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锢灵开局(上)

第四章 锢灵开局(上)

        仪庄位于星瑶西面,庄内楼阁呈两方半月弧形,合拢为残缺圆月,颇有人存悲欢离合,月生阴晴圆缺之意。

        实乃冥界分设人界的往生渡口,由冥界五阶中位列第三品阶的酆君白忘忧掌管,专渡世间不安轮回的亡灵。

        此时庄内,楼阁中心白玉石坛上,白忘忧眉峰紧蹙,手中折扇有一“哒”,没一下“哒”的敲着额头。

        末了,白忘忧折扇一展,遮住半边帅颜,低眸一瞥跪在坛间的人界小王爷顾少辰与其怀中佳人嬛蔻。

        寻着嬛蔻身上属于冥尊的气息,白忘忧念及顾少辰所求,甚是懊恼的移动折扇遮住整张脸,斜眸一瞪身旁琉璃,暗道。

        “我去!那个王八羔子把这小子招来的!”

        琉璃闻言,瞅了一眼顾少辰,瞧着顾少辰对嬛蔻爱护有佳,再观嬛蔻周身萦绕的玄墨光晕,当即了然嬛蔻的特殊身份。

        冥界属阴,玄色深浅为品阶象征,其中玄墨乃冥界最高阶冥尊白决明所有,换言之嬛蔻便是白决明侵入人界皇室的间谍。

        加之小王爷请求白忘忧除掉的妖道蘼芜,又是妖界之主妖圣柳星亢的细作,如是一来,无疑欲将白忘忧夹于妖、冥两道。

        偏偏白忘忧因母亲苍芍死于灵族月煌城的困惑,与冥尊白决明水火不容,这罪魁祸首完全就是想看白忘忧跟他老子干架啊!

        虽说用心尤为险恶,但绝不失有趣挑战!心下乐呵间琉璃朝白忘忧耸了耸肩,一股“我很无辜”的暗语回应。

        “反正不是我!你直接问那小子不就知道了?”

        琉璃说得直接,白忘忧擒着琉璃眼底幸灾乐祸,脸色一黑,又瞟了一眼盯着自己的顾少辰,折扇一收道。

        “话说你咋来这儿的?”

        跪了大半天的顾少辰终得白忘忧回应,脱口而出。

        “赛阎罗说得!”

        一语直接怼得白忘忧寻着顾少辰面上诚恳,心下一嚎。

        ...我去!

        ...怎么又是那个损招不嫌事大!

        ...玩人权当趣味的贱人!

        白忘忧一想到叶悔,心底苦水瞬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遥想当初叶悔为保元神轮回的肉身长存,设计自己施以衍骨术。

        衍骨生肉乃冥界禁术,其过程如抽丝剥茧,痛极腐髓,由此他才得知叶悔实乃数百年前屠寺再生的天魔祖叶璨。

        后来他因生意失意找叶悔帮忙,至此踏上“还钱”不归路,而今叶悔更是变本加厉,导致他明面上收益丰盈。

        暗地里倒欠叶悔一屁股黑债,于是他不得不替叶悔收罗九州极恶,满足叶悔“纵情享乐”的特殊癖好,以壮外人所知的妻妾成群。

        而这些妻妾实际全进了叶悔渡恶集标的万念珠,万念珠乃禅宗圣物,据上古卷记其可容世间恶灵,实为修德成佛或赎除业障之物。

        然此圣物对叶悔这笑里藏刀的贱魔而言,实际用意令白忘忧深表质疑,眼下叶悔诱使顾少辰前来,无疑想借他的手收拾冥妖两界。

        只为冥妖两界于九州乱战对魔族的赶尽杀绝,而此战的残忍程度让白忘忧都慎思皆疑,难道魔族有不可告人的滔天秘密?

        思绪间白忘忧念及自己对叶悔的好奇,走近顾少辰,低眸就着顾少辰眼底期翼,缓缓蹲下身,平视顾少辰道。

        “你既然都能听他说,那怎么不直接找他?”

        白忘忧话音未落,便闻顾少辰偏头一“呸”。

        “他个地痞流氓!十恶不赦!肯定会欺压我的美人儿!”

        声于同时顾少辰将嬛蔻揽入怀里,满腹小心警惕惹得白忘忧垂首一笑,抬眸瞟过嬛蔻,回视顾少辰,一边提醒,一边佯装夸赞道。

        “呵!你可真是聪明过头!你就不怕我也贪图美人?”

        白忘忧说得隐晦,顾少辰寻着白忘忧别于冥界玄色的粉衣精绣,映衬玉面桃花,不染娇媚极显风度翩翩。

        妥妥一潇洒倜傥,越看越让顾少辰心神飘忽,以至于顾少辰心下一沉,眼下他倒不怕白忘忧对嬛蔻有图谋。

        只怕嬛蔻移情别恋白忘忧,毕竟他属于天生可爱型,比起白忘忧这种风流浪子,仍是少了些许诱惑。

        未免自己求救不成倒失美人,顾少辰右手一揽嬛蔻,左手一指白忘忧,迫使白忘忧仰身躲避间应道。

        “不怕!赛阎罗说你一心事业是位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更何况你这番俊逸公子,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

        一语双关,顾少辰好歹是皇家子嗣,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还是信手捏来,末了还不忘补一句。

        “那赛阎罗丑扬九州岂能跟你比?”

        白忘忧瞧着顾少辰直指自己的手,心知顾少辰是在提醒自己保持安全距离,心下一呵,那是你没见过叶悔的真容!

        当然打趣归调侃,白忘忧倒没忘顾少辰来此目的,只不过以他现在的势力确实不宜与冥尊白决明正面抗衡。

        何况母亲当年的死疑点重重,如今月煌城灭,想要查明真相还需静待时机,可顾少辰身旁有嬛蔻监视,他自不能漏陷。

        思来想去,白忘忧举扇敲了敲额头,斜眸一瞅顾少辰,言归正传。

        “那赛阎罗可有告诉你,我是谁?”

        “当然!赛阎罗说你是仪庄之主!能力非凡特别厉害,而且为民除恶专收世间不归恶灵!”

        闻言,白忘忧手中折扇一停,看向顾少辰同时话锋一转。

        “所以,那鬼道蘼芜死了吗?

        “这...没有!”

        “既然没有,你找我何用?”

        四目相对,顾少辰见白忘忧缓缓起身,心下一慌,唯恐白忘忧趁机开脱,一时情急,脱口而出。

        “仪庄主!你要是帮我的话,我可以帮你还钱!”

        突来一语,愣得白忘忧双眸一眨,垂首对上顾少辰眼底认真道。

        “帮我还钱?”

        “对!赛阎罗说你欠了他很多钱!你别可看我是排行第十的小王爷,纵观整个星瑶皇庭,我父皇最疼我!”

        话至此时,顾少辰寻得白忘忧面上青黑交替,心下一喜,面上再接再厉朝白忘忧傲娇的扬了扬下巴。

        “怎么样?合作吗?”

        “我...”

        ...我去你大爷!

        ...叶悔!老子欠你钱是咱俩的事!

        ...你有必要搞得人尽皆知?是怕老子不还钱吗?!

        虽说老子确实没打算还你钱,但你这通告八方的讨债方式,是不是太合乎老子心意了点?毕竟有钱不要假正经!

        这倒让白忘忧想到个顺势脱身的好法子,借势直道。

        “如何证明你能替我还钱?”

        “这个...”

        迟语间顾少辰下意识望了望天,正清理着府中库存与欠钱数额能够达成平衡时,瞳孔内映入一记刺目光耀。

        寻得光耀譬如流星袭面而来,顾少辰不经神情一僵,脱口而出。

        “咦!这天时怎会有流星?!”

        “流...流星?!”

        一语错愕,引得白忘忧抬眸一望,瞬息瞳孔一瞪。

        “卧槽!这他妈是岩尸雷啊!”

        “啊?是嘛?可我看着不像...”

        顾少辰话音未落,岩尸雷“嘭咚”一声坠击白玉石坛,震荡碎石尘飞间地面剧烈跌宕,搅得庄内鸡飞狗跳,白忘忧借势一呼。

        “救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