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狭路相逢(下)

第二十四章 狭路相逢(下)

        复以安静的阁楼内,阿曼闻得落葵入睡的均匀呼吸,抬手于落葵眉心一点,见落葵彻底沉睡,翻身而起。

        一站定,阿曼摸黑寻了件玄衣套上,抬眸就着半掩的窗户翻了出去,窗外阿曼仰头一观,果见屋顶结界内火光四射。

        剑斧之间山琥与香曲不相上下,直让阿曼念着之前所想“牛鬼蛇神”,沉声一笑,不过她今晚重点不在屋顶灵、虎斗。

        思已至此,阿曼纵身没入夜幕。

        暮色之下,山琥被香曲打得左躲右避,并非他打不过香曲,而是他父王从小教育他不能打女人。

        更何况“杜若”是三夫人的侍女,正所谓打狗看主人,他可不想被自家爵爷借题发挥再收拾一顿。

        思绪间山琥擒着香曲利剑横面,脚下一顿,一个仓促,“啊呀”一声直扑屋顶,震落几片碎瓦掉落阁中。

        “啪嗒”一响,香曲手臂一僵,与山琥同望屋内,一时两人噤若寒蝉,好在落葵被阿曼施了咒。

        如今睡得正香,以至两人僵持半晌,山琥余光瞟过香曲,再观屋中安静,只觉今晚怕是没戏,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说时迟,那是快,山琥卯足劲儿拔腿就跑,不料踢飞碎瓦,引得香曲猝然回神,抬头一盯山琥。

        “你个臭男人,打不过就跑算什么本事!”

        暗喝间香曲五指一握,召应灵焰飞射山琥屁股,疼得山琥“嗷嗷”直叫,回眸一瞪香曲。

        “杜若!我说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我不要脸?我呸你个臭男人,夜半三更不睡觉,学什么梁上君子偷窥我家主子洗澡,看就算了,现在打不过我还跑?”

        香曲说着又是一团灵焰招呼上山琥,山琥眼看灵焰逼近,侧身一躲间念及香曲话中“偷窥”,面颊一红,倔强道。

        “我没有偷看你家主子洗澡!再...再说我哪里臭了!我香着呢!我什么时候打不过就跑了!我是不屑跟女人打架!”

        声于同时山琥偏头躲过焰球袭击,一回眸就被香曲“呸”了一脸空气,愣得双眸一眨间香曲毫不客气。

        “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此话一出,山琥虎躯一震,我去!乌鸦是什么东西!岂能同他虎王相比,再说他可从来没有伤害过女孩子!

        反观香曲可顾不得山琥脑中浑噩,擒着山琥微愣间脚下一跃,抬手招焰逼上山琥。

        山琥见此眉峰一蹙,一收双斧,寻得灵焰临到眉心一寸,左手虚空一抓,力驭千斤压上香曲肩胛。

        香曲身形一晃,眼看就要坠跪地面,山琥一把拉起香曲,顺势将香曲拖到眼前。

        四目相对,山琥怒哼一气。

        “看到了吗?!”

        香曲知道山琥是在提醒她,若非他眼疾手快,她怕是得摔个实在,偏偏香曲就不是个软柿子,回哼一声。

        “看到了!”

        山琥以为香曲当真见识到了他的厉害,眉峰一扬。

        “你要再惹我的话,我就...”

        “你眼里有眼屎!”

        话音落下,香曲见山琥脸色由青转黑再到白,五彩斑斓霎时好看,心里乐得眉眼带笑,怵得山琥猛一甩头。

        正准备教训香曲时,香曲右腿一弯,直踢山琥胯下,山琥防不胜防正中其招,一时虎啸荡彻世爵府。

        惊得正爬上世爵府围墙的涵虚,猫毛一立,金瞳一转,什么情况!他刚回府,这头蠢虎就嗷叫欢迎了?!

        不过这声怎么听起来有些壮烈呢?越想越觉好奇的涵虚嗅着风中属于山琥的味道,直奔逸苑。

        此时逸苑屋顶上,山琥脸色煞白,瞪着眼前凶神恶煞的香曲,指着香曲的手臂一个劲儿的发颤。

        “你!你个死...啊!死女人!你还敢来!”

        香曲下巴一扬,一脸豪横,气得山琥再也顾不得心底忌讳,掳袖直奔香曲,香曲见此明显感觉到山琥气势不同之前。

        一招,一式,凌厉万分,香曲亦不示弱,一见山琥力拳袭来,故意迟疑以左肩硬接同时利剑一转,剑锋夹焰直劈山琥右臂。

        又一道血痕落下,山琥伤上加伤,疼得山琥猛退一步,低眸一瞧臂上被灵焰烧得腾起白烟的伤口,抬眸一盯香曲。

        直到此时,山琥方才正式打量起香曲,若说之前香曲召唤灵焰,他只当香曲是三夫人的侍女,灵族生灵焰实属正常。

        可如今香曲的灵焰直逼丹色,明显是灵族三阶灵君才有的灵力,一个小小侍女的修行怎么可能位及灵君。

        而且灵族早已没落,他眼前这位“杜若”究竟是谁,困惑油生间山琥下意识看了眼阁内,抬眸回盯香曲。

        视线对持,山琥左手虚晃一招,致使香曲挥剑应对间山琥转身就准备去找叶悔,刚一抬步就被香曲喝住。

        “有种!你别跑!”

        言语间香曲纵身往前,眼看就要逮住山琥,却让挥舞利爪的涵虚逼得后退一步,涵虚一落屋檐,金瞳一瞪香曲。

        香曲眉峰一蹙,寻着涵虚身上隐约可见的庞大猞影,心下一沉,自知涵虚能力远在她之上,一咬牙又退了一步。

        涵虚见香曲识相,回眸一望被火烧得甚是憋屈的山琥,强憋心底笑意,脚下一跃,攀上山琥肩胛。

        “喵~喵喵喵~”

        闻得涵虚喵笑连连,山琥白眼一翻,心下直道猫眼看虎低!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总有一天你也会见识到女人的厉害!

        当然抱怨归“诅咒”,山琥瞧着能甩掉香曲,心里对涵虚多少还是有些感谢,最起码涵虚这一次没有坐山观虎斗。

        思已至此,山琥憋下怒气,携带涵虚直奔叶悔所在的苍阁,苍阁位于世爵府正东,立于清池之上,四周回廊环绕。

        夜半皓烟起时朦胧至美,映衬月光譬如仙殿琼楼,山琥与涵虚一落苍阁旁的回廊,抬眸便见苍阁屋顶一抹黑影游荡。

        半晌,一猫一虎瞧黑影蹲身藏匿,对视一眼,一前一后靠近距离黑影最近的回廊顶,之后收敛气息齐目望向屋顶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