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管这叫捡垃圾?在线阅读 - 第79章 野狗们

第79章 野狗们

        “是敌袭吗?”陈默站起来,能感觉到敌意环绕周身。

        敌意的源头不是这儿,估计是车厢外。

        但是此车是磁悬浮列车,高速行进中会是什么东西跟过来呢。

        会不会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要不就是内部的敌对人士针对陈默。

        只要有人的存在,避难所内部就不可能是铁板一块。

        或许有人想借陈默之死发难,对避难所的另一个派系的人落井下石。

        轰隆一声震响。

        列车的屋顶多了两个深凹的印记,像是列车屋顶有什么重物落了下来。

        咚咚咚几连响,车顶连续传来重响。

        陈默身边立马来了两位机器人保护他,其他机器人都拿出了电磁枪,对准车顶连续射击。

        正是开枪后,机器人的头顶部突然爆开,刺眼的激光利刃切开了车顶,疑似人形的生物闯了刊来,速度极快。

        节肢形机器人与人形物体大战至一块,电磁枪以超负荷状态运用,开始快速连发,不计散热成本,温度压不住,很快把电磁发射枪身融穿了。

        敌方竟硬抗高速飞行的动能钢芯弹,手握激光利刃,跑得飞快,眼部闪烁频繁的红光,连续的挥舞手中的利刃,对节肢机器的摄影头、感应雷达以及各个关节。

        几乎是眨眼间,战斗就完成了,战斗时间不超过两秒钟。

        节肢动物机器被大卸八块,但是手执激光利刃的人形武士也好不到哪里去,以电磁枪发射的动能子弹可不是说笑的,每个人形武士都在超负荷战斗后解体,倒在了地上。

        这时陈默身边只剩下腾玉山这个维修机器人还活着,守护在这个房间的机器人已经死掉。

        “野狗真的是该死,竟埋伏我们。”

        几秒后,车厢另一头的房间响起了脚步声,节肢形的动物机器爬进车厢内,检视现场,又看一眼车顶灌入的狂风。

        “腾玉山,快去修补车顶,材料在后面备着了。”节肢动物机器发令道。

        “是是是,这就去。”腾玉山领命而去。

        “陈先生,很抱歉让您受惊了,这里车顶已经开裂,请随我们到后面尚且完好的车厢。”节肢机器邀请道。

        “你是刚刚那个机器人。”

        “是的,纠正一点,不应称我为机器人,我们义体人是网络上载,死掉的只是一台机器,而我在这车厢里备了数百具机器,死掉一台就能换一台,无需担心,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他说道。

        “听起来真好。”陈默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一直以来,陈默都想换一具机械之躯。

        还有什么比这种永不怕死,坏掉一部分就能换零件的机械之躯更完美的东西吗,没有,这就是陈默梦想中的东西。

        陈默离开这座车厢,连续越过五个车门,来到新的包厢坐着。

        而腾玉山的多只机械手拿着材料,以及一些军用机器也帮忙带一些维修材料到前面。

        陈默坐下来后,也是闲着没事,试探性地问道:“野狗是什么?”

        “野外流浪狗的意思,这没什么稀奇的,他们在避难所之外生活,不从事生产,只能靠偷,靠抢的,所以我们外出也有很大的风险,没有军队是不行的。”

        “哦哦哦,但是他们每天都能抢到东西吗?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车厢也没有运吃的东西,坐在这里的各位都是机器,他们抢不到食物,各位又不经常出差,野狗怎么活下来的?”

        陈默问话的时候,已经在脑子里构画出了野狗的义体人形象,他们躺在某个游戏舱中,依靠地下网络操纵自己改装的机器人,然后袭击地铁路线上的列车来抢食物。

        “咳,这个,陈默先生,你有所不知,野狗们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就被我们灭绝了,这些活下来的野狗是……”

        “喂,建义,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不要聊太多。”另一位机器发声道。

        “哦,抱歉,我要忙了。”名叫建义的机器闭嘴,不再回答陈默的问题。

        陈默露出好奇的表情,像这种得不到答案的故事,让他分外好奇。

        “为什么不能说呢,有什么难言之隐?”陈默不解。

        既然对方不能乱说,那陈默自己靠现有的信息处行推导了。

        听建义之言,野狗早在几十年前被灭绝,那么活下来的野狗又是谁?

        陈默想起了自己刚才的论点——食物。

        食物是义体人活下来的动机,毕竟义体人也不是百分百的机械之躯,他们终究需要消耗食物补充身体的能量。

        但如果说真正的野狗已经灭绝,那么活下来的“野狗”有可能就是刚才那些袭击人的机器了。

        “也就是说,真正的野狗死绝了,但野狗改装的机器人没有死,它们……继承了野狗的意志?”陈默在心里大胆推测,被自己的推测吓到了。

        这事听起来可真是刺激,刺激到陈默全身上下都兴奋起来了。

        他真想找到野狗的老巢,看看自己的推断是否正确。

        如果这一推断为真,那就证明着野狗旗下的机器人可能也是智械危机的一部分,就跟曾经的矿工爆杀者组成机械浪潮。

        陈默等到腾玉山修补回来,便向腾玉山道出了心里的猜测:“他们说野狗已经死绝了,活下来的野狗都继承了野狗的意志,是不是这样?”

        “咦,他们连这个都说了吗?”腾玉山可不知道这回事,被陈默套出了话。

        坐在旁边的节肢机器咳咳声响。

        “老弟,这就很没意思了,既然让我猜到了,就不该继续隐瞒下去,我是你们的客人,总不能没有权利了解那些对我有危险的事吧。”陈默道。

        “再说了,这种事为什么要隐瞒下去,有什么不能被我知道的理由吗?”陈默追问道。

        节肢动物机器们站立不安,不知怎么回答。

        “这个还是我来回答吧,上面有规定不能乱说,不过也没有严格到不能说的地步,他们觉得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腾玉山道。

        “哦,能详细说说吗?”陈默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