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1

        边境小城,街道上人头攒动,炊烟弥漫,路边上停着一辆面包车。在一处僻静的胡同处,一个少数民族装扮的中年女人佝偻着匆匆走过。

        中年妇女拐进一间旅社,关上门,取下头上的头巾——是龙丹丹!龙丹丹来到窗户旁,小心翼翼地拉着窗帘缝隙往外看。面包车上下来两个壮硕的汉子,朝旅社方向走来。龙丹丹拔出手枪,哗啦一声将子弹顶上膛,拿起手机拨出去:“我有麻烦了。”

        “什么情况?”

        “没有等到接头的人,我还被盯上了。”

        “马上撤离!”

        这时,门外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龙丹丹压低声音:“来不及了!他们已经在上楼!”

        “电话不要挂,支援小组马上到!”

        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响起,龙丹丹把电话放在一边,转身持枪对准了门口。砰!门被一脚踹开,龙丹丹举枪:“不要找死!”壮汉手里持枪,龙丹丹扣动扳机,一名壮汉中弹倒下,其余两个人猛地扑上来,龙丹丹来不及开枪,举手格挡。壮汉举着一根电棒,猛地戳在龙丹丹的腰上。龙丹丹战栗着倒下,一根针管扎在她的脖子上。龙丹丹被按住,晕了过去。

        胡同口,两个劫匪扛着被裹在被子里的龙丹丹快步跑出旅社,跳上面包车,一踩油门快速离开。一辆越野车从对面驶来,剑齿虎和两名便衣在车上,面包车踩足油门,直接把越野车撞到一边。剑齿虎跳下车,拔出手枪:“马上通知警方拦截!”

        2

        刑讯室里,一盏强光在摇晃,蒙着黑口袋的龙丹丹被按在椅子上。刷——面罩被拽下来,龙丹丹眯着眼,桀骜不驯地看着对面。一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冷冷地注视她。龙丹丹深呼吸一口:“黑鲨。”黑鲨笑笑:“不再伪装了吗?”龙丹丹冷笑:“你觉得,能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呢?”

        “你们打入k2的秘密。”

        龙丹丹笑出声来:“我什么都不知道。”黑鲨冷笑:“你觉得我会信吗?”龙丹丹嗤之以鼻:“信不信是你的事。”

        “说不说是你的事。”黑鲨狞笑着走过去,捏着龙丹丹的脸,“我一点儿也不介意对你残暴无情,你也该知道我的手段。这么漂亮的女人,你真的想承受那种人间地狱的痛楚吗?我知道你的心中有信仰,但是在难挨的痛楚和屈辱面前,你的信仰又能换来什么?你只会求一个速死。”龙丹丹平稳着自己的呼吸。黑鲨走到一堆刑具面前,狞笑着:“我知道,你接受过严刑拷打的训练。但是相信我,我的人不会让你失望的,他会比你所听说过的任何刽子手都要变态。说实在的,我也有点怕他,因为他的变态是我没办法有效控制的。我的心肠没有那么硬,我是个行吟诗人,你知道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一向悲天悯人。”黑鲨修长的手指从龙丹丹脸上划过:“一想到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标致的美人儿,要变得惨不忍睹,我真的是于心不忍啊。我觉得,我应该为你作一首诗,谱个曲,唱给你听。”龙丹丹轻哼一声,冷笑道:“除了尸体,你什么也别想得到。”

        黑鲨把玩着小巧精致的刑具,锋利的尖刀闪着寒光:“嘘——死亡太轻松了,活着才是艰难。”

        “那又怎么样呢?”

        黑鲨笑笑:“我知道,江姐这样的革命英雄是你的偶像。你们这些人,在及时享乐的今天还抱着一种古典的信念。虽然你活在当下,但你的脑子却还是一个老古董,都可以当成标本来研究了。没关系,我会给你变化的过程,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不要太快,那我会觉得没有意思。”龙丹丹呼吸急促:“我们的人,不会放过你的。”黑鲨狞笑着:“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好下场,你也一样。踏上这条路,谁也别想有回头路。”

        龙丹丹闭上眼睛,不再说话。黑鲨回头看看刽子手,转身出去了,刚刚微笑的脸上露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营地外,黑鲨走到院子中间,一名手下递给他一把吉他。啊!——一阵惨叫声从里面传出来,黑鲨面无表情,优雅地拨动着琴弦。瘆人的惨叫声和这琴声融合在一起,在黑夜里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3

        机场一角的草坪上,不远处,高胜寒和曾紫陌并肩走着。谢思潇正带着蓝妞跟黑龙玩儿,蓝妞抱着黑龙,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思潇伸着脖子往那边看,蓝妞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又回过头撇着嘴:“有什么好看的?俩闷葫芦。”谢思潇意外地看着她,蓝妞挥挥手,“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想看什么吗?不就是那点事儿吗?哎,我太了解我爸了,他就是个闷葫芦,说不了什么。”谢思潇一笑:“哟,你人不大,懂的还不少啊?”蓝妞叹着气:“你们这些大人啊,小孩的心思你们不懂。”谢思潇看她:“那,你支持你爸爸和海豚阿姨了?”蓝妞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我支持不支持,人家不还就那样吗?”谢思潇摸摸她的脑袋:“你别担心啊,海豚阿姨可善良了,会特别疼你的,再说,还有我们呢!我们一样会疼你的啊!”

        “哎!没妈的孩子,你哪里懂啊?”说着蓝妞向后一倒躺在草坪上,双手枕在脑后,“我好想我妈妈。”谢思潇的心被刺了一下,若有所思。蓝妞偏头看她:“你怎么了?”谢思潇笑笑:“……没什么,我也想我妈妈了。”

        “你妈妈在哪儿?老家吗?”谢思潇没说话。蓝妞恍然,望着天,“哎,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谢思潇怜爱地摸摸她的脑袋:“蓝妞,你真的很聪明。”

        “书上说,女孩失去妈妈,都会特别敏感。躺下,跟我一起看天空。”

        谢思潇笑笑,好奇地躺在蓝妞身边:“天空有什么?”

        蓝妞双手枕在头下,眯着眼看着蓝成一整片的天空,幽幽地:“妈妈在看着我……你妈妈也在看着你。”谢思潇眼眶一红,蓝妞看她:“我们都是孤独的孩子,没人会知道我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谢思潇闭上眼,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悄然滑落。

        不远处,高胜寒和曾紫陌两人都不说话,只是来回地走。机场上一片安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和他们心跳的怦怦声。高胜寒放慢脚步,打破沉默:“我们走了第三个来回了,打算走到天黑吗?”高胜寒站住,看向曾紫陌。曾紫陌有点紧张地看着他。高胜寒顿了顿:“我现在很难从失去父亲的悲伤当中缓过来,命运让我和父亲错过十年。”

        “我理解,我不知道能为你做些什么。”曾紫陌抿着嘴,缓缓点头,“我知道,其实我也有责任,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离开陆航,不会离开飞行员这个岗位。”高胜寒的笑容很悲凉:“人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你……是不是休息一段时间?”曾紫陌的眼神里装满柔情。高胜寒轻轻摇头:“我现在休息,只会更久地沉浸在悲伤当中。我需要尽快调整自己,我父亲……不会想看见我沉浸在悲伤当中,不去工作的。我心里很疼,但是我必须扼制自己的这种疼。”

        “我不知道怎么帮你,我确实很想帮你。”

        “这种伤痛,只能自己扛。”

        “你妈妈走了?”曾紫陌问。

        “嗯,”高胜寒点头,“她要去带自己那些学生,我能理解她。”

        “那蓝妞怎么办?”

        “还是老样子,我只能委托夏老师。”高胜寒看了曾紫陌一眼,“暂时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我亏欠蓝妞太多了。”

        “我知道。”曾紫陌点头,转身继续往前走,“夏初老师是个好女孩,你……你不要……”曾紫陌拼命忍住眼泪,说不下去了。

        “我是怎么想的,你应该清楚。”曾紫陌一愣,高胜寒的眼神紧盯着曾紫陌,“只是现在,确实不是时候。有好多话,我一直想对你说,一直都没有找到契机。你会听吗?”曾紫陌没回头:“……我明白你的意思。等你梳理清楚,我会的。”

        高胜寒没有说话,回首看着武直-10机群轰鸣着从头顶上掠过,直到它们飞过天际,变成很小的小黑点,再也看不见。高胜寒收回目光,声音有些更咽:“我为我的父亲骄傲!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

        4

        草坪上,谢思潇和蓝妞躺在那儿舒服地晒太阳,黑龙噌地一下直起身子,汪汪汪地叫。谢思潇起身一看,是王星:“你怎么跑这儿来了?”王星从兜里摸出一段绳索:“我怎么不能来?我这不给黑龙买了个玩具嘛!”黑龙看着新鲜,一下子咬住了,“你看,黑龙还挺爱玩儿!”蓝妞起身:“哎!我才不当电灯泡呢,黑龙,咱们走!”说着带着黑龙跑远了。

        王星愣愣地看着蓝妞的背影,半天才恍然:“小人精啊?”谢思潇笑:“是啊,一张嘴字字诛心啊!小时候就这样,长大怎么得了?对了,你来找我干吗?”王星讪讪地摸摸标准的中国军人和尚头:“那什么,我有事要跟你谈。”

        “谈呗,怎么了,这么鬼鬼祟祟的?”

        “我这怎么叫鬼鬼祟祟呢,我这是光明正大,想跟你聊点事儿。”王星看看蓝妞,又看看远处的曾紫陌和高胜寒,叹了口气,“算了,我们还是改个时间聊吧。现在……不太是时候。”

        “怎么了?”谢思潇纳闷儿,随即又若有所思地点头,“哦,好吧。”王星愧疚地看着谢思潇,欲言又止。谢思潇笑笑:“你不用那么奇怪地看着我,我做好一切思想准备了。”王星一愣,谢思潇故作潇洒地一笑,“我是没谈过恋爱,但是我不傻啊!蓝妞说了,女孩失去妈妈都会特别敏感。”王星刚想说什么,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几乎同时,谢思潇的手机也在振动。两人拿出来一看,都是短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两个人都是一愣,脸色微变,一路飞奔而去。

        不远处,高胜寒拿着手机,面色严肃,曾紫陌沉声道:“我带队吧。”高胜寒摇头:“你没有实战过!”说着两人往指挥中心方向飞奔。高胜寒边跑边喊:“蓝妞,你去门岗那儿等夏老师!我马上打电话给她!爸爸要去工作了!”

        “哦!知道了!”蓝妞一脸狐疑,看着高胜寒跑远了。

        5

        指挥中心,八一军旗在上空飘舞。高胜寒已经换了一身迷彩作训服,脚蹬黑色牛皮战斗靴,背手跨立站在队列前。霹雳火的队员们也是全副武装,持枪伫立。旁边,崔华盾和其他几名战虎队的骨干也站在那儿。两分钟后,穿着便装的剑齿虎驾着一辆敞篷迷彩吉普车卷着尘土疾驰而至,旅长王浩和政委秦明相继跳下车,走过来。

        “你们准备好战斗了吗?!”王浩神色严肃地注视着队员们,声如洪钟。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的吼声地动山摇。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王浩厉声道,“当初我定这个暗语的时候,就是想让你们知道,你们将要面临的战斗,是充满艰险的!作为我部所属的两支特种部队,你们要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雄心壮志!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任务!”队员们目光炯炯,注视着王浩。

        穿着便装的剑齿虎一直注视着王星,王星觉得有点奇怪。谢思潇看他,又看剑齿虎,也是一脸纳闷儿。王浩走到剑齿虎旁边:“这位是三局的同志,这次的特殊任务,就由他们部门来指挥。”剑齿虎一步前趋:“同志们好,我来自三局,你们就叫我剑齿虎吧,这是我的代号。”

        “三局?”曾紫陌低声嘟囔着,她从来没有听过部队里有这样一个部门。高胜寒神色平静:“不该问的不要问。”曾紫陌瞬间明白了,毕竟在部队里待了十多年,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前天,我们的一名侦察员被国际恐怖组织k2在西南边境地区绑架。”剑齿虎严肃地说,“根据情报,她被带到地图上的102地区,这片地区的边境线犬牙交错,方圆上千公里渺无人烟,地形地貌复杂,是真正的原始森林。k2组织在这里有一个秘密基地,大概有二百左右的武装匪徒。不要小看这二百人,都是亡命之徒,其中不乏在外军特种部队服役过的老兵,其余的也大多在丛林山地作战多年,富有战斗经验。”

        “我们要去救人?”高胜寒神色平静。

        “这是第一个任务,我们的侦查员身负重伤,不仅需要战斗,也需要及时救治。电脑系统里面跳出来的第一选择,就是你们霹雳火。”

        “这是我们的专业。”高胜寒的脸上露出天生的自信。剑齿虎看着他:“第二个任务,是彻底摧毁这个秘密基地。”崔华盾猛地一挺胸:“战虎可以办到!”剑齿虎点头:“所有的情报资料都在整理当中,你们在路上会看到。还有什么问题吗?”

        “报告,我有一个问题。”是王星。

        剑齿虎看他,所有人都在看他。王星的气势下来了:“我……我能问吗?”剑齿虎点头:“你说吧。”

        “我们……我们去救的是什么人?总不能连个照片也不给我们看吧?”

        剑齿虎神色复杂地看着他:“我一直在犹豫,你是不是要参加行动。”——高胜寒顿时明白过来。王星笑笑:“我好像,好像不归你管吧?”

        “我是对你没有管辖权,”剑齿虎话锋一转,“——但是我有合理的建议权。”

        “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信任我的队员。”高胜寒厉声高喊。剑齿虎想想,点点头:“好吧。”说着他轻点键盘,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王星猛地一下子愣住了:“怎么,怎么会?她,她……她不是龙丹丹……”

        “她不叫龙丹丹。”剑齿虎脸上没什么表情。

        “她……她叫什么?她到底是谁?!”

        “你无权知道。”

        王星表情复杂,呼吸急促,他闭上眼睛,脑海里闪过以往两人在一起的欢乐时光,一行眼泪从王星的脸上滑落下来:“她……她到底是……谁?”

        “——她在黑暗中,是为了守护光明——你知道这一点就够了。”剑齿虎的语气冒着寒意。

        “她一直在骗我。”王星泪流满面。

        “不然呢?她还能什么都告诉你吗?”剑齿虎看着王星,一字一顿地,“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知道我?”王星睁开眼。剑齿虎注视着他:“我何止知道你,你的所有资料我都看过。我知道你爱她,你爱错人了,她没有办法接受你的爱——起码现在不能。”

        谢思潇站在旁边,表情复杂。王星注视着剑齿虎,声音有些发颤:“她……她爱过我吗?”

        “这你要去问她自己,在你们能够把她活着救出来以后。”

        “我会问她的。”王星的眼泪滑落。

        王浩的眼睛紧盯着高胜寒:“你对他有把握吗?”高胜寒抬头挺胸:“我信任霹雳火的每一名队员!”政委秦明有些犹豫:“如果出现问题……”

        “——我承担责任。”高胜寒的回答铿锵有力。王星一愣。

        “这不是你承担责任与否的问题,高胜寒。大战在即,霹雳火和战虎都是首战,首战必须告捷,否则军法无情!”

        “完成不了任务,我提头来见!”高胜寒这是下了军令状。王星含泪看他:“谢谢,谢谢飞狼……”高胜寒面无表情:“我不需要你的感谢,帮我把脑袋留下就行了。”

        队员们哄的一声都笑了。王星抹了一把脸:“是!我一定帮你把你的人头留下!”高胜寒想想:“我怎么听都不太像好话啊!”王星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了,谢思潇擦去眼泪,瞪了他一眼:“闭嘴吧你!这个时候你最好不要说话!”王星表情复杂地看谢思潇一眼,低下头。

        “还有问题吗?首长?”高胜寒啪地立正。

        “没有了,三局的同志呢?”秦明转向剑齿虎。剑齿虎摇头:“我只负责指挥行动,并且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参战人员的决定权,还是在部队。”

        “很好,那就都没问题了,我们同意王星同志参战。”王浩说。王星热泪盈眶。高胜寒的眼里射出寒光:“我们有多长时间准备?”

        “立刻!马上!刻不容缓!”剑齿虎黝黑的脸上,孕育着无穷的力量。

        6

        机场上,崔华盾带着队员们正在为直升机的起飞做最后的检测,地勤人员匆匆地来来去去。谢思潇在帮黑龙穿战术背心,王星心事重重:“我,我想和你谈谈。”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谢思潇没回头。

        “我怕,万一……我就没机会……”

        “呸!”谢思潇停下手,站起身,盯着王星:“听着,你不会有万一的,我也不会!你有什么想说的,等行动结束以后再说,等活着回来再说!”

        “……对不起……”王星的眼神闪烁不已。

        “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这是我自找的,我明明知道……”谢思潇摇摇头,“算了,现在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听着,王星!和你没关系,这是我自愿的!你不要分心,我们要去打仗!这不是训练,不是演习!我实战过,你没有!我告诉你,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分心!忘记所有的一切,你和我仅仅是战友!战场上,都是下意识的反应,不要分心!”王星的眼里有泪花在闪动:“……我从未想过,我会遇到你。”谢思潇流着泪:“那又怎么样?已经遇到了,这就是事实!事实的意思,就是无法改变!不管你现在想说什么,咽回去,我现在也不想听!打仗,是会死人的,死的不能是我们!王星我告诉你,我现在很恐惧,因为我分心了!我在努力让自己不分心,我希望你也能做到!这样才能让我们两个都活下来,我想活下来,我从小孤苦伶仃,长这么大,穿上军装,成为军官,不是为了去送死的!”

        “我答应你,我不分心!”

        “活下来,答应我!”

        “我们一定能活下来的!你,和我,都能活下来!我们,都能活着回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记住,我有很多很多话想对你说!等我们活着回来,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你!”王星的眼神变得坚定。谢思潇也含泪笑着:“那你就亲口告诉我,不要留信,不要录音,不要视频——我要你亲口告诉我!”王星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机场一角,队员们都各自整理着自己的武器装备,战前的紧张气氛笼罩在基地上空。高胜寒全副武装,和剑齿虎走过来,曾紫陌放下武器:“立正!”

        刷——队员们整齐立正。

        高胜寒看着剑齿虎:“你跟大家说几句吧。”剑齿虎问:“我?合适吗?”崔华盾点头:“我们完成的是你带来的任务。”剑齿虎想想:“好。”说着走到整齐的方阵前,目光一一扫过队员们坚毅的脸庞。

        “同志们!”剑齿虎一声虎吼。

        刷——队员们的动作整齐划一。剑齿虎抬手右手:“请稍息!”

        刷——又是一片整齐的声音,全体队员背手跨立。

        “很高兴,能和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一起工作,来以前,我看过你们的资料。我相信,你们会圆满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由于工作关系,我不能和你们说太多详情,但请记住!”剑齿虎斟酌着用词,“请记住——你们所要营救的是一个功勋侦察员。她常年战斗在隐蔽战线的第一线,出生入死,默默无闻。她的名字,或许我不能告诉你们,她的代号——雪狐。”

        “雪狐……”王星默默地嗫嚅着。

        剑齿虎的喉头蠕动着,似乎有千言万语却无法说出来,他饱含着热泪看着面前的队员们,声音更咽:“请你们,把雪狐同志活着救出来!她为了工作……为了祖国,牺牲了太多!同志们,拜托了!”说着,剑齿虎举起了右手。

        刷——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队员们举起自己的右手,贴在钢盔的边沿或者自己的光头太阳穴上。

        高胜寒的脸色变得凝重,举起右手高喊:“霹雳火——”

        “——除非死去,永不放弃!”队员们举起右手,瞪大血红的眼睛厉声高喊。这喊声坚定浑厚,声厉如洪,在机场上空回荡。

        7

        机舱里,全副武装的队员们脸上涂着伪装迷彩,身穿猎人迷彩服,手持战术改造过的95自动步枪等各种武器,左臂佩戴的霹雳火臂章让这一群人看起来更加精悍生猛。机舱一角,王星一声不吭地抱着95自动步枪,若有所思。

        高胜寒走过来,蹲在王星面前:“我把你捞出来,参加这次行动,不是为了看着你在这儿挺尸的。”王星抬眼:“对不起,飞狼,我想多了。”

        “你想多是正常的,你是当事人。你现在都想明白了吗?”

        “我都想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工作。”

        “你知道她在为祖国牺牲,就更应该明白自己现在要怎么做。”高胜寒低声呵斥。王星歉疚地点头:“是,我明白。”

        “别的事儿行动结束以后再说,现在,我需要你保持你敏锐的头脑。我对你寄予重望,你是突击小组的组长,你不能犯浑。”

        王星低下头,再抬起来时眼神里已是目光如炬:“我向你保证,我会冷静下来的。”高胜寒拍拍他的脑袋:“我相信你。”

        高胜寒起身,回头看看坐在对面的谢思潇:“蜘蛛蟹!——”

        “到。”谢思潇啪地立正。高胜寒看着她的眼睛:“我对你的期待是一样的。”

        “我不是第一次参加实战。”

        “我知道,多句嘴,不行吗?在到目的地以前,调整好自己。”

        “我不是那意思……飞狼,我……”谢思潇不好意思。高胜寒不再理她,走过去,直接坐在了曾紫陌身边的空位上。曾紫陌看着两人忧心忡忡:“他们两个,能行吗?”

        “行不行也得行,我的脑袋拴在他们身上了。”

        “你不觉得太冒险了吗?”

        “每一次行动都会冒险,都没有万无一失。”高胜寒平静地说,“我尽量让自己做到万无一失,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不许他参加行动,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你很清楚,你也是老兵了。我们都了解他,他会挺过去的。”曾紫陌点头,但还是有一些隐隐的担心。高胜寒往后坐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闭目养神:“到目的地还有一段路,最好睡一会儿,下一次合眼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曾紫陌转头看了看闭眼休息的队员们,一种战前的紧张气氛笼罩着整支队伍,要知道,这次不是训练,也不是演习,而是真真正正的实战——实战,就意味着以命相拼,虽然她知道这一天总是会到来,但当它真的来到面前时,避免不了的还是有一些紧迫感,但作为军人,这将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