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1

        深夜,黑茫茫的原始密林隐藏在墨黑的夜空里,只有深处的几点微光在隐约闪烁,夜里气温骤降,只有阴冷的山风从丛林上空刮过。

        黑暗的刑讯室里,探照灯的强光射向被吊在房间中央的人。龙丹丹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她低垂着头,双手被高高地吊着,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她沾满了血的脸庞,奄奄一息。光着膀子的壮汉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擦了擦脸上的汗和血污。这时,黑鲨微笑着从暗处走出来,站在龙丹丹面前。龙丹丹费力地抬起头,眼里乌青,早已肿得不像样子。

        “我只需要你张嘴,你张开嘴,告诉我,我想知道的秘密,你就不必再受这个罪了。”黑鲨狞笑着,“对,张嘴,告诉我。”龙丹丹倔强地抬着头,瞪着他,呸!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在黑鲨脸上,龙丹丹毫无畏惧地瞪着他。灯光下,黑鲨微笑着抬手擦了擦脸,凑过去,伸出舌头舔去龙丹丹脸上的血污。龙丹丹拼命挣扎,手腕处不断有血顺着胳膊往下流。

        黑鲨看着龙丹丹,吧唧吧唧嘴,品尝着血腥。龙丹丹呼吸急促,怒视着他。黑鲨微笑着看她,突然目光一凛,射出一道凶狠的寒光,转手拿起桌上的电钻,龙丹丹凄厉的惨叫声在如墨的暗夜里让人心惊肉跳。

        2

        丛林上空,无人机在暗黑的夜色里悄然掠过,丛林上空的风声将无人机的声音彻底湮没。密林深处,一座废弃的工地已经被布置成临时指挥部,电脑、大屏幕、监视器材等现代化监控设施一应俱全,红灯闪烁。伪装网让它完全隐身在茫茫的丛林里。指挥部前,岗哨在门口持枪肃立,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干部们来往穿梭,大战将至,一片紧张肃然。这时,对面墙上的大屏幕上传来无人机捕捉到的监控画面,恐怖分子的营地概貌赫然出现,红色的热感应人像不断地来回穿梭,龙丹丹的惨叫声逐渐消失。

        剑齿虎看着大屏幕,牙关紧咬,默不作声。王星怒火中烧,紧握拳头,胸口不停地起伏着努力深呼吸。谢思潇握了握他紧拽的拳头:“冷静,行动最需要的是冷静。心静如水,什么都不要想,那是和你无关的人。”王星深呼吸一口,忍住眼泪。谢思潇看他:“你答应过我,要活着回去。”王星看着她,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剑齿虎走上前,关掉音频。高胜寒拍了拍他的肩膀。剑齿虎微微点头:“没关系。”随即转过身,扫视着特战队员们:“k2已经不需要我再介绍了,我现在要给你们讲的是这个人——”

        啪!大屏幕上出现一个脸形消瘦的中年男人,眼神里闪着寒光。

        “黑鲨,k2的得力小头目之一。他曾经在欧洲的外籍兵团服役,是最精锐的伞兵第二团,突击队员,狙击手,参加过几次战争行动,立过战功。退伍以后浪迹天涯,甚至还出过一张不畅销的唱片,写过游记,也算多才多艺。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加入k2的,但他的罪行累累,在世界上多起针对我国侨民的恐怖活动当中都是头目。在我境内也有过行动。我们一直在寻找他的踪迹,这次,要他——死活都要。”

        队员们挺胸怒视,静静地听着。剑齿虎突然看了一眼高胜寒,高胜寒有些纳闷儿,似乎在哪里见过。剑齿虎随即转向队员们:“我们还在搜集情报,希望能给你们的行动,提供最大的帮助。”

        “我们就这么等着吗?”王星问。高胜寒的眼神唰地扫过去:“什么时候出击,是指挥员的战斗决心。”王星讪讪地:“我明白,我只是说,我们就眼睁睁看着吗?”

        “你想救她吗?”

        “我当然想!”

        “在捕捉猎物以前,狼群要侦察好全局,否则,抓不到猎物,自己还容易落入陷阱。”王星不吭声了。高胜寒不再看他:“下次不要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剑齿虎在旁边没说话,转身出去了。

        外面,冷风恻恻。剑齿虎走到墙角背后,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手有点抖,拿着打火机几次都没打着。突然,一只手夺过他的烟,剑齿虎一愣,高胜寒递给他一块口香糖:“吸烟有害健康。”剑齿虎接过来,没有吃,将打火机装进兜里。

        “我们见过。”高胜寒看着剑齿虎的眼睛,剑齿虎抬眼看他,不吭声。

        “我的记忆力不会骗我,我们见过。”高胜寒目光凛冽,“我妻子去世的那天,在医院。”

        “是。”剑齿虎收回目光,高胜寒一把抓住他,按在墙上,附近的便衣警卫伸手掏枪,剑齿虎一抬手,警卫们停止行动。高胜寒眼里冒火:“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剑齿虎内疚地看着他:“我不能告诉你。”

        “别和我说什么机密!那是我妻子!是我女儿的母亲!”高胜寒低声怒吼。剑齿虎不吭声。高胜寒压低声音:“告诉我,谁干的?!你一定知道真相!”剑齿虎声音低沉:“不要为难我了……”高胜寒闭上眼,调整呼吸,努力让自己理智下来,咬咬牙松开了。

        “我的权限是有限的。”剑齿虎愧疚地看他。

        “我只想知道,是不是和黑鲨有关?”剑齿虎不吭声。高胜寒点点头:“我知道了。”

        “我什么都没有说。”

        “不是你告诉我的,我知道了。”

        “飞狼,你要冷静!你是整个营救行动的灵魂,你要冷静!”剑齿虎目光复杂。高胜寒的眼里噌一下射出寒光:“他们为什么要杀她?”

        “……你知道,我有权限。”

        “他们想杀的是我,应该是我去接孩子的……”高胜寒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

        “……你太聪明了,又是内行,真的是根本瞒不住你。黑鲨以为车里是你,撞了以后才发现失误。”剑齿虎痛心疾首。

        “我明白了,我都明白了……我带队坏过k2的事,他们盯上我了。”

        “这是一个失误。”

        “这个失误杀了我妻子,我女儿的母亲!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高胜寒怒吼,剑齿虎的眼里也泛着亮光:“如果你不冷静,我要换队伍了。”

        高胜寒目光复杂地看着剑齿虎,黝黑刚毅的脸在夜色下变得坚强起来,声音也变得沉稳起来:“你看我像不冷静的样子吗?”剑齿虎盯着他的眼睛,点头:“我,真的很佩服你。”

        “保证完成任务,刚才我们没有过对话。”高胜寒转身走了。

        “黑鲨……还是尽可能抓活的。”

        “他已经是死人了。”高胜寒头也没回地走了,剑齿虎看着他的背影,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冷战。

        废弃的工地上,高胜寒黑着脸走进来,压抑着心中的痛楚,走过去坐下。曾紫陌纳闷儿地看他:“怎么了?”高胜寒面无表情:“没什么,我和他交流了一下最新的情报。”

        “什么情报?”高胜寒笑笑,不说话。曾紫陌看他:“你应该告诉我的。”高胜寒还是不说话。曾紫陌有些着急:“你有事不能瞒着我啊?我是教导员,你应该说的。”

        “从工作角度,你说得没错。”高胜寒看她。

        “那从别的角度呢?”

        “这是我和k2的个人恩怨。”

        “别给我来这套个人英雄主义!你是解放军的军官,不是个人英雄!你必须对组织坦诚,这是军队性质决定的!”曾紫陌注视着他,“你也是老党员,你认为,你应该对教导员隐瞒吗?别看你是队长,但我是党委书记,我有一票否决权!我可以阻止你参加这次行动,旅党委会尊重我的意见的!”

        “你千万不要这么做。”

        “那你就告诉我!”

        高胜寒的嘴唇翕动着:“……杀死我爱人的,是黑鲨。”曾紫陌一愣。高胜寒的眼里射出寒光:“这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一刻。”

        “现在是我劝你不要冲动了。”

        “我不会影响行动。”高胜寒冷声道。

        “我怕你会杀了黑鲨。”

        高胜寒看她:“奇怪吗?”曾紫陌看着他不说话,良久,才缓缓地说:“活着的黑鲨,比死了的黑鲨,更有用。”高胜寒冷着脸在沉思,曾紫陌看着他的眼睛,“你比我懂。”

        3

        刑讯室里飘散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龙丹丹奄奄一息地被吊着,剧烈地喘息。黑鲨伸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汗:“作为一个艺术家,一个诗人,我真的很有负罪感。”龙丹丹冷哼一声:“那你就……自首……”黑鲨奇怪地看着她:“你知道现在你处于什么境地吗?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你自己说过……我的偶像是江姐,是……千千万万的革命先烈……我以为,你足够了解我……”

        黑鲨微笑着看她:“你是一个年轻的老古董。”

        “有种……就杀了我……”龙丹丹咬牙切齿地盯着他。黑鲨的脸上露出一股耐人寻味的狞笑:“我确实很想帮你解除生不如死的痛楚,但是我的老板不允许我这么做。他认为你会开口的,你知道你开口我会得到多少钱吗?我这辈子都花不完,我可以隐居在某个大洲的偏远山区,再也不用回到这罪恶的世界。”

        龙丹丹轻笑:“你有命花吗?”

        “你怀疑我的能力吗?”

        “你血债累累……逃到天涯海角又怎么样?我们的人,总有一天会找到你……要么活着把你抓获归案,要么让你变成孤魂野鬼……这个罪恶的江湖,不是你说退出就能退出的……”黑鲨脸上的笑容消失,不作声。

        “回头……是岸,这是你唯一的出路……放了我,跟我去自首,我们会考虑从轻处理的……”

        黑鲨一把抓住龙丹丹的头发,强光射在龙丹丹满是血污的脸上。黑鲨从大腿侧面拔出匕首,龙丹丹仰头看着他。黑鲨手里的匕首在灯光下泛着寒光:“我真恨不得把你这个女共匪的舌头割下来!但还不是时候,在你的脑子放弃抵抗以前,我还留着你的舌头!我相信你会张嘴的,无非是时间问题。”

        “休想!”龙丹丹冷冷地说。黑鲨拿起旁边沾满血污的电钻,龙丹丹咬牙,屏住呼吸,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血肉横飞。

        4

        在一处静谧的丛林河流岸边,霹雳火的队员们全副武装,戴着夜视仪,跳下橡皮舟,涉水上岸。上岸后,队员们据枪低姿前行,犹如出鞘的利剑与丛林融合为一体。丛山峻岭中,队员们来到一处密林处,高胜寒据枪警觉地环视着四周,速度稍稍慢了下来。高胜寒伸出手,手语命令,队员们唰地散开,无声地进入丛林,静谧无声。

        丛林里,高胜寒在一处林间蹲下,压低声对着耳麦呼叫:“剑齿虎,剑齿虎,这里是飞狼,完毕。”没有回应,高胜寒又低声急呼了一遍,这时,耳麦里传来一阵无线电的噼啪声。

        “飞狼,剑齿虎收到。完毕。”

        “剑齿虎,通信检测。完毕。”

        “收到,我看见你们在雷蛇点。完毕。”

        高胜寒抬眼看看四周,一片黑暗,隐约能听见高空传来无人机微小的飞翔声。高胜寒低声报告:“我们继续前进,敌情是否有变化。完毕。”

        “距离目标十公里处有人群在活动,应该是他们的巡逻队。完毕。”

        “收到。完毕。”

        “你们小心。完毕。”

        “收到。完毕。”高胜寒伸出右手,往前一指,队伍起身,继续向暗黑的丛林深处前进。

        此刻,野战机场也是一片战前的紧迫气氛。武直-10和直-8b整齐地停在机场,肃然待命。崔华盾忧心忡忡地看着远方,顾意也是满脸担心。白鹏笑笑:“他们那群土豹子进了山,不是如鱼得水吗?他们没问题的!”顾意皱眉:“马上就要打仗了,你们真不紧张吗?”陈天龙嘿嘿一笑:“为什么要紧张?应该紧张的是敌人吧?”顾意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导弹打出去,可就收不回来了。”白鹏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你这叫战前综合征,打出去有什么好怕的?你不是百发百中吗?”顾意咽咽唾沫:“可我打的是地面的靶子啊,没打过人啊?”

        不远处,崔华盾回过头,走到顾意面前:“怕了?”顾意一挺胸:“我,我是说……我是说,我还没打过人。”

        “我也没打过。”所有人都看着他,“生在和平,长在和平,参军在和平,演习在和平——和平太久了,都快忘了我们的职责了。”

        “对不起,猎鹰。”顾意低下头。

        “没什么对不起,这是正常的。我们的武装强大,是地狱之火。沉默行动,高效杀敌——地狱之火,就是死亡之火。我们给敌人带去死亡,这是我们的职责。”崔华盾扫视着自己的队员们,“我知道你们都很紧张,我也紧张,毕竟是初战。初战必须告捷,这是死命令。缓解下压力,调整好心情,等待出击!”

        5

        清晨,天微微亮,朝阳洒在一片密集的丛林上空,从远处望去,山巅晨雾缭绕,静谧的丛林深处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声。在丛林深处,一支穿着迷彩服的队伍持枪在林间小心翼翼地前行,黑色作战靴踩在潮湿的地面上几乎没有任何声响,除了粗重的呼吸声外,鸦雀无声。

        树林隐蔽处,一只手慢慢拨开周围的枝蔓,王星露出一只警觉的眼睛观察着下面的情况。高胜寒趴在他身边,拿着望远镜,下方的营地一览无遗,岗哨林立,不停地穿梭巡逻。王星皱眉:“他们是行家。”高胜寒拿着望远镜还在观察:“对,环形防御,立体阵地。还有狙击手,而且不止一组,九点钟方向还有一组。”王星声音低沉:“比我们想的要职业。”高胜寒点头:“我早就说过,不能轻敌。”

        后面,曾紫陌带着其他队员正分散隐蔽。这时,丛林上空有直升机掠过。崔华盾坐在武直-10的驾驶舱:“剑齿虎,我们已经在接近目标区域。完毕。”

        “猎鹰,收到,看见你们的位置了。霹雳火还没有动手,你们与目标区域保持距离,不要打草惊蛇。完毕。”

        “收到,我们沿454方位运动。完毕。”

        “收到。完毕。”

        “还没动手吗?”顾意驾驶的武直-10跟在后面。崔华盾点头:“飞狼肯定有考虑,我们等待命令——各单位注意,我们沿454方向运动,待命出击。完毕。”直升机机群低空从丛林上空掠过。

        营地外的丛林高处,晨雾弥漫,草丛里伸出一支伪装极好的枪口,石磊和黄宝贵穿着吉利服一动不动地趴着。石磊放下望远镜,低声说:“哪儿都有敌人。”黄宝贵据枪抵眼:“我们得找到威胁最大的。”石磊点头,又举起望远镜:“那个机枪阵地肯定威胁最大。”

        黄宝贵看过去,只见营地边缘有一个沙袋垒砌成的四五米高的机枪阵地,上面架着几挺乌黑的机枪,旁边散落着橙黄的弹链,两个哨兵正靠在沙袋边打盹儿。黄宝贵恨恨地说:“这就是个刺猬窝,那边还有俩狙击组,一旦开枪,刺猬窝就炸刺了。”石磊忧心忡忡地点头。

        这时,耳机里传来高胜寒的声音:“狙击组——”

        “狙击组收到。”

        “我的九点钟方向,有一个敌人的狙击阵地,看到没有?”

        “看到。”

        “你们两个从侧翼绕过去,无声接近,无声战斗,明确没有?”高胜寒命令。

        “明确。”狙击阵地高处,黄宝贵和石磊收起武器,顺着坡度往下滑,瞬间消失在了密林里。观察阵地上,高胜寒面色严肃,拿着望远镜继续观察着。

        6

        刑讯室里,奄奄一息的龙丹丹被放了下来,满身满脸都是血,瘫在地上。旁边的壮汉一把把她抓起来,黑鲨看着她,咂着舌摇头:“你是我见过嘴最硬的女人,男人都没你的嘴硬。”龙丹丹无力地抬头,眼神依旧倔强。

        壮汉一把把她抓起来,双手按在桌子上,黑鲨拔起钉在桌子上的匕首,在龙丹丹的手指上慢慢滑动。龙丹丹瘫坐在地上,咬紧牙关,胳膊上的血不停地在滴答。黑鲨眼里闪过一丝凶狠,举起匕首,猛地扎了下去,龙丹丹啊的一声仰头惨叫着,昏死过去。

        观察阵地上,耳机里传来一声惨叫,高胜寒一愣:“她还活着。”王星噌地想起身,谢思潇一把按住他。王星咬牙忍住,眼泪在打转。高胜寒看向王星:“她还活着,就是好事——你们到位没有?看来我们要马上进去了!”

        ——没有回应。

        树丛当中,黄宝贵和石磊右手持刀,小心翼翼接近前面两个趴着的狙击手。另一处,马路和许飞把武器背在身后,也是右手持刀背后接近。

        观察阵地上,王星眼里冒火,心急如焚:“他们没有回音!我们不能等了!”高胜寒冷声道:“你如果轻举妄动,我现在就毙了你!”王星低头,高胜寒的手枪正顶在自己的胸前:“他们马上要动手了。”

        树丛中,黄宝贵和石磊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冲上去,扼住狙击手的脖子,一人一刀,温热的鲜血喷出来,溅在脸上都是血点子。几乎同一时间,马路和许飞也得手了,两名狙击手软软地倒在地上,许飞呼吸急促,抹了一把飞溅在脸上的血点子。

        “黄牛得手。完毕。”

        “黑马得手。完毕。”

        高胜寒的耳机里一前一后传来汇报声。许飞卧倒在血泊里面,有些不适应。马路看他:“穿军装的那一瞬间,就应该意识到会有实战的那天。”许飞点头:“我知道,我做过无数次心理准备,没想到还是很乱。”马路轻拍他的肩膀:“想太多,要丢命。做好自己的工作。”

        “明白。”许飞应声,架起机枪,观察着下面。

        观察阵地上,高胜寒站起身,哗啦一声拉开枪栓,子弹顶上膛:“我们下去——海豚,你们跟着我,到营地外围待命。完毕。”

        “收到。完毕。”曾紫陌回答。

        营地边缘,高胜寒带队,分成两组拉开距离,隐蔽着缓慢接近。在接近营地的隐蔽处,高胜寒停下脚步,打手语,谢思潇和王星瞬间错开,高胜寒运动到高处的机枪堡垒下面,拿出手雷。高胜寒靠在堡垒边上,猛地掷出去,一枚乌黑的手雷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机枪堡垒里,两个哨兵纳闷儿地低头一看,大惊失色。轰!手雷爆炸!掀起的泥土硝烟把这一片丛林笼罩在浓浓的烟雾中。

        “干!”高胜寒站起身高声怒吼。

        几乎同一时间,王星和谢思潇从两侧闪身而出,起身射击。砰砰砰砰!一阵密集的枪声从侧方向同时响起,营地外围的恐怖分子在弹雨中抽搐着纷纷倒地。三人保持着三角队形,向前射击前进。后面,曾紫陌举枪高喊:“掩护他们——”瞬间,枪声大作……高胜寒边前行边隐身在树丛后面,瞄准在门口站岗的恐怖分子,砰!子弹穿过他的眉心,猝然倒地。在两侧方向,石磊和马路两个狙击小组也是精确点射,队员们形成交叉火力,步步逼近……

        临时指挥部里,气氛骤紧,剑齿虎目光冷峻,无线电呼叫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丛林上空,直升机群快速掠过,崔华盾拉动操作杆:“他们动手了,我们上!”

        “是!”武直-10和直-8b快速低空掠过,带动的飓风把丛林上空翻得一片汹涌。

        营地里,高胜寒和王星三人一路格杀,纵身快步冲进屋里,抬枪就是连续射击,恐怖分子们纷纷中弹倒地……

        刑讯室里,龙丹丹坐在地上奄奄一息,手背上还扎着匕首。黑鲨持枪,躲在窗帘后面往看外看,突然,一串子弹将玻璃打得稀巴烂,黑鲨急忙低头,怒骂了一声。壮汉打开手里的箱子,取出一把m60机枪。黑鲨接过来:“这里交给你了!”壮汉点头,龙丹丹奄奄一息:“你跑不掉的……”

        “那就试试看!”黑鲨拿起卡宾枪,哗啦一声顶上膛,从后门闪身出去了。

        营地,枪战在继续。咔嗒一声,谢思潇高喊:“换弹匣!”王星起身掩护,这时,一个匪徒从暗处冲出来扑向谢思潇,谢思潇正在换弹匣,黑龙纵身一跃,将匪徒拖倒在地。谢思潇换好弹匣一个点射:“好样的,黑龙!”两人持枪交替掩护着继续前进。

        硝烟弥漫中,高胜寒逼近刑讯室,突然,一个身影从屋子后面刷地闪过,高胜寒举起步枪:“黑鲨——”

        黑影回头,转身就跑。高胜寒扣动扳机,没中目标。黑鲨一个鱼跃,进入丛林。高胜寒对王星急吼:“你们进去救人!”

        “那你呢?!”

        “我有事要做!”高胜寒纵身向黑鲨追去。王星一愣。谢思潇举枪瞄准侧方扑过来的一名匪徒,高喊:“快走啊!你不想救她吗?!”王星急吼:“飞狼自己去的!”谢思潇想想:“他没事,走了!”两人从隐蔽处出来,交替射击着前进。

        丛林里,黑鲨纵身狂奔,高胜寒从远处追来,紧追不舍。

        谢思潇和王星交替掩护,冲到刑讯室附近。这时,门突然砰地打开,一支黑乎乎的机枪枪口伸出来,两人大惊失色。嗒嗒嗒嗒!壮汉端着m60一阵疯狂扫射,两人急忙卧倒,滚翻着躲避弹雨。王星藏身在车轱辘后面,皮卡已经被打得弹洞密布。突然,枪声戛然停止,壮汉不相信地低头看着胸口处,鲜血汩汩地往下冒,身体也软软地倒地。王星一个躺倒,出枪射击,子弹穿过壮汉的头部,彻底不动了。王星站起身,喘着粗气,看向谢思潇,来不及说谢谢,几步冲了进去,谢思潇也跟着冲进去。

        地上,龙丹丹奄奄一息,王星一脚踢开门,一个箭步冲进来,黑龙闪身进来,一个飞身跃起直接扑向窗帘,窗帘后藏着的匪徒被黑龙咬住,嗷嗷地连连惨叫。谢思潇拔出匕首一个鱼跃,刺在窗帘上,一股鲜血涌了出来,黑龙死死咬着不松口。

        王星扑上去,抱起已经昏迷的龙丹丹,眼泪唰地下来了:“丹丹!丹丹!你不能死啊?!”龙丹丹奄奄一息,缓缓睁开眼:“……王星……”王星泪流满面,抱住她,高声嘶喊:“医疗组!医疗组!——”曾紫陌带人冲进来:“交给我——”龙丹丹被曾紫陌抢过去,马上检查,“还活着!打强心针!”

        李珊点头,从急救箱拿出针筒打了下去。龙丹丹不停地咳嗽着。曾紫陌低吼:“别愣了,带她出去!我们还在打!”王星醒悟过来,擦去眼泪。谢思潇冷静住自己:“走了!我带队!”

        营地上,马路和许飞已经冲过来,与敌交火。

        “掩护我!”马路冲向一辆皮卡,低头钻进去。许飞举枪射击:“黑马——你快点——他们比马蜂还多!”另一边,谢思潇和王星掩护着医疗组抬着担架,冲出来。

        “好了!”马路打着火,皮卡呜呜地开始发动。许飞纵身上车,举枪射击:“快!你们快点!”谢思潇和王星掩护着医疗组迅速登车。

        “狙击组——你们在干什么?!”王星大吼。

        山头阵地上,黄宝贵趴在狙击阵地上,据枪瞄准:“我们在掩护你!”说着,扣动扳机,石磊是他的观察手,拿着望远镜给他提供数据参考:“十环!九点钟方向,40火!”

        黄宝贵迅速掉转枪口,瞄准镜里,一名匪徒正拿起40火起身瞄准,黄宝贵果断扣动扳机,匪徒头部中弹往后倒去,40火飞出去,斜着冲到地面上。轰!一声巨响,40火爆炸了,巨大的热浪掀得皮卡车猛地一震,马路猛踩油门,皮卡车冲出开阔地,冒着浓浓青烟疾驰而去。高处阵地上,黄宝贵狙击掩护,压制着敌人不能露头。另一边,一群匪徒们叫嚣着猛烈射击,丛林上空,直升机群低空盘旋,螺旋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飓风刮得阵地上乱草横飞。

        崔华盾坐在驾驶舱里:“听我命令!不要伤了自己人,他们在车上!开火!——”

        营地上空,武直-10快速超低空掠过,机炮发射——“轰!轰!”营地上到处爆炸,恐怖分子在弹雨中抽搐,整个营地陷入一片火海。马路驾着皮卡,烈焰猛追了过来,马路拼命驾车,油门都踩到底了。皮卡怒吼着冲出营地烈焰,撞开门口的路障,飞速而去。

        驾驶舱里,顾意情绪激昂,高声怒喊:“高效杀敌!”崔华盾命令:“我们再来一次,不留后患!”直升机机群在丛林上空绕着圈,重新进入。

        崎岖的山路上,皮卡在疾驰,不时被颠簸起来。曾紫陌和队员们回头望去,营地处已经是一片火山。王星看着龙丹丹,龙丹丹咳嗽着,吐出一口血。王星急问:“她怎么样?”赵小丫一把拨开他:“还不知道!你让开!我们要干活!”王星急忙退后,抬头看见谢思潇。谢思潇抱着黑龙,眼神复杂,错开他的眼。

        这时,曾紫陌抬头:“飞狼呢?!”谢思潇说:“他去追黑鲨了!”

        “他一个人?!”

        “对!”

        曾紫陌一下子愣住了。

        7

        丛林里,黑鲨还在拼命狂奔,不时地回头举枪射击。咔嗒一声轻响——没子弹了。黑鲨怒骂着丢掉长枪,转身就跑。高胜寒追过来,几次瞄准都没开枪,咬牙继续追。

        营地附近的狙击阵地,石磊望着下方一片火海,笑了:“好大的烟火!比俺们村过年的烟火还好看……”话音未落,一串子弹打过来,树叶横飞。两人急忙低头,十几个匪徒持枪冲着高地跑来。

        “走了!”黄宝贵一招手,石磊拿起微冲射击,随即甩出一枚手雷:“再来个响儿!”一扔,转身就跑。手雷轰的一声爆炸,突然,一颗子弹旋转着飞来,击中石磊的小腿,石磊猝然栽倒。黄宝贵一惊,石磊大喊:“走!别管我!我受伤了!”黄宝贵拿起微冲射击,跑过去拉起石磊:“别说胡话!走!”

        “我走不动……”又一颗子弹打在他的后背,石磊猝然栽倒在黄宝贵的怀里。黄宝贵的眼里冒着火:“石头——”石磊的嘴里流着血:“你走……”

        “啊——”黄宝贵举起微冲,冲着对面一阵射击。两个匪徒中弹,其余的纷纷躲避。黄宝贵放下石磊,拿起微冲,失声高喊:“战虎——黄牛呼叫!我需要空中掩护——”崔华盾操纵着直升机:“黄牛,战虎收到,报告你的方位!”

        “烟就是方位!”丛林深处,黄宝贵丢出一枚烟雾弹,瞬间,密林里一股白色的烟雾升腾起来。

        “收到,我们过去了,你们注意隐蔽。”崔华盾在空中掉转机头,压低冲来,掠过地面燃烧着的营区,“我看见你们的位置了,开始轰炸。”

        直升机机群发射火箭弹,咻的一声,丛林一片火海,炸得匪徒们飞身而起。黄宝贵扑在石磊身上,埋头躲避。一阵烈焰过去,直升机机群从头顶掠过,崔华盾低声命令:“我们再来一次。”说着掉转机头,继续轰炸。

        地面上一片火海,黄宝贵死死地压住石磊,起身呆住了。石磊睁着眼,没有了呼吸。黄宝贵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石头?”——没有回应。黄宝贵泪流满面,仰天长啸:“石头——”石磊静静地躺着,黄宝贵凄厉的声音在弥漫着硝烟的丛林里久久回荡。

        8

        丛林深处,树高林密,高胜寒小心翼翼地持枪搜索着,眼睛的余光不断地观察着四周。突然,高胜寒警觉地一个鱼跃,从树上落下的黑影没扑到他。高胜寒转身,同时迅速出枪,黑鲨还没起身,待在原地,狞笑着。高胜寒的手指扣在扳机上,冷冷地盯着他。

        黑鲨慢慢站起身,摊开双手,微笑着看着高胜寒:“开枪,一了百了!”高胜寒呼吸急促,手指预压在扳机上,黑鲨狞笑着:“是我杀了你老婆!你开枪啊?我杀了你老婆,我毁了你的人生,毁了你的家庭,让你的女儿没有了妈妈——你为什么不开枪?!你为什么还不开枪?!”

        “双手举起来。”

        “你想枪决我吗?”黑鲨举起双手,“来啊?”

        “跪在地上。”

        “我都满足你,你开枪啊!”黑鲨扑通一声跪下,高胜寒的枪口垂下,黑鲨一愣:“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开枪?”

        “你被俘了。”高胜寒冷声道。

        “你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你要接受法律的惩罚!”

        “不,你不能这样!你开枪杀了我!”黑鲨急吼。

        高胜寒拿出约束带,走过去,黑鲨突然跳起来:“我死也不会上法庭!”高胜寒侧身一让,黑鲨扑了个空:“你以为,你逃得过去吗?”

        黑鲨从大腿内侧拔出匕首,高胜寒冷声道:“想干什么?我不会和你决斗的。”黑鲨举起匕首:“是我杀了你老婆!”高胜寒忍住眼泪,黑鲨扑过来,高胜寒侧身一躲,匕首划过胳膊,高胜寒抬手举枪,对着黑鲨。

        “开枪!”黑鲨又冲了过来,高胜寒错开手枪,猛地出拳,黑鲨顿时鼻血满脸,拿着匕首叫嚣着。高胜寒收起手枪,拔出匕首,冲上去。黑鲨瞪着高胜寒狂笑着:“我知道你想活捉我,你不会得逞的——”又是一阵刀光剑影的格斗厮杀,高胜寒扼住了黑鲨的脖子,举起匕首,黑鲨桀骜地盯着他,高胜寒眼里冒火,匕首在半空中颤抖。

        “高胜寒——”曾紫陌闪身出来,气喘吁吁,高喊,“你和他不一样!”高胜寒的匕首僵在半空中,曾紫陌含着眼泪:“你是中国军人!不是雇佣兵!”高胜寒的表情很复杂,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匕首掉落在地上,高胜寒站起身,被揍得爬不起身的黑鲨满脸是血地躺在地上。马路和许飞冲过去,持枪对准黑鲨,高胜寒默默地站在旁边。

        曾紫陌走过来,看着高胜寒,轻轻地说:“结束了。”高胜寒闭上眼,眼泪一直在流。曾紫陌伸手擦了擦他的眼泪:“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高胜寒的嘴角抽搐着,泣不成声。压抑多年的情感在此刻被释放出来,这个像战神一样的男人此时哭得像个孩子。曾紫陌静静地站在那儿,不由得伸手抱住高胜寒,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