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73章 天下人之章Ⅲ

第73章 天下人之章Ⅲ

        “如果你是来羞辱我的,作为败者,现在的我只能忍受这份羞辱。”

        九条裟罗身为幕府军大将,努力追赶将军大人的脚步,结果却败在一位可能是魔神奥罗巴斯的眷属手里,还被打折一条手臂,对她而言,这份屈辱唯有通过一场御前决斗的复仇才能洗刷!

        “我并非来羞辱你。”

        魈说道,他其实也没想到,在这个没有契约食岩之罚约束的国度里,九条裟罗居然对雷电将军有那种程度的忠诚。

        虽然魈几乎能肯定,如果不是有八重神子在场,九条裟罗就算现在这个样子,也会朝他发起攻击。

        八重神子则趁机和九条裟罗解释了魈的来历,以及他并非魔神眷属,身上的祟神气息来自斩杀魔神残骸中滋生的秽物污染。

        当然,重点是魈和影的渊源!

        “你知道多少关于影……将军大人的事?”

        九条裟罗一改先前对魈的态度,但明显能看出是强忍着,毕竟是给她带来羞辱之人,就算魈是前辈也不可能没有介怀。

        魈看着九条裟罗,稻妻的天气很少有晴天,所以稻妻人的皮肤都比较白皙。

        九条裟罗的皮肤有些黑,一眼便能看出经常接受训练以及经历战斗。

        同样是奉行家的大小姐,虽然是养女,但比起社奉行神里家的那位白鹭公主,稻妻民众往往不愿意提及这位挥刀洒血的武人,这一点很像当年以御侧“影武者”身份,成为姐姐替身的影。

        本该穿在身上的和服可能嫌碍事被系在腰间,胸口用一块厚实的白布裹着,露出来的腹部很平滑,那条受伤的手臂缠满绷带,尽显幕府军大将风范,甚至能看出有些刻意。

        九条裟罗这时也意识到突然的冒失,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你想知道什么?”

        魈问道。

        九条裟罗愣了一下,虽然难以启齿,但还是问道:“将军大人她……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喜欢的食物……”

        魈想了想说道:“曾经也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

        魈想到了那位和风雅二字搭不上边的酒鬼诗人,当年众神饮宴时也以套近乎的方式问过影同样的问题,而影因为巴巴托斯风神的名讳,即便对方满身酒气,依旧很认真的回答了。

        只有维持身体营养必须吃的,和会损害身体的?

        不对,这个应该是雷电将军的台词。

        “我记得是甜点心,她认为蛀牙什么的,换一套就好了,怎么会影响对永恒的追求。”

        魈说道。

        “甜食吗?”

        九条裟罗嘀咕道,平时她都会刻意避免吃甜食,认为甜食会使人身心放松,一但吃了就容易懈怠。

        但现在已经不能对甜食有这样的偏见了,因为是将军大人喜爱之物,否则就是不敬。

        不仅她不能对甜食有任何偏见,还要努力纠正别人的偏见,毕竟这在将军大人看来可能只是一件小事,只好由自己来代行。

        “吵吵闹闹的小孩子吃甜点心,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只要注意时间和场合就好,但比起杏仁豆腐,甜点心就显得制作繁琐,等待时间漫长。”

        魈说道,不禁疑惑九条裟罗这么容易就相信自己的话,毕竟喜欢的食物是甜点心,怎么想都和那位将军大人高天之上的鸣雷身份不符吧。

        就在这时,高天之上突然“轰隆”一声,恍若天崩地裂,整个鸣神岛都在颤抖!

        “听见了吗?鸣雷正是将军大人的意志!”

        九条裟罗说道。

        魈不以为然,认为这声雷鸣就是自然天气形成的打雷。

        然后又是“轰隆”一声,比刚才那声更加震耳,仿佛蕴含着天理的怒火!

        “只有小孩子才会在杏仁豆腐和甜点心之间分出高下。”

        魈说道,但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高天之上的鸣雷在魈话音落下后沉寂了会,随后就见一道粗壮的闪电劈下,伴随着阵阵恐怖的雷鸣,一直落到天领奉行府上方,仿佛是在示威,昭示能轻松达到某种目的,才化为无数电弧分支消散!

        魈至始至终都抱着双手,垂眸立于原地。

        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告诉影杏仁豆腐不是咸味的豆腐,而是杏仁磨浆制成的甜点心,同样拥有滑腻、香甜的口感,只是因形似豆腐而得名。

        九条裟罗则对高天之上躁动的鸣雷感到担心,既然鸣雷是将军大人意志的体现,如此躁动不安同样意味着将军大人糟糕的心情。

        “我没有吃过你说的杏仁豆腐,但根据我的判断,一定不如将军大人所钟爱的甜点心。”

        九条裟罗说道,虽然魈不是奥罗巴斯的眷属,但被魔神残渣污染,按照八重神子的说法,很容易就会被憎恨和执念控制脑子,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之前打伤她可能刚好在“犯病”。

        还有八重宫司从将军大人那里听来关于魈的一些过往,曾在下雪的时候看到他等雪积起来后,挖着吃,似乎并不知道雪是不能吃的,所以就算被人发现也不会感到难堪。

        这种人,又怎么会知道甜点心的美味?

        九条裟罗刚生出这种想法,高天之上的鸣雷就平息了。

        但乌云没有散去,不一会儿雨就滴落下来。

        九条裟罗伸手去接雨滴,喃喃道:“难道刚才不是将军大人的意志吗?”

        将军大人是高天之上的鸣雷,此世最殊胜威怖的雷霆化身,以无情的稻光击碎爱执,以孤独的心铸就净土,怎么会降下柔弱的雨露?

        因为这种东西越是想要抓住,依旧会从指尖流逝,与永恒的理念相驳!

        八重神子看着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哎呀,真不知道我这么忙活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好像也不需要理由吧,毕竟只有轻小说才需要逻辑。”

        “听说前辈当年实力处在巅峰时,连影都不是你的对手,所以经常被前辈欺负,内心崩溃,又哭又闹,呜呜呜呜,好可怜啊!”

        八重神子看着魈,脸上全是狡黠,因为这分明是她去见影的时候忘了带三彩团子和轻小说,没办法边吃甜点心边看小说,才会气成这样。

        说完,八重神子也伸出手去接落下的雨滴,抬头看向高天某处,低声说道:“你其实一直在看着吧。”

        “什么?你以前经常把将军大人欺负得又哭又闹!”

        九条裟罗闻言怒不可遏。

        魈不想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当年那场御前决斗因为帝君大人出面阻止,并没有进行。

        “找个地方避避雨吧,我不会有事,但你可能着凉。”

        高天之上没有再响起雷鸣,但如果此时正好有船队穿越稻妻外海,会发现今日的雷暴异常恐怖,海面到处漂浮着鱼肚白,一双双涣散的鱼目瞪得滚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