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此消彼长(上)

第五十五章 此消彼长(上)

        临近午时的林风席卷残叶,吹散阴阳童子死前释放的黑雾,雾下阿曼缓步走到阴阳童子尸体旁,低眸一看。

        寻得阴阳童子尸体上属于城东赌坊的纹耀,阿曼眸光一沉,念及叶上秋,弯腰拾起阴阳童子内丹,握于掌心。

        自古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九州一战柳金娄伤她魔界生灵在前,如今又害她香曲卧床在后,两者叠加,若不赔命。

        实在难消她心中怒火,由此阿曼抬手拂过阴阳童子尸体,尸体猝燃灵火,照亮阿曼眸中冷冽,映入沅藏香瞳孔。

        沅藏香看着燃烧阴阳童子的赤炎灵火,眼前不停闪过阿曼方才脚下绽放的蔓殊沙华,脑中浮现出爹爹死前嘱托。

        当年爹爹为救师兄以身嗜毒,临死前将自己偷偷带到药坞暗室,从供奉曼嬅的香炉中取出半颗莲子交给自己。

        虽说时至今日,她依旧不明爹爹为何在暗室秘密供奉曼嬅,但她没有忘记爹爹将莲子交给自己时所讲的故事。

        如今得见阿曼亦如曼嬅的幻象,沅藏香下意识摸了摸颈脖上吊坠莲子的鳞贝链,趁阿曼转头看来,轻声一唤。

        “三姐姐!”

        四目相对,阿曼擒着沅藏香眼底惊疑,眉峰一扬。

        “怎么了?”

        阿曼本以为是自己刚刚烬尸吓到了沅藏香,正欲启齿宽慰几句,不想沅藏香一脸严肃的走到自己身旁。

        随后绕着自己左转三圈,右巡三圈,一步,一停,一沉思,整整六圈绕得阿曼头疼之际,沅藏香突然凑近阿曼。

        “三姐姐!你还好吧?!”

        突来一语,愣得阿曼对上沅藏香放大的俏颜,双眸一眨。

        “我...我不好吗?”

        磕碜间阿曼见沅藏香盯着自己半天不说话,一时诡异直冲脑门,逼得阿曼背脊一凉,偏头往左一躲。

        下一秒阿曼瞧沅藏香跟随看来,又忽的往右,沅藏香依旧不依不饶,一来二去,两人视线始终对焦,怵得阿曼音量一提。

        “香儿!!!”

        沅藏香耳膜一震,猝然回神。

        “在!”

        “你...”

        其实阿曼很想问一句“你脑子没事吧”,奈何沅藏香看她的眼神太过‘真挚’,令阿曼不经咬牙道。

        “你没受伤吧?”

        闻言,沅藏香瞅了瞅脸上被刺荆刮出的细痕,正欲回应“没事”间寻得阿曼身上伤口,心疼得眉峰一蹙。

        “三姐姐,你才有事吧?”

        沅藏香好不容易找到跟莲子扯上关系的人,自然得呵护备至,更何况阿曼是她认定的“师父”。

        “师父”受伤,徒弟怎能袖手旁观,于是沅藏香不等阿曼回应,拿出灵药就开始为阿曼上药。

        全程小心翼翼,瞧得阿曼见沅藏香时而蹙眉、时而咬唇的丰富表情,忍不住打趣道。

        “香儿这是在替我痛吗?”

        “难倒三姐姐不会觉得痛吗?”

        一语反问,阿曼木然一愣,寻着沅藏香望向自己的疑惑目光,低眸瞅了眼自己被缠上白纱的右肩,漠然一笑。

        “这点痛比起亡城之悲不算什么!”

        话中怅然呼应阿曼眼底悲凉,刺激沅藏香心下一疼间念及阿曼话中“亡城”,忽的瞪向阿曼。

        “所以你是?!”

        “我就是九州一战仅剩的魔族少主阿曼!”

        对沅藏香这种喜怒形于色的惊乍小可爱,阿曼并不打算刻意防范,毕竟沅藏香能拥有天魔祖的法宝。

        足以说明赠于沅藏香法宝的叶悔与天魔祖关系非同一般,换言之她若坦诚亦不失为接近叶悔的另辟途径。

        反观沅藏香闻得阿曼坦白,想起九州一战,师兄对魔界灭宗的耿耿于怀,抬眸看向阿曼时眼睛都亮了。

        要知道魔界天爻宗被屠那段时间,府中一魇、一猫、一虎乃至后院众夫人与下人的日子过得有多惶惶不安。

        一个个时时警惕乌云压顶,以免雷霆万钧丧命砖瓦,而今阿曼出现犹如故人重逢,助她拜师之途亲上加亲。

        正所谓酒醉壮人胆,乐极忘忧思,越想越觉得意的沅藏香琢磨着阿曼的身份,念及爹爹留下的故事,深看了眼阿曼道。

        “既然三姐姐是魔族少主,不知三姐姐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

        沅藏香话锋一转,阿曼便嗅到了猫腻,毕竟谁会没事突然讲故事,故而不动声色的扬了扬眉。

        “什么传说?”

        “三途川!”

        言语间沅藏香偷瞄了两眼阿曼,见阿曼冲自己示意“请讲”,垂首就着心底盘算,一边为阿曼收拾伤口,一边道。

        “传说这三途川不属冥界,归九州浮华境世祖掌管,川隔生死分三途,一急、一缓、一静流渡万千轮回,其岸有一天花名为沙华,此花瑰丽绝颜,源于法华圣经!”

        沅藏香说到一半故意停顿,惹得阿曼擒着沅藏香偷窥自己的小眼神,心下藏笑,面上捧场。

        “然后呢?”

        “然后浮华境世祖为承佛法,赋予苍生六动、十八相,特命沙华降世九州,才有了后来的月煌城!”

        话至此时,阿曼呡唇一应。

        “我听过这个传说!”

        沅藏香并不意外阿曼会如此说,毕竟月煌乃九州一雄,即便消亡百年,但月煌传说至今都是口口相传。

        再者其主曼嬅一经问世冠绝九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这并不是沅藏香要说的重点,于是沅藏香再声道。

        “那三姐姐有没有听说过另外一个版本?”

        “另外一个?”

        “对!另外一个!”

        闻得沅藏香话中隐晦,阿曼忆起逸苑阁内隐藏帐缦的月煌图腾,转头看向为自己包扎结尾的沅藏香。

        “说来听听!”

        沅藏香见阿曼来了兴趣,倒也不急着回应,反倒加快手中动作,直至将阿曼彻底收拾好,方才抬眸回视阿曼。

        “这另一个版本就是此花降生时并非一人还衍生出了另一人!”

        “什么意思?”

        声于同时沅藏香擒着阿曼面上困惑,琢磨着自己话已开口,没必要再刻意隐瞒,只不过她该如何才能解释清楚呢?

        迟疑间沅藏香环视四周,目光落于荆岙内的双生草,恍然想起阴阳童子的双生宿命,抬手一指双生草。

        “譬如它,双生草!”

        阿曼随言一望,寻着草上一茎双叶,似明非明间纵身一跃,取回双生草交给沅藏香,沅藏香接过双生草,抬眸迎上阿曼眼底认真。

        “三姐姐,你看这灵草上的两片叶子,表面看起来相差无几,可咱们若想救香曲,便只能用左边这一片!”

        “为何?”

        “因为...”

        沅藏香抬手一点左边,道了一句“救命”,随后指尖往右叶一指,又说了一声“剧毒”,末了看向阿曼。

        “而沙华亦是如此,一株双生,一人为赋予!”

        “那另一个呢?”

        “另外一人就是毁灭!”

        一语入心,阿曼灵魂一震,脑中再次闪过自己得见三瓣重莲时浮现的女子身影,下意识脱口而出。

        “赤莲?!”

        “你知道赤莲?”

        沅藏香未料到阿曼出口正中自己猜测,激动难耐间掏出颈脖上的鳞贝链举到阿曼眼前,兴奋道。

        “所以你知道这半颗莲子是什么意思对不对?”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