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74章 天下人之章Ⅳ

第74章 天下人之章Ⅳ

        “明明才淋了一小会儿雨,毛发居然变差这么多,真是糟糕……”

        装饰典雅的和室内供奉着五座御建鸣神主尊大御所大人像,八重神子正在为淋湿的毛发困扰。

        魈至始至终也没看到八重神子的尾巴,反而被对方发现后,纤细修长的手指轻掩住嘴,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粉色的唇瓣,一双含娇带魅的狐眼看着魈,似笑非笑。

        这种就像小家伙偷吃被发现的感觉魈似曾相识,唯一的不同,他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份悸动,所以内心毫无波澜。

        八重神子不免觉得有些没意思。

        看来轻小说里描写璃月仙人性格高冷、不近人情这一点是真的,像霹雳闪雷真君、掇星攫辰天君这些名号,一听就给人超然世外、不理凡尘的感觉。

        还是人类有趣啊,明明生命短暂却能散发映昼光辉,甚至其中一些人的光芒,即使隔开久远的时间长河都不曾黯淡,相较那些生命远比他们长远,实力更为恐怖的魔神,很多连名字都没能留下来。

        不过……面前这位璃月仙人几千年一直都是这般性子的话,应该至今还没有眷属吧。

        八重神子看着魈,外表少年模样,有着异于常人的气质,可惜这份气质被个子拖了后题,导致都不用上下打量。

        魈看着九条裟罗那条缠满绷带挂脖子上吊在胸前的手臂,刚才不经意间看到她疼得龇了下牙,却又咬牙忍住。

        “想羞辱我就尽快,九条家不欢迎你。”

        九条裟罗看着魈说道,但她对魈没有好感并不是因为对方打伤自己,因为这是在战斗中被打败,真正的原因是魈不敬将军大人,虽然听八重宫司那样说,这家伙的辈分可能比将军大人还大,但作为“神的笃信者”可不管这些,不敬将军大人的人,就是她的敌人,和海祈岛那些反抗军一样可恶!

        魈并未因九条裟罗不敬仙师而动怒,毕竟他这次来到天领奉行府的原因,也是不久前从八重神子那里得知,九条裟罗就是影向天狗一族的后人。

        而当年魔神战争中那条曾经与璃月仙众夜叉并肩作战的大天狗,正式九条裟罗的祖先。

        “你们影向天狗一族传承几乎断绝,诸般武艺如今也大多失传,如果你想学飞雷弓射术,我可以教你。”

        魈说道,语气平静,声音清冷。

        “飞雷弓射术……”

        九条裟罗愣了一下,看着魈问道:“天狗传弓术乃影向天狗一族专属武艺,飞雷弓射术更是其中亲传秘技,你是怎么知道的?”

        “还没有你们影向天狗一族时,我就已经在诸神最险恶的战场战斗。”

        魈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解释,说道:“这飞雷弓射术是你们影向天狗一族当年与仙众夜叉交好的一位前人所留,既然我碰到了他的后人,如果你想学,我现在便传授与你,但我没有闲散时间等你伤好以后。”

        “……”

        八重神子脸上带着微笑,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笑的有些勉强。

        “不用你等,这本就是我影向天狗一族的武艺!”

        九条裟罗说道,虽然意识到说话的语气不对,但……那又如何?

        八重神子则逐渐意识到继续出现在两人对话间,已经不合时宜,开始斟酌一套如何才能不尴尬同时不失礼貌的说辞,让毛发以最佳的状态离开。

        “这种话题我应该很难插上嘴吧,哎呀,我得回去保养尾巴了,你们慢慢聊,可千万不能打起来哦!”

        在如今的稻妻,八重神子可谓辈分最高的几人,所以平时说话都是交代小家伙的口吻,现在突然要改变说话的方式,一时还不习惯,好在八重神子发现魈和九条裟罗都没有注意她。

        “……”

        魈冷哼一声,根本没有注意离开的八重神子,说道:“那现在的你还能命中正鹄吗?”

        “我受伤的只是手臂,只要保持心、弓、箭三位一体便能命中正鹄。”

        九条裟罗说道。

        这时,和室外的雨越下越大,但九条裟罗依旧坚持到庭院里练习。

        魈看了眼这间九条裟罗的寝居,杂物分类收纳,摆件按直线排齐,角落没有尘垢,地面一尘不染,能看出经常打扫,特别是那五座御建鸣神主尊大御所大人像,这东西都是由老练的漆器师傅手工打造,稻妻城几乎每家都有供奉,但基本只有一座。

        ……

        “轰隆隆!”

        雷声骤起,就算是在九条裟罗看来柔弱的雨水,这时也给她带来不小麻烦。

        久经战场的她,知道就算身体再强壮的战士,也容易被湿漉漉的衣物打败,一但着凉,不仅无法继续战斗,如果前线医疗条件差,这样的小病也会夺去生命。

        瓢泼大雨中,九条裟罗依旧是平时训练那副打扮,除了用绷带包扎起来的伤口,上身胸口用一块白布裹着,下身则穿了条紧身长裤。

        心、弓、箭三位一体,的确是天狗传弓术的奥义。

        此刻的九条裟罗只能使用一条手臂,而且必须用来持弓,所以只有靠嘴衔箭矢的同时,还要把弓弦拉开。

        但无论九条裟罗怎么努力,这点力度都无法完全将弓弦拉开,以至于射出去的箭矢速度不够,就算能命中箭靶,箭头也扎不进去,更多的则是直接偏离箭靶。

        九条裟罗自然不可能放弃,但一直在雨中练习一个下午,都没能稳稳命中正鹄。

        魈看着九条裟罗,由于时间太长,雨水渗入绷带,剧烈的运动撕裂了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能看到有殷红的鲜血渗透而出。

        九条裟罗仿佛没有察觉,依旧不停的用牙齿咬着拉开弓弦,射出箭矢,好在天狗的牙獠利如刀,然而接连的十几箭全部脱靶,更不要说命中正鹄。

        魈这时看到九条裟罗脸上出现了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情绪,确切的说从未在除人类之外的物种身上见过。

        似乎人类称这种情绪为悲伤,表现为眼中流出泪水、更咽、说不出话,又叫哭。

        魈认为他一定是看错了,因为夜叉也好,天狗也好,就算是魔神,感情都没有人类复杂。

        人类会哭,是因为自身弱小。

        相对而言,神是不会哭的,像帝君大人和蒙德那位酒鬼诗人就从来不哭……

        咻!

        又是一支箭矢飞出,依旧偏离箭靶。

        九条裟罗的头发被雨水打湿,凌乱的贴在脸上,手臂伤口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吸凉气。

        不过比起伤口的疼痛,这么多支箭都无法命中正鹄,才是真正让九条裟罗哭的原因。

        难道失去一条手臂的她,就什么都做不成了吗?

        九条裟罗本来不想在魈面前哭出来,但对自身产生怀疑,还是让她有股巨大的挫败感,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索性下着大雨,只要情绪不表现出来,他一定看不出自己在哭。

        突然,一只结实的大花臂揽住了九条裟罗的腰。

        九条裟罗的腰部皮肤和魈的手臂在雨中接触,给她带来冰凉的触感。

        等九条裟罗反应过来,魈的另一只手已经从她手里拿过弓。

        “天狗传弓术的奥义的确是心、弓、箭三位一体,但你真的做到了吗?”

        魈在九条裟罗耳边说道,两人几乎脸贴着脸。

        魈揽着九条裟罗的腰,开始调整她的射箭姿势,

        九条裟罗手里这把弓,正是那把飞雷之弦振。

        雷光灼灼的铭弓,即使被浓稠黑暗洗濯,依旧不失神采。

        “天狗的身姿,空行于重重云间,无拘无束地回闪俯冲,以弓弦释出雷矢……”

        魈一只手帮九条裟罗拿着弓,另一只手掌握住她的小手,一起拉开弓弦。

        “现在,利用你的神之眼,和天地间的雷元素产生共鸣。”

        魈说道。

        九条裟罗还是第一次和异性有这样亲密的接触,明明不久前两人还是死敌。

        不对,现在也是死敌!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对将军大人的不敬。”

        九条裟罗说道,但加快的心跳出卖了她,只能祈祷雨声够大,没被魈听见。

        九条裟罗侧过脸,看到正揽着她腰的这位璃月仙人一头青色短发,几缕浅色挑染,面容清秀、表情冷峻,只是……

        九条裟罗注意到魈是踮着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