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职场P U A

第四章 职场P U A

        褚标一巴掌拍在江辰脑门上,“你现在得意个屁,先去把人心的事解决了再说。”

        江辰吐了吐舌头,讪道:“徒儿知道了,赶明儿就开始办。那徒儿就先告退了。”

        “先等一下,你这计划还真有实施的可能,这事要不先提前跟阁主和大长老知会一声吧。”褚标思量着说道。

        江辰也想了想,在回复道:“还是先不要吧,等我几天,人心的事不能解决,计划也会大打折扣。”

        褚标点头道:“也好,为师就拭目以待,那你先回去吧。”

        翌日,江辰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在宗门内转悠,先去了内务阁,那里杂役弟子多,而且也是和各处打交道最多的地方。

        看到一位相熟的杂役弟子,上前笑道:“郑兄辛苦了,最近抢救治疗伤员把你们累坏了吧?回头跟你们管事说说,得好好犒劳一下。”

        “哪里哪里,江师兄客气了!本就是分内之事,只是最近事情全都裹在了一起。”郑雷连忙客气回应。

        江辰看了下左右,又郑重神秘的问道:“我有些问题想问一问郑兄,还望郑兄实言相告。”

        “哎呀!哪里的话,江师兄尽管吩咐,郑某如果知道,必不虚言。”郑雷连忙回答。

        “郑兄多在门中走动,近日可有什么奇怪、不妥的感觉或者感受?”江辰问道。

        “奇怪的感受?”郑雷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想着,“没有啊!要有就是大家都很悲伤,精神头很低沉,算是一片哀鸣也不为过。”

        “那有没有听到过什么传言或者言论?”江辰进一步引导。

        “传言?言论?没有啊!这几日都忙的快虚脱了,我也没去在意这些。”郑雷接着回答。

        “那有没有听到有逃离宗门或者是投降,叛离宗门的声音。”江辰再一步加重语气。

        郑雷有些心虚,惊道:“啊!?这怎么会?我也没有听到过有人这么说过啊!?”

        江辰目光冷冽的盯着郑雷厉声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逃离?或者投降、背叛?”

        “啊!?”郑雷当场就给温懵了,这怎么回事?江师兄跟我没仇吧?我一底层小弟子,都忙死了,也就听到些闲言碎语罢了。

        可他又不敢直接这么说,只有苦苦哀鸣道:“江师兄可别冤枉啊!我就一打杂的弟子,心思单纯,对宗门可是忠心耿耿,绝对没有那个心思啊!”

        江辰也就是稍作一番试探,底层弟子不管有什么想法,对于宗门的影响都不会大,他们往往更加需要宗门的庇护。

        而且这些底层弟子,或许是跟着宗门最后存亡的门徒,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条件和能力逃离或者背叛。

        不过这些人数量多,嘴也杂,造成的言论最能飞快传播。

        “郑兄别误会,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就是想跟你交交心,正常人偶尔有些胡思乱想也正常。”江辰继续pua道:“在关键时刻,所做的事是忠于宗门的就行了。”

        “不不不!绝对没有,从始至终对宗门,我都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郑雷都急了,连忙道:“要是没有宗门,我就什么都没了啊!”

        江辰看着郑雷,想想也是,这些底层门徒,不正是依附于宗门才得以生存的吗?

        虽然他们并不能影响宗门的走向,但是江辰知道宗门正在生死存亡的关键。

        哪怕是底层的士气有可能都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江辰对郑雷话锋一转道:“郑兄,你知道敌人中的妖修势力,他们是怎么对待人族的吗?”

        “他们会以吞食修士血肉来进行自身强大的。”郑雷回答道。

        江辰点头道:“是的,坤林山与我宗门结怨已久,就是要吞食我们的血肉。

        而玄昆堡他们,觊觎我宗门的地盘和传承,虽然我们如今没落,但也曾经强大过。”

        “啊!是这样吗?江师兄,你的意思是?”郑雷没明白江辰想说什么。

        “对方的联盟必然达成协议,赤澜阁的绝大部分人会成为妖修的血食,还有一部分会成为玄昆堡他们的奴隶。”江辰循循善诱,“就算你投降或者叛逃,他们利用完后也会抛弃,他们不会让有过背叛宗门的人再次背叛他们。”

        江辰必须在宗门内做好舆论宣传,要让门人们感到恐惧和绝望,并产生必须死战的决心。

        所以立马就开始实施,想到了就开始干,这也是江辰前世在底层摸爬滚打的习惯。

        江辰拉着郑雷做了小半个时辰的思想工作,让其抱着对坤龙山的恐惧,对玄昆堡的憎恨,满腔愤怒的离开。

        而且让他回去仔细思考,要多琢磨,并且将这些想法传播出去。

        因为达成共识的人越多,心才能往一处使,才有保住宗门的一线希望。

        不然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哪怕不死,也会受尽屈辱和折磨。

        如果有反对意见,那就是要将所有人往死路上推,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就一定是叛徒。

        而且就算做了叛徒,最终被利用完后,也会被抛弃惨死,不得善终,

        江辰还是怕真的出现叛徒,怕有人散播恐惧,煽动逃跑、逃离的言论,来瓦解宗门的士气,他要抢先杜绝这种现象。

        “嗯!就这样每天影响一些人,再让他们扩散出去。”江辰自语道。

        他一边溜达一边寻找不算忙碌的人选,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太忙碌的也没时间散播言论。

        他通常就是这几招,先来一波质询,是否有逃跑和背叛的想法,让他们害怕被宗门怀疑而被处罚清算,然后再安抚宽心。

        再利用对坤林山的仇恨和会被作为血食的恐惧来加强门人的敌意。

        接着就是宣扬玄昆堡和金棘门会将他们变成奴隶,百般折磨和羞辱,这是利用人们的耻辱感,来增强对自身宗门的归属感。

        一顿心理起伏的pua操作,凡事被他怂恿过的门人,全都同仇敌忾,恶气满满,恨不得立马提刀,就要跑去对方那里砍人。

        一日下来总能影响三五十人,而且次日还有人会再来寻他听教,关键是这些人会不断裂变。

        他第一天找的都是杂役弟子,第二天会带着几个杂役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对一些外门弟子进行围攻。

        第三日江辰都不出门,小院内外挤满了接近五百之众,其中有一百多练气期的外门弟子。

        江辰只好安排他们分组、分场地,另外组织宣扬讨论。

        三日后江辰宣扬的死战不降,保卫宗门就是保卫自己的家园,为了生存而战,为了荣辱为了亲人而战等思潮几乎传遍了宗门上下。

        搞得阁主和众长老们很懵,不知道这一股主战思潮怎么就一下子给哄起来了。

        惹得一些长老找上阁主,要求召开宗门会议。

        一些重伤长老,都要求用担架抬着去宗门议事堂。

        这让江辰也有些懵,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单纯吗?随便两下就能左右思想?

        虽然的讲述的八九成都是真话,但也夹带了一两成他的意图,这就是左右思想的高明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