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1

        宿舍里,王星兴冲冲地在收拾东西,旁边,许飞、黄宝贵和石磊都直愣愣地看着他。王星一抬头,皱眉问:“干吗呀干吗呀?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至于那么痛心吗?”许飞抬头望天:“真要是你不回来了,我们没这么痛心。”黄宝贵摇头叹气:“唉,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可倒好,放着眼巴前儿的月亮不要,跑出去找星星。”王星开玩笑地瞪了几人一眼:“关你们屁事儿啊?”许飞一声叹息,躺倒在床上:“是不关我们的事儿,纯出于义愤。”

        王星没说话,背上背包走到门口,转过身看着几人:“没人送送我?”——所有人刷地扭过脸去。许飞扫视着众人:“我说,你们这帮人就没个争气的?谢思潇正经不错!”

        “得了吧。就拿我来说,不是没想过……”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盯住他,黄宝贵慌乱地一摆手,“想想!想想而已!我还想过和玛丽莲?梦露呢!”石磊连忙在一旁帮他打圆场:“他一直这样,怀旧。”黄宝贵不在乎地说:“我的意思是说,就算别人有想法,就谢思潇那样的女汉子,谁能接得住啊!”石磊忙点头:“还别说,咱们全队,还就王星能接住她,俩人惺惺相惜的多好啊!”许飞叹息着:“唉……这才是所谓郎才未必遇女貌,才子未必配佳人啊!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一山难容二虎。男女要是都强势,未必有好结果。”石磊一脸茫然地看着许飞:“你说的这是啥呀?”许飞从床上腾地坐起来,看着站在门口的王星:“我是说吧……”

        “你们说得都对,我自己也知道。但是我总是要有个结果,我得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做人要有始有终。再见,各位。”王星笑笑,转身出了门,大门砰的一声关了。

        基地,月黑风高,王星背着背包急匆匆走着。黑龙飞也似的从暗处跑过来,蹭着王星的腿。王星笑着摸摸黑龙的头:“黑龙,不好意思,我出来急,没带火腿肠。等我回来给你买一包……”黑龙还是不甘心地嗅着他。

        谢思潇从阴影里走过来,四目相对,各有心事。很快,谢思潇调整好心绪,瞥着别处问:“真回去啊!”王星点头:“是,机票都订好了。”谢思潇心事重重地点点头:“红眼航班都要去啊。哦……黑龙,咱们走了。”谢思潇错身让过王星,继续朝前走。

        “那什么……”王星叫住,谢思潇扭头看他,“我要是能找到她,就带她和你见见。你不是想见见她吗?”谢思潇一笑:“算了吧,我现在没兴趣了。黑龙,我们走!”谢思潇背过王星,晶莹的眼泪在暗夜里泛着冷光,黑龙低声呜咽了两声,跟着谢思潇走了。王星看着谢思潇渐暗的背影,咬咬牙,表情复杂地转身走了。

        2

        清晨,天空泛着鱼肚白,陆航旅的大院里军号嘹亮,出操声此起彼伏。办公室里,旅长王浩坐在宽大的办公室桌后面看文件,高胜寒和曾紫陌一身常服,精神干练,两人笔直地站着。王浩放下手里的文件,满脸堆笑地站起来:“祝贺你们,成功地完成了组建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的任务。今天一大早叫你们两个来,是要宣布对你们的任命命令。”

        曾紫陌很纳闷儿,侧眼看了看旁边的高胜寒。高胜寒目不斜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政委秦明站在旁边笑笑:“高胜寒是吧?我刚从北京学习回来,总部首长对你的评价是两头冒尖。月月做检查,年年上红榜啊!”曾紫陌扑哧一声乐了。高胜寒讪讪地,脸上没有了刚才的自信:“政委,那时候,那时候……我还年轻。”政委嘿嘿一笑:“年轻嘛,我年轻的时候也经常做检查,你紧张什么呢?不做事,就不会错,做了事,就有可能做错事。年轻干部,还是应该有点儿闯劲,错了不要紧,改过就是了。容错率,也是考验领导艺术的一个课题,放手让部下去做事,就要做好会出错的准备。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出错的人,人都是在成长的。”高胜寒这才松了一口气,绷紧身子一个立正:“谢谢政委。”

        “总部首长也说了,你现在成熟了,我看,他们说得没有错。”

        “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继续努力。”

        “根据旅常委会研究决定,同时上报集团军党委和军区党委批准,决定任命你为我旅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队长,祝贺你。”秦明笑笑,将一纸命令递过去。高胜寒双手接过,抬手敬礼。秦明转过头,曾紫陌有点儿紧张:“政委,我……”

        “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来干吗……”

        “刚才宣布的是队长。”曾紫陌不明白,站得笔直,秦明笑笑,“根据旅常委会研究决定,同时上报集团军党委和军区党委批准,决定任命你为我旅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教导员,祝贺你。”曾紫陌瞪大了眼睛:“啊?我,我怎么……”

        “霹雳火不需要政工干部吗?”秦明看她。曾紫陌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我……我不够格。”

        “这是经过慎重考虑的。”王浩说,“我们都觉得你合适,你就不用谦虚了。”曾紫陌看高胜寒:“你事先知道?”高胜寒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轻轻点了下头:“对,但是要在你能顺利过关以后,才能确定。”秦明笑笑:“不推脱,敢担当,也是一个共产党员、革命军人的应有品德。”曾紫陌深呼吸一口气,郑重地抬头敬礼:“保证完成任务!”秦明举手还礼:“我相信你,相信你们!”王浩笑眯眯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一愣,不敢吭声,曾紫陌也是一脸忐忑。

        3

        旅部大楼下,曾紫陌的眼泪在打转。高胜寒侧头,纳闷儿地问:“你怎么了?”曾紫陌猛地醒悟过来,急忙抬头擦去:“没事,这沙子,迷眼。”高胜寒抬眼看看,大楼前的军旗纹丝不动。曾紫陌忍住眼泪,看他:“你非要点破吗?我知道没风。”高胜寒看她:“我又没说话。”曾紫陌气急:“这就是你,能把人活活气死!自己还觉得什么都没做!”高胜寒一脸无辜:“我确实什么都没做啊?”曾紫陌的胸部起伏着,随即叹了口气,收回目光:“算了,没什么,我刚才突然想起来,咱们在航校的时候,你给我们做牛扒的往事了。多快啊,好像在刚才一样。”

        “你还记得?”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历历在目,活灵活现。难道你忘了?”

        “我也记得。”

        “……你去吧,我需要好好静一静。”高胜寒无声地转身,曾紫陌叫住他,“高胜寒!”高胜寒站住,回头看着她。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曾紫陌翕动嘴唇。高胜寒看她,眼里闪过一丝柔情,随即斩钉截铁地说:“爱。”说完转身走了。曾紫陌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嗓音更咽着:“你都不知道我要问你什么问题……”

        曾紫陌呆呆地站在原地,愣了好一阵儿,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滴落。清晨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洒在她的军装上,凛冽的寒风中,滴落的眼泪似乎被冻结成鲛人的珍珠,在阳光下泛着亮光。

        4

        早上的东方市区一片繁忙,赶着上班的人们行色匆匆地在人流里穿梭。王星背着背包站在街头,尽管穿着一身便装,却仍然精神抖擞,一举一动都透着军人的精气神儿。王星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立刻就汇入了城市的滚滚车流中。

        很快,出租车在都市猎人格斗俱乐部的门口停下,王星匆匆跳下车,迫不及待地跑了进去。大厅里,教练们正在指导学员们练习,老板坐在服务台看着电脑上的监控视频,他忽然一愣,诧异地起身望着门口:“王星?!”王星走过来,老板起身过去:“王星,你不是去当兵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王星没心情和他叙旧,焦急地问:“杨老板,我想和你打听一下龙丹丹的情况。”老板一愣,随即转身:“你跟我去后面吧。”

        办公室里,老板打开抽屉,掏出一封信:“这是丹丹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我,如果有一天你回来找她,就把这封信交给你。”王星诧异地接过信,撕开后掏出信纸。

        “王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在找我。我只能跟你说抱歉了,由于一些原因,我不得不离开这座城市,也由于一些原因,我无法告诉你我要到哪里去。我很高兴能和你一起度过那段快乐的时光,这必将成为我们之间永远的美好的回忆。就这样让它成为回忆吧。不要找我了,也不要再等我。祝福你!丹丹。”

        王星愣愣地看着信,忍着眼泪:“她什么都没说吗?”老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纳闷儿地摇头:“什么都没说,她突然跟我提出辞职,而且是马上就走,我留也留不住。我还真问过你和她的事儿,她就给了我这封信。”王星痛苦地站起身,挤出一丝笑:“杨老板,谢谢你。”王星背上背包,转身就走。

        “王星!”杨老板叫住他,走过去,“王星,我也是过来人了,我奉劝你一句吧,女人心海底针,有些事儿,你别太认真。”王星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地说:“我一定要找到她!”

        大街上,王星孤独地走着,他表情凝重,边走边盯着那封信,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忽然停住脚,凝视着最后一句话:不要找我了,也不要再等我。王星眉头紧皱,急忙掏出手机,伤感地凝视着那张偷拍的照片,手机屏幕上的丹丹笑容满面地看着王星。突然,王星抬头,望着前方一个网吧,猛跑过去。

        网吧大厅里,屏幕闪烁,周围的光线有点暗,大部分都是些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在玩游戏。王星急匆匆进门,直奔服务台:“我要你们这儿最好的电脑。”老板接过王星递过来的身份证看了看:“直走向右拐,1号vip。”

        包间里,王星坐在电脑前,深呼一口气,将手机接上电脑,飞快地敲击着键盘,一层密汗从额头上冒出来。突然,王星震惊地盯着电脑屏幕,一脸疑惑,若有所思。

        5

        大街上,人头攒动,黄宝贵穿着刚买的一身新衣服,神清气爽。石磊替他拎着装着旧衣服的袋子,笑着打量他:“宝贵,你这身儿新衣服确实好看。去相亲都行!”黄宝贵叹息一声:“我倒是想去相亲呢,谁跟我相啊!”石磊笑:“你急啥?早晚能遇见合适的。”黄宝贵看着茫茫人流,半天低沉地说:“我不急,我妈急了,原来打算等我转业就给我介绍对象,听说我留队了以后就开始发愁了……”

        正说着,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和撞击声轰然响起!两人一愣,急忙跑过去。奔驰车前面的保险杠掉在地上,车头上全是血,女司机失魂落魄地从车上走下来。

        车头前面,李小芹抱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儿,撕心裂肺地大喊着:“爹!爹!你醒醒啊!”老头儿的头上汩汩地冒着血,满身血污,昏迷不醒。路人们围站着,议论纷纷。小芹哭着看着周围的人,哭着:“你们谁能救救我爹!救救我爹呀!”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但没人上前。李小芹焦急地大哭:“爹!爹你醒醒啊!”

        石磊和黄宝贵分开人群挤了进去,看着一身是血,躺在地上的李老头儿:“妹子,你别晃他呀!”李小芹泪眼望着黄宝贵,黄宝贵冲上去,蹲下身:“把他交给我!你退后。”

        “你是医生?”李小芹流着眼泪。

        “我懂点儿……石磊,帮忙!”

        石磊连忙上前,接过李老头儿,两个人将李老头儿平放在地上,李小芹站在一边茫然而焦急地看着。

        黄宝贵将头贴近李老头儿的胸部,一惊,又探了探鼻息,脸色大变:“呼吸和心跳都没了!”石磊脸色一变,女司机也傻了。李小芹号哭着扑了上去:“爹呀……”黄宝贵大惊,连忙拦住她:“妹子,你先别急呀!”李小芹不顾,黄宝贵焦急地一挥手:“石磊!拽住她!”

        “哎!”石磊一把拽住李小芹,“妹子,你别激动……”小芹一把甩开石磊,又哭着扑上去:“爹,你死得好惨啊!!”石磊再次拽住她:“别哭了!你爹不一定死!俺战友正救他呢!”小芹立马止住哭,睁开眼睛,看见黄宝贵正焦急地给李老头儿做着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

        “我爹还有救吗?”李小芹小心地问。

        石磊神情严肃:“我战友是不会放弃你爹的!”

        小芹一愣,下意识地看向黄宝贵。黄宝贵忙得满头大汗,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急救动作,身上的新衣服全是鲜血。

        “宝贵!俺换换你吧!”石磊说。

        “我不能停!石磊,赶紧联系120,告诉他们伤员的基本情况,让他们做好急救准备!然后报警!”

        “好!”石磊连忙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围观的群众焦急地议论纷纷,女司机满脸是泪,焦急万分。躺在地上的李老头儿紧皱着眉头。黄宝贵瞪着眼睛,将外衣脱下摔在一边,继续急救。李小芹哭着:“爹!爹!你醒醒啊!你快醒醒啊!”

        黄宝贵快速按压着李老头儿的胸腔,又转到头部,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去。李老头儿忽然眉头一皱,噗地一口鲜血吐了黄宝贵满头满脸,咧嘴痛苦地叫唤着。黄宝贵愣住,随即惊喜地大喊:“活啦!活啦!”李小芹激动地哭喊着扑上去:“爹!爹你醒了!你可算是醒了!”现场的人都猛然愣住,看着痛苦呻吟的李老头儿,随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和掌声。女司机泣不成声地瘫坐在地上。

        很快,120鸣响着警报声急驰而来,穿着白大褂的急救人员匆匆跑下来。黄宝贵看着李小芹:“小妹妹,你先别哭了!你爹还得去医院进一步检查呢!快让开。”李小芹哭着点头,急忙让开。这时,交警也来到事故现场,井然有序地处理着。

        黄宝贵一笑,向石磊递了个眼色,两人悄然离开了现场。这时,急救人员将李老头儿抬上担架。医生四处望着:“家属呢?”李小芹焦急地走上前:“我是!”医生上车:“家属也一起上车吧!”李小芹满脸是泪地点头。医生目光一动:“对了,刚才谁给我们急救中心打的电话?够专业的!”李小芹下意识地扭过头:“在这儿呢……”——没人影了。

        李小芹大惊:“人呢?”围观的一名大妈笑着说:“姑娘,那两个小伙子已经走了!”李小芹愣住,茫然四顾,看到地上黄宝贵那件带血的上衣。李小芹想了想,捡起上衣,跟着担架匆匆上了急救车。

        街角,黄宝贵接着石磊倒出来的矿泉水洗了一把脸,抬头:“还有血吗?”石磊笑:“没了!”黄宝贵直起腰,一脸得意:“救人一命的感觉,真爽!”石磊也笑:“做无名英雄的感觉也挺爽的!”石磊忽然一惊,“宝贵,你衣服呢?”

        救护车上,李小芹坐在打着点滴、罩着氧气罩的李老头儿身边,手里拿着黄宝贵那件带血的衣服。李小芹想了想,抚摸着上面的片片血迹,忽然一愣,翻过衣服,从衣兜里掏出来一看——士兵证。

        6

        海边,风吹浪涌,寂静如常。崔华盾提着钓具、椅子匆匆走来,诧异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海滩。

        “猎鹰!”

        崔华盾一愣,扭过头,只见顾意站在不远处的礁石上向他招手。崔华盾诧异地走过去:“寒号鸟,怎么就你一个人?大鹏他们呢?”顾意一笑:“他们啊,他们去爬山了。”崔华盾一脸意外:“爬山?不是说一起去海钓吗?”顾意背着手,莞尔一笑:“我要不用这个办法,能把你约出来吗?”崔华盾一愣,顾意走下礁石,站在崔华盾对面:“猎鹰,这儿就咱们俩。”崔华盾表情有些不自然:“寒号鸟,你把我诓出来,要干什么?”顾意收起笑,指着海滩:“我们走走吧,我就想和你单独聊聊天。”

        “聊什么?”

        “反正不聊工作。”说罢,顾意走向海滩,头也不回地说,“猎鹰!你别想扭头回去,我和你之间迟早要谈一次,赶早不赶晚。”崔华盾目光复杂地看着顾意的背影,想了想,放下钓具和椅子走了过去。

        海滩上,崔华盾和顾意并肩走着,两人都不说话,一路寂静。崔华盾表情复杂地看着顾意:“你不是想和我谈吗?怎么又不说话了?”顾意看着大海深处:“我在想该怎么措辞。”崔华盾苦笑:“好吧,等你想好了再说。”顾意回头看着崔华盾:“我现在已经想好了。”

        “那你就说。”

        顾意目光灼灼地看着崔华盾:“我想做你女朋友!”崔华盾惊呆了,直愣愣地看着顾意。顾意一笑:“很直接对吗?我想了好久,千言万语的,最后还是觉得直接一点儿比较好。现在轮到你了。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崔华盾纠结地看着她:“寒号鸟……”

        “还是叫我顾意吧。”顾意看他,“崔华盾,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崔华盾望着大海深处,没有说话。

        “你不愿意,还是没想好?或者有什么顾虑?”

        崔华盾严肃地看着顾意:“顾意,我要谢谢你的坦诚。今天我也不和你绕弯子。”顾意期待地看着崔华盾。崔华盾认真地说:“我确实还没想好。”顾意瞪大了眼睛:“天哪!你……从来只有我拒绝别的男人,没想到还真的被你拒绝了。”崔华盾坦诚地看她:“你知道我的心里有人。”顾意点头:“卫生队的曾队长?你们不是离婚了吗?”崔华盾转头看着静静的海面:“我和紫陌之间,已经超越了爱情,是亲情。”

        “我知道,一夜夫妻百日恩嘛!可是,你们已经离婚了啊?你们在法律上,已经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你并不承担对她的什么义务和责任。”

        “如果感情的事那么容易说清楚,那么容易掰清楚,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了。可能对于你来说,爱恨分明,快意恩仇,这是你们90后的特点;对于我们这些老同志来说,好多事都不是那么容易在心里彻底割裂的。”

        顾意看他:“你还爱她?那你就去把她追回来,我会理解的。”

        “我已经说不清楚是不是还爱她。我们在航校的时候,就是好战友,好兄弟。是我的错,确实是我的错,现在的局面都是因为我导致的。我不可能在她还没有好的归宿以前,去考虑自己是不是幸福。”

        “你有必要这样惩罚自己吗?”

        “这不是惩罚,我的心还牵挂她……还有他。”

        “那个高队长?”顾意问。

        崔华盾点头:“对,我们是最好的兄弟,是航校铁三角。是我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他们就在我的眼前,即便不在我的眼前,我也得为这件事负责。他们之间能有个好的结果,是我想看见的,也是我欠他们的。顾意,我欠他们一个幸福。”顾意发呆地听着。崔华盾转头看着她:“我承认,我喜欢你,但是在他们,尤其是紫陌没有得到幸福以前,我不想考虑自己的事。”顾意愣愣地看着崔华盾:“那……要是她这一生都找不到自己的幸福呢?”崔华盾凝视着她:“所以,顾意,决定权还是在你。我心甘情愿地等下去,哪怕等她一生一世,但是你没有义务更没有必要去等。你好好考虑吧。”崔华盾转身走了。顾意看着他的背影:“崔华盾!——”崔华盾停住脚步,转身,顾意走到他面前:“我不用考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值得我等下去,哪怕我要等一生一世。”崔华盾感动地看着顾意。顾意笑:“我们一起等吧,一起祝福曾紫陌早一天找到自己的幸福!不过我没你那么悲观,我觉得这一天不会太晚,听说她当了霹雳火的教导员,高队长不是和她朝夕相处吗?”崔华盾笑了,可是笑容里却有些苦涩,忧心忡忡。顾意收起笑容:“我……说错什么了吗?”崔华盾意味深长地:“你没说错什么,我们一起祝福她吧。”崔华盾转身:“海风怪冷的,回去吧。”顾意兴冲冲追上前:“我可以挽着你走吗?这儿没有别人,就当是提前演习一把!下不为例!”崔华盾一愣,苦笑着伸出胳膊。顾意一把挽住,兴冲冲地走着。崔华盾看着表面一片平静的大海,心事重重。

        7

        大街上,王星站在东方大厦的门口,他抬头凝视着高耸的大厦,大楼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刺眼的白光。王星若有所思,走了过去。门口,保安急忙起身拦住他:“先生,等一下。”王星一愣,保安职业性地微笑着问:“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

        “我找人。”

        “您有预约吗?”

        王星一愣:“预约?什么预约?”

        “这里是东方集团的总部办公大楼,集团有规定,所有访客都必须有预约,经过预约对象同意之后,才可以登记入内。”

        “我找……许静。我没有预约。”

        保安一愣,随即一脸为难地说:“这……要不您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下来接您一下。”

        “我没有她电话。”

        保安笑:“先生,那就不好意思了。”王星皱眉:“我见她一眼马上就走。”保安拦住他:“先生,请您理解一下我的工作。”王星一脸郁闷,无奈地转身朝门外走去。

        大厅处叮咚一声轻响,电梯门打开,一身职业装的龙丹丹陪同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中年男人微笑着看着丹丹:“许小姐请留步吧。”丹丹微笑着:“李总,那我就不远送了,祝您一路顺风!”中年男子伸手:“我回到纽约以后,马上安排财务把款打到贵公司账上。”龙丹丹也微笑着伸出手:“谢谢您!我们收到货款以后,会第一时间给您的公司供货。”门口处,王星猛地转过身,一脸震惊地看着,大喊:“丹丹!”

        龙丹丹一愣,慌乱地和中年男人告别,匆匆转身按着电梯按钮。王星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丹丹!”三个保安连忙拦住他:“先生!你不能进去!”王星的身手哪是三个保安可以制得住的,他稍微一使劲,三个人猛地被推开,王星几步冲到龙丹丹面前:“丹丹!你……”龙丹丹恢复好心绪,微笑着打断王星:“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丹丹!我怎么可能认错人呢?”

        龙丹丹焦急地看着电梯屏幕:“我不叫什么丹丹,你肯定认错人了。”旁边的中年男子瞪着王星:“小伙子,你真认错人了。她确实姓许,名字也不叫丹丹。”王星不耐烦地打断他:“没你的事儿!——丹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会来东海?你怎么改名字了?”龙丹丹皱眉:“我再说一遍!我姓许,叫许静!什么丹丹啊?我根本不认识!——保安!怎么搞的?这个人是谁呀?你们怎么放进来的?”保安一脸为难地:“许经理,对不起,他……”龙丹丹转头,不看王星:“啰唆什么?还不把他带走?”三个保安急忙拦着王星:“先生,你再无理取闹,我们可不客气了!”王星不理保安,焦急万分:“丹丹!你到底怎么了?”

        电梯门打开,龙丹丹匆匆进了电梯,王星猛地一晃胳膊,一把甩开保安,挡住电梯门,瞪着龙丹丹:“丹丹!今天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决不会离开!”龙丹丹愣住,表情复杂地看着王星。中年男子掏出手机:“许小姐,我马上报警!”王星扭头怒吼:“都他妈滚蛋!——”所有人都愣住,中年男子的手机啪地掉在地上,龙丹丹焦急万分地思索着。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里,两个便衣坐在电脑前,屏幕上,王星满脸怒火地拦着电梯门。两人互相看看,随即拿起对讲机。

        大厅里,王星扳着电梯门,两人对峙着:“丹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你跟我说清楚就可以了!你现在这么对我,我不服!”龙丹丹咬咬牙:“你快走吧!我真的不认识你!”

        “你跟我出来!咱们出去说!”王星抓着龙丹丹往门口走,龙丹丹甩手:“你放手!”

        “你动手啊!动手打我我就放手!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王星怒吼。龙丹丹不再挣扎,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突然,一阵嘈杂声响起,七八个混混拎着棍棒冲了过来。其中一个头目恶狠狠地指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闪开闪开!”随即指着王星:“就是这小子偷了我的车!给我打!”混混们一拥而上,抡起家伙就打!王星抓着龙丹丹的手,挨了两棍子,瞪着眼:“你们干什么?”

        “给我打死这个偷车贼!”

        混混们一阵乱棍,王星气恼地招架着:“你们认错人了!”混混头目咬牙切齿:“打!化成灰我都认识你!”突然,一个混混举着铁管砸向王星扶着电梯的手,王星下意识地一松手,铁管落空,龙丹丹趁机使劲按着电梯按钮,电梯门关上,王星大惊,冲回去:“丹丹!”混混们拦住他的去路,又是一阵乱打。王星焦急地看着电梯上升,怒视着一群举棍的混混,冲了上去。

        王星之前顾忌着龙丹丹,没心思对付这群人,现下眼里腾腾地冒着火,怒火冲天,眼睛里一下子射出寒光,直接抬脚踹过去,脚尖带着风直击离他最近的一名混混,那名混混被踢中下阴,惨叫着一声倒地,周围几个混混看了看,猛地全冲了上去,王星出手,一套眼花缭乱的格斗拳,七八个混混被打得步步后退,趴在地上痛苦不堪!这时,外面警车鸣响,一群警察冲进大厅,举枪大吼:“都不许动!”

        街边的商务车里,两名侦查员一脸震惊地看着屏幕。屏幕上,王星和众混混们被戴着手铐押出写字楼,王星不甘心地挣扎,被塞进门口停着的一辆警车里。一名侦查员皱眉,飞快地操作着电脑:“查查这小子是干什么的!”

        8

        一栋普通的住家小楼,餐厅里,高胜寒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蓝妞趴在饭桌旁看着一桌子的菜和蛋糕。高胜寒端出两份牛扒,解开围裙,点亮了蛋糕的蜡烛。高胜寒笑着看着蓝妞:“蓝妞,许愿吧。”蓝妞认真地点点头,闭上眼,许愿。高胜寒欣慰地唱着生日歌,一行眼泪从蓝妞的脸上慢慢滑落。

        蓝妞睁开眼,泪眼婆娑。高胜寒满眼心疼:“怎么哭了?姑娘?”蓝妞努力挤出一丝笑:“妈妈……妈妈还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吗?”高胜寒笑着点头:“妈妈当然知道了,妈妈给爸爸打过电话,祝蓝妞生日快乐呢。”

        “妈妈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高胜寒一愣:“……妈妈现在的工作性质很特殊啊,没办法跟蓝妞打电话,爸爸不是说过了吗?”

        “爸爸,我真的好想妈妈啊……”

        高胜寒点头:“爸爸知道……”

        蓝妞靠在高胜寒怀里,眼泪簌簌地往下掉,高胜寒紧紧抱着女儿。

        “妈妈会回来的对不对?”蓝妞问。高胜寒点头,蓝妞挣脱高胜寒的怀抱,看他:“妈妈没有死对不对?”高胜寒抚摸着蓝妞的头发,眼泪落下来,嗓子蠕动着:“妈妈……没有死……”

        “爸爸不会给蓝妞找新妈妈的,对不对?”

        “对,爸爸答应过蓝妞……”蓝妞哭出声来,高胜寒不说话,抱着女儿。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我不想要新妈妈……”

        高胜寒并不意外,柔声说:“不会有新妈妈的……”

        “爸爸……对不起……”

        高胜寒紧紧抱着蓝妞:“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的快乐,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蓝妞哭着。高胜寒的眼泪也不停地落下来。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9

        办公室里,高胜寒匆匆走进屋,抬头敬礼:“旅长!您找我?”王浩表情凝重地将一份文件推到高胜寒面前:“看看吧!”高胜寒接过文件,愣住,随即焦急地说:“旅长,我去处理!”王浩点头,高胜寒匆匆而去。

        拘留所里,阳光透过囚室的玻璃投射在屋子角落。王星一脸郁闷地坐在地上沉默着。这时,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响起,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囚室的铁栅栏外,王星一愣,抬头看去,只见高胜寒站在门口一脸严肃地凝视着他。王星猛地跃起:“飞狼?!”

        王星跟着高胜寒走进一个空房间,高胜寒坐到王星对面:“手续都给你办完了。”王星沉默着,没说话。高胜寒压着火,看着他:“你的假期提前结束了,跟我回去吧。”王星看着高胜寒:“飞狼,我想再请几天假。”

        “还请假干什么?继续堵着人家公司大门找人吗?”高胜寒声音不大,却透着寒冷。王星愣住,表情复杂地沉声道:“我不甘心!不服气!她明明就是龙丹丹!为什么改了名字,还不认我了?!我必须问个清楚!”高胜寒冷声道:“你问不清楚!”王星愣愣地看着高胜寒。高胜寒从兜里拿出王星的手机,屏幕上是龙丹丹的照片,王星诧异地看着。高胜寒手指点上删除键,王星大惊,扑上去。高胜寒一脚把他踹了回去,手指一按,照片删除!王星瞪眼,怒吼:“您干什么?!”高胜寒淡淡地看着王星:“忘了她吧!”王星一脸愤怒:“为什么?!凭什么?!”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什么意思?”

        “你忘了她。”

        “如果她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为什么又让我深深地爱上她?”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都是你幻想出来的。”

        “不可能!她也是爱我的!”王星腾地站起身,高胜寒凝视着他,王星的声音软下来:“飞狼!我求你了,你再给我一天假,就一天!让我见她一面,我把话问清楚就归队!要不然,我死也不甘心!”高胜寒缓缓站起身:“用不了一天那么长。”高胜寒拉开门,王星愣住:“丹丹?!”龙丹丹走进来,高胜寒看着龙丹丹:“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快刀斩乱麻,不要再折腾我的人了!”高胜寒关上门,出去了。

        王星愣愣地看着龙丹丹:“丹丹,真的是你吗?”丹丹点头:“是我。”

        “白天的许静就是你,对不对?”

        龙丹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认我?!”

        “我有我的苦衷。”

        “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又改名换姓,来到东海,你怎么就成了东方集团的销售经理了?”

        “王星,真的很抱歉,我没办法给你解释这一切的原因。你的领导刚才说得对,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之间的相逢和过往,只是一个误会。你不要再为这件事纠结了,你只需要忘了我就可以了。”

        王星含着眼泪:“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呢?我天天都在想你!每时每刻都在回忆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对不起,王星。我和你之间,也只能存在于回忆中了。你可以忘不掉,但是不能放不下!你就当我已经死了吧,你记忆中的丹丹,已经死了。现在只有许静,没有丹丹。总之,别再找我了。”说罢,丹丹转身就走。

        “丹丹!”王星叫住,龙丹丹转身回望着王星。王星凝视着她:“最后一个问题,请你一定要回答我……”

        “不爱。”

        王星愣住,痛苦地摇头:“不可能!你在撒谎!你爱我!我能感觉出来!”

        “随便你怎么想吧,我真得走了。”

        王星冲上去拦住丹丹:“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死也要搞清楚!你不说原因,我决不放你走!”龙丹丹表情复杂地看着王星:“王星,我不想伤害你!你还是别问了。”

        “你不告诉我原因,才是对我最大的伤害!”

        龙丹丹叹息着点头:“那好吧。我说完就走,你不能拦我。”王星点头:“只要你告诉我原因,我决不拦你!”龙丹丹惨然一笑:“其实这件事特别狗血,一个嫁入豪门的有夫之妇,在某一段时期内忽然觉得特别空虚和无聊,于是隐姓埋名,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想做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过一段普通而平凡的日子。在这段时间里,她认识了一个倔强的大男孩儿,和他一起度过了一段所谓快乐的时光。可是她终归不是一个真正的普通女人,她被丈夫发现了踪迹,于是不得不匆匆回归到原来的生活中。当她再次面对这个大男孩儿的时候,只能装作不认识,为了保守这个秘密,她不惜使了一个诡计……”王星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龙丹丹:“这个有夫之妇,是你吗?”龙丹丹点头,王星一惊,脚步往后退了几步:“这不可能!”龙丹丹看着他:“王星!这就是现实!我可以走了吗?”

        王星的泪水唰地淌下,丹丹绕过他,匆匆走出门。王星跌跌撞撞地坐回椅子上,泪流满面。

        门外,龙丹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表情复杂地走到高胜寒面前。高胜寒看着她:“解决了?”龙丹丹惨然一笑。高胜寒叹了一口气:“剩下的事交给我吧。”龙丹丹点点头,擦泪走了。高胜寒想了想,大步走进大楼。

        房间里,王星痛苦万分地瘫坐着,淌着眼泪。高胜寒推开门走进来,看着王星:“知道答案又能怎么样?徒增痛苦。”王星不回答,只是流泪。

        “成长就会付出代价,如果你过不了这一关,你永远不会成长。”高胜寒看看手表,“你也不小了,该知道控制自己,给你时间释放一下,别再给我整出幺蛾子来。你的假期延长到明天早上八点。八点之前再不归队,清退!”高胜寒不再说话,转身出门而去。王星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心如刀绞。

        10

        夜晚,东海市的街上灯红酒绿,车水马龙,霓虹灯在黑夜里闪耀着五彩的光芒。夜店里,舞台上摇滚乐手声嘶力竭地吼着,台下的年轻男女们尽情地狂舞,劲爆的音乐声混合着人们的嘈杂声,在这个城市欢歌笑语。在夜店的一角,地上胡乱地摆着几个空酒瓶,王星醉醺醺地将大半瓶酒一饮而尽,又抓起一瓶,拧开继续喝,痛苦的表情在夜色里透出一股悲凉。这时,两个衣着妖媚的女人扭着腰身凑过来:“帅哥,别老喝酒啊!一起跳个舞吧!小妹陪你解解闷儿?”两个女人媚笑着,王星一瞪眼:“滚!”两人扫兴地走开。

        门内,谢思潇穿着便装,冷着脸走了进来,她扫视了一圈,径直向角落走了过去。舞台中央,一群乱舞的男女阻挡住谢思潇,谢思潇不耐烦地拨开众人,一个男人嬉皮笑脸地拦住谢思潇:“妹妹!挺清纯啊!大学生吧!”谢思潇冷眼:“让开!”

        “别介呀!哥请你喝一杯?”谢思潇杀气腾腾地瞪了他一眼,男人一激灵,讪讪地闪开。谢思潇走向王星。王星灌了一大口酒,晃了晃,空了,正在抓起另一瓶,被一只手拦住。王星抬头看过去,含糊地一笑:“你……怎么来了?”

        “你想在这儿喝死吗?”

        “关你屁事儿……一边儿去……”王星拿酒,谢思潇不松手,王星瞪着谢思潇:“松开!”谢思潇奋力推开王星的手,抓起那瓶酒,仰脖干掉。王星愣愣地看着谢思潇。

        啪的一声,谢思潇把空酒瓶子砸在地上。

        音乐猛地停了,现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这边。谢思潇一声大吼:“服务生!”一名服务生匆匆过来,谢思潇掏出钱塞给他:“再拿二十瓶酒,打包!”谢思潇看着王星:“换个地方,我陪你喝个够!”王星醉醺醺一笑。

        海滩,夜晚的黑幕像一张黑色的巨网,笼罩着整个海面。远处,灯塔的亮光在黑夜里微闪。谢思潇一手半扛着王星,一手拎着一兜子酒走来。

        在一座礁石旁,谢思潇随手把王星扔在海滩上,王星摇摇晃晃地坐起来,眼神呆滞地看着黑茫茫的大海。谢思潇也在旁边坐下,把二十瓶酒挨个儿摆在王星面前,单手开着盖儿。王星愣愣地看着地上一字摆开的二十瓶开着盖儿的酒,谢思潇拿起一瓶:“来吧?”王星醉笑:“我都……这样了,你……还跟我比呢?你……胜之不武啊……”谢思潇看他:“那好,我先喝几个,赶上你的进度!”谢思潇一仰头,一瓶干掉,又抓另一瓶,再干。

        王星愣愣地看着谢思潇。谢思潇剧烈地咳嗽,扔掉空酒瓶,又抓起一瓶。王星猛地抓住她的手,谢思潇红着眼睛看着王星:“别喝了……我认输了!”谢思潇摆脱王星,又喝,王星抢过她的酒瓶扔到一旁,瞪着她:“谢思潇!我知道,你想安慰我!不用!我也不值得你安慰!”谢思潇含泪看着王星。

        “飞狼说了,这就是成长的代价,我在为我付出的代价埋单。”

        “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方式吗?”

        “不……我只是想把自己彻底彻底地灌醉,然后痛痛快快哭一场。可是我越喝越哭不出来,所以我就一直喝,一直喝,一直喝,越喝越清醒,我把和她一起走过的那些日子,一点一滴的事儿全都想起来了!包括下午她跟我说的那些话,我一个字一个字地琢磨,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还是假,总之,她离开我了,再也回不来了!这是真的。”谢思潇流着眼泪看他:“然后呢?你从此意志消沉吗?陷入这段痛苦的情殇,一辈子拔不出来是吗?”王星惨笑着摆手:“不不不……不会的!我王星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飞狼说了,我的假期到明早八点,过了八点,我就会被清退。谢思潇,我不想离开霹雳火!我已经是霹雳火的一员了,这一路走来不容易!我必须得珍惜,我不能消沉,我就是想大哭一场,然后把这件事儿忘掉!明天早起,我还是我,王星!那个不可一世的王星!牛皮哄哄的王星!可我哭不出来了……”王星痛苦地抓起一瓶酒,谢思潇挣扎着起身,抢过王星的酒,猛地扔进海里。

        王星愣愣地看着她。谢思潇一股脑儿地把所有的酒全都扔进了海里。王星愣愣地看着她:“谢思潇!你干什么?”谢思潇上前拽起王星:“你干吗要忘了她?成长的代价是需要回忆的,不是要忘记!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被女的甩一回不丢人!你不想离开霹雳火是吧?那就别喝了!跑!我陪你跑!把酒精全都跑出去!明早八点去见飞狼!”王星愣愣地看着谢思潇,谢思潇使劲拽着王星:“跑啊!”

        黑压压的海滩上,海风裹着一股浓重的海腥气迎面扑来,王星跌跌撞撞地跟着谢思潇在海滩上疯跑。谢思潇哭喊着:“王星!加油!加油!”王星瞪着眼睛,甩开谢思潇,猛跑,摔倒,起身,再跑。谢思潇紧随着他。王星忽然转向,跑向海里,谢思潇追上去:“王星!”

        王星一个趔趄跪倒在海水中,冲着海深处嘶吼:“啊——”王星歇斯底里地嘶吼,最后,嘶哑的吼声变成了哭声,他尽情地哭号着。谢思潇哭着看着王星,忽然冲上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王星:“王星!你这个浑蛋!你放着爱你的女人不去爱,你为别的女人号什么?谁是来安慰你的?我才不想安慰你呢!我是来爱你的!我早就爱上你了,可是你跟我说你有女朋友,你知道我多伤心啊?!现在你没人要了吧?我又不嫌弃你,你哭个屁呀!”王星愣愣地扭头看着痛哭着的谢思潇,猛地一把抱住她:“就这么着吧!反正除了我也没人要你了,凑合了!”

        海滩上,两人抱头痛哭。在海滩不远处,人头涌动,一群人探头看着抱头痛哭的谢思潇和王星,目瞪口呆。许飞躲在礁石后面,低声问:“他们这是什么逻辑呀?我有点儿看不明白。哪位大师给指点一下?”黄宝贵难得正经地摇摇头:“不懂。”郝玲玲酸溜溜地说:“嗨!其实俩人吧,早就心生爱意了,只不过一个高傲冷艳,下不来脸,一个心里有别人,下不来决心。现在王星失恋了,一切阻碍烟消云散,两人借着酒劲儿就把窗户纸给捅破了!”众人心悦诚服地看着郝玲玲,伸出大拇指。郝玲玲得意地一抱拳:“承让!承让!”李珊看她:“郝大师,你这么明白,什么时候能帮忙把曾紫陌和飞狼那层窗户纸捅一下?”郝玲玲撇嘴,叹了一口气:“这个太难,江湖事,江湖了,我只做分析,不做媒婆。”黄宝贵目光一动,看了一眼石磊,又看李珊:“李珊,石磊有层窗户纸,要不我帮你捅开?”李珊满脸迷茫:“关我屁事儿?”石磊大惊,慌忙捂住黄宝贵的嘴,讪笑:“就是,不关你事儿。他瞎咧咧呢。”

        海边,皎洁的月光照在黑茫茫的海面上,泛着一层银光。王星和谢思潇静静地坐在海滩上,看着开阔无边的大海,雄浑而苍茫,此时此刻,心里所有的嘈杂都已被清冽的海风吹得烟消云散,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