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叫捡垃圾?在线阅读 - 第23章 厂里的卡呢?

第23章 厂里的卡呢?

        羽国,某个偏僻小镇的大型矿场。

        预制板厂房内部,列着一栋又一栋的多层货架,货架上摆放了数百件矿机,每台矿机都插着八张显卡,每个矿机能达到两百多mh/s的以太妨算力。

        以太妨,全球开源的公共区块链平台,通过显卡算力挖出来的加密货币提供去中心化的以太虚拟机处理点对点合约,仅次于比特币。

        这事说起来很绕。

        简单讲,就是显卡挖矿能赚钱!

        挖矿这事空耗电力,浪费国家资源,故而在云国违法。

        但此事在外国并不违法,无数投机商人看见超越300%的利益便开始疯狂扫货,像装麻袋一样收购显卡,组成大型显卡矿场,疯狂挖矿。

        当然,挖矿并不只限于用显卡挖,处理器也可以用挖矿。

        不过处理器挖以太坊收益比较低,一般用于挖比特币。

        嗡嗡嗡。

        以太坊矿场内的高墙全是大型通风风扇,专门用来排出显卡挖矿时产生了热量。

        一张显卡本身的发热量并没有很大,但是上万张显卡同时发出的热量就很惊人了,若是不散热,矿场将会是水深火热的地狱。

        同时高温的环境也会让显卡芯片功耗上升,核心频率下降,挖矿算力减少,赚的钱也变少,故而散热非常重要。

        这也导致矿场一般是轰隆隆的高噪音环境,每天需要消耗的电力也很大。

        厂内配备了工人作日常检查加巡逻,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事情可干。

        这日,巡逻工人拿着扫把来到厂子门口,正要推开门的时候,耳边嗡隆隆的声音突然小了很多。

        “嗯?”

        巡逻工人表示不解,为什么矿场的尖啸声减轻那么多,好像只剩下大型散热风扇在转。

        他带着疑惑推开厂门,一阵热风扑面,吹动他的眼睫毛。

        他睁大眼睛,满脸疑惑。

        在他的前方,简易做工的货架上摆着数不清的八卡槽矿机,密密麻麻的电线穿梭其中,乱得像蜘蛛网。

        可是他没有看见蜘蛛网里面的“蜘蛛”。

        “显卡呢?”

        工人羽星文手里的扫把砰的一声掉地上,他三步并作两步快跑到货架面前,用手摸了摸矿机上的显卡插槽,那儿除了空气外什么都没有。

        “显卡去哪了?”

        羽星文喃喃自语,脸上写满了迷惑之色,左右看了看,那些矿机都没有显卡。

        再细听耳边的声音,矿场依旧很吵,但是相比前日现场噪音已经非常小了。

        羽星文突然明悟,怪不得进门前听见声音暴减那么多,原来是矿场的显卡们都变成空气了,没有了显卡的尖啸声。

        羽星文心里生出惶恐情绪,这事要是让老板知道了,那不得批他一顿挂落。

        他赶紧跑到后面翻看剩下的矿机,一个又一个的检查下来,脸色也越来越差,越来越黑。

        “所有的显卡都不见了……”

        羽星文赶紧拿手机联系老板,浑身发抖,不知道老板会不会吵他鱿鱼。

        ……

        矿老板本人一般不在矿场,这些显卡每天挂机挖挖就完事了,矿老板只须在家里躺着就有无数金钞入账,没有什么比这挖矿赚更轻松了。

        比如位于羽国的某公司老总黄先生,他就是一位从1017年就开始做显卡矿场生意的大矿主。

        他背靠大公司,振臂一呼就抽来数百万张显卡挖矿,生活过得美滋滋。

        虽然他的公司财报把显卡挖矿收益算进去,没有公示来源被法院重金罚款,但在那巨大的低成本收益面前,一切都显得无伤大雅。

        嘟嘟嘟。

        老黄的电话突然响了。

        老黄此刻正在家里的院里甩大刀,几岁的小孙女坐在草地上睁大眼眸看爷爷操弄刀法,正看得起劲,那刺耳的电话声打破了这一刻的美好。

        老黄本人也有点不喜,他演练刀法正到某种微妙的境界,一时间体悟全无。

        他拿起手机,看见来电人是一个自己都忘了是谁的人,幸好名字底下有一行备注写着矿场员工四字。

        “你好,矿场发生什么事?”

        “老板!老板!显卡都消失了!您快来看看啊!这不是我的错,它们全部消失了,不信您看照片!”

        老黄听到这些胡言乱语,真不知道是相信好还是不相信,显卡怎么可能消失呢,只可能是矿厂进了小偷,小偷把显卡偷走了。

        但是他的矿场不是普通小矿场,先不提他雇佣的大型安保团队多达百人,单说那些数量庞大的显卡就不可能是普通小偷能偷走的,要偷也只可能偷掉几张,几十张。

        “图片发来给我看看。”老黄硬梆梆道,语气很不好,心里完全不相信员工的话。

        他决定看了图片后,一旦看见图片里有一张显卡存在,就炒掉这个没眼力的员工。

        很快啊,他的手机里就接收到了几张图片。

        这几张图片都是从不同地点不同角度拍摄的图片,他第一眼看过去没有在意,第二眼观看时心里起疑,发现了疑点,随后用手指划动屏幕放大局部细节。

        只见挖矿分区的货架上,有矿机,但矿机上没有显卡,一张都没有。

        他心里一跳,矿场员工还真没有说谎,显卡确实不见了。

        老黄滑动屏幕查看下一张图片,再看下一张图片。

        每一次查看的时间都很长,足足停留了一分钟仔细观看,才翻到下一张照片。

        几分钟过去,坐在草地的小孙女无聊透顶,走过去拉了拉爷爷的衣角,糯糯道:“爷爷,你不舞刀了吗,我想看你舞刀。”

        “舞什么舞!”老黄一脸暴怒地甩头盯向身下的小孩。

        小孙女吓了一跳,全身寒毛倒竖,她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爷爷,面目狰狞又恐怖,吓得她立马哇哇大哭地溜走了。

        待孩子走后,老黄才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竟把气洒在孩子身上,孩子是无辜的,他不该这样做。

        不过矿场也很重要,还是先去矿场看看怎么回事。

        他开了数个超大型矿场,总计数百万张显卡,听员工描述一整个矿场的显卡都消失了。

        虽然他早就挖回本很多年了,但它们都是生蛋的金鸡啊,每少一个就损失一秒钟的再生价值,一想到这里老黄就感到心口痛,他的损失不可量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