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1

        丛林里,硝烟还在远处弥漫。石磊静静地躺在地上,睁着眼。黄宝贵跪在旁边,泣不成声。队员们围站在旁边,低头默哀。高胜寒摘掉帽子,久久不能作声。空中,直升机机群压低,在空中悬停,崔华盾坐在驾驶舱,脸色阴沉,泪水滑落。营地上,马路举起枪口,朝着天空,队员们也默默地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对天70度角齐声射击——“嗒嗒嗒嗒……”枪声震耳欲聋,在山间回响,枪口喷出的烈焰映亮了队员们的泪眼,也呼唤着自己战友的英魂。

        武直-8b从城市上空飞速掠过,大街上,车水马龙的人流车流来往穿梭,刚才的激战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它。驾驶舱里,龙丹丹奄奄一息地躺在担架上,身上裹着保温膜。郝玲玲拿着吊瓶给她输液,赵小丫在给她做紧急医疗。李珊掀开她的眼皮检查:“生命体征完好!我们还需要多久?”王星坐在后面,凝视着龙丹丹,脸上都是眼泪。飞行员加速,直升机在空中疾驰而过。

        2

        手术室门口,龙丹丹的担架车推了进去。李珊和郝玲玲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李珊的电话振动,她拿起来,大惊失色,眼泪瞬间落下来。郝玲玲纳闷儿地问她:“怎么了?”李珊说不下去:“石头他……石头他……他牺牲了……”

        一个晴天霹雳就直接劈在王星的头顶,他站在手术室门口彻底惊呆了,腿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也迈不动。

        3

        营地里,直升机机群低空盘旋,飓风吹起军旗的一角,呼啦啦响。追悼大厅一片肃然,石磊身着常服,一面鲜红的军旗覆盖在身上。黄宝贵单膝跪地,泣不成声,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一束百合静静地躺在石磊的脸边。门口,石英和父亲推着轮椅,旅长王浩和政委秦明走过去,紧紧握住老人的手,石头父亲坐在轮椅上老泪纵横。

        追悼大厅里一片悲伤,官兵们肃立站着。旅长王浩满怀悲伤地走到队列前,心情悲痛:“今天,是一个悲痛的时刻。我们送别了一位年轻的战友,一名优秀的战士,他年轻的生命,融入到这面鲜红的军旗当中,融入到我们伟大的事业当中。一切为了胜利,而胜利的代价,却是如此的昂贵。”在场的官兵们都注视着他。

        “我们失去了石磊,这名忠诚的解放军战士,我们的心情无比的沉痛。但是我们在悲痛的同时,也要牢牢记住,我们的烈士是为了信仰和誓言光荣牺牲的!这个信仰和誓言,就是烈士的生命,我们会永远记住烈士,永远铭记我们的信仰和誓言!为了我们的信仰和誓言,为了烈士未竟的事业——同志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官兵们声如洪钟,高声怒吼。

        石英推着轮椅,望着哥哥的黑白照片。石磊父亲坐轮椅上,泪流满面。他知道,儿子走得值,如果他的亲生父亲知道,也会为他的儿子感到骄傲。老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追悼大厅外,政委握着老人的手:“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们旅能做到的,一定会全力以赴。”石头父亲摇头:“没有了,人都走了,还能有什么要求呢……”旅长王浩忍痛,将一枚闪着金光的一等功军功章递到老人面前:“这是石磊同志的军功章,你们把它收好吧。”石磊父亲拿过军功章,突然放声大哭:“你咋就走了呢?你咋就走了呢?”曾紫陌连忙搀扶着石父,也是泪流满面。

        “俺想当兵!”石英哭着,所有人都看她。石英眼神坚定:“俺能不能当兵?俺就这一个要求!俺想给俺哥哥报仇!俺想到俺哥哥生前的部队去!”

        王浩和秦明互相看看,都向看高胜寒。

        “你的哥哥是一个优秀的空降救援突击队员,他是经过层层选拔才加入霹雳火的。”高胜寒说,“从情理上来说,霹雳火应该答应你的这个要求,这是必须答应的——但是,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和层层选拔,是不能胜任霹雳火的战斗的。”高胜寒看了一眼旅长和政委,“我相信,旅长和政委已经同意你参军入伍到飞虎旅的要求,但是能否进入霹雳火,还需要看你个人的努力。”石英流着眼泪笑着:“谢谢,谢谢……”

        4

        东南亚一片独特的热带丛林,一座豪华的欧式度假村隐隐坐落在海边,周边遍布着茂密的椰树林。白色的海滩上,海水印映着阳光熠熠生辉,穿着比基尼的外国美女们扭着腰身来回走过。在一幢白色别墅的游泳池边,白鲸不亦乐乎地吃着臭豆腐,身边的保镖悄悄皱眉,捂着鼻子。白鲸戴着大墨镜:“这你不懂了,臭豆腐才是天下的美味!哎呦哎呦!真香啊!”

        这时,石斑鱼走过来,低头俯在白鲸耳边:“黑鲨出事了。”白鲸停了一下,取下墨镜看她。石斑鱼小心翼翼:“黑鲨他……他的基地,被连锅端了。”

        “我们抓的那个女的呢?”白鲸问。

        “被高胜寒的特战分队救走了。”

        “高胜寒?怎么又是高胜寒?”白鲸眼里冒火,“当年杀错了人,真的是一个遗憾。后面就没有机会下手了,没想到今天又成为我们的死敌。”

        “高胜寒现在是解放军新成立的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的队长。”白鲸没作声,石斑鱼小心翼翼地说,“我去想办法做了他?”白鲸苦笑:“谈何容易啊。在中国境内做掉他太难了,上次还是偶然的机会。结果谁也没想到,去接孩子的不是高胜寒,而是他老婆。”

        “现在他和我们可是有了杀妻之恨了。”

        “你不了解高胜寒,他这样的人,不会被个人恩怨所左右。不管杀不杀他老婆,他都是我们的死对头。我一直躲避高胜寒,不是因为杀了他老婆。”

        “那是?”

        “是因为他确实很难对付,是我所知道的最出色的特战队员。哎,很可惜啊,他软硬不吃。”

        “我倒是想见识见识,这个高胜寒有多厉害!”石斑鱼眼露凶光。白鲸看她:“你不是他的对手。我还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从来没有。”石斑鱼不服气:“我会让他知道厉害的!”白鲸看她一眼,笑了笑:“黑鲨也这么说过,现在,成了阶下囚。”

        5

        夜深人静,训练场上一片寂静。谢思潇心事重重地独自走着,王星从后面大步追上来:“我想和你谈谈。”说着看看周围:“我们换个地方谈吧。”谢思潇似乎早有准备,平静地说:“就这儿吧,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我……我想和你谈谈……龙丹丹,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叫龙丹丹,但是她跟我说她叫龙丹丹,我想跟你谈谈……关于她的事。”王星有些语无伦次。

        “谈吧,我听着呢。”谢思潇还是很平静。

        “我,我要跟你说实话……”王星咬咬牙,“我向你承认,那钻戒,不是打算送给你的。”谢思潇不吭声。王星内疚地看着她:“你骂我也好,打我也罢……我……我开始想娶的,确实不是你。对不起,但是我必须要对你说实话。”谢思潇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从兜里拿出那枚钻戒,愣愣地看着,突然把钻戒一把塞给王星。

        “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谢思潇流着眼泪,转身就走,王星在后面喊,“哎!我还没说呢!”谢思潇捂着嘴:“我不想听!”说着跑远了。王星拿着那枚钻戒,愣在原地。

        谢思潇跑到一片空旷的草地上,一屁股坐下,失声痛哭。良久,曾紫陌悄悄地走过去,一张手绢递过去:“擦擦吧。”谢思潇抬眼,夺过手绢,埋头哭起来。

        “哎!没想到你也这么纠结啊。”曾紫陌在旁边坐下来。

        “我怎么办?我只能成全他们啊!本身就是我不对啊!他真的很爱她啊!”

        “你总得相信自己吧?也得相信他,他应该还不是那种人。”

        “看他的眼神,就明白了,他还爱着她……”

        “也没有那么复杂吧,毕竟她身处险境,正常人,都会牵挂她的。”

        “可是他确实爱着她,我感觉得到。”

        曾紫陌苦笑:“爱过,爱着,对他来说,应该是已经区分清楚了吧?”谢思潇止住哭:“海豚,我不是吃醋,我是……她也是苦命人好吧?我是觉得,如果007真的和她……也不一定不是好事啊!”

        “你天天劝我,劝得那么明白的,怎么到你自己就糊涂了呢?你自己都说过,爱不是让来的,是争取来的。怎么轮到你自己,就忘了呢?”

        “我……”谢思潇语塞。曾紫陌叹了一口气看她:“哎,总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你怎么不跟他谈谈呢?”

        “刚才他想找我谈,我不想跟他谈,我把钻戒还给他了。”

        “为什么?”

        “本来他就不是给我买的,他自己都承认了!开始想娶的那个人不是我!”

        曾紫陌笑:“你啊!你啊!傻丫头!开始想娶,‘开始’两个字你都不会理解。你好歹也听他说说嘛,对不对?总是要给人家一个解释的机会,感情这种事,不是说一就是一,理清楚不就得了。”谢思潇叹了一口气,望向远方:“等等再说吧,也许他还没想好呢。”

        6

        “又请假?”高胜寒盯着王星,王星有些讪讪地说:“我……总不能把她丢下不管吧?”高胜寒看她:“你管得了她吗?”王星语塞。高胜寒说:“她不归你管,她是三局的人。”

        “我知道……我是想去看看她。”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星不解:“什么怎么想的?”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乱,但是作为男人,一个成年男人,一个负责的男人,有些事,你得想清楚。”

        “我明白,飞狼……”王星低下头,“正因为我是一个成年男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才应该去看看她。换了你,你能无视她的死活吗?不管她的情况怎么样,三局都不会告诉我们的,对不对?除了我自己去,我还能有什么办法知道她的情况?我得去,好歹我得知道她能不能好起来。她好起来,我就放心了。”

        “如果她好不起来呢?”高胜寒看他。

        “我想娶她。”

        “什么意思?”

        “如果她好不起来,她总是需要人照顾的,她是个英雄,总不能让英雄孤苦伶仃吧?”

        “感情的事,尤其涉及婚姻和家庭,可真不是一时冲动。更不能靠英雄主义的牺牲,那是不可能有幸福的。”

        “不是英雄主义的牺牲,我考虑过。”

        “你对我的学生怎么交代?”

        “我不能把自己劈成两半吧?如果我必须要对不起一个人,那就只能选抵抗力更强的那个人。”

        “这种事,我也没办法劝你,你自己考虑清楚吧。不要着急,不要冲动,先放一放,就是你想和她结婚,也得等她身体恢复好一点吧?先别随便张嘴说这事,话到嗓子眼儿先转三圈,这一出口,可就真的不好改了。”高胜寒说。

        “飞狼,你在担心什么?”

        “我所经历过的,不希望你再经历了。”高胜寒说,“我对你有希望,虽然你身上还有很多毛刺,但是你具备一个出色特战指挥员的潜质。我想对你说的是,我不可能当一辈子霹雳火的突击队长,你还有发展的空间。”王星一愣,真的呆住了。

        “我还能带一段时间队伍,这段时间对你来说很重要,你要迅速成长起来。”

        “你,你要走?”王星还没反应过来。高胜寒笑笑:“难道说我永远不升职了?”王星赶紧摇头:“不是……我,我还真没想过,霹雳火没有你的时候。”

        “霹雳火不是我的霹雳火,是解放军的霹雳火。我已经接到上级的命令,让我去国防大学学习,这是第二次了。”

        王星看他:“你要高升了?”

        “我现在走不了。这种情况,我怎么走呢?”

        “可是我也撑不起这场子啊?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王星低下头。高胜寒拍拍他的肩膀:“迅速成长起来吧,我一直在等着你长大的那天——所以你该知道,我不希望你的个人感情太复杂,这片天空,未来还需要你撑起来。”

        “我……我没那个能力。”

        “这不是我想听到的,我印象当中的你,不是这么懦弱吧?”

        “这真不是懦弱,是我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我怕我不行……”

        “我给你成长的时间和空间,你自己也要珍惜这个机会。记住,突击队员的字典里面没有‘不行’两个字。”高胜寒拿过假条,唰唰地签了字:“我给你准假,你自己要处理好。”

        “是。”

        “我相信,你有这个智商和情商,不要超假,去吧。”王星敬礼,转身跑了。高胜寒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7

        宿舍里,黄宝贵呆呆地看着对面空着的床铺。床铺整理得很干净,黑白的石磊微笑着挂在墙上。这时,马路端着一碗挂面走进来:“嗯?黄牛,你怎么不去吃饭?”黄宝贵赶紧擦擦眼泪:“我不饿。”

        “你得吃点啊,回来以后,一直没吃饭。”

        黄宝贵的眼泪下来了:“我们一起当兵,一起站岗……是我的错,没保护好他……”马路走过去:“我理解你,但是你也不能老这么想。战斗当中,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老自责。”黄宝贵的声音带着压抑不住的哭腔:“士官长,黑马,我……我是真的很内疚,他怎么就不在了呢?”马路抱住他,安慰着:“你要坚强,石头他……他不想看见你这样……”话没说完,他自己的眼泪也落下来了。对面,石磊微笑着看着两人。

        办公室,曾紫陌推门走进来,高胜寒换好便服:“你得替我下。”曾紫陌问:“嗯?你要出去?”高胜寒的喉头嗫嚅着:“……我得去看看蓝妞的妈妈。我得让她知道,凶手已经绳之以法。”曾紫陌点头:“……我明白。”高胜寒走到门口,转过身:“我已经跟旅长请过假了,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打我的电话。”

        “好的,你去吧。”

        高胜寒走了两步,又停住脚:“等我回来,我有话对你说。”曾紫陌点头:“嗯,我等你。”高胜寒看看她,转身出去了。曾紫陌长出一口气,有些紧张,却也如释重负。

        8

        高胜寒从学校接上蓝妞,蓝妞坐在副驾上回头一看,高胜寒的军装挂在车后备厢,整个车的后座放着满满的百合花。蓝妞睁大眼睛问:“爸爸,我们去哪儿啊?”高胜寒挤出一丝笑:“我们……去看妈妈。”

        “妈妈?妈妈在哪儿?”蓝妞问。高胜寒的表情很复杂:“是爸爸不好,一直没带你去看过妈妈。蓝妞,以后,爸爸经常带你去看妈妈,好吗?”蓝妞懂事地点点头。

        高速路上,高胜寒的越野车疾驰而过。父女俩默默无言。一朵小白花戴在蓝妞的胸口,蓝妞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滴在小白花上。高胜寒不说话,继续开车。

        狼牙基地,军旗飘舞。高胜寒驾车停在大门口,哨兵走过来,高胜寒把军官证递过去。

        “飞狼?又见面了!你调回来了?”哨兵说。

        “没有。”

        哨兵看看车里面,看见蓝妞,还有她胸前的小白花,瞬间明白了。拿过证件跑回去:“放行。”路障被拉开,越野车疾驰开进。

        狼牙烈士陵园,一片静谧。两个礼兵手持56半自动步枪肃穆站岗,墓群里整齐地立着一排排墓碑,长明火静静地在燃烧。高胜寒换好常服,蓝妞的手里捧着一大束肃然的百合花,父女俩静静地站在墓碑前。墓碑上,照片上的何卫华微笑着看着他们。

        蓝妞抽泣着,高胜寒注视着何卫华的照片。何卫华带着笑容,穿着常服。

        “今天我带女儿来看你了,她是第一次来……对不起,我耽搁太久了……是因为,是因为……我没有找到凶手,我不知道该怎么……怎么带女儿来面对你……”高胜寒说不下去了,忍住眼泪深呼吸。蓝妞抽泣着,一把跑住墓碑:“妈妈,我好想你……”高胜寒忍住眼泪更咽着:“凶手……抓住了……”高胜寒说不下去了,蓝妞痛苦地哭泣着。

        9

        机场上,赵小丫和郝玲玲坐在草地上,都很难过。郝玲玲抬头望天,叹息一声:“石头没了,真的是空空荡荡的。不知道我们还能为他家人做点什么。”赵小丫说:“我们晚上去招待所看看他爸和妹妹吧。”郝玲玲点点头,这时,许飞从远处走过来。郝玲玲纳闷儿:“嗯?呆鸟怎么到这儿来了?”许飞在招手:“你们俩在这儿呢?”赵小丫看他:“你怎么来了?”

        “那什么,我有事找你。”许飞笑笑。

        “找我?”

        郝玲玲站起身:“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转身跑了。赵小丫有些尴尬地站起身:“怎么了?你说,什么事?”

        “我有个东西送给你。”说着许飞掏出自己的飞行员资格证章。赵小丫纳闷儿:“这个?你?”许飞眨巴着眼,笑笑:“我也没什么别的可以送你的,想来想去,这个对你应该有特殊意义。”

        “可这是你自己得来的啊?你为什么送给我?”

        “对,这是飞行员的至高荣誉。”许飞说,“——因为,这是你参军的理由。”说着把飞行员资格证章放在赵小丫手里。赵小丫有些感动:“谢谢你……”

        “不用谢,我这段时间过得很不好,哪方面都觉得失落。我应该谢谢你,是你让我想起自己曾经的热血和青春。我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从军的方向。”

        赵小丫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我有那么厉害吗?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黄毛丫头。”

        “你有。”许飞的眼里燃烧着火焰。

        “那你不笑我满脸鼻涕了?”

        “你已经长大了,中尉,谢谢你。”许飞笑笑,抬手敬礼。赵小丫一愣:“别,我可当不起!”许飞放下手,笑笑,转身走了。赵小丫在后面喊:“喂!你这就走了,什么意思?”许飞回过头:“有好多事我还没想好,想好了,我会告诉你的!”说着跑远了。赵小丫站在原地,拿着飞行员资格证章笑了。

        10

        医院的走廊人不多,挺安静的。在三楼的icu病房前,两个便衣站在不远处。这时,一身便装的王星风尘仆仆地走过来,两人立即迎上去:“你有事吗?”王星一愣:“我,我想来看看龙丹丹。”

        “谁是龙丹丹?”便衣问。

        “哎,我也知道她不叫龙丹丹,她,她好像有个代号叫雪狐?”

        “你是什么人?”两个便衣警觉起来,王星急忙拿出军官证:“可以了吧?我想去看看她?”便衣把证件还给他:“没有你找的那个人,我们也不知道什么雪狐。”

        “可是,可是我知道,她就在里面啊?”王星说着想往里进,两名便衣伸手拦住,王星也不是吃素的,几下便从两人身边绕了过去。便衣一惊:“你不能进去!”王星刚要推门,剑齿虎站在门口:“吵什么?”两名便衣惭愧地站好:“对不起,我们没拦住。”剑齿虎也不意外:“你们拦不住他的。王星,你来干什么?”

        “我,我想见见她。”

        “她现在很虚弱。”

        “我只是想看看她。”

        “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头不回啊!”剑齿虎侧身让开,“哎,进去吧,我可不想你再爬窗户闹出别的事来。我们这行的人喜欢低调——记住,你没来过,你什么也不知道。”王星赶紧闪身进去:“我知道规矩,谢谢你。”

        icu病房里,龙丹丹躺在病床上,脸色煞白。王星站在门口,眼泪肃然而下。龙丹丹看着他苦笑:“我又没死,你哭什么?”王星走过去,看着浑身上下包裹得跟粽子一样的龙丹丹。龙丹丹笑笑:“你怎么来了?我没事啊。”王星的眼泪掉下来:“你都这样了,还没事?”

        “我就是干这行的,都习惯了。”

        “习惯?”

        “对啊,你现在不也是我的半个同行吗?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该知道,为什么我习惯了。”

        “我没想到你是三局的人,我没想到你是从事这个工作的!”王星有些激动。

        “你现在知道了?”龙丹丹看着他。

        “对,我知道了,我的心很痛。”

        “知道真相,解决了你所有的疑惑,你的心还痛什么?”

        “我连你到底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知道我的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有意义!”王星倔强地说,“起码让我知道,我不是爱上一个空气人!”

        “这真的是我的错……当初我就不该和你来往。你就当我没有出现过吧,王星,真的。”

        “那我该怎么骗自己呢?”

        龙丹丹笑笑:“那时候我在休假,其实我本来真的没打算和你有什么的,只是好朋友,对吧?我也没有承诺过你什么啊?我们两个真的是不合适,你根本找不到我,我也不会去找你,难道人生要靠偶遇吗?做好朋友吧,真的,你会有好女孩爱的。”

        王星擦干眼泪,从兜里拿出那枚钻戒。龙丹丹一惊:“你要干什么?我不可能接受的。”王星笑笑:“这是我打算送给你的钻戒,还是应该送给你。”

        “还是留给真爱你的女孩吧,打算和你过一辈子的女孩。”

        “我不能那么做,真的不能。”

        “为什么?”

        “送你的,就是送你的,我会再买新的送给她。”

        龙丹丹笑了:“我知道你为什么来了。”

        “为什么?”

        “一个了结,一个结束,一个面对面的告别。”

        “是的,不然我一直没办法释怀。”

        “当初我不告而别,也确实应该向你道歉,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我压根儿没有谈恋爱的思想准备。”

        “不需要道歉,现在我脑海当中的谜团全部解开了。”王星说,“你的伤怎么样了?”

        “不碍事,都是皮外伤,很快会恢复的。”

        “你好了以后,还会去执行任务?”龙丹丹不说话,王星明白了,“好,不该问的不问,是我多嘴了。”说着他把那枚钻戒放在龙丹丹的枕边,龙丹丹的眼泪忍不住下来了:“这还真的是第一次有人给我送钻戒。”

        “我爱过你,希望,没有惊扰到你。”龙丹丹哭出声来,王星看着她,声音坦诚,“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龙丹丹点头。

        “你爱过我吗?”

        龙丹丹深呼吸:“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意识到有爱上你的危险,我才选择了逃避。”王星一下子释然了,笑着看着龙丹丹:“我知道了,谢谢你给我答案。”

        “希望你能找到真爱。”

        “谢谢,我已经知道真爱在哪里了。”王星笑,“我得走了,今天晚上要归队。”

        “特种兵,加油!”

        “你也是……一定要小心。”王星站起身,俯下头,在龙丹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随即转身走了。龙丹丹看着躺在枕边的那枚钻戒,眼泪夺眶而出,她紧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走廊上,剑齿虎走过去:“谈完了?”王星点头:“谢谢你。”剑齿虎拍拍他的肩膀,一声叹息。

        “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去救她。”王星说。

        “是你自己的努力,还有你战友们的信任。”

        “我明白,我走了。”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见面了。”剑齿虎伸出右手,王星握住他的手,“上尉,保重。”

        “你也是。”王星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11

        幽静的学校小路上,蓝妞和别的小朋友们在一边玩,高胜寒和夏初肩并肩地边走边聊。高胜寒打破沉默:“夏老师,我不在的时候,真的要谢谢你照顾她。”夏初笑笑:“哎,这都是我的责任,每一个孩子,都是我自己的孩子。对了,我们学校组织优秀学生与l国学校友好交流,蓝妞名列其中呢!这你可高兴了吧?”

        “l国?那不是在非洲吗?”

        “对啊,就在非洲!怎么了?”

        高胜寒苦笑:“没什么,可能我比较敏感吧,职业病。”

        “哪儿有你所想的那么多战争啊,战乱啊。”

        高胜寒笑笑:“但愿吧,其实我也希望有一天我能脱下军装。”

        “不会吧?脱下军装?你这么热爱军队的一个人?”

        “那一天可能永远不会到来吧,我说的是,真正和平的那一天,所有的军人都可以脱下军装,放下武器。”

        夏初深情地看着高胜寒:“没想到你还是个诗人。”高胜寒苦笑:“胡说而已,做做梦,我得走了。”

        “好的,那你同意蓝妞去l国了?”

        “你们集体活动,她愿意去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