激烈的枪声四处响起,子弹呼啸而至!匪徒们在弹雨中抽搐着倒地,其余的四处隐蔽着开枪还击。二楼,几名匪徒听到枪声猛然惊醒,纷纷掏出枪,起身围住大厅中间的人质。

        王星持枪率队,从大门口斜刺里跃出,一边跑一边精准地点射,弹无虚发。其他突击队员也纷纷跟进,一楼大厅里一片混战。王星侧身隐藏在门口左侧,他用手势示意两名队员在门外警戒,又从弹夹袋里掏出一枚震爆弹扔进房内,轰的一声巨响,震爆弹火光四散,王星趁机带着另外三名队员冲进大楼,快速解决地上翻滚的几名匪徒。

        二楼楼梯处,两名匪徒直挺挺地端着冲锋枪扫射而下,王星快速闪躲,举枪干掉一个,005也一枪毙命干掉另一个。王星挥手,和005交替掩护着向二楼走去。

        二楼大厅里,四名匪徒挟持着人质向后方的一道门内后撤,王星快速突入,砰!一名匪徒随即开枪!王星猛地跪地,身体后仰,扣动扳机,匪徒应声倒地。跟进突入的队友也果断干掉另外两个。这时,最后一名匪徒忽然拔出手枪,顶住人质头部,两眼血红地望着王星。王星持枪瞄准,嘶吼道:“中国陆军!停止抵抗!”

        “中国陆军!停止抵抗!”

        “中国陆军!停止抵抗!”

        队员们厉声嘶吼,挟持着人质的匪徒绝望地扣动扳机,几乎同时,啪的一声,王星一枪击中他的手腕,手枪脱手而出,王星又一枪击中他的胸部,匪徒瞪着血红的眼睛瘫软倒地。008将枪入套,竖起大拇指:“007,好样的,果然有一套啊!”王星咧嘴笑,露出一嘴白牙,脸上满是傲气:“狼牙!007来了!!”——啪!一声枪响,王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背后黄烟升腾。王星猛地回头望过去,匪徒躺在地上,笑着举着手枪。队员们迅速开枪,匪徒应声倒地。008下意识地看着愣立当场的王星,一脸惋惜。王星则呆若木鸡,手里的头盔也咣一声掉到地上。

        这时,外面一阵尖厉的哨音响起,各处倒地的恐怖分子们纷纷鲤鱼打挺,利索起身,化着迷彩大脸的队员们也迅速聚拢过来。高胜寒穿着数码猎人迷彩服,体格精壮,脸色黝黑,冷冷地盯着大楼的出口。一级军士长马路站在他的身后:“好了,演练结束,都出来集合!”

        大门口,王星低着头,神色黯然地走出来,高胜寒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他。王星知道自己没戏了,但是仍然不服输地迎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悻悻地走到队列里面。

        高胜寒黑着脸,面色严肃:“007,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刚才在干什么?”王星唰地挺胸:“报告!我忘记补枪,是我大意了!”

        “你好像理直气壮?”高胜寒从鼻子里轻哼一声。

        “报告!没有!我实事求是,就是大意了!”王星实话实说。

        高胜寒看他:“那你认识到因为你大意造成的后果吗?”

        “报告!后果就是我死了!”王星的眼神里依然透出一股鸟气。

        “假如那名恐怖分子的枪口对准的是人质呢?假如他手里是一颗手雷呢?如果让别人因为你的大意而失去宝贵的生命,你还会觉得如此轻松吗?你会比死了还难受!”高胜寒步步逼问,“你不是大意了,你是太想赢了!想瞎了心!忘了自己应该干什么了!”王星目光一虚,讪讪地低下头。

        008站在旁边,余光看看王星,一个立正:“报告!”

        “讲!”高胜寒说。

        008小心翼翼地问:“……007一直以来就是我们之中最优秀的,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其他队员也齐刷刷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不说话,目光冷峻。王星有些感动,但仍然坚持着。高胜寒大步走到008面前,瞪着眼嘶吼:“你愿意把你入选狼牙的资格,让给这个代号007的吗?!”

        “我……”

        “你和死神很熟吗?如果这是实战,你能让死神把你的生命让给他吗?”008低下头,不说话。高胜寒走到队列前:“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你们的命运从来就没掌握在别人手里,任何结果都是你们自己选择的!007——我很遗憾地宣布,你的狼牙特战生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王星咬着牙不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保持着标准的军姿。

        3

        丛林路上,高胜寒冷着脸大步走着,马路闷头跟在他旁边,不敢吱声,但仍不时地用余光瞟他。高胜寒知道马路心里想什么,转头问他:“你好像有心事?”马路沉了沉气:“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整个选拔期间,那个007,叫王星的学员,各项成绩全都名列前茅,就差最后这么一哆嗦……”高胜寒看他:“你心软了?”马路一笑:“他……特别像年轻时候的你!”高胜寒停下脚步,下意识地笑着看马路:“我年轻的时候,可从来没忘过补枪。”

        “人才难得啊!”马路不放弃。高胜寒收起笑容:“我们给他开了这个后门,你觉得,以他的个性,会接受吗?”马路一脸惋惜:“那就真让他走了?”高胜寒没说话,继续往前走,马路叹了口气,跟上去。高胜寒没说话,思索着。这时,腰里的对讲机响起:“飞狼,狼穴呼叫,1号找你。完毕。”高胜寒拿起对讲机:“飞狼收到,我马上赶到。完毕。”

        “1号现在找你?”马路一脸纳闷儿。高胜寒没理他,扣好腰带,脸上放着光:“1号现在招呼,肯定有任务,让大家做准备吧!这儿先交给你了!”马路喜出望外,高胜寒的身影已经出去了,马路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跟个孩子得到了新玩具一样兴奋,不住地搓手,两眼放光:“放心吧!这身上是真痒痒了!来吧,赶紧活动活动!”

        4

        一片丛林空地,边上停着一辆黑绿相间的迷彩运兵车。王星还穿着作战服,只是衣服有些地方被树枝划破了,看上去狼狈不已。他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郁闷至极。队员们坐在车旁边,都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面面相觑,干瞪着眼。半晌,9号干咳了一声打破沉默,看着王星:“007,别气馁啊……我们先进去一步,等着你再来。”另一名队员也冲他笑笑:“007,我相信你!你迟早还是我们其中一员!”

        王星抬眼,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一把将左臂上绣着007号码的学员臂章拽下来,发泄似的扔到地上,怒吼着:“不来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当八路!”队员们看着他目瞪口呆。这时,马路和几个教官走过来,队员们纷纷起身立正,只有王星没动。马路盯着王星,走到他面前,瞥了一眼地上的臂章,沉声道:“007,把它捡起来。”王星抬头,眼神桀骜地看着马路,没动。

        “你可以永远也不再来,但是你不能亵渎狼牙,哪怕只是一枚学员臂章。”王星下意识地望着马路,马路的声音很冷酷:“如果你真的很在意自己的脸面,在我没动手之前,把它捡起来。”王星知道自己做得过分了,讪讪地站起身,捡起臂章,双手递到马路面前。马路将臂章举在王星面前,一字一句地说:“和它所代表的荣誉比起来,你的脸面一文不值。”王星表情复杂地看着马路,马路将臂章重新粘在他的胳膊上,沉声道:“珍惜最后佩戴这枚臂章的机会!”王星有些更咽,但仍然抬头挺胸,眼睛里隐约有泪花在闪烁。

        5

        特战基地,门口有卫兵在持枪站岗,鲜红的八一军旗在风中猎猎作响。一座狼牙特战主题雕塑立在大门口,苍劲有力,这座凌厉的雕塑让整个基地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让人一走进这里就能感受到这种震撼力。远处,高胜寒驾驶着突击车疾驰而入。

        办公室里,狼牙特战基地司令员神色凝重地在看文件。高胜寒站在门外整理好衣领,大声地喊报告,司令员头也没抬地说:“进来!”说着将手里的两份文件扣了过去。高胜寒急匆匆地推门而入,啪地立正敬礼:“1号!飞狼奉命报到!”司令员起身还礼,随即眉头一皱:“你那么紧张干什么?”高胜寒一愣:“不是紧急任务吗?”司令员没回答,指了指桌前的椅子:“坐!”高胜寒又一愣,只得坐下。

        司令员五十多岁,鬓角花白,但军人的精气神在老爷子身上足得很。他上下打量着高胜寒,看得高胜寒有些发毛,又不敢问。司令员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飞狼,当初你从陆航飞虎团报名参加狼牙选拔的时候,就是武装直升机飞行员,对吧?”高胜寒不知道司令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点头:“是啊!”司令员点头又看着高胜寒:“那时候我还纳闷儿呢,怎么一个陆军的天之骄子会跑到我们这个野人谷来?——直升机驾驶技术没忘吧?”

        “没有啊……”高胜寒摇头,纳闷儿。

        “还能行?”司令员循序渐进。

        “没问题呀!要不您给陆航大队说一声,我现在就去给您飞一圈儿?这手还真痒痒了!”高胜寒有些坐不住了。司令员表情严肃地凝视着高胜寒,高胜寒有些警觉:“1号,您……到底什么意思?”司令员把扣在桌上的文件翻过来,放在高胜寒面前:“自己看!”高胜寒拿过文件,愣住了:“——组建敌后空降救援队?!”

        “明白吗?”司令员看他。高胜寒点点头,苦笑:“明白了,又要给我们基地加码了,组建新的特战突击队。”司令员看他,没说话。高胜寒盯着文件,忽然愣住了——“东南军区第八十一集团军陆军航空兵飞虎突击旅”!

        司令员不动声色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下意识地抬起头:“首长,这……这文件发错单位了吧?”司令员摇头:“没错。”高胜寒不明白:“那这抬头是给飞虎旅的……”司令员语气严肃:“看下一份!”高胜寒一愣,赶紧翻出下一份,看着文件抬头的两个大字,赫然呆住了——调令!

        6

        蜿蜒的山间公路上,几辆运兵车在疾驰。新队员们坐在车里,气氛有些沉闷,大家都是一脸惋惜地看着独自坐在对面一角的王星。王星没说话,侧头望着车外一晃而过的莽莽山林,高胜寒的话在他脑子里不停地回闪着——他的狼牙特战生涯在那一声枪响时,就彻底破灭了!部队对他来说,是一个信仰,一面旗帜,他放弃了清华大学本硕连读的国防生身份,他只想把青春献给这面永不褪色的八一军旗!但是,那声打在演习发烟罐上低沉的一枪吼叫,更是打在了他的心上——他的梦,一个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梦!

        7

        办公室里,高胜寒站得笔直,脸色严肃:“1号!我觉得我的理由是充分的,这批新队员刚刚通过选拔,还需要进一步培训。我熟悉他们,这个时候把我调离,不合适……”司令员手一扬:“这个不用你操心,没有你,狼牙黄不了摊子!”

        “我对狼牙已经有了很深厚的感情,舍不得走!”

        “你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您……您就这么愿意我走?”高胜寒使出最后一招,虽然他自己都知道不堪一击。司令员痛心疾首地看着他:“如果我能说了算,我会放你走吗?!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总部亲自点的你的将,要不你去给总部首长说去,他们同意你不调回飞虎旅,我当然没问题!”高胜寒语塞,依然不甘心:“可是我……”司令员大步走到高胜寒面前,凝视着他:“你是有顾虑!”——高胜寒愣住。

        “我知道你当初为什么离开的飞虎,说老实话,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我捡不到你这么大的便宜!”高胜寒不说话,司令员语重心长,“儿女情长似鸿毛,军人使命重于山,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吧?!这么多年了,该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你们现在都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你们自己还不会处理吗?”司令员拍拍他的肩膀,“去吧。”

        得,最后的防线也被击溃了。高胜寒只好举手敬礼:“是!”转身走出门。司令员看着高胜寒的背影表情凝重。

        高胜寒心事重重地走在基地小路上,陆军航空兵学院的种种往事在他眼前飞快地闪过。那时候,还是一脸稚气的他们在陆航经历着艰苦的军事训练,也萌动着最初的爱情之花。那时,他和崔华盾是同一年进入学院,两人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被陆航学院称为“航校双雄”。但自从他十年前离开航院,那里就成了高胜寒的禁地,一个一直不愿触碰和回忆的地方,在那里,有太多太多的伤心往事和不愿去触碰的回忆……高胜寒轮廓分明的脸上,透出心里的悲凉,他深呼吸一口气,嘴角闪过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苦笑:“好不容易逃离的地方,现在又要回去了……”

        8

        陆航突击旅的训练基地,直升机编队从空中掠过。机场上,副参谋长崔华盾戴着墨镜,抬头凝视着正在空中对战的两架武装直升机,在他旁边,一帮飞行员都是一脸紧张地盯着,只有崔华盾不动声色。半空中,一脸稚气的许飞神色紧张地推动着操纵杆。顾意戴着飞行头盔,胸有成竹地驾驶着另一架武直,快速拉高,偏转,许飞赶紧跟进。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

        空中,两架武直紧张地相互追逐着。忽然,顾意操纵直升机,一个猛地回旋,许飞大惊,赶紧跟进,但是晚了——顾意果断按下机炮发射钮,许飞的直升机尾部冒起了一阵黄烟,在空中慢慢飘散。机场上,“唉”声一片,队员们一阵惋惜,副参谋长崔华盾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拿起通话器:“呆鸟,你已经被寒号鸟击落了。”许飞一扭头,看见顾意驾驶的直升机从他一侧掠过,两架直升机短暂平飞,顾意对他笑,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许飞沮丧万分地看着她。

        停机坪上,两架直升机稳稳落地,许飞跳出机舱,拽下头盔,沮丧地走着,白鹏灰溜溜地跟在他后面。不远处,顾意也拽下头盔,露出一头飒爽的短发,对着许飞伸出小拇指向下一指,许飞不满地咬牙切齿:“寒号鸟,士可杀不可辱,咱们下次继续!”顾意不屑地一扬头:“再继续一百次也没用。”说完扬长而去。许飞一下子愣住了,表情复杂地跟上去。

        两人走到崔华盾面前,抬手敬礼:“猎鹰!”崔华盾还礼:“寒号鸟,表现不错!”顾意的目光热情似火,看着崔华盾笑道:“您教得好!”崔华盾转头,刻意避开她的目光,顾意微微一愣,有些失望。崔华盾看向许飞,皱眉:“呆鸟,你这是第几回了?”许飞低头不说话。顾意瞥了一眼许飞,笑道:“报告猎鹰,我们的战绩比是7比0。”许飞尴尬地瞪着顾意,顾意偏着头,一脸无辜地看他:“我记错了吗?”许飞无奈。

        “寒号鸟,你应该给战友留点儿面子。”崔华盾过来解围,顾意不屑一顾:“面子是靠实力赢来的,我也从来没击落过您,我不也很没面子吗?可是我不气馁。”许飞嘟囔着:“我也不气馁呀!”顾意莞尔一笑:“那你就等着第八次被我击落吧!”说罢扬长而去。崔华盾看着她的背影,苦笑。这时,对讲机响起:“崔副参谋长,旅长请您马上过去。”崔华盾一愣,回道:“收到!”说着拍了拍许飞的肩膀:“寒号鸟刚才说得有道理,好好总结一下,不能气馁。”说罢转身向旅部跑去。

        飞行员们都惋惜地看着许飞,白鹏拍拍他的肩膀:“许飞,你认命吧。”许飞一脸的不乐意:“干吗呀?一个个幸灾乐祸的,好像你们赢过她似的!”飞行员们都被噎得说不出话,白鹏看向顾意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空中罗拉,飞虎旅男飞行员心中永远的痛。”众人也是一片嗟叹,许飞表情复杂地看着顾意的背影,郁闷至极。

        9

        旅长办公室,崔华盾拿着命令,一脸复杂。

        “根据总部指示,我们陆航飞虎突击旅要成立霹雳火空降救援队。”旅长说,“霹雳火敌后空降救援突击队作为战时救援特别行动队,是我们陆航突击旅要新组建的一支特战分队。空降救援队需要运输直升机,也需要武装直升机进行侦察和掩护,因此要成立一支专门配属霹雳火空降救援队作战的特种航空队,代号战虎。经过研究,旅常委一致认为,你是战虎特种航空队队长的最佳人选,由你选择优秀的青年飞行员,执行这个特殊任务。你看过许多外军陆航部队的资料,该明白这也是一支特战分队,我们以前还没有这样的特种航空任务部队,这个任务是艰巨的。你有没有问题?”崔华盾抬头看着旅长,心事重重:“没什么问题,随时准备着。”

        “很显然,我指的不是这个。”旅长看着他,“你和高胜寒配合工作,有没有问题?”崔华盾有些犹豫,随即啪地立正:“没问题!……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当初你和高胜寒一起分到飞虎团的时候,还是稚气未脱的军校学员。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希望你们两个,还能像刚刚来这里的时候一样,任务中的好搭档,生活中的好兄弟!”旅长说着话锋一转,“当然,我知道,难度有点儿大,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做到,起码你不要令我失望。”

        “您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难度。”崔华盾抬头。

        旅长点头,崔华盾迟疑了一下,看着旅长,小声地问:“高胜寒什么时候报到?”旅长说:“很快。”崔华盾点了点头,有些迟疑:“曾紫陌知道这件事吗?”旅长抬头看他:“我还没有告诉她,旅长也没这个义务,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不过问。我想,还是你去告诉她最合适。”

        崔华盾拿着命令,心事重重地走到机场,他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抬头望着晴朗的天空,目光里闪过一丝痛苦。

        10

        “快!快!二组跟上!”机场上,曾紫陌大声催促着。崔华盾一惊,扭头望过去。不远处一架直升机舱门外,曾紫陌指挥着医护人员在做持枪上下机演习,她全副武装,催促着医护人员:“加快速度!快快!”崔华盾下意识地看看手里的调令,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一组演习结束,曾紫陌低头看秒表:“成绩还不错,大家就地休息一会儿,咱们再做一组。”崔华盾吐出一口气,走过去,卫生队急忙起立站队,曾紫陌回头,一愣。两人都有些尴尬。李珊看看两人,赶忙招呼队员们:“我们到那边去吧!”曾紫陌有些尴尬地看着崔华盾,崔华盾没话找话:“……曾所长,你们卫生队怎么还练这个呀?”曾紫陌点头:“卫生队也是陆航旅的全训单位,我们也是军人,军人就得准备打仗,打胜仗——旅长说的。”崔华盾讪讪地点了点头,两人有些冷场。

        已经走远的医护人员悄悄地往回望,李珊皱眉:“看什么?领导谈工作呢!”赵小丫悄声地问:“谈工作?哎,可我怎么觉得两个人怪怪的!”李珊一声打断她:“闭嘴!”

        机场上,曾紫陌和崔华盾还站着,曾紫陌打破尴尬地问:“崔副参谋长,你找我有急事儿吗?”崔华盾回过神:“我……没什么急事,就看你们训练呢,过来瞅瞅。”曾紫陌点头:“那行,那我们继续了。”崔华盾挤出一丝苦笑:“哦……你们忙,注意安全。”曾紫陌点点头,有些意外地看崔华盾。

        不远处,李珊看着两人,悄声叹息:“原来的天作之合,如今的劳燕分飞,真是造化弄人啊!”赵小丫张大了嘴:“啊?你是说,曾所长和崔副参谋长原来……”李珊打断她:“别找事儿!我告诉你啊!知道了就行了,别乱说话!”赵小丫连忙点头。

        崔华盾走到不远处,回过身望着曾紫陌的背影,脸色有些纠结。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里的命令,心事重重地装进衣兜,大步走开了。

        11

        “我想带一个人过去。”狼牙特战基地,高胜寒坐在司令员对面。司令员笑:“一个人恐怕不够吧?上级首长有指示,让狼牙配合伞降搜救队的组建训练工作。你挑几个顺手的,组成一个特训教官小组,一起带过去。”高胜寒面无表情:“我想带的这个人,恐怕您不一定会放。”司令员一愣,随即说道:“你说的是马路吧?”高胜寒点头:“有他在,我心里有底。”

        “你和他沟通过这件事吗?”司令员问。

        “没有。”高胜寒说,“不过我有把握,只要您同意了,他肯定没意见。”

        “别说是狼牙了,咱们整个军区乃至全军,马路这样的老特战军士长,都是凤毛麟角!”

        “所以,这次您得割肉了。”

        司令犹豫着,随后猛地一拍板:“好吧!给你!就算是我对你小子在狼牙辛苦这么多年的答谢!”高胜寒起身,抬手敬礼:“司令员,谢谢您了!”司令员不看他,摆摆手:“赶紧走!没准儿我一会儿就后悔了!”高胜寒一笑,扭头要走,司令员猛地叫住他:“等等!蓝妞呢?她怎么办?”高胜寒回头:“我想先把她送到我父母家里,飞虎旅旁边有个小学,过些日子我再把她转到那儿去。”司令员点头:“临走带蓝妞儿去我家里一趟,我让你嫂子做一桌孩子爱吃的菜。”高胜寒感激地点头,转身出门。司令员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脸的痛惜:“割肉……两块大肥肉!割肉也没这么割的吧?”

        “真走啊?”马路拿着命令,一脸震惊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一脸淡然:“你不是看过命令了吗?”马路纠结地看着命令,高胜寒侧头看他:“怎么?不想跟我去?那行,我跟1号说去,他正舍不得你呢!”高胜寒扭头就走,马路一把拽住他:“你等会儿!”高胜寒不动声色,笑嘻嘻地看着马路。马路感慨地说:“唉!我原本想着就从狼牙退休呢。没想到,临了儿又让你小子给弄到陆航突击旅去了。”高胜寒皱眉:“你最近怎么老想着退休啊?”

        “废话!我都快五十了!不想着退休,我还能想着提干啊!”

        “老家伙,你得有点儿追求!”高胜寒笑着摸着马路肩膀上的一级军士长肩章,“退什么休啊,你得想着往这上面再加几道杠儿。”说完扬长而去,留下马路立在那里哭笑不得:“还加?就八级了!哎哎——你干吗去?”

        “接蓝妞去!”高胜寒头也没回。马路看着他的背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肩章,苦笑。

        12

        学校小路上,蓝妞亲热地搂着高胜寒的脖子,一脸好奇地问:“爸爸,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早接我啊?”高胜寒笑:“怎么,你不高兴吗?”蓝妞把高胜寒搂得更紧了:“当然高兴了!我最喜欢和爸爸在一起了!”高胜寒怜爱地看着蓝妞,一阵心酸。

        走到休息亭处,高胜寒把蓝妞放下来,蹲下身,怜爱地望着女儿:“蓝妞,爸爸要和你商量一件事。”蓝妞一脸认真:“什么事?”高胜寒有些支吾:“爸爸……要先把你送到奶奶家几天。”蓝妞诧异地问:“为什么呀爸爸,现在还没放假呢。你和我一起去吗?”

        “是因为奶奶想你了。”高胜寒说得有些心虚,“爸爸有工作要忙,所以不能陪你去。”蓝妞噘起小嘴,高胜寒连忙抱住蓝妞,“爸爸保证,就几天!等过几天,爸爸就把你接到我身边来,好不好?”蓝妞含着泪:“不好!我一天也不想离开爸爸!”高胜寒听着心里一阵泛酸。

        身后,夏初拿着蓝妞的凉鞋匆匆走来,看到这一幕,一愣,停下脚步。

        蓝妞还在哭:“我不想去奶奶家,我不想离开爸爸!”高胜寒束手无策地看着蓝妞。夏初目光一动,走上去:“蓝妞,你忘了换鞋了。”蓝妞含着眼泪:“夏初老师!”夏初笑着走上前:“来,夏初老师帮你换上,好不好?”蓝妞听话地点头。夏初抱着她放到长椅上,一脸和蔼:“抬脚……嗯!把你小丫丫伸进去,真棒……蓝妞,记住,跳完舞一定要换鞋子,因为跳舞的鞋太薄了,如果用来走路,很容易被小石子硌到脚的,老师有一次就忘了换鞋,结果脚就受伤了,疼了好一段时间呢!”蓝妞掉着眼泪关切地问:“夏初老师,那你的脚现在还疼吗?”夏初笑:“老师跟你说的是小时候的事儿,早就过去很多年了,怎么会疼呢?不过,看你这么关心老师,夏初老师非常高兴!来,亲一个!”

        高胜寒目瞪口呆地看着,夏初猛然想起身后的高胜寒,有些尴尬地起身笑了笑。蓝妞忽然跑到高胜寒面前,摇着他的大腿:“爸爸!你就别送我去奶奶家了,我还要和夏初老师学舞蹈呢!我要是走了,舞蹈就学不完了,爸爸,我可喜欢这个舞蹈了!”高胜寒愣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几个孩子跑了过来,夏初目光一动,微笑着说:“蓝妞,去和同学们玩一会儿吧,我和你爸爸谈谈。”蓝妞听话地点头:“夏初老师,你可得帮我好好劝劝爸爸!”夏初一愣,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的工作很忙吗?”高胜寒点头,夏初一笑,“可是,蓝妞真的很喜欢这个舞蹈,她也是同学里面跳得最棒的,是这支舞的领舞。如果这时候缺席了排练,真的很可惜。你克服一下吧,基地就在旁边,接送一下孩子不会浪费太多时间的。”

        “夏老师,我的工作调动了。”高胜寒说实话。夏初一愣:“你不在狼牙了?”高胜寒点头:“我马上要离开狼牙基地,到新的单位去工作。蓝妞也要转学到那边的小学……”夏初脸色一沉:“那就是说,你在骗孩子。”

        “没有。我确实要把她先送回奶奶家几天,因为我要出门几天。等我回来我再接她走。这孩子任性,我不能一下子全告诉她。”高胜寒面有难色。夏初扭头看着蓝妞:“那……她妈妈的事,你也还没告诉她?”高胜寒轻轻摇了摇头,夏初看他:“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高胜寒叹了一口气:“瞒一天是一天吧,她太小了,我怕她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她早晚会知道。”

        高胜寒有些心酸:“也许那个时候,她已经适应没有妈妈的生活了。”夏初动情地看着高胜寒:“你自己呢?你独自承受这份痛苦,要到什么时候?”高胜寒苦笑:“我无所谓了,我是一名军人……”

        “军人也是男人!”夏初凝视着高胜寒,眼圈有些发红,“我……我很喜欢蓝妞!”高胜寒愣住。夏初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慌乱地错开高胜寒的目光:“对不起,我……我话有点儿多了。”高胜寒感激地说:“夏初老师,谢谢你!蓝妞的班主任都跟我说了,这段时间以来,你一直对蓝妞格外照顾,我发现蓝妞的性格也比以前开朗多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夏初脸有些发红:“不客气……”

        “我该走了。”高胜寒走向蓝妞。夏初思索着,目光一动,认真地看着高胜寒:“你看这样好不好?把蓝妞交给我。”高胜寒诧异地看着她:“交给你?”夏初微微一笑:“反正我单身,就住在学校宿舍里。你尽可以去忙新的工作,等你办完事,再来接她。”

        “这……这不合适吧?太麻烦你了。”

        “只要你对我放心,我不嫌麻烦……我真的挺喜欢蓝妞的。”夏初一脸认真,“最主要的,我也想让蓝妞把这个舞蹈学完。我觉得这对蓝妞很重要。因为我也是从像她这么大的小女孩儿过来的,对于女孩儿来说,会对童年的事情记忆更深刻,如果留下遗憾的话,很容易一生都难以释怀。”高胜寒愣住了,夏初看着他,“怎么样?你同意了吗?”高胜寒看向远处:“蓝妞会同意吗?”夏初一笑,扭头喊:“蓝妞!”

        蓝妞应了一声,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夏初蹲下,轻抚着蓝妞的头发:“蓝妞,告诉你个好消息,爸爸终于让你留下来,把舞蹈学完了!”蓝妞一脸惊喜:“爸爸,真的吗?”高胜寒表情复杂地点头,蓝妞兴奋地欢呼,“太好啦!夏初老师,谢谢你!”夏初一笑:“不过,爸爸还是要去忙他的工作,要出门几天。不过,我替你想了个办法。从今天开始,你白天和老师上课,晚上就住在夏初老师的宿舍里,好不好?”高胜寒关切地看着蓝妞,有些忐忑地说:“蓝妞,爸爸保证,就几天!过几天就来接你,好不好?”蓝妞忽然欢呼起来:“太好了!爸爸!随便你什么时候来接我都可以!你晚几天来接我都可以!噢……太好啦!我可以和夏初老师住在一起喽!”高胜寒有些窘迫,凑近蓝妞压低声音:“蓝妞!这……这不正常啊!你不是口口声声地说愿意和爸爸在一起吗?怎么这么快就叛变了?”蓝妞一笑,跑到夏初跟前,搂住夏初的脖子,得意地说:“因为夏初老师像妈妈一样啊!”两人都愣住了,窘迫地对视了一眼,又很快避开对方的目光。高胜寒亲昵地捏了捏蓝妞的脸蛋,转身离开了,夏初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