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三章

        1

        航校学员宿舍,崔华盾拿着笔,对着写了一半的信纸一筹莫展,他扭头看着躺在床上看书的高胜寒:“胜寒!”

        “干吗?”

        “过来帮我看看,这措辞合适不合适啊?”高胜寒放下书,起身,拿起没写完的信,崔华盾忐忑地问:“紫陌看了,不会觉得太俗吧?你知道,她不是个俗女孩儿,我担心……”高胜寒抢过他的笔:“我来吧!”高胜寒坐下,开始奋笔疾书。崔华盾感激地看着。

        很快,高胜寒把写好的信递给崔华盾。崔华盾看着,面露喜色:“胜寒,真别说,你这文笔……是比我强多了。”高胜寒一脸得意:“知道差距就好。”

        “你也就是情书写得比我好!别的我真不服你!”

        “我理解,谁让我比你滥情呢!我经验丰富!”说罢,高胜寒把笔塞给崔华盾,“抄一遍,我帮你送去!”崔华盾兴奋地点头,坐下开始认真地抄写情书。他没有注意到,背后高胜寒复杂的表情。

        夜晚,女生楼门口灯光闪烁。曾紫陌披着外衣匆匆跑出来,兴高采烈地问:“胜寒,你找我?”高胜寒笑,把一盒精心包装的巧克力递给曾紫陌:“送你的!”曾紫陌一脸惊讶,羞涩地接过来:“买这个干吗……挺贵的。”高胜寒一笑:“那就省着点儿吃,走了!”

        曾紫陌没喊住他,低头看着巧克力,一脸的甜蜜。她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拿出装在里面的一封信,羞涩地打开,愣住了——在信纸的最下方,赫然写着“崔华盾”,曾紫陌怅然若失地望着高胜寒消失的方向。除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其他的,什么都听不见。

        ……

        停机坪上,曾紫陌望着高胜寒,泪如泉涌。高胜寒也是心情复杂,他忍住眼泪,艰难地迈步走开了。曾紫陌痛哭着,浑身颤抖地捂着自己的嘴,她痛苦地摇着头。自从十年前高胜寒离开以后,她以为她的眼泪已经干了,不再惧怕分离,但她没想到,她是如此地惧怕重逢!十年,她用她的青春守护着他,死心塌地。

        2

        “哐”一声,王星背着背囊推门而入,马路和秦成、黄林听到声音都停下了。王星看到旁边的一个空铺位,径直走了过去,正弯腰解开行李包铺床,忽然感觉不太对,一扭头,看见屋里几个人都瞪眼看他。王星停手,扭头看着几人:“有什么问题吗?”秦成看着王星的一堆行李:“你倒是真不客气啊!”于瑞一抬下巴问:“进门的时候没看门牌吗?这是教官宿舍。不是说跟教官们一起来到这儿你就也是教官了。你只不过是比其他学员早报到了那么一会儿而已。”王星有点儿尴尬,很没面子地看着几人。马路出来打圆场:“出门左转,学员宿舍在那边儿。”秦成笑得不行:“快去吧!你来得早,选个离厕所近的位置比较好,起码起夜的时候省事儿。”王星咬牙,赌气地把自己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塞回背囊,抱着被褥和拎包出门了。几个教官相视哈哈大笑。

        宿舍楼道里,王星抱着一大堆东西气呼呼地往前冲,突然,黑龙从旁边蹿出来,王星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黑龙蹲在宿舍门口,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冲王星龇着牙。王星咽了口口水,戒备地往后退,瞪着黑龙低吼:“让开!我现在心情不好!别找事儿!”黑龙龇着牙,步步逼近。王星下意识地往后退,壮着胆说:“好狗不挡道!我不是怕你!我是不跟狗一般见识!你别逼我!”黑龙发出一阵低吼,王星大惊,捡起地上的被子挡在身前,看着宿舍门大喊:“这谁的狗?没人管了?!”

        这时,宿舍门打开,谢思潇穿着一身迷彩服走了出来,王星瞪着眼大喊:“你看什么看?快把你的狗叫回去呀!”谢思潇不高兴地说:“我警告你啊,不许再说黑龙是狗!”王星看看黑龙,又看看她:“这不就是条狗嘛!”谢思潇指着他:“你再说一次黑龙是狗!”王星嘴硬:“这明明就是条狗嘛,难道还真的是别的动物?”谢思潇大怒,一腿飞来,王星急忙躲开,黑龙吐着鲜红的舌头作势要扑过去,王星有些心虚地说:“别别别,不……不带放狗的!”

        “黑龙,没你事儿!”谢思潇命令,黑龙低呜了两声,站住了。谢思潇转过头,迅速出腿,靴子带着风直冲王星的面门,王星双手一挡,急忙架住她的腿:“我说,你再这样我还手了!平白无故,干吗打架?!”

        “你向黑龙道歉!”谢思潇怒气冲冲,王星笑:“别闹了,我又没惹它,凭什么道歉?”谢思潇怒吼:“黑龙不是狗!它是我的孩子!”王星一愣:“咋?物种变异了?”

        “你找打!”谢思潇连续出腿,左右开弓,王星格手挡住,正扬扬得意,谢思潇突然一巴掌上去,王星有些急眼了:“再打我还手了!”谢思潇不管,又打。王星后退,两人拉开格斗架势,一时不分上下。黑龙蹲在旁边吐着舌头干着急,不敢动。这时,马路和几个教官听见声音跑出来,都看呆了。黄林站在边上看得起劲儿,嘿嘿笑:“没想到女人和男人打架,瞧着热闹多了!”于瑞也笑:“那是,比爷们儿打架好看!”眼看两人打急眼了,马路一声怒吼:“住手——”

        两人都停住了,摆着格斗架势,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马路脸一拉:“没德行了?赶紧该干吗干吗去!”谢思潇收起拳头,冷笑:“这次先放过你!”王星嗤之以鼻:“还不知道谁放过谁呢!”谢思潇冷冷地看着他的背影:“你等着!”

        王星跑进学员宿舍,推门而入,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上下大通铺。王星有些凄然,撇撇嘴走过去,把自己的东西扔在铺板上,整个人仰躺在上面,愣愣地盯着上铺的床板。王星想了想,掏出手机拨过去。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王星烦闷地放下手机,把整个头蒙在被子里。

        3

        旅长办公室,曾紫陌静静地看着王浩。王浩翻着文件,忽然愣住了,他抬头看着曾紫陌,一脸的不相信:“你也要去?”曾紫陌的眼神里藏着坚定,点头:“是的!”

        “曾紫陌,你可不年轻了,”王浩笑着说,“霹雳火空降救援突击队虽然带‘救援’俩字,但却是货真价实的特战分队!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曾紫陌点头,目不斜视:“旅长,我是认真的。”

        “你见过高胜寒了?”王浩问。曾紫陌咬牙点头,王浩轻叹了一声:“我想知道,你不是因为感情的冲动。”曾紫陌苦笑:“和他有什么关系?您是看着我一步一步成为卫生队队长的,不管是抗震救灾还是训练演习,我有一次含糊过吗?”

        “你的表现,全旅上下乃至整个集团军都知道。”

        “当兵就要当能打仗的兵,我希望可以成为解放军第一支空降救援突击队的一员!请旅长批准!”曾紫陌抬头挺胸。王浩注视着她:“最后能不能真的成为霹雳火,那真的不是我说了算的,我批准了有什么意义?”曾紫陌一笑:“旅长,我会努力通过选拔的!”王浩看着曾紫陌坚毅的脸:“好吧,我签字。你集训期间,队长由副队长先代理。”

        “是!”曾紫陌啪地敬礼,感激地看着王浩。

        4

        陆航院的走廊上,黄宝贵发愁地看着一脸闷闷不乐的石磊:“石头,魔怔了?我发现你小子有点儿好高骛远,太浮躁了!我必须得跟你谈谈了!你……”石磊打断他:“黄宝贵,俺先跟你谈谈吧!”黄宝贵愣住了:“你跟我谈?谈什么?”石磊拽着黄宝贵坐下,表情严肃:“谈俺为什么想当特种兵!”黄宝贵纳闷儿:“你还真没跟我说过。”石磊看向远方,有些伤感:“俺家比不了你们家,俺家是山区的。”黄宝贵点头:“这个我知道。”

        “在俺们那个小山村里,男人除了种地、放羊,就只有去矿上打工,没有别的出路。俺从小就放羊,可是俺不想一辈子放羊。俺就求着俺爹,让俺读书吧,俺要考大学。俺爹也没说啥,拼了命地供俺上学,一直到高中毕业,第一回考大学,俺没考上,第二年再考,俺又没考上。俺爹跟俺说:磊娃子,别考了,你不是那块料啊。俺不服。俺爹哭着说:人家别家的孩子像你这么大的,早就出去打工了,好几个都把媳妇带回来了!可是你呢?你都20了,啥事儿也没干成。”黄宝贵吃惊地看着石磊。石磊抹了一把眼泪,“可是俺还是不甘心!不考大学了,俺也不想去种地打工,俺就去找村长,找支书,求着他们给俺报上名,俺要去参军。你知道吗?在俺们那个小山村儿里,和平年代以后从来就没出过一个解放军!”石磊说完,含着眼泪笑了,“俺这回可真争气了!俺被部队选上了!宝贵,你是不知道啊!接到武装部通知那天,俺爹就跟疯了似的,把俺们家的鸡、鸭、兔子,能杀的全杀了!把攒着给俺娶媳妇的钱全拿出来了,请全村的人到俺家吃席、喝酒!那天俺爹真是喝多了!先是哭,后来笑,再后来又哭!俺爹当着全村人的面儿哭着喊:‘俺们老石家祖上积德了!俺的儿子,磊娃子他当上人民解放军了!从此以后,俺们磊娃子吃公粮了!他给俺争了脸了!俺这张老脸有光了!’”

        黄宝贵静静听着。

        “入伍那天,全村儿人把俺送到了村口,俺爹带着俺妹,一直把俺送到了县城。上火车的时候,俺爹拍着俺的肩膀对俺说:‘磊娃子!你到部队一定要好好干!你千万不能回来!你得在部队干一辈子!你在部队干一天,爹这张老脸就光彩一天!俺在村里就能抬着头走道!’”石磊擦了一把眼泪,苦笑着看着黄宝贵,“宝贵,俺再告诉你一件事儿。听俺妹说,俺爹专门跑了一趟县城,把俺晋升下士的照片,放大了好几倍,用相框裱好,挂在俺家屋子的正面墙上了!不管谁来,他先让人家看俺的照片,那叫一个得意呀!有时候,大半夜的,他睡不着觉,就搬个凳子,拎着半瓶酒,坐在俺的照片对面,一边喝酒一边笑,他说:‘俺有个争气的儿子啊,他这身儿军装,就是俺的脸皮呀!’可是现在呢?俺就要脱了这身军装了,脱了军装,就是脱了俺爹的脸皮……”

        黄宝贵的眼泪也下来了,转过头,轻轻抹掉。突然,黄宝贵起身一把拽起石磊,石磊一惊:“宝贵,你干啥?”

        “报名去!”黄宝贵一脸认真地说,“石磊,我不但支持你报名,我也和你一块儿去报名!要走一起走,要留下,咱俩就一起留下!兄弟陪你到底!”石磊眼泪汪汪:“宝贵,你这是何苦啊。你跟俺不一样,你爹的事业还指着你去继承呢!”黄宝贵拽着石磊:“我爹身子骨好着呢,他的事业不着急继承,还是你爹的心愿重要!”石磊有些感动:“宝贵!你真是俺的好兄弟!其实俺这两天纠结,也包括你的事儿,俺真舍不得和你分开。”

        “离开我你也干不成事儿。”黄宝贵说。石磊一愣:“这话啥意思?”黄宝贵瞪着石磊:“我说错了吗?这几年,你拼死拼活地训练,还不都是我陪着你呀?我要不是因为给你当陪练,我不早走了?”石磊咧嘴笑了,黄宝贵也笑。

        5

        机场,崔华盾正大步走着,身后有人叫他,崔华盾一回头,看见许飞大步跑过来。崔华盾没好气地问:“干吗,呆鸟,有事儿?”许飞喘着粗气拿出报告递给他:“有事!”崔华盾看了一眼,一愣:“你干吗?神经了?”许飞看他:“我这想去霹雳火空降救援队,怎么就神经了呢?”崔华盾把报告塞回给他:“可你是飞行员啊?”

        “没说飞行员不能报名吧?”

        崔华盾一愣:“是没说,但是谁也没想到飞行员会报名啊?”

        许飞咧嘴一笑:“我这不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吗?”

        “搞什么?你已经是直-10飞行员了,培养你花了多大代价,怎么想起来改行了?”

        “年轻嘛,总得换个活法,再说我也没离开飞虎旅啊?”许飞呵呵笑。

        “你知道这会耽误你的发展吗?你是全旅最优秀的青年飞行员之一,前途是不可限量的。”崔华盾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也就这样了,连个女人都打不过。”

        崔华盾笑:“你打不过就好好练呗!这就气馁了?”许飞想想:“我已经想好了,老在天上飞,飞腻歪了。我想试试地面的感觉了。”崔华盾皱眉:“奇怪,你一定有什么话没告诉我。”许飞一个立正:“副参谋长,我真的是这样想的。我想去特战分队试试!”

        “我们马上也要成立特种航空队了,你不想参加吗?”

        “特种航空队?”

        “是啊,特种航空队,代号战虎。”崔华盾说,“战虎特种航空队,将进行陆航特种作战的研讨——你不觉得,你更应该参加这支特战分队吗?”许飞眨巴眨巴眼,崔华盾继续:“通知你去开会了吧?”许飞傻愣地点点头,崔华盾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儿上:“就是组建战虎特种航空队的动员会——你也在队员名单里面。这可是解放军陆航的第一支航空特战分队!”

        “顾意也在吧?”

        “当然啊,她的优秀你又不是不知道——”崔华盾突然反应过来,“你不会就为了躲开她?”许飞挠挠头:“也不是躲。副参谋长,有些事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我真的需要换个活法。我希望您能批准。”崔华盾想想:“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就签字吧——对了,战虎特种航空队会一直给你留个位置,我给你回头的机会。”许飞笑了:“谢谢副参谋长,但是我是不会回头的。我自己选的路,我会走到底!”崔华盾苦笑:“年轻人,眼光放长远点,被感情左右自己的命运,是最愚蠢的行为。”

        “我记住你的话了!再见,副参谋长!”许飞抬手敬礼,转身走了。崔华盾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6

        两架武直-10威武地停在机库前,三十名飞行员穿着连体服,背手跨立。顾意瞟了一眼旁边的空位置,有些奇怪。白鹏低声说:“别看了,他不会来了,去参加霹雳火了。”顾意一愣。这时,崔华盾大跨步走了进来,白鹏高喊:“立正——”队员们唰地立正,动作整齐划一。崔华盾挥手,全体队员背手跨立。

        “同志们——”崔华盾声如洪钟,“今天,站在这里的飞行员同志们,一定会觉得多少有些奇怪。你们不是一个飞行大队的,也不是飞一个机型的,武装直升机,侦察直升机,运输直升机,你们擅长的不是一个领域。为什么把你们召集起来?站在这儿,我要对你们说什么?”

        飞行员们静静地注视着他。

        “你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年轻!年轻,是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年轻,是一种无所畏惧的信仰!因为年轻,你们不畏惧任何危险,不推卸任何责任!你们和我一样,都毕业于陆军航空兵学院,我很清楚在你们这个年龄,心里会想什么。你们渴望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崔华盾的话让飞行员们目光炯炯。

        “我把你们叫到这儿来,是想告诉你们——你们,将开创中国陆军的历史!开创中国陆军航空兵的历史!”崔华盾顿了一下,“根据上级指示,我们飞虎旅将组建两支特战分队!有一支特战分队,你们已经知道了,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是专门在敌后营救失事飞行员的!还有一支特战分队,就是我召集你们到这儿来的目的——战虎特种航空队。”

        “这就是我召集你们到这儿来的目的。你们——飞虎旅最年轻、最有活力的飞行员们,将组成中国陆军航空兵第一支航空特战分队——战虎特种航空队!战虎特种航空队,将要承担起中国陆军航空兵的特种飞行战术试验研究任务,不仅要配合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执行敌后营救和作战任务,也要独立承担特种飞行战术行动!你们都看过许多外军特种航空部队的战例资料,你们也都跟我提起过,为什么我们不组建这样的特种航空部队?今天,机会来了!机会就摆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怒吼。

        崔华盾的目光扫过这些年轻的脸庞:“你们都是优秀的飞行员,都很清楚,特种航空战术要比寻常的航空战术危险太多!超低空突入、贴地面飞行、无线电静默飞行等,充满了危险和挑战!只有最勇敢的陆航飞行员,才能留在战虎特种航空队!回答我,你们是最优秀的吗?”

        “是!”队员们再次高声怒吼。

        “如果你们不是最优秀的,我早把你们踢给‘霹雳火’了!”队员们一阵哄笑,崔华盾收起笑容,“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战虎特种航空队的队员了!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也有一个坏消息——旅党委决定,由我兼任战虎特种航空队的队长!你们都了解我,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噩梦!”队员们都不敢吭声。顾意突然笑了:“怎么是噩梦呢?太好了!太开心了!”崔华盾一时语塞,顾意笑得更开心。崔华盾错开她的眼:“好了,大家回去收拾一下,到战虎航空队的宿舍楼报到,下午我们就开始训练!解散!”崔华盾转身摆手,队员们轰的一声立刻做鸟兽散。

        7

        下午,陆航旅机场,崔华盾正仰头观察着空中的机群训练。顾意驾驶着武直-10超低空掠过,崔华盾点头,对着耳麦轻语:“很好,寒号鸟,还可以再低一点儿!”顾意戴着耳机一笑:“收到。猎鹰,我们再来一次!”

        这时,一身迷彩装备的高胜寒开着越野车急驰而至,停下,右手一撑,跳下车。崔华盾笑着看他:“要开始了?”高胜寒看看他右臂上的战虎特种航空队臂章:“你可比我早开始啊!”崔华盾笑:“笨鸟先飞嘛!你们霹雳火,离开我们飞行的战虎,还不是没翅膀的老鹰吗?”高胜寒说:“到时候可别光管送我,不管接我啊?”崔华盾点头:“那是肯定的!我管送不管接!”高胜寒笑:“那我就一颗‘40火’把你先打下来!”两人开怀大笑。高胜寒拍拍他的肩膀:“我的人应该集合了,我去了!”说完跳上越野车,一踩油门开走了。

        8

        机场上,一百多名新训学员穿着各式各样的迷彩服,肩上扛着大小军衔站着。角落里,许飞穿着飞行员的连体服,眼巴巴地望着半空中穿梭来往的机群。石磊有些忐忑地看看其他学员,捅了捅漫不经心的黄宝贵:“宝贵!俺有点儿紧张……”黄宝贵拍拍他:“正常,你啥时候不紧张啊?放心吧,有我罩着你呢!”石磊感激地看他:“宝贵,你真好!”黄宝贵瞪他,左右看看,低声说:“石磊,你能不能别老说这句话呀?你最近说这句话的频率越来越多!”石磊一脸真诚:“俺是真心实意的,俺发自肺腑觉得你好!”黄宝贵一惊,张大嘴:“哎呀……石磊,我问你个问题。你……那方面的取向,没发生改变吧?”石磊愣住,大喊:“宝贵!你说啥呢?俺是直——”周围的人都看他俩,黄宝贵死死地捂住石磊的嘴:“懂了!懂了!”

        在两人前面,一直站得笔直的王星皱着眉扭头,看着二人,一脸鄙夷。黄宝贵发现了王星的眼神,不服气地问:“你看什么?”王星转过身,两人对视着:“碍着你事儿了吗?”石磊赶紧拽黄宝贵:“宝贵!算了吧!”王星桀骜地瞥了一眼黄宝贵,转回身,黄宝贵不服气地瞪了王星一眼。人群里,只有许飞穿着一身连体飞行服,在人堆里显得很扎眼。

        后面,赵小丫一脸惊讶地死死盯着许飞,李珊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你看什么呢?”赵小丫低声说:“那个飞行员,是我表姐……高中时的男朋友。”李珊白了她一眼:“嗨!昔日的小姐夫啊,那他认识你吗?”赵小丫目光有些幽怨:“只在小时候的暑假里见过几次,后来听说他考上飞行员了,我还以为在空军呢!没想到我又在这儿遇到他了!”

        “你……你喜欢你表姐的男朋友?!”李珊张大嘴问。

        “前男友!他们早就分了,那时候都是小孩儿懂什么啊?我表姐现在都结婚有孩子了!”

        许飞看着半空中的武直-10,闷闷不乐。赵小丫羞涩地走过去:“嘿!”许飞心情不是很好,回过头冷冰冰地问:“干吗?”赵小丫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脸红扑扑的:“你还记得我吗?”许飞面无表情:“你谁啊?我认识你吗?”赵小丫一愣,也不生气:“我是赵小丫啊!你不记得了?张如云呢?”许飞眨巴眨巴眼:“……记得啊。”赵小丫开心地笑:“六年前,你还在上高中,你有一天去张如云家玩,我见过你!”许飞想了想,又仔细地打量着赵小丫。赵小丫勇敢地看着他,许飞突然哈哈大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梳俩辫子,跟安哥拉长毛兔似的,流鼻涕的小丫头!哈哈哈哈,都长这么大了?辫子也没了,还拿袖子撸鼻涕不?”赵小丫彻底愣住了,站在后面的李珊和郝玲玲一下子喷了,赵小丫气不打一处来:“那都是我小时候了!我现在都二十一了!”许飞笑得喘不过气来:“怎么现在长这样了?真不如小时候水灵!”赵小丫气得快哭了!

        这时,曾紫陌穿着一身干练的作训服大步走来:“干什么呢,这么热闹?”许飞一看她的军衔,急忙立正:“报告!飞行四大队飞行员,许飞上尉!”曾紫陌看了他一眼:“稍息吧,没见过我吗?”许飞高喊:“见过!您是卫生队队长!”曾紫陌看看许飞,又看看赵小丫:“你们认识?”

        “认识!”“不认识!”

        两人同声异口,脱口而出,愣愣地看着对方。

        曾紫陌也纳闷儿地看着他俩。这时,高胜寒驾着越野车卷着尘土疾驰而至,曾紫陌赶紧命令队员们快速列队。

        高胜寒穿着特种部队的作战迷彩服,他看到队列里的曾紫陌,不由得一愣。曾紫陌盯着前方,目不斜视。高胜寒错过她,又看见一身扎眼的飞行服,皱了皱眉头。许飞错开眼,抬头看天。王星站在队列里面,一脸的不服气。

        高胜寒穿着作战军靴,背手笑着看着学员们:“很高兴看见你们站在我的面前,准备接受最严格的训练。我叫高胜寒,代号飞狼,是这次集训的总教官。你们有121人报名参加霹雳火特战集训,而这其中只有不到20人可以胜出,成为未来的霹雳火空降救援队的精英战士。而要成为霹雳火的精英战士,首先就要成为中国陆军合格的突击队员!你们知道——什么是突击队员吗?”

        学员们都不吭声,看着他。

        “你曾经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要从缺氧极寒的万米高空,负重65公斤,从机舱一跃而出,自由坠体,一直到距离地面150米,甚至更低才开伞吗?在突击队员的受训当中,第一阶段就要五次,而且其中一次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进行的,这五次都是全副武装,携带实弹,包括身上的手雷,都是真的。

        “你曾经想过自己,在24小时之内背负50公斤长途跋涉90公里,其中有20公里是极限山地攀登吗?

        “你曾经想过自己,可以熟练操控22种枪支和火炮,可以熟练驾驶各种坦克装甲车辆吗?

        “你曾经想过自己,要潜入极寒冰冷的深海,在无线电静默当中,穿越密布水雷和反蛙人海豚的水下封锁,去完成九死一生的炸毁敌人航母任务吗?想一想,不要说实战,就是在训练当中,一旦你不能按时离开,爆炸的水下冲击波,足够让你五脏六腑都震裂,你会像个破损的皮球一样浮出水面。”

        高胜寒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恢复了一贯的冷峻。

        “我刚才说的,都只是突击队的日常训练。赤手空拳格杀持枪敌人,来无影去无踪穿过敌人防线,千米之外取敌酋首级,是突击队员的日常工作;突击队员要深入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戈壁雪原,有些森林阳光万年都照射不到,那些即便是兰博想起来都要心惊胆战的险境,就是突击队员的家。在那些地方,随时取人性命的毒蛇猛兽,就是突击队员的盘中餐,你当然要吃掉它,否则它就吃掉你。很多特殊的关键时刻,只要一个突击队员,就可以扭转整个战局,甚至挽救国家的命运!”高胜寒冷冷地注视着眼前这一百多名队员,“中国陆军的突击队员是真正万里挑一的勇士!平均在一万个申请者当中,只有一个有资格到我这来接受基础训练,只有一个!这不是结束,仅仅是一个开始!还需要军队多年的培养,才可以成就一个真正的突击队员!”

        学员们都屏住呼吸,盯着前方。

        “而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又有着特殊的职能和使命!不仅突击,还要救援!当战争爆发,我们的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或者直升机在敌后被击落的时候,我们就要出动,给幸存的飞行员带来回家的希望;当地震、洪水等各种灾难在城市、乡村肆虐,我们就要出动,去履行人民子弟兵的光荣使命;当我们的同胞因为战争或者暴乱,被搁置在海外,我们就要出动,与兄弟部队一道,带同胞安全回家!不管地面有什么危险,是枪林弹雨,还是山崩地裂,我们都要跳下去,带我们的人安全回家!我不管你们是谁,你到这儿的目的是什么,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未来,我只关心一件事!就是将来有上面提到的各种遇难者需要你去救援,如果让我感觉到你无法帮助他们,我就会让你离开,明白吗?!”

        “明白!”学员们立正怒吼。

        “记住我的这句话——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夕阳的余晖映着高胜寒刚毅的脸,“霹雳火空降救援队,是在中国陆军航空兵从传统的后勤保障,向机动作战、立体攻防这一战略转型过程中应运而生的一支特殊作用的特战分队!在战争当中,我们的飞行员驾驶战机翱翔长空,他们随时面临敌人的攻击,在战机被击中坠毁之后,我们的飞行员需要有一支专业的特种部队,对他们进行及时的、专业的救援,我们的飞行员可能被包围,可能受重伤,我们要把他们带回来,并且可以进行及时的战地救助!在非战争时期,当地震、山火和洪水等自然灾害发生时,灾区的重要军事和民用设施,大批遭受灾难威胁的人民群众,需要有一支专业的部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受灾设施进行专业维护和及时的信息反馈,对受灾群众进行及时的救援。在任何情况下,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高于一切!在国际热点地区爆发战争或者暴乱的时候,滞留当地的中国公民需要紧急撤离,他们需要专业化的战地救援特种部队去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救助伤员并且组织中国公民安全撤离。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你们该知道,这个任务有多危险!”

        “你们怕了吗?”高胜寒厉声喝问。

        “不怕!”

        “我听不见!”

        “不怕——!”

        “霹雳火战地救援队作为特殊作用的特种部队,对人才选拔会有特殊的要求,要求每名救援队员不仅是突击队员,还是战地医生、搜救专家,并且是工程维修专家、信息处理专家等。一句话概括之,‘霹雳火’,是战场尖兵,是生命的保护神,是地狱中从天而降的天使!同志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吼得气壮山河,杀气凛然。

        高胜寒扫视着众人,突然笑了:“我说了这么多,嗓子都喊哑了。你们就没人想跟我说点儿什么吗?”众人都愣住,但没人敢说话。高胜寒笑:“我是说,就没有人打退堂鼓吗?觉得自己是一时冲动,有点儿犹豫了,想回原单位了,一个都没有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

        “报告!”

        高胜寒看过去,是王星:“讲!”

        “这里没有人犹豫!我们时刻准备着经历最严酷的考验!”

        “你能代表所有人吗?”

        “报告!不能!但是我能代表我自己!我来这儿,就是要做最好的!”王星高声喊。黄宝贵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高胜寒转头问他:“下士!你笑什么?”石磊焦急地回答:“报告!他……他没笑。”高胜寒一瞪眼,石磊大惊,连忙说:“报告!他笑了,他性格开朗,但他不是坏人……”王星不屑地瞥了两人一眼。高胜寒走过去:“一个莫名其妙地在队伍里发笑,一个多嘴多舌。害得你们全都得受罚!俯卧撑准备——”所有人都愣住看他,没人动。高胜寒冷声道:“我不想重复命令!”所有人急忙散开,纷纷趴下。

        “每人俯卧撑100个!开始——”高胜寒背着手,军靴踩在地上铿锵有力,“团队观念,是集训的第一课,也是贯穿始终的一课。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走了。”王星趴在地上,率先快速做起俯卧撑,动作干净利落。众人见状,纷纷开动。石磊一脸歉意地看着怒目而视的众人:“宝贵,大伙儿肯定恨死咱俩了。”黄宝贵吭哧吭哧地数着数:“……就跟你说不让你来吧?碰上个神经病!”

        9

        曾紫陌咬牙坚持着,赵小丫还好,李珊和郝玲玲几乎只剩下撅屁股了。高胜寒在趴着的人群里穿行,大声地怒吼着:“你们的体能太差了!惨不忍睹!你们两个在干吗?屁股很性感吗?这里是选美大赛现场吗?”

        一片哄笑。

        “很可笑吗?”高胜寒厉声喝问,所有人都不敢吭声。李珊和郝玲玲脸红脖子粗地挣扎着继续做。

        这时,一双锃亮的黑色军靴站在曾紫陌面前,曾紫陌愣了一下,没有抬头,继续做。高胜寒冷酷地看着她。曾紫陌加快了动作,但还是有些吃力。高胜寒蹲下身,摇摇头:“你不行的,不要勉强自己了。你根本不可能撑得住的,你不是小姑娘了,体能不可能跟得上。”曾紫陌咬牙继续数数:“40……41……”高胜寒站起身:“在这儿,男人和女人一样的标准,因为男人和女人,要去执行一样的任务!你们完成不了,随时可以退出。不要指望我会怜悯,我现在怜悯你们,战场上,死神不会怜悯你们。我知道,你们不仅性别不同,基础也不同。没关系,我一视同仁,我不是在嘴上说男女平等的人,我喜欢把这四个字付诸实践。”

        女兵们努力地做着俯卧撑,曾紫陌坚持着起身,还是倒下了。高胜寒走到队列前面,停下脚步瞪着所有人。突然,“轰”一声巨响,爆炸四起,枪声连连,所有人惊慌失措地趴在地上,高胜寒快速从腰里拔出手枪:“偷袭——”

        “啪——”高胜寒的前胸一道血箭喷出,砰然倒地!队员们惊慌失措地四处惊叫,曾紫陌急吼:“快!看看他怎么样!”说完起身快速跑过去,赵小丫和郝玲玲狼狈不堪地跟上去。这时,在他们身后的机库顶上冒出几个蒙面的黑衣人,端着机枪四处扫射。机库下面,一枚冒着白烟的手雷滴溜转着,轰的一声,白光四散,烟雾升腾。几条绳索快速抛出,黑衣人滑降下来,所有人惊恐地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缩成一团。只有王星不为所动,趴在地上苦笑:“老套路,就不能有点儿新鲜的?”许飞趴在地上,吐出一嘴的黄土:“奶奶的,谁敢偷袭飞虎旅?不想活了?!”

        曾紫陌奋力拨开人群,朝高胜寒冲过去。赵小丫护着吓坏了的李珊和郝玲玲,焦急地大喊:“队长!危险!”曾紫陌跌跌撞撞地躲避着子弹的弹道,冲向地上的高胜寒。

        高胜寒仰面朝天,不停地抽搐着,鲜血淌了一地。曾紫陌扑到高胜寒面前,捂住他的伤口,拍着他的脸:“高胜寒!高胜寒!不要睡着了!”

        这时,一个蒙面人冲到她的面前,抬腿一脚,曾紫陌嘴角流血,被踹飞在地上。另一个蒙面人拔出匕首,猛地刺向高胜寒,曾紫陌大惊,奋不顾身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带倒在地上。蒙面人不停地踹她,曾紫陌死不松手。这时,更多的蒙面人从四面蜂拥而上。石磊抱着头大喊:“他们怎么进来的?!警卫连呢?我们上!”黄宝贵一惊:“你疯了?我们赤手空拳的?”石磊红着眼:“可咱们是警卫连的啊!”黄宝贵拿他没办法,只好爬起来:“好吧好吧,服了你了!”两人突然挺身而出,拦住了一个蒙面人。石磊一个抬腿,踹掉了他的武器,两人大叫着扑了上去。另一边,许飞趴在地上,伸出右腿,一个蒙面人被绊倒,许飞一跃而起,扑了过去,两个人打在了一起。

        “哎,这群傻蛋!”王星在地上坐起来,一脸苦笑在那儿看风景。突然,蒙着脸的谢思潇站在他面前。王星抬眼,谢思潇把冲锋枪放在地上,手枪入套,王星纳闷儿地看着。

        谢思潇眨眨眼,对着王星轻蔑地勾了勾手指。王星苦笑:“那么多人,还不够你玩儿的?”谢思潇伸出小拇指,翻转向下,这下王星被激怒了,吼道:“我从不打女人,这可是你招我的!”说着起身冲了上去。两人都是格斗高手,谁也不占上风,打得风生水起。

        石磊和黄宝贵明显不是蒙面人的对手,渐渐落入下风,但仍然很拼命。曾紫陌不顾一切地和蒙面人僵持着,突然,曾紫陌张嘴一口咬在蒙面人的手上,一声惨叫,刀掉在了地上。蒙面人痛得龇牙咧嘴,使劲地踹着曾紫陌,曾紫陌的鼻血出来了,但还是不松口。另一边,谢思潇和王星正打得激烈,忽然一阵狂吠声!——黑龙在人群的惊叫声中猛冲过来,如离弦之箭般扑向王星,王星吓得连声叫道:“不……不带放狗的!”黑龙吐着鲜红的舌头,在谢思潇身旁坐下。王星惊魂未定,喘着粗气,瞪着蒙面的谢思潇。

        这时,啪啪两声枪响!高胜寒一跃而起:“演习结束!”——所有人都呆住了!鼻青脸肿地面面相觑。教官们拽下头套,马路捂着被咬的胳膊直咧嘴,王星看着摘下头套的谢思潇,惊魂未定。曾紫陌直愣愣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对她微微一笑。曾紫陌流着鼻血,气愤地扭过头不看他。

        “全体集合——”马路吹响哨子。

        队员们茫然地列着队,高胜寒走向十几个缩成一团的队员,慢慢地蹲下身,笑道:“你们在干什么?”队员们惊魂未定地看着他,几个女学员不停地在抽泣,高胜寒站起身:“回去吧!你们已经被淘汰了!”十几个人面面相觑,相互搀扶着起身,羞愧地离开了操场。

        “知道为什么淘汰他们吗?因为他们在危机来临的时候,胆怯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测试,聪明人都知道这是测试。”高胜寒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猛地转身,走到队伍前,扫视着所有人:“路是你们自己选的!没有人强迫你们!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来到这里,你们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被残酷的训练淘汰掉,从哪儿来回哪儿去!第二,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地救援队队员!枪林弹雨中,你们去救人!天崩地裂时,你们去救人!惊涛骇浪中,你们去救人!哪怕是在地狱中、死神的铁嘴钢牙里,你们也要去救人!你们都是军人,该知道那都是什么样的危险!你们心甘情愿吗?”

        “时刻准备着——”在场的所有人带着愤怒吼了出来。

        “我对部队的口号已经免疫了,我希望看见的,是你们的表现。”

        10

        操场上,马路指着地上的服装鞋帽和武器装备命令:“每人一套!男的在左面帐篷,女的在右面,我只给你们两分钟时间换装!两分钟以后没有按要求换装的,直接淘汰!”马路抬起手腕看表,“——现在还有一分五十秒!”

        哗啦!队员们蜂拥冲上去,拣起地上的衣服和装备,混乱地跑进两边的帐篷里。秦成、黄林和于瑞不停地大声催促着,“快快快!”“还有一分钟!”“不想被淘汰就加快速度!”帐篷里一片鸡飞狗跳。很快,有换好衣服的队员陆续从帐篷里跑出来。

        马路抬手看表:“……5!4!3!2!时间到!集合——”操场上只剩下一片慌乱的集合声。

        “体能训练开始!第一科目!十公里武装越野!跑步——走!”马路嘶吼。

        队员们全都傻了,王星突然反应过来,撒丫子噌噌噌地猛跑,其他队员见状纷纷跟了上去。黑龙蹲在旁边不停地狂吠着。马路看着疲惫不堪的菜鸟们大喊:“你们的胸前都有一个编号!从现在开始,那就是你们的名字!你们之间所有的称呼,都用代号代替!这里没有军官,没有列兵,只有菜鸟!听明白了吗?!”

        “明白——!”队员们边跑边看自己的编号。

        11

        山路上,谢思潇一路猛跑,黑龙狂吠着紧随其后。高胜寒坐在突击车的副驾上,面无表情地抬手看表。马路站在后面一辆车上,拿着扩音器不停地催促着。王星和石磊、黄宝贵、许飞几人跑在队伍的前方,曾紫陌领着赵小丫几人疲惫不堪地挣扎着跑步前行。高胜寒戴上墨镜,看着队伍里不断鼓励队员的曾紫陌,心里五味杂陈。

        空中,武直-10机群超低空掠过,崔华盾坐在驾驶舱里,侧头看了看下面跑得一片零散的队伍。在队伍最后面,曾紫陌搀扶着队员艰难地在前行,崔华盾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复杂。很快,崔华盾收回目光,拉高直升机:“现在我们进行下一个科目的演练。”

        突击车上,马路看着跑在队伍最前面的谢思潇,怀疑地问高胜寒:“她真的这么厉害?”高胜寒点头:“要不我怎么会选她来?还直接做教员?”马路咋咋舌:“真没看出来啊!”高胜寒笑:“18岁的时候,她就是铁人三项的全国冠军,如果不是参军,现在应该在世界赛场了。”马路张大了嘴:“我还以为她只是个训狗的呢!”高胜寒一脸得意,眼神里冒着贼笑:“我想挖她来很久了,幸亏她后来带了狗。”

        队伍里,黑龙跟在谢思潇后面疯跑,马路笑:“看出来了,不然怎么可能被你挖来!”高胜寒看着跑得狼狈不堪的队伍,意味深长地说:“有些人是天生干这行的,和性别无关。”

        谢思潇还在前面猛跑,许飞瞪着前方的谢思潇,上气不接下气:“这女疯子……从哪儿冒出来的?”王星看也不看他:“武警来的呗!”许飞看他:“你又是哪儿来的?”王星白了他一眼:“关你事吗?”许飞嗤了一声:“你有本事别和我嘴硬,去灭了那女疯子!”王星咬牙地说:“你以为我不想啊!要不是那条狗,我早灭了她了!”许飞激他:“找啥借口啊,打不过就算了,跑也跑不过!”

        王星经不住许飞一激,猛地一下子发力,追上了黑龙,黑龙发现了他,猛地收住身子,回身冲着他龇牙狂吠。王星心虚地后退了两步,气恼地瞪着黑龙:“你这叫耍赖,知道吗?!”谢思潇狂奔,黑龙跟上,给了王星一个屁股。学员们讪笑着从王星身边经过,王星一咬牙,只好继续跟着队伍跑。

        几个女兵落在队伍最后面,气喘吁吁。

        曾紫陌不停地打气:“快点啊,跟上队伍!”三个女兵跑得跌跌撞撞。李珊仰头望天:“老天爷啊!我们怎么可能跟得上男兵啊?他们都是牲口啊!”赵小丫看着许飞的背影,汗水不停地从脸颊滑落,她咬着牙继续坚持。曾紫陌肿着脸:“不管怎么说,咱们也得坚持住啊!他们要的又不是长跑运动员,他们总是需要卫生员的!快点啊!”说着去拉几个女兵,一个重心没稳,自己也跌倒了。

        高胜寒站在突击车旁边,拿着望远镜。曾紫陌趴在地上,抬眼看见高胜寒,咬牙哭了出来。高胜寒放下望远镜,冷漠地上车走了。

        夕阳下,队员们狼狈不堪地继续在山路上前行。

        12

        夜晚,机库大厅内灯火通明,队员们两人一组,拼命地做着仰卧起坐。几个教官在队列中来回走着,不断地大喊:“12号!速度加快一倍!”“45号,动作不到位,加做100个!……”马路瞪着李珊和郝玲玲:“20号!33号!你们是在玩儿跷跷板吗?腿不能动!加做50个!”李珊和郝玲玲快哭了,曾紫陌在旁边不停地给她们加油:“20号!33号!坚持住!不能放弃!这只是第一天而已!加油!”李珊咬紧牙关,吃力地做着。

        训练大厅一侧,高胜寒安闲地坐在椅子上,目光扫视着疲惫不堪的菜鸟们,他的目光下意识地看着曾紫陌,曾紫陌也发现了他,两人的表情都有点不自然。这时,崔华盾拎着头盔和工具包站在机库门口。高胜寒目光冷漠,曾紫陌倔强地加快了速度。高胜寒闪开了目光,望向别处。

        “你太残忍了,男兵和女兵,不同年龄,怎么可能一个标准?”

        高胜寒愣住了,抬头看到崔华盾,收回目光:“天上,你说了算;这里,我说了算。”崔华盾低声吼道:“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你明知道她的体能不可能跟那些年轻人一样!”高胜寒转过身:“你能劝她别来吗?”崔华盾愣住了,高胜寒盯着他:“我们都没这个能力,只能让她自己受不了了。”崔华盾突然明白了。高胜寒看向曾紫陌,隐藏着自己的感情,悄声道:“我不比你好受,你应该相信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