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第七章

        1

        夜里,空旷的机场上,鲜红的国旗在风中猎猎飘舞。白鹏和许飞并肩慢慢地走着。

        “干吗呀大鹏?怎么不说话?你找我就是为了溜腿儿啊?我可没那个体力了。”许飞打破沉默。白鹏停下,严肃地看着许飞:“呆鸟,回来吧。”许飞愣住了,尴尬地一笑:“怎么?没我打呼噜,你睡不着啊?”白鹏神情严肃:“我为你觉得不值。”

        “这个问题,我来之前咱俩不就讨论过了吗?没什么不值的。”许飞望着漆黑的天空,“我换了一种活法,真的换了一种活法,挺好的,虽然有些辛苦,但是我挺享受的……”白鹏打断他:“寒号鸟现在几乎公开向猎鹰发动攻势了!”许飞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呆呆地看着白鹏。白鹏几乎是恳求地说:“回去吧!除非你想连寒号鸟都放弃。”许飞表情有些复杂:“猎鹰……猎鹰反应怎么样?”

        “还好,猎鹰对她始终保持着合理的距离,对她的爱意表露视而不见,只谈工作。”

        不远处,崔华盾匆匆走来,听到两人的谈话,愣住了。

        许飞苦笑着摇摇头:“猎鹰看不上她,‘90后’的小丫头,在猎鹰面前,到底还是太嫩。”白鹏看着许飞:“不错,猎鹰是一个很成熟、很优秀的男人!可是难道寒号鸟不优秀吗?不漂亮吗?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猎鹰再眼高,他也是个男人!而且是寒号鸟那么佩服的一个男人!呆鸟,你想过没有?如果有一天猎鹰接纳了寒号鸟,你还有机会吗?别看你年轻,真要是争起来,你不是猎鹰的对手!你承认吧?”许飞呆呆地看着白鹏,点头:“我承认。”

        黑暗中,崔华盾苦笑着,微微摇头。

        白鹏凝视着许飞。许飞目光闪烁,苦笑地望着别处:“大鹏,有句话说得好,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和她在一起。只要她幸福,我……”

        “你别跟我扯这个!”白鹏不耐烦地打断他,“那是小说!那是电视剧!咱俩从进航校就在一个宿舍,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会不知道吗?你跟我装什么装?你能接受寒号鸟和别人在一起?”许飞无言以对。白鹏看着许飞:“呆鸟,别闹了。回去吧!我不敢保证你回去以后一定能追到寒号鸟,但是你我都知道猎鹰的为人,起码他不会和你争!起码你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除了这个,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这也是包括猎鹰和寒号鸟在内的所有战虎的心声:战虎需要你!真的需要你!”白鹏期盼地看着许飞。

        鸦雀无声。

        “给我个答复!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你现在回去不丢人!我都跟兄弟们交代好了,如果你回去,我们就当是一架武直-10短暂失联,又自己返航了!谁敢说你半句怪话,我他妈弄死他!”白鹏发着狠劲说。许飞笑了笑,拍了拍白鹏的肩膀:“兄弟,谢谢你!”白鹏打开他的手:“别跟我玩儿虚的!我要的是答复!明确的答复!回去还是不回去?!”

        “武直-10能飞回来,它发射出去的火箭弹能飞回来吗?飞回来就完蛋了!”许飞意味深长地说。

        “你什么意思?”白鹏转头看他。

        “我就是那枚火箭弹!开弓没有回头箭!”

        崔华盾愣住了。

        白鹏难以置信地看着许飞:“那就是说,你不回去,你还想继续留在霹雳火?”许飞转身走开:“除非霹雳火把我淘汰!”

        “呆鸟——”许飞回头,白鹏看着他,“我意识到一件事儿!你去霹雳火,绝不是仅仅想换个活法!绝不是仅仅因为想和寒号鸟距离产生美!你到底为了什么?你有秘密!”

        “你猜!”许飞说罢,一笑扬长而去。白鹏愣立当场,焦急地大喊:“呆鸟!许飞!许飞?!”许飞头也没回地走远了。崔华盾若有所思。

        “臭小子!你有种一辈子别让我知道原因!我要是知道了,要是你的原因说服不了我!我弄死你!”白鹏气鼓鼓地转身,忽然愣住了——崔华盾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白鹏傻了,快步跑上去,敬礼:“猎鹰!你……”崔华盾举手还礼:“这么晚了不休息啊?”白鹏嗫嚅着:“猎鹰,我刚才……您都听见了吧?”崔华盾点头,白鹏傻了:“猎鹰!你听我解释!我……”崔华盾笑着打断白鹏:“大鹏,我非常感谢你为了帮我们战虎特种航空队拉拢人才做出的努力!呆鸟是我一手带起来的优秀飞行员,就这么给了霹雳火,我还真不甘心。你有时间再帮我好好劝劝他!”白鹏张大嘴,茫然地点头:“啊?啊!是!”

        “早点儿休息!”崔华盾说完扬长而去。白鹏愣在那里,纳闷儿地挠头:“……前面的,他听见没有?”

        2

        训练场上,探照灯雪亮的灯柱投射在空旷的跑道上。灯下,王星瞪着眼睛,不知疲倦似的做着蛙跳,奔跑着。秦成、于瑞和黄林三人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望着跑道上还在狂奔的王星。秦成咂舌:“乖乖……差不多有十公里了,这小子还真是生猛。”黄林笑:“打个赌,他什么时候能停下?我猜超不过二十公里。”于瑞摇摇头:“估计得多,这小子体能确实惊人。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考虑他。”秦成说:“再二十公里吧!三十公里顶天了!我押两顿饭。”黄林笑,扭头问:“老马!你压多少?”马路正在泡面,一笑:“我才不押呢!因为我知道答案。他肯定跑到瘫地上为止。”三人诧异地看着他。

        “他有那么二吗?今晚瘫地上,他明天不过了?”

        马路笑:“他就是那么二。这样的我见过,有经验!”

        于瑞问:“谁呀?还有和他一样二的人?”

        马路笑,端起方便面桶,放在高胜寒的桌子上。高胜寒盯着电脑屏幕,沉声道:“老马,我必须得考虑灭口了,你知道的太多了。”

        马路就笑。

        秦成和黄林不怀好意地看着于瑞。于瑞傻眼了:“飞狼!我不是那意思啊!我道歉!我认罚,200俯卧撑怎么样?”说完啪地趴在地上,标准的俯卧撑。高胜寒盯着电脑屏幕:“得了吧,没必要,你又不是我的下属了,人走茶凉很正常。”于瑞大惊,发狠地做着俯卧撑:“500!诚心道歉!”秦成和黄林幸灾乐祸地笑。马路看看高胜寒:“飞狼,你看什么呢?”高胜寒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指了指:“一份资料。”马路纳闷儿:“什么资料?”高胜寒若有所思:“这份资料,揭开了我白天的一个谜团,总算是找到根儿了!”马路、秦成和黄林诧异地看过去,一脸惊讶。于瑞也想看,刚想起身就被黄林一脚踩了下去。

        3

        深夜,熄灯号早已吹过,兵楼的灯光陆续熄灭。整个军营也进入梦乡,一片安静。宿舍里,女兵都在睡觉。赵小丫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被子滑落下来,露出身上遍布的伤痕。谢思潇躺在床上,睡梦里也都皱着眉头。

        山区里,巨大的雷电声拍打着岸边,肆虐的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石块从山谷奔泻而下,不断冲入早已翻腾的河流中。雨越来越大,冲向围堰和混凝土高墙的连接口,两个碗口大的洞口喷射着泥浆一般的黄水,就像一把利刃,把淤积的泥沙撕开了一条条裂缝。湍急的洪水中,一个小女孩的人影在水中挣扎,她拼命地朝着不远处的人游过去,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叫妈妈。

        “潇潇!别过来!快走!……快走啊!朝对岸游过去!”

        女孩儿哭喊着:“不!我要救你!”

        “不要!不要啊!”妈妈挣扎着摇头,“不要过来!潇潇!你还小,你救不了妈妈!你快游到对岸去!向对岸快游啊——加油!加油啊——”女孩高声哭喊着,妈妈的身影忽隐忽现,慢慢地沉了下去。女孩儿撕心裂肺地哭喊:“妈——妈——”

        ……

        “啊——”谢思潇尖叫一声从床上猛地坐起,在黑暗里喘着粗气,泪流满面,额头上冒着一层密密的冷汗,惊恐地望着对面的白墙。黑龙被惊醒,站起来惊恐地望着谢思潇。不远处的床上,曾紫陌也被惊醒,她诧异地匆忙起身,走过去:“0号,你怎么了?”谢思潇满脸痛苦地摇头:“没事!我没事儿……”

        “做噩梦了吗?”曾紫陌小心地问。

        谢思潇淌着泪,摇头,慌乱地站起身:“我……我出去走走!”说完大步走了出去,黑龙紧随其后。曾紫陌看着谢思潇的背影愣住了——谢思潇走得飞快,左腿一点儿都不瘸。曾紫陌诧异地左右看看,赶紧披上衣服,匆匆跟了出去。

        4

        跑道上,王星几乎瘫倒,他仰面朝天,大口地喘着气,望着天一片黑暗,脑子里闪现过龙丹丹的笑脸,一滴泪水混着汗从眼角滑落。

        飞虎旅营区路上,谢思潇流着眼泪,心事重重地走着。她痛苦地闭上眼睛——肆虐的洪水,翻腾的河流里泥浆一般的黄水,还有妈妈在洪水里不停挣扎的身影……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以为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但这些忘不掉的影像却始终出现在她的梦里,从来就不曾忘记过。

        黑龙静静地在后面跟着,忽然回过身,叫了一声。谢思潇一愣,转身看见曾紫陌也跟了出来。谢思潇赶紧擦了一把眼泪,叫住黑龙。曾紫陌走到她跟前:“0号,你没事儿吧?到底怎么了?”谢思潇掩饰地笑笑:“真没事儿,我就是想一个人走走。”曾紫陌叹了口气,看着谢思潇:“你瞒不了我,你有心事。”谢思潇愣愣地看着曾紫陌。

        “0号,训练的时候,你一直是我的榜样,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在生活中,我比你大好多,也比你经历了更多的坎坷。如果你愿意,可以把你的心事讲给我听,我保证只听,不说,只做你倾诉的对象。你说出来心情就会好受许多。”

        “曾队长……”谢思潇嗫嚅着。

        “这里没有曾队长了,只有学员019,我们是一样的。”

        谢思潇苦笑:“好吧,019,做教官的时候,我总难为你。你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关心?”曾紫陌笑:“你怎么理解都行,我只是想帮你。”谢思潇终于忍不住地哭出声来:“我救不了人!我根本救不了人!我只会游泳,可是我救不了别人!我很没用!真的很没用……”曾紫陌震惊地看着痛哭的谢思潇,上前扶着她,坐到路旁:“告诉我原因吧!或许我能帮你。”谢思潇哭着点头……

        跑道上,王星疲惫地起身,沿着跑道朝回去的路走去。

        营区路边,曾紫陌擦着泪看着满脸是泪的谢思潇。谢思潇抽泣着:“019!你是唯一知道我秘密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这件事讲给你……可是你得保证,不能告诉任何人。就连飞狼也不能告诉!”曾紫陌点头,忧心忡忡地看着谢思潇:“可是明天怎么办?”谢思潇愣住了。

        “明天我们的训练科目还是水上救援。你继续装腿上有伤吗?别忘了,你只有24小时的时间,现在只剩下十几个小时了。”

        谢思潇痛苦地哭着摇头:“十年了,我都解不开它,十几个小时你让我怎么办?我做不到!根本做不到!”曾紫陌严肃地把着她的肩膀:“你想留在霹雳火,就必须要渡过这一关!必须要解开这个心结!”谢思潇含泪看着曾紫陌。曾紫陌起身,凝视着谢思潇:“到游泳馆吧!我愿意帮你!”谢思潇诧异地看着曾紫陌,曾紫陌点头:“我给你当救援对象,我们现在就开始训练。”谢思潇流着泪:“算了吧,没用的。”

        “总得试一下!霹雳火原则第二条: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我不放弃救援对象的生命,也不会放弃我的队友。”曾紫陌站起身,伸出手。谢思潇犹豫着,最终下定决心,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突然,黑龙叫了两声,两人一愣,见王星迎面走来。谢思潇大惊,赶紧又擦了擦眼泪。曾紫陌问:“007,你刚回来?”王星点头:“你们……去干吗?”曾紫陌笑:“哦,0号不是大腿拉伤了嘛,我看她挺痛苦,带她回卫生队擦点药水。”谢思潇感激地看了一眼曾紫陌。

        王星上下打量着谢思潇的左腿:“你还真伤了?”谢思潇冷着脸:“那我让你失望了。”

        “确实有点儿失望,你千万别被淘汰,尽快恢复,要不然我就享受不到战胜你的快感了!”说完扬长而去。谢思潇气急,怒视着他的背影。曾紫陌仿佛看出来什么,暗自一笑,对谢思潇说:“我们走吧!”

        两人刚走开,王星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回身望去,只见谢思潇一瘸一拐地走着。王星满脸疑惑:“真伤了?”王星表情复杂,一拍脑门儿自言自语:“王星,你想什么呢?啊?你想什么呢?神经病!”说完匆匆而去,刚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谢思潇和曾紫陌走去的方向,一脸诧异:“不对呀……”

        游泳馆里,谢思潇凝视着泳池发呆,黑龙坐在一旁哈哧着舌头。曾紫陌看她:“0号,你的泳技是没问题的,我们就直入主题吧!”谢思潇发愣地点点头。曾紫陌入水,游到泳池中央踩着水,返身看着谢思潇:“来吧!0号!别想太多!别犹豫!”谢思潇茫然地点头,下定决心似的跳下水。黑龙蹲在池边,跃跃欲试。

        “我现在处于昏迷状态,不再发力了。”曾紫陌闭上眼睛,仰躺在水面上,谢思潇纠结地点头,愣愣地看着平躺在水面上的曾紫陌。

        “0号!你一定可以的!”曾紫陌鼓励地看着她,“我给你10秒钟!10,9,8,7……”谢思潇表情痛苦,当曾紫陌数到1时,身体忽然猛地下沉!谢思潇大惊:“019!”曾紫陌不断地在水中上下沉浮:“0号!救我!快救我!”谢思潇的眼泪下来了,十年前的一幕再次闪现在眼前,她痛苦地摇着头。

        “0号!我坚持不住了!快救我!快救我啊!”曾紫陌大声呼喊着,谢思潇满脸痛苦地摇着头。妈妈沉下去前的呼叫声让谢思潇双手抱头,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啊——”曾紫陌愣住了,焦急地抱住谢思潇:“0号!你怎么了!0号!”泳池边上,黑龙也狂吠着跃下水!

        听到惊叫声,游泳馆的管理员战士惊惧地跑进来:“曾医生!怎么回事儿?”曾紫陌笑笑:“没事儿!我们在训练!训练!”管理员战士疑惑地看着她,曾紫陌抱着谢思潇,焦急地说:“我们真的在训练!小陈,你出去吧,有事儿我喊你!”小陈这才诧异地转身走了。

        这时,王星跑了进来,看见水里发狂一样的谢思潇愣了。曾紫陌拼命地抱着她,大喊着:“0号!0号!你醒醒啊!”黑龙也游了过去,焦急地狂吠。王星反应过来,飞快地扯掉外衣一跃进入水中,迅速游了过去。

        谢思潇痛哭着,抱着头挣扎着。曾紫陌死死地抱着她,人也在下沉。王星飞速游了过来,一把拽住谢思潇。曾紫陌意外地看他:“007!”

        “你们在干什么?!她怎么了?”

        “先把她拽出去!回头再跟你解释!”曾紫陌一脸焦急,王星看着发狂似的谢思潇,顾不了那么多,发狠地拽着她直奔游泳池边。

        王星和曾紫陌一起将谢思潇拽了上来,黑龙也浑身湿淋淋地爬上岸,焦急地围着谢思潇转圈。谢思潇双手抱头,痛哭着。王星看着曾紫陌:“她到底怎么了?!”曾紫陌为难地摇头:“我……我不能说。”王星一愣,焦急地扒开谢思潇的双手,瞪着她:“0号!0号!醒醒!醒醒!”谢思潇睁开泪眼,看着王星,愣住了。

        “你在干吗?”王星问。

        谢思潇一惊,看向曾紫陌,曾紫陌摇头:“我什么也没说!”王星纳闷儿:“说什么?”谢思潇一把将王星推开:“你别管了!”

        “可是你刚才发疯了!”王星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谢思潇赌气地站起身:“你才发疯呢!”王星瞪着谢思潇的腿:“你腿没事儿啊?”谢思潇愣住了。王星暴跳如雷地大喊着:“到——底——怎——么——了?!”谢思潇呆了一下,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王星目瞪口呆。

        5

        高胜寒坐在办公室里,表情严肃地盯着电脑屏幕。这时,马路匆匆跑进来:“飞狼!出事了!”高胜寒一惊:“怎么了?”

        “游泳馆战士刚才打电话,说我们的队员在里面加练,情况很奇怪,其中一个好像出了精神问题。”

        “什么意思?加练的是谁呀?”

        “曾紫陌,还有一个带狗的,肯定是谢思潇啊!”

        “走!”高胜寒腾地站起身,又忽然停下来,“老马!鸣警报!把所有人集合过去!”

        “啊?所有人?那谢思潇她……”

        高胜寒声音低沉:“她迟早要面对现实,必须得过这一关!”马路郑重地点头,转身离去。

        6

        泳池边上,黑龙抖着身上的水,王星被弄了一身,烦躁地瞪着黑龙:“哎呀你有完没完啊!”黑龙也瞪他。王星赶紧向后蹭了蹭:“请便!请便!”王星回头,谢思潇一脸尴尬地瞪着王星。王星扑哧一声,赶紧捂住嘴。曾紫陌皱着眉:“007,你就别幸灾乐祸了,你既然来了,就赶紧和我一起帮帮0号!”

        “帮她可以啊!得先告诉我是什么秘密!”

        “007你滚蛋!谁说让你帮了?”谢思潇赌气。

        “救了你你还这么横!忘恩负义!”

        “谁让你救我了?我淹死了我愿意!”

        两人针尖对麦芒,毫不相让,曾紫陌叹了口气出来打圆场:“0号,还真得感谢007!否则,你真出了意外,麻烦就大了。”谢思潇语塞,赌气地瞪着王星:“019,咱们回去吧!”曾紫陌焦急地说:“你……你不练了?”谢思潇赌气地说:“不练了!我退出算了!”

        “019,不用劝她。她也就是嘴上说说,真让她退出,她比死还痛苦呢!”谢思潇愣住,王星看着别处,“怎么样?被我说到心窝子里了吧?不用奇怪,我向来善于揣摩敌人的心思,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谢思潇气得脸红脖子粗,曾紫陌暗笑。

        “咻——”一阵哨音响起!

        三人大惊,下意识地望过去,只见高胜寒带着教官,还有其他队员全都走进来。三人连忙迎上去,立正:“报告!”

        高胜寒黑着脸看着三人。曾紫陌大喊:“报告!我……我白天训练得不太好,请0号和007帮我加练一下。如果我违反了霹雳火集训管理规定,我愿意受罚!”高胜寒冷冷地看她:“019,包庇队友,同样违反霹雳火的集训管理规定。”曾紫陌语塞。

        “报告!”谢思潇大喊,“要加练的是我,019是为了帮我!我愿意受罚!”

        “那007呢?”高胜寒问。谢思潇瞥了一眼王星:“谁知道他从哪儿冒出来的!”王星气恼地瞪了她一眼。

        “好了!好了!”高胜寒看着三人,“不管是谁吧,你们牺牲了宝贵的休息时间,主动到这里来加练,我只有表扬的份儿,哪儿有批评你们的道理呀!”三人愣住。高胜寒指着其他队员,“所以,我把他们全都叫来了!既然加练,就大家一起练。”三人有些尴尬,歉意地望着其他队员。许飞笑:“我们都挺惭愧的,你们三个这么优秀都跑来加练,我们哪儿睡得着啊!”

        “019!0号!007!告诉我你们加练的效果怎么样?”高胜寒问,曾紫陌一愣,谢思潇抢着说:“报告!效果很好!”

        “都很好吗?”

        “是啊!都很好!好得不得了!”

        王星扑哧一声,谢思潇死瞪着王星。

        高胜寒看着王星:“007,我以为你一定已经累瘫了,怎么还笑得这么灿烂啊?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儿了?跟我们大家分享一下!”谢思潇紧张地瞪着王星,曾紫陌也是一脸担忧。

        “啊……挺有趣的。我们练着练着,狗……黑龙掉水里了!它慌乱啊,挣扎呀,我勇敢地把黑龙救了上来!”谢思潇鼻子快气歪了。曾紫陌莞尔,赶紧忍住。黑龙蹲在旁边一脸无辜。

        “007,你瞎说呢吧?狗可是天生就会游泳。”石磊问。黄宝贵也点头:“对呀!我还从没听说过狗被淹死呢!尤其是在游泳池里。”

        “谁知道呢!今天这狗……黑龙有点儿异常。”王星瞥了瞥谢思潇,谢思潇恨不得活扒了王星。高胜寒笑笑:“确实有趣!把游泳馆的录像给我调出来,大家跟着一起乐和乐和!”

        “好嘞!”马路转身就往外走,谢思潇焦急地大喊:“别——”

        马路停住脚,所有人都看着谢思潇。谢思潇含着眼泪,深呼吸一口:“报告!别去调录像了!刚才……刚才是我出了状况,是007和019把我救了上来。”曾紫陌忧心忡忡地看着谢思潇,王星也一愣。

        “你的泳技比019要好,和007不分上下,怎么会出状况?”高胜寒面无表情。队员们都是一脸诧异。谢思潇纠结着:“我……我也不知道,我……”高胜寒凝视着她:“你有一个心结!一个无法逾越的心理障碍!”谢思潇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高胜寒。

        “你的游泳技术很好,从小就很好!”高胜寒凝视着谢思潇,“因为你十岁之前都长在外婆家,外婆家在东海市的一座小渔村里,你三四岁的时候就跟着外公外婆舅舅一起出海打鱼了,你几乎天生就会游泳。这一点来说,你可比你妈妈强多了。你妈妈生长在海边,却天生对海水过敏,所以她从小就不沾水,长大了也远嫁到一座没有海的城市。”谢思潇的眼泪淌下来,王星也是一脸诧异。

        游泳馆里鸦雀无声!

        “你十二岁那年,父母离异,你也结束了在外婆家的生活,回到了单亲妈妈身边,妈妈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女儿,喜不自禁,她尽力补偿你童年离开父母的痛苦,也尽力想让你忘记父亲离开的痛苦,她对你近乎于溺爱,只要你想做的事情,她无不答应。你喜欢吃什么,她就给你做什么,你想穿什么衣服,她就给你买什么衣服,你想去哪儿玩儿她就带你去哪儿玩儿。你说你小时候生活在海边,从来没见过大山,她就贷款买了一辆越野车,每到周末就开车带你去大山里玩儿。”

        谢思潇哭成了泪人,所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似乎都预感到了什么。

        “终于,在你十二岁生日那天,那个星期六的中午,你和妈妈开车驶进大山,暴雨就在这个时候下了起来,雨越来越大,道路泥泞不堪,驾驶技术不强的妈妈一不小心将车开到了山路下方,那儿原来是个山谷,可是洪水冲了下来,那里成了一条咆哮的大河!”高胜寒更咽着,“你们母女拼尽全力,从车里逃出来,可是你妈妈不会游泳。你拼命地朝她游过去,想去救她,可是洪水实在是太大了!你只有十二岁,体力根本无法对抗洪水。可是你并没有放弃,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游向妈妈。最终,你还是失败了……你妈妈遇难,你拼尽全力游到了对岸,体力透支,晕了过去……当地的武警部队救了你,一条功勋警犬找到了你妈妈的尸体,它就是黑龙的父亲。以后,才有了你后来的故事。”

        谢思潇放肆地痛哭着,所有人都忍不住,有抽泣声从队列里传来。王星强忍着,瞪着谢思潇,可是泪水还是淌了下来。高胜寒看着痛哭的谢思潇,上前扶着她的肩膀:“对不起,0号,这个故事我本来应该早点儿了解,可是我直到现在才知道。对不起!”谢思潇痛哭失声:“我本来可以的!我真的可以救出妈妈!可是她不让我救她,她说我救了她,就没办法游到山谷对岸去了!她拼命地对我喊:‘潇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潇潇!别管我!游到对面去!游到对面去呀……’她本来还可以再坚持的,可是她担心我游过去,她把自己沉进了水底……”高胜寒紧紧地扶着她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0号!看着我的眼睛!我现在告诉你!你妈妈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因为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在面临生死之间,会拼命地抓住所有他能抓住的东西!她会下意识地把你拽进水底!那种力量强大到超乎常人的想象,12岁的你根本没办法抵抗!所以她才不让你靠近,所以她宁可选择自杀!她是在和死神谈判,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把你救了出来!”

        谢思潇痛哭着点头,所有人都在落泪。

        “这十年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可是你一直逃避着这件事,现在你又一次面对这道坎了!所以!你不能让妈妈伤心对吗?你一定能战胜这道心理魔障,对吗?你现在足够强大!你可以救出落水的人,可以让他们不再像妈妈那样无助地死去!对吗?”谢思潇痛哭着点头。

        “报告!”是王星。

        所有人都看他,谢思潇也哭着看他。

        “飞狼!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我愿意帮助0号!战胜这道心里魔障!”王星高喊。谢思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王星走上前,凝视着谢思潇:“敢不敢再跟我比一场!把我救出来,我就向你认输!”谢思潇哭着,王星站起身,走向泳池,一跃而下!巨大的水花溅在谢思潇满是泪水的脸上。

        泳池里,王星踩着水,看着岸上的谢思潇:“0号!接受挑战吧!”

        “0号!应战吧!”“0号!加油!”所有人都期盼地看着谢思潇,黑龙也狂吠着。谢思潇含泪看着水里的王星,哭着冲上去,飞跃入水!

        谢思潇站在泳池里,愣愣地看着水中的王星。黑龙狂吠着,高胜寒低声命令:“把黑龙带出去!”秦成牵着黑龙往外面走去,黑龙狂吠着挣扎,谢思潇回身含泪对着黑龙命令:“黑龙!去外面等我!”黑龙停止挣扎,听话地离开了。

        “0号!加油!”“0号!要相信自己!”

        高胜寒看着谢思潇:“0号!我们所有人都见证了你那段痛苦的回忆,现在需要你还给我们一个美好的回忆!”谢思潇哭着点头,踩着水,纠结地向王星游过去。高胜寒站在池边:“0号!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很自信,你的自信程度和007也是不分上下。今天到了你战胜他的时候了,在战胜他之前,你必须战胜你自己!不要让我们失望!也不要让自己失望!游过去!把他捞上来!”队员们纷纷加油,谢思潇泪眼瞪着前方的王星,快速游过去。所有人都关切地望着游向王星的谢思潇。

        谢思潇游到王星身边,王星高举起双手,停止踩水,身体慢慢下沉。谢思潇纠结地瞪着王星,王星在水中挣扎着:“愣着干什么?你想让我淹死啊!我已经呛水了!”谢思潇咬紧牙关,朝着王星伸出手,一把拽住王星的胳膊!众人一片喝彩!曾紫陌激动地握着双拳:“0号!干得漂亮!把他拖上来!快呀!”泳池里,谢思潇淌着泪,使劲儿拽着王星的胳膊,肩颈部扛住王星的前胸,朝着岸边不停地划水。泳池边上一阵喝彩声,谢思潇泪眼婆娑,脸上带着压抑已久的笑容。

        仰面躺着的王星看了一眼站在岸边的高胜寒,高胜寒微微点了点头,王星会意,突然一下用胳膊扣住了谢思潇的脖子!谢思潇愣住了,努力想回望,但被王星扣得死死的!谢思潇挣扎着不停地打水,但王星死死拖着她,朝着水底沉下去!队员们大惊:“007在干什么?!”“007疯了吗?!”曾紫陌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只有高胜寒表情凝重,没有动。

        泳池里,王星把谢思潇整个人拖入水中,两个人不停地挣扎着,王星死死扣着谢思潇的脖子,两人沉到水底,谢思潇拼命地蹬腿,不一会儿,两人又从水里冒了出来。谢思潇惊叫着出水,大口地喘着气。王星保持着动作再次把她往下拽。许飞一脸焦急:“报告!飞狼!我请求下水!007这小子疯了!”石磊也上前:“飞狼!俺也下去!0号有危险!”高胜寒怒吼:“干什么?!都回去!”队员们难以理解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看着他们:“激动什么?这一关你们也得过!”

        队员们愣住了,高胜寒走向泳池边,两人还在水中死命地挣扎着。高胜寒大声喊:“0号!现在你应该理解当年你妈妈不让你救她的原因了吧?!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在面临生死之间,会拼命地抓住所有她能抓住的东西!她会下意识地把你拽进水底!那种力量强大到超乎常人的想象!现在,007就是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一个下意识求生的人!他就是十年前你落水的妈妈!”队员们这才恍然大悟,关切地看着泳池里扑腾的两人。谢思潇还在挣扎着,猛然愣住。

        “007!扮演好你的角色!如果0号不能把你救出来,你们两个就会被一起淘汰!”高胜寒高声命令。王星死死地揽着谢思潇的脖子:“0号!你听见了吧?!就算你不想留在这儿,你也别连累我!”说着王星一把将谢思潇拖入水底。水下,谢思潇拼命地挣扎着,王星就是不松手。

        所有人都一脸紧张地站在泳池边上。马路有些忐忑地看着高胜寒,低声道:“有点儿危险了吧?万一……”高胜寒严肃地说:“没有万一,今天她要是扛不住,我真的不会要她。霹雳火的队员绝不能有任何短板。”马路无奈地点头,关切地看着水中挣扎的两人。

        这时,王星和谢思潇再次冒出水面,谢思潇呼吸困难,拼命摆脱着王星。王星双手死死地用力抓住她:“0号!如果你战胜不了我,咱们两个都会被淘汰!你不觉得很丢人吗?”谢思潇挣扎着:“不……可……能……”王星发力,再次将谢思潇往水底拖,谢思潇剧烈地挣扎着。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紧张万分!高胜寒表情冷峻,盯着两人。

        “0号!救我!救我呀!……0号!放弃我!自己游走吧!只要你答应放弃我,我就松手!……0号!你完了!你快失败了!可恨的是你连累了我!”

        “你……你浑蛋……”谢思潇哭喊着。王星“恶狠狠”地笑了:“对!感觉很好!我就是浑蛋!一个把你往地狱里拖的浑蛋!要么你就把我变回人,要么就跟我一起葬身水底!”说着王星再次将她往水底拽。

        两人再次沉入水底,谢思潇怒视着王星,王星“狰狞”地笑。谢思潇咬牙猛地一蹬池底,二人快速上浮,哗啦一声冒出水面。突然,谢思潇回身一肘,砸在王星的下颌上!泳池边上一片惊呼!王星猛然愣住了,鲜血从嘴里鼻子里不停地冒出来,他下意识地松开手,直愣愣地看着谢思潇,谢思潇也愣住。王星满脸带笑,在水中伸出大拇指:“0号,真有你的……”说着头一歪,倒进了水里。谢思潇大惊,猛地一把拽住王星的胳膊,大喊:“007!007!”王星满脸是血,不省人事。

        队员们目瞪口呆,高胜寒笑了。曾紫陌看到了高胜寒的笑容,焦急地大喊:“0号!还等什么?快把他拖上来!”谢思潇恍然大悟,扛着王星向池边游去。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晕过去的王星拽上来,曾紫陌愣愣地看着王星。许飞几人也是焦急地大喊着:“007!007!醒醒啊!”曾紫陌焦急地在检查:“内唇出血!”郝玲玲带着哭腔:“内唇出血怎么会晕过去啊?颅内肯定受伤了!0号!你干吗使那么大劲啊!”谢思潇语塞,尴尬地看着自己的肘部。

        “要是颅内受伤就麻烦了!”说着,曾紫陌焦急地查看王星的瞳孔,又摸颈动脉,一脸诧异,“也不太像……”

        谢思潇一脸紧张,高胜寒若有所思。曾紫陌抬起头说:“飞狼,卫生队没有设备,得赶紧把007送基地医院去,进一步检查!”郝玲玲连忙上去作势要背,被石磊一把拦住:“还是来个男的吧!”高胜寒狡猾地笑笑:“不用了!”曾紫陌诧异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看着谢思潇:“0号,恭喜你,提前通过了水上救援的考核。”谢思潇愣住了:“我通过了吗?可是……可是……”谢思潇不好意思地看向王星。

        “你做得很棒,不把他打晕,你是没办法把他拖上岸的。”

        谢思潇内疚地看着还在昏迷的王星:“可是我可能下手太重了,他……”

        “他就交给你了。目前这里就你一个闲人。”

        谢思潇愣住,尴尬地点点头。

        “老马!”高胜寒大喊一声,马路把车钥匙掏出来,递给谢思潇。石磊几人托起王星,放到谢思潇背上,谢思潇有些不知所措,石磊看她:“0号!你还等啥啊!快去呀!”

        “哦!好!”谢思潇背着王星,焦急地跑了出去。郝玲玲的表情有些复杂。高胜寒扭头看着众人:“都不困了吧?!我建议,训练现在开始!”马路和教官们冲下去,催促着:“下水!下水!快快快!”黄宝贵站着没动:“不换衣服啊!”于瑞一翻白眼:“紧急情况!”

        队员们噼里啪啦地跳下水,马路看着高胜寒:“007真没事儿?我有些担心。要不我跟去看看。”高胜寒暗笑:“我刚才看着呢,这小子没那么不堪一击。”马路一愣:“装的?”高胜寒摇头:“这个不好说。”马路脸一沉:“我看看去!”高胜寒一把拽住他,笑了:“不该认真的时候,别瞎认真。”马路恍然大悟,也笑了。泳池边上,于瑞大声高喊:“一小时踩水训练!开始计时!”高胜寒下意识地看着水中的曾紫陌,表情很复杂。

        7

        训练场上,谢思潇挣扎着背着王星,打开车门,把王星塞进副驾驶,随后焦急地跳上车打火儿,她的手有些发抖,忧心忡忡地看着王星:“007!007!”

        王星没反应。

        谢思潇焦急地打开车灯,挂挡,启动。谢思潇边开车边焦急地喊:“007!你醒醒啊!你别吓我好不好?007……虽然你非常讨厌,可是你别在这时候出事儿啊!你要真完蛋了,我良心何安啊……”

        突然,汽车一个颠簸,王星的头朝着谢思潇肩膀歪过来。谢思潇吓了一跳,尴尬地把王星给推了回去。汽车又一个颠簸,王星的头又歪了过来,谢思潇表情紧张,伸手想推,想了想,叹了口气:“唉……毕竟是我打伤的你,毕竟你……你是为了帮我才受伤,毕竟你晕过去了……”

        “丹丹……”王星呓语着。谢思潇大吃一惊,一个急刹车,瞪眼看着王星:“007!007?”王星眉头紧皱:“丹丹……你去哪儿了……丹丹……你到底去哪儿了?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我想你……”谢思潇表情复杂地看着肩头的王星,王星欣慰地笑着,伸手朝谢思潇抱去:“丹丹,我可找到你了……这次你跑不了了……跑不了了……”

        “啊……”谢思潇一声尖叫,王星猛然睁开眼睛,抬头一看,惊得跳开。

        “这……这是哪儿?”王星惊魂未定。

        “车上。”谢思潇努力镇定自己。

        “我怎么在这儿?”

        “你晕过去了,我带你去医院。”

        “我晕过去了吗?”

        “是啊!”

        王星想了想,恍然,瞪着谢思潇:“我想起来了!是你把我打晕的!”谢思潇有些尴尬:“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谁知道你那么不禁打呀!”王星愣住,想了想,一笑:“明白了。我这不是单纯的休克。是在耗费了大量体能之后,身体透支了,被你刺激了一下,睡过去了。”谢思潇不明白地看着王星。王星得意地说:“我说呢!我怎么会被你打晕过去呢?那不成阴沟里翻船了吗?”

        谢思潇还看着王星,王星有点儿不自在,下意识地看着谢思潇的肩膀,尴尬地说:“那什么……虽然我是睡过去了,可是睡觉的人也是没有意识的。你……你应该不会那么小心眼儿吧?”

        “那倒不至于。”谢思潇说,王星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谢思潇说,“可是靠在我肩膀上,嘴里喊着自己女朋友的名字,还动手动脚的,我就很介意了!”王星大惊:“不可能!”谢思潇吓了一跳:“你喊什么?!”王星压低了声音:“绝不可能!你讹诈我!”

        “丹丹!”

        王星愣住了。

        “丹丹!你去哪儿了……丹丹……你到底去哪儿了……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我想你……”谢思潇模仿着。王星目瞪口呆,表情复杂。谢思潇看着他:“你手机里那张照片就是丹丹吧?”王星错开谢思潇的目光,表情复杂地看着前方。

        “怎么,找不着了?被人家给甩了?不至于吧!你虽然歪瓜裂枣的,可是那女孩儿也很一般啊……找个清华大学的硕士毕业生,她有什么不知足的?‘官二代’?‘富二代’?还是嫌你没房没车呀?”突然,王星猛地推开车门,跳下车。谢思潇愣住了,也赶紧推开车门出去。

        车外一片漆黑,谢思潇隔着车看着王星:“你至于吗?跟你开玩笑呢!”王星淡淡地说:“有些玩笑不能开!我和你很熟吗?”谢思潇愣住,赌气地跳上车:“一点儿不熟!”说着一踩油门,吉普车一个大回环,疾驰而去。

        王星愣愣地看着,吉普车又飞速倒了回来!王星大惊,赶紧闪身躲开。车窗摇开,谢思潇冷然看着王星:“刚才训练的事儿,谢谢你!”说罢,挂挡,踩油门,疾驰而去。王星对着车尾巴狂喊:“神经病!……我怎么着你了……至于那么大反应吗?!”王星擦着嘴角的血迹,皱着眉往前走去。

        8

        训练场上一片静谧,谢思潇心情复杂地开着车,突然一踩刹车,吉普吱一声停在路旁。谢思潇心事重重地跳下车,拔腿猛跑。

        游泳馆里灯火通明,队员们在教官的催促下紧张地训练着。谢思潇跑进来,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朝着对岸拼命地游过去。所有人都愣住,诧异地看着她。郝玲玲在水里大喊:“0号!007呢?他没事儿吧?!”谢思潇继续向前游:“他好着呢!”许飞问:“那你是怎么回事儿?”谢思潇停下,在水中转过身,看着众人:“我来训练啊!”

        泳池边上,马路困惑地看高胜寒:“什么情况?好像事情和你想的有出入。”高胜寒苦笑:“我可能有点儿落伍了。”马路茫然地看谢思潇。高胜寒黑着脸命令:“都愣着干什么?继续啊!”队员们忙不迭地继续踩水。

        9

        下课铃声响起,夏初牵着蓝妞的手向门口走去。不时有同学拍着篮球从不远处跑过来,夏初和蓝妞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夏初看着蓝妞:“蓝妞,你怎么总喜欢和男孩子一块儿打球啊?”蓝妞撇着嘴:“不然怎么办?咱们班的女子篮球队把我开除了。”夏初皱眉:“为什么呢?”

        “因为只要我一上场,别的班准输,所以我就不和她们打了。我只能当裁判,没劲儿。”夏初恍然笑了,蓝妞失落地说,“夏老师,我爸爸今天又没空管我啊?”夏初点头:“他给我打电话说,晚上还有训练,要是太晚就不来接你了。”蓝妞懂事地点点头,还是有点儿不太高兴地说:“我快一个星期没见到他了。”夏初笑:“没关系,还有夏初老师呢!这样吧,你先跟我回宿舍写完作业,然后老师带你去吃必胜客,好不好?”蓝妞一脸惊喜:“真的?!”夏初得意地点点头。蓝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夏初:“可是,夏老师,必胜客挺贵的,您刚换的工作,这样……不太合适吧。”夏初一愣,随即开心地笑了:“小蓝妞!你真是太可爱了!你居然心疼起我来了!”蓝妞笑:“您对我这么好,我当然得心疼您了。”夏初感慨地蹲下,拉着蓝妞的手:“蓝妞,我告诉你,跟夏老师永远都不用客气。你刚才不是跟同学们说过吗?夏老师对你,就像妈妈对你一样好。”蓝妞肯定地点头。夏初若有所思:“所以,老师对你就像对自己的亲女儿一样,也是应该的呀。”蓝妞又点点头:“夏老师!我明白了。”夏初微笑着捏了捏蓝妞的小脸蛋,站起身:“咱们走吧!”

        “夏老师,”蓝妞忽然看着夏初,“等我妈妈回来,我一定告诉她,她不在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夏老师照顾我。到时候,我让她好好感谢一下您。”夏初一下愣住了,蓝妞的话让她听着心酸。蓝妞发现了问:“夏初老师,您怎么了?”夏初赶紧掩饰地笑笑:“哦,没事儿……蓝妞,咱们快去写作业,写完作业出发!”蓝妞高兴地点头,两人向宿舍走去。

        10

        夜幕中,运输直升机在几架武直-10的护航下从城市上空掠过。高胜寒、马路和秦成等所有队员们全副武装地坐着,都是一脸疲惫。

        驾驶舱里,崔华盾戴着耳机,操作着直升机,回头瞥了一眼,对着耳麦:“飞狼,我们预计20分钟以后回到驻地。”高胜寒坐在机舱里:“收到!山鹰,这一趟辛苦你们了!”崔华盾一笑:“哪儿的话!战虎和霹雳火是自家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高胜寒微微一笑。

        “怎么样?落地以后两队人马会个餐?我个人请客!”崔华盾说。

        “好啊好啊!但是请客不能让山鹰埋单,咱们战虎的人人有份,集体请霹雳火兄弟姐妹们撮一顿!”顾意笑着。

        机舱内,队员们顿时来了精神,都睁大眼睛期待地看着高胜寒,只有曾紫陌表情有些复杂。高胜寒笑:“会餐没问题,不过不能战虎埋单,我建议aa制吧,霹雳火不能白吃啊!不过,我参加不了。”

        “为什么?”崔华盾问。

        “出去一个星期了,好不容易早回来一会儿,我得看看我的宝贝女儿去!”

        崔华盾笑道:“你小子还记得自己有个女儿呢?”

        “废话!我女儿就是我的命,忘了我自己也不能忘了她呀!”

        驾驶舱,崔华盾苦笑。马路刻意看了一眼曾紫陌,曾紫陌的表情更加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