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金光阵盘的妙用

第八十五章 金光阵盘的妙用

        江辰加入战团后,又打了将近一个时辰,虽然还是势均力敌,但是四人的心境是不一样的。

        陈东甫是一心想要击杀或者俘获四人,而江辰的意图除了要灭杀对方,还有存了检验几人炼体后提升的战力改变。

        若果光从实力上来比较,陈东甫若是没有前番一系列的削弱,三人也能与他斗上一斗,但是最多不超过两刻钟的时间就必定落败。

        之所以要几番削弱、重伤陈东甫,就是要把战斗强度给降低,三人才能充分的适应和锻炼提升后的身体。

        即便如此,筑基期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对方的灵力储备和耐力都不是练气期能比的,如若一直鏖战下去,三人还是比拼不过对方。

        此时四人身上均是伤痕累累,虽然都是些骨肉皮外伤,江辰三人明显要伤的重一些,几处伤口都是皮翻露骨,鲜血染了大片。

        陈东甫虽然只有些擦伤,但心情是有些急躁的,但毕竟实力要强上这么多,所以也不可能逃走。

        陈东甫唯独要担心的就是江辰那些奇怪的玩意,就说那管子里爆出的白色寒气,瞬间就能冻结他的表面,即便是有所防御,也能迟滞近半个呼吸的动作时间。

        如果没有防御,就像在山洞中不明所以,当时他可是被冻结了近两个呼吸。如果同级战斗,两个呼吸够他死好几回了。

        他开始以为的是,江辰他们也辨不清在白雾中的实情,才没敢贸然进攻。

        而后来听到承空与傅佑昇的对话,才反应过来,那种寒冰攻击是无差别的,对方的确不敢靠近,若是被冻结了,恢复起来肯定没有筑基实力快的。

        虽然陈东甫内心急躁,他也只得耐下性子与江辰三人慢慢消耗。

        妖王精血果然不同凡响,三人竟能与筑基修士斗到这边境地,承空戒刀大开大合直呼痛快,傅佑昇的剑花凌厉非常高喊过瘾。

        江辰还时不时取出ak打上两枪,笑道:“可以,可以,斗技上还有待提高。傅兄,接住。”说着将金光阵盘丢给傅佑昇。

        见江辰又将金光阵盘交给别人,陈东甫眯眼警惕,“小子,又有什么诡计?休想诱我上当。”

        陈东甫还以为江辰这个举动又有阴谋,便稳扎稳打,并没有急于对失去法器防御的江辰加强进攻。

        四人缠斗中,江辰有阵盘防御,不时开启,受伤最轻。胖子承空皮糙肉厚,一身横肉可不是虚胖,受伤次之。就是傅佑昇防御较差,又是主攻,虽然一手剑法凌厉,也是受伤最重的一个。

        接到金光阵盘后,能够见招防御,便开始不怎么受伤了。

        其实陈东甫现在警惕的注意力还是在江辰身上,他很忌惮江辰诡计,不敢对他加强攻击。

        承空便开始被打的嗷嗷直叫,身上很快又多添了几处伤势。

        傅佑昇一次抵近进攻,虚晃一招,便开启金光阵盘,金光闪烁,傅佑昇灌注灵力将阵盘向前一推。

        金光罩直接罩向陈东甫,将其裹住。

        陈东甫先是一愣,遂笑道:“哈哈哈!痴儿呆鸟,用这防御阵盘困住我又有何用?你们在外面还能伤到~”

        话没说完陈东甫才注意到,一个金属罐子和一颗雷火弹在脚下滚动。

        嘭!噗!不算太大的爆响,白雾充斥在金光罩内,傅佑昇手握阵盘施法,金光罩迅速缩小为一人大小的球体,刚好把陈东甫包裹在内。

        三人迅速靠拢,承空问道:“成了?这样能冻住他多久?”

        江辰道:“这氮气罐爆开,能瞬间在中心范围把温度降到零下近百度。但在外面,温度很快就会被大空间吸收、消散,最多困住他两三个呼吸。

        在密闭的小空间内,温度能超过零下百度,冻不透他,就算抵抗也能困他十倍的时间。十个呼吸后撤掉金光罩,承空师兄,砍掉他的脑袋。”

        承空听得似懂非懂,双手灌注灵力,握住的戒刀寒光闪闪。

        十个呼吸后,傅佑昇撤去金光罩,挥手荡起灵力吹散白雾。

        承空大喝一声,“死!”大刀轮下,噹!刀锋砍进陈东甫脖颈,撞到颈骨停下,“好硬的骨头。”

        虽然氮气白雾被吹散,靠近陈东甫身前还是极度寒冷,承空大半身体结满了冰霜。

        傅佑昇强抵着冰寒,随之一剑此处,剑尖没入陈东甫胸口半尺,由于嫉妒冰寒,也没有血夜流出。

        江辰早已退后五丈,架好火炮,大喝一声:“退!”

        承空和傅佑昇二人放开被卡在陈东甫身体里的刀剑,极速后退到江辰身旁,轰!

        火光在五丈前爆开,三人被炮炸的气浪掀翻出十余丈。

        半晌,三人才费力的爬了起来,此时的三人也是衣衫破烂,满脸焦黑,只能见着眼睛和牙齿是白森森的。

        承空指着远处嵌入山体中的陈东甫问道:“这下该把他弄死了吧?废老鼻子劲了。”

        江辰身上也冒着烟气,拍灭衣服上的火星,笑道:“呵呵呵!差不多吧?!要不你上去试试?”

        看到承空还有些胆怯犹豫,傅佑昇也打趣道:“胖子,你是不是怕了,不敢去?我要是去了,他身上的储物袋就又归我用了哦。”

        承空听这么一说,眼睛发亮,“你的意思是,我去试试,储物袋就归我?”

        傅佑昇道:“里面的东西还是大家共用,由江辰分配、安排。储物袋归你。”

        “好!”说完,承空就一把抢过江辰腰间佩剑,冲到陈东甫五丈前,挥手抛出佩剑,噗!剑入丹田,陈东甫的尸体没有半分动弹。的确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承空还是观察了一会,才上前在对方身上摸索,很快掏出了储物袋,装进怀中痴笑道:“里面的东西,我也没看,让我捂上一会儿。呵呵呵!回头找地方歇下来,再给江辰。”

        二人也来到跟前,看到被炸的面目全非的陈东甫。江辰道:“好歹是个筑基,将他埋了吧!

        他的佩剑比傅兄的好,傅兄的防御也比不上承空师兄,小盾和他的剑就傅兄拿着吧。以后有合适的再分给承空师兄。”

        “没事,没事,你说了算。哈哈哈!多个储物袋赚了,哈哈!我原来这个还是东去庙传了好几代的呢?”承空傻乐着。

        “今晚这番折腾,大头庙应该是不能待了。接下来去哪?”傅佑昇认真问道。

        傻呵呵的承空也转头看向江辰。