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第六章

        1

        靶场上,队员们全副武装,持枪快速跑向射击位。王星低姿跑过开阔地,借助隐蔽物跪姿瞄准射击,两声清脆的撞针撞击声,黄澄澄的弹壳弹跳出来,在阳光下金灿灿的,三十米开外的目标应声落地。旁边,谢思潇手持92式手枪不断地连续射击,前行。突然,在她的左侧跳出一个靶子,谢思潇迅速跪姿射击,靶子应声落地,灵活的军事动作让在场的其他队员们看得是眼花缭乱,赞叹不已。

        ——都是十环!

        马路暗喜,伸出大拇指,高胜寒站在远处冷眼看着。黑龙蹲在他身边,好奇地看着远处的两人。王星和谢思潇射击完毕,几乎同时起身往前跑去,黑龙腾地站起身,高胜寒低声命令:“冷静,黑龙。”黑龙乖乖地蹲下,看着他。高胜寒笑笑:“她自找的,你可不要去打扰她。”黑龙似懂非懂地低呜了两声,继续看两人。

        山路上,全地形车呼啸着从泥泞的阶梯路一侧驶过。队员们在满是泥泞的路上拼命跑着,喘息声、脚步声、武器的撞击声叮叮咣当响成一片,不时有人跌倒,又迅速爬起来咬牙继续跑。所有人都是深一脚浅一脚,连滚带爬地前行着。轰!轰!路两旁不断地有炸点在爆炸,路面上还不时有爆燃着的火焰。一旁,秦成举起手里的95式自动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朝上,闪着烈焰,不断地开枪催促着:“快!加快速度!加快速度!”“不要绕开泥潭!不要绕开泥潭!通过!赶紧通过!”

        所有人的身上脸上全是黄色的稀泥,一个个都成了泥猴子。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泥潭,队员们艰难地行进着。许飞一不留神,脚下一滑,栽进泥潭里,黄色的泥水迅速将他湮没。许飞急忙跃出,大口地呛着泥水。高胜寒坐在驶过的车上高喊:“战地救援队无法自己决定所处的救援环境!所以,任何环境都有可能成为你们的救援现场!都可能成为你们进行战地掩护手术的地方!要想从这些地方救出你们的战友,你们就必须先学会自己生存下来!”

        湿滑的山路上,曾紫陌和赵小丫、郝玲玲也是满脸泥水,狼狈不堪地相互扶持着艰难行进。许飞挣扎着从泥潭里爬起来,滑湿的地面没有着力点,又摔落,又起来爬出去,大口地喘着气。石磊累得不行,瞪着眼睛,闷头往前跑,黄宝贵在他身后,吐着舌头喊:“024!你……你慢点儿!”石磊头也不回地喘着气:“快……快跑!前面……还有人呢!”黄宝贵累得直翻白眼儿:“你拉倒吧!那……俩人不是正常人类!你……跟他们叫啥劲儿啊!”

        队伍里,王星和谢思潇依旧跑在最前面,两个人斗得跟乌眼鸡似的,在泥潭里翻滚着,谁也不服谁。谢思潇一不小心,哗啦一声掉进前方的一个大泥潭里,她挣扎着探头向前,王星瞪着眼睛紧跟着,俩人在泥潭里打着泥水向前冲,几乎不分前后地爬上岸,继续狂奔。

        路边上,马路还举着高音喇叭在高喊:“极端的环境不会因为你们的疲惫而改变,也不会因为你们性别、身体素质的差异而改变!我对你们的要求也是如此!受不了的就爬出来,交出你的臂章,霹雳火与你无缘!”秦成坐在车上,操起一架轻机枪:“不要紧张,颜色弹,但是我向你们保证——很疼!”

        哗啦!——拉枪栓的声音。

        王星大惊失色,高喊着:“卧倒!——”话音未落,机枪子弹追着就上来了,所有人噼里啪啦地卧倒在地上,只能匍匐着向前爬行,黄色的泥浆溅了他们一脸。有队员不幸中弹,疼得嗷嗷叫唤。马路看着王星和谢思潇,对秦成递了个眼色。秦成会意,掉转机枪,对准两人的头顶,一阵疯狂扫射。

        突然,王星伸手一把将谢思潇拽倒在地,谢思潇没有准备,啪的一声,整个脸栽进泥地里——一颗子弹擦着谢思潇的头盔飞了过去,蹭出一杠红道。谢思潇爬起来,脸上都是满脸的泥水,刚要骂,一愣,难以置信地看着王星。王星怒吼:“笨蛋!想死吗?!”谢思潇抹了一把满是泥水的脸,大吼:“用你管?!”王星气呼呼地:“对不起,我不该犯贱,潜意识害死人!”说完继续匍匐着向前爬行。谢思潇看着王星的背影,眨了眨眼睛,咬牙追了上去。秦成和马路对视一笑。

        山路上,机枪还在不断地扫射,轰!轰!预埋在路边的炸点也不断爆炸,掀起无数泥点泼向还在艰难行的队员们。曾紫陌已经成了泥猴,她大口地喘着气,挣扎着,咬牙继续向前跑。高胜寒望着在泥潭里挣扎的曾紫陌,眼睛有些湿润。半空中,武直-10远远地低空飞来,飞行员侧头,无奈地看着下面一片混战。许飞也从泥潭里冒出头,抬头看着空中掠过的武直-10。

        驾驶舱里,顾意握住操纵杆,白鹏坐在副驾驶上,两人看着前方地上挣扎的队员们。白鹏看看顾意,意味深长地说:“唉,呆鸟肯定也在他们之中。他这是何苦呢?”顾意侧头看了看下面:“因为他是呆鸟。”

        “寒号鸟!寒号鸟!报告方位!”崔华盾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来,顾意一愣,连忙汇报:“猎鹰!猎鹰!我是寒号鸟!我已经到达任务区域,请指示!”

        “按照飞狼的要求执行!”

        “寒号鸟明白!”顾意一拉操纵杆,武直-10迅速低空掠过。

        2

        泥潭路上,许飞还趴在泥潭里,愣愣地看着半空中掠过的直升机。这时,武直-10在空中一个回旋,转向,朝着他的方向迎面飞过来。直升机在不断压低,再压低,几乎贴着地面在飞。旁边,队员们都愣住了,一起看着直升机由远而近。许飞还在发呆,望着直升机的驾驶舱。

        突然,武直-10朝着队员们迅速俯冲过来。驾驶舱里,白鹏于心不忍地看着地上的一群泥猴子们,无奈地摇头。忽然,顾意和白鹏都是一愣——只见一个“泥猴子”不顾一切地从泥潭里爬出来,直挺挺地站在泥潭沿儿上,伸开双臂。

        许飞就那样直挺挺地伸着双臂,直升机朝着他俯冲过来。所有人都愣住了,都看他。许飞瞪着驾驶舱里的顾意,保持着姿势不动。赵小丫站在旁边焦急地大喊:“014!你干吗?!”许飞不为所动。顾意戴着耳机坐在驾驶舱,看着地面上站着的许飞。白鹏大喊:“是呆鸟!肯定是他!你拉高一点儿!”

        顾意操作着直升机,直升机更低了!螺旋桨卷起一阵飓风,顿时泥浆迷漫,黄水漫天。突然,“咻——”的一声,一阵刺耳的啸叫声响起,那是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队员们惊叫着纷纷俯身躲避,许飞嘶吼着,整个人被混着泥浆的狂风掀起,仰面朝天地摔落回泥潭里!赵小丫惊叫着扑过去:“014——”黄宝贵、石磊、王星和谢思潇几人也赶紧跃进泥潭,众人一起把许飞捞了起来。许飞紧紧地闭着眼睛,赵小丫哭喊着:“014!014!你醒醒啊!”

        山路旁,马路起身想下车,被高胜寒拦住:“他没事儿。”

        噗!许飞猛地喷出一口泥水,吐了黄宝贵一脸,他睁开眼睛:“痛快!真痛快!”王星用力拍了他一巴掌:“你疯了?!”许飞惨笑:“我只是想痛快一下,这样脑子比较清醒。”赵小丫难以理解地看着许飞。

        这时,直升机刮着飓风从后方俯冲而来,众人赶紧爬起来四处躲避。一阵耀武扬威后,武直-10呼啸而去。黄宝贵瞪着眼睛,吐出嘴里的泥水骂道:“狗东西!”许飞一把拽住黄宝贵的衣领:“不许骂她!”黄宝贵一把把他掀开:“我就骂了!天上飞了不起呀!”许飞愤怒地一把将黄宝贵推倒进泥潭。石磊大惊,忙将黄宝贵拽起来。黄宝贵眼里冒着火,冲向许飞:“014!你现在已经不是飞行员了!你是霹雳火的人!你胳膊肘应该往哪边拐自己搞不清楚吗?”许飞红着眼睛:“老子就不许你骂她!”

        “她是谁呀?啊?”黄宝贵红着眼怒吼着,“她是你啥人啊?你那么护着她,还在这儿干什么?滚回你的飞行大队!”

        许飞瞪眼冲向黄宝贵,两人在泥潭里厮打起来,石磊和王星等人拼命地拉拽着两人,赵小丫站在泥潭里发呆。砰!一声枪响,所有人都愣住了。泥潭边,高胜寒举着枪,瞪着众人:“我可以把这个事件定性为内讧吗?”

        一片安静。

        “霹雳火内部的内讧,还有霹雳火和战虎的内讧!可以这么认为吗?”高胜寒高声质问,但没人敢说话。高胜寒指了指天上,“战虎的直升机是我请来的,让他们过来,是为了给你们加码,增加训练的难度,为什么要增加训练的难度?是为了让你们更好地适应未来残酷的战场环境!他们是来帮你们的,不是来害你们的!我还要告诉你们的是,在未来的任务中,霹雳火和战虎将是最亲密的搭档!没有战虎特种航空队,霹雳火就无法到达任务现场,没有他们的武装直升机护航,你们就有可能在空中被敌人击落!没有他们,你们即使到了救援现场,也是有去无回!”高胜寒话锋一转,“至于你们之间的内讧,就更令我失望透顶了!你们知道吗?在未来的任务现场,战场之上,你们不会有后方的支援,面对的只有想将你们和受伤的飞行员一起置于死地的敌人!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不管你们之间平时怎么争斗,到了战场上,你们全都是彼此之间的依靠!是彼此之间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没人说话。

        王星和谢思潇彼此看了一眼,都低下头。高胜寒再次高声质问:“现在你们告诉我,退出,还是甘愿受罚?!”许飞含着眼泪:“报告!我错了!我甘愿受罚!”旁边,石磊使劲捅了捅黄宝贵的腰眼,黄宝贵表情复杂地高喊:“报告!我……我愿意受罚!”

        “那就受罚吧!”高胜寒满意地点点头,“老规矩,所有人到达终点以后,把这条路再重新往返两遍!现在开始!”队员们听着快哭了,高胜寒转身往回走去。马路看着还在发愣的菜鸟们:“愣着干什么?行动!”

        队员们疲惫不堪地爬出泥潭,继续向前。许飞神色黯然地前行。石磊拽着黄宝贵,悄声安慰道:“025,冷静!冷静!你要乐观!一定要乐观!你不是特别擅长乐观吗?俺陪着你!”黄宝贵苦笑,趴到泥地里,继续匍匐前行。

        队伍里,赵小丫红着眼睛咬牙前行。李珊看着她,诧异地低声问:“你怎么了?你哭了?”赵小丫含着眼泪:“我猜错了……他,他一定有女朋友。”李珊睁大了眼睛:“啊?谁呀?”赵小丫咬着嘴唇不哭出声:“我看清楚了,刚才那个飞行员,是个女的……”李珊听了目瞪口呆。

        3

        直升机悬停在机场上空,顾意拉动操纵杆,直升机稳稳地降落在机场。顾意和白鹏跳下直升机,摘掉头盔,闷头前行。白鹏侧头看着顾意:“寒号鸟,你挺狠心的。”顾意板着脸:“你才知道啊!”白鹏还要开口,顾意瞪着他,“拜托!不要再谴责我了好不好?我知道那面站着的那个是呆鸟!可是我们是在执行任务!那种情况下我可能把直升机拉高吗?”白鹏语塞,两人闷头继续往前走。白鹏想了想,一脸严肃:“等他下了训练,我想去劝劝他。”顾意头也没回地走了:“我没意见。”

        “你跟我一起去比较好。”顾意侧头看他,白鹏问她,“难道你对他一点儿感觉没有吗?他对你一往情深,你不会看不出来。”

        “所以呢?我应该盛情难却对吗?半推半就地从了他,只因为他对我一往情深,对吗?”顾意问。白鹏再次语塞,讪讪地说:“起码……你应该照顾一下他的情绪,别让他那么痛苦。”顾意抬头看天,叹息了一声:“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否则的话结局往往很悲惨。那个时候就不是一个人痛苦的事儿了,两个人都会很痛苦。比如猎鹰和他的前妻。”白鹏愣愣地看着顾意:“那你呢?你和猎鹰之间,也是在勉强吗?”顾意莞尔一笑,斩钉截铁地说:“不!我是在争取。”

        “呆鸟和你一样,他也一直在争取。”

        “我们别再谈这件事儿了好吗?我有点儿累了。”顾意说完匆匆而去。白鹏叹息着摇头:“呆鸟啊呆鸟,不是兄弟不帮你呀,唉……”

        4

        清晨,一条布满了地垄沟的山路上,一辆卡车一路颠簸。菜鸟们歪坐在车斗里,颠得像在坐过山车一样。卡车一路疾驰,石磊的脸煞白,痛苦地捂着胸口:“俺算明白了!刚才……是在泥潭里浆洗一下,现在该甩干了!”

        哇!一个队员忍不住,哇地吐了。接着,传染似的一个接一个地开始狂吐不已。黄宝贵单手紧紧地抓着车沿,也是吐得一塌糊涂,胆汁都吐出来了。石磊抓着他的胳膊:“025!坚持住!坚持……”话没说完,自己又是猛一阵狂吐。

        后面,一辆全地形车紧随在卡车后面,秦成大喊:“松开手!跨立姿势!身体保持平衡!”队员们痛苦地挣扎着站起身,跨立,倒下,又起来,又倒下。曾紫陌痛苦地捂着腹部,和赵小丫两人相互依靠着。郝玲玲和李珊都是脸色苍白,佝偻着身子。只有许飞没有吐,保持着平衡姿势,心事重重地瞪着眼睛看远方。郝玲玲感叹地看着他:“到底是飞行员啊!佩服!”

        赵小丫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许飞,眼神很伤感。车头处,王星和谢思潇两人还较着劲,硬挺着站着对视。王星有点儿忍不住了,喉咙蠕动着想吐,谢思潇看着他,仰着下巴得意地笑了。王星瞪着她,硬生生把嘴里的又憋了回去!谢思潇大惊,一阵恶心,哇地吐了王星一身!王星来不及躲避,看着胸前一片呕吐物,气恼地大喊:“你干吗啊?!”话没完,王星也是吐了谢思潇一身,两人都互相怒视着。卡车还在一路颠簸,开在山路上蹦得像兔子一般。

        下午的太阳正烈,炙烤得大地热气沸腾。

        在一处由废墟建立的模拟训练战场上,预设在各处的炸点轰轰地炸响,子弹的啸叫声呼啸而来。战火硝烟中,爆炸的火光不时辉映着队员们的脸,他们全副武装,交替掩护着突入废墟中,身影不时在枪火之间若隐若现。在他们后面,抬着担架和急救装备的医疗组紧随其后。

        “第一组跟我来!”王星持枪,焦急地一招手,带领一组队员向左侧运动过去。而谢思潇则带领着另一组队员从右侧进入废墟。

        废墟中,王星带队快速突入。

        “建立防御!搜索伤员!”王星低声命令。队员们刷地散开,迅速向自己的防御阵地跑去。不一会儿,王星的耳机里传来报告声:“九点钟方向发现伤员!”曾紫陌背好急救箱,猫身前行:“医疗组跟我来!准备急救!”说完低身向九点钟方向跑去,其他几人也抬着担架冲了上去。王星命令:“掩护!”队员们纷纷寻找有利地形,做好支援准备。

        曾紫陌带领医疗组的几名队员运动到伤员位置,仔细检查伤员的伤势:“伤员昏迷,左臂骨折,准备固定夹板,头部有开放性伤口,颅骨未见损伤,准备缝合!”突然,轰轰轰!几枚震爆弹在离他们最近的地方轰然炸响,几个女兵捂着耳朵,猛地低身寻找掩体。四周刷地出现几个人形靶,王星大吼:“火力掩护——”

        枪声顿时大作。

        石磊和黄宝贵在两侧射击掩护,甩出的曳光弹划出一道明亮的弹道。队员们不断地变换着姿势和方位,人形靶应声落地。旁边,曾紫陌和医疗组的女兵们仍在焦急地“急救”。人形靶闪出的频率越来越快,王星不断开枪射击,满眼怒火:“这是要打地鼠吗?!”不远处,黄宝贵和石磊交替射击,配合默契,王星有些吃惊地看着二人。

        “伤员处理完毕!可以撤退!”曾紫陌大喊。王星一挥手:“掩护!走!”队员们将伤员和医疗组围在中间,边战边退。

        另一边,在废墟处的一片空地上,一团黑色的硝烟在升腾,直升机的残骸散落一地。谢思潇带队突入,快速建立防御。黑龙吐着舌头朝着机舱方位狂吠。石磊冲过去:“机舱有伤员!受伤情况不明!他卡住了!”

        “014!准备破拆!”谢思潇大吼。许飞拎着破拆工具包,开始拆掉已经变形的驾驶舱。谢思潇观察着四周:“其他人警戒!”

        许飞用工具将机舱扯开一个洞,赵小丫探着身子钻了进去,查看了一下,回头大喊:“颈部骨折!腰椎移位!需要提前固定!

        “拿护具!”许飞大吼,看着赵小丫,“需要帮忙吗?”

        “空间太窄!”

        许飞提着枪往后走,赵小丫大喊:“别动!”许飞赶紧持枪戒备:“怎么了?”赵小丫红着脸,声音很小:“你陪着我就行了!”许飞一下子愣住了,呆看着赵小丫。这时,赵小丫的半个身体已经钻进机舱,紧张地为“伤员”固定着颈部和腰椎。许飞左右看看,焦急地催促:“015,你快点儿!”

        “好了!拉我出来!”

        许飞一愣,把枪甩到后背上,抓住赵小丫的双脚,使劲往外拉。赵小丫大喊:“往上点儿啊我卡住了!”许飞的双手向上挪了挪,一使劲,赵小丫整个人被拽了出来,两个人滚落在一起——四目相对,赵小丫很得意:“你使那么大劲儿干吗?故意的吧?”许飞连忙翻身起来:“你说你被卡住了!”赵小丫笑:“那你就不怕把我给划伤?”

        “你有那么娇气吗?”

        “我皮肤挺薄的!吹弹可破!”

        “得了吧,我说过,你没小时候水灵!”

        赵小丫噘嘴。谢思潇看着两人厉声喝问:“你们干什么呢?抓紧时间啊!”许飞一惊,推开赵小丫,拎起破拆工具要走。赵小丫一脸兴奋地拿着工具跟上去:“我帮你!”许飞赌气似的把一根撬棍交给赵小丫:“压住!”赵小丫点头,许飞用破拆钳一阵猛鼓捣,机舱门终于被彻底打开。

        “担架!”赵小丫喊,两个队员冲上去,许飞和赵小丫合力将“伤员”抬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平放到担架上。谢思潇一挥手:“走!”

        队员们交替掩护,警戒着撤离现场。突然,四周的炸点瞬间四处爆炸,烟雾弥漫,泥巴满天飞。谢思潇焦急地大喊:“隐蔽!——”所有人急忙隐蔽,保护着担架上的伤员。枪声停止了,谢思潇起身跃起:“走!”

        “报告!”赵小丫腿上冒着烟,哭丧着脸。谢思潇看了看周围,焦急地命令:“014!处理伤口!背上她!”许飞一愣:“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曾经是她小姐夫!”许飞愣住,没动,谢思潇一扬头,“抓紧时间!其余的跟我到前面建立防御!掩护014和015!注意确保飞行员安全!”说完率队往前跑去。

        许飞抓着急救包,一脸的不情愿,冷声道:“坐下!”赵小丫一伸手,许飞只好扶住她坐下,扯下急救包,开始给赵小丫包扎“伤口”。赵小丫开心地笑。许飞瞪她:“你还笑!刚才为什么不卧倒隐蔽?”

        “我前面是你……”

        “你不会闪啊……”许飞话说到一般,忽然意识到什么,有些愣愣地看着赵小丫。赵小丫正含情脉脉地歪着头。

        “我真服了你了!”说罢,许飞转过身,低下身子,“上来!”赵小丫得意地扑到许飞后背上,许飞背着她撒腿就跑。

        在废墟外的围塔台,高胜寒和教官们观察着在战火中穿行的两个小组。马路如释重负地点点头:“他们提高很快,这样的科目已经难不住他们了。”高胜寒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这笑容稍纵即逝:“想成,还早呢。”

        5

        屠宰场的冷库门口,队员们浑身泥泞,疲惫不堪,站在大门口难以置信地看着冷库紧闭的大门。王星有些不确定地问:“飞狼,你……确定要在这里面训练?”

        “007,你可以退出。”高胜寒的声音冷得掉冰碴儿。王星急忙说:“我没有要退出……”谢思潇得意地白了他一眼:“受不了就直接说呗,没人瞧不起你的!”

        “0号!你什么意思?”

        “看来,咱们有输赢了!认输了吧?认输了吧?”

        “我认输?我认输?怎么可能呢?”王星嗤之以鼻。谢思潇刚想说话,马路低声呵斥道:“都闭嘴!现在是你们打情骂俏的时候吗?”两人都不吭声了,互相不服气地看看对方。其他队员们都心知肚明地看着两人。

        黑龙呼哧呼哧地吐着大舌头蹲坐在谢思潇旁边,晃着头左右看。马路想了想:“黑龙就不用参加了。”这时,高胜寒转身走到队伍前,板着脸:“都吵够了?那就听我说吧。这个屠宰场的老板是我们部队转业的干部。如果不是我出面,他是不会借给我们搞训练的。知道这种训练的意义吗?在未来行动当中,我们不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环境。是热带还是极寒,是沙漠还是雪原。霹雳火空降救援队,在我的设想当中,是真正的全天候全地形特战分队,可以在任何极端情况下作战。如果是极寒区,零下四五十摄氏度都是常态,不能在这个冰库里面生存下来,完成训练,那我也不能指望你们能在极寒区救人——都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菜鸟们高声怒吼。

        高胜寒扫视着众人:“怎么?真的不需要考虑吗?”——没人回答,眼神里都是坚定的目光。高胜寒点点头,马路一挥手,冷库的大门哗啦啦打开,一股白雾扑面而出,菜鸟们不禁打了个寒战——只见冰冷的库房里挂满了整个被屠宰刮了毛的猪,队员们目瞪口呆。

        冰库里寒气逼人,四周堆满了碎冰块儿,一股血腥的味道弥漫在四周。教官们都穿着厚厚的冬大衣,整齐地跨立在一边。一群菜鸟们都穿着背心短裤,冻得直打哆嗦。队员们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短打,又看看悬挂着的猪,一头雾水。

        冰库里浓郁的血腥味让好几个女兵都想吐,许飞也有点儿受不了,但咬着牙拼命地忍住。高胜寒来回走在队列前,冷哼一声:“几只死猪都受不了,还指望你们从死人堆里面扒拉活人?!唉,真让我失望!”

        王星咽了几口唾沫,一把捂住嘴。谢思潇冷笑:“果然是银样镴枪头啊!一看就是没经历过实战的雏儿!”王星捂着嘴支吾着:“别吹牛,你难道实战过?”谢思潇冷笑着掀起自己的t恤衫,露出胳膊上的枪伤——王星瞪大了眼。

        “说你是雏儿,你还不服气?”谢思潇一脸得意地拉下t恤,“姐跟贩毒分子枪战的时候,你还在大学里读书呢!”王星心里没底,说得有些心虚:“我……我那是没赶上机会!赶上了我怕吗?”

        “不怕?呵呵,现在就受不了了,你捂嘴干吗?”

        王星一把把手放下来:“谁受不了了?”说着就想要吐。

        “不许吐!”高胜寒吼道,“这是人家的冷库!这肉都是要吃的!”王星一把捂嘴,又咽了回去。这次轮到谢思潇想吐了。她捂住嘴看着王星:“你……你太恶心了!”

        在冷库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椭圆形池子,池子里漂浮着冰水,冰水里还混合着猪肘子、猪头、五花肉块儿,另外还泡着几个人体模型。队员们穿着背心短裤,站在池子边上,浑身哆嗦着,目瞪口呆。高胜寒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短裤,他拿起靠墙的一把铁锹,铲着碎冰块往池子里扔。队员们哆嗦着,心情忐忑地看着高胜寒。

        高胜寒边铲冰边说:“这座冷藏库恒定温度零下20摄氏度。大概可以模拟冬季极冷气候下的北部大陆,这座冰水混合的池子,你们可以随便把它想象成一片发生灾难的海域、湖泊,或者河流。你们真的可以随便想象,因为至少现在,你们还可以想。”队员们都咽着唾沫,不敢吭声。高胜寒放下铁锹,浑身哆嗦着,直接踏进了水池中!

        呼!队员们下意识地发出一片惊呼。

        曾紫陌的表情很复杂,直愣愣地看着在水池中发抖的高胜寒。高胜寒直接坐在了水池里,一股热气从身上直往上冒,他哆嗦着看着队员们:“选择是双向的。霹雳火在选择你们,你们也可以决定是否选择霹雳火,要么和我一样走进来,要么从这里走出去。”

        王星咬紧牙关,毫不犹豫地上前,一脚踏进池子里。谢思潇也紧随其后。其他队员互相看看,纷纷哆嗦着踏进池子。这时,曾紫陌也走到池子边,高胜寒看着她。曾紫陌的表情有些痛苦,但还是在池子里坐下来,她看着高胜寒。

        越来越多的队员跳进冰水池子。秦成和于瑞三人看马路,马路一点头,三人拿着铲子继续往池子里加冰。马路也脱了大衣,踏进池子。

        “老马……”秦成大喊,高胜寒也愣住了:“老马!你怎么也进来?你有伤!”马路痛苦地哆嗦着坐下:“谁让你把我弄到霹雳火的?”高胜寒表情复杂地看着马路,没说话。

        冰块不断地加入池子里,所有人都哆嗦着,牙齿咯咯直打架。高胜寒看着曾紫陌:“019,给大家讲一讲人冻死的过程吧,尽量简短一些。”曾紫陌的嘴唇泛着紫,她哆嗦着:“有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体温在36℃~35℃之间,会忍不住寒战,呼吸、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因为人体的热量在大量消耗……神经处于兴奋状态。”

        高胜寒看着她:“继续,我们都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了。”

        “第……第二阶段,体温会下降到35℃~30℃,血……液循环和呼吸功能逐渐减弱,呼吸、心率减慢,血压下降。出现倦怠,运动不灵活……并可出现意识障碍。”

        “在这个阶段到来之间,你得抓紧时间……”高胜寒说。

        “第三……三阶段,体温在……30℃~26℃,意识会完全处于朦胧状态……第四……阶段,体温在25℃以下,身体神经各种反射消失……对外界刺激无反应,最终……导致血管运动中……中枢及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

        所有人都在坚持着,每个人都到了临界点。

        高胜寒哆嗦着:“低温,极寒,是我们在将来的战场上必须要面对的环境,我们必须要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生存的目的,是为了救人。”

        队员们哆嗦着。

        “没错,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自杀的,那么,你们为什么对身边漂浮的伤员熟视无睹?!”

        队员们哆嗦着,下意识地看着身边漂浮着的人体模型。王星哆嗦着:“他们……他们比我们来得早,应该早就冻死了,还……还需要我们救吗?”

        “你是搜救队员,不是法医,判断他们死亡……不是你的工作。”高胜寒说,“别人的生命,永远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这是第一条。现在,我告诉你们……霹雳火的第二个信条,跟我说:我们是救援对象唯一的希望!”

        “——我们是救援对象唯一的希望!”

        “我们永远不会放弃他们!”

        “——我们永远不会放弃他们!”

        王星伸手抓住一个模型伤员,运动迟缓地将他拖上水池,许飞也抓住了另一个。水池边上,王星哆嗦着,双手都在打战,两人正对人体模型做心脏复苏,人工呼吸。水池里,高胜寒看着其他人:“从这里出去,到外面去,医护人员在等着你们,你们……就能喝到热水,得到一条毛毯,吃一顿高热量的午餐。”

        队员们哆嗦着,沉默。

        “走吧,你们还在坚持什么?”秦成穿着厚厚的军大衣,拿着铲子不断地在加冰。

        高胜寒看着曾紫陌,曾紫陌有些坚持不住了,但依旧在硬挺着,倔强地看着高胜寒。在她旁边,一名队员哆嗦着举起双手,黄林上去一把将他拉上来,这名队员哭着想敬礼,却怎么也举不起手来。于瑞赶紧将毛毯围在他身上。

        队员们还泡在冰冷的池子里,其间不断有队员举手,被拉上去,摘下臂章。水池边上,王星和许飞还在抢救,高胜寒看看:“换人……”两人挣扎着回到池子里,谢思潇和其他三名队员上去,继续急救。

        ……

        6

        哗啦!——冷库大门被打开!旅长王浩和几个干部大步走进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水池里冒着的队员们。

        “你,方便出来一下吗?”王浩指着高胜寒。高胜寒挣扎着站起身,手脚有些不听使唤。秦成和黄林上去把他拽了出来。高胜寒哆嗦着走到王浩面前:“旅长,不……不好意思,没法儿敬礼了……”王浩冷着脸,沉声问道:“你给我的训练大纲里,没有这项科目?!”

        “怎么……没有?极寒条件下救援……适应能力训练。大纲的……第五条第四款……”

        “我还以为你只是把他们召集起来,讲一讲理论,看个vcr。”

        “那效果……可比这样差多了,您知道,那不是我的……训练风格。”高胜寒想笑,但已经冻僵的面部没有一丝表情。王浩看着在冰水里挣扎的队员们:“你打算什么时候结束这个科目?等到大家全都冻死在这儿吗?!”高胜寒哆嗦着抬手看表:“预计……两分钟以后,他们体会一下第三阶段,体温在30℃~26℃,意识完全处于朦胧状态……”王浩严肃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问:“我可以继续了吗?”王浩咬牙挥手:“抓紧时间。”

        “是……”高胜寒哆嗦着转身。这时,崔华盾疯跑进来,他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看到了池子里的曾紫陌。曾紫陌浑身哆嗦着,嘴唇发乌,目光已经开始呈迷离状态。崔华盾愤怒地冲进水池里,抱起曾紫陌。曾紫陌有气无力地喊着:“放开我……放开我……”崔华盾不管不顾地将曾紫陌抱出水池:“毛毯——!”

        于瑞赶紧递过去一张毛毯。崔华盾将毛毯给已呈半昏迷状态的曾紫陌裹上,怒视着高胜寒:“飞狼!你这个疯子!浑蛋!”

        高胜寒哆嗦着,表情僵硬。崔华盾怒视着高胜寒,走到他面前。曾紫陌还在挣扎:“放开我……我能坚持,高胜寒!放开我……我能坚持……高胜寒……”

        崔华盾愣愣地看着怀里哆嗦的曾紫陌,高胜寒的表情很复杂。王浩站在一旁也是暗自叹息。崔华盾把曾紫陌推到高胜寒的怀里,发狠地怒吼道:“你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浑蛋!!!”说完崔华盾大步走出冷库。高胜寒看着曾紫陌,极度痛苦,哆嗦着嘴唇说道:“训练……结束……”秦成和王浩等人赶紧跑到水池子边上拽人。高胜寒满脸痛苦地看着怀里昏迷的曾紫陌。

        7

        医院病房里,脸色苍白的曾紫陌打着点滴,她的嘴唇没有一点儿血色。曾紫陌缓缓地睁开眼睛。高胜寒穿着常服,站在床前。四目相对,眼神里都是复杂的感情。曾紫陌挣扎着想起身:“我被淘汰了吗?”高胜寒赶紧按住她:“我非常希望你说出那三个字,可是你没有说,即使在昏迷的时候,你说的还是坚持到底。”曾紫陌微笑着:“看来,主动权还在我手里。”高胜寒点头:“是的,因为按照规则,在你没有主动犯错的前提下,只要你不说那三个字,我没办法赶你走。”

        “我是不会主动退出的。”

        “可是华盾,恨死了我。”

        “他是个容易心软的人。”

        “所以当年他会和你离婚,是吗?”

        “离婚是我提出来的。”曾紫陌转过头,高胜寒一愣。曾紫陌的脸上写满了悲伤,“但是,今天,现在,面对你,我不会再说那三个字,永远都不会。”高胜寒复杂的表情看着曾紫陌。

        8

        游泳池边上,集训队员们背手跨立。谢思潇看着面前的水池,心事重重。王星瞥了一眼旁边的谢思潇,低声说:“0号,我突然想起来,咱俩还没比过游泳呢。今天机会来了!”谢思潇愣了一下:“比就比……姐什么科目都不惧你!”谢思潇骄傲地仰着头,但说话的底气明显不足。王星冷笑:“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嘛。透露一句,在下高一的时候,拿过一次全国青少年游泳锦标赛的冠军。要不是造化弄人,哥现在很可能就站在国家游泳队的泳道边儿上了。”谢思潇嗤之以鼻:“接着吹吧!”王星得意地笑了。

        这时,高胜寒和教官们大跨步走过来。高胜寒看着泳池:“从今天开始!我们进行水上救援科目的训练!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齐声高喊,只有谢思潇没喊。王星诧异地看她,谢思潇躲开王星的目光。

        “都会游泳吧?”高胜寒扫视着众人,“我们的淘汰还在继续,所以,不会游泳的,你们很危险了!如果不能快速掌握这一技能,等待你们的只能是淘汰!”说罢,高胜寒指着泳道:“007,0号,按照惯例,你们是不是应该为大家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顺便再比试一下?”王星跨步出列:“报告!只要0号没问题,我随时愿意奉陪!”

        高胜寒看着谢思潇,谢思潇也跨步出列,心事重重。两人走到泳道边,谢思潇看着泳池有些发呆。王星侧头低声问:“0号,你不会是旱鸭子吧?”谢思潇不说话,王星瞪大了眼,“真是旱鸭子啊?!那就对不起了!”

        “预备——”

        高胜寒右手举枪,砰一声枪响,王星一个漂亮的鱼跃入水,快速向前。谢思潇站在泳道边上没动。队员们都面面相觑。王星游了几米,诧异地回头望,看见谢思潇还呆站在游泳池沿上。王星恍然,得意地喊:“0号!看来你真的是旱鸭子!哈哈!今天我赢定了!”

        谢思潇发呆地望着泳池。队员们面面相觑,议论纷纷。马路看高胜寒,高胜寒不动声色。王星踩在水中挑衅地高喊:“0号!你只要说出三个字——我认输,我可以教你游泳,免得你被淘汰!”所有人都在看谢思潇,高胜寒也微微皱起了眉。

        “算了算了,看来我今天没对手了。唉……没劲!”王星得意地往回游。突然,谢思潇猛地睁开眼睛,鱼跃入水!朝着对面飞快地游过去!所有人都愣住。王星也愣住了,赶紧转身紧追:“0号!你使诈!”谢思潇不说话,游得飞快。王星赶紧追赶。两个人不相上下,齐头并进。曾紫陌诧异地看着水中的谢思潇,高胜寒若有所思。

        游泳池里,王星和谢思潇飙着水冲向终点。谢思潇不说话,瞪着眼睛游向对岸。王星赶紧加力。

        9

        谢思潇瞪着眼睛拼命地往前游,眼泪混着水一起淌落。两人几乎同时冲向终点,但谢思潇还在不停地胡乱打水。王星大惊地看她,下意识地伸手拽了她一把:“你干吗?!”谢思潇的肩膀重重地撞在泳池沿上,这才停下来,大口地喘着气。王星纳闷儿地瞪着她,谢思潇使劲将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抚了一把,惊魂未定,王星难以理解地瞪着她。

        “非常好!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速度都足够快,最终的结果还是平局。”高胜寒话锋一转,“可是——霹雳火不是游泳俱乐部,游泳只是基本功,你们下水的最终目的是——救人!”说罢,于瑞和黄林跃入水中,游到泳池中央,熟练地踩着水。高胜寒看着王星和谢思潇:“0号!007!我建议你们再加试一场。这是两个落水者,你们一人面对一个,看谁先把自己的救援对象拖上岸!可以开始了!”

        王星跃跃欲试地做好准备:“0号,左边的归我,右边的归你!”谢思潇呆呆地看着水中的教官。王星看她:“你准备好没有?又想使诈呀?我这次不会上当了!”谢思潇忽然举起手:“报告!我……我刚才左腿肌肉拉伤了。”王星愣住,诧异地看着谢思潇的左腿:“0号,你不会吧……”谢思潇的表情有些慌乱:“我疼得厉害,请求休息,等我的伤好以后,我会和007比一次!请批准!”高胜寒点头:“批准!但是记住我们的规则,24小时以后,如果你还不能坚持训练,就只能被淘汰。”谢思潇的嘴唇翕动着,良久,才缓缓地说:“是!我明白……”

        在众人诧异地目光下,谢思潇挣扎着爬上泳池。王星目光闪烁:“0号,需要帮助吗?”谢思潇瞥了一眼王星:“不需要!”说完一瘸一拐地走出游泳馆,黑龙赶紧跟了上去。

        “0号!”

        谢思潇木然地回头,看着高胜寒。高胜寒表情严肃地看着她:“水上救援,是霹雳火队员必须具备的技能,如果过不了这一关,就一定会被淘汰!”谢思潇表情复杂地点头:“明白……”

        “好好休息一天吧,尽快养好你的伤。”

        “……是!”谢思潇走出门,王星有些于心不忍地看着谢思潇的背影。高胜寒若有所思,随即收回目光:“大家继续!”队员们蜂拥跃下泳池,不停地开始踩水。王星也游了过去,不时地回头看着出口处,他总觉得今天谢思潇有什么不对劲。

        游泳馆门外,谢思潇神情落寞地走出来,一屁股坐到门外台阶上。谢思潇的眼泪忍不住淌下来,她伸手默默地抚着黑龙的背毛,黑龙也亲昵地蹭着她的腿。突然,谢思潇哭出声来:“黑龙,我以为我已经过了这一关,看来我错了,真的错了!……”黑龙茫然地看着痛哭的谢思潇。

        游泳池里,已经有队员坚持不住了,头不断地没入水中,又强忍着坚持着。高胜寒表情冷峻地站在泳池边上,马路掐着秒表,大声地喊:“距离及格还有25分钟!坚持!坚持不了的举手,交出臂章走人!”

        队员们咬牙坚持着,曾紫陌焦急地大喊:“大家互助一下!007!你们几个水性好的帮帮他们几个!”许飞几人个朝着坚持不住的队友游过去。王星大喊:“都别动!”许飞诧异地看着他。

        “我们是救援队员,如果自己都救不了,还待在这儿干吗?”

        “可我们是一个集体!”曾紫陌气愤地说。

        “最终留下来的,才是一个集体。”

        许飞有些看不过去,不满地说:“007!如果你遇到困难,我们也应该放弃你吗?”

        “你觉得我会成为救助对象吗?”

        所有人都怒视着王星。王星几下游到那几个坚持不住的队员面前,严肃地指导着:“听着,手掌向内压水,两臂再向外!脚蹼同时做蛙泳动作!手脚动作要连贯!按我的节奏调整呼吸,呼!吸!呼!吸!”几个队员按照王星的要求调整动作,效果明显好了很多。马路看王星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欣赏,而高胜寒似乎也有些感慨。

        10

        停机坪上,顾意驾驶的武直-10稳稳地降落在不远处。舱门打开,顾意跳下直升机,摘下头盔,白鹏等人也追上来,队员们疲惫不堪地往回走。崔华盾摘下墨镜:“刚才这一组大家飞得不错!口头表扬一下!”

        乌拉!飞行员们发出一片欢呼。崔华盾吓了一跳,愣住,皱着眉头往前走:“有那么兴奋吗?”白鹏眼睛发亮:“当然了猎鹰,在我的飞行生涯里,算上刚才这句,您一共才说了五次不错。”崔华盾就笑。顾意眨巴眼睛看白鹏:“瞧你说的!猎鹰有那么苛刻吗?”飞行员们都看她。顾意纳闷儿:“怎么了?我就经常被他表扬,见怪不怪了!”

        “寒号鸟,标准不一样好不好?你是优等生。我们只能望你的项背。”一名飞行员失落地说。顾意得意地扭了扭肩膀:“怎么样?我的项背还可以吗?”飞行们起哄:“相当可以!”

        “哎……寒号鸟,你现在是一览众山小了,因为曾经距离你最近的那个人不在这儿了。独孤求败的滋味还不错吧?”白鹏说。顾意瞪了他一眼,白鹏可怜巴巴地看着顾意:“曾经,有一只呆鸟跟在你的后面,可惜你没有珍惜……”

        “就算我已经失去了他,我也不会觉得追悔莫及。别老跟我提那个叛徒好不好?”白鹏眨巴着眼睛,顾意抬头看了一眼蓝得像深海的天空,“再说了,我现在也不是独孤求败呀!真正的独孤求败是猎鹰!他才是我难以逾越的高峰!猎鹰!再次向您致敬!”顾意一脸崇拜地看着崔华盾,抬手敬了一个夸张的礼。白鹏几人目瞪口呆。崔华盾连忙错开她满是热情的目光:“哦,寒号鸟……继续加油!”突然话锋一转:“和霹雳火的战术合练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回去以后,再好好研究一下几种战术套路。明天一早,我们再飞一组!解散吧!”说完崔华盾匆匆离去。

        顾意呆站在那儿,有些失意地放下手。白鹏看看崔华盾远去的背影,又看着顾意:“此时你的心境,就是呆鸟一直以来的痛苦所在。”顾意有些恼羞成怒:“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乐意!”说完赌气跑了。

        11

        游泳馆里热火朝天,霹雳火的队员们正在演练着水上搜救科目。许飞、黄宝贵和石磊几个人从水底猛地冒头,大口地喘息着换气。于瑞光着膀子站在水中吹哨,大喊:“快下去!下去!继续搜索!”许飞几个人深呼吸一口气,再次潜入水中,搜寻着沉入水底的人体模型。不一会儿,许飞摸到模型,奋力向上抱,黄宝贵几人赶紧过来帮忙。在泳池的另一端,王星冲在最前头,每个人都背扛着一个沉重的人体模型,奋力地朝对岸游去。马路拿着秒表,大声地喊着:“007,45秒!28号,51秒!……”

        在游泳池边上,黄宝贵和石磊正给捞上来的人体模型做心脏复苏。曾紫陌匆匆走过来:“24号不错!025,你的力度太小了!你这样起不到作用,用力!加快频率!”黄宝贵咬牙,发狠地按压着模拟人。曾紫陌大喊:“025!你用力过度了……”话音未落,咔嚓一声,模型的“胸腔”塌了下去。黄宝贵傻了,可怜巴巴地看着曾紫陌,曾紫陌苦笑着摇头。

        这时,秦成冲了过来,对着黄宝贵怒吼:“你是在杀人吗?俯卧撑200次!”黄宝贵哭丧着脸看石磊。石磊看着他笑,黄宝贵瞪他:“你还笑!我可是你的陪练!”石磊恍然大悟,放开模型,也趴下:“俺陪你!”话没说完,秦成拿起消防水枪,水柱如狂风暴雨般地直接扫了过去。巨大的冲击力让队员们站立不稳,摇摇晃晃地在泳池里摔倒一片。

        12

        天色暗沉了下来。此刻,队员们穿着泳衣,拎着游泳装备在宿舍楼前整齐列队。高胜寒穿着作战服,黑色的作战靴踩在水泥路面上声音骤响,他扫视着这一群疲惫不堪的队伍,大喊问道:“你们对自己今天的训练满意吗?”

        “不满意——!”队员们高声怒吼。

        “满意——!”只有王星一个人的声音在夜色里显得格外嘹亮。所有人都看他,王星目不斜视,挺胸站立。高胜寒走过去:“007!自信心保持得不错。”

        “报告!我一贯如此!”

        “保持自信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训练成绩一直领先。只有这样,你才有傲视群雄的资本。”

        “是!我明白!”王星声亮如洪。

        “所以——你还得加练。”王星一愣,高胜寒狡猾地笑,“带着你的自信心,回去,把所有的项目,自己再玩一次!”

        “是!”王星一个利索的右转,跑步向游泳池冲去。队列中,队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王星跑远的背影。郝玲玲一脸花痴,低声道:“帅……”李珊和赵小丫诧异地瞪着她。

        “解散!”高胜寒高喊,队员们疲惫地解散,朝宿舍走。黄宝贵碰了碰石磊:“你说007是不是真有病?神经病。”石磊想了想,缓缓地说:“其实,俺真的挺佩服他。”黄宝贵诧异地看着石磊,忽然恍然:“明白了,你是遇到知己了,我差点儿忘了,你也是这么二。”石磊拉着黄宝贵:“025,咱俩也去训练场吧!”黄宝贵大惊,赶忙甩走要走:“你要再这样,我就退出!我回去继承祖业去!”石磊一脸苦恼地看着黄宝贵,黄宝贵没搭理他,揉着脖子进了宿舍楼。石磊只好无奈地跟上:“025,你再考虑考虑,咱俩基础比较弱……”黄宝贵斩钉截铁:“免谈!”

        许飞拎着衣服,走在队伍的最后,看着石磊和黄宝贵俩人,摇头苦笑着也朝宿舍楼走去。

        “呆鸟!”

        许飞一愣,回身望过去,只见白鹏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许飞兴奋地迎过去:“大鹏!我还以为你小子把我忘了呢!”白鹏一脸严肃地看着他:“我找过你一次了,你夜间训练没在。”许飞擂了他一拳:“算你有良心!”白鹏笑笑:“走走去?”许飞左右看看,二人朝着机场走去。宿舍楼门口,赵小丫看见离开的许飞和白鹏,心事重重。

        夜色阑珊,月光如水。女兵们哎呀呼叫地推开宿舍门,哭天喊地:“累死了!累死了!”郝玲玲揉着脖子,声音有气无力:“累还是次要的,我这身上都泡脱皮了……不会影响皮肤光泽度吧?”李珊嘁了她一声:“你皮肤还有光泽度吗?”

        赵小丫打开门,啊的一声尖叫,所有人都是一愣——只见谢思潇穿着训练短裤,无神地躺在床铺上,黑龙蹲在一旁吐着大舌头。

        “0号,你怎么在这儿?”赵小丫惊魂未定。谢思潇直直地盯着上面的铺板:“我现在是集训队员,当然得搬出教官宿舍了。”郝玲玲看了一眼黑龙,一脸苦恼:“你搬来无所谓,可是这狗……”谢思潇瞪她:“不许说黑龙是狗!它是军犬!”郝玲玲妥协道:“好吧好吧!军犬!这军犬……也住在这儿吗?”谢思潇又躺下去:“黑龙和我形影不离,我住哪儿它就住哪儿。”郝玲玲皱眉:“人狗……军犬,人和军犬有别,它好像还是公的,住这儿不太方便吧?”谢思潇淡淡地说:“有什么不方便的,黑龙不好色,好色也看不上你。”

        李珊和其他几个女兵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郝玲玲不满地想上前理论,曾紫陌莞尔一笑,拦住郝玲玲:“好了!0号是训导员,她当然得带着黑龙,再说了,黑龙也是我们的一员,它受过专业训练,不会影响我们生活的。大家都累了一天,抓紧时间洗洗休息吧。”谢思潇目光闪烁,意外地看了一眼曾紫陌。郝玲玲一脸怒气,李珊一把把她拽走了。

        队员们在水里扑腾了一整天,都是疲惫不堪,陆续爬上床,睡觉了。曾紫陌走到自己的铺位旁,拿出一瓶药,走到谢思潇床前:“0号,我看看你的腿伤吧,帮你敷一下药,做个按摩。”谢思潇愣住了,有些慌乱地拒绝说:“不……不用了,好得差不多了。”

        “肌肉拉伤可没那么容易好。你别忘了规矩,24小时如果恢复不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谢思潇的表情有些纠结,曾紫陌走上前,“是左腿吗?”谢思潇一把挡开曾紫陌的手:“我说了不用!”曾紫陌吓了一跳,药瓶也掉在地上,一脸诧异地看着谢思潇。这时黑龙也猛地起身。

        郝玲玲气恼地大喊:“0号!你干什么呢?!我们队长好心好意给你治伤,你不用也算了!动什么手啊!还要放你的军犬咬人啊!太过分了!”赵小丫也是不满:“0号!既然你现在也是集训队员,就应该明白和大家和睦相处的道理!你不要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所有人都怒视着谢思潇。谢思潇有些尴尬,轻声叫了一声:“黑龙!坐!”黑龙乖乖地蹲下了。

        谢思潇看着曾紫陌,又把目光挪开:“对不起……”曾紫陌一笑,弯腰捡起药瓶,放在谢思潇的床边:“看得出来,你今天心情不好。药我放在这儿了,你一会儿自己擦擦吧,记住,涂药以后,用手掌朝着一个方向轻轻揉伤处,200次以后再涂药,再换一个方向继续一次。”谢思潇呆呆地看着放在床头的药瓶,点了点头。曾紫陌转身,安抚着其他队员:“都赶紧睡吧,明天还有训练呢。”

        夜色深了,谢思潇躺在床上大睁着眼,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常年的军队生涯让她已经习惯了孤独,还不适应别人的关心,只有黑龙,静静地陪在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