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两个狗东西

第三十章 两个狗东西

        众人闻声转头望去,炼丹阁长老俞樵痛心道:“这妖王精血可是炼制淬体丹上等材料啊!

        我们人族修士炼体不易,用这妖王精血炼制淬体丹,可是能炼制出好大一批啊!”

        “哦!是这样的……”这时傅管事站出来,将之前的战斗,按照跟江辰商量过的稍作了一番介绍,“天降雷霆又是大火焚烧,妖王流出的精血早就给烧没了。

        要不是我来的还算及时,这妖王的尸体到是没事,江辰估计会被大火烧死。”

        俞樵不依不饶问道:“我观狐妖身上伤口并不是很大,也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失血。江辰你说,你是不是把妖王精血偷偷藏起来了?”

        其实俞樵自知无缘染指这妖王妖丹,他是炼丹阁长老,所以他把主意打到这妖王精血上来了。

        听到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江辰讽刺道:“你说我藏了妖王精血?俞长老不会是躺着喝奶喝惯了吧?

        把你手上的尸体放下,你有本事也去弄些妖王精血藏起来,我保证阁主不会罚你?”

        俞樵毕竟也是个长老,江辰怎么说也只是个练气期的弟子,当场怒道:“好小子,就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我看你简直是目无尊长,这次大战全宗门都是出了力的,就算你功劳大,这战利品也是要先交宗门再行处置。”

        这时内务阁的刘长老也站出来说话:“是啊,江辰!你这就有点居功自傲了,就因为你觉得自己获得了一点功劳,就不把我等长老放在眼里了吗?

        还有褚标是炼器阁的长老,他的储物袋也在你那里吧?”边说还边盯着江辰身上的储物袋。

        江辰摸了摸身上的储物袋,心想这老小子果然是盯上了师傅的储物袋,随即回道:“刘长老,这储物袋本就是我师傅的遗物,你想问的是其中会有宗门的一些财物吧?”

        刘长老笑道:“正是如此,这储物袋本也是给宗门长老配发,褚长老生陨,自然是要交回宗门。”

        俞樵也帮腔道:“就是要上交,还要对你进行搜查。”

        江辰先对身旁傅管事试了一个眼色,傅佑昇悄然离去。

        “哼哼,我要是不交呢?”江辰冷笑,又转身对俞樵说道:“你敢来搜吗?你来搜一个试试?”

        说完又看了看阁主二人,见黄志臻和陶峰都不动声色,并未对双方有什么表示。

        江辰心想,两个老狐狸,这是在看我们内斗啊!阁主都没表态,这两个老东西估计也不敢妄动。

        果然,两位长老见阁主和大长老不作声,也没敢妄动,在一边琢磨战后怎么整治打压江辰。

        毕竟褚标一死这小子便没了靠山,而且还丹田受到重创,只要不要让他得到妖丹救治,修行前途也是渺茫。

        没过一会儿,从山下来了五小队内门修士,都是除内务阁和炼丹阁以外的弟子。

        江辰这时对黄志臻躬身问道:“阁主大人,敌人联军虽已溃逃,但毕竟不算斩草除根,如今这战事还不算完吧?你给我这阁主令还有效吗?”

        这可是在问,阁主啊!大战刚刚结束,还在收拾战场,你这不会这么快就卸磨杀驴吧?敌人可是还有反扑的势力,之前的准备可是一次性的,如今把几个月的积蓄几乎用完了,你今后还用不用我了?

        阁主和陶峰当然听出了江辰的言外之意,对视了一眼,好小子,你是威胁我们吗?这小子还有后手?你后手还真多!

        黄志臻回道:“大战虽已结束,宗门仍需加强防范,封禁继续。”

        阁主话一说完,边上两个长老愣住了,虽然没有明确表态,这不就是在支持这小子吗?阁主令啊!手持阁主令,这谁能违背啊?

        江辰果然仇不过夜,立马手举阁主令,指着两位长老,对那五十名弟子下令道:“如今大战刚结束,赤澜阁此战完胜,期间阁主亲自斩杀奸细阵法阁长老程馗,如今又查出疑似内奸两名,就是他们,给我拿下。”

        这次宗门大战,所有赤澜阁修士都是参与了的,之前在山上看到敌人六千多联军冲山时,所有人都是恐惧到了极点,认为是末日来临。

        因为除了少数几人,宗门上下都不知道计划的全貌,很多人连这几个月做的事,是为了干嘛都不知道。

        可是几番逆转,赤澜阁门人还没出手,就弄得敌方联军大乱,等到引动天雷,地动山摇敌人甚至死伤大片,后才轮到他们这些练气期弟子出手。

        而一出手便是收割,江辰给出的建议分队联防作战,还有分发的火铳,使得他们没有死一人。

        再加上前几个月,江辰在宗门做的思想动员,使得江辰在这些弟子心中如同神人一样,崇拜的无以复加。

        如今江辰手持阁主令,而阁主又在身边,更是确信无疑,当场五十人就里外两层,将两位长老围了起来。

        黄志臻和陶峰的后槽牙也是直抽抽,江辰啊!你是真敢干啊?这可是两位长老啊,你都没有证据就下令抓人吗?不过也没吭声,只是在边上看戏。

        “江辰啊!你要干什么?你好大胆子,竟敢诬陷宗门长老!你这是要造反吗?”俞樵怒火攻心,双眼冒火。

        刘宗志也怒道:“江辰,你这是打击报复,我作为内务阁长老,本就只是陈述事实,说了说宗门规矩,我们什么时候就成了奸细,你说话可是叫讲证据的!”

        “证据?讲什么证据?是等你出卖了宗门,宗门被你毁灭了,或者我被你杀了,还是你们毒害了阁主和大长老的证据吗?”江辰质问道,“等到事发,是不是已经晚了?”

        “你!你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我们出卖宗门?这一战我们也是效了死命的!”刘宗志据理力争,“就算没有证据,也要有根据。”

        “根据?好!”江辰笑道:“之前我师兄方建,就是奸细,我没有证据,但是被我诛杀,最后在他临死牵出了程馗。

        但是就在我诛杀方建之前,程馗就假借阁主的名义,来上门找我麻烦,如果当日我随他去了,估计半路上就死了。”

        江辰继续愤然骂道:“而今日宗门大战刚才结束,我师傅褚标刚刚陨落,还尸骨未寒,你们俩就联手对我打压!

        两个狗东西!一个怀疑我私藏妖王精血,一个要夺我师傅遗物,你们安的是什么居心?”

        江辰越说越激动,“水坝是我设计的,水泥是我研制的,你们手里的火铳也是我绘图打造的,天雷是我接引下来,桐油是我安排烧的,这妖王是我师傅用性命给我争取时间,让我亲手斩杀!

        你们说我居功自傲?你们说我为宗门做的这只是一点点功劳?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早已背叛宗门?想为敌人除掉我这个最大的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