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29章 鲸天之章lⅩ

第29章 鲸天之章lⅩ

        玉京台旌旗蔽空。

        披坚执锐的千岩军驻守四方,维护秩序。

        天权凝光的秘书百闻、百识、百晓在此地召集璃月港名商大贾、豪门望族,以及能来到此处的民众,宣读天权凝光被绝云间仙人承认为新任岩王帝君的诏书。

        同时,新任岩王帝君颁布多条政令,都是有关璃月港未来规划,比如继续维护拟订契约的神圣不可侵犯,违反之人当受食岩之罚,还有扩大对外贸易,准备打通去往稻妻国的海路……

        不过要说哪条政策最能引起轰动,毫无意外是新任岩王帝君准备给璃月港所有人发10万摩拉。

        人群中,魈似乎看到钟离松了口气。

        一定是看着小时候赤着脚从瑶光滩走到南码头,一路叫卖货物的小女孩长大,就像父亲一样欣慰吧。

        飘飘纷纷,云上似坠雪尘。

        密密疏疏,一字贵如奇珍。

        动念间,河山气吞。

        人尽知,天权为尊。

        ……

        回到往生堂,那位胡堂主正在和老孟对弈。

        钟离问这是什么棋,为何下起来步骤如此繁琐。

        “嘿嘿,你很有眼光嘛!不过不知道了吧,想不到钟离也有不知道的东西。”

        胡桃笑着说道:“告诉你吧,这可是岩王帝君还在做璃月七星时发明的一种棋,棋盘不仅按比例复制了璃月港的地形街道,商贩、茶馆、商肆、酒店、杂铺一应俱全,还配有六面、十面、十二面等各式骰子,玩家用骰子决定棋子步数,落在各个地点,便会触发不同事件,整场游戏以玩家手中的最终筹码数定胜负。”

        “以筹码数断定胜负,这倒很符合她行事手段。”

        钟离认真分析道。

        “还有啊……”

        胡桃继续说道:“根据那位岩王爷心情变化,棋的规则也随时改变,与人对弈,规则都以那位岩王爷手中最新版本为准,在她心情最好的时候,甚至会叫人拿来笔纸,当场更新规则版本,让我想想,目前最新规则已迭代到第三十二版的第六个子版本,不过对外发售的,还是那位岩王爷眼中最简单易懂的第八版,虽然这在普通民众看来,规则依然太过繁复冗杂。”

        钟离听完,手掂着下巴,像是在思索。

        “那位岩王爷……”

        魈忍不住说道:“似乎上任岩王帝君的送仙典仪还没有完成吧。”

        “唉!”

        胡桃闻言也不忙着下棋,叹息一声道:“逗留采血色,伴君眠花房,无可奈何燃花作香,幽蝶能留一缕芳,生老病死,天地万象,唉唉唉!”

        胡桃摇头叹息。

        钟离附和道:“的确,哪怕是最初的七神,也有化为冢中枯骨的一天……”

        “嘿嘿,送仙典仪那些繁复又古老的规仪我都记住了,等钟离哪天大日子到了,本堂主一定会亲自为你也举行这样一场隆重的葬礼。”

        胡桃望着钟离说道,她的身高堪堪及对方胸膛,一双梅花瞳流光溢彩。

        “堂主,你的胡桃酒楼由于经营不善,账面亏空100万摩拉,已经破产出局。”

        老孟这时提醒胡桃。

        胡桃立刻看了眼棋局,然后对老孟说道:“哎呀呀,老孟,虽然你的钱庄已经开遍璃月,但你看看啊,你一生未娶,如今也一把年纪,膝下无儿无女,大日子到了可怎么办啊?不过不用担心,我这胡桃酒楼掌柜还有一项祖传的落葬手艺,不如帮我把亏空补上,作为交换……”

        “堂主。”

        老孟打断胡桃接下来要说的话,说道:“十年前我游历绝云间,遇到一仙家,说我能活到170岁,现在一半还没活到呢。”

        “170岁!”

        胡桃震惊,立刻查看老孟十年前触发的事件:“你遇到的居然是瑞兽麒麟,祥瑞除煞,一生无病无灾,最后无疾而终,可恶,怎么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手中筹码不够起死回生,胡桃出局了,这让她有些闷闷不乐。

        “堂主,其实我也很惨的,活了170年还是个童男。”

        老孟唏嘘道。

        “不管了,老孟,我们再来一局。”

        胡桃不甘心,不过这次她依旧要固定触发成为胡桃酒楼掌柜的事件,当然,这个酒楼名字是她自己取的。

        “可是堂主,送仙典仪还没筹备好,到时新任岩王帝君可是会带着璃月七星亲临往生堂。”

        老孟提醒道。

        “没事的没事的,再下一局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快快快!准备开始了!”

        胡桃催促道。

        老孟很想说你两个时辰前也是这么说的。

        “对了,钟离也一起来玩吧!”

        胡桃突然看向钟离,眼神狡黠。

        于是半个时辰后。

        “什么嘛!”

        胡桃看着自己的胡桃酒楼受到往生商会打压,无论是管理经营还是菜品问题层出不穷,最终入不敷出,关门歇业,甚至欠了一屁股债,连夜提桶跑路。

        老孟走的依旧是发展钱庄路线,可惜同样不是往生商会的对手,苦苦支撑几年后被对方吞并,老孟出局。

        至此,钟离经营的往生商会形成对璃月几乎所有行业的垄断,据说三天就能赚到一座群玉阁。

        “钟离明明第一次玩这个,为什么会这么厉害?”

        胡桃羡慕的看着钟离手中这里一条石珀矿脉准备跟枫丹商人交易,那里几个钱庄坐着收租的筹码,就算突然有一艘满载货物的远洋商船前往稻妻遭遇雷暴失事,也不会伤及根本,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要知道这局刚开盘时,胡桃和老孟都选择触发固定事件,分别以酒楼和钱庄快速发家。

        反观钟离,开局就身边蹲着一只哈舌头的大黄。

        然后棋局开始,钟离触发了一连串看起来根本不相干的事,比如“这一年,玉京台的琉璃百合开的很盛”、“望舒客栈的大厨学会一道新菜”……

        可钟离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这些事一件接一件串联起来,最后甚至找了个冤大头,自己则整日牵着大黄街溜子,听戏、喝茶、赏花、品鉴古玩,玩着玩着还把摩拉给挣了!

        后来,钟离当初投资那些诸如计划进行一次远洋航行却缺乏资金的船队、名不见经传却被钟离评价胜过梅上雪的小茶馆、小巷深处人迹罕至即将关门的老酒肆,居然都壮大起来,每日进账的摩拉就更多了。

        终于,往生商会横空出世,就是当年钟离资助的一个小商会,现任商会会长是一位天真烂漫、不拘一格的小女孩。

        因为钟离是往生商会的东家,短短十年往生商会打败所有竞争对手,钟离什么也没干就成了璃月最富有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