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28章 鲸天之章VⅢ

第28章 鲸天之章VⅢ

        永生香的价格是300万摩拉……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第一时间看向公子。

        公子其实很无奈,因为最近北国银行的账单就如至冬国的雪花飞来,债务处理人天天加班差点猝死,最后汇聚成一张到了女皇陛下手里,听说账单的长度从王座一直延伸到宫廷之外。

        好在这300万摩拉是用于完成愚人众计划,属于正当合理支出,于是公子对白术说道:“这位,白术(zhu)掌柜,对吧?我是愚人众的执行官公子,不嫌弃的话,我们未来可以多多合作,如不卜庐需要,愚人众可以帮忙建立椰羊的快速供货渠道。”

        公子脸上的笑容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派蒙看着和白术平静交谈的公子,颇为疑惑。

        “早就听说愚人众会拉拢道上朋友,但不卜庐是只用椰奶就能收买的吗?”

        白术问道。

        就在双方僵持时,七七跑到白术面前,摊开小手:“椰奶,椰奶,白先生,椰奶。”

        “好好好。”

        白术溺爱的摸了摸七七头,然后对公子说道:“那就多谢公子先生了,祝我们未来合作愉快,这永生香也打个折,算你们299万摩拉吧。”

        “299万摩拉,这和300万摩拉有什么区别吗?”

        派蒙问道。

        “嗯……299万摩拉,乍一听也没什么,但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比300万摩拉少了1万摩拉。”

        钟离认真分析道。

        公子没有讨价还价,299万摩拉当场交易。

        拿到永生香后,一行人离开不卜庐,回往生堂准备送仙典仪的最后筹备工作。

        在这之前,琉璃亭走起!

        “公子,你怎么不吃啊?都没见你动筷子。”

        派蒙问公子:“难道是身体不舒服?这样的话,你一定吃不下这份嘟嘟莲海鲜羹吧,嘿嘿……”

        公子闻言,看了眼一桌的美味佳肴,还有不能吃辣,不能吃鱼,豆腐必须要甜口,此刻正在琉璃亭后厨亲自指导厨师调配明月蛋蛋液中虾仁与鱼肉比例的钟离。

        公子想到最近发现钟离买东西付账时,从来不看价格,只要是他看上眼的东西,老板喊多少,他就付多少,偶尔还会报出更高价格一口拿下,胸口就憋的慌。

        伟大的七神啊!请你快降下神罚劈死这家伙吧!

        买东西是要砍价的,这不是提瓦特大陆每个人的共识吗?

        无论老板把手里的商品吹得如何天花乱坠,是上引经典,还是下据史料,价总是不能不砍的,一般以见面砍一半为宜。

        还有女士那家伙也靠不住,让她帮忙打听岩王帝君先祖法蜕的消息,结果再也没见到她。

        公子越想越气,等拿到神之心,他一定,他一定……

        一块浇上蘸汁的松茸酿肉卷被一双筷子夹到公子碗里,公子愣了一下。

        这是……

        公子抬头,和筷子的主人荧对上目光。

        荧小脸上带着微笑,公子被这股微妙气氛感染,忍不住吞咽口口水,喉结鼓动。

        正在剥水晶虾壳蘸酱料吃的派蒙看到这一幕,注意到荧为了和公子凑得更近,甚至踮起了脚。

        派蒙很想提醒荧什么东西掉了……

        天青海阔。

        群玉阁上。

        “你们璃月七星到底想干什么?”

        留云借风真君看着四周茫茫大海,质问天权凝光。

        “你可以理解为威胁。”

        凝光也不再遮遮掩掩,说道:“这里远离提瓦特大陆,即便仙家想要过海,没点大神通也很难飞回去吧。”

        “可恶!这就是你昨晚把我们灌醉的目的?”

        留云借风真君和理水叠山真君,还有削月筑阳真君,昨夜在群玉阁的宫殿里喝的酩酊大醉,不曾想中了璃月七星的计谋,醒来已是在这片汪洋大海之上。

        此地天地灵气稀薄,久居仙山福地的三位仙家立刻感受到强烈不适。

        “这醉神酿的酿造方法可是从蒙德传到璃月,传说蒙德那位风神喜欢隐藏身份到蒙德城酒馆喝酒,一日在一家叫猎鹿人的酒馆喝到这醉神酿,喝醉后竟露出来一个龙头,从此被赋予醉神之名,名声大噪。”

        凝光缓缓说道。

        “一派胡言!”

        留云借风真君怒斥凝光:“七神执政尘世,怎会做出如此有伤风化之举!”

        凝光也不与留云借风真君辩解,直接说道:“帝君送仙典仪遇刺一事,的确是璃月七星失职。”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留云借风真君咄咄逼人:“帝君已死,以后这璃月港交由仙家治理,你们璃月七星从此消失吧。”

        “帝君当年设立璃月七星的初衷,便是让璃月在下一个变革时代到来时,做好充足准备。”

        凝光缓缓说道:“璃月七星协助帝君治理璃月,履行契约长达千年之久,岂能因仙家一句从此消失成为冰冷的历史。”

        “天权星,你到底想做什么?”

        削月筑阳真君问道,凝光说的不错,他们在魔神战争时只是居于仙家末席,实力远不如那些能力敌魔神的上古仙人,同为三眼五显仙人,甚至那位降魔大圣都远比他们强大,不过璃月七星终究只是凡人,凭什么会认为有能力和仙家抗衡?

        “璃月港即将进入人治时代,所以诸位仙家还是回去绝云间清修吧,不然……”

        凝光戴着黑色袖套的玉手拖着那根鎏金烟斗,吸了口后看向留云借风真君,说道:“我这群玉阁砸下来,大概就是一头魔神也承受不住吧。”

        “何至于此。”

        理水叠山真君沉声说道。

        “第一,算是我个人私欲,璃月七星如果消失,那我将失去这些年来通过努力得到的一切;这第二,就算是为了名声吧,百年后的史书大概会这样写,璃月七星舍身取义,在那个神明与仙家共治璃月的时代争取自由、平等的权利,最终以鲜血铺路,开创人治时代。”

        凝光说道。

        虽然玉衡刻晴对凝光第一个私欲不满,但为了即将到来的人治时代,她定然会和璃月的仙人抗争到底,让仙人来治理璃月,还不如继续让人民接受帝君的溺爱。

        唯一的变数可能就是那位降魔大圣,但那位降魔大圣不似绝云间列为仙家,很少有听说关于他的传闻,对人治时代也许并不感兴趣。

        “当初岩王帝君与璃月港定下契约,今日只要诸位仙家在这群玉阁上再次与璃月港签订契约,同意璃月港进入人治时代……”

        “一介凡民竟敢威胁仙家,璃月七星不敬神明仙师,本仙看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留云借风真君打断凝光后面要说的话,如果按照她的来,即便今日签订契约,回到璃月港后毁约,璃月七星也不能拿他们怎样。

        可仙家毁约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是接受不了。

        对于这种情况,凝光早有预料,随着一朵绚丽的清心花在群玉阁上空盛开,埋伏两侧的上千千岩军一齐冲出,喊杀震天!

        “这是……”

        留云借风真君看着这些千岩军手上的武器,不再是传统的大刀长矛,全部换上诸如燧发枪一类的火器。

        这些武器,爱好研究机关术的留云借风真君自然知道,是璃月商人从至冬国那边带回来,至冬国愚人众先遣队几乎都装备了这种所谓的“热武器”。

        留云借风真君修行之余也研究过,造型奇特不说,硬度还比不上千岩军千锤百炼的刀叉剑戟,因为空心的缘故,只需找来一力士,轻易便能折断,认为千岩军中使用起来最粗暴、鲁莽的狼牙棒都是比这个先进的发明。

        于是留云借风真君推测至冬国人民还生活在魔神战争时那个刀耕火种的年代,数千年唯一的进步便是学会了炼铁,但就算是会炼铁,不把铁拿去锻造成大刀长矛,捣鼓出这么些玩意,未开化的丘丘人跟他们比,都知道拿去打口大铁锅煮肉吃。

        “放!”

        然而随着凝光一声令下,千岩军手上在留云借风真君看来甚至比不上丘丘人烧火棍一样的东西,突然如闷雷炸响,连珠炮起,震天撼地!

        “留云借风小心!”

        削月筑阳真君第一时间发现情况不对,面对迎面而来的枪林弹雨,一只鹿蹄往前踏出一步,重重落下时引动群玉阁都剧烈摇晃一阵,然后和理水叠山真君瞬间结成阵势!

        金光大盛,七芒星阵图案不断在脚下旋转,神威扩散,阻拦高速飞行的枪弹铁丸,庇护三位仙家。

        虽然刻晴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真对仙家痛下杀手,她还是有些犹豫。

        凝光这时说道;“怎么,连一向不敬神明的玉衡刻晴也会动摇内心的坚持?”

        “自然不会。”

        刻晴说道:“而且只是这点程度,可对付不了仙家。”

        此时的留云借风真君三仙已经被一块巨型琥珀包裹,但这不是真正的琥珀,而是琥牢山的踱山葵,为理水叠山真君的神通。

        踱山葵牢不可催,凝光便让千岩军退下,然后搬出专门为对付仙家准备的大杀器。

        “归终机!”

        踱山葵里的理水叠山真君对外面情况看的清清楚楚,见千岩军将十几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归终机搬上来后,脸色大变,直接破壳而出。

        “住手!”

        留云借风真君也是无比震惊,因为归终机的铸造方法属于已经失传的上古机关术,在魔神战争中是令群魔为之胆寒的神兵利器,自己也曾想过复原归终机,重现上古机关术的辉煌,可失败几次后材料都再难凑齐,璃月七星也不知从哪里寻来铸造之法,竟将这归终机倒腾了出来。

        “这归终机的研发我投入摩拉数以亿计,今日终于有用武之地,也不枉费一番心血。”

        凝光说道。

        “数以亿计的摩拉……”

        留云借风真君嘴角抽了抽,她差不多知道璃月七星凭什么能先自己一步把归终机弄出来。

        “住手!契约之事并非不能商议!”

        见千岩军士兵已经开始启动归终机,削月筑阳真君和理水叠山真君同时出声阻止。

        “放!”

        在刻晴还对凝光准备了归终机这种大杀器,和对两位仙家选择妥协感到意外时,凝光果断下达发射命令。

        “放肆!”

        留云借风真君怒喝一声,璃月七星这是真要置他们于死地。

        “留云借风、削月筑阳,你们为我护法。”

        理水叠山真君说道,然后黑红色的羽翼展开,狂暴岩元素在七芒星阵中爆发,群玉阁甲板上开始生长各种奇形怪状的踱山葵,而突然增加的巨大重量让群玉阁下沉。

        千岩军不得不攻击这些踱山葵,被凿破后会发现一只丘丘人或史莱姆困在里面,极具攻击性,一时造成不少阻挠。

        一只岩史莱姆趁周围没人注意,自己破壳而出,然后朝凝光这边蹦过来。

        “剑光如我,斩尽芜杂!”

        紫电雷光大盛,电弧炸开,小小岩史莱姆直接被吞没。

        “云来剑法!”

        “星斗归位!”

        “天街巡游!”

        刻晴没有就此收剑,而是趁雷光尚未消散,直接冲进去再次对岩史莱姆发起潮水一般的攻击,如涛涛江河、连绵不绝!

        凝光看了眼护盾已经被刻晴打破,还剩下半血的岩史莱姆,移动目光落在外围已被千岩军清剿的差不多,围困甲板中心那个巨大的踱山葵上。

        “且不说你们在魔神战争时就位居众仙之末,如今数千年过去,无尽岁月磨损,一身实力怕是全盛十一都没有……”

        凝光从未想过和留云借风真君等仙人同归于尽,她最大能舍弃的也就是这座群玉阁。

        此时,距离此处十公里外的海面上,有十几艘海船组成的船队正缓缓前进。

        为首最大的一艘名为死兆星号的武装商船船头,此刻正站着一位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刘海遮住了左眼,红色眼瞳,身穿旗袍以及高跟过膝长靴的女人。

        这是凝光给自己留的后路,一但归终机也无法对付仙人,立刻砸沉群玉阁,南十字船队便是为了接应从群玉阁上撤退下来的璃月七星以及千岩军来到这里。

        不敬仙师?

        你跟能开山劈海、举剑引雷,连冥海巨兽都不是一合之敌的南十字船队头领说这个?

        赶紧去打听打听道上怎么称呼这位爷的——

        无冕的龙王!

        “那个女人不会死在上面吧……”

        群玉阁上的动静闹得很大,已经有不少千岩军士兵搭乘小船撤退到南十字船队的海船上,但他们都不清楚上面战况。

        与此同时,死兆星号高高的观测台上,有一位将白发扎成短辫置于脑后,头顶两束呆毛的斜下方是一抹与瞳色相同的红色挑染,身穿灰色武士服,最外层的振袖和服仅穿一半,右半身的外衣束在腰间,右振袖垂在身后的少年,正眺望着碧海蓝天。

        “武士们都愿自己一生热烈,以手中之刀博取无上名誉,但其中总有人受欲念引诱,偏离仁与义的正道,挥刀留下无穷的仇恨……”

        枫原万叶起了诗兴,正想留下数句作为日后座右铭,掌舵手海龙突然叫他下去搭把手。

        看来座右铭只能以后再想了。

        ……

        此时的群玉阁上刚经历一场大战,富丽堂皇的宫殿崩塌、甲板龟裂如蜘蛛网蔓延,站都很难站稳。

        到处都是踱山葵的碎屑和各种魔物残渣,同时归终机也损坏数台,千岩军出现不小伤亡。

        留云借风真君在先前的战斗中,遭归终机重创,现在正被理水叠山真君和削月筑阳真君护在中间。

        千岩军的枪林弹雨从未断绝,理水叠山真君张开羽翼阻挡,也是鲜血淋漓。

        三仙在绝云间修炼千年,即便当年魔神战争也不曾这般狼狈过,仙人战斗时该是紫气东来、瑞气飘飘,天穹垂下霞光万道才对。

        剩下几台归终机蓄势待发,而理水叠山真君这边已接近极限,再无力阻挡。

        “削月筑阳你做什么?”

        留云借风真君见削月筑阳真君一头撞断自己一根鹿角,不禁大惊失色。

        “我来抗下这次攻击,你们快走!”

        削月筑阳真君说道,那根断掉的鹿角化为岩元素屏障,抵挡归终机一波又一波冲击,而光幕只是轻微发出震荡,泛起涟漪。

        然而削月筑阳真君却口吐鲜血,表情痛苦。

        “呼哧!”

        一道狰狞青焰火龙突然出现,咆哮着将几台正在充能的归终机吞噬,恐怖的高温烧灼空气,负责操控归终机的千岩军根本不敢接近。

        “降魔大圣!”

        苦苦支撑的削月筑阳真君看到魈出现后,心底终于燃起一丝希望。

        身受重伤的留云借风真君和理水叠山真君同样松了口气。

        “居然这么难损坏。”

        魈看着那几台被他用仙家术法六丁六甲火焚烧过后,并没有太大损伤的归终机微微皱眉。

        “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魈的出现让凝光有些意外,但仅此而已。

        “这才是你会和我签订契约的目的吧,随时掌握我的动向。”

        魈淡淡说道:“已经够了,该结束了。”

        一旁的刻晴:???

        凝光不以为然,说道:“千百年来,仙人圣众高居绝云间,尘世之人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但我想告诉他们的是,高高在上一但被拉下来,会直接摔进万丈深渊。”

        “你!噗……”

        留云借风真君听了气极,竟呕血一口。

        闻言,魈什么也没说,手持和璞鸢朝凝光走去。

        百晓、百识、百闻出现,挡在凝光身前。

        凝光让她们退下。

        魈径直走到凝光面前。

        “倒是小瞧你了,那三个只会装腔作势,道貌岸然的真君加起来,实力可能都没有你强吧,至于镇压若陀龙王,传说果然不可尽信。”

        凝光手拖着烟斗吸了一口说道,尽管她知道若陀龙王真的是留云借风真君这几位三眼五显仙人镇压:“此事是我自作主张,跟其他璃月七星没关系,所以还请仙师不要为难他们,至于这些千岩军,他们大多是璃月闹灾荒年月,仙人在这个时候偏偏不显灵造成的流民,我亲自从这些人中挑选精壮青年,允许他们携带家眷收编入千岩军,这笔花销不占璃月港军费支出,全部由群玉阁买单,所以最后是我利用了他们,他们是被利用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魈的目光环顾四周,果然发现这些千岩军在他接近凝光后都很紧张,甚至有许多看起来要是他再向前一步,就会不顾一切冲过来。

        魈看着凝光说道:“告诉你个秘密吧,魔神战争时的帝君可不像现在这般溺爱、宽容,当然,帝君对他的子民是永远溺爱的,至于那些山中大魔,海中恶螭什么的,帝君的态度则一律是杀,杀到最后发现魔神残渣怎么都无法灭尽,总是死灰复燃,才选择将魔神封印,魔神战争时并没有神这种说法,帝君同样也是一尊魔神,岩之魔神摩拉克斯,在那个时期,道德就是一种奢侈,仁慈的魔神会被她的子民、她的心爱之人所杀……”

        魈没有和凝光继续说下去,而是移动目光落在留云借风真君他们身上:“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无外乎失去神明的国度,终会被远古的恶意重新吞没,相反,璃月港进入人治时代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但璃月却不能没有岩王帝君,于是你们想给璃月七星一个下马威,结果却是自取其辱。”

        留云借风真君三仙闻言,不免羞愧难当,都低下了头。

        事实上,魈也是在搭乘南十字船队来这里的路上,才理清前因后果。

        主要还是那位无良帝君也忽悠自己,不过……他真的只想到这一层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凝光的表现,更多应该让帝君感到欣慰吧,无论是璃月港还是璃月七星,终究不是在他溺爱下生长玉京台的琉璃百合。

        “从现在开始,希望你能继承岩王帝君对待人民宽容、慈爱的德行,同时与璃月港拟订新的契约。”

        魈回头对凝光说道。

        不过看凝光脸上的表情,她对这个结果似乎并不意外。

        一旁的刻晴:???

        ……

        ps:感谢“晚鹭莹语”3000书币打赏和月票,确定是位大佬,还有“蝶引来生戏安魂”打赏的100书币,谢谢。

        以后再也不写这么长了,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