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1

        山坡上,王星等四人兴冲冲跑回来,赵小丫迎上去,兴奋地大喊:“太棒了!你们谁想出来的主意呀?”许飞笑:“当然是007。”王星笑着看黄宝贵和石磊:“还得是024和025演技超群。”黄宝贵不好意思地一抱拳:“不敢当不敢当!还是导演导得好!”谢思潇皱眉:“你们能不能别这么互相吹捧啊?肉麻死了!”王星看她:“难道不精彩吗?”谢思潇皱眉:“你从哪儿来的这么多鬼主意?”

        “怎么能说是鬼主意呢!我这是典型的战略战术!我把中宣部、中央文明办、教育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共青团中央六部委联合推荐100部爱国主义教育影片其中的战斗片看了好多遍才总结出来的。”谢思潇忍俊不禁,强忍住笑,瞪着王星:“你不怕一口气憋死呀!下一步怎么打?”王星严肃起来:“赶紧离开这儿,找个距离远的关卡,再干他一个!”一群人迅速消失在丛林中。

        不一会儿,王星率领众人来到另一处山坡的树丛后,队员们小心翼翼地在树丛中冒出来,望着山坡下的关卡。十几名警卫连战士全副武装,严阵以待。谢思潇看了一眼王星,沉声问:“这次怎么打?总不能再演一回戏吧?”赵小丫一脸兴奋:“好啊!这回让我演吧!”黄宝贵看着下面:“不行!下面驻防的又不是卫生队的,你们演有什么用?”赵小丫忙说:“没关系呀!我们剧情变一下,演三个迷路的小姑娘什么的!家境贫寒,进山采蘑菇……”王星皱眉看着她:“你们还真以为拍电视剧呢?刚才那招儿这辈子也就只能用一回了!”

        “没错儿!不灵了!”许飞努努嘴,“没见下面那帮人吗?眼睛都瞪圆了,显然是接到了通报,憋着要替警卫连挽回颜面呢!”赵小丫沮丧:“那怎么打?”王星想了想:“全员参战,我带一组,0号带一组,兵分两路,强攻!该让他们感受一下霹雳火的战斗力了!”谢思潇点头,下意识地看黑龙,有些忧虑:“黑龙也参战吗?”

        “黑龙的职能是搜救,怎么能让它参战呢?”

        “那怎么办?”

        “先把它安置在这儿,一会儿走的时候再带上它。”

        谢思潇点头,牵着黑龙转身走了。

        “等等!”王星从背包里掏出两根儿火腿肠扔过去,黑龙猛地起身,眼睛都直了。谢思潇愣住:“干吗?”王星笑:“给黑龙吃啊!总得安抚一下吧?”谢思潇问:“你哪儿来火腿肠?”王星嘿嘿笑:“以前搜索训练的时候,黑龙专跟我作对,没办法我才想了这招儿。包儿里常备着呢。”谢思潇瞪着黑龙:“好啊黑龙!我说你后来怎么搜不着他了!原来你腐败了!”黑龙眼巴巴地看着火腿肠,又抬头看谢思潇,口水不断地流。谢思潇又气又急:“你也太没出息了吧?!”王星狡猾地看着黑龙:“不许你批评我的卧底!什么叫别人啊?我们关系好着呢!赶紧赶紧,别耽误事儿。”谢思潇一把抢过火腿肠,拽着黑龙向后方树丛走去。

        蜿蜒的下坡路,山林里的风带着浓重的凉意刮过。队员们穿着军靴,踢踏的脚步声渐行渐近。王星和谢思潇走在队列前,王星一举右拳,众人蹲身停下。王星指了指左侧方向,谢思潇会意点头,带着许飞,赵小丫和曾紫陌等人向左而去,其余人跟着王星向右方运动过去。

        山下关卡处,警卫连的战士们全副武装,警惕地注视着各个方向。一名战士举起望远镜,朝一侧山坡望去,啪的一声枪响!战士拿着望远镜,身上冒烟,一脸茫然。排长焦急地据枪瞄准:“有情况!”战士们紧急就位。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枪声从四周传来,王星和谢思潇带领的两组队员分别从左右两边迂回进攻,谢思潇举起手里的自动步枪精确射击,队员们也尖叫着开始扫射,警卫连的战士们纷纷中弹冒烟——全军瞬间覆没。

        许飞笑着看着一片浓烟升腾,对王星说:“没有活口。”王星一脸坏笑:“炸!——”队员们狡猾地笑,将地雷埋在关卡四处,轰然一声巨响,关卡处烈焰升腾,瞬间白烟四起,十几名警卫连的战士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群人消失在山坡树林中。

        2

        指挥部的帐篷里,王浩和几个干部急匆匆掀帘走进,高胜寒、马路和秦成起身敬礼。王浩拉着一张黑脸问高胜寒:“怎么,听说霹雳火队员们在防区内打起游击战来了,把我的警卫连快打残了?”高胜寒一脸肃然:“不是快打残了,是已经打残了。”马路几人忍住笑。王浩声音低沉:“是吗?什么情况,介绍介绍。”

        高胜寒指着对面的大屏幕,卫星地图上,到处闪烁着红色的叉叉:“这上面每一个红叉,代表一个被他们干掉的关卡。”王浩眉头紧皱:“这么多?”高胜寒点头:“目前还在增加。而且有的关卡是重复攻击,刚建立好,就被他们端掉,再增派一拨上去,他们又杀回来了!等大部队增援上去,他们已经没影儿了,很快又会有下一个关卡或者巡逻队倒霉。”干部们惊讶万分:“这是什么路数啊?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进攻路线完全没有规律可循,他们的目的何在?”高胜寒目不斜视:“没有目的,就是想把水搅浑,把网撕破,乱中突防。很显然,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因为目前的网已经千疮百孔了,他们可以在其间自由穿梭。”王浩侧头看着高胜寒:“你教他们的?”高胜寒笑笑:“青出于蓝,我说过,他们会创造奇迹的。”王浩一愣,凝视着大屏幕上的卫星地图:“他们现在在哪儿?”高胜寒摇头,指指上面:“天知道。”王浩冷色问:“那我们的那两位生死不明的飞行员,现在在什么位置?”高胜寒还是摇头,王浩皱眉:“连我也瞒着?”高胜寒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这笑容稍纵即逝:“不是,我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我是敌军指挥官,我要知道他们在哪儿,这考核不就失去意义了吗?只有参训队员凭借飞行员发出的求救信号,才能找到他们。”王浩恍然,想了想,如释重负地看着高胜寒:“我们好像还有一支部队没用上呢。”高胜寒笑:“该用上的时候,自然就用上了。”

        山地雾气缭绕,王星等人气喘吁吁地跑进一处茂密的丛林里。谢思潇停下脚步操作着pda,屏幕上有一个红点在闪烁。曾紫陌皱眉问:“怎么回事?”谢思潇面色严肃:“他在移动。”黄宝贵皱眉:“傻子啊!不在失事飞机旁边待着等着救援,瞎跑什么呀?”许飞看了一眼黄宝贵,严肃地说:“这有什么奇怪的?直升机如果坠毁在敌人控制的区域,飞行员在可以移动的情况下,理所当然会远离失事的直升机,避免被敌人的搜索部队发现……”许飞忽然愣住了,“对呀!敌人也有搜索部队啊!”

        “他停下了!”谢思潇看着pda,神色凝重。王星焦急地问:“0号!信号点距离我们多远?”谢思潇盯着pda:“九点钟方向,大约5公里——前提是他不再继续跑了。”王星嚯地起身:“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走!”许飞刷地起身,一队人马朝着九点钟方向迅速行动。啪!一声枪响!子弹穿越树丛缝隙,一名队员冒着黄烟,茫然地四处寻找着开枪方向。王星焦急地大声嘶吼:“狙击手——!”队员们快速四散寻找隐蔽。

        四周一片安静。王星藏身在树丛里,看着石磊低语:“024!什么方位?”石磊侧耳倾听,指了指丛林的三点钟方向。

        “不对……”石磊侧耳又听,“他在移动!——那边!”石磊指着一点钟方向。咚!又一声枪响,另一名队员中弹冒烟!王星暴起,朝着一点钟方向猛烈开火。队员们趁着王星的火力掩护,快速移动着方位。忽然,黑龙朝着他们的左前方向一阵狂吠,谢思潇望去,丛林中几个黑影在快速闪动!谢思潇抬手射击:“这边有人!”王星掉转枪口,快速火力支援。

        对面的丛林中,一名狼牙队员中弹冒烟,其余几名嗖地隐蔽,快速还击!另一侧方向,几名幽灵般的狼牙特战队员突然出现,朝着众人不断地精确射击。王星瞄准了一名正在射击的狼牙队员,扣动扳机——砰!狼牙队员瞬间被烟雾笼罩,这时,埋伏在四面八方的枪手开始射击。双方交火,暴露在路上的菜鸟们明显处于劣势。队员们顽强地抵抗着,不时地有人中弹冒烟。谢思潇心急如焚:“007!他们在圈我们!”王星嘶吼:“撤——”队员们交替掩护着,快速撤离,狼牙队员们穷追不舍。

        曾紫陌后退着边打边撤,突然,一个趔趄倒地,李珊和郝玲玲焦急地拽起她,曾紫陌脸色苍白,一脸痛苦。王星焦急地大喊:“020!033!保护好019!”两个人点头,架起曾紫陌匆匆向后跑。许飞边开枪边喊:“007!快想办法!咱们甩不掉他们!”王星也是心急如焚:“他们追太紧了!没办法!”

        “019走不动了!”赵小丫大喊,只见李珊和郝玲玲架着曾紫陌,但是曾紫陌脚步蹒跚,肿胀的脚几乎不能着地。曾紫陌带着哭腔:“别管我了!你们快走!”谢思潇还击隐蔽着大喊:“019!你不能放弃!”

        “我不能拖累你们!”

        “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吗?!”

        王星瞪眼:“都听着!别忘了咱们的承诺!决不能放弃019!”

        众人应和,奋力还击,曾紫陌一声惨叫,再次摔倒。石磊回望着曾紫陌,对着黄宝贵和许飞大喊:“025!014!掩护俺!”说罢,石磊把枪挂到脖子上,拎着40火跑到曾紫陌面前,蹲下:“019!俺背你!”曾紫陌流着眼泪摇头:“背上我你跑不动!”石磊没动:“俺体能好着呢!你就别纠结了!咱们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曾紫陌哭着点头,爬上石磊的背上。石磊把40火扔给郝玲玲:“帮俺拿着!”郝玲玲被沉重的40砸了一个趔趄,又赶紧把40火背上。王星回望,大声嘶吼:“手雷!”队员们纷纷掏出手雷,打开保险,奋力投掷出去。

        狼牙队员们看着一片手雷在空中打转,大惊着急忙卧倒。轰!一声巨响,一团白色的浓雾升腾,再抬头,菜鸟们已经不见身影。雪貂气呼呼地一把扯下身上的伪装网,大吼:“给我追——!”

        3

        茂密的丛林里,河流潺潺,生长在两岸的灌木都长得很茂盛。王星带领着队员们焦急万分地在丛林中奔跑着。曾紫陌趴在石磊的背上大喊:“024,放下我吧!我影响大家速度了!”石磊喘着粗气狂奔:“不行!俺们都说好了,你要是被淘汰,俺们就都退出,可是俺不想退出!俺必须得留下!”后面,狼牙队员们赶上来,菜鸟们慌不择路地往前狂奔。丛林里,几个狼牙老鸟边追边开枪。曾紫陌滑下来,奋力地单腿站着:“求你们了!放弃我吧!你们快走!我掩护你们!”

        石磊上前拽曾紫陌,曾紫陌一把甩开他:“你快走!你走了就不会被淘汰了!”石磊焦急地看王星:“007!咋办?”王星回望着曾紫陌,嘶吼:“决不放弃019!宁可全军覆没也不放弃!”队员们咬牙开火,曾紫陌忽然拔出烟雾弹,拽着拉弦:“你们走不走?!”队员们全愣住了。谢思潇也拔出烟幕弹,一脸决然:“只要你拉弦,我们就全都拉弦!”曾紫陌愣住了:“我跑不动了!我认命了!我认命了还不行吗?!”

        “024!愣着干什么?”王星大吼,石磊啊了一声,恍然大悟,举起手一掌砍在曾紫陌的脖颈上,曾紫陌瞬间晕了过去。石磊盯着自己的右手,问:“俺是不是手重了?”王星咬牙:“背上她跑啊!”石磊哦了一声,急忙将晕倒的曾紫陌拽上后背,拔腿就跑。

        密林里,子弹呼啸而至,队员们急忙躲避着四下还击。谢思潇心急如焚:“拼了吧!咱们跑不过人家!”许飞眼神坚定地点头:“最后一战!”赵小丫跑到许飞身旁:“014!我跟你死在一起吧!”许飞无语:“你傻呀!又不是真死!”赵小丫才不管:“我就是想让天上飞的看见!咱俩是一起阵亡的!”许飞愣住,看着一脸认真的赵小丫,奋力开枪。黄宝贵看着石磊,又望着渐渐逼近的狼牙特战队员,他焦急地思索着,猛地打出一排子弹,几个翻滚趴到石磊不远处:“024!乐观!”石磊吼着:“025!俺现在心情很不好!乐观不起来!”

        “我问你,如果背上019,你能不能速度再快点儿?”

        石磊一愣:“不是说一起死吗?”

        “我就问你,还能不能跑快点儿!”黄宝贵急吼。

        “要是还能跑,俺就拼命!”

        “好!024!记住你的话,拼命跑!越快越好!为了能留在霹雳火,你也得拼命跑,为了你爹的面子,你也得拼命跑!”

        石磊泪眼婆娑地看他:“俺知道!025,你啥意思?”黄宝贵一笑:“我罩着你!”说着跑向王星和谢思潇:“007!0号!我有个方案!”王星和谢思潇一愣:“什么?”黄宝贵指着后面:“后面的树林!咱们扔一通手雷,然后退进去!”谢思潇摇头:“没用!他们追疯了,后面就是刀山火海他们也得追进来!”黄宝贵说:“进去以后,你们就地隐蔽,我引开他们!”

        “那你怎么办?”

        黄宝贵看着谢思潇:“0号,你给我一个会合地点!我摆脱他们以后,去那儿等你们!”

        “万一你摆脱不了他们怎么办?”

        “别犯傻了025!他们是什么人你应该看清楚了!你不可能摆脱他们!”

        黄宝贵瞪着眼睛:“总比全军覆没强吧?”

        王星和谢思潇都不说话了。黄宝贵咬牙看着两人:“你们回头看看!就剩下这几个人了!019坚持到现在了,她必须得留下!024是我兄弟,他不能转业!他也必须得留下!你们两个呢?你们能接受被淘汰吗?我看过了,剩下的所有人,都必须得留下!”谢思潇看他:“那你呢?你就能接受被淘汰吗?”

        “我家开兽医站的!我是富二代!我本来来这儿就是为了给024当陪练的!我走了无所谓!再说了,我也不是傻子,不会跟他们瞎打的!保不齐我就幸存了!到时候你们都得谢我!别犹豫了!快呀!”

        王星看了看还在拼死还击的队员们,纠结地点头。谢思潇举枪:“掩护!”王星疯狂开火。谢思潇在pda上寻找着一个点:“025!就在这儿!记住方位!”谢思潇操作pda,将方位发了过去。黄宝贵掏出自己的终端:“收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以后要是我没到,你们要是先到了,就别管我了!”黄宝贵回望了一眼朝这边张望的石磊,对王星和谢思潇:“别跟024说!”黄宝贵掏出手雷,王星和谢思潇也掏出手雷。王星一声大喊:“干!”

        手雷被用力投了出去,在前方的树丛里轰然炸响,烟雾弥漫。王星大喊:“快走!进树林!”众人回身撒腿朝树林方向撤退。很快,浓烟散去,狼牙队员们从烟雾中冒出来,雪貂一挥手,队员们紧急追击。

        4

        树林里,王星担任尖兵,石磊背着曾紫陌走在中间,许飞和其他几个队员紧随其后。王星焦急地命令:“快!散开!就地隐蔽!隐蔽后保持静默!”众人四散开去,王星和谢思潇看着黄宝贵。

        “祝福我吧!”说罢,黄宝贵跑向树林的另一侧方向。石磊愣住:“025!你去哪儿啊?”所有人都诧异地冒头看着狂奔而去的黄宝贵。王星瞪眼:“快,隐蔽!”众人赶紧隐蔽,王星和谢思潇带着黑龙,一起跑进树丛中。石磊焦急地从树丛缝隙看着渐渐跑远的黄宝贵,一脸茫然。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所有人都紧张地俯下身子,谢思潇打了一个手势,黑龙乖乖地趴下,不出声。雪貂带领着狼牙队员交替掩护着进入树林,愣住了——没人。队员们面面相觑。突然,啪的一声枪响!一名狼牙队员中弹冒烟,不相信地看着雪貂。雪貂一挥手,所有人就地蹲下。一名队员指了指,雪貂狐疑地挥手,四个队员交替掩护着过前进,其余人就地警戒。

        树丛后,隐身在后面的霹雳火队员们紧张地从树丛缝隙里望着狼牙队员们,大气不敢出。石磊焦急万分,下意识地扭头看王星,王星轻轻摇了摇头。

        前方,四名狼牙队员悄然前行,作战靴踏在草丛里扑叽作响。突然,一名队员脚下一拌,低头一看,大惊!只见在一棵大树的根部埋着一枚反步兵雷,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在离队员们不远的地方轰然炸响!三名队员身上冒烟,全都愣住了。啪的一声枪响,唯一一个幸存的狼牙队员也中弹冒烟,一脸震惊。

        雪貂大惊着拔枪冲了过去,丛林里,激烈的枪声再次响起!子弹呼啸着从树丛里飞射而至。雪貂气恼地看着枪响的方向:“天天玩儿鹰,今天被鹰啄了眼!给我抓活的!”狼牙队员们快速扑向黄宝贵的方向。

        四名中弹的狼牙队员沮丧地走回到空地上,席地坐下,相视苦笑。在他们身后,一片树丛响动。四人望过去,王星和队员们走了出来。四人目瞪口呆。王星举手做了一个杀的动作,回头扫视着队员们,指着相反的方向:“走!”石磊背着曾紫陌心急如焚:“025呢?咱们不管他了?他刚才跟你们俩说啥了?”所有人都看着王星和谢思潇。王星叹息:“他说他是富二代,家里开兽医站的,所以……”石磊带着哭腔:“扯淡!——你们谁帮俺扶着019,俺去追他!”谢思潇拦住他:“024!你不能去!”石磊抹着眼泪:“凭啥?!俺不能眼睁睁看着025一个人当炮灰!”

        “025说了,他有摆脱追兵的办法,我们约好了会合点,到时候他在那儿等我们。”

        石磊将信将疑:“真的?”

        谢思潇不敢看石磊的眼睛:“当然是真的!025说了,他很乐观。他肯定没问题!”石磊破涕为笑:“俺就说吧,这小子有的是鬼主意。”除了石磊,所有人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脸上带着心酸。王星扫视着众人:“我们先去救人,然后去和025会合!快!”

        丛林深处,王星率领队员们气喘吁吁地跑来,石磊背着仍在昏迷的曾紫陌,喘着粗气。王星观察着四处,命令:“原地警戒!024!看一下019!”石磊连忙放下曾紫陌,曾紫陌缓缓地睁开眼睛。石磊掏出水壶递给谢思潇,谢思潇小心翼翼地喂着。很快,曾紫陌缓过气来:“你们还是没放弃我。”王星看她:“我们不可能放弃你!”

        曾紫陌感动地点头,石磊看她:“019,俺接着背你。”曾紫陌刚要说话,石磊一脸歉疚,“你别说话了,要不他们又得让俺把你打晕。”曾紫陌苦笑着看着石磊:“谢谢你。”石磊转身蹲下:“快上来吧。”曾紫陌动作有些迟疑,看着众人焦急的目光,爬上石磊的后背。王星看着谢思潇:“确定一下求救信号位置!”谢思潇点头,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点,睁大了眼睛。王星看她:“怎么了?”谢思潇抵制住内心的激动:“十点钟方向……500米!”许飞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快走吧!”

        队员们来到求救信息附近的灌木丛,小心翼翼地拨开树丛,冒头观察着。谢思潇低头看着pda,皱眉:“应该就在这儿啊!”王星诧异地四顾:“没人啊!”黑龙突然叫了两声,朝着一个树丛跑过去。谢思潇一惊,黑龙从树丛中跑了回来,嘴里叼着一个卫星信号发射器。谢思潇拿过来:“飞行员的!”王星皱眉:“那人呢?!”黑龙又叫了两声,盯着一个方向。王星用手势示意警戒。附近传来一阵闷哼声,大家都纳闷儿地观察着。突然,王星焦急地大喊:“是野猪!”许飞大惊:“野猪!飞行员有危险!”

        “快!”王星率领着队员们朝着猪叫的方向狂奔而去,边跑边拔刀。

        5

        山沟边,队员们气喘吁吁地跑到指定位置,谢思潇跌跌撞撞地跑着,忽然脚下一空!王星连忙拽住她,队员们停下脚步,全傻了——只见在山沟下,一头大腿上血淋淋的肥猪侧身躺在草丛里,头上还绑着一个飞行员的破风帽,眼睛上绑着墨镜。黑龙好奇地围着肥猪绕圈,又抬头看谢思潇。

        队员们瞪大了眼睛看着肥猪。谢思潇哭笑不得:“它……它就是飞行员?”李珊傻傻地点头:“应该……应该是吧。戴着飞行头盔呢……”郝玲玲自嘲地看着队员们:“二师兄?”

        众人下意识地看向许飞,许飞脸红脖子粗地:“看我干吗?”曾紫陌也是一头雾水,说:“别管它是什么!它现在就是飞行员,是我们的搜救对象!”李珊皱眉:“飞狼也太损了吧!”王星看着地上戴着飞行头盔的肥猪,为难地命令:“055、011、078、101,106,在附近设置警戒雷区,建立交火线!其余人下去看看!”

        “是!”队员们匆匆离去,王星一挥手,率队往下走去。

        山沟内,队员们围着肥猪,大眼儿瞪小眼儿。曾紫陌也从石磊背上滑下来,一筹莫展地看着肥猪。肥猪的大腿上血淋淋的,身上也满是划伤,一脸惊恐地哼唧着。许飞咽了咽唾沫:“看来它很痛苦。”曾紫陌一脸认真:“得给它检查一下伤口。”所有人都看曾紫陌,曾紫陌尴尬地解释:“我们应该接受现实,现在它就是我们的搜救对象,它是其中一个飞行员。”许飞无奈地说:“还不如干脆给它一枪!吃了它,补充体力钻出山沟去!”曾紫陌蹲下身:“别胡说了,现在是要完成任务,给它检查。”王星脱下上衣:“别说没用的,开始吧。”众人面面相觑,王星将手里的上衣猛地蒙到肥猪头上,一个猛扑上去按住猪头。肥猪嘶叫着拼命挣扎。谢思潇一脸关切:“007你当心它咬你!”王星使劲按着猪头:“上啊!”队员们这才恍然大悟,许飞、石磊和另外两个男队员扑上去,按头按前腿按身子,肥猪嘶吼着挣扎。女队员们大呼小叫,黑龙也在一旁焦急地狂吠。

        王星瞪眼给了猪一拳!许飞大吼:“不许虐待飞行员!”王星看着他:“刚才你还说给它一枪!”许飞一愣,随即咬牙翻身,骑在猪身上:“冷静!冷静!”——猪真不动了。众人愣住,一起看许飞。谢思潇笑道:“我去!到底是同行啊。”许飞骑在猪身上:“什么同行啊!它没劲了!赶紧检查!”王星按着猪头:“抓紧时间!这家伙儿喘呢!喘匀了气儿还得闹腾!”

        郝玲玲和李珊扶着曾紫陌,小心翼翼地上前。曾紫陌一脸认真:“左后腿胫骨骨折,肌肉韧带撕裂,右后腿开放性伤……未伤及主动脉。”众人面面相觑。许飞骑着问:“怎么办?”曾紫陌说:“按正常流程来!”赵小丫难以置信地看着曾紫陌:“019,你……你不会是要给猪做手术吧?你要当心晚节不保啊。”曾紫陌苦笑:“它是我们的搜救对象,这种情况,必须要先进行战场急救手术,再给它骨折的部位上夹板!”

        “然后呢?”谢思潇问。

        “然后把它抬回去。”王星说。

        谢思潇愣住,下意识地看着硕大的肥猪:“你是说……我们要扛着它回到接应点吗?”王星按着猪头,无奈地点头:“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它腿部重伤,赶着回去是不可能了。”许飞苦笑着叹息:“这只是第一头。简报上说,有两个飞行员遇险。你们还指望第二个是人吗?”

        肥猪又开始拼命挣扎,众人大惊,拼命地按着它。许飞骑在猪身上,安抚着:“冷静!冷静!”这次不好使了,猪拼了命地挣扎着。王星看曾紫陌:“019!干吧!给它全身麻醉!”曾紫陌焦急地回头:“准备手术!”李珊、郝玲玲和赵小丫手忙脚乱地卸下背包里的手术器械和药品。曾紫陌戴上手套和口罩:“注射器!麻醉药!”

        李珊将器械递过去,曾紫陌熟练地操作着,却猛地愣住了。王星看她不动:“019!怎么了?”曾紫陌茫然地问他:“猪该用多大剂量?”

        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唉!025要在多好啊!”石磊叹息一声。王星一闭眼:“你看着来!先少量,如果不行就增加剂量!”曾紫陌点头,开始给猪注射麻醉药。猪还在哼唧着挣扎,一帮人死死地按着它。

        不一会儿,猪不动了。王星几人气喘吁吁地从猪身上下来。许飞擦了一把汗:“019,差不多了。”曾紫陌点头:“我要开始手术了!015、020、033,跟我留在这儿!”随后又对王星:“007,我需要15分钟!”王星点头,起身对着众人:“其余人跟我上去警戒!黑龙留下吧。”谢思潇一愣:“干吗?”王星看着猪苦笑:“保护急救人员。”队员们忍着笑。谢思潇也笑,拍拍黑龙的头:“黑龙坐!看着它!”黑龙听话地坐下,哈哧着盯着猪头。

        突然,左前方传来轰的一响巨响,一名队员大惊着汇报:“007!九点钟方向地雷响了!”王星焦急地冲过去:“快!”众人飞奔上去。曾紫陌焦急地给猪做了手术。

        山沟上方的丛林里,警戒队员与对面的众多机械化步兵连的战士正激烈交火。王星率众人匆匆赶到,嘶吼着:“坚守一刻钟!”山沟里,曾紫陌满头大汗地在给猪缝合伤口,黑龙哈哧着舌头蹲着,不时地看着上方。

        王星率领队员们躲避着还击,谢思潇焦急地大喊:“007!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儿!否则敌人会越来越多!”王星大吼:“再急也得等019把手术做完!”谢思潇焦急地回身大喊:“019!加快速度!”

        曾紫陌满头是汗,冷静地一针一线缝合着猪的伤口,又焦急地喊:“015!给我夹板!”赵小丫递给去,曾紫陌焦急地给猪断了的左后腿上夹板。忽然,猪睁开眼睛,挣扎了一下。黑龙吓了一跳,站起来,瞪着猪。赵小丫焦急地望着曾紫陌:“它快醒了!再给它来一针麻醉吧!”

        “不行,已经是最大剂量了!再打麻醉它会心脏衰竭的!”

        “它只是头猪嘛……”

        “它现在是人,是飞行员!”

        “我还是不能把它和飞行员等同起来。”

        “你就当它是014!”

        赵小丫愣住,随即焦急地上前,伸手安抚着猪耳朵:“好猪猪,乖猪猪,我们正在救你,你千万不要动。”猪蒙眬地哼唧着,安静了许多。李珊和郝玲玲目瞪口呆。曾紫陌笑笑,随即命令:“快!帮我按住!”曾紫陌迅速上好夹板:“015!快去通知他们,可以走了!”赵小丫点头,拎着枪迅速往山沟上方跑上去。

        6

        山沟里,王星几人匆匆跑下来。许飞看着地上硕大的肥猪,一然茫然:“怎么走?”王星神色严肃:“扛着呀!它腿有伤!”

        一跟长长的粗树枝,前面俩队员,后面许飞和王星,受伤的“飞行员”被架在中间。石磊背着曾紫陌,三个女的掩护着跑上来。黑龙在后面狂吠。所有人都愣住。王星眨巴着眼睛:“愣着干什么?赶紧撤!”谢思潇咽咽唾沫:“就这么扛着它?”王星抬着起身:“它还没清醒呢!清醒了就更麻烦了!快!”众人抬着“飞行员”步履艰难地离开。不一会儿,一队步兵战士们持枪涌过来,看着一片狼藉的手术现场,无奈地掏出对讲机。

        深山丛林里,枪声激烈。王星和队员们扛着猪在丛林中飞奔。

        “换人换人!”王星抬得吭哧吭哧,焦急地问谢思潇:“0号!距离和025会合的地方还有多远?”谢思潇看着pda:“十一点方向,大约两公里!”

        “咱快走吧!025肯定等急了!”石磊着急地说。王星向后望,只见树丛里的追兵影影绰绰。王星将树枝交给其他队员:“你们先走!014!我们布雷!”许飞点头,和王星一起拽下背包。谢思潇和众人扛着猪先行。

        王星和许飞取出反步兵地雷,快速布设,又往前猛跑几步,继续布。随后两人背上背包,回身打了几个连射,快速消失在前方丛林。

        后面传来一阵地雷接连的炸响声,王星回头望着冒起的浓烟,得意地笑了:“快走!”一名队员扛着猪,吃力地说:“再换一组吧!扛不动了!”四个队员跑上去接替下来。王星看着硕大的肥猪:“飞行员要都这样,这活儿就没法儿干了!”队员们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许飞。许飞气恼地:“干吗又看我?!”所有人都笑,一路疯跑。后面,扛着40火的郝玲玲气喘吁吁地追赶上来:“谁跟我换一下啊!我……我也扛不动了!”赵小丫一愣,跟上去:“给我吧!”郝玲玲把40火递给赵小丫,龇牙咧嘴地揉着肩膀。许飞于心不忍地看着赵小丫吃力地扛着40火:“015,要不……给我吧。”赵小丫惊喜地看着许飞:“014!你有这个心我就知足了!我知道飞行员都不喜欢这个,没关系,我扛得动!”说着开心地跑了。许飞愣住,看着一脸开心的赵小丫,心情复杂。

        山林间,救援直升机和武直-10匆匆掠过。崔华盾俯视着下方丛林中冒着烟的步兵战士,眉头紧皱,操作着直升机:“猎鹰报告,东经××,北纬××有五人需要救援,请求降低高度。”

        “收到!猎鹰,地形复杂,注意安全。”

        “猎鹰明白!我开始下降,高度150米……140米……”崔华盾驾驶着救援直升机,在持续下降高度,武直-10在旁边盘旋护航。

        顾意驾驶着武直-10低空盘旋,她看到了侧方向丛林中扛着猪在奔跑的队员们,也看到了石磊背着的曾紫陌,她想了想,对着耳麦:“猎鹰!猎鹰!寒号鸟报告,我看到了霹雳火队员……”崔华盾操作着直升机:“寒号鸟!他们有人请求救援吗?”

        “没有。”

        “那就跟我们没关系。”

        “他们的019号好像伤得很重,有人背着她。”顾意说。崔华盾一下愣住,面色闪过一丝痛苦,沉声道:“如果他们没有请求救援,就没我们什么事。”

        “……明白。”顾意又看了一眼侧方向跑进丛林的众人,叹了口气,继续操作直升机。

        7

        丛林深处,王星和队员们吃力地扛着猪,气喘吁吁地跑来。谢思潇停下脚步:“到了!”石磊将曾紫陌轻轻放下,焦急地四顾:“025!025!”——没有回应。队员们也焦急地四处呼叫。王星打开单兵电台,呼叫:“025!025!这是007!听到请回答!”——还是没有回应。

        石磊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含着泪,眼巴巴地看着众人:“他肯定在路上!说不定电台出问题了,或者是关闭了!咱们等一会儿!”王星沉声:“追兵快到了,咱们等不了多久。”石磊愣住:“啥意思?”谢思潇沉声:“当初我们和025约好在这儿见面。他说,如果一个小时候他没来,就不用等了。现在已经一个半小时了。”石磊快哭了:“那是要放弃025吗?!”

        没人回答。

        “不行!绝对不行!025是为了掩护咱们才走的!咱们凭啥不等他?你们说话呀?007!0号!俺就问你们,凭啥不等他!”石磊泪流满面。王星痛苦地看着石磊:“025本来就凶多吉少!他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咱们,把自己当诱饵引开敌人!他可能早就被淘汰了!”石磊哭了:“俺不信!”

        “024!现在我们有任务!我们必须要确保完成任务!”

        “就是那头猪吗?!”

        “它是飞行员,是我们搜救的对象。我们必须要保证它的安全!”

        “那025呢?”

        谢思潇沉默了。许飞含泪:“他人的生命,永远比我们自己重要。这是霹雳火的信条!”

        石磊愣住了,眼泪簌簌地淌下。曾紫陌也含着眼泪:“024,我们走吧……”石磊哭着:“俺不走!俺和025早就说好的,同进同退!当初在警卫连的时候俺俩就这么说好的!来霹雳火报名的时候俺们也是这么说好的!俺要是知道他当初这么跟你们说的,俺说啥也不让他去!”石磊说着从包里掏出烟雾弹,哭着:“你们背上019先走吧!俺在这儿等着025,他要是不来,俺就拉弦儿。”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是前面的地雷炸响了。谢思潇一惊:“快,追兵上来了!”王星瞪着石磊:“024!跟我们走!”石磊坚定地摇头:“你们快走!俺掩护你们!”许飞急吼:“你一个人顶不住!”石磊红着眼睛:“那俺就自杀!俺不会连累你们的!可是俺必须要跟025共进退!”王星瞪着眼睛到石磊面前:“024!你听着!我不管你和025关系多好,现在我们是在战斗,是在执行紧急军事任务!作为一名军人,你必须要服从命令!你可以选择退出霹雳火,但是你不能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军人形象蒙羞!”石磊淌着泪:“俺再呼叫他一次,就一次,行吗?最后一次!如果他再不回答,俺就跟你们走!”王星含泪看着石磊,点头:“尽量简短,我们不能长时间开电台。”石磊点头,打开耳麦,哭着:“025!025!024呼叫!024呼叫!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指挥部里,黄宝贵的电台通话器放在桌子上,里面传来石磊的呼叫声:“025!025!024呼叫!024呼叫!你到底在哪儿?你还活着吗?回答!请回答!025!如果你再不回答,俺们可真走了!”——没有回应。

        高胜寒沉声走到桌子前,拿起通话器。高胜寒看了一眼一旁正在用仪器定位的秦成和马路。马路点头,高胜寒一笑,对着耳麦:“024!你好啊!”丛林深处,石磊猛然愣住了。

        “是飞狼!”曾紫陌愣住。

        石磊纳闷儿地拿着对讲机:“飞狼!你咋会跟俺通话?俺串台了?”

        “不不不,给你们配备的单兵电台很先进,不会出现这种技术故障的。所以,你们应该猜到了,025被俘了,他在我手里。”说着,高胜寒回头,只见黄宝贵被五花大绑着,嘴上缠着胶带,呜呜呜地拼命挣扎着,黄林和于瑞死死压着他。高胜寒笑着拿着对讲机:“顺便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们要搜救的另外一名飞行员已经被俘了,它现在也在我手里。”众人目瞪口呆。

        “记住任务的核心,是营救两名飞行员!——救出去一个,不算数!”

        所有人都瞪大眼盯着扛着的猪,愣住了。许飞翻着白眼,吐了一口唾沫:“妈的!这我们还有活路吗?!他们耍赖!直接把一个飞行员抓回去了,我们怎么去救?这摆明了是让我们黄铺子啊!”王星沉声问:“飞狼!这里是007!我想问,你们打算把025怎么办?”

        所有人屏住呼吸倾听着。高胜寒一笑,看了一眼瞪着眼睛的黄宝贵,对着耳麦:“他嘛……两个小时以后,将和另一名飞行员一起处死。这也意味着,025退出考核,被淘汰了!”高胜寒看向马路,点点头:“就这样吧!祝你们一路顺风!”

        8

        丛林里,所有人呆若木鸡,黑龙哈哧着舌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石磊愤怒地大声怒吼:“咱们不能放弃025!决不能放弃他!”

        “可我们又能怎么样?025被关在指挥部,那儿离咱们这儿足足50公里,50公里全是原始丛林,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两个小时,走都走不到!”许飞咬牙说道。石磊怒吼:“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

        “024,你的心情我们都理解!我们也不想放弃025!可是现在我们又能怎么办呢?我们根本做不到!要么放弃025,大家努力突防,通过考核。要么……大家一起死。”郝玲玲说。

        “那就一起死!你们怕?俺不怕!”石磊梗着脖子怒吼。

        “你不怕没办法跟你爹交代?”郝玲玲问。

        石磊心一横:“俺就是被俺爹打死!也不放弃025!”

        “我们确实不能放弃025!”曾紫陌严肃地看着大家,“就算我们要放弃025,也不能放弃另外一名飞行员。飞狼给了我们两个小时时间,就是在考验我们。”

        王星若有所思:“如果我们选择放弃025和那名飞行员,那也没用啊,还是会输!再说了,就是不会输,我们也不能丢下任何一名战友,归根结底——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谢思潇点头:“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一起退出考核!”石磊含着眼泪:“019!007!0号!俺同意你们的意见!明知是死,咱也不能放弃他们!”郝玲玲小心翼翼地问:“说归说!可是只有两个小时时间,50公里,我们怎么去呀?关键是我们还扛着一头……受伤的飞行员,019也行动不便。”

        队员们眉头紧皱,陷入沉思。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王星下意识地抬头看,空中,一架救援直升机和武直-10呼啸掠过。王星一脸坏笑,谢思潇会意,狠狠地点了点头。许飞望着天苦笑,赵小丫扛着40火一脸诧异。

        9

        指挥部里,黄宝贵被反铐着坐在椅子上,一把匕首闪着寒光在黄宝贵的脸上贴着慢慢滑过,黄宝贵紧张地低眼看着雪亮的匕首,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轻微抽搐了一下。对面,高胜寒玩着植物大战僵尸,马路和秦成正襟危坐在两旁。黄林面色狰狞,吹了一口刀刃上的汗毛儿,瞪着黄宝贵:“说,还是不说?”黄宝贵瞪着眼睛:“打死也不说!”黄林扭头看于瑞。于瑞撕开一包方便面,把里面的辣酱包儿撕开,挤进黄宝贵嘴里。黄宝贵挣扎着,辣得鼻涕眼泪一起淌。于瑞又拿起另一袋儿方便面,撕开,拿出酱包:“说不说?”黄宝贵痛苦地泪流满面:“辣死也不说!”高胜寒低头玩着游戏:“何必呢?我是看你舍己为人的精神非常可取,给你一次机会。”秦成拿着一张纸条儿:“他们的方位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只要你说出来,和我手上的这个一致,就视为你通过考核。”说着摇了摇手里的纸条。马路一脸关切地盯着黄宝贵:“025,机会难得呀!”

        于瑞把面饼放进饭盒里,端起水壶倒开水:“说了吧!说了给你泡面吃。”黄宝贵看着泡面,咽了口唾沫,坚定地闭上眼:“我绝不干卖友求荣的事儿!”

        “你真不说呀?”

        “打死我,我也不说!”

        黄林和于瑞无奈地看高胜寒,高胜寒头也不抬地一甩头:“押下去!”马路看着似乎要英勇就义的黄宝贵,笑了。随后看向高胜寒,问:“飞狼,你觉得他们会来救025吗?”

        “如果他们不来,他们就不是我想要的人。”

        “两个小时,突防50公里,还得面对我们,他们来也白来呀!”

        高胜寒放下手机,站起身:“留下老马和警卫排就行了,你们三个跟我进去。”秦成愣住:“我们也去?”高胜寒活动着手腕:“坐了两天了!不得活动活动筋骨啊?起来!”

        指挥部的帐篷后面,警卫连战士押解着黄宝贵走来。黄宝贵傻眼了——前面铁笼子里,一头绑着破飞行头盔的猪正哼哼地看着他。一名战士走过去打开笼子锁头,回身笑着:“黄班长,进去吧?”黄宝贵看着两人:“什么情况?”战士笑:“你俩关一块儿。”黄宝贵愣着:“开什么玩笑?!我是人!”战士笑着把黄宝贵推进笼子:“它是被俘飞行员,哎,军衔比你高呢。”黄宝贵看着肥猪,一脸苦恼:“兄弟!通融通融,把我绑笼子外面吧,我级别太低,不合适……好歹咱们也是一个连的来着……”战士瞪眼推搡着黄宝贵:“你给我进去吧!你还好意思说一个连的!李小群班长的事儿还没跟你算账呢!”黄宝贵大呼小叫被推进去,两战士锁上门,瞪着黄宝贵,转身站在笼子两侧。

        黄宝贵无奈地看着绑着飞行头盔的肥猪。肥猪看着他,哼唧着伸着鼻子往前凑。黄宝贵惊恐地直往后靠:“别过来!告诉你别过来!没跟你开玩笑!老子家祖传兽医!敢过来我阉了你!”肥猪哼唧两声,转身回去了,黄宝贵瘫坐在笼子里,一声叹息。

        10

        丛林上空,救援直升机在武直-10的护航下低空飞行。崔华盾操作着直升机,白鹏放下望远镜,指着侧下方:“猎鹰!11点钟方向发现求援信号!”崔华盾侧头望过去,只见侧方向丛林上空,白烟滚滚。崔华盾操作直升机转向,对着耳麦呼叫:“寒号鸟!11点钟方向,警戒!”

        “收到!”顾意熟练地推动操作杆,直升机朝着浓烟处迅速飞去。

        浓烟上空,顾意望着下方,愣住了,焦急地对着耳麦呼叫:“猎鹰!地上躺着的好像是019!”崔华盾一愣,驾机猛冲了过去。

        空地上,赵小丫、李珊和郝玲玲哭喊着摇晃着昏迷不醒的曾紫陌,曾紫陌一脸痛苦地紧闭双眼。在他们旁边,几枚烟雾弹嗤嗤地冒着浓烟。李珊扭头望着空中,兴奋地大喊:“看,直升机来了!”郝玲玲和李珊急忙起身,冲直升机使劲招手。

        崔华盾驾驶着救援直升机驾驶舱,焦急万分地放下望远镜,对着耳麦呼叫:“寒号鸟!掩护我!我要降落了!”顾意驾驶着武直-10,一愣,焦急地喊:“猎鹰!下面空地太窄了!危险!还是放软梯吧!”

        “019昏迷了!情况不明!……我要降落了!”崔华盾操作直升机,对着耳麦,“鹰巢!鹰巢!下方有参训队员昏迷,情况危急,我请求降落!”

        “猎鹰!确定要降落吗?下方地形很复杂!”

        “放心吧!这地形对我没难度!救人要紧!”

        “好的!好的!猎鹰,可以降落,注意安全!”

        “收到!”崔华盾紧张地操作直升机,拿起扩音话筒:“下方人员注意!直升机准备降落!直升机准备降落!请保证伤员安全!准备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