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卖兄求师(下)

第五十四章 卖兄求师(下)

        常言女人逛街有头无尾,这一点让同样身为女人的阿曼都不经佩服沅藏香的购物能力,若非叶悔这百宝囊容量有限。

        怕是整条街都能被沅藏香搬回府中,当然沅藏香能有这样的购买势力,变相说明叶悔对沅藏香确实宠爱。

        由此阿曼倒对沅藏香多了几分关注,正所谓打蛇打七寸,治人揪心结,看来沅藏香于叶悔来说分量不轻。

        阿曼琢磨间沅藏香拍了拍腰间鼓鼓的百宝囊,以手搭棚瞅了眼临近巳时初的天色,转头看向阿曼。

        “三姐姐!时辰差不多了,咱们出发吧!”

        闻得沅藏香收手,阿曼暗松一气。

        “好!”

        沅藏香见此拉起阿曼走到一处相对僻静的巷道,拿出寸行珠默念一句叶悔所授咒语,语落同时紫光迅速包裹两人。

        下一秒风过叶飞,巷内两人直达岘山,山顶紫芒乍现引得隐藏林中的阴阳童子对视一眼,看向不远处的双生草。

        双生草位于岘山中心刺荆岙,岙内荆刺锋利根根含毒,一旦中招极痒难耐,纵使沅藏香有解药亦不得不小心翼翼。

        “三姐姐注意点!那刺有毒!”

        阿曼闻言望了眼不远处的刺荆岙,转头回视沅藏香。

        “四夫人别怕!待会儿我进去就行!”

        言语间阿曼抬指一点沅藏香眉心,一抹替身咒落于沅藏香,惹得沅藏香心下一动,反手握上阿曼。

        “三姐姐,你真好!”

        阿曼但笑不语,收手继续往前走。

        两人一前一后,沅藏香看着走在前面保护自己的阿曼,念及阿曼对自己的称呼,再声道。

        “三姐姐,不如你还是叫我香香吧?”

        “香香?”

        阿曼眉峰一扬,沅藏香顺势点头。

        “对呀!如何?”

        “这...”

        寻着阿曼迟疑,沅藏香拉着阿曼的手一摇、一声“三姐姐”,一脸楚楚可怜让阿曼沉默半晌,终是点了头。

        “好!香香!”

        一得阿曼应承,沅藏香只觉自己在诱拐“师父”的路上又进了一步,没法!谁让自己的撒娇功力尽得师兄真传。如今阿曼连自己都架不住,那师兄岂不是轻而易举?要知道她家贱人师兄撒起娇来,几乎没女人什么事了!

        别问她为什么笃定,反正她见过一次,从此世间撒娇皆免疫,越想越势在必得的沅藏香暗自得意间傻笑连连。

        一声声时抑时扬,怵得阿曼顿感沅藏香的脑子该不会是被叶悔给玩坏了?所以叶悔对沅藏香的好都是心生愧疚?!

        当然臆想归玩笑,阿曼可不认为沅藏香那声“师兄”是白叫的,回神间阿曼护住沅藏香继续往刺荆岙走。

        与此同时林中阴阳童子擒着阿曼步入荆岙边线,纵身一跃,一左一右袭上阿曼,破风声起,阿曼猛一回头。

        左手推开沅藏香同时阿曼右手朝天一指,一语“出”,灵柩破匣随阿曼临空旋转间化为双剑,左右开弓。

        “唰唰”两声,阿曼落地一退,转头瞥过身后的阳童子,回眸对上前方的阴童子,嘴角一勾,冷笑染眸。

        ...想不到她还没找柳金娄算账!

        ...这柳金娄倒上杆子送死来了!

        ...既如此她怎能客气!

        一想到床榻上受苦的香曲,阿曼杀念一起,刺激阴童子仰头望向阳童子,两童同时点头齐攻而上。

        阿曼双剑一挥,一前一后抵御阴阳童子,奈何阴阳连体心灵相通,无论阿曼攻击任一,结果都会被另一个打断。

        如是反复多次,阿曼全身挂彩,一不小心被阴阳童子幻化的劫杀阵笼罩其中,一时耳边嬉笑与哭泣混如钟鸣。

        阿曼一感左耳后方厉风袭来,右剑一挥,暴露左胸被突然现身的阳童子用力一抓,“噗呲”一声皮开肉绽。

        腥血飞溅映入阳童子瞳孔,阳童子擒着阿曼左剑袭来,忽的一笑,没于雾中的阴童子一把抓上阿曼右肩。

        阿曼一回头,阳童子趁机抬指化刃直接没入阿曼侧腹,疼痛上涌逼得阿曼口吐腥血,身形一晃重坠荆岙,吓得沅藏香脱口一唤。

        “三姐姐!!!”

        声于同时阴阳童子转头一盯沅藏香。

        “那里还有一个!”

        “主人说了来者杀!”

        两童子一唱一合,愣得沅藏香寻着荆岙内翻身爬起的阿曼,下意识往后连退数步,一见阴阳童子追来转身就跑。

        慌乱间沅藏香被荆条绊住摔倒在地,撞出怀中糖球滚落地面,吸引了阴童子的注意,惹得阳童子不得不停下。

        “你干什么!走!”

        阴童子被糖球鲜艳的诱色绊住,全然听不进阳童子催促,使得沅藏香觅得阴童子下意识的舔舌动作,脑中灵光一现。

        ...对啊!

        ...孩童喜糖啊!

        说时迟,那时快,沅藏香趁阳童子阻止阴童子,右手掏出怀里剩下的糖球,左手持药粉往上一抹,随后往阴童子一砸。

        “咯!这里还有!”

        一边说,沅藏香一边退,期间还不忘朝自己嘴里塞一颗无毒糖球。

        “超好吃!”

        沅藏香故意咬得“咔呲”作响,引得阴童子馋虫爆发,彻底脱离阳童子,捡起糖球一个个往嘴里塞。

        阳童子眼看无法阻止阴童子,只身攻向沅藏香,沅藏香本就武力不及,一路被阳童子逼得连滚带爬。

        最后撞上枯树,痛得沅藏香“哎呀”一唤,一转头对上阳童子劈上眉心的指刃,吓得仰头一嚷。

        “三姐姐!救命啊!”

        声于同时阿曼强忍疼痛,纵身跃至阳童子背后,右手揪住阳童子衣襟朝天一扔,随后左拳蓄力打上阳童子腹部。

        阳童子受力飞出砸断枯树,惊醒偷食的阴童子,阴童子一见阳童子受伤,怒火鄹起,不想刚一使劲,阴童子浑身一抖。

        一股穿心刺痛渗透阴童子经脉,致使阳童子一感阴童子难受,转头一盯被阿曼护在身后的沅藏香。

        “你下了毒!”

        双生阴阳,感同身受,阴童子所受,阳童子无一遗漏,直让阿曼寻得契机再次握拳挥上阳童子。

        阳童子没了阴童子的掩护,暴露缺点被阿曼揍得满地找牙,以至最后阿曼想起香曲背后穿心,寒眸一眯。

        拳头直接没入阳童子心脏,激发阴童子绝地反击,令阿曼余光擒着阴童子扑来,拳头一抽反向贯穿阴童子。

        霎时黑雾喷涌,啸声回荡岘山,震得沅藏香一见黑雾下阿曼脚底绽放的沙华护体,僵了一脸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