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19章 仙麟之章lⅩ

第19章 仙麟之章lⅩ

        “不如,去我哪喝杯茶?嘿嘿~”

        去和裕茶馆的路上,胡桃不忘发掘潜在客户:“别急着走啊!真的只是喝杯茶,没有别的意思。”

        “钟离,他们甚至不听我把话说完。”

        胡桃跟钟离抱怨。

        这时,一个驼背老人杵着拐杖从三人身边走过,他看了穿的衣服漂漂亮亮,长得也干净,还有双清澈梅花瞳的胡桃一眼,最后摇头叹息一声。

        钟离皱眉说道:“堂主,我们这次出来并不是推广往生堂业务的,要分清场合。”

        “可是你也看到了,刚才那个人的母亲已经咽气了,就算是不卜庐的白术来了,也救不回来,为什么反而撵我走?我不应该是在帮他们吗?”

        胡桃疑惑,然后立刻想到什么:“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家中长辈去世,后辈就要做到伤心欲绝,而我却没考虑到这一点,所以他们撵我走都是轻的,如果不是认为我可能是天真烂漫、不拘一格,应该会被打一顿,帽子都打掉的那种,然后人丢出来,帽子扔地上,最后我狼狈的爬起来,再把帽子捡起来,拍拍上面的灰尘……”

        胡桃一阵后怕,赶紧摸摸头顶:“还好今晚我没戴帽子出门。”

        “堂主,虽然我已经在和裕茶馆订好座位,但如果去得晚了,可不能保证能不能挤进茶馆大门。”

        钟离说道。

        “果然还是钟离先生考虑的周到,提前就预订好了我们的座位。”

        胡桃满意道,然后问钟离:“对了钟离,你是怎么知道魈会在那个时候回来,我们二人也要跟你去听戏的?”

        “这个……我不喜欢和其他人坐在一起听戏,所以每次都会在楼上包一个雅间,享受安静的氛围,然后再上一壶梅上雪,两碟桂花糕,三份杏仁酥,一边品尝茶点,一边听戏。”

        钟离如实回答。

        胡桃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

        “呃……”

        等三人到和裕茶馆,茶馆门口果然已经挤满了人。

        “如果小派蒙来这里,一定会被挤扁吧,哈哈哈……”

        胡桃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看她的架势想冲过去把所有人都撞飞。

        但出乎胡桃意料,他们三人进入茶馆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自然而然就走了进去,只不过沿途看到的人脸有些抽搐,他们就像贴在了一块玻璃上。

        “俱收并蓄、安如磐石。”

        钟离带着两人顺利进入茶馆,然后上了预订的二楼雅间。

        侍女送茶点上来,胡桃招手,热情的和她打招呼。

        “集市已收,喧嚣的码头也已沉睡,此时若能饮上一壶梅上雪,人生再添一大喜事。”

        斟茶的过程,钟离身体坐正,两眼平视,下颌微收,一切都是信手沾来,显得十分专业,还先给魈和胡桃斟了两杯。

        “饮茶时候要端坐在椅子中部,不要坐在椅子边缘,同时保持两脚膝盖并拢,不能跷二郎腿,堂主可以将左手放在右手上,不能两手在胸前交叉,或者趴在桌子上。”

        钟离对胡桃说道,然后亲自示范正确的饮茶姿势。

        胡桃开始还跟着钟离学了下,但很快放弃了,然后专心研究钟离喝茶,一双好看的梅花瞳一眨一眨的,睫毛很长。

        钟离宠辱不惊,斟茶、泡茶举止从容、姿态得体。

        “噗嗤!”

        看着钟离用茶盖拨开茶叶,然后将茶杯送到嘴边喝一小口,胡桃突然没忍住笑出来。

        “堂主这次因何发笑?”

        钟离问道。

        “因为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说着,胡桃的目光落在魈身上:“钟离你看啊,你的这位仙人朋友名字是一个魈字,可魈到底是姓呢还是名呢?哈哈哈哈……”

        “不好笑吗?”

        胡桃见钟离和魈脸上毫无波澜,疑惑问道。

        “还算风趣,不必担心成长为无趣之人。”

        魈对胡桃说道。

        胡桃见两人对她爱搭不理,看了桌上的桂花糕、杏仁酥一眼后说道:“钟离!我要吃水煮鱼配虾饺!”

        ……

        “快看,云先生登台了!”

        “真的是云先生!”

        “云先生!云先生!”

        茶馆里突然喧声雷动、锣鼓齐鸣,无他,云翰社名角云堇登台唱戏了。

        不过说书先生们对此已见怪不怪,反而停下要说的书,准备听云堇唱戏,其实他们和云瀚社有合作,云堇唱的是戏,但戏词引经据典、晦涩难懂,所以戏里的故事还要专业的说书先生来讲给人们听。

        如果是一段凄美的爱情,说书先生自是讲的情真意切、感人肺腑。

        如果是一位征战沙场、为国戍边的大将军,说书先生甚至会执铜琵琶、铁卓板,讲的那叫一个豪情壮志,人们听完恨不能立刻上阵杀敌。

        人们知道了故事的内容,再去听戏,就会感同身受,而不再是被单一的唱腔、曲调吸引。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论一位老戏迷的养成。

        云堇今晚唱的是《走雪》这出戏,这是一出独角戏,演的是雪中的一段艰难跋涉。

        戏中人在雪中迷失路途,茫然无措之余不禁哀叹起来,最后茫然许久也化作迷途的旅人。

        “想要通过唱戏的方式来讲述好故事,就必须学会像戏中人一样呼吸、生活,心情也随戏中人一颦一笑而牵动,而这千千万万个角色生命轨迹交织造就的一个有情世界,或许也是所有伶人想要的戏,想讲述的故事吧。”

        钟离看云堇唱戏,又搬出了他那套学术解释。

        “云堇的戏还是那么好听,唉!真想听她唱一下戏腔版的《丘丘谣》啊!”

        胡桃说道,就是她面前这道水煮鱼配虾饺的菜,跟钟离和魈面前摆放精致的桂花糕、杏仁酥这些格格不入,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大鱼大肉的味道。

        ps:感谢“林锁”大佬打赏的700书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