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1

        客厅里,冯芸和夏初正聊得热火朝天,蓝妞打开门,站在门口:“我没事了,我们吃饭吧。”高胜寒心疼地看着蓝妞。蓝妞看向夏初,夏初心中一悸。高云飞忙招呼大家坐下:“对对对,吃饭!再不吃饭,菜都凉了!快,都坐下,吃饭!”

        夏初尴尬地站着,不知道要坐哪里,她走了两步想往高胜寒那坐,蓝妞的目光逼视她。夏初不敢坐。高胜寒拿女儿没办法。冯芸急忙起身,拉着夏初坐在自己身边:“坐这儿,坐这儿,来来来,筷子都给你准备好了。”夏初小心翼翼坐下,强颜欢笑。高云飞拿起筷子:“吃啊,都愣着干什么?”

        蓝妞拿着筷子机械地扒拉着饭,高胜寒心疼地看着女儿。冯芸张罗着给夏初夹菜:“小夏老师,来来来,吃这个,这是胜寒最爱吃的!回头我教你做啊!”蓝妞扒了两口不吃了,放下筷子:“我吃饱了。”转身进屋了。

        高胜寒追过去,敲门,蓝妞就是不开门。夏初尴尬地看着,眼里泛起泪水:“我,我先走了,我还有事。”冯芸挽留:“吃完饭再走吧?”夏初笑:“我是真的有事。”高云飞说:“那好吧,那谁——你去送送。”夏初赶紧摆手:“不用了,我车就在楼下。”

        楼下,高胜寒不说话,夏初低着头默默跟着他。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高胜寒问。夏初惨然一笑:“没意思。”

        “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

        “我也不想这样,我也没想到我会这样。可是,你为蓝妞考虑过没有?”

        “这不是你的话。这是我妈的话。”

        夏初无语。

        “你也是一个现代女性。”高胜寒看她。夏初眼里噙满泪水:“你妈妈说得有道理啊,不是说我没主意,我本来就喜欢你,你知道的。只是我以前没考虑那么多,那么长远。你妈妈说得对,蓝妞需要人照顾,需要母亲的照顾,我愿意照顾蓝妞,我可以不生孩子!我只要蓝妞一个孩子就够了,请你相信我,我会视同己出,蓝妞不会受委屈的!”

        高胜寒不知道该说什么。

        “高胜寒,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卑微,会去……会去追求一个男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再也不要活得这样卑微,再也不要爱得这样疲惫!我知道自己有错,我的错就是……”

        “你没有错。”

        “你听我说完,我的错,就是爱上了你!你有情有义,忠肝义胆,勇敢忠诚,我……我都没办法用词来形容你!你是我心中最完美的男人!快乐给他人,痛苦自己扛!我愿意分担你的痛苦,我愿意!”

        “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好。”高胜寒一脸歉意。

        “你有!”夏初看着他,“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就是爱上你了!”高胜寒不敢看她:“我告诉过你,我心里有人了。”

        “你自己会衡量……我真没想到,这些话会从我的嘴里说出来,我,我以前高看自己了。对不起……我是真的,想对你好,想对蓝妞好。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也是不得已。”

        “我从来都没有不理解你。”

        夏初苦涩地一笑:“可能我今天说得有点多,我并不想给你造成任何压力和困扰,那不是我的本意。我爱你,干脆坦荡荡,你知道就好,爱选谁随你。我爱你,不会缠着你,想我的人自然来找我。我会帮你把蓝妞照顾好,一直到不需要我照顾她的那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高胜寒不知道怎么说,夏初笑笑:“谢谢你听我说这些,我走了。”夏初上车,高胜寒默默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夏初,若有所思。

        2

        机库里,灯火通明。飞行员们整齐列队,右腿上插着92手枪,95微冲绑在左腿大腿上。霹雳火的队员们戴着sere调查间距臂章,也是全副武装。黑龙坐在那儿哈哧着鲜红的舌头。高胜寒站在队前,扫视着二十多个精锐的飞行员:“今天对你们进行综合测试,测试的名字叫‘抓野猪’。战虎特种航空队的飞行员是野猪,霹雳火是猎人。你们应该了解我,大家熟归熟,我们不会手下留情。测试的背景是你们在敌后被击落,算你们命大,没死。”

        崔华盾和队员们站得笔直,不吭声。高胜寒笑着站在崔华盾跟前:“怎么?说你没死,你还不乐意?”崔华盾目不斜视:“飞行员很忌讳你这么说!”高胜寒点头:“很好,你说出心里话!别忘了,我也是飞行员出身!你所说的禁忌我都知道!我今天就是要故意刺激你们,让你们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你没坠过机吗?那还是抗震救灾,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如果是战争呢?如果地面有枪林弹雨呢?如果遇到防空导弹呢?别跟我谈什么禁忌,今天的训练内容就是——你们在战场上被击落了!你们要逃生!两人一组,把这段时间学的拿出来,看你们的运气怎么样。”

        崔华盾不说话了,白鹏站在旁边,牙齿开始哆嗦。高胜寒冷笑着看他:“你们是逃不掉的。”顾意小声嘟囔着:“那我们还跑什么啊?”

        “你说什么?大声说。”高胜寒高喊。

        “报告!那我们还跑什么啊?”顾意怒吼着,眼里冒着光。高胜寒笑:“我告诉你,你们还跑什么——体验逃生的绝望!唯有绝望,才是人生。你很快就懂了。”

        3

        山地丛林间,枪声大作,不断有狗吠声传来。此时,崔华盾和顾意穿着飞行服,手持微冲,在山林间猛跑。远处,蒙着面罩的霹雳火队员们持枪狂奔,紧随其后。嗒嗒嗒嗒!……队员们拿着81自动步枪对天射击,枪口喷出烈焰,驱赶着四处逃散的飞行员们。

        “我们要节省子弹!”崔华盾边跑边换弹匣,顾意喘着粗气:“我也只剩一个弹匣了!”崔华想了想,解下胳膊上的伞。

        山地上,马路带石磊和黄宝贵快速追过来,扑通!马路被绊了一跤,飞身而出——一根细细的绿色伞绳拉在枝蔓之间。石磊和黄宝贵也是措手不及,三人倒在树丛当中,都摔得不轻。黄宝贵爬起来吐出嘴里的土问:“石头,你没事吧?”石磊捂着脑袋:“没事,就是在树上撞了一下!”马路愤愤地爬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玩儿了一辈子鹰,最后被家雀儿给啄了眼!飞行员,可以啊!”

        另一处山地丛林里,白鹏和陈天龙小心翼翼地搜索着前进。

        咻咻!暗处响起一阵口哨声。两个人转身持枪,甄大同露出一张迷彩大脸:“是我!”白鹏吐出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霹雳火那群土豹子呢!”三人正低声抱怨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谢思潇低吼:“黑龙,上!——”三人急忙转身,狼狈不堪地落荒而逃。黑龙一狗当先,一口直接咬住了甄大同的胳膊,甄大同惨叫着猝然栽倒:“走!快走!”白鹏无奈,和陈天龙拔腿就跑。

        谢思潇和王星冲过来,叫开黑龙,按住了甄大同。甄大同疼得龇牙咧嘴:“你们放狗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一对一?”王星轻哼一声:“谁有工夫跟你一对一,要抓的人还多呢!”谢思潇笑:“姐倒是想试试,要不等你进了战俘营,咱俩一对一?”甄大同恨恨地瞪着谢思潇:“魔头啊!太社会了!女魔头!”

        4

        雨夜,一个废弃的水泥工厂,四周一片静谧。崔华盾在警戒,顾意的头盔上戴着夜视仪,小心翼翼地露出脑袋观察着四周:“里面不像有人的样子。”崔华盾观察着四周:“还是要小心。”顾意轻笑:“这都老远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能跑这么远。”崔华盾想想:“我们进去,是得找个地方补充点营养,再这么跑下去,不被抓也拖得差不多了。”两人起身,小心地交替掩护着前进。

        工厂里到处都是废弃的砖头,空无一人的寂静。崔华盾小心翼翼地踏上台阶,扑通一声猝然滑倒,顾意急忙回头:“猎鹰!”崔华盾忙说:“我没事,踩油上了……”崔华盾站起身,突然愣住了——对面暗处的麻袋片下面,王星眨巴着眼,两人对视着。顾意匆忙跑下来,暗处一个黑影闪过,登时就是一个扫堂腿,顾意惊叫着飞身出去,撞在墙上,咚地落地。

        谢思潇从暗处闪身出来,枪顶着她的脑袋,顾意松开手,把枪放在地上:“你赢了!”谢思潇一笑,把枪收回来,放在地上。顾意纳闷儿,谢思潇起身,看着她。顾意一下子明白过来,站起身,对视着。

        顾意眼神锐利,冲上前飞起就是一脚,谢思潇信步举手一挡,稳住重心。顾意随即扑了上去,谢思潇就地起身,一个漂亮的燕子摆尾,准确地踢在了顾意的脸上,顾意瞬间飞了出去。顾意咬牙撑起身,一声大喊继续冲了上去,谢思潇连续出腿,左右开弓,顾意再次被连环踢倒,两人都是打红了眼,但顾意明显不占上风。

        另一边,崔华盾和王星还对视着。王星笑笑,放下枪:“我也陪你玩玩,崔副参谋长。”崔华盾冷笑:“那你就别后悔了!”王星嘿嘿一乐:“哟,飞行员还这么大口气?”崔华盾笑:“你忘了我和谁是航校同学了?在航校,我可和他对打了四年!”

        王星明白过来,伸手去拿地上的枪。崔华盾瞬间出腿,一脚把他踢了出去。王星飞身而起,撞在墙上。崔华盾猛扑上去,王星急忙闪身,崔华盾一脚踹坏了对面一堵废旧的墙,王星大惊失色:“来真的?!那别怪我不客气了!”崔华盾怒吼一声,又冲上来,王星敏捷地向后一闪,两个人打成一团,拳头落在身上都是咚咚带响的。

        哗啦一声,窗户被撞碎,两个人腾空摔出来,落在大雨中。两人脸上都带着血,爬起来,王星大口地喘着粗气,血红的眼瞪着崔华盾,摇晃着向前几步嘶吼着扑了上去,崔华盾措手不及,被逼得步步后退,疲于招架。

        崔华盾一脚踢向王星前胸,王星一侧身,敏捷地闪过,随即抱住崔华盾的右腿就要往下摔。崔华盾腰部一转,左腿起来直接踢向王星后脑。王星被踢中,一下子扑在地上,鼻血顷刻直往下流。王星爬起来,抹了一把鼻血,怒吼着再次冲上来。大雨中,两人打成一团,拳脚不长眼睛,落到身上都带响,落到脸上就带血。

        黑暗里,高胜寒冷冷地看着。曾紫陌站在旁边,心急如焚:“你就让他们这么打吗?”高胜寒冷声:“训练就是实战。”曾紫陌低吼:“这么打,会出事的!”说着就要冲过去,高胜寒一把抓住她:“战争来临的时候,没有人会去喊停。”

        “可现在不是战争!!”

        “你别无选择。”高胜寒看着她,“是我们选择的这个职业。”曾紫陌看着在大雨里撕打的两人,眼里带着泪光。

        5

        工厂里,谢思潇和顾意两人都是打红了眼,但顾意明显打不过,仍怒吼着猛冲上去。马路和黄宝贵、石磊几人躲在暗处探出脑袋,在边上看得起劲,嘿嘿笑着:“乖乖,这哪儿是女人啊,明明是俩母夜叉!”黄宝贵看得直咂舌:“太给力了,比看武打片还过瘾!俺怎么没想到那个女飞行员那么能打?”

        这时,顾意原地起身飞腿,一记重踢踢在谢思潇的胸口,谢思潇眼前一黑,飞了出去。顾意笑:“再来啊?”谢思潇爬起来:“我要不是故意让着你,想看看你有几两本事,你早就废在这儿了!”顾意得意地看她:“那你废了我啊?!”

        “这可是你说的!”谢思潇一咬牙,起身就是一串飞腿。顾意连忙举手格挡,匆忙退后躲闪着。几个男兵在高处看得瞠目结舌,龇牙咧嘴的,仿佛拳头都落在自己身上似的。

        厂区外,王星飞身起来,重重地落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再……来……”说着猝然栽倒。崔华盾站在雨里,身体开始发飘。高胜寒走过去,曾紫陌一惊,赶忙拉住他:“你要干什么?”高胜寒冷冷地甩开她:“不关你事。”曾紫陌急吼:“我是教导员,也是军医!我不允许你这么做!”

        “敌人会考虑这些吗?让开!”高胜寒一甩胳膊,曾紫陌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高胜寒大步走过去。崔华盾眯缝着眼,急促呼吸着,血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和雨水混在一起。崔华盾注视着他。高胜寒一边走一边脱去上衣,崔华盾怒吼着冲了过去。

        雨夜里,泥水溅起雨水,两双不再年轻的眼睛在雨里黑白分明。两个人撞击在一起,进入双峰对决,打得很残酷。他们都知道,这一场对决对两人来说,是一次真正的对话,一次真正长久压抑的爆发。

        6

        建筑物里,谢思潇一个漂亮的正后蹬,顾意一下子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爬不起来。谢思潇见状大惊,跑过去:“你没事吧?!”顾意躺在地上,咬牙:“死……死不了……”马路几人见状也急忙闪出来。

        顾意躺在地上,一脸痛苦。谢思潇走过去,伸手一把把她拉起来,顾意“啊”的一声惨叫。谢思潇松了口气,松开手:“知道疼,骨头就没事,别喊了,这都是小意思。疼就喊出来啊?”顾意倔强地看着她,咬牙不吭声。马路等人急匆匆跑来,一番查看:“骨头没事,抬走!”顾意被七手八脚地抬上担架走了。剩下谢思潇一个,突然眼前一黑,吐出一口血。谢思潇笑笑,抬手抹去:“还真不能小看了飞行员!”

        大雨里,崔华盾重重地倒在地上,喘着粗气,雨水溅在他脸上。高胜寒绕着他:“起来!”崔华盾艰难地想爬起来,高胜寒起身,一膝盖顶在他的脸上,崔华盾猝然栽倒,满脸是血。高胜寒怒吼着:“起来!你不就是想和我打吗?!”崔华盾艰难地撑起胳膊,高胜寒又是一脚,崔华盾仰面栽倒。

        “我知道你不服我!我一直都知道!十四年了,你一直在伪装!你不服我!”崔华盾艰难地想站起身,却起不来。高胜寒冷冷地看他:“我什么都让着你!我不想你不开心!我什么都可以让给你!我把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让给你了!可是你还是不知足!”

        “我……没有……”

        “你有!”高胜寒在雨中怒吼,“你是我兄弟,我什么都可以让给你!可是你到底想要什么?!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什么都给了你,可你却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不要你可怜我——”崔华盾在雨中撕心裂肺,泣不成声。

        “我没有可怜你!”高胜寒站在雨中,眼神在冒火。

        “你一直在可怜我……你一直在施舍我……高胜寒,你太骄傲了,以至于你根本不知道你所谓的对我好,是对我的侮辱……”

        “我没有侮辱你!”

        “你有——”崔华盾满脸是血,咬着牙,“你一直在侮辱我——十四年了,你根本没有觉察到,你一直在侮辱我——”高胜寒愣愣地看着他。崔华盾哭起来:“你什么都让着我,但是你想没想过,那是对我的侮辱?我也是一个男人,我不比你差!你在的时候我压抑着,我无所适从,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表现出真正的自我!你不在的时候,我还是压抑着,我还是无所适从,但是……我用事实证明我不差,我并不差!你睁眼看看,在我这个年龄,有几个特级飞行员?”

        “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比我差啊?”高胜寒的眼泪流下来,很快和雨水混在了一起。崔华盾看着他:“这就是你——高胜寒,你是那种把人气死不偿命的浑蛋!你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但是你伤害了所有人!不管谁和你接近,你都会伤害他们!你还觉得你自己什么都没做?”

        “我确实什么都没做!我做错什么了?!你说!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看待我?!我可以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们!我的心,都是你们的!”高胜寒突然哭了起来,一道闪电将他的脸映得惨白,高胜寒仰面哭喊着跪下:“我把什么都给了你们,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我——”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我……我努力地忘记这一切,我结了婚……有了女儿……我努力地让自己忘记这一切,我用了我所有的方法……幸福,我以为我已经拥有了幸福……可是,都没了……什么都没了……”高胜寒痛哭着闭上眼,雨水打在他的脸上和身上,一片悲凉。

        7

        夜里,雨已经停了,只是淅淅沥沥地滴答着。废弃的建筑里,点着一堆篝火,战虎的飞行员们被下了装备,光着头,关在几个铁笼子里面。崔华盾躺在前面的担架床上,旁边吊着输液瓶。曾紫陌蹲在旁边检查:“39.5度,他还没退烧。”顾意在旁边着急地问:“他不会真的生病吧?”曾紫陌看看她:“要送到山下,到旅卫生队检查才知道。”

        “他哪儿都不能去。”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顾意和曾紫陌回头,高胜寒赤裸着上身,坐在旁边的火堆旁。顾意心急如焚:“他在发高烧!”

        “他现在是我的俘虏。”

        “可是他在发高烧!”

        “我不能因为他发高烧,就把他给放了。”高胜寒冷冷地看她。曾紫陌走过去:“他确实需要医疗,我们现在只能简单处理。”高胜寒看了她一眼:“你都不应该处理他,没有阻止你,是我不对。”曾紫陌气急:“你?!”高胜寒站起身,转身走过来,马路把一件背心抛给他。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人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啊?”顾意眼眶发红。高胜寒看马路:“为什么她还站在这儿,跟我趾高气扬地说话?难道说,我是她的俘虏吗?”马路啪地立正:“我的错——把她带进去。”顾意不明白:“什么意思?”

        李珊和郝玲玲快步走过来,架着顾意:“快快快!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赶紧进去!”顾意挣扎着:“松手,你们想干什么?”郝玲玲无力地笑:“飞行员姐姐,这里可真不是你说了算!你再不进去要倒霉了!”顾意还在挣扎:“我就不进去——”

        关在铁笼子里面的飞行员们立刻骚动起来,高胜寒毫不犹豫,夺过石磊手里的卡宾枪,一枪托砸在顾意腹部。顾意痛苦地捂着肚子,高胜寒又是一枪托,直接砸在她的后脖颈子,顾意啪地倒下了。李珊叹了一口气:“我说你要倒霉了吧?”说着把顾意拉起来,黄宝贵刚打开一个铁笼子,白鹏和陈天龙等人要往外冲。

        黄宝贵痛心疾首:“我说飞飞们,咱认赌服输对不对?别说你们冲不出来,你们就是冲出来,是我们的对手吗?你们是天上的鹰,我们是什么来着?你们怎么说我们的?土豹子,对,土豹子!你觉得,在地上,是土豹子厉害,还是鹰厉害?”白鹏恨恨地:“你最好心里有点数,又不是一锤子买卖!都还得回飞虎旅呢,回到旅里面,你说是鹰多,还是土豹子多?”黄宝贵笑:“是鹰还是家雀儿,可不是嘴上说说的。你们不是天之骄子吗?不是眼都长到脑门儿顶上的吗?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吃的这点苦,我们土豹子全都吃过!这才哪儿到哪儿,跟休假差不多——让开!”

        白鹏不服气地瞪着黄宝贵,站在旁边一直不吭声的许飞走过来:“你们别闹了,真的没什么选择。”顾意满脸痛苦:“呆鸟,你也是我们这儿出去的!你今天就这么对我们吗?”许飞求饶道:“姑奶奶,寒号鸟,是我逼你的吗?你们走到这儿的每一步都是自己选的,你怪我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我能把你们救出去?!我心里比谁都难受,你现在还这么跟我说,你说吧,你让我干什么?我拿枪把他们都毙了?可能吗?”顾意看着他:“你变了!”许飞警觉地后退一步:“别动!我告诉过你,别动!动就要倒霉!这是训练,训练你们怎么在敌后活下来!一点点的委屈都吃不了,干吗要参加训练?好话不好听是不是?待着!”顾意一愣。许飞讪讪地:“怎么了?没见过?”

        “以前你不这样啊?你们这是公报私仇!”

        “以前你哪儿拿正眼儿瞧过我?”许飞惨然一笑,“你现在喊破天也没用,除非你不想干了。怎么说你都不明白,你到底想怎么的?你说说你,你们到底想怎么的?这不是我逼你们,是你们自己逼自己!”——咣的一声,大铁门关上。顾意急眼了:“浑蛋!看我怎么收拾你!”许飞难过地回过头:“训练结束,我随时奉陪,现在不行……”

        崔华盾躺在担架上,微微睁开眼,看着顾意:“沉默……行动!……高效……杀敌……”飞行员们关笼子里,默默念叨,声音逐渐大起来:“沉默行动!高效杀敌!沉默行动!高效杀敌!”……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脸上的晦气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视死如归的豪气。

        高胜寒看着他们:“很好,血气方刚,视死如归,我很高兴看见这样的表现。口号,热血沸腾的口号,在心中不断重复,这会是你们最开始抵抗痛苦的信念!能够喊出这样的口号,说明你们还有希望,你们的内心还残存着被营救出去的希望!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我是干什么的?”高胜寒环视着笼子里的飞行员们,“——我是行家。”

        “你是浑蛋!”崔华盾挣扎着。高胜寒笑笑:“这个称呼不错,我就是浑蛋行家!我熟悉飞行员,在这里,除了躺在这儿的他——就是我,飞行的资格最老,你们都是小杆子。十几年前,你们还是毛孩子的时候,我就在驾驶直升机了——你们可以问问他,你们视为空中战神的猎鹰同志,他是我的对手吗?”崔华盾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那是过去,你不信我们上去比比看!”高胜寒轻哼:“我十年没飞行了,你要现在和我比?赢了光彩吗?我只是告诉他们,你的学生们,你的徒弟们,你不是不败的空中战神!如果我不走,根本没你什么事儿!”

        “胡说八道!”崔华盾着急起身,一把拽掉针管,站起来,“高胜寒,你到底想干什么?!”高胜寒冷酷地看着他:“我在摧毁你的自尊心,和他们的自尊心。”

        “为什么要这么做?!”崔华盾的眼里腾腾地冒着火。

        “是你自己的选择,不是我替你选的——我说过,不要恨我。”崔华盾一愣。高胜寒看着他:“不要恨我的意思,不只是肉体的折磨和痛苦,那对你这种军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真正的折磨和痛苦,能够摧毁你堪称顽强的意志力的,是精神的折磨和痛苦。是你自己选择,到这儿来承受这一切的,不是我!你现在问我,我到底想干什么?!你是怎么问出口的?!”崔华盾呆住了,在场的其他人也愣愣地看着两人。

        “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放了,把你们都放了,让你们继续在飞虎旅做天之骄子,战虎特种航空队,精锐当中的精锐,暗夜杀手,王牌飞行员的摇篮——没问题!你是这样想的吗?你只要说一声是,我有什么必要继续下去?你和你的飞行员,又不是我负责选拔,我只是辅助你们训练,我管你们训练成什么样?”

        崔华盾说不出话。

        “是你要我帮你的!你要我帮助你和你的飞行员,能够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不要搞错了,我没那么多闲工夫,来给你们补特种部队最初级的入门课程!好,我们现在不浪费时间了。解散。”高胜寒转身就走。王星也松懈下来,转身:“哎!还以为有什么好玩的呢!没戏了没戏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铁门被打开,飞行员们走出来,白鹏盯着许飞,许飞被看得有点发毛:“你……你看我干什么?”白鹏咬牙:“断交!”其他飞行员也随声附和。顾意走出笼子,擦肩而过,许飞一把拉住:“你也断交?”顾意冷眼看他:“我认识你吗?”崔华盾站着没动,满脸纠结。高胜寒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高胜寒——”

        “我没空!”高胜寒头也不回。

        “高胜寒,我让你站住!”

        “你凭什么?”

        “我是飞虎旅的副参谋长,我命令你!”

        高胜寒猛地站住了,立正,转身:“报告!副参谋长同志,请指示!”

        “我命令——”崔华盾的眼里含着泪,高胜寒平静地看着他。顾意和飞行员们都纳闷儿地看着。

        “我命令,训练继续!高胜寒同志,除非我上一级首长下达命令,训练不会再中止。”

        高胜寒轻笑着摇头:“你顶不住的,你太脆弱了,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命令你。”

        “……你已经反悔过一次了。”高胜寒冷冷地说。

        “再也不会了。”

        “我不信。”

        崔华盾惨笑:“你非要在我的部下面前这么奚落我吗?”高胜寒的脸上没有表情:“对,我就是故意在你的部下面前奚落你,揭你的短。”

        “为什么?”崔华盾痛苦地闭上眼睛。

        “算了,你玩不起的。”说着转身要走。

        “等等!你刚才说玩,你知道,你在玩的是什么吗?是我作为一个军人的自尊心,作为一个领导的尊严和权威。我们都是带兵的,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他们会看扁了你,你不再是他们心中无敌的猎鹰。”

        崔华盾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凉:“这是我十几年来仅存的尊严了。”

        “你是外行吗?”高胜寒说,“搞笑!你应该清楚,像你这个级别的陆航指挥军官,王牌特级飞行员,参加过国庆大阅兵,多次出国参与联合演习,还去外军留过学,你的档案资料在对象国家和地区军队的情报库里面,起码有五十页a4纸那么多!我敢说他们搜集的你的照片,绝对比我们任何一个部门保存得都齐全!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吗?就算不知道详细的,起码知道你我是同学吧?你还以为是多高深的机密?”

        崔华盾睁开眼:“别说了,我懂了,来吧。”

        “再反悔就没意思了。”

        “等等!我跟我的部下说几句话,可以吗?”

        高胜寒想想:“可以。”

        崔华盾转过身,年轻的飞行员们都不太敢说话,看着他。

        “同志们!”崔华盾抬起头,“他说的都是真的,以前我隐瞒了你们。我……我欺骗了你们,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我确实欺骗了你们。你们一直传说,我是飞虎旅不败的空中战神,我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否认。出于虚荣心,我选择了默认。我……是他的手下败将。”

        一片鸦雀无声。

        “他的代号是飞狼,飞狼的名字不是白来的,是当时的飞虎团参谋长,也就是今天的旅长王浩大校亲自给他起的。当他驾机在空中,真的是一匹活脱脱的飞狼,天马行空,没人追得上他的轨迹。他的出现让整个飞虎团震惊了,而我没有震惊,因为,我和他是航校的同班同学。”崔华盾的眼泪在打转,“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上课,一起训练,一起打球,一起洗澡……我们甚至还一起……爱上了同一个女人……他一直比我强,他真的不愧叫高胜寒!他什么都比我强,他好像生来就是为了比所有人都强的,你们不知道那时候他到底有多强!没有人可以比得上他的光芒,没有人可以超越他的巅峰,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给身边所有的人,造成多大的压力,带来多深的伤害……你们不用看他,他其实也不想,他只是……太强了……

        “我……一直是他的兄弟,我们一直是兄弟……在遇到他以前,我从来没有丧失过那种唯我独尊的自尊心,少年的自尊心,一直到遇到他……经过很多次悄悄的尝试,我才知道,我根本不可能超过他,他就是我心里那完美的军人……我只能在他的光芒下面,成为千年老二……你们不知道那种感觉,我从被动到主动,中间经历了多少内心的反复挣扎,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我只知道,我只能做千年老二,因为有他在。我努力克制嫉妒的火焰,不让嫉妒烧毁我的理智,不让嫉妒毁灭我的信念。我告诉自己,我要面对现实,如果高胜寒是长机,我就是他最忠诚的僚机。在空战当中,我会为他去吸引敌人的火力,不惜一切代价掩护他的行动,哪怕是牺牲掉我自己。我是一个革命军人,我要有理智,一切为了人民解放军,一切为了陆军航空兵,一切为了打赢!我就是这样告诉自己,就这样坚持下来……”

        高胜寒的喉头蠕动着:“……原谅我,我也刚知道。”崔华盾惨然一笑,摇头:“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唯一的错就是你太强了,强大到任何靠近你的人都会被你的烈焰所灼伤!我是这样,紫陌……曾教导员也是这样,她比我受的伤还要深。”

        曾紫陌捂着嘴,泪流不止:“你说这些干什么呢,都是过去的事了……”

        “不,我今天要说出来,”崔华盾深情地看着她,“因为这是他们这些年轻人,也包括霹雳火的年轻人们,一直在猜测,一直在迷惑的。当有一天战争爆发,他们要跟我们上战场,去杀敌,去出生入死,我不能让他们有猜测和迷惑。我们应该告诉他们,他们的指挥员,不会是他们所不信任的那种人。”

        曾紫陌忍住自己的眼泪,高胜寒的眼中也隐约有泪光在闪动。

        “我犯了一个错误,一个我后悔终生,也不知道如何弥补的错误。从我们在航校认识开始,世人都叫我们航校铁三角。其实,我知道,高胜寒爱着曾紫陌,曾紫陌也爱着高胜寒,只是他们两个的性格太接近了,都是那么骄傲,谁都不肯先说出口。而我,也爱曾紫陌,他们也知道,我们的关系就是那么微妙,一直到飞虎旅,当时还是飞虎团。我……我有私心,我做了错事,我利用了……利用了高胜寒的骄傲。我知道,他会让我的……”

        曾紫陌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崔华盾的眼泪也是哗哗地往下流。高胜寒错开眼,不让他们看见自己的眼泪。

        “这是我用一生,可能都无法弥补的错。我的自私伤害了三个人,两个是我的兄弟,一个是我自己。你们现在知道,你们面对的猎鹰是个什么样的人。猎鹰不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不是一个不败的战神,他也犯过无法弥补的错误。猎鹰也有虚荣心,希望你们认为他战无不胜,但实际上不是,猎鹰从来也没有赢过飞狼,不管在空中还是在地面,不管在战场还是在情场……唯一的一次可笑的成功,还是利用了飞狼的骄傲……我告诉你们一直想知道的真相,包括我不想让你们知道的真相,我从你们心中无敌的空中战神,落在地面上成为一个有缺点的普通人。这一刻,我卸下所有的装甲外壳,我本来以为我会惶恐,可是我没有。我早就应该这么做,我不该骗你们,因为你们是那么信任我,愿意跟随我去出生入死……对不起……”崔华盾闭上眼,泪如雨下。

        现场一片安静——很快,一个掌声响起来,眼含热泪的许飞看着崔华盾,掌声越来越响亮,所有的人都鼓掌看着崔华盾,唯一没有动的是曾紫陌,她反而冷静下来。

        崔华盾呆住了,看着自己的队员们。年轻的飞行员们热泪盈眶,热烈鼓掌。顾意走上前去,流着泪在笑:“猎鹰,我们信任你!”说着,所有的飞行员们猛地扑过去,和崔华盾紧紧拥抱在一起。高胜寒平静下来,侧头看旁边,曾紫陌不在,高胜寒急忙追了出去。

        8

        楼顶处,天色已经拂晓,空气很清冽。曾紫陌坐在楼顶的边缘,默默地看着远方,目光忧伤。高胜寒站在她身后,没说话。曾紫陌知道是他,也不回头:“你是想来告诉我,当初你把我让给他,是出于兄弟的情谊?”高胜寒默然:“我是真的希望你们两个都能过得好。”曾紫陌淡淡一笑:“你看见结果了?”高胜寒一脸歉疚:“如果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就不会有这个结果。”

        “到今天,你还不想说一声你错了?”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

        曾紫陌苦笑:“十年,我等这句话等了十年……一个女人,有几个十年?从23岁,到33岁……我人生当中最宝贵的十年,就在这等待和煎熬当中度过。你可曾想过,你拍屁股走了,到了一个新的部队,一个新的环境,远离我和他,远离飞虎团,在环境的作用下,你会很快渡过那种痛苦……你确实渡过了,开始了新的生活,有了妻子,有了女儿……我呢?”高胜寒无言以对,曾紫陌泪流满面,“我怎么办呢?我是怎么过来的呢?我有多苦呢?每天,我都在这熟悉的环境里面,看着直升机飞起来,又看着直升机落下去。看着崔华盾上班,又看着崔华盾下班,看着太阳升起来,又看着太阳落下去……十年,看着门前的树,渐渐地从碗口粗细,长成大树了……十年……我都快得抑郁症了……”

        “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

        曾紫陌笑笑:“十年,我从一个青春美好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少妇……你们兄弟两个是冰释前嫌了,我的这十年,到底算什么呢?”高胜寒看着她:“我回来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曾紫陌笑得很苦涩:“别逗了,高胜寒。”

        “我一直有这个打算。”

        “可是我没有这个打算了……你以为我是什么?”曾紫陌的眼泪掉下来,“我是一个小动物吗?你挥挥手,我就要跟别人结婚,你招招手,我就要贴到你身边来?我是一个活人啊,高胜寒,不能因为你是高胜寒,你就要欺负人吧?我没有怨恨你,也没有怨恨他,我只是在心疼我自己,心疼我自己的这十年……”

        “我可以弥补的!”

        曾紫陌笑着哭了:“高胜寒,你还是一点都没改,你真的是太……我刚才说的话,你一点点都没有听懂——我不是宠物,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那,那你说怎么样?”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昨晚说,为什么老天爷要你承受这些痛苦……其实,有哪一个人是好过的呢?我不也在承受这些痛苦吗?此时此刻,你想招招手,让我再次回到你的身边,把你放进我的心里,你知道,我要克服多少障碍吗?我自己都不敢想……”

        “我明白了。”高胜寒点点头,转身要走。曾紫陌急了:“你这就走了?!”高胜寒平静地看着她:“你,你可能需要静静吧?”曾紫陌苦笑:“……我服,我真服。”高胜寒不明白:“怎么?我,我这次真的没说什么啊?”曾紫陌转过身:“没事,你走吧,我需要静静。”

        “我,我可以留下的!”

        “不需要!”

        高胜寒想想,还是走了。曾紫陌听着他消失的脚步声,流着泪看远方:“老天爷啊,为什么让我爱上这种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