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82章 天下人之章ⅪⅠ

第82章 天下人之章ⅪⅠ

        狐斋宫去了天守阁,魈并没有急着去找和他一起被帝君大人派来帮助稻妻抵御深渊侵蚀的浮舍和弥怒。

        五百年,稻妻城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变化,而璃月港这时也还没有后来那般大的规模,让人难以适应。

        入夜的稻妻城有樱花飘落,内城的天守阁则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月光下,魈看到一人手里拿着书,口中在朗诵歌句。

        她看起来很苦恼,不断在原地徘徊,应该是刚才看的没有记住,再三犹豫后偷偷翻开书看了一眼,立刻又把书合上。

        这次她应该是完整的朗诵出了歌句,从后面得意的表情就能看出。

        “谁?”

        影这时终于察觉到有人靠近,刚才因为专注朗诵歌句没有注意。

        魈从一棵樱树上跳下,树枝震颤,散落一地樱花瓣。

        “是你。”

        影自然是认识魈的,姐姐真当年带她去参加众神饮宴,两人差点打起来。

        不过随后稻妻遭受深渊侵蚀,影得知璃月岩神派他来相助,一直不知道两人再次见面该如何……

        魈看着影,影今晚身上穿着件绣有血斛图案的和服,妖冶如火。

        “你来做什么?”

        影问道。

        “当初你不是说要和我御前决斗吗?现在此处只有我们两人。”

        魈说道,语气淡漠。

        影愣了一下,如果是在平时,她已经先发制人斩了魈一刀,身为武人,信奉输掉的就要赢回来。

        不过如今稻妻陷入危机,所以不是现在。

        “如果你是为此事前来,那么你可以回去了,无论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对你出手。”

        影冷冷道,牢记姐姐的嘱托。

        “你这是认输了吗?这可不像你。”

        魈也冷冷道。

        影居然充耳不闻,闭上眼睛继续朗诵歌句。

        魈:“……”

        “这么简单都记不住,我不看书都记住了。”

        “你已经翻了三次书了,不如直接再读一遍吧。”

        “又错了!”

        “如此看来,丘丘人都比你聪明,至少他们还会做饭,你不会问我读书和做饭有什么关系吧?”

        “……”

        魈语气平静的肆意嘲讽,但影至始至终视而不见,仿佛把他当成一只喋喋不休的老年丘丘萨满。

        但魈知道影其实一直在隐忍,骤然刮起的大风、稻妻外海的惊涛骇浪、几乎要将他声音掩盖的沉闷雷声,其实就是影的内心。

        看来今晚是不会下雨了。

        但就在魈准备离开时,影突然叫住了他:“等一下。”

        “怎么,你改变主意了?”

        魈驻足道。

        影犹豫了下后说道:“不如我们换个对决方式吧。”

        “换个方式?”

        魈疑惑看着面前头上戴着龙胆花折扇装饰,身上穿的这件和服也很漂亮的影,心想她口中的换个对决方式会不会是双方都不使用神之眼的力量,然后进行肉搏,这样既能分出胜负,又不会惊动稻妻城的百姓。

        “你会玩歌牌吗?”

        影问道。

        “歌牌?”

        魈愣了一下说道:“没听说过,不过你不会是想和我进行歌牌对决吧?”

        “怎么,不行吗?还是说你怕了?”

        影冷笑道:“这种对决方式我也刚接触不久,还未取得过胜利,所以你要来吗?”

        “区区一个歌牌对决,赢过你还不简单。”

        虽然没玩过什么歌牌对决,但魈看影刚才连一首短诗都要半天时间才能记住,自己就算闭着眼睛都能从她身上取得胜利。

        但魈没有注意在他答应对决后,影脸上出现的狡黠之色,虽然她从未取得过胜利,但也并非刚刚接触歌牌,对付魈这种从来没玩过的绰绰有余。

        于是……

        “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还要多久?”

        古时候的稻妻很少见到阳光,仿佛电闪雷鸣才是常态,整个世界一片死寂,但这依旧不能改变现在是第二天中午的事实。

        魈坐在一张石凳上,对面是正在闭目沉思的影,此刻的她就像遁入了一心净土,摒除外界一切杂念。

        魈不禁发出一声叹息,疑惑影说的歌牌对决没有时间限制,打算到时候见到狐斋宫问她一下。

        “你真的从未接触过歌牌之类的游戏?”

        影这时终于睁开眼睛,看着魈问道,她紫色的右眼角有一颗泪痣。

        “在我看来,这更像一个谁记住的诗词更多,就越容易胜出的游戏吧。”

        魈说道。

        “那你一共记住了多少诗词?”

        影犹豫了下问道。

        “我只记住了帝君大人所写的诗词,至于其他人写的,我还没有闲散到……那首《丘丘谣》也算吧。”

        魈说道,帝君大人一生到现在已经写了几百万首诗词,他全部烂熟于心,就是不知道自己来稻妻这段时间有没有新作,到时候回去得第一时间弄到真迹。

        “只是记住了岩神大人写的诗词吗?”

        影越来越困惑,只认为是魈运气好,毕竟就算自己从未取得过胜利,也不可能输给刚刚接触歌牌的魈。

        “是我败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影真的想不出来了,其实她早就输了,之前好几首诗都有背错字,只是魈没有发现。

        认输了?

        魈看着有些颓废的影,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用你最擅长的武力取得胜利,反而进行这什么歌牌对决了吧?”

        “身为武人,输掉的就要赢回来,无论是武艺还是歌牌,与最后胜者能得到的奖励无关。”

        影认真说道。

        魈听到影的话,颇为不屑,这么简单的游戏还需要在深更半夜偷偷背书。

        “原来你们在这啊。”

        一位穿着紫色绣有鸣草图案和服的女人,撑着一把和伞走到这棵落英缤纷的樱树下,踏着木屐的脚上穿着白袜,和影一样戴着龙胆花折扇头饰,一头浅紫色长发在风中飘散。

        “将军大人。”

        影看到来人后,立刻行礼。

        “让我看看,你们刚才是在玩歌牌吗?”

        真看着石桌上还没收起来的笔墨纸张,笑着说道:“最后是谁赢了?”

        “是我败了。”

        影说道,然后看了魈一眼:“不过他也是因为记住了璃月岩神写的诗词,运气好赢过我,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真闻言迟疑了下,对影说道:“璃月那位岩神是最古老的七神,而且酷爱写诗,如果这位降魔大圣真能全部背下来,即便是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影不必感到挫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