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悬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道之行,殊途同归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道之行,殊途同归

        海天相接的地方,有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洒在少年身上,所以少年看起来就像是从那轮红日中走出来一般。

        思崖书院,随着孟子生离开,所有思崖书院的弟子也都背着书箱,向着西边而去。都是书院弟子,却有差别,有的驾车,有的却只能徒步而行。

        有教无类。

        偌大的书院,此刻只有几个人,五个女子,一个老马夫,而且看起来也要启程。

        街道上,有个少年缓步走来,来到书院门前之后,皱了皱眉。

        李明月疑惑道:“怎么这么冷清?”

        黄倾涵说道:“都走了,我也要走了。”

        李明月有些不解,不过并未说话。

        黄倾涵看了书院一眼,说道:“其实突然有些舍不得了。”

        李明月说道:“就你一个人?”

        黄倾涵点头道:“不然呢?”

        李明月似乎有些不放心,说道:“要不让她们送你?”

        黄倾涵摇头道:“不用,我跟它们一起就行。”

        说完指了指海绵,有无数金色鲤鱼不断跳出睡眠,在阳光照耀下,金灿灿的,整个海绵都变成了金色,华丽至极。

        李明月点了点头。

        黄倾涵道:“送送我呗。”

        李明月还是点头,然后跟小丫头一起走向海边,那些金色鲤鱼便游弋过来,然后聚集在一起,铺满了整个海面。

        黄倾涵从怀中取出一本书籍,递给李明月道:“这是老头给你的。”

        李明月接过,天蓝色的书封上,写着两字:“九问”。

        黄倾涵直接走到那些鲤鱼的背上,然后转身对着李明月挥了挥手。

        万鲤金色鲤鱼,托着一个小丫头,顺着大江而上,一路之上,山神地灵,河伯水鬼,退避三舍,瑟瑟发抖。

        李明月独自站在海边,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海绵,一缕缕阳光在海面上轻轻荡漾。

        梅兰竹菊四人来到李明月身边,冬梅开口道:“公子……”

        李明月回过身来,收回思绪,将那本九问收起,说道:“我们也走吧。”

        四人点了点头,上了马车之后,夏竹问道:“公子,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李明月说道:“去北边,真武山。”

        夏竹点了点头,翻身上马,依旧在前面带路。

        马车里,李明月不知为何,心情有些沉重。

        冬梅似乎知道自家公子心情不好,便问道:“恭喜公子,成功踏入归元境。”

        李明月微微一笑,并未说话。

        冬梅迟疑了一下,接着道:“此去要进过金阳帝国,以公子的身份,恐怕会有不少麻烦。”

        李明月一愣,然后点头道:“是挺麻烦的。”

        金阳帝国跟大唐的关系其实并不好,而且一直都在找机会南下,只是大唐自然不会给这样的机会,而李明月一旦进入金阳帝国,金阳帝国那边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见识过了大唐的底蕴,李明月自然不敢轻视金阳帝国的势力,弄不好再来一场山上山下勾结的截杀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明月说道:“进入汾州之后,你们就回去吧。”

        冬梅一愣,急忙道:“是奴婢们哪里做得不好吗?”

        李明月摇头道:“你们做得很好,这一路上也多亏有了你们,可接下来的路,我想自己走,而且我始终不放心我姐,相较于我,她更需要有人在身边。”

        冬梅皱着眉头。

        李明月接着道:“再说了,我现在也是归元境了,可以保护自己的。”

        冬梅点头道:“既然公子决定了,奴婢们自然遵从。”

        李明月点了点头,不在说话。

        外面,老马夫这时候说道“公子,那你带着老奴呗。”

        李明月一愣,还没说话,老人便接着道:“老奴这辈子都没去过太远的地方,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跟着公子,也想去北边看看。公子放心,老奴肯定不会拖累公子。”

        李明月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可以。”

        老马夫笑着道:“多谢公子。”

        出城之后,一路往北。

        李明月坐在马车里,继续修行儒家的练气法门,并没有去修炼所谓的九问,甚至都没有将其打开。

        孟子生说过,心境才能了解浩然气,了解浩然气才能入归元,入了归元才能学九问。

        李明月虽然已经进入了归元境,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真的了解了浩然正气,也并未觉得自己真的心静了。也就是说,他如今虽然突破到了归元境,但其实还是像之前的修行那样,有种投机取巧的嫌疑,至少按照孟子生的说法,是这样。

        不过如今进入归元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再加上体内那口气不断被骊珠吞噬,所以他现在是空有境界,需要尽快将那口气补回来。当然,这倒不是说李明月这个归元境是假的,他在境界上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就算体内那口气被骊珠吞噬干净,他也是归元境,拥有归元境的实力,而是因为李明月要想继续往前,就只能不断补充这口气,使其达到极限,然后再强化灵脉体魄,如此反复,直到彻底稳固灵元境,再冲击真元境。

        进入归元境之后,李明月开始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李明月觉得应该是他修行方式的缘故,毕竟这一次突破的是归元境,自然不可能再跟之前那些境界一样,所以李明月其实有些担心,担心自己就此止步。

        也正因为如此,李明月就越发注重那口气的修炼,就越发在意所谓的心静,因为他觉得只有心静,只有了解了所谓的浩然正气,才有可能改变现在这种情况。

        其实关于这件事,李明月是有些郁闷的。

        他之所以来到思崖书院,除了所谓的九问,很大原因是想得到儒家那位圣人的指引,帮他解决体内那口气,可刚刚进入东盐城,却并没有见到那位儒家圣人,反而是被孟子生带到那座山崖之上,讲述了所谓的浩然正气,之后就进入了归元境。

        再到书院,整个书院却已经没了人,只留下黄倾涵一个。

        李明月自然知道,黄倾涵就是想见他一面,否则他怕是连那个小丫头都见不到。

        书院的人去了哪里,黄倾涵没说,李明月也没有问,但李明月能够感觉到那一晚上的一些变化,比如那位儒家圣人徒步登天,是飞升,也不是。

        进入归元境之后,很多以前想不明白的事情,豁然开朗,很多以前接触不到的事情,也都开始有了接触,所以李明月越发觉得,陈道陵所谓的飞升,其实并非是真的飞升,而是跟这位儒家圣人差不多的情况,只是具体是什么,李明月目前还不清楚。

        说到底,还是境界不够。

        不过这次来书院,虽然没有见到那位儒家圣人,但李明月对体内那口气有了一个新的理解,毕竟孟子生那一番话,并不是废话,而他李明月能够进入归元境,也并非完全没有理由。

        至少有一点是很明确的事情,那就是体内那口气,就是所谓的浩然正气,所以只要能够达到孟子生所说的那样,自然也就能够完全驾驭这口气。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李明月不用再执着于所谓的斩断尘缘,不再有那种患得患失的心境,既想成为山上修士,又舍不下凡尘纠葛。

        孟子生那一番话,可谓对李明月冲击不小,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陈道陵对李明月的影响,那种从小到大,言传身教的影响。

        陈道陵虽然没有跟李明月说过什么大道理,但一言一行,无一不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李明月。

        仙人仙人,不是仙,就是人。

        既然是人,那就该做人该做的事情,恩怨情仇,就该有人该有的情绪,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就该有人有的思想、欲望。

        一个山下人明白这些或许不难,特别是身处尘世的儒家弟子,可一个山上人要明白这些道理,其实并不容易,特别是作为仙人弟子的李明月。

        这就好像李明月其实一直都有些看不起山下俗人是一样的道理,关键是现在还要让他去跟这些凡夫俗子同流合污,这要是换了别人,根本不了能做到。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得选择这样的方式修行,也不是说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有所成就,只是因为李明月选择的方式是这样一种方式罢了,远了不说,就拿清源山来比较,陈道陵的两个弟子,一个苏清风,一个李明月,却选择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一个已经翻过了山山水水,见识过了世间百态,一个却连山门都没有离开过,可却一样都进入了归元境。

        大道之行,殊途同归,不过如此了。

        此刻马车停在官道旁,李明月并没有坐在马车里,而是坐在马车前段,等着那个老马夫。

        先前老马夫说是要去找点吃的,这一去,就好一会了,不过对于这老马夫这种慢吞吞的举止,李明月其实已经习惯了,只觉得是老家伙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做起事来,自然要比常人慢一些。

        其实真说起来,梅兰竹菊四人的离开,李明月一时间还是有些不习惯。

        阳光下,老马夫满脸笑容,手中捧着几个红色的果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吃,毕竟现在这个季节,是极少能够找到果子的。

        老马夫来到跟前之后,将果子放在马车上,然后拿起一个在身上擦了擦,递给李明月,笑得很灿烂,当然,也有些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