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入局之告

第一章 入局之告

        ...呼呼呼

        一望无际的沙漠上,黄沙漫天遮云蔽日,席卷九州乱战后残留于此的皑皑白骨,映入被沙尘掩埋的阿曼眼帘。

        阿曼满布泥沙的脸上尽显疲惫,抬眸一望晌午烈阳,低眸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转头看向静躺一旁的重剑灵柩。

        回想三日吃沙,阿曼暗暗叹了口气,她能有今日全拜这把灵柩所赐,犹记三年前浮华境九州乱战,烽火连天赤地千里。

        父君为保魔界最后一丝血脉,于硝烟中护她逃离险境,临死之际将灵柩托付于她,让她此生唯成一愿,便是解开灵柩重剑上九重封魂印,释放其内玄妙,于是她带着灵柩踏历九州。

        谁想时至今日,她不仅一道封魂印没解开,反为填饱肚子整天累死累活,私接狩猎任务,眼下更被狩猎对象玄蛛餍引入沙漠。

        这本该是全胜的局,谁料灵柩早不撂挑,晚不装逼,偏偏在她动手的关键时刻掉链子,一睡至今,可重点是睡觉总有时!

        而这把破剑根本就是随想随睡,完全没有规律可循,数百年如一日,尬得阿曼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咬牙切齿。

        “贱(剑)哥!我拜托你能不能醒一醒啊?”

        言语间阿曼盯着纹丝不动的灵柩,忽闻耳边嘶吼传来,眉峰一蹙,转头一瞪前来复仇的玄蛛餍,竭力一嚷。

        “贱(剑)人啊!你要再睡下去!咱俩都得上天啦!”

        说时迟,那时快,临到玄蛛餍臂刃袭上阿曼头颅一瞬,灵柩“嗡鸣”一响,呼应阿曼口中咒骂,剑体金光一现。

        光耀万丈幻化数百光剑,齐落而下坠击玄蛛餍,根根交错禁锢玄蛛餍于剑笼,玄蛛餍仰头一啸,垂首怒视借力破沙的阿曼。

        八目相对,阿曼右手临空一抓,启齿一喝“起”,不想下一秒重剑失灵,“嘭咚”一声坠插黄沙,荡起沙尘盖了阿曼一脸黑亮。

        ...啊!!!

        ...做剑能不能不要那么贱啊!

        玄蛛餍一见重剑落地,高抬双臂扑向阿曼。

        电光火石,阿曼十指一握,目擒玄蛛餍临身一寸,脚下一跃,临空回旋,一个反杀,拳头直穿玄蛛餍背部没入心脏。

        “噗呲”一声,绿血飞溅,染了阿曼一脸腥臭,阿曼猛憋一口气,徒手从玄蛛餍体内取出内丹。

        寻得丹上绿萤光耀,阿曼头颅一摆,甩去腥血同时手中蛛丹一抛,一握,总算吁出三天来第一口气。

        ...哎!

        ...这年头果真是明骚(蛛)易躲!暗贱(剑)难防!

        说着,阿曼将蛛餍内丹放入衣袋,低眸一瞥灵柩,又暗骂了一声“剑(贱)人”,一仰头就被迎面吹来的告示扇了一记耳光。

        “啪哒”一声清脆响亮,气得阿曼一把扯下告示,一瞅告示上“广招九州英豪捉拿天魔祖”的招募讯息,不经眉峰一蹙。

        浮华境五城九州生九族,即神、仙、人、魔、妖、鬼、兽、灵、龙,每族品阶有五,而天魔祖乃魔界最高阶。

        其能力足以匹敌浮华境世祖昱天,连她都只是位列第三品阶的玄魔,纵观古今,魔界天魔祖就出现过一位。

        据传数百年前,这位天魔祖叶璨于新婚之日,屠尽西佛寺众僧,导致血染天地,佛泣血泪,怒降玄天火劫。

        至此之后,天魔祖叶璨死无踪迹,何况九州乱战后魔族仅剩她一人,怎还会有天魔祖存在?

        一股困惑油然而生,令阿曼定睛一看告示下方所记“星瑶城仪庄”,抬手一扣额角,心下一沉。

        ...星瑶城?人界!

        ...仪庄?冥界渡口!

        ...难道这就是位于人界的阴阳栈?

        世有生灵,六道有归,神终东岳,鬼落阎府,而这仪庄属冥界管辖,专渡不尊轮回滞留红尘的魑魅魍魉。

        难倒天魔祖当年遇劫后藏于冥界?可冥界与魔界数万年水火不容,如是一来,是不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越想越觉诡秘的阿曼,下意识看了眼灵柩,忆起父君曾言“魔魂”乃第一道重剑启封印,一把提起重剑,之后两指并驱往背上一点。

        一时容纳灵柩的光匣幻现,阿曼将灵柩往匣内一放,顺手将告示折叠往怀中一塞,迈步直奔星瑶城。

        万里星辰关上界,华朝冠盖翊皇图,星瑶城地处东南,为浮华境九雄之一人界圣地,因其于九州乱战中施以中庸。

        致使战后各州富豪集聚此地,一时繁华空前昌盛,直让踏入城中的阿曼寻得城门处禁魔令,不得不收敛气息。

        自古成王败寇,她作为亡族少主实乃九州共敌,只能处处小心,其实她一直不明白为何九州乱战的目标是魔界。

        魔界向来恪守境规,而父君更是谨遵戒律,未料最终却成九州共伐对象,如同多年前消失于浮华境的九雄之一灵族。

        关于灵族的传说,阿曼仅是略有耳闻,毕竟当年灵族的月煌城一夕覆灭,其主曼嬅与天魔祖叶璨同时消逝。

        更有传说天魔祖的新婚火劫因月煌城主曼嬅而起,至于具体情况,父君未曾提及,阿曼自然无从得知。

        思绪间阿曼环视路边摊贩,觅得不远处有糖球售卖,低眸瞅着腰间干瘪的荷包,本能的噎了噎口水。

        并非她贪吃,而是她自记事起就极喜欢吃糖球,总觉得糖球对她有种致命的诱惑,反正她眼下得了玄蛛餍的内丹。

        一待她将内丹交给雇主,又能收获一笔不少的雇佣金,如今囤点儿糖球,权当慰藉自己困埋沙漠三日的辛苦!

        这番想来,阿曼走向糖球小贩,刚从小贩手中接过心心念的糖球,正欲往嘴里塞上一颗就被身后一阵敲锣打鼓,惊得手臂一抖,糖球“啪嗒”散落一地,一颗颗滚至声源处的迎亲队伍。

        阿曼一见自己辛苦赚钱换来的糖球被逐一碾压成饼,冲进迎亲队伍,搅得队伍人仰马翻,惊动队伍后方负责护送的叶上秋。

        叶上秋寻着队伍中突然窜进的阿曼,觅得阿曼直奔喜撵,锐眸一眯,右手一拉马绳,擒着阿曼钻入喜撵触及糖球之际启齿一喝。

        “哪来的无知女子!竟敢拦我家爵爷迎妾之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