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祭拜个屁啊

第七十六章 祭拜个屁啊

        他见眼前三人也算是跟赤澜阁敌对上了,正好给宗门拉几个人手,也有觊觎承空的传承想法。这种传说中的余孽,说不定也留下点好东西呢。

        江辰却装着戒备道:“彭老九,我们可是佛修,还有你既然在金棘门这种大门派有相识,之前怎么不去?”

        彭老九也盘算好了说辞,“早先家逢大难,一时心灰意冷,并且金棘门和赤澜阁正在敌对,说不定哪天又打起来。不想再参与其中,就想到遁入空门。

        可今夜算是跟赤澜阁对上了,就不如投过去算了。佛修有什么关系?金棘门附近可也是有寺庙的。咱们也算相识了,过去后也有个照应。”

        傅佑昇和江辰都回头看向承空,摆明了还是要承空来拿主意。

        彭老九又说道:“咱们都是遭到了赤澜阁追捕,如今金棘门跟赤澜阁是敌对的,去了那边也能被庇护。”

        承空慎重的考虑了良久,答应道:“好吧!就听彭老九的建议吧,那边的寺庙若是好说话,咱们就留下,若是不好说话,就另找个山头,修盖个小庙。”

        彭老九见说通了众人,笑道:“那是自然,金棘门那边地理环境也是不错的,你们要选山立庙,比东去山好的山头就多了去了。”说着移到一侧让开路,示意三人先行。

        江辰没动,看着彭老九,傅佑昇也没挪步,也撇着彭老九,承空看看众人,不知道江辰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跟着转头傻愣愣的盯着彭老九。

        彭老九也给看的不明所以,问道:“咋~咋了?既然答应了还不走吗?”他示意江辰他们先走,就是还没放下戒备,不愿意单独漏出后背。

        江辰这下没好气开口道:“彭兄是要我们带路吗?黑灯瞎火跑了一夜,我们可不认识路。

        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就拿出地图给我们讲讲路线,我们自己走也行。或者咱们各走各的。”

        这下可把彭老九给尴尬住了,连忙掩饰道:“哦~哦!不是,不是哪能戒备你们呢!

        我也是一晚上被追杀逃亡,精神搞得过于紧张了。来来来,我给你们带路,顺便也跟你们讲一下路线。”

        说完侧身向前走去,边走还一边介绍前往金棘门的路线怎么走。

        走了一段路程,来到一处空旷地带。

        听过彭老九介绍,三人对这边的地理路线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从众人所在的乱石坡往东南三百余里就是金棘门所在。

        金棘门和玄昆堡距离较近,也只有三百里左右。

        承空开口道:“如今东去庙也算没了,之前的师兄弟身份也就不算了,我就称呼你彭兄吧。

        彭兄,那个玄昆堡似乎要比金棘门稍微强上一些,你在那边有相熟的人么?咱们投到那边如何?”

        你这胖子是来捣乱的吗?要是那个天杀的陈东甫在这里,肯定要拉你们过去了。

        彭老九摇头回道:“玄昆堡我不想去,那边距离坤林山不到四百里,我可不喜欢和妖修打交道。

        并且之前得到传言,说是赤澜阁用水攻灭了坤林山,大水漫过运龙山脉,都快冲到玄昆堡了。”

        “什么?”三人同时惊呼。

        傅佑昇急忙问道:“玄昆堡也被淹了吗?”

        彭老九回道:“没有,据说是大水冲出山林五十里,淹了少许玄昆堡势力范围。没对玄昆堡造成太大损失。但是难保以后啊,我可不想去那边冒险。”

        承空和傅佑昇不由自主的望了望江辰,这水攻的威力这么强的吗?都要波及到玄昆堡了。

        倘若准备再充足些,大坝再多修建一倍,赤澜阁人手再多一点,大长老陶峰也出山参加战斗。

        让这大水也淹掉玄昆堡,是不是能把玄昆堡也给灭了?或者再次重创玄昆堡?

        傅佑昇和江辰心里盘算这样的想法。

        想了想,江辰觉得应该还是不行的,条件还是不允许。

        江辰也不会这么干,若真是灭了或者重创了玄昆堡,现今就会是赤澜阁独大,一面倒的局面。

        那就没有江辰他们在龙尾州转圜的余地了,起码躲藏的难度会更大。

        江辰将背在身后的ak挪到身前,对承空问道:“承空师兄,之前你说要祭拜祖师,咱们还要祭拜吗?”

        “哎?额~!”承空给问的一愣,祭拜个毛啊?你手里这是个什么东西我都不会用。

        傅佑昇立马抢话道:“祭拜个屁啊,既然彭兄都给咱们找了出路,你们还问个屁的祖师啊?

        你们真要想祭拜,等到了那边,去寺庙里祭拜吧。别在这里耽误我们时间。要不我跟彭兄先走,路怎么走你们也知道了,回头你们自己走吧。”

        彭老九本就是觊觎承空手里可能有宝贝,哪能丢下他们,自己先走呢?

        立马开口道:“既然能遇到,就都是缘分,还是一起走的好。承空师傅若真的想祭拜祖师,我们等等也无妨。

        但付坤兄弟也说的不错,到了金棘门那边,找个寺庙,摆上香案正式些祭拜岂不更好?”这番话说的那是一个圆滑,两边还都不得罪。

        江辰接话道:“承空师兄,这大半夜的,大家也都折腾了一宿,要不咱们还是先赶路。

        等到了地方,安顿下来咱们选个吉日,沐浴斋戒一番,在祭拜祖师可好?”并让开了路,示意承空走在前面。

        “好吧!先赶路,找地方先安顿下来再说。”承空回应江辰,又对傅佑昇冷哼道:“哼,你这下好了,算是找到靠山了,不用一路上觉得有人要撇下你啦!”

        说完,提着戒刀,大步向前走去。

        这前后的试探,又是走到空旷地带,彭老九见这三人也是有着矛盾,各方面表现都是合理,也就放下心中戒备。

        再退一万步来说,他可还是个筑基修士,只要没有埋伏也根本不用惧怕眼前的三人。

        而江辰三人还多少表现出紧张戒备的神情,这也符合一般人来到陌生地方的表现。

        承空、傅佑昇、江辰都依次离着彭老九三丈以外的距离超过彭老九。

        就在江辰刚刚要超过彭老九时,不经意抬起手上的ak,对彭老九问道:“对了,小弟还有件事情不解,希望彭兄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