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三章 他在搬屎搞尿

第三章 他在搬屎搞尿

        执法堂派人证实了他去过的地点前,江辰在宗门内的行动还是受到些限制的。

        虽然受到限制,江辰也不能闲着,正好把他急需的基础信息掌握了解一些。

        宗门内的基本现况,过去情况他有记忆片段可以吸收,近几日的情况就要从别人口中了解了。

        没有金手指,没有系统,江辰就只能利用自身的优势。

        他前世是包工头,有些现代文明的知识,他要利用起来。

        在记忆梳理中,发现有部分材料、事务对应前世,在名称上有一些差异,他要将这些梳理出来。

        起码要把眼前能用上的梳理出来,所以他需要去查阅书籍。

        给执法堂报备过后,他去了典经阁和内务阁杂役弟子图书楼。

        典经阁需要的书比较少,那里几乎都是修士需要的典籍,不过江辰也需要一些修真界的基础知识。

        目前主要需要的还是内务阁的图书楼里的图书。

        内务阁主管宗门内务,也管着大量杂役弟子和杂役工坊,就算修真,在很多方面也不能免俗,吃穿住用行都是俗事。

        经过三天的查阅,大部分都还是能对应上,少部分有所差异。

        比如石灰,这边叫做灰岩粉;硝石,这里叫焰岩土等。

        第三天执法堂调查人员回来,所查属实后,江辰的限制也完全解除。

        这三天江辰除了翻阅书籍,还通过接触底层门人,了解到如今的宗门整体士气低落。

        低迷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开始滋生逃离、投降的言论。

        “这可不行,这样的士气,那怎么面对敌人下一次的进攻啊?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啊!”江辰内心暗道,“先要把人心笼住,不然什么都是白搭。”

        对于调整宗门底层士气,江辰心里已有计较,只是中高层那边需要褚标这位长老的协助。

        那个方建是个隐患,如果找师傅褚标深聊,怕效果不大反而打草惊蛇。

        想到这里,那说干就干,不过事情也要按部就班的来。

        江辰并没有先去找褚标,而是去了内务阁,弄了一些材料回来试验。

        在前世制作一些东西,都有现成的配方和生产设备。

        而如今没那条件,还需要亲手配置,时间不多,必须抓紧。

        这个世间的俗世里也是有烟花火药的,只不过制作粗劣,没有威力。

        比如硝石都用的是自然界现成的,再加以简单提取,没啥威力。

        他必须将威力加强,就算加强后,对于结丹和筑基期的修士都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所以量还要大,也只能作为战备之一来进行准备。

        还有就是水泥,要快速修建需要的工事,这里的青石、土砖和糯米黏土达不到效果,建造速度也跟不上。

        时日不多,必须跟时间赛跑,水泥也是必需品。

        江辰现在居所小院,独自实验、配置,很快就搞出了大致的流程和配方。

        下一步要将配方加强,还需要制作出一定的数量,不然怎么拿来说服宗门。

        于是江辰又去内务阁弄了一批材料,都是俗物,对于修士不值一提,所以也很容易搞到。

        又申调了十几个杂役弟子帮忙,江辰在后山寻了个偏僻的空地,开展起了工作。

        先在高处挖了一个蓄水池,又挖了些坑洞。

        然后又在一片庇荫处搭建草棚,然后开始跟一帮杂役挑屎抬尿,搬运一些碎石、瓦片、渣土还有猪的毛水。

        这些东西都是在一些污秽之处收集而来,几天下来搞得身上臭烘烘的。

        那个方建的确一直盯着江辰,只是非常隐蔽。

        若不是早就知道这么个祸患,还真察觉不出来。

        江辰来到这个世界,还是有许多不适应,特别是生活上的。

        方建跟江辰是师兄弟,居住的小院不算太远,一里左右的距离。

        这一日路过方建小院,见方建在院门口有意无意的看着江辰路过。

        江辰便想着过去捉弄一把,便走了过去。

        见江辰走近,方建先打招呼问道:“师弟早啊,这几日见你带着人,在后山挑屎搞尿弄得臭烘烘的,这是要做什么啊?”

        “我在研制臭蛋,下次敌人来了,打不过的话也臭死他们!”江辰糊弄着说道。

        江辰接着笑问道:“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师兄,平日里师兄如厕大解后,用的是左手还是右手啊?”

        方建给江辰问的一愣,心想这是怎么了,一向乖巧的师弟怎么问出这种不堪的问题,怕不是上次伤到脑子了吧?

        不过方建还是要装出诚恳的样子来,他皱眉顿了一下,认真的回道:“师弟稍等。”便转身回屋。

        这下又把江辰给搞得有些愣住了,这个腹黑的家伙怎么了,是回去脱了裤子实验一下吗?

        没一会,方建背个手走了出来,来到近前将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

        只见方建拿着一个竹片一样的东西说道:“师弟啊!我不用手的,用的是这个,叫拭秽。”

        然后诚恳又好奇问道:“难道师弟一直都用的是手吗?要不我这个送给你吧,以后不要再用手了。”

        “……”江辰无语,自己反被恶心了一下,对方建的怨念达到一个新高度。

        发觉方建看自己异样的眼光,才认定这次他应该不是装的。

        泥麻!这不在一个频道上啊!这个世界没有手纸啊,失算失算。

        江辰只有憋着恶心,连忙道:“呵呵,师兄客气了,不用不用,这个我也有。”

        方建似乎不信,想将手上的拭秽塞给江辰,“师弟不要客气,真的不能再用手了。拿去吧,洗干净了能用的,师兄屋里还有。”

        什么泥麻叫洗干净了能用啊?这是能送人的东西吗?

        江辰立马后退,干笑道:“不必了,不必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掉头一溜烟的跑了。

        方建看着远去的江辰心想,“那天拒绝我的鸡汤,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看来不是的。

        真是受伤脑子给搞坏掉了吧?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要找机会把他给除掉。”

        江辰逃离后,又在试验场忙了半天。

        停下手上的活,擦了擦汗,“差不多了吧?可以找师傅好好聊聊了。

        今天虽然没有捉弄到方建,反被他恶心了一下,不过也该降低了一些他的防备之心吧?”

        江辰之前也找过褚标两次,没干别的,都是问一些俗世材料的事。

        虽然褚标也都解答了,但是还将江辰骂了一通,说他不好好修炼和研究炼器,尽搞这些没用的东西。

        方建当时也在场,估计也能降低对方的警惕心。

        江辰收拾好几包材料,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带着离开了试验场。

        从后山走出,来到一个岔路口,四下打量无人,又将包裹藏于路边林中。

        回到自己的小院,江辰洗漱了一番,除去身上的异味,换上干净衣物才离开小院。

        此时天色渐晚,路过方建的院子,看到院内屋子亮着灯,估计对方应该还在屋内。

        江辰没有停留,顺道向内务阁走去,在内务阁绕了一圈,没有发现被人跟踪。

        便又赶回炼器阁,向自己小院行去,再路过方建住所,决定还是过去打个招呼。

        见到方建寒暄了几句,得知他最近不是在炼器阁炼器,就是在抓紧修炼。

        而最近江辰自己借口养伤,都停止了修炼和炼器,这也是他要达到麻痹对方的目的。

        离开方建住所,回到自己小院,等到夜深熄了灯。

        从后窗跳出,通过院墙查探院外是否安全后,才翻墙从院后出去。

        这次没走正路,而是攀在山壁上绕过方建住所离开。

        绕过方建的院子后,才通过正路迅速赶去取了藏包裹就走。

        这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关系道宗门的存亡,江辰不得不小心谨慎。

        进入褚标的炼器室后,江辰将石门关上。

        褚标有些恼怒道:“这么晚了,你鬼鬼祟祟的来找我,所为何事?”

        江辰将包裹放在一边,噗通跪下说道:“事关生死,事关宗门存亡,弟子不得不小心行事,还望师傅莫怪。”

        “哦?那你说来听听。”褚标见江辰一脸慎重,不似近日来表现的疏懒,倒是有些诧异。

        “如今各种思潮、流言四起,士气极为低落,宗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江辰悲愤道:“现在的宗门定有内鬼,所以不得不防。”

        “唉!如今的局面,你所说的也是必然,待到那一天也只有拼死一战。”褚标叹道,复又追问:“你是有什么发现吗?”

        江辰见褚标语气有所改变,复道:“徒儿只是通过宗门的事态,心有所感,到没有实质的发现。”

        方建也是褚标的徒弟,说出来后如果不能对其造成绝杀,还是不说的好。

        江辰继续说道:“徒儿最近,冥思苦想,也通过翻阅书籍,并且反复试验,找出破解宗门危机之法。”

        “就是你最近和屎搞尿,研究出来的破解之法?”褚标略显不屑,反问道:“你知道宗门最大的问题结症在哪里吗?”

        “宗门最大的结症就是常年不断的内斗,现今最大的问题就是门内上下,士气低落,还有各种不安的言论思潮。”江辰一语道破。

        褚标又问道:“你既然知道,这些问题你能解决?”

        江辰坦然回应:“宗门多年的内斗结症,徒弟一时无法解决,但改变眼下的士气还是可以办到。”

        “你真能做到?”褚标有些诧异。

        “给我些时日,师傅可以看看效果如何,如果可以我后面的计划就可以实施。”江辰话语间带着自信,“但我需要师傅您的支持和帮助。”

        “那你且说来听听。”褚标话语中开始感兴趣起来。

        江辰拿出包裹里的东西分别对褚标解说,并一一演示,再拿出地图指指点点。

        再听完江辰的解说和看完掩饰后。

        褚标眼神略有放光,又说道:“这些东西的确有些作用,但是强度还是不够。怎么对付敌人的结丹强者,还有大量的筑基修士。”

        “如今的试验品的确强度不够,不过还有加强的空间,如果发动宗门上下的力量大量制作,我们还是有胜算的。”江辰解释道。

        “还能加强多少?”褚标急问道。

        江辰回答道:“还能增强起码三倍。”

        褚标皱眉思索了一阵后,郑重说道:“好!如果你能解决人心的问题,就有的一战之力,我支持你。”

        此刻江辰也放出豪言壮语:“到时候定叫他们尝尝什么叫水深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