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霹雳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1

        夜晚,下着大雨,周围一片残垣断壁。难民们佝偻着围着篝火,瑟瑟发抖。游击队员们挎着ak-47,旁边的皮卡上架着一挺机枪,一片战前的紧张肃然。

        车队离前面的哨卡越来越近,王星开车,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现在怎么办?”龙丹丹沉声道:“你不要说话,别吭声。”

        哨卡前,王星停下车,一群游击队员们持枪围上来,嗷嗷地叫嚷着。龙丹丹打开车门,王星一把抓住她。龙丹丹笑笑:“我没事。”说着跳下车,拿出一沓当地的钞票。为首的头儿看看钞票,拿过来,又看看龙丹丹,龙丹丹又拿出一沓钞票。

        车里,高胜寒打开保险,低声命令:“准备战斗!”

        王星的右手顺在了腰部枪套上,后面一辆车上,曾紫陌的手枪也打开保险,许飞把微冲放在腿下检查。

        哨卡前,那名头目拿着钞票,一挥手:“检查后面!”一群游击队员持枪走过去,散乱地围在三台车周围,拿着手电照过去。龙丹丹情急之下,摘下钻戒,大吼道:“this!”

        王星脸色一变,头目挥手打开钻戒,与此同时,龙丹丹的手枪已经顶在他的腹部。砰砰!两声闷响,头目猝然倒地。队员们迅速下车,从车队两侧果断射击。黑龙猛扑上去,一口咬断一个游击队员的咽喉。

        雨还在下,激烈的枪声停止了,整个世界安静了,血水合着雨水在地上蜿蜒流过。只剩下雨刮器的声音在黑夜里作响。高胜寒一把抓住倒在车顶上的匪徒,拽下来扔到一边:“走!”队员们纷纷上车,只有龙丹丹打开手电四处看地面。王星看着她,苦笑:“找不到了,走!”龙丹丹一咬牙,跳上车,谢思潇看着,心里有点泛酸。车队丢下一地泥泞的钞票和一地尸体继续前行。

        2

        海伦港,大雨还在下着。武装分子们站在屋檐下避雨,油桶里面的篝火熊熊燃烧着。

        “中国舰队没有动作吗?”石斑鱼拿着卫星电话,“好,知道了。”石斑鱼纳闷儿地皱着眉头:“不可能啊,没动作?中国军队不会放弃自己的同胞,他们一定在路上!”

        “可是观察哨什么都没有发现。”一名部下说。

        “他们如果不想让人知道,会比黑夜还低调——暴风雨就要来了!”石斑鱼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在她身后,人质们已经睡成一片,依偎着相互取暖,蓝妞的脸上还带着泪痕。石斑鱼一笑:“一定要看好她,她可是我们最重的筹码!”

        简报室里,战虎全副武装,随时待命。崔华盾站起身:“还没有消息吗?65公里,他们应该到了啊?”

        “他们的卫星通信还是静默状态。”剑齿虎抬手看表,“这里不是国内,没有高速公路。他们要穿越战区,中间可能会有战斗。”

        “我们就一直这么干等着?如果有遭遇战,他们需要我们的空中支援!”白鹏说。

        “只要一起飞,各国卫星都看得一清二楚,更不要提近在咫尺的观察哨了。”

        “可以把那个观察哨找出来,活捉或者干掉都没问题。”

        “根据情报,观察哨和石斑鱼之间有定时通信,每半小时就有一次。就算我们抓住那个观察哨,这么短的间隔,也真不一定会让他顺着我们说,k2的手下都是亡命之徒。”

        “我现在觉得,那好像是个诱饵。”所有人都看向他,崔华盾声音低沉,“k2拿蓝妞做诱饵,给我们做局。”

        剑齿虎点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们也全面权衡过,但是中国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就算是局,我们也得把这个局破个天翻地覆!我相信高胜寒有这个判断力,他不会上当的。”

        “要不要提醒他?”崔华盾担心。

        “在突击开始以前,要保持通信的沉默,我们不能在事先引起太多的关注。国际局势复杂多变,危机四伏,你不知道,谁是谁的敌人,谁是谁的盟友。k2未必有卫星监控的能力,但是他们的盟友真的不一定没有。我不能跟你说太多,总之,为了被扣押中国公民的绝对安全,绝对不能引起任何关注。”

        “明白。”

        “你们都是中国特种部队的精锐,都有敏锐的头脑,有些话……我不需要点破。那些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我们所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此时此刻——带中国人回家。”剑齿虎看着面前的队员们,声音低沉。

        3

        夜里,蜿蜒的山地,雨已经停了,厚重的云雾盘踞在天边,山林里的风带着浓重的凉意刮过。车队没开灯,高胜寒看手里的北斗导航仪:“到地方了,下车。”龙丹丹也跳下车:“我的任务完成了。”王星看她:“你自己回去吗?”龙丹丹一笑:“我不回去,我还有事要做。”

        “你,你不回国吗?”王星问。龙丹丹笑笑,没说话。王星还想说什么,被高胜寒打断:“她有她的工作。”

        “一句话!”王星压抑着自己,“你……一定要保重!”龙丹丹看着王星的眼睛:“你不能留下,我不能离开,这就是非洲。”

        王星的眼里泛着泪,龙丹丹突然扑上来,吻住他。谢思潇一愣,黑龙嗖的一声站起来。龙丹丹哭着吻他,王星还没反应过来,龙丹丹一把推开他,转身跳上车,消失在黑夜里。

        “我们出发。”高胜寒转身看着两人。王星擦去眼泪,咬牙转身,持枪进入山地。

        4

        夜色笼罩,夜里山里的气温骤降,山巅泛出隐隐白雾。高胜寒拿起v21望远镜,库房里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武装分子持枪不停地在各处巡视。曾紫陌趴在他旁边,低声问:“我们怎么进去?”

        “得先搞清楚里面的情况。”高胜寒在思索,“你接手队伍。”曾紫陌一愣:“什么意思?!”

        “我进去,把情况摸清楚。”

        “胡闹!我不同意!”曾紫陌低吼。

        “我进去吧。”王星说。

        “你不懂,我能感觉到,他们想要的是我。这是我和k2的个人恩怨。”

        “你别闹个人英雄主义!”曾紫陌低吼。高胜寒看着她:“听着!现在是在战区,没有时间开会解决问题!相信我的直觉,他们想要的是我!我进去,哪怕被他们抓住,也把情况搞清楚!你带队进去——007!”

        “有。”王星低声回答。

        “如果海豚有不测,你接手指挥。”

        “我?我……”

        “没时间废话。”高胜寒神色冷峻看向马路,“黑马,你是下一任。”

        “收到。”马路面色平静。

        “如果我被抓住,不要慌,选择合适时机,突击营救。我不会被他们搞定的,这是黑虎掏心,你们发起突击,我会里应外合,保护中国公民安全。你没问题的。”

        曾紫陌说不出话。

        “狙击组掩护你吗?”许飞问。

        “你们一开枪,就什么都暴露了。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要等待天亮。在夜晚发动突击,很容易误伤中国公民。我们是来救人的,尽量万无一失!我走了。”高胜寒慢慢滑下去,消失在夜色中。

        吊机上,一名狙击手在打盹儿。高胜寒悄声走到后面,捂住他的嘴,雪亮的匕首划过,一股浓血冒着热气喷涌而出,高胜寒死死捂住他的嘴,将尸体慢慢放下。

        码头上,两个武装分子正在对火,一个武装分子摸摸脸,一看,是血,纳闷儿地抬头,高胜寒倒挂在绳索下滑,双手持双刀交叉在胸口。两名武装分子惊呆了,刚要摸枪,匕首已近在咫尺。高胜寒迅速无声落地,接住两具尸体,把他们拉到暗处放下,拽过旁边的篷布盖上。随后拿出炸药,放在篷布里面。

        高胜寒爬上库房屋顶,低姿移动。正藏身在边缘处的狙击手困意大作,观察手拿着望远镜,不时地观察着。高胜寒从背后飞身而起,两把刀直接插进了后脖颈子——两人被钉死在屋顶上。高胜寒拔出刀,插回刀鞘,拿起旁边的攀登绳,迅速下滑。

        库房里,所有人都在沉睡。高胜寒倒挂着,透过窗口观察着库房里的动静。

        “海豚,我看到里面了。”高胜寒打开耳麦低语。

        山坡上,曾紫陌声音有些颤抖:“海豚收到,请讲。”

        “我数过,我们的人都在。里面大概有十到十五名匪徒,可能暗处还有,我不确定。”

        “确定人质安全?”

        “现在是安全的。”

        “那你撤出来!”

        “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要保持冷静!等待天亮发起突击,现在我要进去。听着,我信任你,我也希望你信任我!通话完毕。”高胜寒摘下喉麦,连线一起,绑在对讲机上,挂上手雷。

        下面,两个哨兵走过来,高胜寒打了个呼哨,把带着手雷的对讲机甩过去。哨兵下意识地接住,大惊。轰一声巨响,石斑鱼一下子惊醒着起身:“怎么回事?!”人质们也醒了,惊恐不已地看着四周。库房外,高胜寒拿起遥控器按下,轰!轰!轰!码头上蹿起一道火墙,爆炸响起一片,火光冲天……

        库房里,屋顶震荡,灰尘不断地掉落下来了。蓝妞惊喜地叫道:“是爸爸!”夏初捂住蓝妞的嘴,抱紧她:“别说话!”李小芹也瞪大眼:“解放军来救咱们了?!”李老憨招呼着工人们:“别慌张!别慌张!看好孩子们!”石斑鱼拿起长枪顶上膛:“走,出去看看!留下的人,看好中国人!”

        高胜寒倒挂着用刀撬开库房的窗户,抓住边框,身体在空中缓慢转体,进入库房一侧的货架上。下面,武装分子拿枪对着人质,高胜寒拔出刀,潜行过去,突然,一刀扎进对方的脖子,武装分子脚下一滑,高胜寒一把没抓住,尸体重重地落下。

        咣当!所有人都看向这边,匪徒们举枪射击,子弹密集地打在他身后。高胜寒纵身一跃,跳到另一个支架,头顶子弹嗖嗖嗖地过去,他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时,库房门口,石斑鱼带队跑进来:“我要活的!”

        高胜寒在狭窄的平台上不停地翻腾滚跃,咔嗒一声,弹匣打光,高胜寒更换弹匣,突然,飞来的一脚踢掉了他的步枪。高胜寒转过脸,石斑鱼站在对面,拔出战术直刀。高胜寒也丢掉没用的弹匣,拔出双刀,两个人虎视眈眈。

        “高胜寒?”石斑鱼看他。高胜寒语气平缓:“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部队,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你还有一条生路。”石斑鱼惊讶,笑道:“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占尽优势,该投降的是你!”

        “拒不投降,格杀勿论!”

        “那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瞬间,两个人同时扑向对方,一阵刀光交错,铿锵有力。高胜寒猛地出刀,杀气十足,招招致命。但石斑鱼身手敏捷,闪身躲避,脸被划了一道子。石斑鱼擦着脸上的血,恼羞成怒。高胜寒稳稳持刀,摆出备战姿势,心如止水。石斑鱼右手持刀,左手从腰带上戴上铁指套,上面都是尖刺。

        高胜寒出腿,脚尖带着风直击石斑鱼的面门。突然,石斑鱼一声惨叫,胳膊被划了很深一道口子。高胜寒趁机起身,一个漂亮的连环踢,石斑鱼倒在平台上,高胜寒飞身上去,跪在她的胸口,高高举起刀。

        砰!一声枪响。

        “高胜寒!你看看这是谁?!”

        高胜寒看向下面,只见蓝妞被拽到空地上,一把乌黑的手枪顶着蓝妞的脑袋:“我数三下!如果你不投降,我就爆了你女儿的头!”蓝妞挣扎着大喊:“爸爸——不要管我!杀坏蛋!不要管我——”

        “你住嘴!”武装分子捂住蓝妞的嘴,蓝妞张口就咬下去,武装分子惨叫着甩手,蓝妞趁机跑出去,高喊:“爸爸——你说过不能对坏蛋妥协的!”

        “小兔崽子!敢咬我?!”一把枪对准蓝妞。

        “别开枪!”高胜寒丢下双刀,站起身。石斑鱼缓过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笑笑:“果然好身手,好硬汉,可惜啊,有软肋!”说着飞起一脚,高胜寒被踢得飞身出去。蓝妞哭着大喊:“爸爸!”

        高胜寒单膝跪在地上,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他。石斑鱼纵身滑下支架,冷笑着走过来:“我终于抓住你了,高胜寒,你是k2的噩梦!”

        “你抓住的,只是一具尸体。”高胜寒冷声道。石斑鱼一挥手:“我不会给你自杀的机会的,我的老板想亲眼见到你!”

        库房里,高胜寒被反绑着吊在中间,蓝妞哭喊着叫爸爸!夏初也泪流满面。石斑鱼冷笑看着。高胜寒被吊在空中,他张开嘴,舌头在一侧的牙齿上慢慢蠕动,牙齿上的胶被弄掉,露出一小块金属。高胜寒忍耐着,牙齿发出一阵有节奏的声音。

        潜伏阵地上,王星单手拿着电台耳机,耳机里传来一阵清晰的牙齿撞击声。王星含着眼泪:“他发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