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1

        抗震临时指挥部前,一辆越野车高速驶来,在门前戛然而止。崔华盾、高胜寒和一个参谋跳下车,几人都是疾跑而行。

        指挥部里,崔华盾和高胜寒严肃地向总指挥敬礼。

        “总指挥!陆军第八十一集团军陆航飞虎突击旅参谋长兼战虎特种航空队队长猎鹰,向您报到!”“总指挥!陆军第八十一集团军陆航飞虎突击旅霹雳火空降救援突击队队长飞狼,向您报到!”指挥部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关切地注视着两人。中将抬手还礼,面色严肃:“你们来得真是时候啊!”

        “总指挥,我们所有的直升机和救援人员都在机场待命,随时可以展开救援行动!请您指派任务吧!”崔华盾说。总指挥严肃地看着两人:“我现在就有一个棘手的问题,想听听你们两个的意见!”崔华盾和高胜寒一愣,中将挥手:“你们跟我来!”二人跟着总指挥匆匆走向大屏幕。

        “参谋长!把文澜县城的情况跟他们介绍一下!”

        “是!”参谋长拿起激光笔,点着卫星地图上一点,“这里就是文澜县城,它处于群山环绕之中,是整个震区的震中位置,也是整个震区人口最密集的县城。强震发生以后,通信完全中断,所有通往县城的路也全都由于山体滑坡和路面塌陷的原因被阻断,我们无法知道那里的受灾情况,也无法及时派出救援部队。即使在我们拍摄的卫星图片里,那一区域也被厚厚的云层覆盖着。换句话说,现在我们与文澜县城之间,完全失去了联系!”

        “目前,我们派出的地面部队正在徒步前往这里,可是由于道路阻塞,余震不断,他们的行进速度极慢,更为严峻的问题是,徒步赶往这里的部队没办法携带大量的救援物资,即使赶到县城,也根本无法开展大规模的救援行动。按照现在震区的情况,要想将道路彻底疏通,即使不再发生余震,也至少需要一周以上的时间!一周之后,后果不堪设想啊!”

        中将看着高胜寒和崔华盾,目光如炬:“地上的不行,只能靠你们空中的直升机了!指挥部有三点要求:第一,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文澜县城,了解那里受灾情况的第一手资料!第二,情况搞清楚以后,我们的救援行动立即展开。救援部队、医疗人员和救援物资都必须快速且大量地运抵灾区。第三,文澜县城的问题解决之后,陆航部队要将空中运输和救援的范围扩大到整个震区!总之,这次救援行动,你们陆航部队是真真正正的主力军!两位,谈谈看法吧!”

        崔华盾凝视着卫星地图:“直升机机降,需要一定的气候气象条件,现在气候气象条件复杂,空中有积云,气流不稳定,一旦强行突破云层,很可能会遭遇机毁人亡的危险。我们不是不能强行降落,只是在这种极端环境下,还需要有准确的地面引导。可是目前的情况,余震还在继续,降落到地面,直升机会有不确定的安全因素,一旦余震,可能需要救援的还包括直升机飞行员了。”崔华盾突然住嘴,表情凝重地看向高胜寒。

        “只能派地面突击队员下去。”高胜寒面色冷峻。中将和参谋长对视一眼,又看着崔华盾和高胜寒。高胜寒淡淡地说:“我去。”中将点头:“你具体谈一下!”

        高胜寒站起身,走到屏幕前:“地面余震,空中乌云,我带队在乌云上的高空实施伞降!我们使用翼伞进行高跳低开,北斗导航精确引导,自由落体穿破乌云云层,在地面100米至150米左右开伞!落地之后,快速建立卫星通信设施,首先将县城的受灾情况及时向指挥部报告。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开辟出一块可供直升机起降的机场,为后续的直升机提供地面降落引导。一切顺利的话,霹雳火将留在震中地区,与后续到达的救援人员一起,就地展开搜救行动!”崔华盾表情凝重地看着高胜寒。

        参谋长忧虑地看着高胜寒:“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据我所知,伞降需要有详细的气象资料,要有引导,有地面标志,这是现在的情况一样也不具备的呀!”高胜寒笑:“首长,要是什么条件都具备,还要我们空降救援队做什么?”

        “伞降之后呢?下面的情况你们可是一无所知啊!你们怎么确定降落地点?”

        “高跳低开,我们突破云层以后,目视观察,随机应变调整降落方向和角度,寻找可以安全降落的区域。”高胜寒说。

        中将摇头皱眉:“太冒险了,震中心乱石林立,建筑物倒塌以后也会有钢筋裸露,你们是在冒生命危险。”高胜寒面色严肃,声音低沉:“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

        现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高胜寒。

        “这是我们霹雳火空降救援突击队的信条。请首长批准。”

        中将看着高胜寒:“好吧,为了救人,我们解放军,总是要准备牺牲的……需不需要给你一点儿时间,做做队员们的思想动员工作?”高胜寒啪地立正:“首长,您只需要发布战斗命令就可以了。一秒钟都不需要耽搁,我们就可以出发。”中将表情一动,有些激动地看着别处:“总得写封遗书吧。”所有人目光一动,看着高胜寒。

        “我会让大家抓紧时间写一封,但不是遗书,是请战书!”高胜寒说。中将感慨地看着高胜寒,点头,严肃地说:“好兵!你们真是好兵!我……批准你们的行动计划!”高胜寒和崔华盾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2

        崎岖的山路上,一辆越野车颠簸着疾驰。高胜寒和崔华盾对视一笑,崔华盾:“你笑什么?”高胜寒看着前方:“不笑干吗,难道要哭吗?”崔华盾白了他一眼。高胜寒看他:“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我呀?”

        “我恨你干什么?”

        “我刚才有点儿绑架你的意思。”

        崔华盾一笑:“你不一直就这个德行吗?我早习惯了。”

        “不然怎么办?总得侦察清楚灾区情况,现在没部队进得去,只有我了。”

        “别给自己找辙!还是你冒险心理爆棚,自己愿意去!”

        “所以你得陪着呀。说正经的,这种高空跳伞,对飞行员的要求十分苛刻,得你亲自去。别人去我心里没底。”

        “你还有没底的时候啊?你别小看我的那帮人,把你小子往下一扔就回去了。我那儿是个人就能干这活儿。”

        “要光是我一个人,也就无所谓了。”

        崔华盾扭头看着高胜寒,两人四目相对。崔华盾赶紧错开目光,望着前方:“我真希望她不去。”

        “怎么可能呢,她是急救专家,落地之后,她是主角。”

        崔华盾看高胜寒,高胜寒郑重地点头:“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她的。”

        “她训练有素,不用你保护。你得照顾好她,不光是这次,还有以后,你最好能照顾她一辈子。明白我的意思吧?”高胜寒表情复杂,没说话。崔华盾看着前方,故作随意地说:“怎么?你和那个小学老师有结果了?”

        “跟她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出发之前,你不是把她叫过来照顾蓝妞了吗?”

        “不然我找谁呀?我妈两天以后才能到呢。再说了,蓝妞也就跟夏初在一块儿能乖点儿。”

        “所以你倾心于选择夏初了,是吗?”

        “大战在即,咱们能不能不谈这些杂事儿了。我只有一个女儿,她不想再找新妈妈了。”崔华盾愣住,高胜寒甩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现在没办法考虑更多的,先工作吧。”蜿蜒的山路上,越野车一路颠簸着快速前行。

        3

        野战机场上,霹雳火全体列队身穿加厚的伞降防护服,背着伞包,拎着钢丝面罩,连黑龙也全副武装,一动不动地坐立着。所有人的目光瞪视着高胜寒。高胜寒怒吼:“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的喊声地动山摇。

        “你们准备好为人民牺牲了吗?!”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的声音在群山之间回响。

        “灾情就是军情,人民需要就是命令!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支空降救援特种部队,面对重大自然灾难,我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千千万万需要我们去搜救的灾民,我们责无旁贷!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牺牲自己的准备!我们的信条是什么?”

        “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

        “对,他人的生命,比我们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此时此刻,请忘记个人的一切!包括我们的亲人,朋友,爱人,孩子,我们的家庭,前途,利益,等等的一切!我们心里所想的,将只有军人的职责、信仰和荣誉!我们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履行我们的职责,去体现我们的价值,去兑现我们的承诺!”队员们热血高涨,目光炯炯。

        “他人的生命,高于我们的生命!”高胜寒凝视着每一个队员的脸,“准备吧,我们马上出发。”队员们开始穿戴伞具,高胜寒一声高喊:“黄宝贵!”黄宝贵一愣,急忙停下脚步,转身跑向高胜寒。

        石磊不放心地看了一眼黄宝贵,忐忑地登机。黄宝贵面对高胜寒,立正:“飞狼!有事儿吗?”

        “你一直在掉眼泪。”

        黄宝贵表情复杂:“我……我……这场地震太惨了……”高胜寒打断他:“文澜县,是你的家乡。”黄宝贵顿住,忍着眼泪:“是。”

        “都有谁在家里?”

        “我爸,我妈,我爷爷,都在。”

        “和他们联系过吗?”

        “没有,出发前想打个电话来着,后来没来得及。”说罢,黄宝贵惨然一笑,“现在一想,打也没用……”说着,黄宝贵眼泪下来,赶紧擦了擦。

        “我刚才的话,有一半儿是说给你听的。”

        “我知道。”黄宝贵泪流满面,点头。

        “极端环境下进行高跳低开,需要情绪的平稳,这一点甚至比跳伞技术还重要。如果你觉得有困难,可以不参加这次行动,跟着后面的直升机和我们会合就可以了。”

        “不需要。”

        “你确定?”

        “放心吧飞狼!我这个人一贯非常乐观。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情绪的。”高胜寒看着他,黄宝贵表情复杂地一笑:“我顶多哭一鼻子就没事儿了。”“那我就放心了!”黄宝贵点头:“飞狼,我上去了!”高胜寒点头,抬手敬礼。

        4

        机舱里,黄宝贵挨着石磊坐下。队员们都默默地看着他。黄宝贵表情复杂:“都看我干什么?”马路探过身来,拍了拍黄宝贵的肩膀。黄宝贵忍着泪,大喊:“石磊!”石磊赶紧摆手:“不是俺说的!都写在档案上,这谁不知道?”黄宝贵看着众人,惨笑着大声地喊:“兄弟姐妹们!欢迎来我家乡做客!”黄宝贵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捂住自己的脸,号啕大哭。石磊和一旁的许飞紧紧抓着他的肩头。高胜寒最后一个登上直升机,看着这一幕,含泪关闭机舱。直-8b的螺旋桨轰鸣着高速旋转,卷起一阵飓风,拔地而起。机场上,中将举起的右手久久没有放下。

        云层间,直升机群低空掠过一片废墟。山路上,战士们正紧张地疏通着道路,直升机的轰鸣声从高空远远传来,陆军中校和战士们激动地放下工具,抬手敬礼:“同志们!陆航先过去了!咱们也加把劲儿啊!”战士们一片欢呼声,嘶吼着加快了行进步伐。

        县城的大街上一片废墟,县委书记和几个工作人员衣衫凌乱,伤痕累累,狼狈不堪地在废墟上艰难前行着。

        “陈书记,目前能联系上的县委、县政府,各局的工作人员全都派出去了,可是现在到处都是灾情,我们的人根本不够用。”一个工作人员小心地扶着。

        “不够用也要坚持住!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停止工作,整个县城就会陷入一片混乱,天灾加上人祸,后果不堪设想!”县委书记艰难地走着,“临时安置点的情况怎么样?”

        “设在县城小广场的安置点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受灾群众。可是现在我们孤立无援,一没有物资,二没有医疗,大家都看不到希望,情绪很不稳定!”

        县委书记皱眉:“走!过去看看!”

        市区广场上,大批的灾民伤痕累累地聚集在废墟之间狭小的空地上。一个孩子躺在担架上,脸上蒙着白布,一对年轻的父母围在他身边,绝望地哭泣着。昨天还是一片繁华的城市现在已是横尸遍野,满目疮痍,失去父母的孩子在苍老的奶奶怀里哭号。县委书记匆匆赶来,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觉泪水模糊了双眼。一位群众看见了,大喊:“县委陈书记来了!”灾民们闻声而动,纷纷涌上去,将县委书记和几个工作人员团团围住。

        “陈书记!我们还要在这儿待多久?”“陈书记!我们一家人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要饿死人了!”“陈书记,救救我丈夫吧!他挺不住了!”“陈书记!我老婆和孩子都被埋在地下了!我求求你!派人帮我把他们挖出来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县委书记泪水淌落,激动地挥着手:“乡亲们!乡亲们!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灾民们看着县委书记。县委书记流着泪:“乡亲们!我们遭遇的,是一场罕见的巨大的天灾!在这场灾难面前,我们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我们不仅要承受家园被毁的损失,还要承受亲人遇难的痛苦,我们有的失去了父母,有的失去了爱人和孩子,包括我们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在内,他们之中许多人都失去了亲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他们自己,也有许多人遇难了。就在今天凌晨的一场余震中,我的爱人和女儿,也不幸遇难了,我和居住在镇里的老父老母,至今也没有联系上……”

        现场安静下来,人们流着泪看着县委书记。

        “陈书记!没人管我们了吗?”一个女人痛哭着大声问。所有人都泪眼看着县委书记。县委书记含泪坚定地说:“不!绝对不会!我来到这里,就是想告诉大家,我们的党和政府,决不会置我们于危难而不顾,决不会放弃我们!虽然我们暂时和外界中断了联系,但是我坚信,外面的救援人员一定在想尽办法,尽快赶到我们这里!乡亲们!在他们到达之前,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要团结起来,坚强起来!我们要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积极开展自救,我们要像一家人那样,相互照顾,相互帮助!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向大家保证,我们将与父老乡亲们生死与共!”在场的灾民们含泪鼓掌。突然,大地忽然猛地震颤!众人大惊。县委书记焦急地大吼:“是余震!大家不要慌!不要乱跑!快蹲下!”顷刻间,周边的建筑物残骸在不停的晃动中继续倒塌。

        5

        半空,厚厚的云层中,一股强大的气流呼啸而上,武直-10和直-8b在云层中震颤!机舱里,队员们随着机身震颤剧烈摇晃着,高胜寒嘶吼:“大家坐稳!”震颤中,顾意操作着直升机,焦急地大喊:“猎鹰!气流太强了!”崔华盾焦急地稳定住操纵杆:“寒号鸟!拉高!马上拉高!我跟上你!”顾意操纵着直升机:“明白!——猎鹰!你小心!”

        “好!”崔华盾快速操作直升机,对着耳麦:“飞狼!我要继续拉高了!你们坐稳!”震颤中,高胜寒沉声道:“收到!”

        半空中,武直-10快速拉高,顾意驾驶着直-8b紧随其后上升。震颤中,直升机斜上方倾斜,高胜寒和队员们紧张地抓着扶手,谢思潇紧紧抱着黑龙。两架直升机继续升高。

        顾意面色冷静,对着耳麦汇报着高度:“目前高度3800米!……4000米……4200米……”突然,又一股强气流呼啸而上,崔华盾大喊:“寒号鸟,继续拉高!”顾意操作着直-8b:“收到!高度继续上升!……4300米……4400米……”很快,三架直升机从云层中冒出来,平稳飞行。崔华盾表情严肃地操作着直升机,对着耳麦:“飞狼!目前我们的高度是5500米!暂时安全了!”机舱里,队员们稳定下来,大口地喘着粗气,心有余悸地望着舷窗外。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刚才这股强气流,应该是地面余震引发的。这种情况下,我很难再把高度降下来了。”崔华盾表情凝重,“一个更加不利的消息是,我们目前已经接近文澜县城上空。飞狼,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马上将情况向指挥部报告,我们掉头返回,等待时机再回来。第二,你们现在就跳下去,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所有人静静地听着,表情凝重。

        “飞狼!我的油箱燃油充足,你们有的是时间考虑,别轻率地下决定。”

        高胜寒一脸严肃地扫视众人。众人面面相觑,沉默着。王星目光一凛:“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等着风和日丽再跳伞,还有意义吗?”谢思潇抚着黑龙的头:“我觉得挺刺激的!可行。”马路忧虑地看着两人:“你们两个想好了再说!”王星一笑:“来之前不就想好了吗?来都来了,再飞回去,霹雳火丢不起那个人啊!”许飞点头:“跳吧!5500米高空来个高跳低开,想想都刺激。”大家都笑起来。高胜寒欣慰地看着队员们:“好了,大家做准备吧!猎鹰,转告总指挥,我们准备跳下去!”崔华盾一愣,沉声急问:“你们确定吗?”

        “确定!”

        “……好!我马上报告!”崔华盾表情复杂,呼叫,“指挥部!指挥部!这里是猎鹰……”

        指挥部,参谋长拿着无线电通话器,满眼忧虑:“总指挥?”所有人都停下手头的工作,一起看着总指挥,屋里鸦雀无声。半晌,总指挥下定决心,抬起头,眼中有泪光在闪动:“回复他们,同意!”

        驾驶舱里,崔华盾关闭按钮,表情严肃:“飞狼!等我的指令!”

        “明白!”高胜寒扫视着队员们,都是一脸坚定。顾意忧虑地看着下方的云层:“猎鹰,他们真要跳啊?”

        “军中无戏言。”

        “猎鹰,我现在真佩服霹雳火!”

        “寒号鸟,你佩服得有点儿晚了。”崔华盾一笑,“寒号鸟,我大约四分钟之后打开舱门。”

        “明白!”顾意操作着直升机。

        云层之上,直-8b在武直-10的护航下平稳飞行。机舱里,队员们都站起身,做着跳伞前的最后准备。崔华盾操作着直升机,看着屏幕上的数据,对着耳麦:“飞狼!一分钟准备!”高胜寒扶着把手起身,扫视着众人:“一分钟准备!”队员们表情凝重地点点头,纷纷扣上风镜和氧气面罩,起身,做好跳伞准备。突然,机舱里一阵颠簸,气流乱窜,队员们抓住扶手,稳住重心。

        广场上空隐约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灾民们诧异地抬起头,四顾眺望。一名工作人员问:“陈书记,这是什么声音?不会是周边山体滑坡吧?”县委书记仔细听着,摇头:“不像,山体滑坡的话,不可能持续这么长时间。”忽然,一个孩子指着头顶:“声音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好像是飞机!”所有人全都诧异地仰望着天空,除了厚厚的云层,什么也看不见,一个老人苦笑着摇头:“别看了,就算是飞机,它也是过路的。”众人一片失望。县委书记仰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空中,直-8b在高空悬停,保持着平稳,顾意驾驶的武直-10在一侧悬停护航。机舱里,队员们扶着把手,做好准备。崔华盾操作着直升机,大吼:“打开舱门!”白鹏点头会意:“是,打开舱门!”——哗啦一声!舱门打开,一股强风吹了进来。队员们眯着眼,望着下方白皑皑的云层。崔华盾沉声吼道:“飞狼!我会等着你们平安的消息,祝你们好运!”高胜寒一笑:“谢了!”

        这时,机舱里的蜂鸣器开始促响,一片红灯闪烁。石磊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黄宝贵。面罩里,黄宝贵红着眼睛,有些迫不及待。这时,机舱里红灯骤停,绿灯亮起,高胜寒站在舱门口,猛地跃出机舱!队员们紧跟着,毫不犹豫地依次鱼贯跃出!队员们戴着风镜,尽量张开身体,保持着姿势。顾意驾驶着武直-10,有些激动地看着在半空中只有一个小黑点大的人影。队员们飞速下落,穿透厚厚的云层,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顾意含泪看着,抬手敬礼。

        空中,谢思潇的背上趴着黑龙。黄宝贵飞速下落,他努力地睁着眼睛看着下方的云层。高度在快速下降,除了云层,还是云层,气流乱窜,下方一片模糊。黄宝贵使劲瞪着眼睛,石磊从他身侧降下。哗啦!队员们快速下落,一个个翼伞在空中打开!队员们熟练地操作着翼伞,缓缓飘落。云层逐渐变薄,依稀可见下方的树木和梯田,黄宝贵激动地在空中嘶吼:“爸!妈!爷爷!我来啦——爸!妈!爷爷!对不起——”然后,他的嘶吼声很快被风声湮没,石磊在他侧边大吼:“宝贵!乐观!乐观!”这时,高胜寒通过无线电高声命令:“全体注意,调整角度,向县城方向靠拢!”

        “明白!”队员们操作翼伞,调整好方向,十几个翼伞在空中形成一个一字,朝着县城方向飘去。

        广场上,一个孩子兴奋地指着斜上方的空中:“你们快看啊!”所有人都抬头看去,只见云层上方,一排翼伞鱼贯飘来!工作人员满脸激动:“陈书记!您看!穿着迷彩服呢!是伞兵!是解放军!”县委书记含泪大喊:“乡亲们!解放军来了!解放军来了!”众人一愣,紧接着一片沸腾的欢呼声,人们哭着挥手,都流着激动的泪水。

        高胜寒俯瞰着下方,整个县城满目疮痍,一片废墟。黄宝贵完全傻了。高胜寒整理好心绪,高声命令道:“自行寻找合适的降落地点!大家注意安全!”一群翼伞向着县城废墟上空飘去。灾民们望着远方飘落的翼伞群,哭喊着挥着手。县委书记焦急地:“距离太远了,他们根本看不见!”说罢,对着几个工作人员:“小张!你带几个人,赶快去那边,等他们降落以后,把他们带到这儿来!大家小心点儿!当心余震!”工作人员猛点头,对着身旁的几名工作人员一挥手:“跟我来!”众人一起猛跑,县委书记激动地维护着秩序:“乡亲们!大家少安勿躁!原地等待!”

        废墟上,翼伞群飘然下降。曾紫陌俯瞰下方,全是废墟,残垣断壁中支棱着钢筋断茬。曾紫陌焦急地呼叫:“飞狼!下面全是废墟,有钢筋断茬,落下去太危险了!”

        “看见了!”高胜寒焦急地在空中四顾,在建筑废墟的一侧,有个树木葱郁的小公园,树木略有倒伏。高胜寒大吼:“大家注意看!下方偏左,有个小树林,我们在那儿降落!注意安全!”无线电里传来一片回复声,队员们调整翼伞,朝着小树林方向飘落。突然,黄宝贵死死抓着翼伞绳子,直落下方的废墟,置若罔闻。石磊下意识地回望,看到依旧在下落的黄宝贵,大惊着嘶吼:“宝贵!宝贵!”

        黄宝贵满脸痛苦,根本没听到,他钢丝面罩后,泪水从风镜缝隙淌出。石磊紧急调整翼伞,朝黄宝贵而去。黄宝贵看着满眼的废墟,视线渐渐模糊。在他的后方,石磊焦急地追上来,嘶吼:“宝贵!黄宝贵!看你下面!”这时,黄宝贵才猛然醒悟,使劲晃晃脑袋,在他模糊的视线中,赫然出现一片废墟和钢筋断茬!黄宝贵焦急地调整着伞绳:“石磊!你躲开!”石磊不顾一切地调整伞绳,紧随着黄宝贵,嘶吼着:“宝贵!注意角度!躲开钢筋断茬!向左!向左!那儿有一小块空地!”黄宝贵焦急地调整着:“来不及了!”黄宝贵直奔废墟降落下去,石磊大惊,无奈地紧急调整伞绳,飘向废墟中的空地。

        小树林上方,高胜寒高声命令:“调整降落角度!找树和树之间的空隙!”队员们纷纷寻找着安全位置。王星找到一处空隙,快速奔跑几步,稳稳落地。在他后方,谢思潇和黑龙也相继落地,就地翻滚,紧紧抱着黑龙。队员们纷纷落地,举起大拇指示意安全。高胜寒大喊:“动作快点儿!全体集合!”

        废墟中,黄宝贵满脸痛苦地捂着小腿,一截钢筋断茬穿透防护服,通体带血地露着头儿。石磊焦急地跑过来,大惊失色:“黄牛!”黄宝贵痛苦地低吼:“你别喊!”石磊焦急万分地蹲下,看着黄宝贵的伤,急忙把耳麦拽下来:“黄牛你忍住,俺马上向飞狼报告!”黄宝贵挣扎着抓住石磊的耳麦:“石头,这事儿不能让大伙儿知道!”

        “这怎么行呢!你的腿……”

        黄宝贵看着小腿,摇头:“没伤到骨头!你把急救包拿出来。准备给我包扎!”石磊痛心地看着他:“宝贵!你这样不行!”黄宝贵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忍着疼:“什么行不行的!赶紧!!”石磊坚决地拽着耳麦:“不行!俺必须得报告!”

        “石磊!”黄宝贵一声大吼,“石磊,这儿是我的家乡!你自己看看,我的家乡成什么样儿了?我来这儿是救灾的!我家乡的乡亲父老等我去救呢!我爹,我妈,我爷爷等着我去救呢!我能一下来就当伤员吗?我不能!我得去救他们!”石磊点头咬牙拽下急救包。这时,耳机里传来高胜寒的声音:“黄牛!石头!我是飞狼!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废墟中,石磊看着黄宝贵,又看他受伤的小腿。黄宝贵忍着疼拽下耳麦,努力地平复着自己:“飞狼!我是黄牛!我已经落地,一切正常!”石磊也含着眼泪:“飞狼!一切……一切正常!”

        高胜寒长出一口气,伸出大拇指。马路一脸担忧地问:“你们在哪儿呢?”

        “俺俩落地的时候被风吹了一下,落在树林外面了!飞狼,俺们马上和你们会合!”

        高胜寒点头:“速度要快!”

        “明白!”石磊关了耳麦,解开急救包,拿出药品和纱布等物,又看着黄宝贵:“我准备好了。”黄宝贵抓下手套,看着石磊:“石头,你准备。”石磊抓住他的脚:“你可要坚持住!”黄宝贵看着自己的小腿,表情凝重,他移开视线,看着周围的残垣断壁,发狠地把手套咬在嘴里,含混不清地嘶吼:“来吧——”

        “三!二!”石磊没喊一,直接抬起他的脚,黄宝贵一声嘶吼,仰面倒在地上,钢筋断茬上的血在淌落!黄宝贵大口地喘着粗气:“你骗我……为什么不喊一……”石磊急忙给黄宝贵包扎伤口,黄宝贵仰面躺着,望着厚厚的云层,泪如泉涌。

        6

        小树林里,队员们都是一脸焦急。高胜寒冷着脸,拽下耳麦。这时,石磊扶着黄宝贵一前一后地跑来,黄宝贵的小腿部位渗着血痕,走路有些瘸,但强忍着。两人走到近前,对高胜寒敬礼:“飞狼!”高胜寒收起耳麦,皱眉:“怎么搞的?”黄宝贵咧嘴笑:“刮了一阵儿风,树枝擦伤的,大意了!”谢思潇看他俩:“哪儿有风啊?注意力不集中吧?”黄宝贵和石磊一愣。石磊目光一动,黄宝贵赶紧给他递眼色,随即:“飞狼!对不起!”高胜寒点头:“入列吧!”黄宝贵捅了捅石磊,两人赶紧跑进队伍。

        曾紫陌下意识地看到黄宝贵腿上的血,惊叫:“黄牛,你腿怎么了?”黄宝贵愣住,掩饰地笑道:“没事儿,落地的时候被树枝子划了一下,流了点儿血,石头已经帮我处理好了!”石磊泛着泪,不说话。高胜寒审慎地看他:“确定没事儿?”黄宝贵笑:“真没事儿!你看——”黄宝贵蹦了两下,石磊大惊。黄宝贵忍着疼:“没事儿吧?”高胜寒点点头,黄宝贵咬牙,眉头紧皱地跑进队列里,额头上已是一层密汗!石磊入列,站在他旁边,使劲忍着泪。高胜寒扫视着众人,对着马路大吼:“黑马!”马路点头,打开卫星通信设备。

        空中,崔华盾焦急地拿起通话器:“飞狼!飞狼!情况怎么样?”高胜寒表情凝重地拿着海事卫星电话:“猎鹰,我们一切顺利,全员平安落地,只有一人轻伤。”

        直-8b驾驶舱里,白鹏兴奋地双手握拳,崔华盾也有些激动:“飞狼!太好了!祝贺你们,你们创造了奇迹!对了,文澜县城情况怎么样?”高胜寒面色严峻,看着满目疮痍,声音低沉:“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崔华盾一愣,高胜寒对着耳麦:“猎鹰!你可以返航了,我们马上展开行动!”

        “好!飞狼,余震不断,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明白!”高胜寒关上卫星电话,崔华盾长吁了一口气,表情严肃:“寒号鸟,霹雳火一切顺利,我们可以返航了!”

        指挥部里,参谋长兴奋地放下卫星电话:“总指挥!刚刚接到飞狼报告,他们已经在文澜县县城安全落地了!”指挥部里一片欢呼的掌声。总指挥脸上都是兴奋,随即焦急地命令:“告诉飞狼!马上设法联系当地政府,尽快向指挥部报告文澜县县城的受灾情况!”

        “是!”参谋长匆匆拿起通话器。

        7

        县城的废墟外围,队员们在废墟间快速地奔跑着。黄宝贵一脸痛苦,石磊含泪拽着他,低声问:“黄牛,你咋样?”黄宝贵咬着牙:“没事儿!”

        “黄牛!”

        黄宝贵一愣,匆忙忍着疼跑到高胜寒面前:“到!”高胜寒焦急地问:“黄牛,你是本地人,告诉我,县委县政府在什么位置?”黄宝贵茫然地望着前方。

        “大概的位置!”

        黄宝贵左右看,最后指着一个方向:“县委和县政府大楼应该在那个方向!可是现在看不见了。”高胜寒望着废墟远方,焦急地一挥手:“走!”

        废墟上,众多的群众和县委工作人员迎面跑来,大喊着:“解放军同志!解放军同志!”高胜寒率队连忙回头迎上去,敬礼。

        “解放军同志!我是县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我姓张!我们县委陈书记派我们来迎接你们!”

        “太好了!我们正找你们呢!县委书记在哪儿?”

        工作人员指着后方:“陈书记和一大批受灾的群众,都在县城小广场呢!我带你们过去!”

        “好!”高胜寒转身命令:“全体队员,跟上!”

        石磊看着痛苦的黄宝贵:“黄牛,你看,咱们多顺利呀!你要乐观,说不定你家里人就在小广场了!”黄宝贵含泪点头:“对,乐观……我要乐观!”石磊忙扶着他,黄宝贵甩开石磊的手,左右看看,挣扎着走。石磊满脸痛惜,小心翼翼地跟着他。后面,曾紫陌看着黄宝贵的腿,若有所思。

        小广场上,工作人员领着高胜寒匆匆赶到:“陈书记!解放军同志到了!”县委书记和灾民们蜂拥围了上来,高胜寒望着伤痕累累,痛哭流涕的灾民们,喉头一阵发紧。黄宝贵下意识地在灾民中搜寻着,一脸失望。石磊看着他:“有没有你家里人?”黄宝贵含泪摇头:“我一个也不认识……”石磊没说话,含泪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时,县委书记挤进人群:“大家让一让!让一让!”县委书记看着高胜寒,“解放军同志!我是县委书记陈平!哪位同志负责?”高胜寒敬礼:“陈书记!我们是抗震救灾总指挥部派来的先遣救援人员!我是霹雳火空降救援突击队的队长,我姓高。这位是教导员——”曾紫陌上前一步,抬手敬礼:“我姓曾。陈书记,情况怎么样?”

        “高队长,曾教导员,我……我们……”县委书记泪水淌下,说不下去了。灾民们都痛哭着。高胜寒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大家不要哭。我们的救援部队已经到达灾区了,大部队正在日夜兼程往这边赶!请放心!大家一定会得到及时的救援!”县委书记握着高胜寒的手:“高队长,有你这句话,我这心就放到肚子里了!”曾紫陌严肃地问:“陈书记,我们空降到这里,有两项紧急任务,第一,就是要了解县城的受灾情况,将这些情况向总指挥部报告!第二,我们要迅速开辟出一块可供直升机起降的临时机场,将大批的救灾物资和救援人员空运到咱们县城里来,以县城为中心,快速展开救援工作!”县委书记点头:“县城的受灾情况我都了解,临时机场的话……”县委书记想了想,眼前一亮,指着小广场:“高队长,曾教导员,你看这里怎么样?”

        高胜寒打量着周围。一名工作人员说:“高队长,我们这座小县城的建筑本来就特别密集,地震这么一倒,连下脚的地方都难找了,这座小广场,应该是整座县城最开阔的地方了。”高胜寒扫视着各处,目光转向不远处一片废墟,严肃地说:“陈书记,如果把这里做临时机场的话,那片废墟必须要清走!”

        县委书记看着那一大片的废墟,眉头皱紧。旁边,一个年轻的灾民大声说:“陈书记!把这个活儿交给我们吧!”说罢,年轻人大喊:“大伙儿都听见了吧?解放军要在这儿清理一个临时机场!到时候直升机就可以在这儿降落了!救援物资和搜救人员全靠直升机运过来!他们早来一会儿,咱们县城的老百姓就早一点儿得救!不缺胳膊不断腿儿的,还能干得动活儿的,都上来呀!”

        众多的灾民涌上来,有男有女,还有老人和孩子,开始焦急地搬动废墟上的砖石和杂物。县委书记泪流满面:“乡亲们!谢谢!谢谢了!”高胜寒感动地看着众人,高声命令:“黑马留下!其他人过去帮忙!”

        “是!”王星率队朝废墟方向跑去。一个女人哭喊着冲上来:“解放军同志!解放军同志!求求你们,救救我丈夫吧!他的腿被压折了!流了好多血,他快挺不住了!”曾紫陌一惊,望过去,只见一个汉子痛苦地躺着呻吟着,曾紫陌拽下急救包:“医疗组跟我来!”高胜寒看着曾紫陌几人,又焦急地命令:“黑马,马上拨通指挥部的卫星电话!请陈书记向总指挥报告县城受灾情况!”

        “是!”马路焦急地操作海事卫星电话。高胜寒转向县委书记:“陈书记,你准备一下,汇报的时候,越详细越具体就越好!”县委书记含泪点头。

        曾紫陌焦急地检查着男人的伤口,女人哭着问:“解放军同志,我丈夫怎么样?他……”曾紫陌表情凝重,抬头看着她:“你丈夫的腿应该是粉碎性骨折,而且他失血过多,现在确实很危险。”女人痛哭:“我可怎么活呀……”曾紫陌焦急地低吼:“大姐!你先别急!我们马上给他止血,再给他注射一针强心剂,这样可以防止他因为失血过多导致心脏停止!等我们的战地手术室架设起来,我们第一个给他做手术!”女人愣愣地看着曾紫陌:“你……你们还能做手术?”曾紫陌肯定地点头:“能!”赵小丫也含着眼泪:“大姐,你放心吧!我们副队长说他没事儿,他就肯定没事儿!”女人哭着磕头:“我谢谢你们了……”曾紫陌焦急地扶住女人:“大姐,你千万别这样!你快帮我们扶住你丈夫,先给他处理伤口!”

        旁边,马路将接通的海事卫星电话交给高胜寒,高胜寒严肃地呼叫:“指挥部!指挥部!我是飞狼!”

        指挥部里,高胜寒的声音响彻整个指挥大厅:“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东经××,北纬××,这里是文澜县城的中心小广场!”总指挥严肃地站在大屏幕前:“飞狼!我代表指挥部,祝贺你们霹雳火成功伞降!”

        “谢谢首长!”

        “飞狼!文澜县县城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报告总指挥!我们找到了文澜县委书记陈平同志,下面请他向您介绍具体情况!”

        县委书记焦急地拿过电话,悲痛地说:“总指挥同志,我是文澜县委书记陈平。目前,文澜县县城受灾非常严重,整个城区几乎看不到完整的建筑,成了一片废墟,县城的电力,水,通信,完全瘫痪。县城通往周边各乡镇的道路也被完全堵塞了,县城,各乡各镇,周边的村庄,全都成了一座座孤岛。”指挥部里,所有人都含泪。总指挥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沉稳地问:“陈平同志,人员伤亡情况怎么样?”陈平泪流满面地拿着话筒:“总指挥同志,非常抱歉,目前,我没有办法统计具体的伤亡数字,我只能用两个字形容目前的情况:惨烈!现在,在文澜县的县城里,到处都有伤亡,几乎每座建筑的废墟下面都埋着人,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死还是活,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余震已经发生了二十多次,每次余震,都会造成新的坍塌,都会造成新的伤亡……总指挥同志!我以文澜县委县政府的名义,代表全县六十万受灾群众,向您请求,请您尽快派遣救援部队,尽快展开搜救行动!再晚一点儿,那些埋在废墟里的人,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陈平同志!请你放心!我们参与救灾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指战员,一定会全力以赴!请转告受灾的父老乡亲,请他们坚强起来,请他们再坚持一下,人民子弟兵就是他们的希望!”

        县委书记声泪俱下:“谢谢!谢谢!”

        高胜寒接过话筒:“总指挥!我是飞狼!请讲!”

        “飞狼!临时机场的建设工作开始了吗?”

        高胜寒看着忙碌的人群:“已经开始了!”

        “什么时候可以完成?我要最晚的时间!”

        高胜寒凝视着忙碌的人群,斩钉截铁地说:“报告总指挥,最晚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确保直升机可以在文澜县城起降!”

        “好!飞狼!加快速度!继续加快速度!行动结束之后,我亲自为你们霹雳火请功!”总指挥放下话筒,略作思索,焦急地命令:“参谋长!马上通知各单位!做好准备!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对文澜县县城的救援工作,立刻展开!”

        “是!”参谋长领命而去。

        8

        临时野战机场,各机型直升机整装待发。一组救援物资向运输直升机机舱紧急搬运,各类救援人员匆匆登机。直-8b舱门大开,战士们将一辆运输车上数个标记着红十字的大箱子往机舱里运动。崔华盾站在一旁,大声地喊:“同志们!小心!一定要小心!箱子里全是精密的医疗设备!”

        这时,白鹏匆匆赶到:“猎鹰!”崔华盾看着白鹏:“大鹏!我估计文澜县的搜救行动开始以后,我们恐怕要歇人不歇机了,你去猫头鹰的直-9上,两个人轮流驾驶。”白鹏看着直-8b,又看崔华盾:“那你呢?你一个人?”崔华盾整理着飞行服:“现在飞行员紧张,你们轮班休息。”

        “你呢?”

        崔华盾瞪眼:“去呀!”

        “你一个人开直-8b吗?”

        “不相信我的技术?去!”

        “是!”白鹏无奈地匆匆而去。崔华盾看了看装箱的情况,直奔驾驶舱。

        “猎鹰!”

        崔华盾回头,顾意走上前:“猎鹰,你怎么把大鹏支走了?”

        “人手不够,他在我这儿浪费。”

        “你一个人不行!”顾意一脸焦急。

        “不是还有你呢吗?”

        “我只能给你空中护航,无法代替你驾驶啊!”

        崔华盾一笑:“这就足够了!赶紧就位吧!霹雳火的时间只会提前,不可能拖后。”

        “你别逞强!”

        “你觉得我是逞强的人吗?别废话了!再磨叽我连护航都不要了!”崔华盾直奔驾驶舱,顾意无奈,只好走向不远处的武直-10。直-8b驾驶舱里,崔华盾疲惫地捏了捏额头,戴上头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