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1

        基地,机库里灯火通明。郝玲玲和李珊拿着测量工具和笔记本,疲惫地从直升机舱下来。在机库中央,桌子上平铺着一张图纸,曾紫陌站在一旁的折叠桌后,拿着绘图的笔和尺子,头也不抬地说:“你们两个别磨蹭了,快把数据报给我。”

        李珊把笔记本递给曾紫陌,曾紫陌接过来仔细地看着数据,接着不断地在图纸上进行标注。郝玲玲和李珊苦着脸看着,曾紫陌下意识抬头,看着二人,一笑:“谢谢你们,快去睡吧。”李珊心疼地看着曾紫陌:“曾姐,天都快亮了,你不睡呀?”曾紫陌手里没停:“快完活儿了,我把它弄完就回去。”郝玲玲小心翼翼地问:“曾姐,你这算是化悲痛为力量吗?”曾紫陌抬头看了她一眼,表情复杂:“说什么呢!”郝玲玲讪讪地:“不好意思我话多了!”

        “关你什么事儿?多一个字都是错,快去睡觉!”曾紫陌继续埋头绘图,郝玲玲和李珊无奈地急忙跑了。

        两人走出机库,看到崔华盾在外面,一惊,连忙敬礼:“猎鹰!”崔华盾抬手还礼:“还没睡呢?”郝玲玲一愣:“噢,这就去睡!”崔华盾看着机库:“谁还在里面?”两人都不说话,崔华盾一下明白过来。郝玲玲拉了拉李珊,说:“猎鹰,我们先走了!”崔华盾点头,两人匆匆离去。

        崔华盾下意识地抬头看着机库方向,走了过去。后面,郝玲玲和李珊回望着崔华盾的背影:“猎鹰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郝玲玲叹息一声:“水太深,我道行不够,不敢乱分析。走吧!”

        机库里,曾紫陌认真地在绘图,一滴眼泪啪地掉落在图纸上,曾紫陌一愣,急忙擦掉。崔华盾走了进来,曾紫陌赶紧用尺子把泪痕遮住,崔华盾轻声说:“不用擦了,我都看见了。”曾紫陌表情复杂地看着崔华盾:“你怎么来了?”

        “查哨,看见这还亮灯,过来看看。”曾紫陌点头。崔华盾上前凝视着她:“刚才为什么哭?”曾紫陌扭过头,一笑:“没事儿。”

        “在我的印象中,你不是一个爱哭的人。”

        “可能是年龄大了,更多愁善感了吧。”

        “年龄大了,连自信也没有了吗?”

        曾紫陌目光闪烁:“为什么这么说……”

        “一个人在十年里,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是他内心深处,绝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发生改变的,尤其是高胜寒。”

        “是吗?我不这么认为。”曾紫陌含着眼泪,“十年,他饱经沧桑,不再是那个傲气凌人、锋芒毕露的毛头小伙子了,他比以前成熟了许多。感情方面,他的变化更大,他结了婚,又经历了丧妻之痛,他还有了一个八岁的女儿。一个单身父亲,怎么可能没有变化呢?至少他应该比十年前更现实、更理性。”

        “你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他现在正在做一件很现实、很理性的事情吗?”

        “你指的是……他和那个女老师吗?”

        曾紫陌含泪点头:“我和那姑娘虽然没有过什么接触,但是能看得出来,她是个很体贴很善良的姑娘。毫无疑问,她深爱高胜寒。而且她是蓝妞的老师,和蓝妞的关系很好,她也很会照顾孩子。她是真正可以帮到高胜寒的人,这个是我做不到的。”

        “所以呢?你是想……退出吗?”

        曾紫陌苦笑:“退出?我压根儿就没想进去过,谈什么退出?可能这对我来说,也算比较现实、比较理性的抉择吧。”

        “我们都已经错过一次了,到了弥补这个错误的时候了。”

        曾紫陌叹了口气,强忍哀伤地一笑:“算了,别说这个了,我们谈谈正事儿吧!你看看这个。”曾紫陌拿起图纸来递给崔华盾。崔华盾一愣,接过图纸——飞行手术室设计草图。

        “飞行手术室?”崔华盾看看图纸,又下意识地回头看看机舱,“你是想把这架直升机的机舱改造成一个手术室?”曾紫陌点头,认真地说:“是的。一旦这个设计方案取得成功,在未来的搜救行动中,如果遇到急需手术的伤员,我们就可以在救援途中的第一时间为伤员实施必要的手术,而不必非要把伤员运回之后再急救。这样一来,我们就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对于伤员来说,早一秒进行抢救,他们存活的可能性就增加一分!”崔华盾看着图纸:“可是在直升机上做手术,难度太大了吧?毕竟这座手术室是在天上飞呀。”

        “对于一名技术成熟的医生来说,只要手术环境没有问题,在哪儿做手术都是一样的。所以,在空中进行手术,需要两个必要条件。第一就是这座手术室在硬件设施上必须要达到可以进行手术的标准,这是我努力的目标。第二个条件,我想你应该可以做到。”

        “我?”崔华盾一脸茫然。

        曾紫陌看着直升机:“熟练地驾驶这架直升机,与手术人员密切沟通,在手术进行期间,每到医生实施操作的时候,确保直升机平稳地、几乎无抖动地飞行。”崔华盾看着直升机,点头:“我可以做到!”曾紫陌微笑点头:“那我的方案就成功了一半。”崔华盾点头,又看着曾紫陌:“飞狼知道这件事吗?”曾紫陌摇头:“我这只是草图,需要解决的技术难题还很多,八字没一撇呢,我就没跟他说。”崔华盾看着曾紫陌:“所以,你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曾紫陌表情有些复杂:“没有……”

        “你骗不了我。”曾紫陌低头,崔华盾看她,“所以,你口口声声地说自己一直是被动者,表面上理智地萌生退意。但其实你的潜意识里,从来就没有放弃对他的爱,而且你现在已经在主动争取了。”

        “我……”

        崔华盾笑:“好了,不要做无谓的解释了,我知道答案了。”说罢,崔华盾把图纸交给曾紫陌:“工作上的事情,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义不容辞。感情上的事情,不用你自己说,我会支持你到底。注意身体,别熬太晚。”说完,崔华盾大步走了出去。曾紫陌望着崔华盾的背影,欲言又止。崔华盾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曾紫陌:“在爱情面前,人的理智永远无法战胜潜意识。你越纠结,就越痛苦。”曾紫陌心事重重地看着崔华盾离开的背影,感慨万千。

        2

        清晨,霹雳火的旗帜在基地上空飘扬,一群直升机编队在空中飞快地掠过。高胜寒推门而进,又回头看看:“我走错了吗?”曾紫陌正在布置办公室,起身回头:“没错啊,这是队部。”高胜寒想想,看看新加的办公桌:“我知道了,教导员和队长是一个办公室。”曾紫陌点头:“对啊,按照规定,我跟你说了,搭班子,这搭班子,可不是说着玩儿的。”高胜寒苦笑:“没想到,咱们俩一个办公室了。”

        在曾紫陌办公桌上,放着一张照片,一身学员制服的曾紫陌英姿飒爽,高胜寒看着。曾紫陌问:“怎么了?”高胜寒一笑:“没什么,好像许多岁月一转眼就从眼前流过去了,你那时候真水灵。”曾紫陌苦笑:“现在?老了,菊老荷枯了。”高胜寒说:“哪儿能呢?不同年龄有不同年龄的味道。”两人看着以前的照片,都是心生感触。

        3

        飞虎旅大门口,李老憨头上缠着纱布,双手捧着一面锦旗,李小芹一手扶着父亲,一手拎着一个袋子。后面跟着一大群建筑工人敲锣打鼓。

        站岗的警卫连战士急匆匆跑上前,敬礼。李老憨连忙挥手示意工人们停止敲打,笑呵呵地:“解放军同志好!”

        “大叔,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

        李老憨笑呵呵地托了托锦旗:“俺是来给救命恩人送锦旗的!”李小芹说:“俺们要把锦旗献给俺爹的救命恩人,他叫黄宝贵!你们认识黄宝贵吗?”

        “认识是认识,可是……”两人看着锦旗,“没听说黄宝贵会医术啊,你们这写着‘华佗再世,妙手回春’的……我们就听说,黄班长他们家祖传……祖传……兽医!”

        李老憨一惊:“小芹,真是这个人救了爹一命?”小芹焦急地:“错不了,就是他!”说罢,小芹从衣兜里掏出士兵证,“你们看,就是这个人!那天他救俺爹,俺就在跟前看着呢!”

        这时,旅长王浩的车停下,王浩走下车。俩战士一惊,赶紧上前敬礼:“旅长!”王浩还礼,诧异地看着李老憨和小芹众人:“怎么回事?”

        “他们是来送锦旗的,给黄宝贵送锦旗。”

        “黄宝贵……霹雳火的队员?”王浩皱眉想想。

        “对!以前是我们警卫连的。”

        王浩看着锦旗,一愣,随即微笑着:“大叔,黄宝贵确实是我的兵,我看这样吧,您跟我进去,我了解一下情况。”小芹目光一动,焦急地:“旅长大叔,俺也得进去,俺爹他……他伤还没全好呢!”王浩看着李老憨头上的纱布,笑着点头。

        基地路上,李老憨托着锦旗,王浩边走边问:“李大叔,您是做什么工作的?”李老憨笑:“工作谈不上。俺办了个工程公司,带着十几个施工队,给人盖楼,也拆楼,天南地北的,哪儿有活儿就奔哪儿去。现在也有一千多工人了,五六个项目,都在忙!”

        “哦,这么说,你是个农民企业家了。”

        “哈哈,什么农民企业家啊,就是个包工头。”

        王浩指着前方:“咱们到了。”李老憨和小芹一愣——模拟伞降训练场,霹雳火队员们一个接一个地从伞塔上往下跳。小芹惊喜地喊:“爹!我看见他了!那个站在架子顶上的就是他!”

        伞降训练场,霹雳火的队员们全体集合,整齐跨立。石磊看着黄宝贵,纳闷儿:“宝贵,俺好像见过这俩人。”黄宝贵点头:“我也觉着面熟呢……”

        “俺想起来了,那天在街上,你不是救了一个老大爷吗?”

        黄宝贵恍然:“没错儿……老大爷我不记得了,那姑娘我记得,还是那么水灵。”说罢,黄宝贵诧异地,“怪了,他们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王浩走上前,高胜寒连忙高喊:“立正!——”

        刷——队伍立正。

        高胜寒上前敬礼:“报告!霹雳火正在进行体能训练!请您指示!”旅长还礼,刚要开口,小芹激动地跑了过去,一把抓住黄宝贵的胳膊:“黄大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李小芹!”黄宝贵一脸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李小芹激动地:“哎呀!我忘了,我那天没告诉你我的名字!黄大哥,我可找到你了!爹,这就是那天救了你的黄宝贵黄大哥!”

        李老憨激动地走过去:“恩人啊!”高胜寒诧异地看旅长:“旅长,什么情况?”王浩笑,示意高胜寒看着。

        众目睽睽下,李老憨哭着跪倒在地,双手举旗:“救命恩人在上,受我一拜!”黄宝贵大惊:“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石磊,帮忙啊!”石磊连忙上前:“大叔!李……李小芹!你们千万别这样!乐观,乐观,快别哭了!”

        “黄宝贵,到底怎么回事儿?”谢思潇悄声问。

        “就那天俺和宝贵上街,正好看见这位大叔出了车祸,当时大叔的呼吸和心跳骤停,宝贵对他实施了心脏复苏术和人工呼吸。”石磊不好意思地挠着头。

        李老憨恍然,连忙把锦旗双手托起:“恩人,请收下这面锦旗!”黄宝贵看着锦旗,大惊,连忙摆手:“不敢!可不敢!这锦旗我可不能要!”王浩莞尔,上前:“黄宝贵,出列!”

        “是!”黄宝贵啪地上前一步,前趋出列。

        “黄宝贵同志,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你这件事做得确实漂亮!李大叔和小芹姑娘专程来部队感谢你,这锦旗是你应得的荣誉。你也别谦虚了,该接受就接受!”

        黄宝贵脸红脖子粗:“报告旅长!不是我谦虚,我是确实不敢要这锦旗。您看这上面的题词,华佗再世,妙手回春,我……我哪儿担得起呀。就一个简单的心脏复苏术外加人工呼吸,跟华佗挨不着边儿。”

        众人一片哄笑。

        王浩笑着看锦旗:“李大叔,您这题词,确实夸张了点儿。”李老憨苦笑:“嗨!这事儿怨俺!俺一醒过来,小芹就把这事儿说了。俺这个人见不得别人对俺的好,何况是救命之恩啊!俺刚能下病床,就带着大伙儿去买锦旗,可人家锦旗店里没有现成的,俺当时着急,就把锦旗店里给别人做好的高价买了下来,绣上名字就拿回来了。”说着转向黄宝贵:“大侄子,你看这样好不好,这旗俺回去重新做,你稀罕啥词儿,俺就让他们绣啥词儿,回头再让小芹给你送过来。”黄宝贵一惊,连忙:“不用不用,真不用。”小芹亲热地挽住黄宝贵的胳膊:“黄大哥,你就别客气了!你救了我爹一命,你说啥我们都照办!”黄宝贵尴尬地:“唉……那要是这样,你们就别麻烦了。我就要这个吧!”

        黄宝贵尴尬地拿着锦旗,红着脸向众人敬礼。小芹含情脉脉地看着黄宝贵,看傻了。李老憨发现了女儿的表情,若有所思地一笑,捅了捅小芹。

        王浩看着黄宝贵:“黄宝贵同志,替我送送李大叔和小芹姑娘。”

        “是!”黄宝贵有些尴尬,曾紫陌接过黄宝贵手里的锦旗:“快执行命令。”

        “你刚完成一组训练,时间还长,不用急着回来。”“旅长和飞狼都在呢,请个假也是可以的。”队员们一阵哄笑,小芹惊喜而羞涩地看着黄宝贵。

        基地路上,李老憨笑笑:“那啥,小芹啊,爹先出去跟工友儿们说一声,省得他们着急,你跟你黄大哥慢慢聊着!”

        李老憨匆匆走了,头也不回地:“小芹啊,不急,俺在门口等你。”小芹和黄宝贵愣住,四目相对,有点儿发呆。黄宝贵尴尬地笑笑,小芹打破沉默:“黄大哥,你当兵几年了?”

        “五年了。”

        “那你还要当几年兵啊?”

        “怎么说呢……我还真没想过。原来想转业来着,最近不怎么想了。”

        “嗯,当兵好,我就喜欢穿军装的男人,多可靠啊!”黄宝贵一愣,小芹大囧:“我是说……我要是个男的,肯定也来当兵。”小芹目光闪烁,“那你……你就没找个女兵当女朋友啊?”黄宝贵笑:“没有,没感觉吧!”小芹笑:“那你对什么样的女孩有感觉呢?”黄宝贵尴尬地挠挠头:“这个可不好说。”

        两人走到门口,李老憨和一帮工人都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小芹羞涩地说:“黄大哥,你……你就送到这儿吧。”黄宝贵恍然:“啊?啊!好!小芹,那你慢走,我……我回去训练了。”小芹点头,往前走,黄宝贵愣愣地看着小芹的背影。

        突然,小芹停下脚步,跑了回来。黄宝贵愣住:“小芹,还有事儿吗?”小芹红着脸从衣兜里掏出手绢,塞进黄宝贵手里:“看你脸上全是汗,擦擦。”小芹说罢,扭头跑出大门。黄宝贵拿着手绢儿:“小芹,你的手绢儿……”

        “送给你啦!”黄宝贵愣立当场。门外传来小芹娇嗔的声音和工人们的哄笑。

        4

        军人俱乐部,马路和几个队员喝着咖啡饮料,盯着电视在看新闻。不远处,王星和谢思潇拿着球拍正打得不可开交。黑龙坐在球案子中间,眼睛随着兵乓球来回地动。王星一记扣杀,得意地:“7比6!”黑龙飞快地跑过去把兵乓球叼给谢思潇。谢思潇发球:“再来!”

        另一侧,几个台球案子,许飞和队员们正在打台球。郝玲玲和李珊几人在电脑前上网玩儿战地。李珊抬头看了看屋里:“曾姐又画图去了?”郝玲玲狂按着键盘:“她魔怔了。”李珊摇头:“真佩服她那股劲儿,干什么事儿都那么执着。唉,我要是有她一半儿的精神,当年也考上研究生了。”

        “往事不堪回首啊。当年我要是有她那精神,现在也从军艺毕业了,说不定已经小有名气了。咱也跟着央视搞搞军营大拜年什么的,手拿麦克台上一站,聆听着台下如雷的掌声,不要太潇洒哦……”这时,曾紫陌端着咖啡走来:“你们俩又憧憬什么呢?”郝玲玲回头:“哟,您老人家今天怎么了,这么快收工了?不合常理呀!”曾紫陌笑:“完活儿了!已经提交上级审核。”曾紫陌走向电视前,坐到马路身旁,马路对她一笑。

        此时,高胜寒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新闻。蓝妞从卧室开门出来,皱着眉:“爸爸,您能不能小点儿声啊,我写作业呢。”高胜寒赶紧拿起遥控器关小音量,忙不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爸爸忘了你在写作业了。”蓝妞不高兴地说:“爸爸,人家别的同学,晚上都有家长辅导功课,就你对我不管不问的。”高胜寒忙站起身:“好好好,爸爸这就去辅导辅导我的宝贝女儿。”蓝妞一扭头进了卧室:“您还是继续看吧。今天作业,放学后夏初老师都给我讲过了。”高胜寒苦笑,又坐下,继续看新闻。

        “下面播报一条紧急新闻,十分钟以前,我国西南部a地区突发7.8级特大地震……”高胜寒愣住,蓝妞走到门口,下意识地回过头。

        5

        旅长办公室里,王浩表情凝重地抓起电话,拨号。战虎基地,崔华盾的手机响起,他掏出手机,看到号码,表情一凛,严肃地命令:“旅长的电话,全体待命吧!”崔华盾匆匆出门。飞行员们面面相觑,表情凝重。

        高胜寒站在客厅里,挂断手机。蓝妞看他:“爸爸,您该走了吧?”高胜寒看着女儿,目光一颤,上前抚了抚她的头:“蓝妞,去午休吧,下午自己去学校。爸爸得去开会。”蓝妞懂事地点点头。高胜寒匆匆走到门口,出门而去。蓝妞紧张地看着电视上关于地震的报到。

        作战指挥中心灯火通明,对面的大屏幕上,播放着关于地震的最新报道。崔华盾、高胜寒、曾紫陌和众多军官表情凝重地坐着,凝视着大屏幕。王浩和几个干部匆匆进屋,众人刷地起身,立正敬礼。王浩匆匆还礼,示意众人就坐,严肃地看着所有人:“同志们,现在我们召开紧急作战会议。会议的内容我想不用我再多说,大家也都猜到了。”

        “旅长,上级的命令下达了吗?”崔华盾问。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接到命令。不用等命令了,作为陆军航空兵的精锐力量,总部的战略预备队和快速反应部队,我们肯定要上去。我们开会的目的,就是要未雨绸缪,在上级的正式命令下达之前,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众人纷纷点头。

        “现在我宣布,正式启动战时紧急预案!要求:一、飞虎旅所有休假人员,立刻通知返回,所有已经批准假期还没有走的,假期一律取消。二、从现在开始,全体人员进入战时紧急状态。马上成立地震救援领导小组,由我任组长,李华同志,崔华盾同志担任副组长,其余常委同志担任组员。救援领导小组立刻开始工作,组建救援部队,要求侦察、飞行、救援、通信、医疗、后勤等各个单位,连夜筹备救援物资,各个飞行大队所有直升机加油待命,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就在机库待命,随时准备出发!三、除常规救援部队之外,我们还要成立一个救援突击队,由高胜寒同志担任突击队队长,队员为霹雳火空降救援突击队和战虎特种航空队!救援突击队成立后,立刻整装登机,就在机上待命!只要军令下达,你们马上出发!”

        “是!”高胜寒起身领命。

        王浩神情肃穆地扫视着在座的众人:“好了!同志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祖国和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刻到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一群身着笔直军官制服的军人刷地起身,声如洪钟,果断干练。

        6

        飞虎旅基地,尖利的警报声骤响,充满了战前的紧张气氛。基地里,几架警用直升机停放在停机坪,车库的车都开出来了,战备警报在高声尖叫着,一队特警队员高喊着口号,全副武装地从大院里跑过,呼啦啦一阵狂奔,纷乱的脚步声掀起一阵烟尘。

        机场,一座座机库大门哗啦啦打开,各种型号的直升机缓缓滑出机库。地勤车辆快速地驶近各个直升机,地勤工作人员也是匆忙认真地检查着飞机的各项指标。不远处,几辆卡车分别驶向几架舱门打开的运输机,开始卸载救援物资,战士们忙碌地将物资装上直升机。

        跑道上,高胜寒神情肃穆,霹雳火的全体人员也是全副武装地朝着停机坪奔跑着,黑龙也在其中。在队伍最后,石磊边跑边看着黄宝贵:“宝贵,你给家里打通电话没有?”黄宝贵摇头:“没有!”石磊焦急地:“你再试试……”黄宝贵说:“我根本就没打!”石磊不解:“为啥?你家里……”黄宝贵拽了他一把,低声道:“没时间!别喊!石磊,这事儿就你知道,跟谁也别说!”

        “为啥?”

        “你哪儿那么多为啥?叫你别说就别说!”

        石磊难以理解地看着黄宝贵。黄宝贵眼里闪着泪:“受灾的又不光我一家!嚷嚷有什么用?”石磊含泪点头。

        直-8b前,舱门打开,高胜寒带队赶到。驾驶舱里,崔华盾向高胜寒手势致意。高胜寒回复后,随即沉声道:“登机!”队员们携带武器快速跑向直升机,鱼贯而入。

        机舱里鸦雀无声,队员们相对而坐,表情凝重,目光如炬。黑龙哈哧着鲜红的舌头蹲坐在谢思潇身边。高胜寒凝视着队员们,严肃地说:“同志们,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在这架直升机上待命,吃饭喝水都在这解决,上厕所要跑步来回。作为救援突击队,我想大家都明白,这对霹雳火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在上级的命令发出时,我们霹雳火将作为尖刀部队,先行深入灾区!哪里最艰苦,哪里最需要我们,我们就要在哪里降落!这既是我们霹雳火成立之后,执行的第一次重大作战任务,同时,也是对我们前一阶段艰苦训练成果的一次综合检验。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希望大家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包括牺牲的准备!告诉我,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十几个精锐的战士高声怒吼,黑白分明的眼睛炯炯有神。高胜寒肃然点头:“检查武器装备和医疗器械之后,抓紧时间休息!”

        “是!”队员们有条不紊地检查着各自的武器装备,高胜寒的目光扫视着每一个队员。目光转到曾紫陌身上,四目相对。曾紫陌坚定地点了点头,高胜寒会意。

        飞行指挥中心,传来数声无线电声:“飞行一大队准备完毕!”“飞行二大队准备完毕!”“飞行三大队准备完毕!”……

        王浩焦急地抬手看表,已是凌晨四点。王浩一脸严肃地扭头问:“命令到没到?”一个参谋从电脑前回头:“报告!还没有!”王浩没说话,脸上都是焦虑。

        机场上,一架架直升机整齐排列着。直-8b的机舱里,霹雳火的队员们都在打盹。高胜寒坐在舱门处,低头看表——凌晨五点半。高胜寒对着耳麦,低声问:“猎鹰,有命令吗?”崔华盾坐在驾驶舱里,摇头:“没有!不过我有预感,快了。”

        指挥中心,王浩目光灼灼地看着大屏幕上的卫星地图。旁边的参谋拿起一张纸,腾地起身,跑到王浩面前:“报告!上级加密电传!”王浩焦急地接过电传,目光一凛,抓起对讲机,高声命令:“我是一号,突击队出发!”

        7

        机场上一片繁忙。直-8b的螺旋桨轰鸣着高速旋转,卷起一阵飓风。高胜寒站在舱门口,抬手敬礼。舱门慢慢关上,直升机在晨雾中拔地而起。旁边,顾意驾驶的武直-10也同时升空护航,紧跟着直-8b随之升空。

        家属楼门口,蓝妞和夏初站在一起,仰头望着空中的机群。夏初一脸关切,表情复杂地看着升空的机群,流下眼泪。

        繁忙的城市街道上,空中传来庞大的直升机群发出的轰鸣声,路上的行人们纷纷抬头仰望,正在路口等车的司机们也全都走了出来,仰头望着机群掠过城市上空。突然,人群里不知是谁兴奋地大喊着:“解放军一定是去灾区救灾的!”行人们不约而同地朝着机群挥手致意,路口的交通岗,正在执勤的交警唰地立正,向着掠过头顶的直升机群庄严敬礼。

        在通往灾区的高速公路上,军队纠察和交警正在地面执勤。一辆辆满载陆军官兵和救灾物资的军用卡车在公路上疾驰,在卡车的侧面贴着大红的“抗震救灾”的横幅,路上所有的车辆都自动让路。这时,空中传来一阵隆隆声,卡车上的官兵们下意识地仰头望去:“是咱们的陆航!他们要先到了!”卡车上,官兵们纷纷抬手敬礼,车队在高速公路上全速前进,到处都是一片紧张肃然的气氛。

        8

        地震区里,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一片废墟,满目疮痍。公路上,大地开始震动,巨大的石块从山上滚落下来,将道路完全阻断,一批满载着救灾物资的卡车被阻隔在道路的一端。乱石堆前,战士们手拿各种工具,肩扛手抬,搬运着巨大的石块。人群中,一个陆军中校拿着工兵镐,身着泥泞不堪的迷彩服声嘶力竭地吼着:“同志们!加快速度!时间就是生命!”战士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疲惫地劳碌着。

        忽然,大地猛地一阵震颤!少校焦急地嘶吼着:“余震!快退后!退后!”战士们纷纷跌跌撞撞地往后退,顷刻间,震起的灰尘在天空中飞舞,刚刚清理的一段路面再次被山体滑落的乱石堆满。陆军少校和战士们悲愤地看着一大片乱石,中校咬咬牙:“同志们!上!”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嘶吼着再次冲了上去。

        废墟上,乱石堆积,完全没有路,一队陆军战士在乱石堆上挣扎前行。带队的少校大口地喘着粗气,他下意识地望着前方,前方依旧是乱石嶙峋,望不到边际。少校焦急地抬头,空中阴云密布。少校嘶吼着:“同志们!加速!加速!”突然,少校一个趔趄从乱石上摔落下去,战士们惊呼着下去将他扶起来:“营长……”少校猛地甩开战士们,挣扎着爬上乱石堆,朝前方走去,卫生员跑上去,少校顾不上脸上的血:“擦破点皮,省着点!我们要救助老乡!大家跟上!”满目疮痍的山路上,鲜红的军旗在一条迷彩色的长龙上空猎猎飘舞。

        9

        在一处用简易帐篷搭建起来的临时指挥部里一片忙碌,周围废墟环绕,车辆往来。军地人员穿梭着,陆海空和各地军警都参与到了此次的抗震救灾中。帐篷里,大屏幕上显示着灾区的卫星地图。

        总指挥是个五十多的军人,头发花白却目光凛然,肩上金灿灿的将星宣告着他的威严。中将焦急地拿着电话:“我知道你们很疲劳!很艰苦!可是身为人民子弟兵,这个时候我们责无旁贷!请转告同志们,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检验我们人民军队战斗力的真正的实战!就算再苦再难,我们也要坚决完成党中央交给我们的救灾任务!”总指挥挂了电话,急匆匆到卫星地图前,焦急地问:“参谋长!115团到什么位置了?”

        “刚刚接到报告,他们目前距离文澜县城还有大约60公里的距离!”

        “太慢了!他们在学蜗牛爬吗?”

        参谋长皱眉:“通往文澜县城的路已经被山体滑坡完全阻断了,115团的车队无法前行,团长带着两个营在紧急疏通道路,另外一个营徒步先行向文澜县城出发了,可是由于前方完全没有路,余震又不断发生,他们也进展缓慢。”中将眉头紧皱地看着卫星地图,一脸愁容。

        10

        空中,直升机群呼啸而来。崔华盾驾驶着武直-8b,侧头望着下方的云层,表情凝重地对着耳麦:“飞狼,我们已经到达灾区上空了!”高胜寒望着窗外厚厚的云层,沉声道:“收到!”

        霹雳火的队员们已经纷纷醒来,众人下意识地看着舷窗外。黄宝贵红着眼睛,迫不及待地望着,有些失望。高胜寒看着众人:“不用看了,云层挡着什么也看不到。一会儿降低高度之后,你们就全看见了。”所有人收回目光,黄宝贵依旧再看,压抑着泪水。石磊含泪看着他,向他伸出拳头,低声道:“宝贵……乐观!”黄宝贵忍着眼泪,目光望着舷窗外,与石磊撞拳。

        崔华盾看着驾驶舱的显示屏,呼叫:“指挥部!指挥部!我是飞虎陆航突击旅……我已到达灾区上空,请求降落!”

        指挥部里,参谋长兴冲冲地走到中将面前:“总指挥!好消息呀!东南军区81集团军飞虎陆航突击旅的空中救援队到了!”中将兴奋得一声大吼:“太好了!他们来得可真是时候啊!马上引导他们在临时野战机场降落!让他们带队的指挥员马上到这儿来!”

        “是!”参谋长匆匆离去。

        野战机场上空,直升机群在集结。高胜寒对着耳麦:“我们先下去,地面引导部队着陆!”崔华盾操纵着直升机,沉声道:“我准备降低高度了!”

        机舱里,无线电内传来崔华盾的声音:“……3000米……2500米……”队员们表情凝重,下意识地望着舷窗外。黄宝贵含泪盯着舷窗外,目不转睛。

        直升机在云层中穿行,不断地降低高度。崔华盾汇报着高度:“1500米……1000米……”直升机从最低的一片云层中现身,所有人都是目光一紧!——大地上一片废墟,昨天还是一片繁华的城市现在已是断壁残垣,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毫不留情地摧毁了这座城市,数万人的生命就在那一瞬间消失殆尽,似乎一切都突然从天堂变成了地狱。谢思潇凝视着下方:“这就是地震吗?”王星有些更咽:“我没有经历过,从来没有经历过……”郝玲玲已是满眼泪水:“小的时候,我的家乡发生过一次地震,可就是倒了几间旧房子,没见过这样的,好像山都塌了……”黄宝贵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只是眼泪齐刷刷地往下淌落,紧紧攥着拳头,手臂颤抖着,石磊含泪紧紧抓住黄宝贵紧握的拳头。

        临时野战机场,地面部队已架设好引导降落的设施,雷达不停地旋转着。在一片巨大的轰鸣声中,直升机群出现在空中,缓缓下降高度。崔华盾驾驶的直-8b稳稳降落,救援突击队员们跃下直升机,在高胜寒的指挥下搭设设备,在地面引导机群着陆。

        崔华盾跳下直升机:“飞狼,我们去指挥部!”高胜寒点头,回头对着曾紫陌:“这儿交给你了!”曾紫陌点头,崔华盾和高胜寒匆匆跳上一辆军车,疾驰而去。

        队员们在引导机群着陆,黄宝贵愣愣地看着远方发呆。石磊凑过去,低声道:“这儿离你家多远?”黄宝贵茫然地摇头:“我不知道。”石磊诧异地看着他。黄宝贵的泪水淌下:“变了,哪儿都变了。山没了,河断了,房子全塌了,我上哪儿找我的家去?”石磊含泪:“要不……你请个假。”黄宝贵扭头瞪着他:“可能吗?”石磊有些更咽:“飞狼肯定知道这儿是你的家乡!老马也肯定知道,要不俺先跟他说说。”黄宝贵收回目光:“石磊,我来这儿是执行救援任务的,不是来探家的。你答应过要替我保密。”石磊淌泪。黄宝贵忍着泪,惨然一笑:“石磊,放心吧,我全家都跟我一样,都特别乐观,他们没事儿,肯定没事儿。”石磊点头:“肯定没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