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阁主亲自找上门

第五章 阁主亲自找上门

        第五日,日近正午,还是有几十号人挤在小院内,这都是一上午的第三波人了。

        江辰喝了口茶水,正口若悬河的忽悠着众人,哦不!是对众人做思想工作。

        一干人等皆听得同仇敌忾,义愤填膺,悲愤交加。

        正讲的精彩时,一位瘦高的黑袍老者,在四名执法堂弟子簇拥下进入小院。

        老者正是执法堂长老程馗,之前江辰躺在病床上,并未看清程馗全貌。

        如今看来,程馗眉眼狭长,面白短须,一头乌发中两鬓灰白盘向脑后。

        进入小院后,程馗侧身斜立,眯眼瞟了眼江辰,微微抬了下头,示意身后执法堂弟子。

        其中一位中年弟子上前对江辰道:“江辰,你回宗门后,经执法堂调查你所陈述遭遇,本无疑点,宗门也恢复了你的限制。

        后来你整天无所事事,在后山和屎搞尿、污秽不堪,没有影响宗门也就作罢。奈何你却搅动风雨,舆论漫天,搞得宗门上下人心惶惶,你可知罪?跟我们走吧。”

        江辰双眼微眯,瞳孔收缩,哎?怎么执法堂这几日还在监视我吗?

        又见程馗侧立在门边并未上前,便也未起身,随口问了一句:“你们来这里拿我,路过前面的小院,我师兄方建没有拦你们吗?”

        “什么你师兄?路上没看到别人!快点跟我们走!”那位修士催促道。

        江辰其实并不等他回答,而是仔细观察这些执法堂的人。

        他问完话后,程馗微微又将身子背了些过去,这时江辰心中便有了些猜测和计较。

        江辰又将身子向后一靠,翘起二郎腿,嘴角一歪笑着问道:“你执法堂执法,没有详细调查过吗?”

        那修士再次催促,“正是经过一些调查,确实了是你在散播谣言,在带你回去问话。”

        “谣言?你确定你们经过了调查?”江辰再次问道。

        那个修士有些急躁了,“当然调查过了,再不走,要我们动手将你绑了吗?”

        “哈哈哈!笑话!”江辰大笑道:“你执法堂是哑巴?还是聋子?或者就是根本没有脑子?

        这几天的言论都是我散播的,但你说一说,这些言论中哪些有错?有哪些是对宗门不利的?”

        看那程馗,背着身子望向门外,身体微微有些晃动,似乎有些着急。

        “你~你所说的一些事情,有没有发生无从查证,就是制造恐慌,执法堂就有权带你回去问话。”那位修士反驳道。

        “呵呵!看来还是有些脑子的啊!这是有备而来啊!”江辰又笑道,“我是内门核心弟子,又是炼器阁长老的徒弟,你来炼器阁传讯,通过我师傅了吗?这符合规矩吗?”

        “你~你!”那位修士有些词穷。

        “你师父如今忙于闭关炼器,见不到人,我也是怕执法堂弟子唐突,这才跟着一起来了。”程馗这时转身说道。

        “若是今天我不跟你们走呢?”江辰坚持道。

        “既然我这个长老都来了,这怕由不得你了。”程馗威胁道,“我看还是不要我们动手的好。”

        “我今天就是拼死在这里,也不会跟你们走的。”江辰将手伸向石桌下,一个自制的炸药,准备拼命。

        又对左边几十位围观的门人现身说法:“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我所说的叛徒!奸细!

        这种与宗门作对的,反对死战的,反对保卫宗门的人就都是叛徒!你们要记住他们的样子,姓名,然后要告诉宗门内的每一个人。”

        江辰觉得既然翻脸,就豁出去了,如果对方真是叛徒奸细,这次真被带走,就是有去无回。

        对方如果不是叛徒,得罪了也就得罪了,起码不能拿自己的命去赌。

        “住口!休得在此胡言乱语,血口喷人。”程馗气急,大声喝道:“还愣着干嘛,给我将他拿下。”

        这江辰脑子坏了吧?是个愣头青吗?一言不合就要翻脸拼命?

        江辰正要丢出炸弹拼命,院外传来一声怒喝,“我看谁敢动我炼器阁的人?”

        同时四颗圆珠打着圈从空中飞来,啪啪啪啪!四声脆响,四名执法堂弟子被打的接连后退。

        为首的那位弟子口中还溢出鲜血,此时才见到褚标飞身落地,那四颗圆珠在空中打了个旋又飞回他的手中。

        院内原先的众人,见到动起手来,纷纷跳出小院。

        程馗见到力喝:“褚标,你炼器阁好大的胆子,不分青白就敢对同门出手?你是何居心?”

        “嘿!你个馗老鬼,这么说你执法堂就可以不分青白,对同门出手了?”褚标冷笑回应。

        程馗威胁道:“你徒弟煽动是非,妖言惑众,此事我已上禀宗门,你炼器阁还敢拘捕不成?”

        “上禀宗门?你上禀的是哪个宗门?刚刚出手只是稍微教训一下,再不滚就连你一起打。”褚标不屑道,“你那劳什子执法堂,我炼器阁的人是不会去的。”

        程馗眼见今日可能带不走江辰,气急败坏道:“你敢公然违抗宗门法度?”

        褚标嚣张的说道:“法度?法个屁的度,你那执法堂也叫法度?你要问个什么话,当着我面就在这问,问完了快滚。

        跟我讲法度?你带阁主令来了吗?拿出来看看?”

        褚标心想这货要真拿出阁主令来,那就带着徒弟杀出去,这件事阁主若是这样做,那赤澜阁也没有必要待下去了。

        江辰散播的都是积极正面的言论,也都是光明正大公开的阳谋,目的也有要逼一些人现身。

        要是程馗真的拿出阁主令,那也说明了如今阁主的态度,这赤澜阁就是真的完了。

        “拿去,这是阁主令,你可要看仔细喽。”程馗随手抛出一块令牌。

        褚标当时就愣住了,直到令牌快打到他脸上,才挥手接住。

        怎么会?阁主怎么会这样?不可能!褚标拿起令牌打入法力检查。

        “怎么样?是阁主上午刚刚打入的法力印记。”程馗冷笑着说道。

        褚标当下有了计较,对江辰道:“你跟在我身后。”

        江辰向褚标身后动了动。

        这时褚标动手了,左手一番,五颗圆珠飞出掌心,当下向程馗一众人打去。

        程馗抽出长剑,挡下三颗圆珠,“五星连珠,你们去两个拿下江辰,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程馗带着三名弟子围战褚标,另外两个执法堂修士想绕过褚标去对付江辰。

        褚标只好也拔出佩剑与程馗短兵相接,同时操纵五星连珠分心对付四名练气修士,立马显得捉襟见肘,对江辰大喊,“这宗门待不了了,江辰你先跑。”

        江辰见褚标对战五位执法堂修士力有不逮,坚持不了多久,没有逃跑,却飞速蹿回自己屋内。

        也就两个呼吸的功夫,江辰背了个包裹出来,手里还抱着几个巴掌来长,拳头大的圆筒,

        只见江辰施法将其点燃,将圆筒砸向四名练气修士,接连砸出十多个圆筒。

        一边砸还一边不断从包裹里取出圆筒。

        四名练气修士见砸过来的东西,并没感觉有灵力、法力波动,遂或拳脚,或武器格挡。

        江辰可是算好了时间,圆筒刚刚接近,或者触碰到,就轰轰轰的一阵爆响。

        顿时烟雾四起,四名修士也被炸的后腿几步,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也就弄得对方灰头土脸。

        褚标也是一愣,不过他立马改变五星连珠方向,全力攻向程馗,并且手中佩剑同时不断进攻。

        杀的程馗接连后退,衣袍纷飞,频频遇险,一脚踢中胸口,程馗倒退数丈。

        就在褚标正要乘胜追击,那四名练气修士回过神来,两名驰援程馗,两名杀向江辰。

        褚标只好退回,操纵五星连珠帮助江辰击退杀去的执法堂修士。

        程馗缓过气来,左右带着执法堂弟子又扑向褚标。

        就在几人又要斗上时,远处传来一声暴喝:“都给我住手!”

        下一刻,哐当一声,一个身影分身落入院中。

        一位赤袍老者大袖一挥,驱散带起的烟尘,脚下青石碎裂。

        老者身形中等,一头白发,长须白眉,凤眼含怒扫视众人,正是赤澜阁主黄志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