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1

        救援直升机缓缓拉低,风吹杂草,密林里一片汹涌。直升机缓缓停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崔华盾焦急地拽着驾驶舱门,白鹏看他:“猎鹰,你去哪儿?”崔华盾心急如焚:“受伤的是曾紫陌!”说罢,崔华盾打开驾驶舱门,一跃跳下直升机,几个救援队员也抬着担架跑了下去。空中,武直-10低空盘旋着。

        “猎鹰!猎鹰!情况怎么样?”耳机里传来顾意焦急的声音。

        “猎鹰下去了!这是大鹏,情况还不明确。”顾意一愣,无奈地望着下方。

        丛林空地上,崔华盾焦急地扑过去,大喊:“紫陌!紫陌!”曾紫陌紧闭双眼,没反应。崔华盾焦急地看着赵小丫三人:“到底怎么回事?!”赵小丫哭着:“我们也不清楚!她只是脚受伤了,可是走着走着突然就晕倒了!”郝玲玲也哭:“我们各种办法都用了,就是不醒,怀疑是急性脑出血!”崔华盾愣住,猛地抱起曾紫陌:“担架!”崔华盾把曾紫陌轻轻放到担架上,焦急地喊:“紫陌!你坚持住!坚持住啊!快!上飞机!平稳一点儿,不要颠簸!”

        四名救援队员小心翼翼地抬着曾紫陌,崔华盾一路护着。郝玲玲三人面面相觑,于心不忍。赵小丫递了个眼色,三人急忙跟上去。

        救援队员快速登机,将躺在担架上的曾紫陌轻轻放下。崔华盾关切地看着曾紫陌,对救援队员嘱咐道:“你们一定要看住她,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崔华盾痛苦地看着曾紫陌,转身要走,突然,一把枪顶在崔华盾的后背上:“别动!”崔华盾下意识地回过头,只见曾紫陌拿着枪,对着他。

        2

        救援直升机里,崔华盾穿着短裤和背心,苦笑着看着曾紫陌。曾紫陌有些于心不忍地看他:“猎鹰,对不起……”崔华盾笑:“没什么对不起的。干得漂亮,演得也漂亮。”

        “真对不起!刚才我见你……”

        崔华盾打断她:“我是真的着急了!”

        “对不起……”

        “真的不用说对不起。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否则的话,我真的会杀了飞狼那小子!那个时候,他说一万次对不起也晚了!下一步呢?你们打算怎么办?寒号鸟可是带弹护航的。”郝玲玲一笑:“这个呀,就不用您操心了。”

        空中,武直-10低空盘旋着。顾意焦急地看着空地上迟迟不动的救援直升机,对着耳麦呼叫:“猎鹰!猎鹰!情况怎么样?可以起飞了吗?”——没有回应。

        “大鹏!大鹏!这是寒号鸟,猎鹰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起飞?”——还是没有回应。顾意满脸诧异,想了想,拉动操作杆,降低高度,绕着救援直升机盘旋。

        这时,空地对面山坡的密林里,一枚40火悄悄探出树丛。许飞扛着40火箭筒,瞄着低空盘旋的武直-10,紧张万分。后面,王星和队员们焦急地看着他。王星有些于心不忍:“014!还是我来吧!”许飞瞄准着武直-10:“我来!”谢思潇皱眉:“你倒是打呀!再磨蹭下去,等她发现异常,咱们就前功尽弃了!”许飞扛着40火,摇头:“不行,寒号鸟的自尊心特别强!如果她被一架破40火击落,她这辈子就没脸见人了!”王星皱眉:“所以还是我来吧!你下不去手。”许飞苦笑着摇头:“我来吧!我击落她,她会好受得多。”谢思潇不明白:“为什么?”许飞一脸苦涩:“因为在这之前,我被她击落过18次!”

        前方,顾意驾驶的武直-10又盘旋回来。王星瞪眼:“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许飞瞄着武直-10,纠结着,一咬牙,狠狠扣下扳机——火箭弹呼啸而出!

        空中,顾意惊叫着想闪避,但是晚了!武直-10瞬间冒起了白烟。密林里,王星和谢思潇击掌欢呼:“打中了!”许飞放下空炮管儿,大口地喘着粗气:“我击落她了!我击落她了!”

        驾驶舱里,顾意目瞪口呆地看着显示屏,直升机已经被炸毁。顾意气急败坏地操作着直升机。武直-10在救援直升机不远处降落,顾意推开驾驶舱跳了下来,歇斯底里地喊:“啊——”喊罢,顾意瞪着山坡方向:“出来!出来!谁干的?你给我滚出来!”

        山坡上人影闪动,王星、谢思潇等人从树丛里跑出来,愣愣地看着气急败坏的顾意。顾意甩下头盔,猛冲上去:“你们谁干的?说话呀!”谢思潇皱眉:“尸体,你至于那么横吗?”

        “谁干的!我做鬼也不放过他!”

        队员们自动闪开,顾意一愣,望过去,只见许飞拎着空火箭筒,面红耳赤地走过来。顾意难以置信地看着许飞:“你?呆鸟?!”许飞喘着粗气:“是我。”

        “是你击落我的?就用这破玩意儿?”

        许飞看了看手里的发射筒,尴尬地说:“不是我多厉害,是你太大意了。”顾意冲上去,一把抢过许飞的发射筒,狠狠砸在地上,使劲地用脚踩:“该死!该死!我可怎么做人哪,啊——”许飞尴尬地看着喊叫着的顾意,走上前:“寒号鸟,算了吧,脚疼。”顾意气呼呼地看着许飞。

        “你击落了我8次,我就击落你这一次,我也不计较了,咱俩算平手吧。”

        “凭什么?!”

        “寒号鸟,你听我说,我心中一直有个梦想,当有一天我击落你的时候,我就……”

        “你就干什么?”

        “我就会对你说……”

        “014!”许飞一愣,赵小丫穿着驾驶员服装,疯狂又兴奋地跑到许飞面前,晃着他的肩膀:“014!你太棒了!用一个破40火就击落了一架武直-10!简直是奇迹!这种奇迹只有你能完成!因为你是最棒的!我太崇拜你了!我太爱你了!我可以拥抱你一下吗?谢谢!”赵小丫紧紧抱住许飞,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许飞好不容易推开赵小丫:“015!注意影响!”赵小丫笑:“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好像失态了,让人家难堪了。”说着,赵小丫瞥着顾意。顾意气恼地转身就走。许飞追上去:“寒号鸟!寒号鸟?!你听我解释……”赵小丫在后面冲着许飞喊:“解释什么呀!人家心里正难受呢!014,你看我穿这身儿飞行服好看吗?稍微有点儿大……要不我从尸体上扒一件?我担心她的有点儿瘦,因为她没我丰满……”

        “你一边儿去!”许飞恼怒地一挥手,望着走远的顾意,无可奈何地叹息。

        3

        林间的空地上,许飞驾驶的救援直升机腾空而起,迅速拔高,向远方飞去。崔华盾、白鹏和四个救援队员都穿着短衣短裤,顾意沮丧地看着救援直升机远去:“我不甘心!”白鹏看她:“寒号鸟,算了吧,你天天过年,也得让人家呆鸟吃顿饺子啊!”顾意瞪他:“你幸灾乐祸!”白鹏立马摇头:“我没有!我也很窝火!”崔华盾打断他:“好了!现在不是窝火的时候,是应该总结教训的时候!寒号鸟,你也应该好好总结一下这次的教训。”顾意哭了:“我知道,我就不该低空盘旋,我应该先向鹰巢报告。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不飞,好奇害死鸟儿!”崔华盾苦笑。

        丛林深处,高胜寒带着秦成、于瑞和黄林全副武装,在丛林中快速行进。空中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高胜寒诧异地抬头,秦成笑:“不知道有没有我们的人?”于瑞摇头:“但愿没有。到这个份儿上了,淘汰谁都跟割肉似的疼。”高胜寒心事重重地一挥手,几个人在丛林里快速前行。

        直升机驾驶舱内,许飞对着耳麦呼叫:“007!我开始了!”

        “好!”王星转身对着众人:“检查武器装备!”众人一阵忙碌。

        许飞打开通信系统,赵小丫有些紧张地看着许飞。许飞看着赵小丫,一笑:“把眼泪擦擦吧。”赵小丫赌气地一噘嘴:“就不!”许飞苦笑。

        “猎鹰!猎鹰!我是鹰巢,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联系突然中断了……”电台里突然传来前方指挥部的声音。许飞一惊,连忙压低声音:“系统发生故障!我正在寻求降落……重复,系统发生故障!我正在寻求降落……”

        “请报告具体情况!”

        “好的!我现在接近蓝军指挥部,请求紧急降落,排查故障!请鹰巢协助我联系蓝军指挥部。”

        “好的!马上为你接驳信号……”

        指挥部里,马路正狼吞虎咽地吃着方便面。电台呼叫:“狼穴!狼穴!猎鹰紧急呼叫!猎鹰紧急呼叫!”马路愣住,快速起身拿起通话器:“猎鹰!猎鹰!我是黑马!我是黑马!请讲!”

        “我的直升机载有五名霹雳火受训队员,现在出现紧急状况,两分钟之后将在你处降落,请确认信息,尽快回复!”

        “明白!我马上向飞狼报告!”马路想了想,焦急地拨通频率。

        “飞狼!飞狼!老马呼叫!”

        高胜寒一愣:“老马,怎么了?”

        “刚刚接到猎鹰的呼叫,他的直升机出现紧急状况,要求在我指挥部临时降落。直升机上还有五名我们的人。”

        高胜寒一愣:“鹰巢那边确认了吗?”

        “我刚刚联系鹰巢,他们确认了。”

        “明白!允许他降落!”

        “好的!”

        高胜寒一行人继续前行。秦成担忧地问:“没什么危险吧?什么故障?”高胜寒摇头。黄林纳闷儿:“奇怪呀,猎鹰的直升机距离鹰巢和指挥部距离差不太多,他停指挥部干吗?”高胜寒猛然愣住,惊叫道:“不好!”

        “怎么了?”

        “就是刚才那架直升机!可是他没有武直-10护航!如果他发生故障,怎么可能没有护航?”高胜寒转身,“回去——!”众人匆匆往回跑。

        4

        指挥部的前空地,救援直升机缓缓降落,螺旋桨也慢慢停止转动。马路站在大帐篷外,抬头看着降落的直升机。这时,驾驶舱门哗啦一声打开,许飞和赵小丫戴着头盔,低头跳下飞机,“救援队员”们抬着担架,匆匆下飞机。马路和十几个战士连忙迎上去,忽然,王星猛地抬头,一声大喊:“干——”顿时,枪声大作!马路和战士们纷纷中弹,全都愣住了。

        王星抬头,笑嘻嘻地看着马路,拍了拍马路的肩膀:“老同志,你太大意了。”马路看着王星苦笑。王星收起笑容,低声命令:“一组向左,二组向右,攻击前进,注意我们的人,其余的,格杀勿论!干!”

        “是!”队员们兴奋地朝着指挥部猛跑。

        指挥部后方的铁笼子,黄宝贵听见枪声,猛然站起身,隔着铁笼子瞪着外面,兴奋地大叫:“哈哈!我们的人来啦!我有救啦!”

        “黄宝贵!别动!”两名战士回身瞪着黄宝贵,枪口对准了他。黄宝贵大惊:“你干吗?”

        “飞狼临走的时候有交代,如遇特殊情况,先行处决俘虏。我们先杀了你,再杀这头猪。”

        黄宝贵愣住,苦着脸哀号:“你们是反动派吗?你们对战俘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就不怕受到谴责吗?”

        哗啦一声,子弹顶上膛!

        “这个你跟我们说不着!赶紧想个姿势吧,尽量别太难看。”

        “等等!等等等等!容我和战友诀别一下!”

        “你有病啊?你跟猪有什么可说的?”

        “它现在是飞行员!你们总得讲点儿人道吧?”

        “你快点儿!”

        黄宝贵目光闪烁着,可怜巴巴地凑到猪跟前,声泪齐下:“呜呼哀哉!战友情深!今天永别!共赴黄泉!”绑着飞行头盔的猪哼哼两声,看着他。黄宝贵的眼泪下来了,声嘶力竭地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指挥部帐篷之间,王星和谢思潇两队会合。谢思潇焦急地四处看着:“人呢?”王星摇头。许飞谨慎地说:“我们得赶紧走了!”

        “赶紧找!”王星心急火燎。

        “等等!”石磊忽然愣住,侧耳倾听。

        只听见黄宝贵声泪俱下,边哭边唱:“踏平坎坷,成大道,走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俩战士直愣愣看着黄宝贵:“他真哭了!”一名战士摇摇头:“可能是知道自己快被淘汰了,心里难受吧,他是个感性的人。”

        “咱们怎么办?前面还不知道能不能顶住呢!”

        “等他唱完最后一句吧。”

        黄宝贵快急疯了,大声嘶吼着:“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两名战士举枪瞄准了他,黄宝贵瞟着俩人身后:“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嗷嗷嗷……”两人扣动扳机,黄宝贵翻着白眼儿还在嗷,看到上来的王星和石磊,王星做了个手势,黄宝贵如释重负地唱出最后一个字,突然向一旁一滚,抱着猪倒在地上。两名战士子弹落空,大惊。突然,后面枪声响起,两人中弹冒烟。

        “025!”石磊率先冲上来,一脸兴奋地看着黄宝贵。黄宝贵死死地抱着猪,猪剧烈挣扎着。王星大喊:“025!快松开那头猪!当心它咬你!”黄宝贵松开猪,坐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泪眼蒙眬。石磊也哭着:“025!你要乐观!一定要乐观!”黄宝贵哭着点头。猪也起身,凑过去拱黄宝贵。

        指挥部的空地前,王星、谢思潇和许飞狂奔向直升机。猪嘴被胶带封住,黄宝贵死死抱着它,石磊协助着抓着猪后腿。机舱门打开,众人欢呼着登机,朝马路挥挥手。马路苦笑着泛着泪,抬手敬礼。王星站在舱门口,95自动步枪背跨在后背上,队员们携带武器,低姿跃上直升机。机舱门关闭,许飞坐在驾驶舱,推动操纵杆,直升机的螺旋桨高速旋转着拔地而起。

        空地上,高胜寒和秦成三人,雪貂带领着狼牙队员们飞奔赶到,众人望着远去的直升机,心情复杂。马路欣慰地看着高胜寒:“飞狼,他们成功了!”高胜寒嘴唇翕动了一下,脸上绽出微笑点头。

        5

        救援直升机在丛林上空飞行,穿过丛林,穿过山峦,穿过沼泽。大家欢呼着,谢思潇看着下方的沼泽,红着眼睛,又看王星。王星心领神会,对她一笑,很快错过她的目光。谢思潇伤感地扭头看向别处。

        在他们身后,数架武直-10快速飞来。顾意驾驶着武直-10飞在最前端,近距离掠过许飞,挑衅地看他。很快,武直-10编队快速包抄,将救援直升机团团围住!

        许飞望着武直-10编队愣住了,赵小丫忧心忡忡:“他们想干吗?报复啊?”许飞表情凝重,对着耳麦:“007!我们被包围了。”王星望着外面的武直-10编队,冷声道:“问问他们想干什么?”

        驾驶舱,许飞拿起通话器,刚要开口,电台里传来顾意的声音:“救援1号!救援1号!我是寒号鸟!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下面向你发送新的航线数据,请按照此数据飞行!”许飞冷着脸:“我们的考核内容里没有这一项!”

        “你们的考核内容里也没有用诡计骗取直升机这一项。”

        “你们这是报复吗?”

        “随便你怎么认为,航线数据发送中,请接收。”

        许飞愣住,问王星:“007!怎么办?”

        机舱里,所有人都看着王星。王星望着舷窗外的武直-10机群,苦笑:“还能怎么办?人家是武装直升机,咱们是运输机,一架就能干咱们十架,咱们想逃都逃不掉。”

        “那我就从了。”许飞问。

        “从了吧!到地面再说!”

        谢思潇怒气冲冲:“大不了鱼死网破!”队员们冷着脸,检查着自己的武器装备。

        许飞按照顾意发来的航线数据,转向飞行。顾意冷然一笑,对着耳麦:“猎鹰!猎鹰!寒号鸟报告,救援1号从了!”

        一架直-9在武直-10护航下低空飞行。崔华盾驾驶着直升机,沉声:“寒号鸟,跟上救援1号!”顾意点头笑:“明白!”

        崔华盾操作着直升机,扭头看坐在副驾驶上的高胜寒,高胜寒泰然自若,看着前方。崔华盾问:“飞狼,说说感受吧?”高胜寒笑:“飞得挺稳。”崔华盾皱眉:“别打岔。”高胜寒笑而不答。崔华盾回头:“我最讨厌你这种笑容!”

        “为什么?”

        “因为我对这笑容印象太深刻,那时候咱俩打赌,每次你赢了的时候,都这么笑。”高胜寒笑。崔华盾严肃起来,感慨地说:“你也只有在这种时候,笑得才最真诚。”

        “我什么时候笑得不真诚了?”

        “我们的婚礼上。现在回忆起来,你那天笑得真假!”

        高胜寒愣住,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别老翻旧账好不好?”

        “好!不过我有个条件。”高胜寒看着他,“在你们的婚礼上,你真诚地笑一次。我这辈子都不再跟你翻旧账了。”崔华盾复杂地看着高胜寒说。

        6

        许飞神色凝重地驾驶着救援直升机,谢思潇诧异地望着下方:“这是返回基地的路。”许飞点头:“没错!按照他们给的航线数据,五分钟之后我们将降落在基地机场。”

        “他们到底什么意思?我们的考核任务还没完成呢!按照要求,我们得把两个飞行员送到接应点。”

        “刚刚接到指令,接应点改在基地机场,要求我们一切流程照常进行。”

        “然后呢?”

        许飞撇撇嘴:“没说。”

        队员们面面相觑,心情忐忑。黄宝贵笑着招呼大家:“乐观!都乐观点儿!大不了跟这帮飞行员干一场!谁怕谁呀?到了地面他们不是对手!”曾紫陌有些忧虑:“尽量克制吧,都是战友。”石磊说:“就怕人家不克制。丢了这么大的人,他们能克制得了吗?”郝玲玲不满:“我不担心别人,就那个寒号鸟,她就不像能克制的人!搞不好这场意外就是她挑起来的!”李珊问:“那猎鹰呢?猎鹰就不管吗?”

        “你得了吧!猎鹰的飞行服还在呆鸟身上穿着呢!他不默许,这帮人敢这么干?”

        曾紫陌严肃地说:“猎鹰不会的,我了解他。”郝玲玲还要说话,被李珊用眼神制止了。

        “各位,我有个请求。”许飞回头,“真闹起来,我对付寒号鸟。”黄宝贵吃惊地看着他:“哎呀014!你现在归属感很强啊!我们都很欣慰。”赵小丫带着醋意:“什么呀!他是怕寒号鸟吃亏。不过我能理解他,男人就应该这样,面对旧爱多少仁慈一些。”许飞低吼:“你闭嘴!”赵小丫看他:“你对新欢态度好点儿!”许飞有些懊恼:“再说一遍!闭嘴!要不然你后边儿去!”赵小丫噘着嘴:“好好好,全听你的,死鬼……”众人目瞪口呆,苦笑着看着两人。

        7

        基地机场,两辆救护车闪着警灯在待命。空中,救援直升机飞来,数架武直-10机群在空中盘旋。救援直升机缓缓下降,救护车快速驶过去,戛然而止,车门打开,医护人员和担架队员快速下车,跑向直升机舱门。

        队员们快速跳下直升机,将两头肥猪依次抬下来。曾紫陌一脸严肃地向医护人员介绍“飞行员伤情”,医护人员将两头肥猪固定在担架上,匆匆抬上救护车,救护车闪着警报快速驶离现场。

        霹雳火的队员们聚集在一起,大家表情都不轻松,下意识地望着机场一端。武直-10编队依次降落,飞行员们纷纷下了直升机,摘下头盔,朝着众人方向走来。许飞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感慨万分。曾紫陌焦急地四下环顾,王星冷声:“019,别看了,这个时候,领导是不会来的。”曾紫陌焦急地说:“我还是希望大家冷静一下!要不然我先和他们谈谈!”黄宝贵不屑地说:“有什么好谈的?咱们又不惧他们!”石磊还是有些紧张:“这可是严重事件!万一处分下来……”黄宝贵活动着手腕儿:“024,我罩着你,一会儿你别动。”

        “还是我先过去吧!”许飞拎着头盔,“都是战友,我下不去手。”黄宝贵点头:“那也行,咱们先礼后兵!”

        许飞长吁了一口气,迎上去。飞行员们停下脚步,诧异地看着许飞。许飞有些尴尬:“各位兄弟,寒号鸟,能不能容我说几句?”顾意甩给他一个冷脸:“你想说什么呀?你有什么可说的?”

        “我们都是军人!”

        “对呀,我们都是军人啊。”

        “呆鸟,你怎么了?表情这么怪?”白鹏问。

        “你那帮兄弟姐妹好像也不对劲儿,摩拳擦掌的干什么呢?”站在旁边的一名飞行员伸着脖子看。许飞回头:“冤家宜解不宜结!以后大家还要密切配合呢!这样真的不好!”

        飞行员们面面相觑,顾意上前看着许飞:“呆鸟,你怎么越来越呆了?我们只不过是按照猎鹰的指令,过去和你们霹雳火一起列队,这会影响团结吗?”

        “啊?”许飞张大嘴。

        “我们都是军人!你以为我们会干什么?打群架呀?切!你好歹也是飞行员出身,你觉得我们会那么小气吗?”顾意白他一眼。白鹏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我还是有个建议,回头把猎鹰这身儿衣服洗干净,熨好了送回来。还有我的。”许飞愣住。黄宝贵皱眉:“014!你干吗呢?人家战虎的战友等着列队呢!你挡道了!”王星大喊:“快回来吧!咱们也得列队!”石磊一脸歉疚:“014,俺觉得你刚才的话说得特别不合适。太给咱霹雳火丢人了!”许飞震惊地回身望着队员们,一脸无奈。

        这时,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一架直9在武直-10的护航下低空飞来。顾意招呼着队员们:“快!战虎全体集合!”曾紫陌也低声大喊:“霹雳火,全体集合!”众人快速列队,两个整齐的方阵站立在丛林中。

        直9稳稳地停在空地上,舱门打开,崔华盾、高胜寒和马路几人跳下直升机。马路擎着一面鲜红的霹雳火战旗。曾紫陌高声大喊:“立正!——”高胜寒扫视着队员们,个个都是疲惫不堪,浑身血污和泥污,曾紫陌一脸憔悴,一只脚肿胀着。

        啪!高胜寒抬手敬礼!马路持旗敬礼,所有人的教官们也都举手敬礼。队员们一愣,赶紧立正,举起右手。高胜寒看着队员们,眼泪淌落。队员们也凝视着高胜寒,热泪盈眶。

        “请稍息!”

        刷——队员们整齐跨立。

        “我曾经带过许多集训队,经历过许多次这样的场面,每次在这个时候我都很激动,但是这一次,我的感觉确实很特殊。”高胜寒感慨地看着队员们,“我今天……我今天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因为今天与以往不同!在我的军人生涯当中,今天是最特殊的一天!一支崭新的特种部队成立了!这就是霹雳火,中国陆军航空兵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我们的霹雳火诞生了!而你们,就是这支崭新的陆军特种部队的第一批特战队员!”

        没有欢呼,也没有掌声,队员们静静地站立着。

        “从今天开始,霹雳火将履行自己的职责,成为飞行员的守护天使!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出击,营救身陷重围的飞行员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们——永不放弃!”

        “战虎特航大队,半面向右——转!”崔华盾大声命令。飞行员们刷地集体右转,望着霹雳火队员们:“向我们的守护天使致敬!敬礼!”所有的飞行员面色严肃,抬手敬礼。曾紫陌等泪流满面,高喊着举起右手:“敬礼!”

        刷——又是整齐的一声,队员们抬手敬礼,女兵们陆续流下眼泪,现场一片肃静。队员们看着霹雳火鲜红的战旗在丛林里高高飘扬,高举起的右手久久没有放下。

        夜晚,后山上篝火通明,一面鲜红的霹雳火旗帜刷地展开,火焰映着旗帜,看着更加鲜红。队员们整齐列队,高胜寒注视着他们:“戴臂章。”

        刷——队员们的右臂上一排整齐的霹雳火臂章。

        高胜寒转身面向鲜红的霹雳火战旗,燃烧的火光映照着队员们年轻的脸,篝火噼里啪啦地不停在燃烧,高胜寒神情凝重,举起右拳。

        刷——队员们也举起右拳,目光炯炯。

        “我宣誓——我是霹雳火,终生为生命守护。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我是黑暗中的利剑,我是战场上的盾牌。我是雷霆救兵,我是天降卫士。我是时刻准备为你献血的迷彩天使,我是甘愿牺牲自己,去挽救你的勇士。我不需要你记住我,我不需要你纪念我。我将生命和光荣献给霹雳火,今夜如此,夜夜如此!除非死去,永不放弃!”

        “除非死去,永不放弃——!”队员们抬手敬礼,庄严而肃穆。霹雳火的军旗在火光映照下,猎猎飘舞。

        8

        漆黑的跑道上,谢思潇黯然神伤地独自奔跑着,黑龙紧跟在她身边。谢思潇跑累了,停下脚,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黑龙也蹲坐着,哈哧着舌头看着她。

        谢思潇满脸是泪,声音里带着哭腔:“黑龙,我这是怎么了?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这么伤心过!在别人眼里,我是个高傲的女孩儿,高傲得简直不像是个女孩儿。原来在武警,就没人拿我当女的。可是……我现在是怎么了?”

        黑龙似懂非懂地看着谢思潇,伸过头蹭着谢思潇的腿。

        谢思潇在夜色里哭着:“黑龙,我想起妈妈日记里说过的那句话,有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是很痛苦的事儿。因为你明明喜欢他,却又明明知道和他不可能……我和他就是不可能嘛!人家对女朋友一往情深的,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还会因为这件事伤心,黑龙,我没救了,我死定了……”谢思潇痛苦地闭上眼睛,她努力抑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眼泪哗啦啦地从谢思潇的脸上滑下——她能怎么办呢?从来没有一个人以这样强势的姿态占据她的心!暗黑的跑道上空空如也,谢思潇站起身,继续疯跑起来,她的身影孤独而又坚定,军靴踩在道上落地有声。

        9

        机场角落,王星站在高胜寒面前,高胜寒看他:“非得回去呀?我还想着利用这几天假期,带你去和战虎的飞行员做几个模拟救援方案呢。”王星挠挠头笑笑:“下次吧,飞狼,这次我必须得回去。”高胜寒问他:“出什么事儿了。”王星目光闪烁:“我……回去找人。”

        “找谁?”

        王星有些尴尬:“找……找女朋友。”

        高胜寒哑然失笑:“你神经啊!非得去母校找女朋友?”

        “是已经有的女朋友,丢了,我去找找她。”

        高胜寒愣住:“你还真有女朋友啊?”

        “其实也不算女朋友,还没正式确立关系呢。”

        “那就是人家玩儿消失把你甩了嘛!没皮没脸你还好意思找去呀?”

        王星一脸焦急:“飞狼!她……她不是那样的人!她消失一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必须得找到她,问个清楚。只要她没事儿,不管最后怎么样,我保证按时归队。”高胜寒叹息,拿起请假报告:“看来,谢思潇是真没戏了。”王星一惊:“您也知道这事儿?”

        “废话!谁不知道这事儿?”高胜寒凝视着王星,“你确定……你那位还没确立关系的女朋友,会比谢思潇还适合你?”王星诧异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有点儿挂不住:“啊!本来我没这么八卦,是老马他们老在我耳边嚷嚷,都说你们俩特别合适。你也应该考虑考虑。”王星皱了皱眉。

        “怎么,嫌谢思潇不漂亮?我告诉你,谢思潇那是因为在武警部队跟那些糙哥汉子们待惯了有点儿迷失,稍施粉黛,可比大街上那些娇小姐们漂亮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

        “飞狼,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不是嫌弃谢思潇,我也觉得我和谢思潇挺……挺合适的……怎么跟您说呢,这就是个排队的问题,先来后到。”

        高胜寒笑:“看把你给狂的!”

        “不是我狂,丹丹那女孩确实也不差。”

        “有照片吗?我看看。”

        王星一愣。

        “谢思潇好歹也是我的爱徒,我不能任由她让你挤对吧?我看看那什么丹丹的照片,要是真好,我二话不说。要是你小子言过其实,这假我就不批了!”王星无奈地掏出手机,打开递过去,高胜寒拿过照片不动声色地撇着嘴:“嚯,还真挺凑合的。”

        “什么叫凑合啊!这张是我偷拍的,真人比这个漂亮多了。”

        “你是真想跟人家结婚还是玩玩儿算了?”

        “当然是结婚了……如果可能的话。”

        “那你就得考虑考虑了,你要是想结婚,就得考虑现实问题,夫妻两地分居,这可是个大问题。现在愿意随军的也没几个吧?”

        “我还没想这个问题,飞狼,您就准假吧,我一天不找到她,我这心就悬着,时间长了会影响工作的。”

        “少来这套,威胁我啊?”

        王星讪讪地笑:“没有没有,飞狼,我求您了行吗?”高胜寒凝视着王星:“真想去?”王星狂点头:“要不我求您干吗?我必须得去。”

        “要是找不到人呢?”

        “那我就死心了!乖乖回来训练。”

        “你说的。”

        “我说的!”王星拍着胸脯。高胜寒把手机还回去,在假条上签上字:“别超假啊!”王星拿过假条,一脸兴奋:“是!我现在就走,坐午夜的航班。”王星兴冲冲地跑出去。高胜寒表情严峻,想了想,拿起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