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84章 天下人之章XⅣ

第84章 天下人之章XⅣ

        “我怀疑深渊教团可能同样意识到在提瓦特大陆复国困难重重,所以将灾厄侵蚀的重点放在了稻妻,这里远离提瓦特大陆,同样远离天空岛的注视,而稻妻的神灵又武力孱弱。”

        五百年前,距离魔神战争结束并不久远,这个时候七国的发展也才刚刚步入正轨,陆地上的交流都受到山川河流阻碍,困难重重,而坎瑞亚的遗民居然能将巨大的“耕地机”远渡重洋,运到稻妻,不仅能看到坎瑞亚当年科技的辉煌,同样能看出其对稻妻的图谋。

        狐斋宫闻言,什么也没说,倒不是因为魈说雷神大人武力孱弱对她不敬,而是连一个躲猫猫被对方戏耍都要恼羞成怒的……

        咳咳!

        狐斋宫摒弃杂念,和魈说道:“此事我回去会禀告雷神大人,不过前辈,一个连神都没有的国度,而且已经被覆灭,就算它的遗民真的要复国,天空岛也不会坐视吧。”

        “天空岛……”

        魈发出一声冷笑,说道:“一群亡国遗民,连对地上的生灵都难以造成威胁,更何况天上的神灵?不过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如果是帝君大人,他一定不会这么做。”

        从魈的话语中,狐斋宫听出了他对天空岛的不屑,想想也是,当年天理纠集七神一同覆灭坎瑞亚,雷神大人独自前往身受重伤,差点身死,还好璃月岩神出手相救,但雷神大人回来后对此事闭口不谈,哪怕是身边最信任之人。

        “多谢前辈点醒,看来斋宫也得好好练习一下武艺了。”

        狐斋宫说道,然后看到只剩下一块绯樱饼的食盒:“前辈如果觉得斋宫做的绯樱饼好吃,可以随时来鸣神大社哦。”

        “此事就不必了。”

        魈说道。

        狐斋宫则理解魈这句话的意思,身为前辈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块绯樱饼放下尊卑!不应该是晚辈做好绯樱饼,主动请前辈品尝吗?

        魈不知道狐斋宫的想法,只是对她认为自己会对凡间烹饪繁琐,等待时间漫长的食物有兴致感到疑惑。

        “如果你想练习武艺,我可以指点一二。”

        魈这时说道。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前辈了?”

        狐斋宫问道。

        “无妨,我对你体内的白辰血脉也很感兴趣。”

        魈淡淡道。

        “那就多谢前辈了。”

        狐斋宫笑着说道,虽然早就听闻璃月的仙人庇佑万民,有普世之心,但这也太温柔了吧。

        虽然雷神大人也很温柔,但……还是好温柔,好像自己认识的人都很温柔。

        ……

        离开天守阁,魈回到稻妻幕府为接待他和浮舍、弥怒专门按璃月建筑风格修建的住所。

        “金鹏,那只狐狸的血脉倒也配得上夜叉仙中贵族的身份,而且长得漂亮,性格也不错,和你还挺般配的,如果你想,我们陪你在稻妻多待一些时日也无妨。”

        正在喝茶的浮舍放下茶杯后说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魈语气平静,似乎根本没受对方误会影响。

        以为他会如同少年外表一样脸红?哼!不敬仙师!

        “这么说你没看上那只狐狸?”

        浮舍故意问道。

        魈不再理会。

        “唉!这世上的长生种本就稀少,更不要说找到和自己灵魂契合之人。”

        浮舍唏嘘道:“遇到了如果还错过的话,将来可就来不及后悔了。”

        魈看了胡子拉碴的浮舍一眼,记得魔神战争时,他曾与一名人类女子相恋,奈何人类寿命短暂,那名女子去世以后,本来以令神魔精妖睹之胆颤的夜叉傩面起舞,震骇提瓦特大陆的璃月仙众夜叉,居然开始不修边幅起来。

        魈认为这件事解释起来很麻烦,更何况他也没准备解释。

        “总之,那些深渊污秽没那么容易处理。”

        魈说道,他不顾一切回到五百年前,就是为了改变这段惨痛的历史,如果自己和浮舍没有身受重伤,弥怒也没有死去,对五百年后的璃月而言,即便帝君大人退休了,依旧能在终将到来的那场浩劫中,庇护更多璃月子民……

        入夜后的影向山到处都是萤火虫,还有居住着灵魂的树、飞行时双翼能够发光的青鹭火、背着包袱走夜路的山童……

        在稻妻民间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如果哪天夜里发现月亮被乌云遮住,那有可能不是乌云,而是妖怪们的百物语大会已酒过三巡,故事也讲了数轮,醉得无妖能组织出完整的章句,然后各使妖力腾空而起,看谁能遮天蔽月,拔得头筹。

        是为“无月之夜,百鬼夜行”。

        魈从影向山崎岖的山路走到鸣神大社,一路遇到的妖怪唯恐避之不及。

        直到来到神社外的鸟居被小神子看到,“咿呀咿呀”欢喜的跑到他脚边打转。

        “前辈这么晚了还来找斋宫,是有什么事吗?”

        狐斋宫现身,她应该是刚刚参加完一场祭典,头上还戴着一个花冠状的头饰。

        “我说过会指点你练习武艺,难道你忘了?”

        魈说道。

        “前辈说过的话斋宫怎么会忘记?只是没想到这么晚了前辈还会来……”

        狐斋宫笑着说道,今日鸣神大社有祭典,她身为宫司,不仅要安排巫女处理神事,还要现身倾听参拜者的愿望,忙活一天,累都累死了,本来想着祭典终于结束了,准备沐浴过后睡个好觉,但有影向山里的小妖来报,说是见到一个长的有点俊,个子不高的小伙正往山上走来。

        当然,狐斋宫立刻斥责那名小妖不敬仙师。

        “时间不多了。”

        魈看着狐斋宫说道:“此次清剿盘踞荒海的深渊教团,你无需前往,待在稻妻城即可。”

        魈之所以传授狐斋宫武艺,除了希望她能在这场漆黑灾厄中安然无恙,留在稻妻城,以她的聪明才智,肯定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可能到来的危机,然后化解,而不是在本不适合她的战争中丢掉性命。

        “前辈可以和斋宫说明吗?”

        对于魈让她留在稻妻城一事,狐斋宫感到疑惑。

        “以你的实力,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魈淡淡道。

        狐斋宫顿时不服气了:“前辈难道忘了,斋宫上次可是赢过前辈一招。”

        “上次是意外,如果你不同意我说的,我们可以再比试一下。”

        魈说道。

        狐斋宫:“……”

        “可是今日鸣神大社有祭典,斋宫忙了一天,现在腿还是酸的,前辈也不想胜之不武吧?”

        狐斋宫对魈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狡黠说道。

        魈依旧面色毫无波澜,说道:“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言。”

        “所以前辈不用武器可不可以?不然就太不公平了。”

        狐斋宫说道。

        “可以。”

        魈不假思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