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第九章

        1

        入夜,黑暗笼罩着训练基地,一片寂静。宿舍里,女队员们都睡得很熟。曾紫陌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铺板,眼泪不断地滑落下来。谢思潇跳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曾紫陌床边,月光下,曾紫陌强忍着擦了擦泪水:“你……你怎么不睡?”谢思潇看着她:“咱们出去走走吧。”曾紫陌轻轻摇了摇头,谢思潇将她一把拽起来,低吼道:“憋在心里是不行的!”曾紫陌泪眼婆娑,犹豫地点点头。

        机场上空无一人,只有静静的风声穿堂而过。谢思潇松开手,看着曾紫陌:“这儿没人,你想哭一场,可以放开了哭!”曾紫陌泪眼看着谢思潇,摇头。

        “哭出来吧,你需要发泄。”谢思潇说,“我能体会你现在的心情,你这样憋在心里会很难受。”曾紫陌还是摇头:“好多事你不会理解的。”

        “我怎么不理解?我虽然比你小,但我也是女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不就是十年前的一场错爱造成的遗憾吗?不就是在你企图挽回这个遗憾的时候,又出现了什么夏老师吗?”曾紫陌睁大眼睛看着谢思潇,谢思潇问她:“干吗这么看着我?”

        “是的,你说的都对。”

        “你要是难受,就哭出来吧。”

        “不哭了,哭不出来了。”

        “我说,你要真哭不出来,那就去战斗吧!”

        曾紫陌愣住了,一脸诧异:“战斗?和谁战斗?”

        “就像你那天鼓励我那样,向自己的命运战斗!向曾经的遗憾战斗!先战胜自己,再去战胜爱情!我要是你,宁可被爱情撞得头破血流,也绝不会流一滴伤心的眼泪。”曾紫陌惊讶地看着谢思潇,谢思潇目光闪烁,“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妈说的。我妈和我爸当年离婚,这事儿你知道,离婚的原因和你差不多,她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爱的男人,错过了太多。所以她一直很后悔。她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小,理解不了,现在我理解了。只可惜,她没你这么幸运,早早地走了,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黑夜里,谢思潇心酸地叹了口气。

        “那你找到你爱的男人了吗?”曾紫陌问她。谢思潇一愣,有些慌乱地瞥了一眼曾紫陌:“我……我当然还没有了!我这样的,一般的男人扛不住。”曾紫陌笑。谢思潇看她:“你……你笑什么?”曾紫陌还在笑:“你的爱情很单纯,已经看见了幸福的未来。”谢思潇有些慌乱,掩饰地说道:“谁啊,你说的什么啊?”

        “我说的什么,你自己知道。”

        谢思潇一脸慌张,突然反应过来:“哎?不对呀!我是来开导你的,怎么说着说着跑题了?”曾紫陌笑着看着她,由衷地说:“谢谢你,蜘蛛蟹。”谢思潇一愣。曾紫陌握着她的手:“我本来心情特别不好,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舒服多了。”谢思潇笑:“哈!你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果然,人是最没品的!看见别人郁闷,自己就不郁闷了!”曾紫陌一扬头:“怎么样?来个冲刺?”谢思潇不屑地:“你跟我比呀?”曾紫陌笑:“怎么?嫌我老了?”谢思潇做好准备:“你老什么呀,别那么不自信。”曾紫陌笑,两人大喊着冲出去。

        此刻,高胜寒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一阵敲门声响起,高胜寒一愣,起身开门,只见崔华盾拎着塑料袋站在门口。高胜寒有些意外:“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崔华盾进门,把东西放在茶几上:“知道你没睡呢,也肯定没吃晚饭。给你带过来,顺便陪你聊聊天。”高胜寒苦笑,两人相对而坐。

        崔华盾从袋子里拿出一瓶二锅头,高胜寒一愣:“你怎么喝酒了?这不是你的作风。”崔华盾笑:“怎么?你要举报我啊?专门给你买的。”

        “战备值班部队……”

        “战备值班部队的值班官兵不许喝酒,那是在营房里面值班的时候,今天又不是你和我值班,我们又不在营房。这是在你家,休息时间,喝一口缓缓。”

        高胜寒接过二锅头,咬掉瓶盖,大口地喝着。崔华盾没说话,默默地看着,也打开了一瓶,喝了一小口:“我不可能像你那么喝,抱歉了。”高胜寒一口气喝了小半瓶,咣当一声将酒瓶放在桌上。他长出一口气,眼泪在打转,高胜寒囫囵着抹了一把脸。崔华盾看他:“想哭就哭出来吧。”高胜寒指了指卧室,崔华盾明白了,苦笑着:“这有孩子跟没孩子就是不一样。”高胜寒压低声音:“我们小点声,她睡得不沉。”

        崔华盾叹了一口气:“你还能瞒她多久?”高胜寒痛苦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欺骗真的是很不好的体验,每分每秒我都担心会穿帮,每分每秒我都提心吊胆……我欺骗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是我这一生都不应该欺骗的人,我承受着煎熬,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有时候我觉得她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自己也在学着欺骗她自己,我更不能去戳穿这个美丽的谎言。”

        “谎言再美丽,也终究是谎言。”崔华盾说,“就好像肥皂泡,在阳光下多姿多彩,但是早晚有破碎的一天。那一天,她可能受到的伤害更大。”高胜寒不说话。崔华盾看着他:“你不能再这么欺骗她,已经到了瞒不住的时候了。”

        “……为什么瞒不住?”

        “你自己知道。”

        “因为曾紫陌?”高胜寒说。

        “你嘴上可以不承认,你心里已经在呼唤她的名字。”崔华盾喝了一口酒。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崔华盾苦涩地笑:“世界上,还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吗?”

        “你了解的,是过去的我。”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和我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都在部队这么多年,好些话非得明说吗?”

        “你什么意思?”高胜寒问。

        “那个女老师是怎么回事?”

        高胜寒没说话。

        “怎么了?不肯告诉我吗?”

        “你跟踪我?”

        崔华盾摇头:“没有,我怎么可能跟踪你?你是干什么的?我是干什么的?我能跟踪得了你吗?”

        “你怎么知道的?曾紫陌告诉你的?”高胜寒问。崔华盾摇头:“她什么都没说,我也很久没有和她单独见面了。”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这儿多少年了?这是我的第二故乡。”

        高胜寒苦笑:“她是蓝妞的班主任。”

        “你的什么人?”崔华盾追问。

        “不是我的什么人。”

        崔华盾凝视着高胜寒,高胜寒有些发毛:“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我欠你什么吗?”崔华盾苦笑:“你什么都不欠我,是我欠你。”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乱,但是已经到了决断的时候了。紫陌,那个女老师,你注定要选择一个。”

        “我还有自由吧?没有到你替我做主的时候吧?”

        “我相信不管她们哪一个,都会对蓝妞视如己出,你和蓝妞也会幸福的。但是你不能这么吊着,你必须要选择一个。”

        “我哪个都不想选。”

        “为什么?你还有别人?”

        “我谁都没有,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既然谁都没有,我建议你选曾紫陌!”

        高胜寒叹息:“老天爷,她又不是商品,可以被你推荐,让我随便选!”崔华盾有些感慨:“以前,我们都曾经做过错误的抉择,为了那个错误的选择,我们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到了弥补这个错误的时候了,胜寒,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们两个——只要你松嘴,我去跟她说!我负责把她拿下!”高胜寒轻轻摇了摇头:“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崔华盾低吼:“到底复杂在哪里?你没办法面对自己的女儿?你也知道这早晚会被拆穿的,无非是早晚!”

        “是心境。”崔华盾一愣。高胜寒说,“心境,心境和过去不一样了。我们都走过太多的艰难坎坷,回到原点的你我她,都不是原来的自己,每个人的心境都变了。如果感情的事那么简单,当初我们就不会做出那个选择。现在探讨错与对,都是事后诸葛亮,我们已经走过了青春,不管是遗憾还是缺憾,都已经走过去了。我们回不去过去的心境,再面对过去的情感,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办,这真的不是单选题。”崔华盾看着他:“你说得没有错,但你应该明白,紫陌的心里,一直是你!”

        “我心里也一直是她。”高胜寒迎上崔华盾的目光,时间似乎在此刻停止了,一片安静。高胜寒看着他:“我不想骗你,我也不能骗自己,我心里也一直是她。但是我现在没办法解决面前的困境,这又不是打仗,把敌人歼灭了就行了!这是人生,各种情感交织起来,像枝蔓一样盘根错节,动哪根都会疼,是真的心疼。”

        “你爱那个女老师?”崔华盾问。

        “怎么可能呢?”

        “我明白了,又绕回来了。你心中最疼的那根藤,是你绕不过去的藤——你的女儿,你不想伤她的心,一点都不想,所以你选择自己疼。”高胜寒不说话。崔华盾叹了口气:“我没有孩子,我暂时不能体会你的这种疼,但是我能理解。喝酒吧。”

        “谢谢你。”高胜寒举杯,两人相视而笑,笑出了声,眼泪却又出来了。

        其实女人这种动物是需要降服的,越优秀的女人越难降服,只有更优秀的男人才能成为她的男人。但是女人这种动物一旦被降服,那么就是死心塌地。那么,男人和女人之间,才是战争呢!——更何况还是两个那么优秀的男人!

        天边,一声闷雷宣示着暴风雨即将到来,两个像山一样强壮的大男人,借着酒劲,都哭了起来。

        2

        机场上,霹雳火的旗帜在飘舞,直升机正在进行飞行训练,不停地在机场上起降。一辆越野车停在旁边,高胜寒戴着墨镜坐在越野车上,看着直升机时起时降。学员们背着背囊,全副武装地在跑5公里武装越野。曾紫陌在队伍当中,声嘶力竭,不时跌倒在地。高胜寒转脸看她,曾紫陌也看见了他,继续嘶哑招呼着大家前行。墨镜下,一行眼泪悄然滑落,高胜寒深吸一口气,挂挡,踩油门,越野车高速离去。

        旅部办公室,高胜寒笔直地戳着。王浩看他:“你真的要这么干?”

        “还得您的批准。”王浩犹豫着,高胜寒目不斜视,“战争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如果只是为了业绩好看,那我就是糊弄您,糊弄飞虎旅,糊弄军区和总部首长。”

        “干吧,我批准。”

        “是。”高胜寒抬手敬礼,转身出门。王浩看着高胜寒的背影,苦笑着摇头。

        3

        战虎飞行员的大楼门口,白鹏和其他飞行员正拎着头盔工具包,互相打着趣儿走进门,顾意一脸疲惫地走在后面。这时,一声清脆的口哨声传来,顾意一愣,停下脚步左右看看,只见在楼侧的墙角,许飞正探着头,对她招手。顾意愣住,转回头赌气地朝门里走,许飞又打了个口哨,顾意瞪着眼睛走过去,没好气地说:“叛徒,你干什么?跟特务接头的似的!”许飞有些紧张:“有些话我想……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你在霹雳火玩儿够了,想来战虎?求我跟猎鹰说说情?”

        “不是不是,我要想回来还用别人说情吗?”

        “你可真看得起自己!”顾意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许飞正色:“我时间有限,说正事儿。”

        “说!”顾意不耐烦。许飞看着她,吞吞吐吐地:“其实……那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

        许飞想想,下定决心似的说:“其实就是想和你解释解释!我和015没什么关系,纯同志关系!”顾意皱眉:“说什么呢?谁是015啊?”许飞目光闪烁:“你不都看见了吗?就一直在我旁边缠着我那女孩儿。”顾意瞪大了眼睛。许飞不敢看她,望着天啰唆地解释:“她就是一厢情愿,我根本就没感觉,因为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小丫头,扎俩朝天辫儿,整天流鼻涕……唉!话说到这儿,我干脆承认了吧,我和她也不是一点儿渊源没有,她有个表姐,是我高中同学,上学的时候我和她表姐有点儿那个意思,不过那时候都是青葱年少,也没什么恋不恋的,全是朦胧的小暧昧,手都没牵过……”许飞下意识地看顾意,发现眼前没人了,猛地四处找,低头一看,顾意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抽了。许飞有些尴尬:“你笑什么呀?”顾意捂着肚子:“哎呀……不行了不行了,呆鸟,你快逗死我了……”许飞急了:“寒号鸟,我很严肃地跟你解释呢!这些话我昨天想了一晚上!”顾意勉强直起腰来,忍着笑看着许飞:“所以呢?”

        “所以请你不要误会,不要……介意。”

        “呆鸟同志,我一点儿也不误会,更不会介意,因为这件事儿从头到尾跟我没关系。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呢?”

        许飞急了:“你看?你还是误会了,还是介意了,这话说得多带情绪呀!”顾意严肃起来:“你非要这么想我就没办法了!”

        “寒号鸟!”许飞大喊,“也许是我太自作多情了。可我真是很认真地在跟你解释,我解释的目的你也应该明白,我其实对你一直都……”顾意打断了:“得得得!接下去的话就请不要说了。呆鸟,我倒是觉得,你和那个什么015倒是挺般配的。”许飞傻了:“为什么?”

        “你和她一样,都挺幼稚的。”

        “我怎么幼稚了?我承认我不太成熟,可是怎么说我也不幼稚啊?”

        顾意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好了,呆鸟,姐点到为止,你自己好好揣摩吧。再一次祝福你和你的015,并且强烈建议你,把你当年那段儿朦胧的小暧昧跟人家解释解释,她才更应该搞清楚这事儿。拜拜!”顾意说完扬长而去。许飞愣立当场:“我幼稚……我幼稚吗?难道非得猎鹰那样的才不幼稚?难道她真是‘大叔控’啊……”

        咳咳!

        许飞下意识地回头——崔华盾背着手就站在他身后。许飞大惊,急忙敬礼:“猎鹰!”崔华盾看他:“你们霹雳火不是训练呢吗?你在这儿干吗呢?”许飞眼珠一转:“啊,我上个厕所。”崔华盾皱眉:“机场有厕所呀。”许飞慌张地指着战虎大楼:“我上这里面的习惯了!其他地方拉不出来!猎鹰,我得回去了!再见!”说完拔腿就跑。崔华盾看着许飞兔子似的逃走,摇头苦笑着进了大楼。

        4

        机库里,穿着作战服的队员们神情肃然地在整理各自的武器装备,许飞满脸忧郁地跑了回来。所有人都在齐声高喊:“31!32!33!34!35……”赵小丫一脸焦急地挥手:“停停停!别喊了,他回来了!”许飞跑了回来,大喊:“报告!”马路问:“喊到哪儿了?”

        “35!”

        马路看向许飞:“014,你比规定的上厕所时间迟到了35秒,按照规定乘以10倍数量的俯卧撑,可以开始了。”

        赵小丫一脸心疼地看着许飞,许飞身体前倾,猛地趴在地上:“报告教官!凑个整吧!400个!”所有人都是一愣。马路点头:“那就再凑个整吧,500个!”

        “是!1,2,3……”许飞发泄似的做着俯卧撑。队员们看着他面面相觑。谢思潇看了一眼王星:“他今天颇有你的风格。”王星一笑:“不可能,要是我,直接凑整1000了。”谢思潇微笑着看着他。王星吓了一跳:“干吗?你今天表情不对呀!吃错药了?”谢思潇笑容不减:“我应该什么表情?”

        “撇嘴,白眼儿,嗤之以鼻。”

        谢思潇嫣然一笑:“你以后恐怕要熟悉我现在的表情了。”王星纳闷儿:“为什么?”谢思潇笑意盎然:“因为我开始欣赏你了。”王星震惊地看着谢思潇,赶忙扭过脸去。黄宝贵双手抱着胳膊,笑:“哎呀,这是精力无限的路子啊。”石磊问:“他咋了?受什么刺激了?”李珊摇头。郝玲玲看了一眼王星,又看谢思潇,叹息地说:“应该是情殇。”赵小丫诧异地看着郝玲玲:“我没伤他。”郝玲玲还伤感地看着王星和谢思潇:“我又没说你。”

        “55,56,57……”许飞还汗淋淋地做着俯卧撑。

        突然,一阵尖厉的警报声骤响!墙上的红色警报灯不停地闪烁着!所有人都愣住了。马路焦急地大声命令:“救援警报!快!快!全体集合——!”队员们焦急地起身往外跑去。许飞站起身,气喘吁吁:“我呢?”马路头也不回:“寄存443次!回头加倍补上!”许飞愣住了,赶紧跟着其他人迅速往外跑去。

        警报声中,战虎特种航空队的直升机已经在机场待命,螺旋桨卷着飓风开始高速旋转。崔华盾和飞行员们戴着耳机,正做着起飞前的各项准备。

        运输机舱里,队员们全副武装,携带武器分坐在机舱的两侧,脸色严峻地面对面坐着。黄宝贵低声问石磊:“出……出什么事儿了?”石磊一脸紧张:“俺哪儿知道?”谢思潇用胳膊碰了碰王星,王星皱眉:“干吗?”谢思潇看他:“嘴唇哆嗦什么?”王星挺直腰杆:“谁……谁谁哆嗦了?”谢思潇一笑:“没参加过实战,所以紧张吗?”王星语塞,目光闪烁:“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谢思潇得意地笑:“真要是实战,你跟着我,姐经验丰富,罩着你。”王星翻着白眼不理她。

        “同志们!”马路大步走过来,神情冷峻,“刚刚接到上级紧急命令,位于基地100公里外的0号山区,发生紧急突发事件!上级命令霹雳火全体人员前往事发地点接受任务!是否明确?!”

        “明确!”队员们齐声怒吼。

        几分钟后,舱门慢慢关上,运输直升机鸣响着巨大的轰鸣声在晨雾中拔地而起,几架武直-10护在两侧,飞向天际。

        空中,队员们分坐在运输机机舱里表情都有些僵硬,身体随着气流不停地颠簸着。王星看着坐在对面的马路一脸严肃,试探地问:“哎哎,老同志,到底什么任务啊?”所有人都关切地看着马路。

        “不知道!”马路眯着眼。

        “会是实战吗?”

        “不知道!”

        “飞狼怎么没来?”

        “不知道!”

        王星只好讪讪地缩回去。马路睁开眼:“不要猜谜语了!我就知道一点:你们最好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不管任务是什么,这一次有你们受的!”说完马路又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队员们面面相觑,许飞喊:“他说得没错!0号山区我以前飞过!从上往下看,崇山峻岭、原始森林、荒原、沼泽,应有尽有!别说是执行任务了,就算去旅游,走一圈儿也得累掉一层膘!”石磊一脸忐忑地看着黄宝贵:“025!俺……俺又紧张了!”黄宝贵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我呢!我罩着你!乐观!乐观知不知道?”石磊感激地直点头:“俺知道!025,你真好!”黄宝贵赶忙烦躁地捂住耳朵,直升机机群快速地从空中掠过。

        5

        密集的丛林上空晨雾缭绕,从远处望去,隐约能看见有湿热的空气在丛林上空升腾。远处,一架涂满野战迷彩的运输直升机在武直-10的护航下低空掠过,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卷起飓风,丛林上空一片汹涌。

        在丛林的一片开阔地,临时搭建起来的指挥中心隐匿在密林深处。空地上,几架运输机同时悬停,数十名特战队员鱼贯索降,快速集结,他们的左臂上绣着一枚狼牙臂章。高胜寒和旅长王浩并肩站着,王浩赞叹地看着快速集结的特战队员,心生感慨:“狼牙特战基地,特种部队的摇篮,果然名不虚传啊!”狼牙特战队员们快速列队,带队的少校跑过来,啪地立正,敬礼:“首长好!”王浩还礼。少校笑着转向高胜寒:“飞狼!终于又见到你了!”高胜寒笑着打量着他:“雪貂,几个月不见,你小子有点儿发福啊!”雪貂笑:“不光我一个!你走了以后,兄弟们平均体重涨了两斤多!”后面,队员们一阵哄笑。雪貂转过身:“飞狼,看见了吧,来的全是你训出来的兵!最好的兵!”高胜寒笑:“1号算是给足我面子了。”王浩苦笑:“我倒是希望他们弱一点儿。毕竟霹雳火是我飞虎旅的!我看着心疼!”众人哈哈大笑。雪貂看着高胜寒:“飞狼!可以开始了吗?”高胜寒点头:“可以,布防吧。”雪貂低声问:“然后呢?怎么玩儿?”高胜寒狡黠地一笑:“我当初是怎么玩儿你们的,你们就怎么玩儿他们!”雪貂坏笑:“飞狼,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真那么玩儿,你这几个月不白忙活了?”王浩听得直苦笑。

        “别说那么绝对,真以为我这几个月白训的?”高胜寒说。雪貂一愣,讪讪一笑:“明白!”说罢,雪貂转身对队员们挥手:“各组按原计划行动!”狼牙特战队朝着密林疾奔而去,很快消失在树林深处。

        丛林上空,战虎直升机编队在0号地区上空飞行。队员们从舷窗望着下方的山区,表情凝重。驾驶舱里,崔华盾对着耳麦提醒道:“最后一分钟准备。”马路竖起大拇指:“最后一分钟准备!”

        “最后一分钟准备!”队员们忐忑地竖起大拇指表示明白,开始检查着各自的武器装备。武直-10低空盘旋,崔华盾驾驶运输机缓缓降落,舱门打开,一根大绳从机舱底部打开的舱门抛撒下去,队员们快速起身,马路站在舱门口,大声命令:“下——”王星走在第一个,紧了紧肩带,吐出一口气,顺着绳索刺溜快速滑下。轮到石磊了,他探头看了看舱外,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一咬牙,嗖地下去了。

        队员们陆续从悬停的运输机鱼贯滑下,茫然四顾,诧异地看着周围的荒野密林。运输机轻点机头,高速起飞,驶入山区深处。黄宝贵抬头看着消失的黑点:“这就走了?”石磊也是一脸担忧:“把咱们扔这儿,到底干啥呀?”

        马路低头看表,一阵轰鸣声传来,马路抬头望去,只见高胜寒驾驶着突击车疾驶而来,后面跟着一辆空着的运输车,几名警卫连战士坐在驾驶座里。队员们的下巴惊得快掉了:“飞狼在这儿?”“飞狼来了……”“什么情况?”

        突击车急停,高胜寒跳下车,马路高喊:“立正!”

        刷——队员们整齐立正。

        马路走上前,大声地:“报告!总教官同志,霹雳火全体集训队员集合完毕!应到43人,实到43人!请指示!”

        “请稍息!”高胜寒命令。

        刷——队员们背手跨立。

        高胜寒走到队列前,扫视着众人,一声虎吼:“同志们——!”

        刷——全体立正。

        “请稍息!”

        队员们跨立,全都期待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扫视众人,又看看四周:“怎么样!这里风景还不错吧?!”众人一愣,面面相觑。

        “报告!”石磊高喊。

        “讲!”

        石磊笑呵呵地:“是挺不错的!让俺想起俺老家来了!俺老家的秋天也这么美!”所有人都紧张地看他。石磊有些紧张:“俺说真的,俺老家真这么美,就是没这儿这么大。”

        “没错!这片山区很大!无边无际!这里也很美!在这片山区里面,你们能欣赏到最原始的,也是最美的自然风光!丛林,野花,山泉小溪,奇山异石,山的那边还有一大片的原始湿地,沼泽,各种风景,真是美不胜收啊……”队员们越听越不对劲儿。

        “可是,你们有人会觉得我是带你们来郊游的吗?”

        队员们一愣,随即齐声高喊:“不是!”

        “当然不是!因为现在这片山区已经不太适合郊游了,这片山区现在危机四伏!遍布杀机!到处都是险境,随处都隐藏着最可怕的敌人!这里已经成了战场!你们即将要面对的残酷的战场!”队员们一片寂静,紧张地看着高胜寒。王星大声地:“报告!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活下去!”

        王星愣住了!

        “第一步,就是保证自己活下去!你们需要一路向北,徒步穿越大约五十公里的封锁区,在明天清晨六点之前,到达我为你们设立的接应点,记住,接应点就在你们的正北方向!在那里,你们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会得到一次饮食补充,确定没有问题的话,你们才能领到真正的任务简报,根据简报的内容,完成你们的最终任务。不要问我是什么任务,在你们活着到达那里之前,一切都是军事机密!在此期间,你们随时随地都面临着神秘敌人的伏击!到达接应点之前被敌人俘虏或者击毙的人,将被自动淘汰,注意,不是淘汰出这次任务,是被霹雳火永久淘汰!”高胜寒凝视着众人,“当然,有挑战就会有机遇。这是对你们的最终考核,最后完成任务的队员,将成为霹雳火战地救援队的首批正式队员!”队员们目光灼灼。

        “报告!规则是什么?”谢思潇高喊。

        “我刚才说的就是规则。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能活着到达接应点,这就是规则。对你来说,还有一个规则,黑龙得留下,我帮你照看,因为你们第一步的角色是被搜索者,黑龙没用。到达接应点之后,黑龙再还给你。”

        谢思潇眉头紧皱,下意识地看看黑龙,黑龙蹲坐着呼哧呼哧地吐着大舌头。王星高喊:“报告!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你们还差最后一项准备工作。”众人一愣,高胜寒狡猾地笑,“卸下你们身上所有的武器装备!每人只保留一把刀和一个单兵急救包。”

        队员们傻眼了!

        “报告!没有其他武器装备,我们怎么作战啊?”许飞大声问。

        “你们不需要作战,只需要逃命。”高胜寒背手走到他面前,“到了接应点之后,我会把武器装备还给生还者。”

        “总得给我们单兵电台吧?要不我们之间怎么联系?”谢思潇问。

        “到了接应点会给你们的——只给生还者。”

        “报告!”是曾紫陌。

        高胜寒看着她:“讲!”

        “进入山区以后,我们怎么辨别方向?”

        “北斗系统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在接应点。”

        “那这五十公里呢?”

        “随便!看树,看星星,看风水,扔鞋,甩钢镚儿,随便你们。只要能在明天早上六点之前到达接应点就可以了。”

        “报告!”又有几个队员不约而同地大喊。高胜寒怒吼:“你们的问题太多了!我有些不耐烦了!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最直截了当的选择:去接应点,还是直接退出?”所有人都不吭声了。马路抬手看表:“两分钟之内!卸下所有武器装备!否则……”话音没落,队员们利索地卸下所有武器。

        这时,两个战士抬着一个大箱子走过来,高胜寒走过去,掀开盖子,队员们面面相觑——一整箱烟雾弹。高胜寒拿起一个分发下去:“这是我为你们增加的一件装备。它的功能只有一个:当你们受伤失联时,或者意志消沉时,拉下引信,救援直升机会在第一时间发现你们,并且带着你们离开这片山区,当然,也离开霹雳火。”队员们凝重地看着手里的烟雾弹。

        “有现在就想拉开的吗?”高胜问。

        没人说话。

        高胜寒笑笑:“你们可以出发了!”说罢,高胜寒一跃上了突击车。他转头看了一眼曾紫陌。曾紫陌面色平静,错开他的目光。高胜寒苦笑:“黑龙,上来!”谢思潇抚摸着黑龙的头,松开缰绳:“黑龙!上车!”黑龙听话地跳上突击车,两辆车疾驰而去。

        队员们愣立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王星大喊:“走吧?!”谢思潇提醒着大伙儿:“大家注意方向!一路向北!”在王星的带领下,队员们很快消失在密林深处。

        6

        一所由简易帐篷搭建的临时指挥中心,屋里各种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机器不停地运转着,红灯闪烁,对面的大屏幕上显示着山区的卫星地图。高胜寒穿着迷彩作战服,和其他几人匆匆走了进来。马路和秦成看到雪貂,笑着走上前,兴奋地举起拳头碰在了一起。

        王浩看着暗黑的密林,有点儿担心:“这就开始了?”高胜寒点头:“开始了!”王浩指了指自己和旁边站着的几个干部,笑着问:“我们这些人做什么?”高胜寒笑笑,指了指地上的箱子,于瑞和黄林打开,王浩看着满箱吃的喝的,还有扑克,瞪大了眼睛:“就干这个?”高胜寒笑着看王浩,王浩扭头看了看大屏幕:“于心何忍啊……”高胜寒笑:“与民同乐嘛,您习惯了就好了。”其他人大笑。王浩苦笑着摇摇头:“算了,我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去接应点了,随时向我通报情况!”高胜寒笑:“是!”王浩摇头出了门。秦成拿起扑克:“来吧?!”黄林和于瑞笑着拽凳子抓椅子,几个人忙成一团。

        7

        远处群山苍莽,丛林深处,队员们气喘吁吁地走着。许飞望了望看不到边际的丛林问王星:“007!方向没错吧?”王星抬头看天,又看看树冠:“应该没错。”赵小丫疲惫地看着四周:“这地方怎么哪儿哪儿都一样啊!也没路,几百年没人走过似的。”

        “对!深山老林就是这样。俺小时候经常跟俺爹钻老林子采药,俺们老家那边儿的山也这样!”石磊从小在深山里长大,对这种环境一点都不陌生。许飞问:“024,你是不是特别想家了?”石磊憨笑:“哪儿能不想啊,俺都两年没回家了。”

        “不是有探亲假吗?”

        “他都让给别的战友了!”黄宝贵没好气地替他回答。

        “哟?雷锋同志啊?”

        石磊有些尴尬地笑笑:“什么啊……025,别老揭俺的老底。”许飞走在前面,一脸诧异地回头问:“哎?你们说……飞狼刚才说的那些神秘的敌人到底是谁呀?”黄宝贵说:“我猜就是我们警卫连的那帮货。要不然还能有谁呀?”许飞想了想:“有道理,咱们旅能出来的也就他们了。总不能派机务连出来伏击咱们吧?”李珊问:“那他们人呢?”郝玲玲拍了她一下:“你还盼着他们来呀?”李珊刚要开口,前方刷地一片响动!众人大惊,连忙就地蹲下,警惕地看着前方——响声没了!郝玲玲一脸紧张:“不会是……狼吧?”谢思潇冷声道:“不像!”刷——左侧方向又是一声响动!队员们又是一惊,纷纷向左方看去——响动又没了!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诧异的时候,忽然,几个草球从右边方向猛冲了过来!王星大惊:“是人!”——一阵枪声响起!两名队员身上浓烟滚滚!王星立刻大喊:“快跑!”——一伙人慌不择路,朝着前方撒丫子猛跑。后面,几个披着吉利服的老鸟边追边开枪。

        丛林深处,菜鸟们在密林里漫无目的地快速狂奔。在他们身后,几个草球穷追不舍,突然一声枪响,又一个队员中弹冒烟,旁边的菜鸟们嗖嗖地跑得更快了。几个草球跑过来,笑着看着前方仓皇逃跑的菜鸟们。其中一个草球拽出通话耳麦:“梅花鹿!梅花鹿!菜鸟向003号方向去了!交给你们了!”

        “收到!收到!”无线电传来声音。

        很快,几个草球迅速消失在树林中,剩下冒烟的菜鸟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菜鸟们在黑莽莽的山林里狂奔,谢思潇气喘吁吁地跑来,停下脚下意识地回头望:“他们没追来!”菜鸟们这才惊魂稍定地喘息着。许飞吐着舌头:“什么人啊!速度太快了!”谢思潇看着黄宝贵和石磊:“024,025,你们警卫连还有这样的人?”石磊喘息着摇头:“俺……俺是没听说。除了我们俩……没这样的人了。”

        谢思潇皱眉,王星若有所思。曾紫陌一脸担忧:“咱们没有武器,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他们为什么不追了?”

        “只有一种可能——”王星说,“他们布好了网,分区域布防,以逸待劳!”众人一惊。许飞问:“那我们怎么办?敌暗我明,这刚几分钟啊,咱们已经报销三个人了!”王星眉头紧皱地思索着,很快抬头看着众人:“分组突围吧!他们分区域伏击我们,如果我们还是几十个人聚在一块儿,目标太大,很容易被他们发现!”曾紫陌点头表示同意:“那我们怎么分组?”

        “我们一共四十个人,五个人一组,分成八组,各组分散开行动。”

        “怎么联络?在哪儿会合?”许飞问。

        “不联络,各走各的,一直向北,到接应点会合。”

        所有人都是表情凝重。黄宝贵有些犹豫:“这样也不好吧,这不等于力量分散吗?万一被人家各个击破怎么办?”队员们也随声附和。

        “敌暗我明!他们手里是自动武器,我们手里是刀,他们是狼我们是羊,在狼面前,一群羊和几只羊有区别吗?一旦他们玩儿够了,聚而歼之,咱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了!”王星扫视着众人,“飞狼说得对,现在我们真的危机四伏。能活着到达接应点的人,只能是侥幸漏网!”

        菜鸟们愣愣地看着王星。谢思潇诧异地看他:“007,你今天话头不对呀!你不是挺狂的吗,怎么说话这么没底气?”王星难得严肃一回:“因为我们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了!”

        “你认识他们?”谢思潇问。王星看着她:“难道你不熟悉他们吗?你没被他们虐过?”谢思潇思索着,大惊道:“你是说他们……”

        “他们不是飞虎旅的警卫连,他们是狼牙的特战队员!”

        “狼牙?!”所有人都张大了嘴!

        王星看着密林深处:“除了狼牙的人,我想不出还有谁能这么玩儿咱们!”郝玲玲带着哭腔:“这叫什么事儿啊!这不是欺负人吗?这不是故意坑我们吗?”

        “我们这是要放弃吗?”曾紫陌扫视着众人,有些激动,“几个月了,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接受了那么残酷的训练,现在到了最后关头了!如果现在放弃,真的太可惜了!”

        “可是我们要想通过这一关太难了!”一名队员含着眼泪。

        “这仅仅是选拔阶段!如果这都觉得难,我们即使成了霹雳火的正式队员又能怎么样?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决不会放弃!”曾紫陌目光坚定。王星也若有所思地看着曾紫陌。赵小丫拉着许飞:“我也不会放弃!014,我和你一组!”许飞愣住,一脸纠结地看着赵小丫。赵小丫目光坚定:“你要是不要我,我就真放弃了!”说着,赵小丫拽出烟雾弹。

        “别呀!”许飞大惊,“你别后悔就行,我一直没那么幸运。”赵小丫笑了:“没事儿,我一直挺幸运,分你一半儿。”许飞表情复杂地看着赵小丫,又看看其他队员,问:“谁跟我们一组!”三名队员走了过去。石磊拽着黄宝贵:“俺和025肯定在一组,谁和我们干?”另外三名队员响应了石磊的号召。

        谢思潇看着王星:“007,要不要再强强联合一把?”王星一愣。郝玲玲有些不快。另一名队员说:“你们两个高手就不要在一组了吧,我们各组的力量总要平均一些。”谢思潇有些尴尬,下意识地看王星:“要不……算了吧。”

        “019,020,033,你们三个和我们一组。”王星说。郝玲玲大喜:“好啊好啊!我同意!”曾紫陌有些犹豫:“007,我们三个会拖累你们俩的。”王星一笑:“能者多劳嘛!这样一来,力量就平均了吧?”王星看看其他队员:“其余的,大家赶快分组!”

        很快,小组成队,大家碰拳告别,场面还有点儿悲壮。王星一挥手,各小组兔子似的消失在密林里。

        8

        指挥帐篷里,还在斗地主,黄林、秦成和于瑞的脑门儿上贴着纸条,马路站在边上看热闹。高胜寒坐着,正拿着一根火腿肠喂黑龙,他抬头看着刚刚放下对讲机的雪貂问:“几个了?”雪貂回身:“三个!”高胜寒一笑:“我就说你们这帮小子退步了吧?”雪貂笑了笑,拿着对讲机走过来,坐下:“你还真不能这么冤枉我们。你这队伍里有高人。”高胜寒一愣:“什么意思?”

        “兄弟们报告,这帮人分成了若干个小组,正在分散突围呢!目标一下子散开了,我这几十个人还真有点儿不适应。”雪貂说。

        高胜寒笑:“这就对了。”

        “高人是谁呀?我认识吗?”

        “有那么一两个你应该能认识。”

        雪貂一笑,看着黑龙:“起码谢思潇我认识。对了,你是怎么把她挖来的?还连人带狗的,当初狼牙都挖不过去,武警怎么就放人了?”高胜寒有些得意,嘴上仍谦虚地说:“其实我也没那么大本事,上面直接下的命令。”雪貂笑,又问:“就她一个?”高胜寒点头:“还有一个,你也认识,王星。”雪貂一愣:“这小子也在?”高胜寒点头。

        “飞狼,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假公济私!老实说,当初你在狼牙淘汰他,是不是留了心眼儿了?”雪貂眼睛发亮。高胜寒眼一瞪:“扯!我有那么狭隘吗?我是在淘汰王星以后接到的调令。”雪貂咂咂舌:“哎呀,你这儿还真是人才济济呀,这俩就够让我眼馋的了。”高胜寒摸摸黑龙的脑袋:“你少打歪主意,跟我玩儿,你还嫩点儿。”雪貂笑,拿起对讲机:“各组注意!有两个目标特别关注一下,你们好多人都认识,一个是谢思潇,一个是王星!可能的话,先把他俩给我拿下!我有重赏!”雪貂坏笑着看高胜寒:“损吧?全跟你学的。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啊!”高胜寒也笑:“别高兴那么早,你未必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