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我要吃肉啊!

第五十五章 我要吃肉啊!

        “你的意思是陈东七的身份有假?那他是~?”承空不算太诧异。

        “赤澜阁敌对的探子。”江辰回答,“修为比你我要高,我们敌不过。”

        “练气期巅峰?”承空有些惊讶,“那你还把他留下,你还把人家给剃度了。”语气有些责怪。

        江辰纠正道:“是师兄给他剃度的吧?”

        “那还不是你忽悠的吗?”承空不满道:“我一开始就不想他留下来。”

        “他修为可能不止练气期。”江辰犹豫着说道。

        “什么?筑基?”承空这回真的惊着了,“谁会安排筑基出来做密探呀?玄昆堡?金棘门?”

        “所以说不留下他,我们还能怎么办?”江辰解释道,“如果对方达不到目的,一个筑基修士会罢休吗?要是恼羞成怒,我们还能怎么办?”

        “那我们怎么办?”平时都嘻嘻哈哈的承空,这下有些笑不出来了,“你说我剃了他的头发,他会不会记恨我呀?”

        “多少会的吧。”江辰想了想到道:“我这是设置些障碍,才让他进入咱们寺庙,就是要他觉得并不是这么顺理成章。

        不然,他要是发觉我们看破了他,那我们才是麻烦了呢。所以明天你该使唤的使唤,你要是不把他当做新来的欺压一下,那我们才危险。”

        承空似乎像是听懂了,收起了心思,又笑呵呵道:“呵呵,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看来有个师父真好啊!

        你这几年能跟着止空师父外出闯荡,定是得了不少见识。快些回去吧,被察觉了就不好了。”

        “你除了要把他当做新人使唤,仍然要保持对外来者的警惕。不然就太假了。”江辰又叮嘱了一句。

        随后二人,又偷偷摸摸的互相掩护着回到各自禅房休息。

        后院窸窸窣窣的一些动静,陈东七是能感受到的。东去庙里对他的怀疑、警惕也是能理解的,毕竟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外人,怎么都要防备一下。

        若是江辰没有安排后院这么一出,他到有些不放心了。干嘛?这么放心,是察觉出我什么了吗?会去告密吗?

        一夜无话,陈东七背诵了《般若心经》直到天亮,既然要在这里驻扎下来,基本的功课就还是要做的。

        江辰一开始选择的是承空对面那排屋舍。陈东七一早拿着承空交给的被褥,选了承空隔壁的禅房。

        接下来几日,承空也是演的不错,什么挑水、打扫和整理菜园等等诸多事情都吩咐陈东七去做,庙里的事务交代出大半。

        而江辰则还是负责劈柴,烧锅等一小部分的事,充分体现出了先来后到的规矩。

        而承空自己则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于是便上山打猎去了,当然这个事是瞒着陈东七的。

        猎物都是承空在外面打浪好了,偷偷带回来的。

        到了夜里,承空和江辰才偷偷跑到厨房,偷偷的吃肉。

        陈东七的修为哪里察觉不到呢?夜深人静的时候,早就闻到厨房传出来的肉香。

        寺庙和尚不都是要戒荤的吗?这东去庙的僧人怎么就能吃肉了啊?这是假和尚吗?

        可他们是偷偷吃的,和尚都是偷偷吃肉的吗?陈东七刚来没搞懂,也不好多问,只有先忍着。

        他也不能这么快就戳破呀,干了一天的活,还有那劳什子的早课晚课让人头昏。

        大半夜的还能爬起来?不累吗?不困吗?

        而一连几天就是白饭和白菜叶子,吃的陈东七两眼发直,金星直冒啊。

        这不行啊!嘴里苦啊!我也想吃肉啊!肚子一到晚上也咕咕的闹啊!这是饿的呀!

        你他麻的,有听说过筑基修士被饿的睡不着觉的吗?还是一宗门堂堂护法。

        还不敢说,这要是回去被人知道了,还有脸见人吗?

        白天小庙里的事,对于筑基修为的陈东甫来说并不算重。

        若是有多余的时间,他到是可以到村镇弄些肉食,也可以自己上山打猎。

        但是琐事繁杂呀,原本在宗门锦衣玉食的护法来说,做起来并不麻利。

        导致他根本腾不出时间做别的事情,也就没时间外出觅食。

        陈东七入庙的第六日夜晚,承空和江辰二人又偷摸摸的来到厨房,开始动手熬煮承空捕来的山兽。

        江辰不断的往炉灶里添柴,承空催动法力让炉灶的火烧的更旺。

        近一个时辰过去,山兽炖熟了。二人将山兽捞出开始分食,承空随手丢了两根萝卜到剩下的汤里。

        江辰边吃边问道:“承空师兄,你捕的山兽,不是咱们东去山上的吧?我一连吃了几天,都好像有些不消化了。”

        “嘿嘿!给你小子吃出来啦?”承空笑呵呵道:“当然是我进入运龙山脉去捕获的啦。呵呵,跟你说这山兽可是含有少量的妖兽血脉的。

        吃起来很补的,要是你修为没有受损,也不会不消化了。以后你多多习武,练习佛门锻体术,就能消化的快了。”

        “可是近住这个阶段的,师父还没来得及传授。”江辰有些沮丧。

        承空爽快回道:“没事的,回头我给你本锻体术的经书,你自己看,有不懂的再问我。”

        江辰一边吃着肉一边应承道:“多谢承空师兄。”又看向锅里的萝卜,道:“这萝卜正好给我通通肠胃。”

        “萝卜不是留给你的。”承空及其小声的回道,“再不给那位见点荤腥,怕是真的要吃了我们了!筑基,筑基啊!”

        说筑基二字时,几乎只能看着口形,听不到声音。

        筑基修士天天只吃凡俗的米饭、菜叶,这哪里能受得了?

        江辰这才反应过来,承空是担心把那个陈东七饿坏了,得不到补充,会对他们动手。

        所以才给他留了肉汤和肉汤煮的萝卜。多少能解解馋。

        江辰到是不置可否的摊了摊双手。得不到补充?作为修士,你自己身上没有带丹药?

        既然赶来做密探,就要做好准备,饿上几天就要暴起?怎么可能?

        受不了的是平日锦衣玉食,如今粗茶淡饭,满足不了口腹之欲罢了。

        江辰吃完,收拾收拾剩下的骨头,包了起来。这些剩下的骨头,是要让承空第二天带出去丢掉的。

        承空也将包好的残骨,拿好准备带回自己的房间。

        二人走后,差不多有两刻钟左右,一个人影鬼鬼祟祟进到厨房里,来人正是陈东七。

        其实昨天夜里,江辰二人走后,他就偷偷来过。

        也是承空一早发现锅里的肉汤少了,才反应过来,这个筑基探子这几天是给饿坏了。

        陈东七蹑手蹑脚的来到锅灶边,解开锅盖,看到白花花的肉汤里还躺着两根萝卜,顿时内牛满面,小声泣道:“呜呜呜!我要吃肉啊!”

        肉汤里还是有些油水的,加上两根煮透了的萝卜也能解解馋了,起码不至于饿的晚上睡不着觉。

        不行啊!这么下去,什么都没打听到,还给饿的半死。

        我得要空出时间,能跑出去打探消息才行啊。

        还是不能对他们下杀手,好不容易离的这么近,还是过两天还是要找他们说道说道。

        凭什么你们偷偷的吃肉,我又要干活,还只能吃粗茶淡饭?

        陈东七两根大萝卜下肚,还将锅里的肉汤喝了个一滴不剩。

        一大早,小庙里的三人做完早课

        各自要走,陈东七对二人说了句,“昨天夜里,厨房里煮的两根萝卜是我吃的。”

        承空和江辰都是“哦!”了一声,都没有搭话,就准备离开。

        神马情况?这两人是在装糊涂啊。“二位师兄,不好意思,我是说我把你们煮的两根萝卜吃了。”陈东七又开口说道。

        承空随口说了句,“吃了就吃了呗。萝卜地里面有的是,想吃你随便。”

        啥叫想吃我随便啊?我是这个意思吗?陈东七进一步暗示:“我是说,锅里的汤,汤我也喝了。”

        二人怎么能不知道这家伙暗示的是什么意思。这是也想吃肉啊。

        江辰笑着站在一旁看戏,看这个承空会怎么应付。

        “哦!喝了就喝了吧!你要是还想喝,晚上再给你留。”承空笑呵呵道,“破山师弟,今天多加点水,陈师弟想喝汤。”

        我?这都什么人啊?我这是想喝汤吗?我是想吃肉啊!

        哦不!我是想减少的庙里的活,都压给我,哪有时间出去呀?

        江辰见陈东七吃瘪,憋着笑,都有些忍不住了。

        突然想到那个梗,还是想试试,便打岔道:“额!二位,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陈东七欲言被打断,承空转头问道:“啥问题?你说。”

        江辰认真问道:“你们平时大解后,都是用的左手还是右手。”

        二人先是一愣,然后同时转头盯着江辰。江辰被看的都有些发毛。

        二人又对视一眼,同时奔到后院扶着墙在那里干呕。

        我勒个去,又失败了?这里就是玩不了这个梗吗?

        二人呕了一阵,跑回来,承空黑着脸道:“今后破山师弟不要烧锅了,让陈师弟来吧。”

        陈东七喘着气,定了定神道:“午饭我不吃了。破山师兄,不能用手啊!树枝、瓦片、石块都可以啊。””

        你们这是啥意思啊?不是这样的啊?你们都咋想的呀?

        承空拉着江辰到后院,指着一堆稻草道:“破山师弟呀,真没想到会是这样,难怪你师父会瞒着你五年。以后真的不能用手了啊!这有成堆的稻草,你抓上一把,卷一卷就能用。”

        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