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68章 仙狐之章Ⅷ

第68章 仙狐之章Ⅷ

        “回到天守阁,我会将这一切如数禀告将军大人。”

        就算有八重神子的担保,但在九条裟罗眼里,这位贵为鸣神大社的大巫女所作所为,就经常让自己产生误会,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得到将军大人的信任与默许。

        九条裟罗带着幕府军走了,同时带走了魈的和璞鸢,这把“邪魔之枪”上泄露的是否是祟神气息,得交由将军大人亲自过目。

        “这已经是她身为幕府军大将,看在我这位鸣神大社大巫女面子上,能做出最大的让步了。”

        魈本来想从九条裟罗手里夺回和璞鸢,但被八重神子拦住。

        “哼!”

        魈看着慢吞吞带着幕府军往稻妻城走的九条裟罗冷哼一声,手臂带着扬起的长袖拂过面庞,再次戴上那张狰狞的夜叉面具,眼如铜铃,嘴露獠牙,头有犄角,给人以恐惧之感。

        微风卷起落叶,背对着魈的九条裟罗也在这时驻足,看不清脸上表情。

        如果真的让两人再打起来,八重神子可是用了“永恒的眷属”这个身份跟九条裟罗担保,到时她的处境可能会有点小尴尬。

        “放心吧小家伙,你的武器到时我会去找影帮你要回来,只需要一份甜点心就可以了。”

        八重神子应该是第一次不附带任何条件帮人说话,主要还是身处在尴尬的环境里,容易让毛发质量变差。

        “虽然不用被抓回去审问,但我们好像并没有一定要和幕府军战斗的理由吧?”

        派蒙在九条裟罗带着幕府军彻底离开后说道:“毕竟我们是偷渡者,的确违反了那位守护稻妻的神灵雷电将军意志,而鸣神岛的幕府军只是在尽守土之责。”

        “呦!小派蒙,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觉悟的嘛。”

        北斗拍了一下派蒙头上的王冠说道。

        “诶嘿……”

        被人夸赞了,派蒙有些不好意思。

        荧这时说派蒙什么时候有做应急食品的觉悟就更好了。

        “喂!我生气了!”

        派蒙看着荧,不停在空中蹬踏小腿,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小家伙,哼!”

        魈看了八重神子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

        天守阁。

        暗紫色长发扎成麻花辫垂于身后,越接近末梢,发色越浅,紫色的右眼角有一颗泪痣,穿着一件纹有龙胆花的紫色和服,双腿穿有黑色的长筒袜,脚上踏着一双褐色的人字高跟鞋。

        影跪坐在地上,她的面前是一方砚台。

        “徒然无事,对砚枯坐,哼!”

        影冷哼一声,正要从地上起来,突然听到天守阁外有人高声传幕府军大将九条裟罗求见。

        接见部下,影下意识整理衣饰,但她身上穿的这件和服本衿并未束紧,而是向肩部分开,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的皮肤。

        和在一心净土里不同,影已经很久没穿过实质化的衣服,本来想把本衿收紧些,结果用力一扯后变得更开,整件和服有从身上滑落的趋势,一时手足无措。

        九条裟罗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

        这时的影只能通过用手抓住和服本衿的方法,防止衣服掉下去,然后听到九条裟罗的声音,才回应的看了她一眼。

        “将,将军大人!”

        九条裟罗立刻闭上眼睛,认为这是对将军大人的亵渎。

        影看着九条裟罗,想起自己现在不在一心净土,这点小事待会交给将军她解决吧。

        九条裟罗简单跟影汇报了在鸣神岛海岸例行巡逻时,发现偷渡者的事,还有疑似魔神奥罗巴斯眷属的人,以及最后鸣神大社的八重宫司大人出现,并以“永恒的眷属”名义为他们担保。

        “神子说下次来要给我带甜点心?”

        影喃喃自语。

        九条裟罗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将军大人!”

        九条裟罗提高音量。

        影立刻回过神来,接着注意到九条裟罗那条受伤的手臂。

        “让我看看你受伤的地方。”

        影说道。

        九条裟罗愣了一下,然后解开和服本衿,脱下一半,露出那条受伤后只是简单止血的手臂。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对我幕府军大将下如此狠手。”

        影解开九条裟罗缠在身上的绷带,看到几乎洞穿肩头的恐怖伤口后皱眉道:“神子为什么要那样做?”

        “……忍着点,接下来可能会很痛。”

        影对九条裟罗说道,并动手为她处理伤口。

        “几百年前的稻妻有位斋宫大人,她做的美味的绯樱饼,能让身受重伤的人重新焕发生机,不过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了,也不知道怎么做,就连味道都快忘了,只记得是一道细腻雅致的甜点心。”

        影看着九条裟罗,用牙咬着一块小木片,满头大汗淋漓,却一声不吭。

        “我命十方世界雷鸣平息,愿你今晚得享安睡。”

        影处理完九条裟罗的伤口,并为她包扎好后说道,以前的稻妻诸岛连年战乱,姐姐每次为受伤的幕府军治疗,最后都会说这样一句话,影后面不知何时起也学会了。

        “将军大人,今天的你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九条裟罗说出心中的疑惑,但已隐隐有所猜测。

        “怎么了?”

        影同样对九条裟罗的话感到疑惑。

        九条裟罗看着影那双紫色鸣草般的眼睛,以及右眼角下那颗泪痣,很难同以无情的稻光击碎爱执,以孤独的心铸就净土联想起来。

        “感觉今天的将军大人,好温柔……”

        九条裟罗说道,她所秉持的信念不允许对将军大人有所隐瞒。

        闻言,影愣了一下。

        直到九条裟罗告退,影拿起九条裟罗带来那柄可能沾染了祟神气息的“邪魔之枪”,突然觉得这柄枪有些熟悉。

        “嗯?”

        影将和璞鸢捧在手上,仔细观察,上面的确有魔神的气息,但不是被她所斩的奥罗巴斯,而且从散发的魔神气息而论,远不止一尊。

        “难道是他?”

        影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位个子不高的少年仙人的形象。

        “他也来稻妻了吗?”

        影始终不会忘记当年这个可恶的家伙说姐姐武力羸弱,不擅争斗,而自己为了给姐姐鸣不平,还向他发起过御前决斗。

        不过影又想到璃月岩之神不久前逝去的事。

        如果影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可恶家伙也有着属于他要做的事。

        因为魔神力量巨大,憎恨与执念也非常人可及,斩杀从它们残骸中滋生的秽物,那些憎恨便会化为碎片,污染人精神,要消灭这种恨意,就必须背负它们的“业障”。

        因此自身业障所困,间有大恐惧大痛苦之劫难,此乃空游恶鬼之苦,千万年不灭。

        但这却是他的使命。

        然而,璃月近千年来战乱过多,使得夜叉一族几近灭亡。

        “难道那位岩之神的逝去让他彻底被业障所困,内心从此为憎恨和执念充斥,但为了不伤害一直守护的璃月,选择离开……即便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岩之神和仙众夜叉,依旧抵不过时间的磨损。”

        影想到当年的魈那般维护那位岩之神,虽然嘴上从来不说,姐姐还说这一点和自己很像,到底哪里像了?影想了几百年也没明白姐姐当初说这话的意思。

        岩之神的死肯定给了他不小打击,而这也更加坚定了影许稻妻人民以亘古不变之“永恒”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