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10章 引蝶之章Ⅹ

第10章 引蝶之章Ⅹ

        是啊,会怎么做?

        刻晴一时竟回答不上来。

        如果是帝君,他会怎么做?

        刻晴想到了岩王帝君,以前的她质疑帝君的溺爱,质疑人民的懒惰,质疑社会的运转方式。

        可真的接手璃月各种事务之后,刻晴才切身体会到帝君千百年来的辛劳。

        魈当然不会告诉刻晴此刻的帝君正在听戏遛鸟,过着品尝正宗明月蛋,要跑去后厨亲自指导厨师调配蛋液中虾仁与鱼肉比例的生活。

        不过看着哑口无言的刻晴,他刚才果然还是不该问得那么直白。

        荧这时劝刻晴要振作起来,多做多学以期努力追上帝君。

        “是啊!是啊!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

        派蒙也说道。

        “谢谢你,旅行者、小派蒙。”

        刻晴说道:“帝君退海潮、立天衡、平定善恶、清净溪流,他的伟大无法否定,但我还是认为与璃月人命运相关的事,应当由璃月人自己去做,而且,一定可以做得更好!现在,璃月变革的时机已经到来,维持千年的秩序即将被改写……”

        “总觉得她很有自己的原则呢。”

        派蒙对荧说道。

        荧点了点头。

        或许除了魈,因为他知道岩王帝君是欣赏刻晴的。

        出身名门望族却严于律己,工作时要求自己拿出常人数倍的努力。

        以身作则,曾乔装打扮,体验过底层人民生活,知道底层人民生活艰辛。

        “另外,你刚才说我被骗了,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刻晴看向胡桃。

        “哎呀呀,真没想到,璃月七星大名鼎鼎的玉衡刻晴,居然看不出来那两个卖鱼奸商是一伙的,还买了他们的鱼。”

        胡桃说话时围绕刻晴走动,看似用手揉着眉头唉声叹息。

        “一伙的?”

        刻晴愣了一下:“怎么可能?”

        两个卖鱼摊贩,一个对待客人彬彬有礼,一个态度恶劣至极,两人甚至因为降价发生过冲突,怎么可能是一伙的?

        “都说岩王帝君平定善恶,可这世上的善恶哪有什么绝对区分?坏人就一定得是凶神恶煞,不爱护花花草草吗?”

        胡桃小手掂着下巴,认真思索道:“如果硬要说绝对……可能就是每个人从生下来那一刻,就注定是我的客户,毕竟到了往生堂,不管好人还是坏人,都是一样的落葬之法、牌位器具。”

        “这个比喻怎么听着好奇怪?”

        派蒙总感觉哪里不对。

        荧也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请你拿出证据,虽然他们是底层民众,但如今的璃月是人治时代,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声誉绝不容恶意损毁。”

        刻晴很认真的说道。

        “证据嘛……”

        胡桃想了想说道:“上个月我跟他们推销往生堂的业务,结果两人都对我表现出极大的恶意,你是不知道,当时他们脸上的表情可难看了,还让我一边去,这算不算露出本来面目?”

        “啊这……”

        派蒙懵了。

        “哈哈,开个玩笑啦!少女天真烂漫不是很正常吗?”

        胡桃说道:“其实是每次去听云翰社的云堇唱戏,都能看到那两个家伙在和裕茶馆喝酒,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说了,都在酒里’,如果你不信晚上可以去和裕茶馆看看,运气好的话,惩治奸商后还能听云堇唱戏,告诉你个秘密,云堇她在正式场合很优雅,私底下却非常容易亲近哦!”

        “云堇……我知道了,今晚上我会去和裕茶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向你道歉。”

        刻晴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唉,玉衡刻晴果然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呢,嘿嘿,瞧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想逗逗她。”

        胡桃看着刻晴离去的背影说道。

        “总感觉那样会发生可怕的事。”

        派蒙听了胡桃的话后说道。

        “现在,我们去孤云阁找香菱吧,听说她这两天要采集那里的贝类,午饭的话,野餐怎么样?”

        胡桃问荧和派蒙,当然,还有魈,尽管对方不爱搭理她。

        “好耶好耶!”

        派蒙欢喜道:“香菱做的菜可好吃了。”

        ……

        孤云阁。

        如果想要研究魔神或魔神战争时期的历史,这里都是绝佳的场所。

        “哇!好壮观呀!”

        刚登上孤云阁,派蒙就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孤云阁的山,壁立千仞,横峰侧岭,就是不知那层峦叠嶂中埋藏了多少宝箱。

        “相传,这些山峰都是岩王帝君以岩为枪,投入此片海域,将魔神刺穿并镇压,后来这些岩枪经历千年风化,最终形成此番别致景象。”

        魈说道。

        “这,这么大的山,居然是岩王爷的武器!”

        派蒙震惊。

        “如今残存于我们眼前的,不过冰山一角,当年帝君投下的岩枪,无论数量还是体积,都远超于此。”

        魈双手抱于胸前,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但语气却尽显沧桑:“只不过因为角度各异,柱体又过于巨大,受到海水侵蚀,或是重力影响,很多都整体沉入了海底。”

        荧问魈既然是古战场遗迹,那应该会有很多宝箱吧。

        “诶?我们怎么想到一块去了?”

        派蒙疑惑。

        “是香菱!嗨!香菱!!!”

        胡桃看到香菱从一块岩石后面钻出,朝他们这边跑过来,热情挥手打招呼。

        “救命啊!”

        香菱实则是在逃命,她的身后正有三只怪物追逐,一个手持烧火棍的丘丘人,一个岩盾牛头人,和一个火深渊法师。

        “香菱有危险!”

        护摩之杖燃起熊熊烈焰,无羁之火烧灼四方妖邪。

        “蝶来引生!”

        只有永不间断的烈焰可以洗净世间不净之物,游离天地的火元素不断汇聚胡桃神之眼,一时造成恐怖的元素扩散。

        “赤团开时斜飞去,最不安神晴又复雨!”

        护摩之杖扫过,元素风暴肆虐,那个身材瘦小的丘丘人当场化为灰烬,身上掉出来的几枚摩拉都直接在烈焰中焚化!

        那个皮糙肉厚,身材魁梧的岩盾牛头人也好不到哪去,如果不是他的盾牌抗下了绝大部分伤害,下场估计和那个丘丘人差不多。

        唯独那个火深渊法师,火元素护罩直接免疫所有火元素伤害,甚至还催动地火喷射,灼烧地面,对胡桃发起攻击。

        就在这时,风云突变,卷积微尘,似天地间有大恐怖降临!

        “降魔·忿怒显相!”

        那名火深渊法师还未回过神,一杆散发青绿焰火的长枪直接洞穿它的护罩,带起狂暴的风元素波动。

        魈收枪,失去元素护罩的火深渊法师从空中跌落,狼狈不堪。

        “我们也上去帮忙吧!”

        派蒙对荧说道。

        荧点了点头,然后提着剑上去把护罩被打爆后,失去反抗能力的火深渊法师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