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1

        阳光包裹着密林,除了沙沙的脚步声,四周一片安静。王星担任尖兵,小心翼翼地带领队员们来到一处山林边缘,众人气喘吁吁地走出树丛,全都愣住了——只见前方一片沼泽,望不到头。

        “怎么绕这来了?”许飞看着面前的沼泽地,又抬头看了看周围,一脸纳闷儿,“我记得这个地方,我从它头顶上飞过,从南到北,至少有十公里。”谢思潇皱眉:“能绕过去吗?”许飞摇了摇头:“这片沼泽地是东西长,南北窄,想绕过去,咱们至少得多走50公里以上。”

        “就算咱们能绕过去,时间也来不及了。我们没退路。”王星面色严峻。曾紫陌也是一惊:“看来,咱们只能从这儿穿过去了。”

        众人一片沉默,鸦雀无声。

        王星看谢思潇,一笑:“怕死吗?”谢思潇反问他:“你怕死吗?”王星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我生出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说完,王星起身拿出插在腰间的刀,砍了一根粗一点的树枝,迈步向沼泽地走去。

        沼泽地里,王星拄着一根粗树枝在探路。许飞、黄宝贵和石磊紧随其后,一人拄着一根木棍,小心翼翼地往前挪,生怕一脚踏错陷进去。在他们身后,菜鸟们将裤腿卷得老高,军靴脱下来挂在肩上,也是手里一根木棍,在沼泽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郝玲玲抽抽鼻子,皱着眉头问:“什么味儿啊?”李珊闻了闻:“枯枝败叶,动物尸体,混在一起就应该是这个味道。”

        郝玲玲一脸沮丧,谢思潇和赵小丫扶着曾紫陌艰难地在淤泥中前行。

        “019,还是我背你吧。”谢思潇往前一站。曾紫陌痛苦地摇头:“你们的体能也有限,再说这里都是淤泥,两个人的重量加在一起,踩进去就拔不出来了。走吧,我能挺住!”谢思潇只好继续搀扶着曾紫陌,挣扎着往前走。

        2

        夜色笼罩下,队员们都很狼狈,满身泥泞,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沼泽地里小心前进。突然,寂静的四周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队员们刷地卧倒在沼泽地的芒苇丛中,有的队员掉头就往回跑,一只惊恐的野兔从沼泽地的芦苇丛中暴起,狂奔着逃命。

        “回来!兔子!是兔子!”王星低吼,“快,抓住它!”队员们小心地围合着,野兔子惊慌失措地在人群中四处乱窜。

        “扶着她!”谢思潇把曾紫陌交给赵小丫,说罢,一个鱼跃扑进了水里,野兔子惊慌失措地奔向沼泽深处。谢思潇扑了个空,气恼地爬起来,直奔野兔追过去:“你还敢跑!”许飞看得目瞪口呆:“速度真快呀!”黄宝贵打趣:“她这是拿自己当黑龙使啊!”王星紧张地看着谢思潇大喊:“0号!你小心点儿!”所有人都异样地看着他,王星一愣,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随即喊:“——别伤着兔子!抓活的!”众人瞪大眼还看他。郝玲玲吃醋地问:“007!你是关心兔子还是关心人呢?”王星一愣。突然,“啊”的一声大叫!谢思潇猛地扑进沼泽中——人没影了!

        “0号——!”众人大惊!王星也瞪大了眼睛!

        哗啦!沼泽深处的小水潭中,谢思潇双手举着还在垂死挣扎的野兔露出头,冲着众人欣喜地大喊:“抓住啦!活的!”说着,谢思潇湿漉漉地爬出来,挣扎着跑向众人:“活的活的!晚饭有着落了!”队员们第一次看到欣喜若狂的谢思潇,目瞪口呆。王星望着欣喜若狂的谢思潇,表情复杂地笑了。突然,谢思潇忽然一个趔趄,整个下半身落入一个泥潭中,举着双手,一动不动。

        “0号!你干什么呢?过来呀!”赵小丫大喊,谢思潇还是没动。曾紫陌对赵小丫说:“她跑不动了,你们快去接接她!”

        “俺去!”石磊和几个队员一起朝谢思潇走去,谢思潇低头看着自己下半身,忽然大喊:“别过来!”郝玲玲纳闷儿地看她:“她好像……在下陷!”王星突然嘶吼:“0号!别动!千万别动!”谢思潇表情凝重,野兔子还在挣扎,谢思潇的身体也随着野兔子的挣扎缓缓下陷。

        “0号!把兔子松开!快松开!”王星大喊。谢思潇看着野兔,目光一动,一掌把兔子打晕,奋力扔了过去:“接着!”野兔子划着一道弧线飞向众人,一个队员接住了。这时,谢思潇身体一动,下沉了一大块,已经到了腰间!她下意识的一声惊叫:“啊……”

        “我让你别动!”王星怒吼。

        “你们别管我了!快走吧!”谢思潇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

        “扯淡!”

        曾紫陌带着哭腔:“0号!你千万别动了!我们马上去救你!”

        “别过来!前面全是淤泥!”在谢思潇的周围,淤泥不断地冒着气泡。谢思潇沮丧地说:“怨我,我应该原路返回的。”王星焦急地思索着,目光一凛,猛地把自己衣服脱下来:“快,解腰带!0号!你别动!一动都别动!我马上来救你!”说着,王星焦急地把腰带扣连到一起。

        队员们的腰带接成了一条长绳索,王星抓住绳子一头,把另一头扔给众人:“抓住我!”说着扯着绳子另一端,挣扎着走向谢思潇。

        “007!你当心!”

        “让你别说话!稳住呼吸!”王星怒吼,谢思潇看着满脸关切的王星,含泪点头。

        王星继续前行,队员们屏住呼吸,拉着绳索,紧张万分地看着。王星小心翼翼地接近谢思潇,淤泥快湮没他整个大腿,他挣扎着,一步步前行。眼看离谢思潇只有两米的距离,王星突然脸色一变,停下脚,看着身前冒泡的淤泥。沼泽已经淹没到谢思潇的胸部,谢思潇含着眼泪:“007!你过不来的,再往前走,你也陷住了……”王星瞪着眼睛:“别说话……调整呼吸。”王星向后看了看,大喊:“抓住了!”许飞和队员们抓紧绳子,紧张地点点头。

        王星回头,将绳子一头扔向谢思潇!谢思潇挣扎着伸手去抓,没有抓到,身体却猛地下陷一大块,队员们一片惊叫。王星愣住,焦急地抓回绳子:“0号!再来!”谢思潇在一点点儿地下陷,呼吸有些困难:“007,我……我用不上力气了……”曾紫陌焦急地喊:“0号,坚持住……”

        “007,你真的有女朋友吗?”谢思潇含泪看着王星,哭着,“告诉我,你真的有女朋友吗?”王星点点头。

        “你很爱她?”

        王星点头。

        “我知道了……”谢思潇还在继续下陷,“你要是没有女朋友的话,我……我可以考虑考虑……”谢思潇在下陷。王星眼泪淌下,焦急万分。谢思潇几乎陷到脖子了,她高举着双手,艰难地呼吸着。王星忽然焦急地大喊:“0号!坚持住!”说着,王星将绳子结着绳套。谢思潇一惊:“你……你干什么……”王星将绳套高举着:“0号!你听着!憋住气!你听我数到三,就把双手举过头顶!这样一来,你会加快下陷的速度,不要管!只要感觉到绳子套到你双臂上,你就死死抓住它!听见没有!”谢思潇点头。王星回头大吼:“你们看到0号抓住绳子,就使劲拉,听见没有?!”

        “明白!”众人做好准备,将绳子拉得更紧了。

        王星吐出一口气,凝视着谢思潇:“0号!准备!1——2——”谢思潇下意识地看着已经被没过的双肩,深吸了一口气。

        “3——”王星一声大喊,谢思潇拼命地一动,双手挣扎着举过头顶,身体猛地下陷,整个头部陷了进去!王星猛地扔出绳套,套到谢思潇高举的双臂上!淤泥中,谢思潇挣扎着死死抓住绳套!王星瞪眼,高声大喊:“拉——!”

        许飞率众人嘶吼着拽绳子!谢思潇的头被拽出淤泥,她大口地呼吸着。王星兴奋地大喊:“拉!继续拉呀!”

        谢思潇浑身都是泥水,露出肩膀来,她哭着看着王星,王星笑。众人兴奋地继续拽。啪!——绳子一个结忽然断了,众人猛地坐到地上!谢思潇被惯性猛地向后一仰,惊叫着再次快速下陷!王星忽然挣扎着跃起,向前一扑,一把抓住谢思潇手中的断绳子!

        王星趴在淤泥上,奋力地拽着绳子:“0号!过来!过来呀!”谢思潇用力拽着绳子,两手干拔,向王星靠近,逐渐脱离淤泥。王星大喊:“趴着走!快!”谢思潇身体趴在淤泥上,拽着绳子,艰难地朝着王星爬过去。许飞大喊:“快去接应他们!”

        谢思潇慢慢接近王星,王星看着她笑。谢思潇带着哭腔:“你还能笑得出来……”王星缓缓探出手去,一把抓住谢思潇的手:“继续爬!”

        “你怎么办?”

        王星将身体缓缓转动,仰躺过来:“从我身上爬过去,然后再拽我。”谢思潇愣住。王星看她:“愣着干什么?通过速度一定要快,要不我也下去了!”谢思潇点点头,爬向王星。两个人头部一上一下相对而视,谢思潇的一滴眼泪滴落在王星眼睛里,王星皱眉:“能不能不哭了?”谢思潇哭着:“哪有!是泥水……”

        “准备!”王星说。谢思潇点头:“我准备好了。”

        “干!”王星一声大吼,谢思潇奋力向前,身体快速从王星身上爬了过去!王星的身体猛地一下陷,整个头部陷入淤泥。谢思潇越过王星,快速抓住王星的双脚:“007!”王星一个仰卧起坐,从泥水中挺起来,一把扳住谢思潇的脖子。谢思潇猛地往后仰,带着王星向后一跃,王星整个人压在了谢思潇的身上。两人再次相对,心境却不同。

        王星看着谢思潇:“0号,我真有女朋友了,我很爱她。”谢思潇痛苦地含着眼泪:“那就忘了我刚才的话,别跟任何人说,否则我跟你拼命!”王星表情复杂地点点头。

        “抱歉,打扰了……”

        王星和谢思潇一惊,只见许飞、黄宝贵和石磊等一帮人全站在俩人身后。谢思潇慌乱地把王星掀翻,爬了起来。王星一声惨叫:“你干吗?!你神经病啊!给我个心理准备呀!”谢思潇头也不回,挣扎着朝前方走去:“007,谢了。”许飞几人目瞪口呆,忙把趴地上的王星拽起来:“好悬!”

        谢思潇走向曾紫陌,下意识地擦了擦眼泪:“谢谢大家了。”曾紫陌含着眼泪笑:“0号,你没受伤吧?”谢思潇摇了摇头。王星满身泥泞地走过来:“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耽误了!出发——”

        3

        清晨,日出东方,山林笼罩在晨雾里一片寂静。队员们疲惫不堪地继续前行,许飞边走边用刀割着兔子肉,分发给队员们。许飞赶上走在最前面的王星,割了一块血淋淋地递过去,王星看都没看,塞进嘴里大嚼着:“嗯!还挺香!”许飞又割了一块递给他,王星看看队员们:“狼多肉少,我够了。”许飞冲前面走路的谢思潇努了努嘴,王星不明白:“干吗?”

        “给人送去呀!”许飞努嘴。

        “为什么是我?”

        “她需要你安慰。”

        王星一愣,许飞笑:“别瞒着了,我们都听见了。就算没听见,也看出来了。0号爱上你了。”王星表情有些复杂,没说话,许飞悄声说,“拒绝一个人的方式有许多种,你偏偏选择了最残酷的一个。对于那么高傲的一个女孩儿,你于心何忍啊?”

        “我不是故意拒绝她。我真有女朋友!”

        “好好好,那你告诉我,你女朋友姓什么,叫什么,今年多大?家住哪儿?在什么单位工作?”

        王星讪讪地:“我不知道。”

        “那你还编?”

        “我真不知道!”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一起这么久了,不是知己也算哥们儿了吧?”

        “我跟你解释不清,你爱信不信吧。”王星一把抢过兔子肉,向谢思潇走去。许飞一愣,苦笑:“俩人一样,死要面子活受罪。”

        王星走到谢思潇身旁,把肉递过去。谢思潇看了一眼:“你吃吧,我没胃口。”

        “吃这个可不是为了胃口。”

        “那我也不吃,我体能跟得上。”

        “你蒙谁呀?刚才在泥潭里你都成强弩之末了,要不然不可能抓不住绳子。”谢思潇停下脚,瞪着王星。王星嬉笑着:“再说了,这兔子可是你用命换来的,你不吃我们哪儿好意思吃啊!”谢思潇瞪着王星,一把抢过兔子肉塞进嘴里:“伪君子!我看你吃得挺香的。”王星一愣,擦了擦嘴,跟上谢思潇。

        “还跟着我干吗?”谢思潇闷头往前走。王星向后看看,悄声说:“0号,跟你商量件事儿。”

        “说。”谢思潇加快脚步。王星赶紧跟上:“咱俩的事儿,他们可都知道了。”

        “我跟你什么事儿啊?”

        “行了!坦率一点儿吧,又没外人。”

        谢思潇瞪王星,王星很坦诚地看着她。谢思潇目光闪烁看着别处:“那你说吧,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咱俩打来打去的都好几个月了,也差不多了。说实话,我对你还是印象非常好的。说句可能让你欣喜若狂的话,我要不是因为已经有了女朋友,我是很愿意考虑你的……我是说,咱俩爱情不成友情在,以后都是一个战壕的队友,老这么针尖儿对麦芒的不合适……”

        谢思潇打断他:“007,我有一个要求,一个你肯定能做到的要求。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们就能和睦相处,你能答应吗?”

        “你说!在所不辞!做不到的,我创造条件也要满足你!”

        “等有时间,带我你见见你女朋友。”

        王星噎住了。谢思潇看他:“怎么?这个要求高吗?你放心,我就是想见见。我决不干涉你和她的事儿。”

        “你这是为什么呀?”

        谢思潇凝视着王星:“你说为什么?难道我有病吗?我刚才说的都不是人话吗?你听不懂?”王星愣住。

        “你没必要瞪眼睛,你又不是傻子。我见你女朋友,就是想知道我死在哪儿了!看到我和她的差距,我死而无憾!”

        王星表情复杂地凝视着谢思潇:“你比她一点儿不差。”

        “我见了才知道。”

        王星朝前走:“对不起,这个要求我做不到。”谢思潇追上他:“你至于吗?这么小气?”王星语气坦诚:“我不是小气。”谢思潇紧追不舍:“那你让我见见!”

        “你见不到她!”

        “为什么?她不在地球上?”

        “她在地球上,可是我找不到她了,我都见不到她,你怎么见?”王星有些伤感,表情痛苦地大步往前走去。谢思潇愣住了,赌气地说:“哼,你就是小气!”

        4

        清晨,临时指挥部附近的接应点军车林立,旅长王浩和高胜寒、崔华盾、雪貂等人面色冷峻,肃立不动,空地上的霹雳火大旗在丛林上空飘扬,黑龙蹲坐在旁边,有些不安分。另一旁,军队医疗车和卫生队的医护人员焦急地等待着。王浩抬手看表,又看着远方的山林:“飞狼,距离考核结束的时间只剩下一刻钟了。”

        “战虎已经做好准备,时间一到,我们马上开始搜救。”崔华盾高声怒吼。马路忧虑地看高胜寒。高胜寒一直不吭声。气氛有些压抑。马路看表,冷声道:“还有10分钟!”高胜寒岿然不动。崔华盾看着他:“你不能保证他们安然无恙,我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找到他们。这个时候,早一分钟,都是希望。”高胜寒还是不吭声。崔华盾低吼:“你天天装大尾巴狼,很过瘾吗?!”

        “每一秒钟,我都在祈祷奇迹。”

        “难道你就是靠祈祷带兵的?”

        “不是靠祈祷带兵……只是没有放弃希望。”高胜寒的眼睛里有一种力量在涌动。崔华盾冷眼看他:“我当年怎么没感觉到,你是个冷血动物?”高胜寒也不生气:“我们未来是要打仗的,对吗?”崔华盾扭头:“你少拿这话来唬我!”

        黑龙绕着旗杆,焦躁不安地嗅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所有人越来越焦急。黑龙忽然猛地停下动作,竖着耳朵望着一个前方的丛林,大声地狂吠着。

        丛林中,一群“泥猴儿”挣扎着跑出来,黑龙狂吠着兴奋地扑了过去,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黑龙狂吠着飞奔着扑向谢思潇,谢思潇疲惫地上前抱住它:“黑龙,想我了没有?”黑龙亲昵地狂蹭着谢思潇。王星满身泥泞,咬牙激动地望着飘扬在空中鲜红的霹雳火战旗:“我们到了!”黄宝贵咧着嘴大哭:“乐观!大家要乐观!谁也不许哭!”曾紫陌满脸是泪,郝玲玲和李珊搀扶着曾紫陌,所有人精疲力竭地朝着战旗方向跑去!马路眼神里都是激动:“是他们!他们来了!”

        “奇迹!这真的是奇迹!”旅长王浩欣慰地直点头。高胜寒不动正色:“旅长,这不是奇迹,是我训练的他们。”王浩笑:“好小子,想让我表扬你就直说!”

        医护人员背起医药箱快速冲了过去。崔华盾望着人群中被众人搀扶着的曾紫陌,眼泪在打转,他猛地扭头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仰头,凝视着在风中猎猎飘舞的战旗,忍着眼泪。

        “旅长,您不见见他们?真是太不容易了!”一名干部说。王浩回头看了看高胜寒:“飞狼,这里交给你了!完成考核以后,我在指挥部等他们!”高胜寒啪地立正:“是!”

        “飞狼,我也去准备下面的节目了!”高胜寒点头,雪貂跑步离开。

        崔华盾瞪着高胜寒,咬牙切齿:“你是不忍心看她吗?她好像受伤了,一瘸一拐的。”高胜寒还是不看他:“你说对了,我真不忍心看,不光是她,我不忍心看所有人。”

        “所以呢?”

        “所以刚才我是正确的,不到最后一分钟,决不放弃他们!”

        “别人我不管,我会劝她退出下面的考核。”

        “拜托了。”崔华盾一愣,高胜寒看着崔华盾,“只有你可以劝她退出,我不能,这场戏还没有完,我必须要继续演下去。”

        崔华盾眼神复杂,望着越来越近的队员们,大步迎上去。高胜寒转过身,望着蹒跚而来的队员们,又看着一瘸一拐的曾紫陌,他戴上墨镜,但眼泪还是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队员们蹒跚而来,崔华盾看着曾紫陌,又看看她肿胀的脚。曾紫陌勉强地对他笑了笑。崔华盾不知道该说什么,曾紫陌挣扎着走上前:“猎鹰,你有事儿吗?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们要找飞狼报到了。”崔华盾看着曾紫陌,欲言又止。曾紫陌坚定地看着他,对其他人招招手:“咱们走吧。”

        崔华盾伸手拦住曾紫陌,眼神里都是恳求的目光:“因伤退出考核,不算丢人。”曾紫陌道:“谢谢你。我能挺住。”崔华盾伸着手:“退出吧。”曾紫陌坚定地看着他:“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继续下去?有什么理由不让我继续下去?”

        “我没有理由,算我求你。”崔华盾于心不忍。曾紫陌一愣,坚定地摇头:“我决不会放弃的。”说完绕开崔华盾,继续前行。崔华盾回身再次拦住她:“紫陌……我替飞狼求你!退出吧!他不好说,你以为他不想你退出吗?”曾紫陌一愣,下意识看着战旗下的高胜寒。高胜寒戴着墨镜,也正看着她。

        “我送你回去。”崔华盾上前。曾紫陌忽然咆哮:“让开!”所有人都是一惊。曾紫陌猛地推开崔华盾,大步向前,瞪着前方的高胜寒。高胜寒忍着泪,不忍直视曾紫陌的目光,把头转向一边。

        队员们默默地跟上。人群里,许飞走向崔华盾,抬手敬礼:“猎鹰……”崔华盾盯着他,高声咆哮:“自作自受!”许飞吓了一跳,举着手纳闷儿地看着崔华盾。曾紫陌愣了一下,没有回头。队员们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

        “呆鸟!你瞪什么瞪?你就是自作自受!飞行员的工作很辛苦吗?比这里还辛苦吗?我对你不好吗?”崔华盾怒吼。许飞一脸无辜地看他:“可是当初我来这儿是经过您同意的。”

        “我同意了你就可以来吗?!你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会有人很心疼你,你知道吗?你这样做太自私了你知道吗?你本来不用这么辛苦的,你会得到你想得到的,你的理想,你的事业,你的爱情!你什么都可以得到!你这是何苦呢?”崔华盾连珠炮似的对着许飞怒吼。许飞目瞪口呆,试探地悄声问:“您是说……寒号鸟吗?”旁边站着的赵小丫一愣。

        “呆鸟!”崔华盾高喊。许飞一脸茫然,“我去了……”崔华盾回身,望着曾紫陌一瘸一拐的背影,痛苦地转身,大步走开。队员们疲惫不堪地走到猎猎飘舞的战旗前,高胜寒看着他们,抬手敬礼。

        “请稍息!”高胜寒一声虎吼。

        唰——队员们背手跨立。曾紫陌脚一疼,皱眉。高胜寒目光一软,错开目光,扫视着众人:“刚才有人跟我说,你们创造了奇迹。我实在不敢苟同!你们只不过是选择了一个比较聪明的笨办法,完成了一次最普通不过的山地越野而已,如果这都算奇迹,那奇迹实在太多了。”

        队员们表情严肃,不为所动。

        “不过,我和教官们依然比较欣慰。因为你们好歹还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到了接应点,总算是没让我和他们丢人丢到家!作为对你们的奖励,你们可以在这里得到大约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吃饭,喝水,再处理一下你们身上的伤口。你们需要想一个问题:继续,还是放弃。选择继续的,我就继续给你们新的游戏规则,选择放弃的,恭喜你们,你们可以更轻松一点儿地活着了。”队员们目光坚毅,抬头看着鲜红的军旗。

        “解散!”说罢,高胜寒大步走开。

        医护人员们匆匆过来,李珊一脸焦急:“快!先给019处理一下,她的脚受伤了!”高胜寒继续往前走,脸上都是痛苦,他忍着泪,不回头,脚下却放慢了步子。

        军医小心翼翼褪下曾紫陌的袜子,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曾紫陌的脚肿胀着,表皮破损,渗着血。曾紫陌淡然一笑:“快点儿吧,我们还得准备下一个任务呢!”军医猛地站起身,看着曾紫陌:“队长!我郑重请您放弃这次考核!”曾紫陌皱眉:“我让你帮我处理伤口,谁让你劝我放弃了?”

        “可是您的伤……”

        “需要我教你吗?”曾紫陌说,“消毒,擦涂消肿药水,重新包扎一下,然后给我打一个消炎针,再打一针封闭。”

        “您不能再走了!您最好跟我们回去,我需要检查一下骨头……”

        “骨头没事儿!”

        “队长,您这是何苦呢……”

        “除非他们淘汰我!否则我决不放弃!”曾紫陌目光坚毅,“你们要是处理不了我的伤,把药品和器械留下,我自己来!”军医不再说话,开始小心处理曾紫陌的伤。

        马路回过头来看着高胜寒:“要不……你出面吧?和她好好谈谈。她的伤确实有点儿严重。”高胜寒悄声:“如果我能劝得动她,还会等到今天吗?”

        “那怎么办?”

        高胜寒压低声音:“想办法,在不违反规则的前提下,尽快淘汰她!”马路点点头,回头看了看疼得龇牙咧嘴的曾紫陌,叹了一声,跟上高胜寒大步离开。

        5

        山林深处,一架武直-10低姿悬停在半空中,急速旋转的螺旋桨卷起的飓风,刮得地上的枯枝败叶一阵乱飞。机舱里,狼牙特战队员打着手语,哗啦一声打开机舱门,用力抛出下降绳,熟练地扣上滑降索,转身嗖地滑了下去。脚刚落地,右手便解开滑降扣,快速向前警戒。其他的队员们也鱼贯落地,快速分组进入丛林深处。

        山林的一边,几辆军用卡车停在路上,警卫连的战士们快速跳下车,闪身进入一片荒草丛生的开阔地,开始设置路卡,一排机枪架在掩体上,一片肃然。

        接应点,队员们整齐列队,高胜寒背手走在队列前,目光冷峻地扫视着众人:“没有退出的吗?”

        “没有!”队员们一声虎吼,地动山摇。

        “很好!士气高涨!好像体能也恢复得不错。”高胜寒点头,队员们面面相觑,一起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任务简报:“一架载有两名飞行员的武装直升机被敌防空火力击落,指挥中心收到了飞行员发来的卫星求救信号。由于技术原因,目前还不能准确定位。找到他们,带回来。是否明确?”队员们表情凝重:“明确!”

        “有无疑问?”

        “报告!”黄宝贵挺身高喊。

        “讲!”

        “我们还拿一把刀去吗?”

        “不!你们所有的武器装备都会发还,除此之外,我还给你们准备了一个小型武器库,你们可以随意选择称手的武器。”黄宝贵笑了,队员们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高胜寒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们,不到万不得已,你们最好不要与敌人交战,因为你们要面对的敌人是很强大的。飞虎旅的警卫连,附近驻扎的红箭步兵旅两个满编营和配属分队,还有昨天和你们交过手的那些来自狼牙的特战队员。真打起来,你们就等于捅了马蜂窝。”

        所有人都傻眼了。

        “报告!那什么,我知道不太可能……但是我们会有空中支援吗?”许飞问。高胜寒一个冷眼瞪过去:“不可能你还问?”许飞垂死挣扎:“那个,我们应该是空降救援突击队是吧?既然是空降,那应该有空中支援,我知道我们的陆航还是很精锐的……”高胜寒冷冰冰看着他。许飞低头:“好吧,他们被击落了……”

        “现在还没有人退出吗?”高胜寒扫视着众人。都不吭声。高胜寒点头:“很好!记住,我的游戏规则不变:被俘超过两个小时或被击毙,即视为淘汰!祝你们好运!”

        不远处,马路挥手,开过来一辆军用卡车,秦成刷地掀开帆布——露出整整满车厢的武器装备。

        许飞、王星和黄宝贵几人站在军用卡车上,兴奋不已地往下卸着各种武器装备,各种枪支、特战装备、急救装备和反步兵地雷。卡车下,队员们开始将各种武器装备往身上和背包里装。

        赵小丫调试着pda,上面显示着北斗系统,她懊恼地:“唉!昨天咱们要是有这东西,也不用白走那么多冤枉路了!看见没有?昨天晚上咱们要是从这里向东偏30度走,直接就能绕开那片沼泽地,还能少走至少20公里!”李珊哀叹:“马后炮!现在说还有什么用啊?”郝玲玲一笑:“也不能这么说,有得有失嘛!要不是进入沼泽,我们怎么可能吃到那么新鲜的野生兔肉呢?要不是进入沼泽,我们怎么能见证那么虐心的情感大戏呢?”郝玲玲说罢,下意识地看谢思潇。

        谢思潇正给黑龙穿战术马甲,怒视着她。郝玲玲一笑,走了过去,蹲下:“0号,你别误会,我不是讽刺你,我是说真的。昨天那一幕,真的太让人感动了。”谢思潇不理她。郝玲玲真诚地看她:“0号,我全力支持你。”谢思潇一愣,抬眼看着郝玲玲:“你支持什么?”

        “你和007呀!”

        “我听不懂你的话。”

        “你是装傻,近水楼台先得月,现在我退出了,转而支持你,你的希望当然大增。”

        “033,你能不能少说几句这种无聊的话?什么跟什么呀!”

        “不识好人心!”郝玲玲嘟囔着,讪讪地起身走开。

        谢思潇神情复杂,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车上忙着搬装备的王星,低下头,心事重重地给黑龙固定马甲。一旁,曾紫陌一脸同情地看着她。

        军用车上,黄宝贵擦了擦汗,看着王星和许飞:“差不多了吧?这些武器装备够咱们打一场局部战争了。”石磊忙点头:“差不多了,再带就影响体能了。”许飞看王星:“走吧!时间快到了。”王星扫视着车上的武器,又走过去搬开几个弹药箱,从里面拽出一个40火,递给许飞:“拿着!”许飞愣住:“这老古董,拿它干什么?”王星坏笑:“别看它老,对付敌人的步战车、隐蔽机枪阵地什么的,没有比它更好使的了。拿着!”许飞转身下车:“我不拿!”王星愣住,石磊接过王星手里的“40火”,笑:“还是给俺吧。他对这玩意儿反感。”王星恍然大悟:“差点儿忘了,这小子是飞行员出身。”几人刚跳下车,就听见一阵轰鸣的马达声从高空传过来——崔华盾驾驶的救援直升机在顾意驾驶的武直-10护航下低空飞来。

        驾驶舱里,崔华盾侧头望着下方的霹雳火队员们,寻找着曾紫陌的身影。顾意也看着地面上,对着耳麦:“猎鹰,尽快想办法淘汰019,是你的建议吗?”崔华盾表情复杂:“不是!”顾意点头:“我猜也不是你,真想不明白,谁会这么卑鄙呀?这对019太不公平了吧?”崔华盾一愣:“寒号鸟,我们的任务是救援,其他的事儿你就不要考虑了。”顾意讪讪地说:“明白!……我就是好奇。”

        6

        接应点,一阵急促的哨音响起。队员们一惊,快速列队集合,身上挂满了各种武器。高胜寒和马路、秦成等人快步走过来。高胜寒扫视着身上挂得满满登登的队员们:“嚯!东西带不少啊!你们累不累呀?还真想跟蓝军大战三百回合呀?”

        高胜寒歪着头看着石磊肩膀上的40火:“干吗?负重训练吗?”石磊讪讪地:“报告!是007让俺带的。”高胜寒看王星。王星站得笔直:“报告!有备无患!”高胜寒轻哼一声:“随便!”说罢,高胜寒走到曾紫陌面前,低头看看她裹着纱布的脚,又看看她:“019,你确定自己还能继续下去吗?”

        “报告!我会坚持到底!”曾紫陌目光坚定。

        “你有没有想过,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累赘?”

        曾紫陌一愣。谢思潇高喊:“报告!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达成一致了!我们共同选举019号做我们的代理队长,确保019最终通过考核,是我们给自己定的额外目标。”

        “报告!是这样的!”王星说,“如果019被淘汰,我们不管剩下多少人,都会主动放弃考核!”

        高胜寒愣住,马路几人面面相觑,都有点感慨。曾紫陌感激地看着众人,大声高喊:“报告!我们已经准备完毕,可以出发了吗?”高胜寒无奈地高喊:“出发!”

        “是!”曾紫陌高喊,“全体向右——转!跑步——走!”

        队员们跑步向丛林方向而去,黑龙紧跟着谢思潇。曾紫陌跑起来微瘸,但仍然咬牙坚持着,后面的队员不断地扶她一把。高胜寒望着曾紫陌的背影,忍着眼泪。马路走过来,感慨地看着队员们跑远的背影:“别的不说,单凭这一点,他们就已经达到霹雳火的选拔要求了。”高胜寒点头:“没错,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马路看着高胜寒:“那我是不是通报各单位,暂时收回……重点照顾019的指令?”高胜寒苦涩地说:“没那个必要。”马路焦急地说:“他们可不像是闹着玩儿的!”

        “你觉得我会对他们妥协吗?”高胜寒转身大步而去。马路茫然地看着高胜寒的背影,问秦成:“你们说……他到底想不想淘汰019啊?”秦成琢磨着,点头:“想!他心疼019。”于瑞摇头:“不想!他需要019。”马路一脸纠结地看着高胜寒,苦笑着摇头。

        7

        丛林深处,王星和队员们匆匆赶来,快速进行战术动作,建立防御。曾紫陌低声对谢思潇:“0号,确定卫星信号方位!”

        “是!”谢思潇打开pda,双手快速操作着,终端上的卫星地图上,红星闪烁。谢思潇蹙眉:“方位……距离我们大约20公里!”王星盯着地图,划了一个线路:“走这条线吧。”曾紫陌摇头:“地形太复杂了!”

        “越复杂的地形,越便于我们隐蔽。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能跟敌人交火。”王星说,曾紫陌和谢思潇点头同意。石磊问:“他们为啥去那儿啊?”黄宝贵一撇嘴:“傻呗!”许飞瞪了黄宝贵一眼,黄宝贵讪讪地说:“得了得了!都几个月了,归属感还没转换过来?”许飞一愣,讪讪地低头看地图。曾紫陌抬头看着众人:“出发!——”队员们身上挂着的武器装备一路叮当直响,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山林之中。

        8

        在一处丛林边缘的山坡后,队员们停住脚,迅速建立环型防御。曾紫陌叫住谢思潇:“0号!确定一下路线。”谢思潇看着pda:“没走错!”曾紫陌放心地点头,低声道:“走!”

        “等等!”谢思潇忽然愣住,“卫星求救信号消失了!”

        “什么?!”王星和曾紫陌几人围上去,“怎么回事儿?”谢思潇指着pda:“刚才的卫星求救信号消失了!”许飞一惊:“什么意思?技术故障?还是人为添麻烦?”郝玲玲忧心忡忡:“要不要联系一下飞狼,问问情况?”谢思潇看她:“飞狼现在是敌方指挥官,咱们不是找死吗?”郝玲玲语塞。曾紫陌想了想:“我的建议,我们还按原路线继续走,具体什么情况,等到了刚才求救信号发出的点,也就明了了。”所有人都点头同意,队伍继续朝山坡方向前行。

        很快,队伍来到山坡顶,王星赶紧招呼队员们快速趴下——山坡下,由铁丝网和栅栏设置了一道严密的封锁线,周围机枪林立,往来的蓝军不时地来回穿梭,一片凛然杀气。黄宝贵看着下面挂着的一道横幅,扑哧一声乐了,众人看过去,只见封锁线一侧的两根旗杆上高挂着一道横幅,上面写着“死字这么写”几个大字,黄宝贵咧嘴笑:“是我们警卫连的那帮货!嘿嘿,挺精神啊!”许飞斜眼看他:“什么你们警卫连的?你的归属感在哪儿?”黄宝贵咂咂嘴:“嘿,你的心眼儿真不大。”许飞刚要开口,赵小丫瞪着黄宝贵:“025!你心眼儿倒是够大的,敌人赤裸裸地挑衅我们,你居然咧嘴笑,这和叛徒汉奸卖国贼有什么区别?”说罢,满脸和蔼地对着许飞:“015,别理他。”许飞困惑地看着赵小丫。黄宝贵一脸委屈:“我错了还不行吗?唉……谁让我没对象呢?”队员们一阵窃笑,许飞皱着眉头:“别闹了!到底怎么办?”曾紫陌观察着山坡下方:“没办法,只能绕道了。”谢思潇操作电脑:“我再选一条路线!”

        队员们悄声来到山林中的一个隘口——关卡重重,沙袋掩体,周围也是机枪阵地,戒备森严,两辆运载着满车战士的卡车轰隆隆通过,在封锁线又挂了一条横幅:“欢迎找死。”队员们猫身躲在隘口的对面山林,皱眉望着前方的关卡,无奈地再次匆匆退走。

        丛林里,坦克的轰鸣声隆隆作响,王星率队小心翼翼地前行。在丛林下方谷底的出口处,山道口设着一座关卡,几辆轮式装甲步战车停在关卡口,卫兵对来往的人员验证放行。石磊小心翼翼地低声道:“也是俺们警卫连的。”黄宝贵气恼地起身要出去:“这帮孙子!太过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强烈建议下去干掉他们!”众人苦笑。黄宝贵看众人:“笑什么?干吧!我是认真的!警卫连那帮人我熟得很!真打起来,他们不是咱对手!”石磊点头:“俺看行!正好儿跟他们叙叙旧……”黄宝贵一眼瞪过去,石磊连忙讪笑:“俺是说把他们干掉以后,跟尸体叙叙旧。”谢思潇观察着下方:“省省吧。干掉他们倒是不费事儿,枪一响,那几辆步战车就得回来,100毫米低压线膛炮,30毫米机关炮,7.62毫米车载机关枪,你想怎么死?”黄宝贵愣住了,下意识地看着石磊手里的40火:“唉!这玩意儿带少了。”王星苦笑:“留着吧,关键时刻再用。”许飞问王星:“我们接着绕道吗?”曾紫陌扫视着众人:“大家怎么看?”

        众人犹豫着。谢思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pda,忽然一愣,急切地说:“信号又出现了!”曾紫陌一惊:“还在原来的位置吗?”谢思潇点头:“在!”许飞叹息一声:“可惜咱们过不去呀!”众人面面相觑,一片忧愁。

        王星望着下方的关卡:“我有预感,这次咱们的方案定错了。昨天我们的任务仅仅是突防,敌暗我明,我们又没有武器装备,只能选择绕道,只要我们绕开敌人设置的那张网,我们就可以完成任务。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搜救,我们除了要保全自己之外,还要把生死不明的飞行员救出来,而飞行员就在敌人控制的区域内,所以我们不管怎么绕,最终还是绕不出敌人的控制区,绕不出这张网。”

        “可是飞狼说过,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最好不要和敌人交火,一旦交火就会陷入他们的围攻……”

        “所以,我们都被飞狼误导了!”众人一愣,王星目光炯炯,“你们想吧!现在敌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所有路口全都设立关卡,期间又有机械化部队和巡逻小分队往来巡视。如果我们见关卡就绕,见人就躲,怎么突防?”曾紫陌眼睛一亮:“007,你的意思是,我们得打?”王星点头:“我们手里有武器,弹药充足,有北斗导航系统,不用担心迷路,最主要的,现在是敌明我暗,我们为什么不能打?我们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把敌人精心布置的防御网打破!”

        “万一像飞狼说的那样,我们一打,捅了马蜂窝怎么办?”许飞说。谢思潇也点头:“没错,咱们的轻武器打不了敌人步战车,也跑不过人家!”王星笑:“那我问你们,当年八路军武工队打鬼子怎么打的?鬼子也有装甲车,也有摩托部队。”

        “地道战?”石磊一脸兴奋。黄宝贵一个暴栗甩过去:“扯!你挖呀?”王星看着黄宝贵,一笑:“地道战打不成,地雷战能打,闪击战能打,麻雀战也能打,前辈们当年还有个游击战十六字诀呢!”郝玲玲雀跃不已:“这个我知道!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扰,敌驻我打!”王星伸出大拇指:“聪明!只要咱们把敌人的部署打乱,咱们才有可能找到缺口,突破他们的防线!大家同意不同意,表个态!”曾紫陌笑:“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同时,我愿意把我这个代理队长的指挥权交给007!”

        “我同意!”许飞点头。

        “俺也同意!”石磊一脸崇拜。队员们也纷纷表示同意。王星看着谢思潇:“0号,就差你表态了。”谢思潇淡淡地:“我少数服从多数。”王星笑:“全票通过!那咱们干吧!”谢思潇看着下方:“先从这儿打吗?”

        “对!先打一场闪击战!宣告一下我们的存在!”队员们一笑,准备战斗,王星看着众人,“没几个敌人,用不了这个多人!014、024、025,你们三个跟我去就行了。”

        “不行!我也去!”谢思潇喊。

        “你对我们没信心吗?”王星看她。谢思潇表情复杂。曾紫陌暗笑,看着谢思潇:“0号,下面就6个人,又是闪电战,他们四个应该没问题。”谢思潇皱眉:“他们人少,可是火力强,射界这么开阔,怎么打?”

        “我自有办法。”王星一笑。谢思潇点头,冷声道:“你们别阴沟里翻船。”许飞笑:“放心吧!没那么大的阴沟。”

        “走!”王星领着四人弓着身子,悄然钻进下山的树林中。谢思潇一脸忧虑,曾紫陌握着她的手:“别担心,007聪明着呢,出不了事儿。”谢思潇急忙慌张地掩饰着:“我哪儿是担心他呀,我是担心他们动静太大,把步战车引回来。”曾紫陌一笑。

        9

        隘口处,四名警卫连战士持枪站岗。一旁,沙袋掩体后设置着机枪阵地,有两名战士在驻防。黄宝贵大喇喇地笑着迎上去:“解放军同志!辛苦啦!”战士们望过去,只见黄宝贵和石磊笑呵呵从山坡树丛中走过来。

        “是黄宝贵和石磊!”“他们不是霹雳火的吗?”

        班长顿时恍然过来,低声命令:“警戒!”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黄宝贵和石磊。班长掏出对讲机。黄宝贵焦急地一挥手:“别动!李小群你干吗呢?把对讲机放下!”石磊也是一脸可怜样儿:“小群!千万别报告!你一报告俺俩就惨了!”班长愣了一下,小心收起对讲机,警惕地看他俩:“你们站着别动!”

        黄宝贵和石磊两人听话地停住脚步,班长纳闷儿地问:“常宝贵,石磊,你们这是什么情况?”黄宝贵眨巴着眼:“还能什么情况啊?走累了,渴了。看见自己兄弟了,讨口水喝。”班长眯着眼:“这不合规矩吧?现在可是演习!你们是敌军!”黄宝贵皱眉:“我说李小群你怎么越来越轴了?当班长当出官架子来了?不是你当初新兵蛋子的时候我教你打枪了?”班长一愣,有些尴尬地看看左右两旁的小战士。一名年轻的小战士低声提醒:“班长,他们不会有什么诡计吧?别掉以轻心,赶紧报告吧!”石磊脸一沉:“吴越!你个新兵蛋子咋那么聪明呢?还真是人走茶凉啊!都是一个排的来着,你至于这么认真吗?”小战士愣住:“班长,这你都听得见?”

        “他耳朵灵着呢!”说罢,班长看着二人:“宝贵,石磊,虽然咱们都是一个排的兄弟,可是现在是在演习,确切地说,是你们在考核。临出发的时候连长可是三令五申,谁敢不把演习当回事儿,犯了错误,立马滚蛋!这样吧,也别说我们不讲究,你俩赶紧回去,我们就当没看见你们,这总行了吧!”黄宝贵和石磊对视,叹息一声:“唉!还真是人走茶凉啊!得得得,我们兄弟领情了!水呢?给来一壶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另一名战士好心地说:“班长,算了吧,抬头不见低头见呢。咱们是协助单位,何必呢?”班长想了想:“给他们!”战士摘下身上的军用水壶:“宝贵!石磊!接着!”水壶扔了出去,黄宝贵接过一笑,拧开就喝。周围的机枪手们依旧警惕十足,枪口一直对着两人。

        黄宝贵大口地喝着,石磊皱眉:“你给俺留点儿!”黄宝贵把水壶递给石磊:“给给给!大半壶呢!”石磊接过来,迫不及待地喝起来。

        战士们面面相觑:“看来他们还真渴坏了。”班长叹息:“唉,放着好好警卫连不待,非去那地方受苦,自找的。”战士们笑。石磊喝完,笑着:“谢谢啦!壶还给你们!”说罢,石磊把水壶猛地一扔,水壶划着一道弧线,咣当一声砸在地上!战士们愣愣地看着水壶咣啷落地,小战士皱着眉弯身去捡:“扔准点儿……”

        “这回准啦!”黄宝贵一脸兴奋,一枚手雷旋转着扔进了机枪手掩体!轰一声巨响,手雷在掩体里剧烈爆炸,顿时白烟四起,爆炸掀起的泥土硝烟把这一片丛林笼罩在层层烟雾中。俩机枪手看着身上不断冒出的浓烟,傻眼了!班长大惊,慌忙举枪,砰!砰!黄宝贵和石磊同时举枪瞄准,班长震惊地看着自己身后冒着的白烟,气恼地大骂:“妈的,专打熟人啊!一群狼崽子!……”

        丛林中,王星和许飞突然跃起,敏捷地边打边变换体位,猛烈开火!枪口闪着火焰,密集的弹雨呼啸而来,警卫连的战士们狼狈地四散躲避着,但还是被机枪扫中,林里子冒起滚滚浓烟。

        10

        山坡上,曾紫陌和谢思潇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六个警卫连战士身上冒着烟,怒视着走来的黄宝贵和石磊。

        “卑鄙!”“无耻!”

        黄宝贵乐呵呵地瞪眼:“你们还好意思骂人吗?我在的时候怎么跟你们说的?警卫连警卫连,你们责任重大!是敌是友都分不清,你们就这警惕性?演习就是实战!这个道理还用我再重复吗?”战士们懊恼地低下头,石磊走上前:“算了算了,宝贵脾气暴,你们别介意啊。放心吧,俺俩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的!以前都是老战友,哪儿能这点儿面子都不给呢?下次注意吧。”班长罩在白烟里,鼻子快气歪了:“石磊!要光是黄宝贵,我们不会上当的!我是看在你平时老实的分儿上才……”石磊打断他:“俺是老实,可俺也不傻呀?”

        “七班!七班!听到回答!”对讲机响起来,班长愣住:“是连长?!”黄宝贵和石磊也是一愣。王星笑着拽下班长的对讲机递给黄宝贵:“他们都阵亡了,你跟警卫连长说吧。”黄宝贵讪讪地把对讲机递给石磊:“石磊,还是你说吧。你跟连长关系不错,还是你说吧。”石磊一脸为难地接过对讲机:“连……连长!连长!俺是石磊!”

        “什么?你是谁?”

        “连长,俺是石磊!才几个月您就听不出来俺了?”

        “什么情况!你怎么会是石磊呢?李小群呢?”

        石磊憨笑:“李小群刚刚阵亡了!他的据点儿被俺们端了!连长,先这样吧!咱们回头聊!”石磊心虚,赶紧关了对讲机。王星掏出一枚地雷,压在机枪掩体下,笑着拉下拉环:“撤!”——轰的一声巨响,机枪掩体被炸飞,关卡周围一阵浓烟,警卫连的战士们沮丧地蹲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