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1

        空中,直升机的轰鸣声惊天动地,数架直-8b在武直-10的护航下低空飞行,黑压压的如同乌鸦群。顾意驾驶着武直-10,下意识地看着侧方向飞行的直-8b驾驶舱的崔华盾,拉下耳麦:“猎鹰!”

        “寒号鸟,怎么了?”

        “这趟结束以后,你休息一下吧。”

        崔华盾一笑:“你觉得可能吗?”

        “文澜县城道路已经畅通了,一部分伤员和物资可以通过地面运输。”

        “县城运输是缓解了,下面各乡镇还等着咱们呢!一些危重伤员和精密仪器还得通过直升机运输。”顾意皱眉:“所以,你现在要是不休息,后面就没机会了。猎鹰,你已经连续飞行超过24小时了!”崔华盾努力甩甩头,想让自己更清醒一些:“你不也一样吗?我们来这儿就不是为了休息的。别说了!等任务结束,全体放假,有的是机会补觉!”顾意无奈地叹息一声,直升机群在空中低空掠过。

        一处用临时帐篷搭建起来的小学门口,“八一抗震小学”的横幅在废墟间异常鲜艳,官兵们都在各自忙碌着。帐篷里,孩子们脸上带着泪痕,坐在小马扎上,曾紫陌和高胜寒站在前面,都是忧心忡忡。

        “孩子们,同学们,你们并不孤独,你们……”曾紫陌站在讲台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眼泪却忍不住往下掉,“……部队和地方都在关心着你们,你们……的家园,你们的明天,会更美好,更幸福……”曾紫陌说不下去了,强忍着眼泪。

        一个小女孩站起来:“解放军阿姨,谢谢您的祝福。可是……可是我们一点儿也不幸福。”一片哭声响起来,小女孩抹着眼泪:“我们的家都没有了,亲人也都去世了,我们全都成了孤儿。人们都说,孤儿就像是野地里的小草,没人管没人问,一辈子也不可能幸福的!”曾紫陌眼含热泪:“同学们!你们千万别这么说!你们怎么会没人管没人问呢?我们不是来了吗?”

        “可是您早晚都要回去的。你们都走了,我们不还是孤苦伶仃的吗?”

        曾紫陌看着一张张单纯可爱的脸,张着嘴,却一个字也说不下去,泣不成声。高胜寒的喉结蠕动着:“同学们,大家不要哭了,听叔叔说几句话。”孩子们都安静下来,含泪看着高胜寒。“同学们,说心里话,你们确实很不幸,因为你们这么小的年龄,就遭遇这样一场巨大的灾难。就像刚才这位同学说的,你们的家没有了,亲人没有了,全都成了孤儿。但是叔叔告诉你们,你们的未来会不会幸福,不是由命运决定的,而是由你们自己决定的!”孩子们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高胜寒。

        “人的一生,总会经历这样那样的磨难,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如果大家心里老是想着自己好可怜,自己不幸福,那就等于自己承认失败了,大家想想看,如果自己都承认自己失败了,还怎么去追求幸福呢?一点儿斗志都没有了,就只能做一辈子的可怜虫了。同学们,你们愿意成为这样的可怜虫吗?”

        “不愿意!”孩子们异口同声。

        “叔叔,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小女孩问。

        “鼓起勇气,战斗!”

        “可是我们又不是解放军,怎么战斗啊!”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问。高胜寒笑:“谁说只有解放军才能战斗啊?叔叔告诉你们,你们全都是战士,自己的战士,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去战斗!和谁战斗?和命运去战斗,和不幸去战斗!当然,你们现在还小,最好的战斗,那就是要好好学习了!你们只有好好学习,才能取得好的成绩,将来才能考上好的大学,有一个好的未来。到那个时候,你们还会觉得自己是不幸福的吗?”孩子们忽闪着大眼睛,纷纷摇头。

        “还有,叔叔告诉你们,你们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们看,现在在你们的家乡,有许许多多的解放军和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救灾队伍,大家都在帮助你们重建家园,你们当地的政府也给你们安排了住处和食堂,还有夏初老师她们,她们担心你们因为受灾影响学习,从全国各地赶来给你们补课,教你们知识。叔叔还看到了许许多多运到灾区的粮食、衣服、学习用品,还有许多外地的小朋友,把他们喜欢的玩具都寄到了你们手里,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一点儿也不孤单,根本不会没人管没人问,全中国的人都在帮你们渡过难关呢!所以,叔叔希望你们一定不要辜负大家对你们的希望,一定要坚强起来,勇敢地去战斗!而且,等将来你们战胜了困难,得到了幸福之后,还可以去帮助别的需要帮助的人!你们还要用自己学到的知识,让自己的家乡变得比以前还要美丽!你们还要报效祖国,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才!到那个时候啊,谁再说你们不幸福,不快乐,叔叔第一个不同意!”

        孩子们破涕为笑。小男孩腾地站起来,举起右手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叔叔!我长大了也想当解放军!”高胜寒笑:“好啊!等你长大的时候啊,叔叔都老了,正好你来接班!”小女孩也站起来:“叔叔!女孩儿能当兵吗?”高胜寒笑着点头:“当然可以了!叔叔的部队就有好多优秀的女兵!”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向高胜寒说着自己的理想,高胜寒连连点头,不断伸出大拇指。曾紫陌擦着眼泪,钦佩地看着高胜寒。

        2

        火车站出站大厅里人头攒动,人们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疾步穿梭着。在大厅一侧的大屏幕上,正在直播着地震现场的最新消息,人们都聚集在屏幕下方,表情凝重地关注着。旅长王浩和政委秦明以及几个干部站在出口处焦急地等待着。在他们旁边,夏初也带着蓝妞关切地看着。

        大屏幕上,几个志愿者和众多灾区孩子聚集在帐篷群前方。一名记者眼含热泪:“……观众朋友,现在我身边的这些孩子,全都是在这场地震中失去了亲人的孤儿。他们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了熟悉的家和学校,现在只能安置在简易帐篷里,由为数不多的几个志愿者负责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孩子们心灵受创,需要志愿者的照顾和心理辅导,可是我们志愿者的数量太少了,根本没有时间满足孩子们的要求,我想在这儿向广大电视机前的朋友们呼吁,请大家踊跃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特别是老师们,孩子们真的很需要你们……”

        大屏幕上,一个孩子举着书包走上前,哭着:“我想我的学校,想我的老师和同学们,我想上学!”夏初心酸地看着孩子们,泪流满面。忽然,夏初睁大了泪眼,若有所思。蓝妞含泪抬头看着夏初:“夏老师,您怎么了?”夏初擦着眼泪:“老师没事。”

        “咱们在灾区有多少部队?”政委趋前一步问。旅长王浩声音低沉:“战虎特种航空队,霹雳火空降救援突击队,还有一些辅助单位。他们的救灾工作还很重。”

        “再重,我们也得想办法帮助孩子们上学啊!”秦明说,“老王,我打算带一些机关干部去支援灾区小学。”

        “好,不过,虽然咱们的机关干部文化水平都不低,但是毕竟不熟悉现在的教育体系啊?也只能临时凑合帮帮忙,还是需要正规的小学教师。”

        秦明看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夏初:“那是高胜寒同志的女朋友吗?”王浩看过去:“没听他提起过,不知道。”

        “和他的女儿在一起。”

        王浩摇头苦笑:“现在的年轻人,我们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想的。”

        “感情的事,我们是不太好过问。不过我听说,高胜寒和曾紫陌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感情?”

        “对,高胜寒、曾紫陌和崔华盾,他们是一起来咱们旅的。他们之间的故事就多了,高胜寒为了成全崔华盾,一个飞行员跑去参加特种部队集训选拔,怎么劝都不听。后面的事,你看干部档案就该知道了。两个离了,一个丧偶,又调回来了。现在呢,你知道了,面对面,坐一个办公室。”

        “这真是狭路相逢啊,那他们俩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又是怎么回事?”

        王浩苦笑:“我哪里知道?”

        “干部的婚恋问题,也是我们应该重视的,尤其是像他们三个,都是优秀骨干青年干部,是组织上要重点培养的对象。我们更不能掉以轻心,我这次去灾区,得和他们三个好好谈谈。我们不光要关心他们的事业,也要关心他们的爱情和婚姻。很多事,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政委说得对,以前我关注不够,总觉得他们都是成年人,感情的事我就少插嘴,他们自己能处理好。现在想,我还是欠缺考虑了。”王浩看了一眼夏初,“我明白了,我确实要提高警惕,小心青年干部走弯路。”

        “倒不一定真的是什么弯路,只是沉浸在感情的旋涡当中,没有人能心情舒畅。他们都是天上飞的,空中跳的,水里潜的,军队当中的高危行业——你是老飞行员,我说多了,班门弄斧。”

        “不不不,政委,你真说得挺对的。我是真的疏忽了,他们虽然成年了,但也是军人,更是党员,组织上确实应该重视他们的个人生活,尤其是婚恋。成家立业,成家立业,他们确实应该有一个和谐的家庭,才能更好地投入工作,我们要随时准备战斗,不能让我们优秀的军事干部有后顾之忧……”王浩眼睛密布血丝,表情凝重地点头。

        “蓝妞——!”有人叫了一声。

        王浩和秦明闻声看过去,只见高云飞和冯芸在三个年轻技术人员的陪伴下走出站,蓝妞惊喜地跑过去:“奶奶!”冯芸一把抱住蓝妞:“好孙女,奶奶想你快想疯了!快让奶奶亲亲!”高云飞走上前去:“怎么,不想爷爷啊?”蓝妞跳起来扑倒在高云飞的怀里:“我也想爷爷!”

        王浩和秦明笑着走过去,举手敬礼:“高工,冯教授。”高云飞还抱着蓝妞,连忙伸出手:“王团……不,王旅长!祝贺祝贺,高升了!”王浩笑:“高工,你又拿我开玩笑!”冯芸说:“这可不是开玩笑!老高知道你们扩编成陆航突击旅,兴奋得不得了呢!”

        “可以理解,搞了一辈子国产先进武装直升机设计,终于看到批量装备的这一天了!”政委也举手敬礼:“高工您好,我是去年刚调到飞虎旅的政委,我叫秦明。久仰高工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了!”高云飞和他握手:“秦政委,你好。”

        “高工,冯教授,一路辛苦了。车在外面,我们走吧。”

        冯芸伸脖子:“胜寒呢?”

        “哦,他没有告诉你们吗?他现在带队在地震灾区执行救援任务。”王浩说。

        “哟?这孩子,怎么不说一声啊?这好久都没给我们打电话了。”

        高云飞笑:“他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军事行动,他不会告诉我们的。不错,刚回到陆航,就带队去灾区救援了,还算是干了点正事儿!直升机机降的吗?”王浩点头:“伞降。当时灾区情况复杂,只能派伞兵伞降,他们是空降救援队,接受了这个光荣的任务。气象情况复杂到直升机都下不去,高胜寒带队,5500米高跳低开,安全着陆。”

        高云飞和冯芸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秦明的声音有些颤抖:“从这个高度跳到地震后的灾区,危险系数很大,高胜寒的表现非常出色,是一个真正无惧死亡的勇士。”

        旁边,夏初的眼泪滑落,她抬手擦掉,冯芸注意到了夏初:“这位是?”蓝妞抢答:“是我老师!”夏初擦去眼泪,笑:“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蓝妞的班主任,我叫夏初。我是送蓝妞来的。”

        “哦,哦,夏老师,你好你好!”冯芸握住夏初的手,“哎呀,真麻烦你了,还送蓝妞来!”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的。”

        蓝妞看着夏初,冯芸还想说什么,蓝妞说话了:“夏老师,您已经把我送到了,可以回去了。”夏初尴尬地笑笑:“对对对,我该回去了,一会儿还有我的课。今天就给你放假,明天我来接你啊!”蓝妞嗯了一声,夏初笑笑,跟两位老人告辞,转身走了。

        冯芸看着夏初走远了,这才低下身问蓝妞:“怎么了?奶奶跟你老师说几句话怎么了?”蓝妞撒娇地抱住冯芸:“没什么啊,您是我奶奶!奶奶,我可想你了!”高云飞招呼着众人:“那什么,咱们也别在这傻站着了,走吧!”王浩和政委急忙打破冷场:“走走走,咱们先到旅里面安顿下来。”一群人这才向停车场走去。柱子后面,藏着的夏初擦去眼泪,坚强地走了。

        3

        陆航机场,几十架武直整齐地停在停机坪上,还有不少直升机降落后,迅速加油。空中,武直-10低空掠过,表演着各种炫目的特技动作。

        高云飞的心情很激动,拿着望远镜,不时地观察着上空。王浩走上前:“高工,水也不喝一口,就直接来机场?”高云飞放下望远镜:“你该理解我的心情啊,我这半辈子都在做梦,我们中国,要有自己的先进武直直升机!梦实现了,但是还有更多的梦,那就是要形成大规模作战的实战能力!你们的战虎特种航空队,就走在前沿。可惜,我现在看不到他们——崔华盾是队长吗?”王浩点头:“对,崔华盾现在是特级飞行员了,是旅副参谋长,也兼任战虎特种航空队的队长。”高云飞欣慰地点头:“崔华盾是个好孩子,比高胜寒那可争气多了!”大家哈哈大笑。冯芸嗔怪地看他一眼:“咱们胜寒也不错嘛!”高云飞一瞪眼:“什么不错?差点儿给我气得心脏病复发!哪有他那样的,啊,跟我说得好好的,要第一个飞我设计的武直,结果呢?自己跑特种部队去了!当步兵了!居然忽悠老爹!”大家哄堂大笑。

        “他现在也回到陆航了,虽然不是飞行员,但却是飞行员的救星,您也该原谅他了。”政委笑着说。高云飞苦笑:“自己亲生儿子,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是拿他这孩子没任何办法!”冯芸拉着蓝妞的手:“这样,我先带蓝妞回家去,你们聊你们的工作。涉及我这个领域的,不在现场。”蓝妞笑着拉着奶奶的手走了。

        高云飞目送着她们离开,转身沉声问道:“现在我们谈谈你们在使用当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吧。”王浩点头:“好,我们到那边机库去吧,飞行员、机械都在那边等着。”

        4

        超市里,冯芸推着小车在挑菜,夏初悄悄跟在后面,一脸犹豫。冯芸挑着菜,摘下眼镜擦拭着。突然,眼镜一动,看见了后面的夏初。冯芸不动声色,戴上眼镜继续走。

        夏初推着小车从对面走过来,冯芸继续埋头挑菜。夏初鼓足勇气,停在对面:“啊?阿姨,这么巧啊?”冯芸抬起头:“哟,这是……夏老师吧?”

        “阿姨您好,您还记得我?”

        “这刚见面,怎么记不住呢?这么巧,你也来买菜?”

        “啊,是很巧啊,阿姨您这是要做什么菜啊?”夏初看了看冯芸挑的菜,“阿姨还真的很擅长营养搭配啊!”

        “咳,大半辈子都伺候高胜寒他爸,他爸爸是个仔细人啊,什么都懂,我还能不跟着学点吗?就连我这博士,也是为了陪他在法国读博士,被逼无奈读来的!”

        两人推着小车,边走边聊。冯芸笑着看夏初:“夏老师,你对蓝妞很关心啊。”夏初一笑:“啊,我和蓝妞挺投缘的。”冯芸问:“那你和胜寒呢?”夏初一愣:“我和他……还蛮聊得来的。”冯芸看了夏初一眼,推着车继续往前走:“我看你和蓝妞不投缘,可能和胜寒也未必聊得来。”夏初有些尴尬,冯芸看她,“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聊会吧,我确实需要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

        5

        城市的街道上人潮汹涌,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厅里,此刻没什么客人,很安静,小提琴悠扬的旋律飘扬着,带着感伤的味道。

        冯芸和夏初面对面地坐着。冯芸放下咖啡杯:“这个地方的蓝山还凑合,好多地方的蓝山就是糖水。”夏初笑:“阿姨对咖啡很有研究。”冯芸点头,靠坐在沙发上:“毕竟在欧洲求学了十年嘛,我和胜寒爸爸经常被胜寒取笑,生活太小资了!”

        “胜寒他……他钢琴弹得很好!”

        冯芸笑:“从小他就喜欢,我一直以为他会考音乐学院呢!没想到,他会去考陆航学院。”

        “那是因为他爸爸吗?”

        “不完全是,他自己也喜欢,从小就喜欢做各种武器装备的模型。这个儿子学习上很让我省心,就是调皮捣蛋,经常打架。”

        夏初笑:“看得出来,打成特种兵了!”

        冯芸脸色一沉:“他去当特种兵,是违背他父亲意愿的。”夏初一愣。冯芸看着远处,“他父亲的心愿,是能够让自己的儿子成为自己设计的武装直升机第一个试飞员,在他父亲心里,直升机是他的第三个儿子。”

        “谁想到,胜寒莫名其妙地给他父亲打电话,说自己不想干飞行员了,打算去特种部队。要知道,那时候他刚刚航校毕业一年,部队也很器重他,有心培养他,他居然不想干了,报名参加特种部队选拔。他父亲真的是气得心脏病都要发作了,但孩子大了,又远在部队,我们也没办法阻止他。这孩子就是这样,决定的事谁都拦不住,我们也只好随他去吧。”

        “那……胜寒他……为什么不想做飞行员了呢?”

        “因为爱情。”

        夏初一愣:“因为爱情?”冯芸苦笑:“是啊,因为爱情,放弃了自己心爱的飞行员岗位,背叛了自己父亲的心愿,不管不顾地去了特种部队。一切,都是因为爱情。”

        “什么样的爱情?”

        “这一点,胜寒很像我。我们家是音乐世家,我父母一向希望我和一个钢琴家结婚,但是我却选择了胜寒他爸爸,一个学理工的农村男青年。”

        “他的恋人……也就是他的妻子,在特种部队?”夏初问。冯芸摇头:“不是,这里面蛮复杂的。他的恋人,在陆航。”夏初苦涩地一笑:“我明白了,是她。”

        “你见过?”冯芸有些意外。夏初点头,冯芸叹了一口气:“你现在应该知道,胜寒真不是一个小男生,他的心里背负着太多的委屈和辛酸。他不是一张白纸,是一个承载着许多往事的成熟男人,换句话说,他的内心隐藏着的不一定是你能接受的。”

        “阿姨,您,您跟我说这些,我……我有点不知所措。”夏初有点惶恐。冯芸静静地看着她:“不用伪装,你喜欢高胜寒。”

        “……是,阿姨,但是我没有……”

        “所以我要了解你,要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冯芸笑笑,“我不干涉你们年轻人之间的感情,我只是想说,我儿子命运多舛,情路坎坷,我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夏初无限伤感,点头:“阿姨,我明白您的意思。”

        “我儿子爱谁,不爱谁,想和谁结婚,还是不想结婚,我都不会干涉。有些事,是需要你们自己去争取的。你说是吗?”夏初眼一亮。冯芸看她:“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人。”夏初的眼里有泪花在闪动:“我爱他!”冯芸笑笑:“——不用对我说,对他说。”

        6

        空旷的马路上,夏初若有所思地大步走着。她下意识地停住脚,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长长地吁了口气。刚刚她与冯芸在咖啡厅里的对话萦绕在她的脑海里,“对他说”这三个字像重锤一样砸在她的心里。夏初想了想,长吁一口气,掏出手机:“……喂?杨校长吗?我是夏初!我有件急事想和您面谈……”

        7

        灾区,峡谷之间,云山雾罩。直升机群在浓雾里飞行。崔华盾驾驶着直-8b,望着前方的云层,沉声道:“各单位注意,能见度太低,提升飞行高度!”

        “收到!”队员们纷纷回复。崔华盾操作直升机拔高,疲惫地打了个哈欠。

        “2000米!……2200米……!”直升机编队逐渐拔高。

        “2500米……猎鹰!我看到阳光了!”顾意汇报。

        “很好!各单位跟上!”

        “明白!”机群从云层中拔高出来,阳光温柔地洒在直升机上,泛光粼粼。

        崔华盾推动操纵杆,直-8b渐渐拔高,忽然,直升机猛地一震!一阵急促的报警器呜呜地响起!崔华盾愣住,直-8b在气流中震颤着。崔华盾焦急地操作着直升机,汗水淌落。

        顾意坐在武直-10的驾驶舱里,看着显示屏,忽然愣住了,急吼:“猎鹰!猎鹰!你在哪儿?我怎么看不到你?!”

        直-8b剧烈地抖动着,报警器乱响。崔华盾焦急地操作着直升机:“寒号鸟!紧急情况,我的直升机遇到复杂气流,高度在下降!”顾意心急如焚,拉动操纵杆:“猎鹰!我马上下去!”崔华盾高声急吼:“寒号鸟!不要下来!太危险了!”

        “猎鹰!不要急,我正在下降!”

        “叫你不要下来!”崔华盾怒吼,“我的引擎失灵了!正在坠毁!”

        “猎鹰!我不可能不管你!”顾意急得哭了出来。

        半空中,直-8b在空中盘旋着下落!崔华盾在旋转震颤的驾驶舱里大喊:“寒号鸟!不要下来!其余各单位,保持现有飞行高度!”

        “猎鹰!——”

        崔华盾嘶吼:“这是命令!”

        云层里,只看到盘旋下落的直-8b一瞬间的影子。乱流冲撞,顾意驾驶的武直-10开始震颤,副驾驶看着顾意:“寒号鸟!拔高!赶快拔高!”顾意哭着拉动操纵杆:“猎鹰——”

        直-8b继续盘旋下落,尾翼螺旋桨不断地冒着火星折断,快速坠落,转眼便消失在峡谷之间的云雾之中。顾意看着一片漆黑的屏幕,哭着急吼:“指挥部!指挥部!我是寒号鸟!猎鹰坠落了!猎鹰坠落了!”

        “各单位注意!现在通报紧急情况,现在通报紧急情况!一分钟以前,一架满载救援物资的直-8b运输直升机坠毁。坠毁地点在1024地区,要求各单位,马上组织救援部队,到事发地点展开搜救行动!重复……”

        山道上,两辆军用卡车在震后崎岖的山道上疾驰,卡车上满载武警官兵和搜救犬。两辆消防车也从另外一处疾驰赶来。

        8

        文澜县城的临时机场,顾意驾驶的武直-10在空中悬停。一架直-8盘旋停落,舱门哗啦一声打开,高胜寒和霹雳火全体队员紧急集合,持枪待命。高胜寒全副武装:“现在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大家一定要全力以赴,把猎鹰找回来!找不回来猎鹰,我们就不回来了!”

        “除非死去,永不放弃!”队员们的吼声地动山摇。

        “出发!”高胜寒一声令下,王星背着背囊,95自动步枪背跨在后背上。队员们携带武器,低姿跃上直升机。高胜寒最后一个登上直升机,他转身,哗啦一声关闭舱门,飞行员随即推动操纵杆,直升机的螺旋桨高速旋转着拔地而起。

        空中,武直-10和直-8在云层中平稳飞行。高胜寒拿着地图,面色凝重:“根据卫星地图显示,直升机坠毁地点是峡谷之间的1024地区,那是一片原始森林,地形非常复杂,地震以后更不可知!大家下去以后,注意力要保持高度集中,搜索过程中,一定要仔细再仔细!”队员们表情凝重,曾紫陌含着眼泪,高胜寒停顿一下,怒吼,“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9

        1024地区,高山密林,云雾缭绕,浩瀚的林海一眼望不到边。上空,武直-10和直-8犹如一只矫健的雄鹰从低空掠过。

        机舱里,队员们全副武装,目光如炬。高胜寒的耳机里传来顾意的汇报声:“飞狼,我们已经到达坠机区域。”许飞看着手里的终端:“自动求救信号就在这一带,但是山区有信号折射,不能准确判断他的坠机位置。”高胜寒望着舷窗下云雾缭绕的茫茫林海,沉声问:“寒号鸟,大鹏,下面能见度太低了,你们能不能试着把高度再降低一下。前提是一定要保证飞行安全!”

        “明白!”顾意降低高度,低空在林海上空疾行。

        森林边上,一支由武警部队、消防队员和当地群众组成的搜救队快速下车,跑步进入密林深处。

        顾意操作武直-10转向,她忽然睁大了眼睛,只见森林深处,一团浓烟升腾发散。顾意大惊,焦急地操作直升机,直冲着烟雾方向,颤声道:“飞狼,我看到……看到一团浓烟!”

        高胜寒目光冷峻,看下去,曾紫陌也是泪如雨下。只见一股滚滚浓烟从树林缝隙里冒出来,顾意泪流满面,焦急地操作直升机在浓烟上空盘旋,但由于大面积的浓烟遮挡,看不到下面的情况。顾意盘旋着急吼:“飞狼,下面树林太密了,我看不到详细情况……”

        “我们准备下去!”高胜寒腾地站起身,看着还在流泪的曾紫陌,“……霹雳火组建的意义,是为了营救坠机的陆航飞行员。我从不希望,我们真的去完成这个任务,我相信你们也一样……擦去眼泪,我们去完成任务。”

        森林上空,武直-10逐渐拉高,直-8悬停在浓烟侧方向一处上空。王星拉开舱门,将大绳抛了出去,队员们快速起身,陆续从悬停的直-8上滑下。

        峡谷深处,霹雳火队员们滑降在山林当中,快速集结。顾意驾驶着直升机在低空盘旋,泪眼婆娑地看着下面。高胜寒挥挥手,黑龙打头,大家立刻呈扇形展开搜索。

        密林深处,云雾遮蔽,不见天日。王星担任尖兵,在密林中快速穿行,队员们陆续跟进,犹如出鞘的利剑与丛林融合为一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黑龙在最前面,走走停停。高胜寒看着谢思潇:“怎么样?”谢思潇说:“黑龙在找。”前面,黑龙左右看看,朝着一个方向跑去,谢思潇和队员们连忙跟上。

        黑龙钻出一片树丛,停下了。队员们快速跟了出来,气喘吁吁,都关切地看着黑龙。王星皱眉:“怎么回事?”曾紫陌看着黑龙:“它好像很疲惫。”谢思潇表情严肃:“这里植被太密集了,气流也很复杂,这对黑龙的嗅觉干扰非常大。”队员们面面相觑,屏着呼吸都看着黑龙。黑龙不停地四处嗅着。谢思潇有些忐忑:“黑龙,加油!”黑龙左顾右盼,忽然对着一个方向狂吠,猛跑了过去!谢思潇跟着猛跑:“它有发现了!”

        黑龙在密林中狂奔,队员们拼命跟随。黑龙飞速钻出一片树丛,站住,对着山沟下方一阵狂吠。

        高胜寒跑到崖边,只见山沟下茂密的树丛中,直升机的残骸不断地冒着滚滚浓烟。所有人含泪愣立当场。曾紫陌捂住嘴,泪水淌落。高胜寒忍着泪,沉声:“下去!”队员们拿出绳索,快速行动。

        空中,直升机在盘旋,顾意着急地问:“飞狼!飞狼!你们在什么位置?有没有发现?”高胜寒看着山沟里的残骸,沉声道:“寒号鸟,五分钟之后告诉你结果。”顾意愣住了,颤声道:“飞狼,你们发现他了吗?他怎么样?他到底在哪儿?”高胜寒严肃地:“寒号鸟,请耐心等待,我会告诉你结果。”高胜寒一挥手,队员们转身向崖底滑下去。

        白鹏看着一脸愣意的顾意:“寒号鸟,冷静!咱们一块儿等待飞狼的结果!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们……我们都要做好准备!”顾意含泪操作着直升机:“大鹏,我知道了!不管结果怎么样,我……我都准备好了。”顾意含泪,望着下方的茫茫林海。

        10

        山沟里,黑龙在狂吠。高胜寒率队员飞跑下来,愣立当场——树丛中,直升机残骸一片漆黑地冒着烟,驾驶舱部分严重地扭曲变形。高胜寒看着残骸一片,颤声道:“医疗组准备。突击组准备破拆!”

        曾紫陌低头整理着急救包,泪水淌落。许飞泣不成声地组装着破拆工具。高胜寒一步一步走进驾驶舱,下意识地停下,不忍心再向前。马路含泪,拍了拍高胜寒的肩膀:“还是我去吧。”高胜寒看着马路,点了点头。

        马路走向驾驶舱,探着身子四处查看,所有人都忐忑地看着他。突然,马路一脸惊喜,转身大喊:“空的!”队员们大惊,全都涌了上去——只见变形的驾驶舱里空空如也。许飞下意识地看着驾驶舱门,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飞狼!你看!——”

        高胜寒看驾驶舱门,目光一动:“舱门是从里面打开的!”许飞一脸惊喜:“这说明,猎鹰在直升机坠毁之前,就已经脱离了直升机!那他去哪儿了?”所有人面面相觑,高胜寒嘶吼:“找!”

        队员们四散开去,紧张有序地四处搜索着。黑龙在树丛中仔细嗅着,谢思潇紧紧抓着黑龙的牵引绳。空中,武直-10和直-8还在低空盘旋。顾意一脸焦急:“飞狼!飞狼!情况怎么样?你们找到猎鹰没有?”

        密林深处,高胜寒拽下耳麦:“寒号鸟!大鹏!现在我正式向你们通报搜索情况,我们在东经××,北纬××发现了猎鹰驾驶的直升机残骸,直升机已经完全损毁。”顾意带着哭腔:“飞狼!他怎么样?”

        “……算是一个好消息吧。经过检查,直升机舱门是从内部打开的,我们至今没有发现猎鹰。”高胜寒说。顾意愣住:“他……他自己打开了舱门!”

        “是的!”

        白鹏有些激动:“飞狼!也就是说……猎鹰有可能还活着?!”

        “至少我们没有发现他的尸体!”

        顾意的泪水哗地淌下,焦急地操作着直升机:“飞狼!我们马上飞过去,低空搜索!”两架武直降低高度,朝着密林深处低空掠去。

        11

        直升机的残骸旁,霹雳火的队员从各个方向会集过来。高胜寒急问:“有什么发现吗?”都摇头,高胜寒眉头紧皱。

        “猎鹰,我们得扩大搜索范围!”曾紫陌忍住眼泪,“直升机受到气流的影响,不可能垂直坠毁,如果猎鹰是在空中自行打开舱门跳机的话,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在空中选择了一个有可能生存的跳机地点!”郝玲玲皱眉:“有没有另一种可能?他只是潜意识里不想和直升机一起坠毁,所以跳了下去,并没有做出什么选择?”

        “没有这个可能!”高胜寒斩钉截铁,“猎鹰经验丰富,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逃生的情况下,他肯定选择待在驾驶舱里。因为对于直升机驾驶员来说,驾驶舱是他们最好的保护罩。”

        “可是这茫茫林海,怎么可能有适合跳机逃生的地点呢?”

        “不管有没有可能,我们都不能放弃!”高胜寒严肃地看着苍莽的林海,目光坚毅,“现在我命令,两人一组,扩大范围,分散搜索!”

        “是!”队员们快速结组,有条不紊地朝各个方向分头搜索。

        12

        密林中,曾紫陌跌跌撞撞地跑着,忽然脚下一绊,一个趔趄,高胜寒赶紧扶住她。曾紫陌含着眼泪:“我真的希望他还活着!”高胜寒声音低沉:“我和你一样……他是我兄弟。不能哭,要知道现在我们还在救人,你是医疗组长,你要冷静地工作。”曾紫陌点头,赶紧擦去眼泪,两人继续向前搜索。

        山林里白雾茫茫,密林中升腾着一片浓雾。白鹏驾驶着武直-8,一脸焦急:“寒号鸟!下面起雾了,我们必须拔高!”顾意含泪看着模糊的密林,带着哭腔:“大鹏!我们再找一会儿,再找五分钟,行吗?!”

        “寒号鸟,我理解你现在的想法。我也想继续找下去,一直找到猎鹰为止。可是现在我们的寻找是无济于事的,只能增加我们自身的风险。”白鹏的喉头蠕动着,“寒号鸟,你想一想,假如是猎鹰在指挥,他会允许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低空冒险,做无用功吗?”

        “可是我们现在是在找他!”

        “霹雳火也在找他!他们是最专业的搜救队。我们都了解霹雳火,了解飞狼和猎鹰的感情,我们应该相信霹雳火!走吧,我们去高空等霹雳火的消息!”白鹏痛心疾首,“寒号鸟!你应该不想让霹雳火再多找一架直升机,多找两个人吧?”顾意流着眼泪:“……我们……我们拔高!”白鹏长吁一口气,两架直升机迅速拔高,在他们下方,一片浓雾升腾。

        密林里,浓雾萦绕,气温骤降。谢思潇牵着黑龙,王星紧随其后。谢思潇苦恼地看着眼前的浓雾:“这破地方怎么说起雾就起雾啊!”王星眉头紧皱:“突然起雾,肯定是地壳变化引起的。咱们必须得尽快找到猎鹰,万一再发生余震就麻烦了!”谢思潇一惊:“我都忘了我们是在震区了。”

        王星掏出pda,一愣,看着前方:“我们走偏了!”谢思潇愣住:“偏了?”王星皱着眉头:“向北偏了整整20度。”谢思潇纳闷儿:“我们是怎么走偏的?”两人对视,忽然恍然地看着黑龙——黑龙低着头,鼻子不停地嗅着树丛。王星问谢思潇:“黑龙在嗅什么?”谢思潇诧异地摇摇头。突然,黑龙挣脱牵引绳,狂吠着冲向前方。谢思潇大惊:“黑龙!”两个人猛追上去。

        浓雾中,王星和谢思潇跑来,左顾右盼,大喊:“黑龙!黑龙?!”侧方向传来黑龙的犬吠声,谢思潇指着一个方向:“那边!”两人猛跑过去,只见黑龙站在草丛中,嘴里叼着一个飞行员头盔!

        谢思潇抢着拿下头盔,王星凑上去,战虎标志赫然在上,王星惊喜地叫道:“是猎鹰的头盔!人呢?!”黑龙一阵狂吠,箭一般冲出树丛,王星和谢思潇猛追上去。

        一片堰塞湖边,浓雾稀薄。黑龙焦躁不安,王星指着湖中央:“谢思潇!那是什么?!”谢思潇瞪大了眼睛,薄雾中,崔华盾身穿橘红色救生衣,漂浮在湖中央。谢思潇激动地抓住王星:“是猎鹰!——”王星激动地拽下耳麦:“飞狼!飞狼!我们发现猎鹰了!”

        密林里,高胜寒猛地停住脚,激动地问:“王星,现场什么情况?!”

        “这儿有一个堰塞湖,猎鹰穿着救生衣,漂在湖中央!”

        曾紫陌的眼泪下来了,高胜寒看她:“情况怎么样?”

        “目前情况不明!请求增援!”

        “我们马上到!”高胜寒焦急地拉下耳麦,高声命令,“全体注意!向东经××,北纬××靠拢!黑马!联系寒号鸟和大鹏,准备营救!”

        13

        空中,直-8和武直-10在浓雾之上疾飞。堰塞湖边,王星套上救生衣,快速跑向武直-10,将腰间保险绳挂钩锁在武直-10的起落架上,两腿钩住起落架,头手向下。武直-10缓慢拔高,朝湖面飞去。许飞几人打开自动充气橡皮艇,曾紫陌几人打开急救装备准备急救。

        武直-10横掠湖面,逐渐降低高度。王星倒垂着身体,瞪着湖面上双眼紧闭的崔华盾。王星沉声:“寒号鸟!继续降低高度!”

        武直-10在下降。

        “再降!”

        顾意屏住呼吸,推动操作杆。王星的手距离崔华盾越来越近,一把抱住崔华盾,将腰带上的攀登扣扣在崔华盾的腰带上,高声嘶吼:“寒号鸟!我抓到他了!拔高!”

        “收到!高度提升,三米,五米……”武直-10缓缓拔高,王星死死地抱着崔华盾。湖面上,许飞等人乘坐橡皮艇快速划过来。武直-10贴着水面飞行,接近橡皮艇,缓缓下降,低空悬停。队员们起身,从王星手中接过崔华盾,又将王星接下来。橡皮艇掉头,朝着湖边猛划。

        岸边,队员们七手八脚地从橡皮艇上接过崔华盾。白鹏驾驶的直-8在空地上缓缓降落,贴地悬停,舱门打开。曾紫陌焦急地挥手:“快!”队员们抬着崔华盾直奔机舱,迅速登机,直-8快速拔高。

        机舱里,曾紫陌焦急地对崔华盾做着心脏复苏术:“猎鹰!醒醒!醒醒!猎鹰!我们不会放弃你!你也不要放弃我们!”

        曾紫陌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高胜寒突然冲上去,一把将曾紫陌拽开,继续按压崔华盾的胸腔:“猎鹰!猎鹰!给我活过来!活过来!我把什么都让给你了!我连爱情都让给你了!你欠我的,你给我活过来!”

        高胜寒把头贴近崔华盾的胸腔,愣住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他。突然,崔华盾咳嗽着,吐出一口血:“快……弄死我了……”大家兴高采烈,曾紫陌喜极而泣。高胜寒一屁股坐下,笑着,脸上都是眼泪。武直-10里,顾意满脸是泪地笑着。

        14

        茂密的山林里群山叠嶂,一辆中巴车沿着山路盘旋而上。在中巴车的车身上贴着“支援灾区教育,安抚受伤心灵”的大红条幅。夏初坐在座位上,望着各处废墟和忙碌的救灾部队,心生感慨。

        临时安置区的帐篷群边上,两个志愿者领着二三十个孩子翘望着山道转弯方向。一辆中巴颠簸着渐渐驶来。一名志愿者激动地指着远处:“孩子们!你们看,老师们来了!”

        中巴车停下,孩子们欢呼着迎上去,将老师们团团围住,大声喊着:“老师好!”夏初和其他老师们热泪盈眶地蹲下身子,一个小女孩把手里的野花束双手递给夏初:“老师,这是送给您的。”夏初接过,抚着孩子的头:“小同学,谢谢你。”小女孩看着夏初:“老师,你可真漂亮。和我们杨老师一样漂亮。”夏初一笑:“是吗?那……哪个是你们杨老师呢?”小女孩流着眼泪:“杨老师死了……她为了救我和两个同学,被塌了的房梁压死了。”夏初愣住了,抓住小女孩的手:“小同学,我姓夏,你以后就叫我夏老师,我会和杨老师一样教你们读书,和她一样保护好你们的!”小女孩含泪点头,夏初紧紧抱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