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叫捡垃圾?在线阅读 - 第55章 他好像想教会我们开挖掘机

第55章 他好像想教会我们开挖掘机

        陈默学了一天的挖掘机教学,感觉还是有点意思的。

        对此,他拍了一些自己操作挖掘机的视频,再补充一些挖掘机数据实时测评,做成视频后发布到网站。

        几秒后,他的系统空间格子里赫然就多了一个挖掘机的格子。

        次日,陈默将挖掘机收进收容空间,带着挖掘机穿越到雪原废土。

        在陈默发布视频后,这个视频很快被徐正国等人看见了。

        “嗯?这次不删视频?”

        徐正国以为陈默又搞了什么高科技,点开一看,是昨天的挖掘机。

        上次做水资源的视频陈默删除了,这次没删除,徐正国摸了摸自己的胡渣,若有所思。

        “原来挖掘机视频在他眼中属于有意思的视频。”徐正国心道。

        陈默曾经上过班的公司里。

        齐鸣听到手机响,看见一条消息栏的栏目信息,陈默更新了视频。

        点开一看,黄色的挖掘机轰隆隆碾过去,陈默坐里面有一种策马奔腾的感觉。

        这把齐鸣给愣住了,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跨度怎么大的吗,都改行学挖掘机了。”齐鸣也是无语。

        他打了条弹幕上去:“陈导,挖掘机好玩吗?”

        除了这些弹幕,还有一些老粉的弹幕滑过。

        [散了散了,up主江郎才尽了,改教大家学挖掘机了。]

        [他好像真的想教会我们怎么开挖掘机。]

        [捡垃圾呢,怎么不捡垃圾,我想看up主捡垃圾!]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可能,他的挖掘机会用到下一个视频,比如捡垃圾大升级?]

        [谁还记得他是测评up主?]

        羽国,情报统计局。

        黑衣人组长也在时刻关注陈默的消息,一看见陈默发了视频,就立马开始观看了。

        可惜的是,他没有看懂陈默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为什么他在开挖掘机,而且还一本正经地教别人怎么开。

        视频里的陈默开车很慢,而且每一个操作都会报出来,像是刚入门的学生还不熟悉,用口令强行记忆。

        “难道我们针对的人错了,陈默只是抛出来的诱饵?”黑衣人组长陷入短暂的迷茫期。

        “组长,他有可能是用暗号与外星人交流。”有人认真分析道。

        虽然此分析很离谱,但是全球显卡消灭一事更加离谱,所以黑衣人组长听到这个可能后,点了点头,说道:“是我小看他了,让云国语言兼密码专家翻译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我们不懂的意思。”

        黑衣组长身为间谍头目之一,自然是懂云国语的,但是懂云国语,不等于非常精通云国语。

        云国语的历史典故较多,一句话可能蕴含数十种信息,不是精通云国语的学者,不可能解读出一句话里面隐含的意思。

        情报统计局内部,就培养了一些云国语言专家,同时兼顾一些云国语密码破译的工作。

        不一会儿,语言专家送来翻译后的视频,以及翻译后的图文版资料。

        专业人士做事就是专业,黑衣组长仔细地察看专业人士翻译的内容,深深皱眉。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语言专家认为陈默的挖掘机视频里并没有用到什么隐晦的历史典故,可能他就是想教会大家怎么开挖掘机吧。

        “胡扯,一派胡言!”组长撕了这了一页纸质资料,气得不轻。

        要是按语言专家所说,大家的怀疑工作不都白做了吗。

        ……

        云国,白祈市,市一医院。

        陈默旧邻居的女儿朱瑶在医院接受伤势复查,护士替她更换了新的绷带,另外检查了她的大腿伤口。

        旁边的主刀医生对朱瑶说道:“恢复得挺好的,继续补偿营养,下半月可以做义体手术了。”

        朱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医生看向残疾少女旁边的人,这人不是朱妈妈,而是朱瑶的小姨。

        “我记得前几次都是她妈妈带她,她妈妈呢?”

        “她啊,去坐牢了,暂时由我托管了。”小姨提到这个,脸色微变,不愿多提家事。

        医生也不多追问,拿着手上的一叠纸质资料,上面还留着一层油墨味,说道:“我记得你们家经济困难,我这边正好有新型义体项目,如果病人愿意尝试新型义体实验,可以费用全免。”

        “真的,医院不是做慈善的地方吧,怎么会免费?”小姨不解。

        “这不是本医院的项目,而是私企开设的新医院的项目,现在义体实验室还在建设中,估计半个月后就能进入实用阶段了,我这边了解到朱瑶的身体情况和家庭经济情况,认为她比较合适。”

        “安全吗,新型义体是怎么个新型法?”

        “我个人也只是知道一些大概,这个项目是军用级义体,不是市面上那些商用义体能比的,质量要好非常多,但我本人也没有操作过那么先进的义体,所以我只能保证安装新型义体时,首先保证朱瑶小姐的安全,其次才是义体手术的安装。”

        “私企能用军用产品?”小姨听出了一些门道。

        “这个私企有军工资质,放心吧,不是什么三流医院。”

        看着小姨脸上还有疑惑神色,义体医院梁唯硬着头皮道:

        “现在就我所知,有不少国内知名的义体专家都被抽调过去了,我本人也准备去那研究新型义体了,你就算找那些做义体手术专精的大医院,手术资源也不可能比这家医院强太多,更何况现在是实验性质阶段,费用全免……”

        按理说,梁唯不能说那么多,至少也涉及到泄密了。

        不过上级有专门指示,想尽办法邀请朱瑶的家长同意此事,他泄出的一点密也在允许范围内。

        朱瑶的小姨闻言,神色终于缓和下来,拉了拉朱瑶的柔软小手,问道:“瑶瑶,你想做义体手术吗,以后不用老是用拐杖这么麻烦。”

        朱瑶那死寂般的面孔有了一些表情,动了动嘴唇道:“嗯。”

        医生看着朱瑶的反应,暗暗皱眉,从老早他就看出来,这个女孩有严重的自闭症,精神低迷,需要心理医生介入,可惜她家妈妈一直推脱此事没答应。

        今天既然是小姨来了,他便说道:“朱瑶出了车祸这么久了,心理状态也要调整一下。我建议你找心理医生开导一下她,人呐,要阳光的生活,不然对术后复愈也有一些影响。”

        “当然,我们项目组里也有专业的心理医生,可以免费为她开导,您这边是什么样的想法?”

        小姨点了点头,又看向朱瑶,朱瑶没反应,只好替她答应了此事:“还是用您介绍的心理医生吧。”

        “可以,这是她电话,你记一下……”梁医生报出一个电话号码。

        末了,小姨准备带人离开医院时,对梁医生道:“其他的义体专家我也不认识,希望到时候是您做她的义体主治医生。”

        梁医生听到这话突然笑了:“您放心,有您这句话在,到时候肯定是我来做她的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