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第二章

        1

        狼牙基地,王星正在学员宿舍闷头收拾着自己的背包,几个学员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

        “王星,你还是别气馁吧。明年再来,你的素质绝对没问题的,这次只是马失前蹄!别气馁,别气馁啊!”王星抬头瞪着008:“我气馁什么?你看我像气馁的样子吗?”说罢背起背包,扫视着众人,故作得意地说:“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清华大学本硕连读的国防生,集团军的重点培养对象,我到这儿来就是找个刺激。现在刺激完了,生活还要继续嘛!诸位兄弟,就此别过!珍重!”王星笑笑,扬长而去。

        基地,运兵车带着七八个倒霉蛋孤独地开向大门口。王星有些落寞,心酸地看着基地的一草一木,苦笑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所有人都看他。

        “看我干什么?”大家都不说话,王星一扬手,“我知道我不该用手机,但是现在我们都滚蛋了,滚蛋了!明白吗?!难道你们还要举报我吗?你们没有女朋友吗?这时候我需要安慰,安慰,懂吗?”所有人都不说话,纷纷抬眼看向四面八方。王星收回目光,表情凝重地翻动着电话本,找到号码拨了过去。

        “——您好,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停机。”

        王星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继续拨,还是停机。王星瞪着手机:“耍我?!”说完郁闷至极地把手机塞了回去,看着外面,无限惆怅。

        这时,运兵车滑过一个站在路边的军官。王星的目光扫过——是高胜寒。高胜寒也默默地看着他。王星站起身,高胜寒没动,还是那样看着他。突然,王星高喊:“停车!”司机猛地一个急刹车,车里的七八个倒霉蛋倒成一排。王星纵身跳下,跑向高胜寒。高胜寒看他:“你为什么跳车?”王星的眼里冒着光:“我知道,你在等我!”高胜寒笑笑:“太自信了吧?”王星一咧嘴,眼神里透出一股鸟气:“我是最好的,你一定在等我!”

        “最好的是不会失手的。”

        “请给我第二次机会!”

        “入选狼牙的机会,一年只有一次。”王星一下子沮丧起来,高胜寒继续,“但是当特种兵的机会,或许你还有一次——‘霹雳火’。”王星一愣,急切地看着高胜寒。

        “不想要这个机会算了。”高胜寒摆摆手,转身要走。王星回过神来:“等等,飞狼!什么是霹雳火?”高胜寒转身笑笑:“你现在还无权知道,怎么样,敢不敢跟我走?”王星又恢复了一贯的自信和鸟气:“我有什么不敢的!”

        “把他的东西扔下来!”高胜寒对着车里吼了一嗓子,背囊被叮哩咣当丢了下来,王星急忙捡起来,背上背囊问:“我们去哪儿?”高胜寒转身就走:“你很幸运,有机会接受第二次特种兵选拔——做好准备了吗?”王星啪地立正:“——时刻准备着!”

        “不要让我再失望了,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破例。”

        “是!”王星虽然有点不明白,但还是利索地敬礼。他知道,这个机会,他是不会再错过了。

        2

        边境作战区,热带丛林枝繁叶茂,一切都安静如常。一块标志着中国的界碑孤独地伫立在丛林深处。在山地高处,伪装网遮挡出一片指挥阵地。旁边,警卫排的战士们拉开枪栓一字排开。武警特战的前线指挥小组穿着武警特战迷彩服,正在紧张地工作。高胜寒眯缝着眼凑在炮兵观测镜前,武警上校也一脸认真地凑过去:“找到什么了?”

        “肉眼是看不见的,学得不错。”高胜寒说。

        上校笑笑:“能被飞狼夸奖,那还真不容易啊!”高胜寒也笑笑:“狙击小组在九点钟方向的高处,抓捕小组在十一点钟方向,那条小路附近的灌木丛,火力支援小组在十二点钟方向,那个山头的斜角。”高胜寒指了指左侧方向。上校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脸怀疑地问:“嗯?你看了我的作战计划?”

        “我从不干坏规矩的事儿。”高胜寒的声音很平淡。

        “那你怎么知道的?”上校没想通。

        “你忘了?你手下的骨干们,我培训过。”高胜寒笑得很贼。上校这才松了一口气:“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泄密了呢。”高胜寒又凑到观察镜前仔细地观察着,上校摸不着他的来路,探虚实似的问:“飞狼,你到底来干吗?”

        “上面怎么说的?”高胜寒眼抵着观测镜。

        “说你来观摩我们的这次行动。”

        “对,那就是来观摩的。”

        “门儿都没有!”高胜寒转头看他,上校加重语气又强调了一遍,“听懂了吗?门儿都没有!连窗户都没有!”

        “你说什么呢?”高胜寒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就是来挖墙脚的!”上校恨恨地看着他,牙齿咬得咯咯响。高胜寒也不生气,笑:“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解放军,武警,不都是一家人吗?咱俩谁跟谁啊?”上校不吃他那一套:“我已经说了啊,门儿都没有!”高胜寒笑笑:“我不挖你的人。”上校眼睛一亮,凑过去:“这可是你说的?”高胜寒狡黠地笑,一字一句地说:“对,我说的!我——不挖你的——人!”

        国界线附近,警犬黑龙隐藏在灌木丛中。黑龙是纯种的德国黑背犬,正当壮年,耳朵尖挺,背部的毛色黝黑泛着光亮,哧哧地吐着鲜红的大舌头。谢思潇脸上涂着迷彩,目光锐利,趴在黑龙的旁边,低声问:“狙击组,有什么发现?”远处,狙击手抱着一把黑洞洞的“高精狙”,观察手拿着观测仪报告:“没有什么异常。”

        “注意观察,根据情报,他们应该已经很近了。”谢思潇命令,黑龙蹲在丛林里跃跃欲试,谢思潇低吼:“黑龙,稳住。”黑龙听话地就地卧倒,呼哧呼哧地吐着大舌头。

        丛林里,远远地有人影在攒动,观察手低声报告:“他们来了!”谢思潇和特战队员们慢慢打开已经上膛的枪的保险,黑龙也卧低,弓起身,背部的毛刷地竖起,做好出击前的准备。

        指挥阵地上,高胜寒凑在炮兵观测仪前观察着。十几个贩毒武装马帮,正在朝国界线的方向慢慢走过来。特战队员们警惕地观察着四周,持枪静静等待。马帮还在继续前行,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当最后一个毒贩跨进中国境内时,谢思潇一声令下:“干——”十几名特战队员一跃而起,谢思潇持枪怒吼:“中国武警!停止抵抗!”马帮们大惊失色,纷纷持枪射击。马一受惊立刻在原地不停地嘶鸣,打转,领头的毒贩眼看情况不对,转身就要往山里逃,谢思潇一声高喊:“黑龙——”噌——黑龙吐着鲜红的舌头,嗖地蹿了出去,谢思潇连连射击,带着两个队员紧随黑龙追捕目标人物。

        山林深处,毒贩头子不停地往前狂奔,黑龙紧追其后。奔跑中,毒贩掏出手枪,瞄准了谢思潇,黑龙一个跳跃,猛冲上去,直接咬住了毒贩的手臂。不远处,谢思潇等人飞奔而来,谢思潇利索地打了个呼哨,黑龙咬着毒贩不撒嘴,拖着他从丛林深处走过来。

        谢思潇冷冷看着他,毒贩一脸痛苦:“我,我要打狂犬病疫苗……”谢思潇冷眼看他:“它可比你干净。黑龙——”黑龙松开嘴,吐着大红舌头,虎视眈眈地盯着地上的毒贩。谢思潇摘下头盔,潇洒地甩甩头,迷彩脸上露出少女般的笑容。

        指挥阵地,高胜寒笑笑,起身离开观测仪。上校防贼似的盯着他,高胜寒有些心虚地问:“干吗?”上校一脸警惕:“我知道你看上谁了。”

        “我不跟你说了吗,我不挖你的人!”

        “可你想挖我的狗!”上校怒吼。

        高胜寒讪讪地笑道:“聪明,那条狗——叫黑龙是吧?冠军犬,我看上了。”上校恨得牙痒痒:“你太鸡贼了,飞狼!你挖我的狗,训导员就得一起挖走!你真正想挖走的,是谢思潇!”

        “我可没这么说。”高胜寒一脸无赖。

        “你就是这么想的!”上校恨不得撕巴了他,“那是我的狗,那是我的人!一根狗毛你也别想带走!”高胜寒苦笑:“何必呢?老薛?”

        “一根狗毛——都没有!”上校气呼呼地说。高胜寒叹息一声,拿起电话拨出去,递给他:“你接吧,熟人。”上校狐疑地看他,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喂……是!总队长,我是薛必成!……是!我明白!我保证,要人给人,要狗给狗!是!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明白!再见!”上校挂了电话,怒视着高胜寒。

        “干吗这么看着我?”

        “你——”上校戳着手指头点他,“哪次不挖我的心头肉?!”高胜寒讪笑:“不都说了吗?解放军,武警,都是一家人嘛!”

        “你居然搞定我们总队长了?”

        “不是我搞定的,老薛,我没那么大能耐。”高胜寒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只是这一次非比往常,我确实需要这条狗——当然,也包括这个人。”

        “你们狼牙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组建狗狗突击队?”

        高胜寒笑笑:“我已经不在狼牙特战基地了。”上校一愣。高胜寒拍拍衣服,“以后你就知道了,我要和她谈话。”

        公路上,武警特战队员们押解着毒贩从山里走出来,谢思潇和黑龙跟在后面。她脸上还带着些许油彩,兴奋地跑到路边摘了一把野花,贪婪地闻闻,又拿起一朵,想插在自己头上。

        “挺好臭美的啊!没看出来,野小子还好这口!”

        谢思潇一愣,转身,高胜寒笑着看她。谢思潇有些意外:“啊?!飞狼教官!你怎么到这儿来了?”高胜寒走过去,两人默契地举手碰拳:“因为你啊!”谢思潇笑:“别逗了!飞狼教官,到底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高胜寒一脸认真:“真的是因为你。”

        “我?我怎么了?难道你们狼牙特战基地看上我了?我在武警特战可是带男兵的,你们那女子特战队,我可不去!”谢思潇把玩着手里的野花。

        “谁说去女子特战队了?”

        谢思潇一愣:“怎么?难道狼牙现在也有女干部当队长了?”高胜寒笑笑:“能不能当队长,那得看你以后的表现——不过,确实不是狼牙特战基地。”

        “那是哪儿?你现在还干兼职,帮别的基地挖人了?”

        高胜寒不说话,指了指天空。谢思潇抬头,一架武警的侦察直升机低空掠过。谢思潇不明白:“干吗?”

        “是陆军航空兵,飞虎突击旅。”

        谢思潇一愣:“你又开玩笑了吧?让我去当飞行员?!我都多大了我!”

        “pj,听说过吗?”

        “pj?pararescuejumper,空降救援战术突击队?负责战时坠毁飞机的飞行员搜索救援任务?”

        “对,你知道了吧?”

        “我知道了,你需要我和黑龙!”谢思潇低头看看黑龙,黑龙也看看她,“黑龙是难得的全能冠军犬!它也擅长搜救的!”高胜寒笑笑:“来不来?”谢思潇一脸兴奋:“来!太棒了!”说完带着黑龙跑了。

        “这疯丫头!”高胜寒看着谢思潇的背影,一阵苦笑。站在边上的上校老薛一脸惊讶:“怎么?!她是女的吗?”高胜寒一愣,转脸:“她不是女的吗?”老薛痛心疾首:“我们都认为,她其实是个男的!投错胎了!”高胜寒看着一脸不舍的老薛,笑了。

        3

        陆航旅机场,直升机群呼啸而过。许飞拎着头盔闷闷不乐,白鹏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又不是头一次,第八次了,你也该适应了。”“就是,屡败屡战嘛!要有耐心!”“起码你比我们几个强吧?好歹还能跟她试吧试吧!”队员们纷纷起哄。许飞瞥了一眼几人,闷头而去。两人愣了,白鹏叹了一口气:“唉!别猜了!你们不懂许飞的感受!”俩人一愣,看着白鹏:“什么意思?”白鹏压低声音:“他呀……不是因为输给顾意才郁闷,他是因为……”

        “聊什么呢?”正说着,顾意大步走了过来,三人一惊,忙回头讪笑着:“没,没聊什么!”顾意疑惑地一笑,大步走开。

        许飞走进休息室,一脸郁闷地把头盔咣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哭丧着脸踹开飞行服拉链,从内兜里掏出一张画着丘比特的小卡片。

        “我发过誓,当我击落你的时候,就向你表白。so,当你看到他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已经明白,我对你的爱。”许飞看着自己写在卡片背面的字,一脸哭腔,“丘比特!老丘!你怎么搞的嘛!我辛辛苦苦从希腊本土国外代购,把你买来,是让你保佑我的!我是让你保佑我击落顾意!不是让你保佑她击落我!我要你有什么用啊?”说着一把将丘比特扔进了垃圾桶,想了想,又弯腰捡了起来,擦干净,凝视着,忽然一脸恍然:“是装反了吧,箭头应该冲外!”许飞把画面冲外,比画了一下,释然道:“这就对了!”

        这时,顾意推门而入,许飞大惊,连忙把卡片扣在桌子上,用手掌盖住,讪笑着:“顾意。你没回宿舍?”顾意打量着许飞:“几点啊我就回宿舍?”许飞有些心虚:“哦……我给你倒杯水去!”说着快速把卡片往兜里塞,可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落在顾意面前。顾意惊讶地捡起来:“哟!丘比特!真可爱!谁送你的?卫生队的还是雷达站的?”许飞尴尬万分:“没有!我自己买的,当书签用,还给我吧。”

        “不可能!你一大老爷们儿,买这么卡通的玩意儿干什么?送我行不行?”

        “不行!”许飞一声大吼。顾意愣了一下:“嗯?”许飞的声音软下来,讪笑着:“真不行!”顾意不满地:“哼!我就说吧,这卡片肯定意义非凡,小气劲儿的!”说着将卡片递给他,许飞赶紧伸手接——晚了!顾意瞥见卡片背面的字,愣住了,许飞一脸尴尬地解释:“顾意,我……不是故意的。”

        “你死了这份儿心吧!”顾意把卡片甩给许飞,表情复杂地转身走了。

        “顾意!”许飞叫住她,“……是因为崔副参谋长吗?”

        顾意愣住,回身看着许飞:“你胡说什么呢?”

        “本来就是,整个飞虎旅,你只被他击落过。所以你喜欢他,对吗?你不接受我,只是因为我从来都是你的手下败将,对吗?”

        “许飞,你……胡说什么呢!”

        许飞亮着手里的卡片:“我真的没机会了吗?”

        顾意看着许飞,眼神有些慌乱:“你……你省省吧!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我没想谈恋爱呢!”说完跑了出去。许飞呆立在休息室里,一脸苦笑,失魂落魄地将卡片装进衣兜。

        4

        陆航旅卫生队,曾紫陌扬了扬手里的通知,一脸兴奋地对在座的男女官兵们说:“怎么样,年轻人?有想去试试的没有?”大家面面相觑,都不说话。只有李珊小心翼翼地说:“队长,我们还没想离开卫生队呢!”赵小丫也猛点头:“是啊是啊,队长对我那么好,我可真舍不得走!”

        “那意思就是说,你们都不想去呗?那行,我就这么上报了。”曾紫陌作势要走,几个女孩儿慌了。

        “队长!别呀!”赵小丫挽住曾紫陌的胳膊,“队长,您去不去?您要是去,我们就都去!”其他几个人也随声附和。曾紫陌苦笑:“得了,别拿你们队长寻开心了!我这一把年纪了,去了能干吗呀?”

        “队长,你可一点儿都不老!你才比我们大几岁呀?”“就是!咱们卫生队的女兵就你体能最好,我们可是都领教过的!你要是说自己老了,我们更没戏了!”

        曾紫陌笑:“得了得了,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你们就说吧,到底报不报名?”几个女孩儿面面相觑,异口同声:“报!”曾紫陌吓了一跳,随即不满地说:“哼!我算是明白了,合着你们几个刚才都是给我灌迷魂汤呢!”赵小丫嬉笑着:“嘿嘿,队长息怒。这俗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

        “什么意思?敢情我这卫生队是低处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赵小丫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是说,我是说……”

        “行了行了,你这小学员,人不大,心不小,我早看出来了!卫生队啊,留不住你,你在军医大学演讲比赛的题目不就是《当兵就要当能打仗的兵》吗?”赵小丫一脸惊讶:“啊?队长,您都知道啊?”

        “我怎么不知道?”曾紫陌笑脸盈盈,“毕业的时候志愿去狼牙特战基地,未遂,人家今年不要女干部!非要到一线作战部队,陆航旅算一线作战部队了吧?得,你还老大不乐意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队长,队长,我真不是那意思,我其实,我其实很喜欢卫生队的!尤其是队长您!”赵小丫嘴甜得像蜜一样。曾紫陌笑:“又给我灌迷魂汤!少来这套!想去就去呗,我又不拦着你!”赵小丫有些沮丧:“其实我没什么希望的,真的!”李珊赶紧点头:“对对对,其实,我们都没抱太大希望。我听说,这空降救援战术突击队的要求标准特别高!外军早就有了,成员全都是全能战士!精英中的精英!我们就是真去了,也不一定能选上!”赵小丫也点头:“我们就是想见识见识大场面,历练历练,潇洒走一回,不给自己的青春留遗憾。”

        “你们少来这套!”曾紫陌笑,“要我说,你们要么就别去,去就一定要选上!不争馒头还争口气呢!只要报了名,死也要死在霹雳火,可别哭哭啼啼闹着要回卫生队,咱们队可丢不起这人!”

        女孩儿们愣住了,赵小丫一脸崇拜:“队长,您这话太带劲了!要不是亲耳听见,我都不敢相信!这么强硬的话,会从您这么温柔贤淑的女人口里说出来!你真是巾帼女豪杰,现代花木兰啊!”曾紫陌莞尔一笑:“你个小丫头片子,不拍马屁能死啊?行了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想报名的写报名表去,散会!”女孩儿们欢欣鼓舞地起身。李珊目光一动,看着曾紫陌:“队长,能不能透露透露,霹雳火的队长是谁呀?我们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曾紫陌收起通知:“这我哪儿知道啊?”

        “哎呀班长,你就别问了!当霹雳火的突击队长,绝对不能是简单的人物!起码得懂得飞行,还得懂得特种作战,要求太高了,反正咱们旅,我想不出来谁能胜任!搞不好得空降一个!”郝玲玲一脸认真地猜测。赵小丫摇头:“我觉得没必要空降!我就觉得有一个人能胜任——崔副参谋长!”

        “可是他就会驾驶武装直升机呀!没听说他懂特战啊……”

        李珊连忙打住:“哎哎哎,别说了嘿!”赵小丫恍然大悟,捂住郝玲玲的嘴,跑了出去。曾紫陌愣愣地坐着,李珊走近小心地问:“队长,你没事吧?”曾紫陌挤出一丝笑容:“啊,没事,有什么事儿啊?去忙吧!”曾紫陌苦笑着,陷入了沉思。

        5

        飞虎旅机场,旗帜在飘舞,各种机型的战斗机不停地在起起降降。旅部门口,石磊和黄宝贵戳得笔直,在太阳下一动不动。蓝妞抱着一只可爱的玩具熊,摇摇晃晃地走过来,看看石磊,又看看黄宝贵,眨巴着眼睛。石磊和黄宝贵都目不斜视地站立着,戳得像两尊雕塑。

        “叔叔好,我叫蓝妞!”蓝妞笑脸盈盈地打招呼——两个人都不动。

        蓝妞诧异地看着两人,走到黄宝贵面前,歪着脑袋看他的肩膀:“叔叔,我认识你的军衔,下士!”黄宝贵一愣,蓝妞故作老成地摇摇头,“唉,在我爸爸的部队,下士可真少见。”黄宝贵又是一愣,讪讪地瞥了一眼蓝妞。

        旅部办公室,一片安静。高胜寒穿着常服,背手分腿跨立,站得笔直,马路、秦成、黄林和于瑞等几个教官也是依次跨立。王星站在一侧,边上是谢思潇,黑龙蹲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王星扭头瞥了一眼黑龙,又看看谢思潇冷冰冰的脸,笑笑。谢思潇冷脸地错开他的目光,不屑地瞟向别处。王星一愣。

        这时,大门推开,旅长王浩匆匆走了进来,高胜寒一声高喊:“立正!”——唰!所有人都立正,抬手敬礼:“旅长!”王浩还礼,笑着:“好久不见了!”高胜寒伸出手:“旅长,我回来了!”旅长笑:“当年逃出我的手掌心,你以为翻个跟斗云,就逃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了?”高胜寒也笑,随即侧头介绍:“旅长,这些是我带来的教员们。”

        “敬礼——”马路厉声吼道,队员们唰地抬手敬礼。王浩还礼,满意地点头:“精神抖擞,不错啊,这条军犬呢?”谢思潇啪地立正:“报告!旅长同志,它叫黑龙,是警犬。”

        “警犬?怎么,这个黑龙是你带来的?”

        “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利剑突击队,中尉谢思潇,向您报到!”

        王浩看高胜寒:“你挖来的?”高胜寒点头,笑:“是。”王浩打量着谢思潇一身绿色的武警制服:“欢迎,不过该换军装了吧?”高胜寒忙解释:“是,手续还没有办完。”王浩点头:“嗯,黑龙也可以换军装了。”黑龙吐着舌头,抬头坐下。王浩伸出手,黑龙举起爪子,王浩笑:“欢迎你,加入飞虎旅。”

        王浩起身看着王星,王星啪地敬礼:“旅长好。”

        “王星,是狼牙特战基地还没结业的学员,我特意带来继续训练的。”高胜寒介绍。

        “那看来他确实很出色了?你干脆带在身边了?哪个军校毕业的?”

        “报告,清华大学。”王星高声回答。王浩有点意外,谢思潇也是一愣。

        “学什么的?”王浩问他。

        “机械工程及自动化,我是国防生。”

        “不简单啊,清华的高才生!献身国防事业的有志青年,欢迎你!”王浩伸出手,王星不卑不亢地握手:“谢谢旅长!”王星的余光看见谢思潇在打量自己,一笑。谢思潇给他一个白眼,继续目视前方。

        旅长看着众人:“来到飞虎旅,都是一家人,客气的话我不多讲了。你们应该都了解,陆军航空兵部队组建敌后救援突击队的意义。飞狼是我的老部下,曾经是出色的飞行员,现在是出色的特战指挥官!我相信你们在他的带领下,一定可以交出满意的答卷,为陆航飞虎突击旅建设出一支出色的、合格的空降救援突击队!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所有人坚定地回答,几个人的声音也是地动山摇。旅长满意地点头:“好,你们去吧。飞狼,你留一下!”队员们陆续出门,旅长和高胜寒相对而坐。

        走廊外,谢思潇掏出一根火腿肠,黑龙迫不及待地吃了。谢思潇爱怜地抚摸着黑龙黑亮的背毛。王星上下打量着谢思潇,黑龙紧盯着他。谢思潇顺着黑龙的目光看过去:“你看个屁呀?”王星笑:“我看你好看!”谢思潇白了他一眼:“切,这还用得着你说?”

        “说你胖你就喘啊?”

        “我好看这不是事实吗?”

        “我没见过女人吗?”

        “这么好看的,你见过吗?”

        王星语塞,两人刚想斗嘴,马路一声低喝:“行了,这是在旅部机关楼!”两人只好住嘴,靠着墙根站好,但眼神里都是不服气。黑龙抬眼,茫然地左右看着这两人。

        办公室里,王浩看着高胜寒,忽然一笑。

        “您笑什么?”高胜寒问。王浩叹了一口气:“我是在感慨呀,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看见你又想起你刚来的时候!那时候还是飞虎团,想当年,你小子就跟吃错药了一样非走不可,我这个参谋长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也劝不住。结果可倒好,转来转去,你又回来了!”高胜寒点头:“是啊,我一直以为,再也不会回来了。”

        “世事难料啊!当年我就跟你说过,有些事,逃避是没有用的,应该勇敢地去面对。”

        高胜寒嗫嚅着:“她……他们俩还好吧?”

        “谁俩?”王浩明知故问。

        高胜寒苦笑:“旅长你这是调侃我,你明明知道的,那两口子。”

        “他们不是两口子了。”高胜寒一愣,王浩问他,“你没跟他们俩联系过吗?”

        “我……我怎么联系?我不想引起什么误会。”

        “你啊,真的是被爱情冲昏了头。”王浩说,“想过没有,你们其实还是军校的同学和部队的战友。情侣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会是短暂的,而同学和战友关系,则是一辈子的情谊。真幼稚,年轻的男女,谁和谁在一起,和你们的同学战友情有什么关系?”

        “是,旅长批评得对。”

        “你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三年了吗?”

        “不知道……”高胜寒摇头,“他们为什么离婚?”

        “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婚?归根结底还是不合适吧,”王浩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他们两个都是我出色的部下,我和政委都出面找他们谈过话,你们这些毛孩子啊,真的是永远长不大!说什么都没用,都不吭声,就是要离婚,我也不能下命令维持没有生命的婚姻吧。”

        高胜寒听着,心里不是个滋味。

        “你呢?听说你孩子都八岁了?”王浩问他。

        “是,我到特种部队以后,和单位的女侦察参谋何卫华结婚了,生了一个孩子。”

        “还不错,很幸福。你调回来,你老婆没有意见?”

        “她……去世四年了。”

        王浩一愣:“怎么回事?”

        “车祸,已经四年了。”

        王浩的脸色沉了下来:“孩子跟着你吗?”高胜寒点头:“对,是个女孩,叫蓝妞,八岁了……我现在一心想的都是工作,我会处理好这些关系的。”

        “这一点我相信你,你毕竟不是刚从航校毕业的毛头小伙子了。”

        “谢谢旅长……对于我来说,还是很难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能释怀?”

        高胜寒惨然一笑:“谈不上没有释怀,毕竟我要去面对的人,在我的心里曾经有过那么重要的位置。”王浩拍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你是一个内心足够强大的男人——你是出色的军人。漫长的人生,该翻篇的就得翻篇,向前看,路还长。”

        “谢谢旅长。”高胜寒站起身,抬手敬礼,转身出去了。王浩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6

        机关大楼门口,石磊和黄宝贵还肃立着。蓝妞百无聊赖地看着两人:“两位叔叔,我跟你们说了那么多,你们怎么不理我呀?你们笑一个我看看?”两人不说话,还是戳得笔直。

        “哼!我偏不信了!”蓝妞也开始犯倔,抱着玩具熊,一边跳舞唱歌一边对两人挤眉弄眼。黄宝贵和石磊使劲儿憋着笑,脸红脖子粗。

        曾紫陌带着李珊、赵小丫几人来到旅部办公门口,蓝妞正绕着两个穿着军服的士兵上蹿下跳,挤眉弄眼。曾紫陌看着蓝妞,有些愣住了。门口,蓝妞跳得有点儿累了,气呼呼地看着石磊和黄宝贵:“两位叔叔,我都快累死了,你们还不笑!唉……真没想到,这飞虎旅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这要是在我的老部队,大家早就给我鼓掌了!”石磊和黄宝贵对视了一眼,都憋着。蓝妞儿想了想,放下玩具熊,凑近黄宝贵:“下士叔叔,你要是再不理我,我可就要胳肢你了!”黄宝贵一听傻眼了。

        曾紫陌微笑着走向蓝妞,蓝妞正抱着黄宝贵的大腿,另一只小手使劲胳肢着黄宝贵。黄宝贵脸憋得通红,求救似的看着石磊,石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曾紫陌走过来,看着蓝妞,笑着:“小姑娘!阿姨想跟你说句话,好不好?”蓝妞停下,看着曾紫陌。黄宝贵这才松了一口气。蓝妞走到曾紫陌面前,歪着头:“少校阿姨,你认识我吗?”曾紫陌笑着摇头,蹲下:“哟,不简单啊!还认识军衔呢!少校阿姨特别好奇,你在做什么呀?”蓝妞不满地回头看着戳得笔直的两人:“这两个下士叔叔好奇怪,我一直在跟他们说话,还给他们唱歌跳舞,可是他们理都不理我!”曾紫陌释然地一笑:“那你想知道原因吗?”蓝妞认真地点头。

        “少校阿姨告诉你,这两位下士叔叔啊,他们是在站岗。叔叔在站岗的时候是有纪律的,他们是不能乱动和乱说话的,否则就是违反纪律。”

        “我知道啊!”蓝妞认真地点头,“我就在部队长大的,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做到压根儿不理我,哨兵的作风就是一个部队的作风!”

        “哟?看不出来,还是老兵了?你是谁家的丫头啊,怎么以前在旅里面没见过你啊?”

        “我新调来的!”

        曾紫陌笑:“哪个部门啊?”蓝妞想了想:“保密!”“保密?哟,岁数不大,保密意识还很强嘛!”“你是哪个部门的?”蓝妞问。

        “阿姨也保密!”曾紫陌笑。蓝妞不屑地转过头:“切,陆航突击旅的女少校,不是卫生队就是通信营!”曾紫陌一愣:“哟?还真挺懂行啊?”

        “那是,只有我妈妈,才是作战部队的女作战军官!”蓝妞一脸骄傲。

        “你妈妈?刚调来的吗?她叫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这个绝对要保密!”蓝妞贴到曾紫陌的耳朵边,“我妈妈去执行任务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曾紫陌的神色变得肃穆起来,怜爱地摸摸蓝妞的头:“那少校阿姨不问了。”蓝妞转身,对着石磊和黄宝贵,一脸真诚:“两位下士叔叔,我刚才在开玩笑,你们别生气!”说着啪的一声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曾紫陌看着蓝妞,笑:“不错嘛!敬礼还有模有样的嘛!”

        “那是,我爸爸教我的!”

        “你爸爸?那你爸爸就是刚调到飞虎旅的喽?”

        “对啊!我爸爸来了!”蓝妞忽然眼前一亮,挣脱曾紫陌跑了过去,蹦跳着扑到高胜寒怀里。曾紫陌愣了,慢慢站起身。高胜寒高兴地把蓝妞抱起来:“蓝妞!等着急了吧?”蓝妞搂着他:“还好吧!我正和一个阿姨聊天呢!”

        曾紫陌的笑容逐渐凝固在脸上,她呆呆地看着高胜寒,视线变得模糊起来。高胜寒抱着蓝妞一转头,也呆住了!——自从知道要回陆航旅,高胜寒设想过无数种两人见面的场景,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这一刻,仿佛时间在那一瞬间停止,两人就这样呆呆地对望着。

        蓝妞诧异地看着两人:“爸爸,您认识这个阿姨吗?”高胜寒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曾紫陌,没说话。曾紫陌也是彻底呆住了。谢思潇看出现场情况有些不对劲,走上前笑着说:“蓝妞,你在路上不是特别喜欢黑龙吗?走,跟姐姐玩儿去,姐姐让你看黑龙叼飞盘!”蓝妞感兴趣地点头,还是诧异地看看曾紫陌,又看看高胜寒,谢思潇忙牵着蓝妞的手走了。

        众人都走远了,曾紫陌呆呆地看着高胜寒,眼中隐隐有泪花在闪动,又急忙侧头擦去:“迷眼了。”高胜寒没说话,心里有些难过,看着曾紫陌欲言又止。曾紫陌擦去眼泪,高胜寒也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机场上,高胜寒和曾紫陌迈步慢慢走着。曾紫陌深吸一口气,平复着自己:“没想到,你又调回来了。”高胜寒点头:“是,我也没想到。”曾紫陌惨然一笑:“好像是轮回一样,我们毕业了,到这儿来报到,十年,我们又在这儿见面了。我老了吧?”高胜寒停下脚步:“怎么这么问?”

        “十年——整整十年过去了!曾经二十二岁的我也已经三十二了,真不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曾紫陌了。”

        “我也老了十岁。”高胜寒感叹了一声。曾紫陌苦笑:“男人是越老越吃香,不像我们女人啊!——你爱人也在特种部队?”

        “……蓝妞告诉你的?”高胜寒猜到了,曾紫陌点点头,问:“你爱人去执行任务了?”高胜寒想了想,抬头看天。曾紫陌忙说:“我不是想打听军事机密。”高胜寒摇头:“这不是什么军事机密,只是蓝妞自己不知道。”曾紫陌不明白,“——她去世了。车祸,四年了。”曾紫陌一愣,呆住了。

        “四年,我一直瞒着女儿,不想告诉她。”

        “为什么?这是瞒不住的。”

        “我希望她再长大一点,再告诉她。”

        “四年了,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个视频——现在可是网络时代,你是怎么做到的?”曾紫陌急问。

        “她也是特种部队的作战干部,蓝妞相信了这个骗局。”高胜寒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

        “你欺骗她是不对的,你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告诉她的。”

        高胜寒一脸痛苦:“我知道,但是我张不开嘴。每次我想告诉她的时候,看见她的眼睛和笑脸,我怎么也张不开嘴,我只能拖一天是一天。让她再长长吧,我也只能拖到再也拖不下去的那天。”

        “你这自欺欺人的老毛病啊!……”

        “自欺欺人?”

        “不是你的老毛病吗?”高胜寒一时语塞,曾紫陌苦笑,“你总是自欺欺人,以为所有的痛苦只需要你一个人去扛,却没有想到,因为你的这种自欺欺人,所有的人都跟着深陷痛苦!你以为只要你去牺牲,所有人都会得到快乐,却根本想不到,结果恰恰是完全相反的!”高胜寒不说话,看着远方。曾紫陌看着他:“你是一个懦夫!”高胜寒闭上眼,眼泪溢出来:“我承认,我是懦夫,我缺乏勇气。”曾紫陌的眼神变得深情,看着他,缓缓道:“十年了,我一直都想要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

        “为什么你那时候不要我,要离开?”高胜寒不说话,曾紫陌望着他,“——我想知道答案!”高胜寒看着远方,曾紫陌更咽着:“沉默不是答案,我需要答案!”

        “没有答案,我也知道我错了。”高胜寒看向远方,“我已经无法弥补这个错误,人生当中最痛苦的莫过于此。”

        “我不需要什么弥补,我只想听到你说——你错了!”高胜寒无语,曾紫陌笑得很凄然,“你知道我一直都不快乐吗?”

        “我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你和华盾会成为真正的夫妻。但我现在才知道,根本不可能……”

        “你知道我和他离婚了吗?”

        高胜寒点头:“刚才旅长告诉我了。”

        “意外吗?”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曾紫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他:“这就是十年前,你想看见的结果?”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不会那样选择。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曾紫陌擦去眼泪:“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十年,我等这句话等了十年!少女变成了离异的少妇,十年的青春就这么失去了——我活在深深的痛苦当中,他也是!你也是!就因为你的懦弱,你的优柔寡断,三个那么好的兄弟,就这样——痛苦了十年!现在,你没有别的什么跟我说的吗?”曾紫陌看着高胜寒的眼,高胜寒抬头,看着她,两人的目光交会之际,许多往事都过去了。曾紫陌期待地看着他,高胜寒鼓足勇气,刚想说话,那边,崔华盾和顾意在武直-10前跳下车。

        崔华盾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也看着他。

        崔华盾把头盔交给顾意,大步走过来,曾紫陌有些纳闷儿,转脸愣住了。崔华盾笑着走过来,两人拥抱在一起:“你来报到了?”高胜寒点头:“对,刚到,恰巧碰到紫陌!”

        “你早就知道他要调回来?”曾紫陌问。

        “对,我刚才想跟你说这件事的,没找到机会。”崔华盾掩饰地说道。曾紫陌苦笑:“不用说了,我现在已经知道了。霹雳火,高胜寒确实是最合适的教官和队长。”

        “霹雳火不能跑步到敌后,我还需要一个专门配合霹雳火行动的特种航空队。”

        “你听旅长说的,还是自己猜的?”崔华盾问。

        “我猜的,我想……特种航空队的队长就是你。”

        “对,没错,代号战虎——你组建队伍,我也要组建队伍。战虎的任务是进行特种作战航空任务,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配合和支援霹雳火空降救援战术突击队,承担运输和火力支援任务。到时候,你可得找我喊救命了!”

        “我不会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高胜寒说,两人相视而笑。

        “看来我现在是多余的了,我走了。”曾紫陌转身就走,崔华盾叫她,曾紫陌头也不回,捂住嘴不哭出声,眼泪却唰唰地往下流。

        两个男人就这样面对面,突然变得很沉默。崔华盾看他:“不想问问,我和她为什么离婚吗?”

        “这是你们俩的私生活,我不能多问。”

        “和你有关系。”

        “我没有联系过她,一次都没有。”

        “我相信你没有,只是她的心里一直有你,她没办法欺骗自己。”高胜寒不说话,崔华盾透出一丝苦笑,“——她爱你。”

        高胜寒还是不说话,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崔华盾看向远方:“不要在我面前伪装平静,我知道你的心中已经风起云涌。”

        “十年过去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心里还有她呢?”

        “因为你是高胜寒,换了第二个男人,我不敢确定。但你不一样,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

        “人是会变的。”

        “高胜寒不会变,崔华盾也不会变——她也不会变。”

        高胜寒收回目光:“我是回来组建陆航突击旅的第一支地面特战分队的,不是来谈感情的,我现在真的不想谈这方面的事。”

        “你回来了,我和她已经离婚,不要再错过了。我不想她不幸福,当我发现,我没办法让她幸福的时候,就放弃了所有的努力。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现在没有什么障碍在你和她之间。”

        “现在我的心里只有工作。”

        “那是你的事,我只是告诉你现实——不要忘记,她爱你。”崔华盾笑笑,转身走了。

        留下孤独的高胜寒,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面对这个局面,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十年了,一切的平静似乎都在慢慢被打破。崔华盾走向武装直升机,接过顾意递过来的头盔,迈步上了武直-10。高胜寒孤独地站在空无一人的机场,看着武直-10从头上低空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