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宗门大会

第十三章 宗门大会

        二人处理了现场,毕竟不能把方建尸体留着这里。

        江辰让傅管事先回去,他独自面见师傅褚标。

        犹豫了片刻,还是拿出方建身上搜出的行走令牌,放到褚标面前桌上。

        江辰仔细留意师傅的表情,毕竟方建也是褚标从小带大的徒弟。

        褚标一脸古波不惊,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唉!最后还是动手了,有点可惜了。”说完眼中多少流露出一点悲伤。

        江辰也并不是太吃惊,“原来师傅早有察觉,为了自保我也没有办法,何况方建的确就是叛徒。师傅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自从你们回来,多少感到些异样。”褚标缓缓道,“期间的种种我才有所察觉。

        你一向谨慎,今日却一反常态,似乎是故意引诱。唉,宗门内斗今日传到你们这一代,悲哀呀!”

        “人无杀我心,我没伤人意,何况他还是通敌奸细,望师傅莫怪。”江辰诚恳躬身,“若只是普通内斗,我也不会如此。”

        褚标笑道:“你的心性我是了解的,你今日举动,让我放心不少。这世界本就弱肉强食,有些事不再需要我替你解决。”

        江辰诧异,“师傅原本就打算让我自己来解决此事?”

        “长大啦!不错,这样我也操心少一些,回去忙你的事吧!”褚标欣慰道。

        江辰躬身一拜,“多谢师傅,徒儿先去了。”说完才转身离去。

        次日,阁主和大长老亲自来到半山院落,又是嫌他们走得慢,便先来等待。

        两位强者并未催促,仍由江辰先忙碌安排事务,在一间课堂静心等待。

        江辰今日特意一身白衣,手里还拿着把羽扇。

        傅管事见他手里拿着个羽扇,问道:“大冷天的,你拿着把扇子作甚?”

        “哦,没什么,脑子在不停的想东西,弄把扇子冷静冷静。”江辰牵强解释道,其实他想到前世自己崇拜的以为智者。

        过了辰时,见江辰带着傅佑昇一起过来,有些诧异,大长老随口道:“看来你们每日的事务还是比较繁杂。”

        “是的,兹事体大,为了保密,许多事必须拆解开来安排。”江辰恭敬回道,并解释:“傅管事有些新的想法,我们商讨了过后,觉得可行,决定先呈报二老。”

        “嗯,昨日你们杀的是谁?”阁主看了眼傅管事,又问道。

        “回阁主,是我师兄方建。”江辰知道当时简单掩埋,是瞒不了结丹强者感知的,如实回报了前后经过。

        “为何不提前上报?竟然擅自动手?”大长老问道,“是怕宗门不会雷霆杀他?还是怕你师傅心软?”

        “的确有此担忧,宗门复杂,不能一击必杀,担心联系到同伙,影响整个计划。”江辰如实道出想法,“那个程馗二老准备如何处置?”

        “杀是要杀的,不过可能还有点用,让他再多活一段时间吧。”阁主回道,又当面问道,“这个傅佑昇不会有问题吧?他现在算是出我们以外知道的最多的了。”

        “阁主放心,弟子对宗门可是忠心耿耿,弟子的过往阁主可一一详查。”傅佑昇被这一问吓得不清,立马跪下回道。

        江辰也解释道:“今日观察,傅管事应该没有问题,就拿他提出的建议,弟子认为就大有用处,给整个计划算是添砖加瓦。”

        说完示意傅管事起身解说自己的建议,在傅管事说完自己的提议后。

        阁主和大长老也觉得傅佑昇的提议不错,决定提升傅管事作为江辰负手共同安排计划。

        并告知下午在宗门大殿举行宗门会议,所有内门弟子都到,让这二人同去,说完便离开了。

        午后,阁主与大长老坐于大殿之上,环顾到场的长老、护法及内门弟子。

        大长老开口道:“既然人都到齐了,就请阁主开始吧。”

        阁主起身道:“我也不多废话,宗门大难,今日召集各位就是商讨宗门该何去何从?

        还有就是近期宗门内有些喧嚣异动,诸位对此事可有了解?你们又是怎么看待的?”

        他最后指的就是,江辰在宗门底层掀起的这股保卫宗门的决战浪潮,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高涨。

        阁主黄志臻说完看向褚标,大长老陶峰的目光也转向褚标,一丝余光瞟了一眼褚标身后的江辰。

        阁主说完后也有不少目光看向褚标,看来不少人都做了调查。

        江辰做这件事也没有偷偷摸摸,都是光明正大的,所以打听起来也不麻烦。

        褚标起身拱手一拜,道:“大长老,阁主师叔,此事正是师侄的小徒闹腾出来的。不过我认为这对我赤澜阁有利。”

        黄志臻又转向江辰问道:“褚标刚刚说些言论跟你有关,你可知胡言乱语搅动宗门的罪名可是不轻哦!”

        江辰对黄志臻拱手拜道:“阁主师叔祖,也不怕您笑话,之前的一战中虽没参与,但弟子外出探查也差点小命不保。

        我的伤是宗门救得,而如今宗门的命运都是朝不保夕,我又何惧一点点惩罚?”

        大长老此时冷哼一声道:“哼!好小子,胆子不小!你这算是示威还是顶撞?还说的滴水不漏,你当这样,就治不了你?”

        江辰却一点不惧,微笑道:“大长老的威严,又何须来吓唬我一个不入流的小小弟子,如今宗门危机也是上下皆知。

        我只想着下次拼命时,还能保留些血性。大长老的惩罚是想让我死在这大殿里?还是战场上?”

        江辰这时可是一个劲的飙戏,虽然没有串词,但也都打了腹稿。

        演戏嘛,二老可都是活了两百多年的人精,江辰提前说明了意图,二人都是秒懂。

        他感觉大长老,应该是想试一试他,掂量掂量他,也才临时言辞犀利了一些。。

        褚标也是装着紧张,呵斥道:“小子,怎么跟大长老说话呢?还不赔罪。”

        而大长老却笑道:“无妨,这小子有点意思,那么你想说什么,就快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